您的位置:首页 >> 千门之圣 >> 第八章 北伐

第八章 北伐

时间:2018/6/4 7:31:34  点击:369 次
上一篇:第七章 借兵
下一篇:第九章 内战
  夕阳将落未落,将漫天晚霞染成了一片血红。猎猎秋风中,新军营一万多名彪形大汉,如泥塑木雕搬肃穆而立,他们手中林立的兵刃,在夕阳下发出惨淡寒光。

  云襄控马从队伍前徐徐走过,然后纵马登上队伍前方的点将台。

  面对一万多双焦虑、茫然、担忧交织的目光,他不疾不徐地朗声道:“相信大家都已经听说了,三天前镇西军在驰援北京的途中遇伏,武帅英勇殉国,镇西军主力被击溃,如今瓦刺十万大军正向大同气势汹汹地扑来。大同两万军加上新军营,也难以抵抗瓦刺精锐的进攻。大同一旦失守,中原门户大开,瓦刺铁骑将如洪流搬滚滚南下,届时咱们的父老乡亲、娇妻弱子,都将暴露在瓦刺人的铁蹄和屠刀之下,任由瓦刺人屠戮宰割。作为守卫边关的铮铮汉子,能让这样的惨剧发生吗?”

  “不能!”一万人齐声怒吼、声势惊人。

  云襄举起马鞭往北一指:“想要大同不失,当今之计只有以攻代守,北伐瓦刺,以摄魂就赵之策,解大同之威。”

  他语气一转:“只是咱们新军营孤军北上,深入敌国腹地,前途凶险难测。也许今日在这里的勇士将会永远埋骨异乡,再不能回归故土;也许我们会在敌国的土地上流尽最后一滴血,战至最后一个人。但是青山可以为我们作证,苍天可以为我们作证,我们不怕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捍卫我们的家园,去包围我们的家人!犯我家国者,虽远必诛!屠我亲人者,虽强必杀!”

  一万多名汉子齐齐举刀高呼:“犯我家国者,虽远必诛!屠我亲人者,虽强必杀!”

  云襄徐徐拔出腰间佩剑,举剑望空起誓:“苍天作证,不破瓦刺誓不还!”

  “苍天作证!”上万兵将齐声呐喊,林立的刀剑刺破血红的天幕,上万人的声音汇成同一誓言,“不破瓦刺誓不还!”

  云襄眼含热泪从众兵将脸上缓缓扫过,从他们无所畏惧、视死如归的目光中,看到了信心和希望,他毅然举剑往北一指,放声高喝:“出发!”

  一万多名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在夜幕的掩护下,从大同西门出城,绕过逼近大同的磁瓦大军,越过巍巍长城,胸怀有去无回的必死之志,踏上了陌生而凶险的敌国国土。靠着瓦刺南侵大军留下的垃圾和粪便做指引,一路往北,直插瓦刺心脏……

  一座座帐篷在火光中燃烧,给夜幕笼罩的草原带来了血与火的洗礼,火光中传来无数妇孺的悲泣和哭喊,以及偶尔一两声临死前的惨叫,使平静祥和的大草原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是新军营北伐途中遇到的第一个瓦刺部落,因此不幸地成为新军营的第一个牺牲品。部落里仅有百来个牧民,由于南征抽走了大部分青壮男子,所以在面对新军营的进攻时,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新军营将士包围可整个部落,武胜文一令之下,几名将领手下的新兵冲向无力抵抗的牧民,他们要用这些无辜百姓的鲜血和生命,对手下的新兵进行血与火的洗礼。雪妖祁雪打。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虽然云襄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形,还是忍不住高声喝止。

  面对云襄的质询,武胜文坦然道:“咱们冒死北伐,就是要尽可能地给予瓦刺人最血腥最残酷的打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然就起不到围魏救赵的效果。如果你心怀仁慈放过这些牧民,瓦刺军队怎么会班师回国,而新军营里的新兵又怎么能获得成长?”

  “可是,那些妇孺何辜?”云襄双目赤红,愤然质问。

  武胜文恨恨道:“我大明百姓又何辜?我父亲又何辜?瓦刺人要战争,我就让他们尝尝战争的滋味!我要用十万瓦刺人的性命,祭奠我父亲和十万镇西军将士!”

  赵文虎也在旁劝说:“公子,你别看这些孩子还小,要不了十年,他们又会变成侵犯我大明的狼兵虎将,至于那些女人,杀掉他们可以减少瓦刺的人口消弱瓦刺的实力,同时也就减少了对我朝的潜在威胁。战争就是这样残酷。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来不得半点仁慈。”

  “是啊!”李寒光也附和道,“不杀掉这些人,他们就会泄露咱们的行踪和实力,咱们一旦被瓦刺大军追上,恐怕死的就是咱们了。”

  新兵在将官的带领下,第一次用手中的兵刃刺向活生生的人。他们有的被喷溅的鲜血吓得目瞪口呆,有的被垂死的惨叫惊得手足无措。几乎每个人在第一次杀人后都忍不住跪地呕吐。在黄昏摇曳的火光中,整个部落完全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云襄别过头去不忍再看,跟在他身后的罗毅和十八个武僧也不禁低头念起了往生咒。虽然知道武胜文和李寒光说的话不无道理,但新军营的暴行还是令云襄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和痛恨感,仁义之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折磨。

  妇孺的哭喊和惨叫渐渐低落直到消失,一名浑身浴血的千户飒马过来禀报道:“云公子、武统领,所有瓦刺人都已解决,现在剩下几千头牲口,怎么处理?”

  武胜文冷酷地一挥手:“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统统杀掉喂秃鹫,就是不能留给瓦刺人!”

  新军营将士继续挥舞起屠刀,云襄则避到一旁,对李寒光道:“酒,给我酒!”他只想用酒来麻痹自己,使自己忘掉这一生中最残忍的一幕。

  黎明时分,新军营将士终于杀光了所有的人畜,稍事休息后即准备继续上路,却发现云襄不知去向。赵文虎在一个草甸中找到了泪流满面、醉眼朦胧的云襄。他不由分说,一把夺过兵卒手中的水囊,将一囊清水从云襄头上淋了下去。云襄受此一激,总算从酒醉中清醒过来。

  赵文虎指指身后的兵将,对云襄沉声道:“请公子看看这些将士,他们都是追随你才冒死北伐,现在他们还等着你带领他们去完成征伐瓦刺的壮举,并将他们平安带回故土!如果你放弃了他们,也许他们明天就会葬身在这片异国土地。”

  在众将士殷切的目光下,云襄涣散的眼神剑尖凝聚,他的目光从众人脸上缓缓扫过。

  面对这些追随自己的勇士,他在心中暗暗道:如果新军营的暴行能解大同之威,就请将这罪恶记到我云襄的头上。为了使中原百姓免受战争的荼毒,我云襄甘愿接受上天最严厉的惩罚!

  下定决心后,云襄一扫颓废和彷徨,从地上缓缓站起,对李寒光一招手:“地图!”李寒光连忙与另一个将领将地图展开在云襄面前。

  只见云襄面对地图略一沉吟,手指毫不犹豫地指向地图上又一个目标,沉声道:“出发!天黑前赶到这里。”

  新军营立刻启程,火速扑向又一个瓦刺人的聚居点……

  正在围困大同的瓦刺大军,在即将攻陷大同的时候,突然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连夜撤回关外。他们走的如此匆忙,以至于来不及带走虐的财务,令大同守军十分意外。直到瓦茨大军撤走半个多月后,朝廷才派兵赶来大同,重新充实了大同的防卫。

  对于瓦茨大军的突然撤兵,朝廷上下充满了各种揣测。

  有人说是武帅离开大同时留下一支奇兵,趁着瓦刺国内空虚,在它的腹地搅得天翻地覆;也有人说瓦刺国内突然出现了一支异常凶残的兽兵,专门袭击没有多少自卫能力的牧民和妇孺,在瓦刺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更有人说那时英勇殉国的武帅,带领忠勇战死的镇西军将士组成的鬼兵,向瓦刺人展开了残酷的报复……这些谣言令人难辨真伪,真相越发扑朔迷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瓦刺人确实遭到了极大的打击,以至于连即将攻陷的大同也毅然放弃,匆忙回师救国。

  瓦茨大军一走,北京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大多数老板姓们甚至不知道大明有一支军队曾孤军北伐。

  “新军营有消息了么?”靳无双每隔几天就要问起从瓦刺传回的线根。

  周全趋近一步答道:“新军营在拉木仑河畔遭遇瓦刺大军的围攻,死伤惨重,虽然勉强突围,但现在咱们也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靳无双愣愣地看着地图,半响无语。周全迟疑道:“主上,咱们就这样放弃了新军营?”

  靳无双漠然道:“不放弃还能怎么着?虽然我也希望新军营能平安归国,但如今魔门已在中原竖起反旗,咱们国库空虚,无法两面作战。我很感激新军营孤军北伐解大同之围的壮举,不过通盘考虑,咱们不能因小失大啊。”

  周全点点头,又道:“听说新军营真正的指挥是千门公子襄,他此举究竟有何深意?”

  靳无双脸上第一次现出一丝茫然,微微摇摇头,他叹道:“说实话,我第一次发觉自己看不透对手了。公子襄所作所为,完全不像是我千门中人,他孤军北伐的疯狂举动,实在有违我千门宗旨。云啸风竟然交出这样的弟子,真让人感到意外。”

  说话间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跟着就见披头散发的明珠包着孩子闯了进来,虽然她已为人母,但依然不失王府千金的刁蛮泼辣,两个侍卫进跟在她身后,想拦又不敢拦,一幅手足无措的可怜模样。

  靳无双挥挥手令两个侍卫退下,有些不悦地问:“怎么回事?”

  “父王!救救新军营,救救夫君吧!你就算不看在女儿的面上,也要看在娇娇的面上啊!你难道忍心看着她小小年纪就失去父亲?”明珠凄然泪下,拜倒在地。

  自瓦刺撤军后她就第一时间从大同赶回北京。日夜苦求父王出兵救援新兵营,因为那里不光有她的丈夫,还有她心里最神圣最隐蔽的角落里一直珍藏着的那个人。

  “为父会向朝廷和圣上进言求兵部尽快发兵救援新军营,你放心好了。”

  靳无双示意周全扶起明珠。明珠将信将疑地问:“真的?”

  “父王什么时候骗过你?”靳无双勉强一笑。“父王现在正在考虑如何向圣上进言呢,你先下去吧,有消息父王会立刻通知你。”

  待侍女将明珠母女扶下去后,周全将信将疑地问:“主上,咱们真的要救援新兵营?”

  “哄孩子的话你也相信?”靳无双一声青嗤,指着案上的地图淡淡道,“咱们现在的战略重点是在中原,对北方的瓦刺依旧是以和为主。”说到这他微微一顿,“魔门竟然公然举事,咱们必须尽快将之剿灭。如今我重掌大权,定要让朝野上下看看,看我如何治国如烹鲜。”

  周全点头道:“魔门一向行踪诡秘,这次趁着朝廷忙于抵御瓦刺大军,各地兵马纷纷北上勤王之际,在中原公然竖起反旗,占领了许昌及其周边几座县城。如果不尽快将其剿灭,有可能会成为心腹大患。”

  靳无双凝望着地图沉吟良久,然后指着地图沉声道:“令各路勤王兵马分四路向许昌进发、务必在寇焱逃离许昌前将之围困。在瓦刺解决新军营之前,将这股反贼剿灭。”

  “小人这就去办。”周全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跟着又迟疑道,“主上,这次瓦刺入侵,为调各地兵马进京勤王,国库已被掏空。虽然圣上同意征特别税赋,不过至少也要半年后才能收上来。如今朝廷还欠着各路兵马不少的粮饷……”

  “知道了,我正在想办法。”靳无双不耐烦地摆摆手。周全见他面色不悦,不敢在说下去,连忙拱手告退,并轻轻带上房门,将靳无双留在房中苦苦沉思。

  千里之外的中原腹地,魔门兵不血刃地拿下了中原重镇许昌,更竖起了“清军剿,正朝纲”的大旗。虽然云襄当初揭开了魔门天将神火的奥秘,同时揭穿了它天受神拳的谎话,使得魔门教众仅有的数万人,在发展教徒上也受到了遏制,但是中原腹地空虚,数万教众也足以在中原掀起惊涛骇浪了。

  如今许昌的府衙已成为魔门举事的指挥中枢,这日正午刚过,就见府衙门外一个彪悍如狼的汉子双手执琅,大擂鸣冤鼓。在他身后,几名想要阻拦他的魔门教兵已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齐道:“拜见光明使!”

  “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月说着,目光落到擂鼓汉子身上,正好那汉子也回过头来,二人目光相接,同时惊呼道:“是你!”原来那擂鼓汉子就是已成为亚男同门师弟的巴哲,二人在舒亚男从北逃回江南的途中曾交过手。

  “阁下有何贵干?”明月虽然认出了对方,但神态依旧从容。

  就见巴哲搁下鼓槌,从怀中掏出一封拜贴递过来:“在下是替师傅递一张挑战书给窛门主,谁知却被贵教教徒百般阻挠,所以只好擂响鸣冤鼓。”

  明月疑惑地接过挑战书:“尊师是……”

  “家师名讳不便相告。”巴哲嘿嘿一笑,“不过你也见过家师,就在贵教圣火节上,家师曾力敌你们魔门光明四使。”

  巴哲傲然点头:“家师二十年前就想与窛门主一战,可惜未能如愿。如今窛门主在出江湖,家师想了却十二年前的这桩心愿。地点就定在崇山之巅,请少林众位高僧主持公证,时间则由窛门主来定,如何?”

  明月从容道:“我会转告门主,尽快给你个回音。”巴哲拱拱手:“我就在对面的茶楼等侯你的消息,告辞!”说完转身便走。

  就在巴哲与明月对话是,府衙对面的一间茶楼中,两个飘然出尘的白衣女子在远远望着二人,身边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不住摆弄着自己的小辫子,一双大眼好奇地张望着街上的行人。

  “师父,寇焱会应战吗?”年少的那位白衣女子突然问,她的右脸颊上有一朵盛开的水仙,为她那俊美的面容平添了几分神秘,正是更名为舒青虹的舒亚男。

  年长的白衣女子淡然道:“楚青霞说寇焱气海穴被刺,武功尽废。如果此事属实,他一定不会应战,但也不会断然拒绝。他唯一的方法就是拖。将决斗的时间定在半年之后,待魔门在中原站稳脚跟后在想法应付。”这女子自然就是孙妙玉了。

  原来天心居以为寇焱武功被废后,再也无力统驭魔门部众,魔门定会一蹶不振,谁知道魔门并未出现内乱,反而在中原竖起反旗,这令天心居众人对寇焱武功被废的消息产生了怀疑,所以孙妙玉才执意向寇焱下战书以试探他。

  说话间就见巴哲进来,对孙妙玉拱手道:“师父,我已将战书送到,现在就等着魔门的回应了。”

  孙妙玉点点头:“很好!你在此等候回信,我和青虹带着香香四下转转,香香难得进一回城,也该让她开开眼界。”

  “好哎!”小女孩香香一声欢呼,兴奋地拉起孙妙玉与舒青虹就走。嘴里不住道,“我要吃糖葫芦,还要买新衣服!”在她的眼中,战争还只是个陌生的概念,远不如糖葫芦和新衣服来的直接实在。

  茶馆对面的府衙门外,明月收起帖子,对几名守卫的教兵交代几句后,这才返身折回府衙。府衙内的衙役早已换成了两列黑衣黑裤的教兵。人人目无表情,鸦雀无声,使阴郁沉闷的府衙显得越发阴森。

  明月绕过大堂的照壁跨进二门。就见一个飘然出尘,清丽如仙的女子迎了出来,小声问:’阿月,方才是谁擂鼓?‘明月眼里泛起一丝温柔,忙将手中的拜贴递过去:“禀师姐,就是上次与咱们交过手,伤了你和力宏的天心居高手孙妙玉。她向门主下挑战书,”原来这女子就是魔门光明四使之首的净风使。

  她接过拜贴看了看,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忧色:“如今本门上下无人是其对手,这如何是好?”明月沉着一笑:“师姐放心,小弟自有妙策!”

  “你有何妙策?”净风有些惊讶。明月走近一步,朗朗笑道:“如今本门上下,唯有那七个老家伙敢无视我们的权威,咱们便令他们去跟孙妙玉死磕,他们能干掉孙妙玉那自然在好不过,如果他们被孙妙玉所杀,也是天大的喜讯。”

  净风望着一脸沉着的明月,幽幽叹道:“阿月,难道咱们非要出此下策?”

  明月点点头,悄声道:“师姐,咱们既然走了这一步,就只能一直走下去,不然就算咱们逃到天涯海角,魔门上下也决不会放过咱们。魔门教规之严酷,你又不是不知道。”

  净风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不在言语。二人穿过幽深而曲折的长廊,最后来到后院一间静室前,轻轻敲了敲门,门扉敞开,守在门里的力宏见是二人,这才谨慎地将门轻轻打开。

  屋里虽然优雅清净,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沉闷,两个丫环正服侍着病榻上的寇焱在吃粥。而娇俏迷人的慧心使则在一旁垂手侍立,看到明月进来,她的眼中立刻泛起一丝异样的神采。

  “弟子明月,见过门主。”明月对病榻上的寇焱拱手一拜,脸上神情貌似恭敬,但目光中反常地没有半分敬畏。

  寇焱抬手推开服侍的丫环,盯着几个弟子叹声道:“你们原本都是孤儿,我寇焱将你们抚养成人,还将武功传授于你们,没想到今日你们竟如此待我,难道不怕本门的教规和天理报应吗?”

  原来寇焱武功被废后,依旧野心不死,想依仗这四个最信任的弟子控制魔门,并趁着瓦刺入侵的机会在中原举事。谁知刚占领许昌,就被四个弟子联手反叛,秘密囚禁。

  明月挥手令丫环退下,然后对寇焱笑道:“想不到师父竟然跟我们谈天理报应!不错,我们都是你一手养大的。不过我记得小时候跟我们一起习武的孤儿有近百人,我很想知道其他人都到哪去了?”

  一听此话,净风和慧心的脸上都闪过悲泣或愤懑,房中回荡着明月平静到冷酷的声音:“虽然你百般隐瞒,但我们都知道,一旦你发现那些孤儿没有习武天分,他们就会被你淘汰、处理。从小到大,我们每日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为了生存拼命练武。努力学好你教给我们的所有东西。不错,你亲手教给我们的最高深的武功,但你那些训练的手段,为何不在用在自己儿子身上,让他也成为像我们这样的绝顶高手?”

  寇焱盯着明月冷酷的眼眸,涩声问:“你们……你们把元杰怎么了?”

  明月恨恨一笑:“虽然我们恨透了那个将我们当成狗一样使唤的少主,可是只要有你在,我们就永远不敢动他一根毫毛。这次他坠崖失踪完全是咎由自取,你却怪罪于我们,要拿我们四个陪葬!既然你如此不念旧情,我们又何必客气!”

  “老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亲手养大的四条狗,竟然会联合起来背叛老夫!”寇焱怨毒的目光从净风、慧心和明月脸上缓缓扫过,“只是我不明白,你们从小就像狼一样的互相厮杀争斗,对同伴向来冷酷无情,为何今日会联合起来?”

  明月淡然一笑:“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狗。虽然你将我们当成狗来培养,但我们依旧是人,我们知道谁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今日背叛你算什么,老天让你武功被废、儿子坠崖,这才是最大的报应!”

  寇焱色历内荏地喝道:“你们难道不怕本门教规?要知道七大长老和教众若见不到我,定会猜到端倪,到那时候你们必受最严厉的惩罚!”

  明月得意地扬了扬手中拜贴:“你放心,我已有办法。这是天仙居高手孙妙玉的挑战书,你现在这个样子没法应战,为了不堕了你的一世威名,只好令七大长老伏击孙妙玉了,这么以来两败俱伤,我们掌控魔门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你休想!”寇焱怒道,“老夫决不会任由你摆布!”

  明月缓缓从怀里拿出个瓷瓶,摇摇瓷瓶,悠然笑道:“如果师父不从,那这些失魂丹就只好用来喂狗了。不知师父炼丹时可曾想过自己会死于己手?”寇焱神情大变,面如死灰。这几日以来,他已被迫吞下了不少失魂丹,如今她已再也离不开失魂丹了。

  明月从瓶中倒出一颗失魂丹,用掌心的热力将药味送到寇焱的鼻端。

  被这药味一激,寇焱立刻感到骨髓深处又痒又痛,似有千万蝼蚁在啃噬自己的神经。他勉力坚持片刻,最后还是颓然道:“快哪笔墨来!”

  慧心立刻在她面前备好笔墨纸砚,在混蛋但椎心蚀骨的折磨下,寇焱值得顾着吩咐下一纸令谕,然后抢过明月手中的失魂但,毫不犹豫地吞看下去。

  明月拿过令谕看了看,满意笑道:“只要师父合作,还是可以继续做你的魔门门主,让弟子为你分担重任。”明月说着收起令谕:“弟子斟酒将令谕送到七位长老手中,孙妙玉必定逃不过七位长老的截杀。请师父静待好消息吧。”

  黄昏的街头人际渺茫,在这兵荒马乱之时,许昌城接到两旁的电批太多已经关门歇业,只是必须早出晚归太生活的小贩,还在冒险营生。但只要这些小贩入拜火教后,拜火教就不在骚扰他们,因此他们纷纷在自己的店铺或者摊点上挂一面圣火旗,表明自己已是拜火教教徒。

  在城里逛了大半天的孙妙玉一行,就在这样的一个路边小摊用这晚餐。晚餐很简单,只是些馒头、牛肉、豆干之类的平常物,不过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天色将晚时还能在街头找到吃的,已经不错了。

  兴奋了一整天的小女孩已有些倦了,歪在母亲怀中似睡非睡,巴哲正在细细咀嚼最后一个馒头,追随孙妙玉日久,他以渐渐习惯这些家常食物。这时孙妙玉突然问:“寇焱说三日后在崇山之巅接受我的挑战?”

  巴哲点点头:“那个阴阳怪气的明月使是这么对我说的。”

  孙妙玉秀眉微犁,百思不解。一旁的舒青虹忙小声提醒道:“师父,如果寇焱武功已失,却答应三天后应战,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他会不会在决斗之前,对你使出什么卑鄙手段?”

  孙妙玉皱眉道:“寇焱虽为一代魔头,却能为一句承诺十八年不踏足中原半步,这等人物岂能以小人之心揣度?我与他虽是死敌,但却从不怀疑他的胸襟和气度。”

  舒青虹急道:“寇焱虽然及其自负,但他武功尽失,会不会性情大变谁也不敢保证。

  这许昌城如今是他的地头,他若要对师父不利,恐怕是轻而易举,咱们用完晚餐就赶紧出城吧,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孙妙玉点了点头,跟着又摇头叹道:“我看错了寇焱,咱们现在要走,恐怕已有些迟了。”

  朦胧幽暗的街头巷尾,渐渐现出几个黑数数的身影,将小食摊隐隐包围。虽然那些人影只有寥寥数人,但占据的方位十分巧妙,竟给人一种水泄不通的包围感。

  孙妙玉扫了几人一眼,淡淡问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几位便是魔门七大长老吧?”

  正前方一个白须银嚣的老者坦然道:“不错,老夫项飞云,见过孙居士。”

  孙妙玉点点头,目光从几人脸上缓缓扫过,淡淡笑道:“几位长老大名久有耳闻。项长老左边这位獐头鼠目的老秀才,想必就是以诡计多端著称的施百川施长老吧?而右首这位面如寒霜的老夫人,定是以心狠手辣著称的袁催花了?”

  说着她的目光转向街道另一头的三人:“中间这位器宇轩昂的老者,大概就是以一双铁掌名震天下的魏东海魏长老吧?左边那位胖厨子,想必就是人称‘杀人不说话,说话不杀人’的冷无情长老了?”

  孙妙玉顿了顿,目光慢慢望向街道上方的屋檐:“街两头只有这六位长老,最后那位轻功妙绝天下的风长老,自然是藏在屋檐上了。”

  屋檐上传来“咯咯”一声娇笑,一个身材袅娜,风情万种的中年美妇从屋檐上现出身形,对孙妙玉遥遥一拜:“孙居士目光如炬,小妹这点微末道行岂敢在您老面前卖弄?风渺渺见过孙居士。”

  孙妙玉微微颔首道:“多谢诸位如此看得起妙玉,七大长老竟然联袂出动。没想到寇焱武功一失,竟连目空一切的豪情壮志也失去了,竟会派你们几位出手,以维持自己天下无敌的名声,真是令人唏嘘。”

  项飞云等人脸上俱闪过一丝惊疑,施百川忙喝道:“孙居士,咱们门主求贤若渴,与天心居更是渊源颇深。当年因赌一时之气误伤令师妹,门主懊悔了大半辈子。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也看在令师妹的面上,门主特设副门主虚位以待。只要你答应加入本教,立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门主。”

  听施百川提起素妙仙,孙妙玉胸中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她强压怒火一声冷哼:“如果我不答应呢?”

  施百川遗憾地摊开手:“那咱们只好将你擒回去,交由门主发落。”

  孙妙玉哑然失笑:“寇焱真是越老越没品,不敢迎战也就罢了,还使出如此卑鄙伎俩。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擒我回去。”

  项飞云等人缓缓逼近,场中压力顿生。孙妙玉心知今日之事无法善了,连忙示意巴哲和舒青虹:“你们护着香香先走,待为师打发了这几个毛贼,再去嵩山与你们会合。”

  巴哲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师父放心,弟子这就带师姐和香香去嵩山等你。”他将香香缚在背上,对舒青虹点头示意:“师姐,我们走!”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项飞云闪身拦住了巴哲去路。孙妙玉见状不由喝道:“项长老,你们要对付的是我,请不要为难我的弟子。”

  项飞云嘿嘿冷笑道:“孙居士乃是与天心居素妙仙齐名的绝顶高手,咱们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你留下,所以只好将你的弟子先留下来。孙居士若是在乎自己弟子的性命,最好还是束手就擒吧!”说话间就见施百川等人已将孙妙玉围在中央,而项飞云则拦住了巴哲的去路,屋檐上方有风渺渺掠阵,隐隐将孙妙玉四人困在了长街中央。

  巴哲心知若不尽早脱困,孙妙玉定然无法放开手脚突围。他一言不发,拔刀在手,率先扑向拦路的项飞云。刀剑相击,一串火星在幽暗长街一闪而没。二人俱不由自主后退半步,虎视耽耽地紧盯着对方。只一招二人便知道,这次是遇到了平生难得一遇的劲敌。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七章 借兵
下一篇:第九章 内战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