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尘三尺剑 >>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

时间:2018/5/15 17:51:50  点击:83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雷公雷成章。开路神窦锋、丧门神欧阳琥三人本来不是他的对手,等到万少泉挥剑加入,他剑势和中等身材蒙面人,原是一个路子,(中等身材蒙面人即是万镇河)两人剑势开阀,可以互相配合,自然更加把三人逼落了下风。

  接着矮胖蒙面人(觉慧上人)扑到,他劈出来的记记都是少林内家重手法“金刚掌”,掌势如巨浪拍岸,巨斧开山,第一掌出手,就把他鼠隗七一人震飞出去。

  门神沙老三、山魈竹老四以掌功擅长,但他们旁门来技,在江湖上固可称雄一时,一旦遇上了觉慧上人连续劈出的佛门金刚掌,就小巫遇见了大巫,不堪一击。

  他鼠隗七只是以轻功见长,遇上这等势如雷霆的掌势,他的武功就一点不管用了,只是仗着轻功东闪西躲,根本没有一记还得上手。

  司马纶眼看着九人已呈不支之象,他自然不好再出手了,但就在这一瞬间,突觉一阵头晕,眼前人影忽然模糊,天旋地转起来,心中明白,自己是受了毒郎中之愚,身中之毒,根本未解,人已砰然跌坐下去。

  毒郎中微微一笑,挥手道:“把他们全都拿下了。”

  他左手一挥,通臂猿侯椿年、琵琶手鄢茂元、申一绝、慕容新四人率同八名黑衣独臂大汉一齐冲了上去。

  那以天机星为首的九个十二煞神早已呈现败象,再加上这些人加入战团,自然很快就手到擒来。

  通臂猿侯椿年左手一探,就抓住了寿比南后心,往地上一摔,他身后两个黑衣汉子立即一把撒在地上,迅快把一粒药丸塞在口中。

  他们虽然只剩下一条左手,动作异常敏捷,尤其塞入药丸之际,身子微侧,遮住了众人视线,没有人会想到独臂帮的手下帮勇,会在此时给擒住的人眼下毒药。

  琵琶手鄢茂元也在此时擒下了雷公雷成章、申一绝、慕容新二人也一连擒住了地鼠隗七、开路神窦锋。

  四个煞神一被拿下,其余五人情形支绌,天杀星翁得奎一支铁笔被颀长蒙面人一剑震飞,琵琶手鄢茂元和申一绝双双扑上,鄢茂元一记“琵琶手”击中右肩,申一绝五指箕张一把抓住了他左手,很快把他制住。

  天机星睹状大惊,要待救援!

  通臂猿侯椿年左臂轻舒,一把抓住他后领,右足膝盖猛地撞在他腰上,也擒了过去。矮胖蒙面人呼吁劈出两掌,门神沙老三赶快往右躲避。

  申一绝阴笑一声道:“这是你凑上来的了。”

  鬼爪如风,一下点了他左肋穴道,有足轻轻一勾,门神一个高大身躯,登时砰然倒了下去,被两个独臂帮帮勇伸手按住。

  接着山魈竹老四也被万少泉剑尖点上咽喉,慕容新趁机一指制住了穴道。

  剩下一个丧门神欧阳琥,有如丧家之犬,挥舞丧门剑,要想突围冲出,被中等身材蒙面人飞起一脚踢中有腕,阔剑“当”一声,跌落地上。

  琵琶手鄢茂元一跃而上,左臂伸出,一下夹住他头颈,两个帮勇迅忙外上,把他制住。

  不过盏茶工夫,九个煞神悉被拿下。

  万少泉长剑横购,朝毒郎中走去,道:“现在十二煞神业已全被你手下制住了,你既是一帮之主,就该言而有信,交出解药来了。”

  “万少在主说得极是。”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不过万少庄主总该知道在下率众进入古墓来的目的吧?”

  万少泉道:“你有何目的,与我并无关系。”

  “话不是这样说。”

  毒郎中徐徐说道:“敝帮崛起江湖,为时尚浅,不但与各大门派无法抗衡,就是和她们青衣帮也是众寡不敌,自然很难在江湖,开帮立派,第一个就需要金钱,就是开门七件事,莫非银钱不可,在下领他们进入古墓,不想独吞,至少也要分个几成。

  目前,喏,喏,少庄主请看,这里除了九华、少林。武当、茅山、和少庄主的黄山各派高人之外,另外还有全师进入古墓的青衣帮这许多高手在场,敝帮论武功、人数、都不足和诸位为敌,在下当日把令尊、石大先生、觉慧大师、冷道长、沈老英雄五位请来,在下并无丝毫不敬之处,只是想仰仗五位虎威,助我一臂。现在是否可请万少庄主再稍待片刻,且等出了古墓,在下定奉上解药,把今尊等五位交与诸位,咱们各走各的,总可以吧?”

  他说的虽然强词夺理,却也有他的理由。

  在古墓中若是交出解药,让石大先生、万镇河、觉慧上人等五人清醒过来,他独臂帮这点人手,当真一个也莫想活着出去了。

  万少泉怒声道:“这么说,阁下是不肯放人,不肯交出解药了?”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交出解药,放了这五位,敝帮的人莫说入宝山空手而回,只怕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古墓,这一点万少在主也一定想得到,在下说过出了古墓放人决不食言。”

  万少泉道:“你说的话,有谁能信?”

  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万少庄主不信也只好信我一回了。”

  万少泉怒声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毒郎中阴哼道:“在这古墓之中,万少在主不答应,那也由不得你了。”

  万少泉右手一抬,长剑朝指,道:“你我相去不过三尺,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先要你饮剑而亡。”

  毒郎中右手一抬,大笑道:“你倒试试看。”

  万少泉怒极,喝了声:“好!”

  嘶的一声,长剑朝前刺出。

  他剑才刺到一半,只见中等身材蒙面人从旁闪出,“当”的一声架开了他的剑势,还把他一支长剑震得直荡开去。

  万少泉眼看爹忽然出手,心头一惊,急忙后退了一步。

  “阿弥陀佛。”

  大通禅师眼见师叔被迷住了心神,投鼠忌器,只得口喧佛号,走上一步,合十道:“万少施主,阎施主说的是实情,咱们原是救人来的,既然阎施主答应出了古墓,交药救人,急也不在一时,咱们就等他出了古墓放人吧。”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大师说得极是,敝帮既要在江湖立足,自然不敢开罪各大门派,再说万少庄主认为在下说的不足信,那更简单,待会出了古墓,在下若再不放人,凭在下这些人,能是大师诸位的对手么?”

  茅山葛清玄道:“但愿你言而有信。”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若是言而无信,今后还能在江湖立足么?”

  况公权道:“好,咱们就相信你一次。”

  ***

  尹剑青冲进石门,脚下不由自主打了一个踉跄!艾青青回过身来关切的问道:“大哥,要不要我扶着你走?”

  尹剑育道:“不用,我自己会走的。”

  艾青青道:“那就快些走吧,里面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呢!”

  尹剑青道:“是什么人?”

  艾青青道:“自然也是你的妹子了。”

  尹剑育道:“你说是金步娇!”

  艾青青道:“你心里本来就只有金步娇一个妹子了。”

  她这话说得自然有点酸溜溜!

  尹剑青答道:“我不是为了你会到古墓里来么?金步娇是怕你不肯相信,替我来做证人的。”

  艾青青道:“她不是心里只有你这个大哥,肯冒生命危险来跟你作证么?”

  说话之时,已经走了七八大远近,艾青青脚下一停,转身朝右首石壁轻按了两下,再伸手一推,石壁间立时被推启了一道门户。

  只见一个人影疾快的扑了上来,口中叫道:“大哥!”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金步娇了!

  艾青青比她还快,抬手一格,拦住了金步桥扑来的身于,撇撇嘴道:“大哥已经来了,你还急什么呢?”

  金步娇被拦得一怔,望着她队随:“艾妹妹,你生气了?”

  艾青青推上了石门,裂嘴一笑道:“姐姐这可是冤枉妹子了,他……大哥身上中了毒郎中的毒,你碰上他,也想中毒是不是?”

  “你怎么不早说?”金步娇笑道:“我还当妹子吃醋了呢?”

  她说到这里,忽然惊讶道:“妹子,你说什么?大哥中了毒?他中的是什么毒呢?”

  “好像是‘沾衣毒’。”艾青青一面朝尹剑青道:“大哥你还记得不,这间石室,就是你住了五个月才出去的那一间呀!”

  尹剑青点头道:“难怪我进来时,看来依稀相识,有些眼熟。”

  艾青青道:“好了,现在就罚你依然在这里坐关吧卜’她从身上取出一本册子,翻了开来,伸手一指道:“你依照书上说的练法,才能把剧毒逼出来。”

  一面拉着金步娇的手,说道:“金姊姊,我们出去了。”

  金步娇道:“我们不要给他护持?”

  艾青青道:“不用,这道石门我从里面锁上了,外面是推不开的。”

  两人手拉手退了出去。

  尹剑青眼看金步娇已经和艾青青在一起,可见她一路进来,并没有遇上危险,总算放下一件心事。

  低头看去,艾青青交给自己的依然是她娘留给她的那册手抄武功本子,她刚才手指之处,正是“疗毒篇”。

  篇中述说如何运功疗毒之法,底下有详尽的细字注解对如何运气逼毒,如何引出体外,简单明了,可以一学即会。

  尹剑青就依照书上所说的方法,在地上盘膝坐下,依法运起功来。

  他练成“秘宗玄功”在内功修为上,已臻上乘境界,但你不懂法门,功力再高也无法把剧毒驱出体外。

  如今既懂得了运气疗毒之法,依法施为,果然把正在逐渐蔓延臂部的毒气逼聚一处,然后逐渐从肩头逼入手臂,再由手腕而掌,逐渐逼出几点毒血,体内剧毒,不过盏茶工夫,便已清除。

  试着运气检查,身中之毒果已完全消失,心中不禁大喜,暗想:“这本练功册子果然奇妙的很。”

  他站起身,跨出石门。(五个月前他就是从这道石门跌进来的,那时石门已经阁上,无法开,他是练了“缩骨功”才从壁间一个小洞中钻出去的,如今这道石门已经打开了)穿行了两间石室,依然不见金步娇和艾青青的影子,一直找到厨房,才见二女正在忙着做饭。

  看到尹剑青进来,艾青青奇道:“大哥,你已经把毒气逼出了?”

  尹剑青把那册手抄本子还给了她,说道:“这册书上记载的武功,真是奇妙之至,它已经两次救了我了。”

  艾青青嫣然一笑道:“我这次回来才知道,我练的是龙城派的武功,这册手抄本,自然也就是龙城派的武学了。”

  “龙城派!”尹剑青听了心中一动,忖道:“紫煞星司马纶不就是龙城派的门下么?”

  一面问道:“你如何发现的呢?”

  艾青青忽然忸怩的道:“我不知道。”

  “我知道。”金步娇轻笑道:“大哥,我告诉你。”

  艾青青急道:“不要,你不要告诉他。”

  金步桥柔声道:“好妹妹,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大哥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别人都不重要!不然他不会不顾一切的要来找你,你也应该让他惊喜一下才行。”

  艾青青道:“我才不稀罕他惊喜呢!”

  尹剑青道:“好妹子,你可以让我惊喜的,为什么不让我惊喜一下呢?”

  金步娇抿抿嘴笑道:“人家不肯说,你偏要问,我告诉你,你偏又没问我。”

  尹剑青道:“好,那我就请你说吧!”

  金步娇目光溜了艾青青一眼,嗤的笑道:“事情是这样、青妹回到这里,心里又气又伤心,你明明嫌她生的丑陋才和人家副帮主(何柔柔)好的……”

  尹剑青忙道:“那只是……”

  “你不用急,听我说下去呢!”金步娇道:“现在青妹自然知道了,但那时她只是自怨自艾跪在伯母的床前,只是伤心痛哭……”

  艾青青道:“我才没有痛哭呢?”

  “痛哭也没有关系呀,难道还怕尹大哥笑你不成?”

  金步娇续道:“后来她哭得昏过去了,等到醒来,一手按着地面,撑身坐起,居然发现床前有一块尺许见方的石板,有些活动,揭起石板,里面是一个抽屉大的洞穴,放着一册厚厚的书……”

  尹剑青道:“又有一册书么?”

  金步娇道:“那是艾伯母手写的自身经历,下面是这座石窖的门户走法。”

  尹剑青笑道:“难怪青青能够启闭石客中的门户了。”

  金步娇道:“最后青妹发现了伯母留给她的一封信……”

  尹剑青问道:“信上怎么说呢?”

  金步娇唁的笑道:“你猜猜看?”

  尹剑青笑道:“我又不是神仙,艾伯母信上写些什么?我怎猜得到呢?”

  金步娇道:“艾伯母在信上说:你一定怨恨生得丑陋,被人瞧不起,才到娘床前来哭诉的,娘早已给你准备了一包药草,用水煎好,趁热用面巾覆在脸上,冷了再换,如此不停用药草覆脸必有奇效。”

  尹剑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她说话。

  金步娇接着续道:“青妹依照伯母信上的话,把一包药草用水煎了覆在面上,等面巾凉了,再敷,约敷了顿饭光景……”

  她拖长语气,忽然回头问道:“大哥,你猜怎么了呢?”

  尹剑青忍不住望望青青,说道:“你又要我猜了,我怎么精得出来呢?”

  金步娇神秘一笑道:“你不猜,我就不说了,还是让青妹自己给你看吧!”

  艾青青扭动腰肢,说道:“我不要。”

  “那怎么成?”金步娇道:“你不给大哥看,岂不辜负了伯母的一片苦心么?”

  艾青青羞涩的别过头去,还在说着:“我不要。”

  金步娇格的笑道:“大哥,你看了定会大吃一惊,眼花缭乱。”

  说着举步走了过去,轻笑道:“好妹子,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来,金姐姐帮你……”

  她用身子遮着尹剑青的视线,举起双手,好像在替艾青青的脸上脱什么似的,艾青青只是低着头,没有挣扎,任由金步娇帮她动手。

  现在似乎已经做好了,只听金步娇哈的笑道:“大哥,你看青妹她……”

  双手扳着艾青青双肩,把她背着的身子转了过去。

  尹剑青目光一亮,不禁看得呆了。

  原来这一瞬间,艾青青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不!人当然没有换,只是面貌全变换了,本来她生成满脸疙瘩,蒜皮厚唇,可说奇丑无比,这回不过转瞬之间,变得冰肌欺雪,玉骨凌霜,一张宜喜宜嗔的脸上,娇嫩如花,黛盾如新月初描,杏眼似秋水横渡,鼻如玉管,唇点樱红,含羞脉脉的站在那里,美得淡雅绝俗,丝毫不带人间烟火,简直是凌波洛神,差可比拟。

  尹剑青几乎看直了眼!

  不,看得眼花缭乱!不觉大笑道:“金姑娘,在下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当真是巧夺天工,真有你的!”

  金步娇格格娇笑道:“大哥,你弄错了,这才是青殊的庐山真面目,你看……”

  她扬起手中一张蒜鼻厚嘴的丑陋面具,还待再说!

  艾青青已经伸手抢了过去,说道:“人家不信,姐姐就不用说了。”

  双手绷着面具,往脸上覆去,转眼之间,美姑娘又变成丑姑娘了!

  尹剑青这才知道艾青青生得奇丑无比的一张丑脸,只是戴了一张面具而已,一时不觉心头大喜,急忙迎了上去,脸上讪讪的道:“青青,我若是嫌你丑,怎么会和你结为兄妹,你这不是多心了么?”

  艾青青这才回嗔作喜,说道:“谁多心了?”

  金步娇唁的笑道:“不是我误打误撞,到了外边,找不到出路,到处敲着石壁,把青妹引出来,又费了我好一番口舌,青殊才不会理你呢!”

  “多谢妹子。”

  尹剑青道:“好了,外面来了很多人,那毒郎中闹老九又善于用毒,这时不知如何一个局面了,我师傅等人都被他用毒迷失了神志,咱们快出去才好。”

  金步娇问道:“我爹呢,是不是也进来了?”

  尹剑青不好说金财神已经死在天杀星翁得奎的笔下,只好含糊的道:“十二煞神都进来了,令尊自然也在外面了。”

  金步娇道:“那就快些走咯!”

  艾青青道:“大哥、金姐姐,你们等一等,我把这本书去放好了。”

  她转身走出,一会工夫,手提着两口剑走来,一口正是尹剑青得自魔剑桑老邪的黑锋剑,送到尹剑青手中,说道:“大哥,外面既然来了许多强敌,你也带上长剑,才能和人动手呀!”

  一面一扬手中那柄二尺半长的短剑,说道:“这是我娘留下来的宝剑,据说可以避毒,那就由我去对付毒郎中。”

  尹剑青看她手中那柄短剑,镶嵌精致,淡青色的剑德上,绾着一颗龙眼大的黑珍珠,隐隐透射着宝光,剑虽不曾出鞘,但一眼可以看出是一柄极名贵的宝剑了,这就点点头道:

  “你这辆剑果然不错。”

  艾青青喜孜孜的道:“大哥会看剑么?”

  金步桥听说她爹也在外面,急着出去,催道:“青妹,这里要你领路打开石门呢,快些走了。”

  艾青青一手提着短剑,走在前面,随手打开石门,就是方才进来的一条长廊,她领先走到长廊尽头处,只要再推开一道石门,就是那座大厅了。

  尹剑青低声道:“青青,慢点出去,我们先看看情势再出去不迟。”

  艾青青点点头,轻轻开启了石门的枢纽,推开一条门缝,三个人凑着头,往外瞧去。

  大厅上这一阵工夫,形势居然已经完全变了!

  现在已经壁垒分明,变成了双方对峙之局!

  不,事实上还是三方鼎足相峙。

  青衣帮的人占据了大厅神龛的左前方,青衣帮主面蒙青纱的妇人居中,左为副帮主何柔柔,右为护法祁七婆婆,稍前分左右两排雁翅般站着八位令主,严阵以待。

  神龛右前方是少林大通禅师,身后伺立四名灰袖僧人。茅山葛清玄、身后侍立两名青衣道人。九华绝请师太,身后侍立白竹君、丁敏君、黄山万少泉、总管万友声、和武功门况公权等,也一个个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背向神龛,面向着青衣帮和少林、茅山等门派的则是独臂帮。

  现在形势已变,独臂帮的声势,显然已凌驾他们两方之上!

  因为独臂帮除了帮主毒郎中阎老九和三位副帮主通臂猿侯椿年、天狼星郎百辉、琵琶手鄢茂元、两位护法鬼手搜魂申一绝、月下客慕容新,和二十名黑衣帮众外,还有被迷失神志,蒙了面的石东华、冷清风、觉慧上人、万镇河、沈中庆等五人。

  如今又有紫煞星司马纶,以及天煞星翁得奎为首的十二煞神中的九人,好像已经全部听命于毒郎中,因为他们全已站在独臂帮这一边了。

  (司马纶方才昏倒地上,其他九位煞神是独臂帮拿下的,在拿下之时,已经给他们每人服了一颗药丸,这颗药丸自然大有问题)

  金步娇轻声问道:“大哥,我爹呢?”

  “不知道。”尹剑青低低的道:“你莫作声,咱们且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在说话的正是独臂帮帮主毒郎中阎老九,他此刻意气飞扬,发出一阵得意而嘶哑的大笑,说道:“诸位想明白了么?以冰壶先生石东华、觉慧上人、茅山冷观主、黄山万庄主、神拳沈大侠这五位在武林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高人,都已为阎某所用,再说他伸手一指司马纶,又道:“像这位一向被各门派拥为盟主的秘密组织龙城派传人司马大侠,这九位天魔门下的十二煞神,诸位也都看到了,他们一致投放本帮了……”

  艾青青低声道:“大哥,这司马纶是龙城派的传人?我娘写的书上说,我爹是龙城派第六代传人,那他……”

  尹剑青“嘘”了一声道:“快别说话。”

  只听毒郎中接着道:“形势比人强,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晚诸位进入古墓,已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投效本帮,那是唯一的生路,一条是妄想和本帮为敌,那后果就是永远也出不了这古墓了,这一生一死二途,诸位何去何从,应该有个明智的选择。”

  他说到这里,口气一顿:“好,诸位既不愿作答,本座就一个个问好了。”伸手一指万少泉,喝道:“万少庄主,尔父已在我手下,你还犹豫不决么?”回身朝申一绝喝道:“申护法,你要他们把蒙面黑布取下来。”

  由一绝躬身领命,走到五个蒙面人身前,说道:“帮主请五位自己取下蒙面黑布来。”

  他举手打了一个手势。只见五个蒙面人果然各自揭下了脸上的蒙面黑布。

  本来大家早已看出这五个蒙面人,是石东华、觉慧上人、冷清风、万镇河、沈中庆了,但因蒙面黑布遮住了面孔,大家还不敢十分确定。

  如今五人各自取下了蒙面黑布,立时就已证明无误I大通禅师、葛清玄、万少泉、况公权四人,登时心情一阵激动,脸色大变,就是隐身在石门之内的尹剑音也已心头被动不已!

  万少泉手按剑柄,神情激动的道:“毒郎中,你方才答应过出了古墓,就释放家父等人,如何反覆无常,说了不算?”

  “哈哈哈!”毒郎中大笑道:“这叫做兵不厌诈,刚才只是本座的援兵之计,那时十二煞神尚未归降本帮,自然先要稳住诸位了,这古墓之中,有亿万财富,岂可让诸位轻易离去?”说到这里,一挥手道:“好了,这些全是废话,本座问你,万少庄主究竟如何,可以一言而决。”

  万少泉凛然道:“在下还是一句老话,你必须释放家父……”

  “好了。”毒郎中不耐的道:“大通大师,你呢?”

  “阿弥陀佛”大通禅师合掌道:“阎老施主身为一帮之主,首先应言而有信……”

  毒郎中不让他再说下去,又挥挥手道:“好了,你也不用说了。”目光转到葛清玄、况公权二人身上,问道:“二位呢?”

  况公权大笑道:“阎老九,你以为手中有人质,就可以威胁我们么?其要动起手来,咱们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的。”

  葛清玄接着道:“不错,为了诛杀凶邪,咱们纵然人手不足,也还可以全力一拼。”

  “哈哈,诸位总算表明立场了。”

  毒朗中大笑声中,阴森的道:“独臂帮的人一个也不用和你们拼搏,只要本座打个手势,暗,暗,本座就要你们父子,(万镇河与万少泉)师叔侄,(觉慧上人与大通禅师)、师兄弟(冷清风与葛清玄、沈中庆与况公权)来一场拼搏,看看你们谁生谁死,诸位信是不信?”

  他这话,自然说的出,做的到,万镇河等五人全然神志被迷,只要打个手势,自然就会杀过来。

  大通禅师、葛清玄等人投鼠忌器,所怕的就是这一着,听了他这话,一时之时,不禁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尹剑青心中也大感为难,自己只要一露面,他必然也会以恩师威胁自己,这真是棘手之至。

  但如果万少泉等人接受了他的条件,那么这情形就更糟了,自己必须阻止他们才是,只是一时想不出妥当的办法来。

  艾青青低哼道:“这些人真是没用,只要一举杀了毒郎中,不就没事了么?”

  尹剑青听了她的话,心中突然一动,付道:“对了,独臂帮就是毒郎中一个人最厉害,如果一举把他除了,蛇无头不行,整个局势,就可以扭过来了,只是如何才能一举把他搏杀呢?对,要扭转大局,只有自己冒险一试了!”

  想到这里,就低低的道:“你们守在这里,等我出去搏杀毒郎中,你们就喊一声:“大家快全力消灭独臂帮’,让他们好一齐动手。”

  艾青青道:“不,大哥,我不怕毒,我去对付他。”

  尹剑青道:“对付毒郎中,只能出其不意,不能让他有机会指挥被迷失心志的人,否则,会全功尽弃。”

  金步娇道:“大哥,你内功深厚,如果用‘传音入密’是不是可以让大通大师那边的人听到?”

  他们隐身之处,是在独臂帮的人的右后方,离大通禅师等人站立之处八九丈远,是以她有此一问。

  尹剑育道:“大概可佩。”

  “这样就好。”

  金步娇道:“大哥就以‘传音入密’告诉大通禅师,再要他转知其他的人,大哥出其不意,搏杀毒郎中,大家也同时发动,先抢救神志被迷的人,点了他们穴道,就不至被独臂帮利用,其余剩下的人,就不足为虑了。”

  尹剑青听得大喜,点头道:“妹子此计大妙。”

  当下就以“传音入密”朝大通禅师说道:“大师,在下尹剑青,自问可以一举搏杀毒郎中,只是在下发动之时,希望大师诸位一齐出手,先行抢救神志被迷的五人,把他们点住穴道,只要家师等五人不为他们利用,余人不足为虑了。”

  大通禅师听到尹剑青的话,只不知他身藏何处,不便以“传音入密”作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一面朝毒郎中道:“阎施主可否让贫衲和这几位略为商讨,再作答覆如何?”

  毒郎中自然不疑有他,阴笑一声道:“好,只是本座耐心有限,大师和他们快作决定才好。”

  大通禅师和绝情师太、况公权、葛清去、万少泉等人低低商议有顷,然后朝毒郎中合掌一礼,高声道:“阎施主,贫衲和大家商量的结果,全同意了。”

  这话说的很含糊,“全同意了”,是同意投降?还是同意拒绝呢?其实他这话乃是对尹剑青说的,也表示大家全同意了。

  哪知他此话甫出,只听进入这座大厅一直没有开口的青衣帮主此时突然冷喝一声道:

  “且慢。”

  大通禅师合十道:“女施主有何见教?”

  青衣帮主还礼道:“大师请稍待,我是找阎老九说话。”一面目注毒郎中,冷然道:

  “阎老九,他们诸位投鼠忌器,本帮可不在乎。”

  毒郎中一呆,说道:“帮主之意,是要和本帮动手了?”

  青衣帮主道:“你可知道你把寿比南等人毒翻在古墓门口,老身为什么又把他们救醒了带进来,是为什么吗?”

  毒郎中道:“在下倒是愿闻其详。”

  青衣帮主道:“因为老身要他们知道,这古墓中的财宝,是天下人万众一心聚积起来,为光复大汉民族的基金,不是他们天魔门所可觊觎的。”

  毒郎中又是一呆,说道:“这么说,夫人是龙城派的人了?”

  “不错。”青衣帮主冷然道:“所以我要他们进来看看,凭区区十二煞神,是不是能动龙城派一草一木,他们才会死而无怨。”

  毒郎中大笑道:“但他们如今已经投到我独臂帮的门下了。”

  青衣帮帮主静静的道:“所以我要你把他们交出来。”

  毒郎中大笑道:“夫人要在下交出十二煞神?哈哈!十二煞神不是就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贵带有本领,就把他们擒去好了。”

  青衣帮主冷然道:“你以为青衣帮制不了他们么?”

  话声甫落,右手一抬,青在帮八名令主一阵“锵”“锵”剑鸣,八支精芒耀目的长剑,同时出鞘,举步朝前逼去。

  祁七婆婆更不待慢,一手提起朱红鸠头杖,越众而出,桀桀怪笑道:“阎老九,你大概连老婆子一杖部接不下来呢!”

  毒郎中眼看青衣帮业已发动,心头也暗暗震惊,他怕的是大通禅师这边的人,乘机和青衣帮联手,因此,左臂疾快的向空连圈了二圈。

  由鬼手搜魂申一绝率领石东华、觉意上人、冷清风、万镇河、沈中庆等六人向右移动,监视大通禅师,况公权等人。

  月下客慕容新率同紫煞星司马纶,以及天杀星翁得奎等九八,朝青衣帮迎了上去。

  毒郎中闯老九和三个副帮主(通臂猿侯椿年、琵琶手鄢茂元、天狼星郎百辉)率同二十名黑衣独臂的帮丁,也跟着向左移去,以支援十二煞神,企图全力先对付青衣帮。

  他这番部署,也不能说不对,至少大通禅师这方面的人,只要稍有异动,石东华、觉慧上人等人立可出手,对方投鼠忌器,自然就不敢动手了。

  尹剑青因大通禅师已有暗号传来,如今青衣帮又已发动攻势,这机会真是太好了。

  他回头朝金步娇、艾青青低声道:“是时候了,我先出去,你们就跟着上来!”

  他话声未落,祁七婆婆已经大喝一声,朱漆鸠杖“呼’的一声,直奔天杀星翁得奎当头砸去。

  八名令主也跟着一跃而上,分别朝其余八名十二煞星攻到。

  就在此时,突然听紫煞星司马纶口中朗笑一声,软剑如匹练横扫,身形半转,寒光一闪而过,惨呼乍起,已把月下客慕容新拦腰斩为两截。脚下一个飞踢,就扑到毒郎中面前,嘿然喝道:“阎老九,你以为真的把我迷住了么?”

  毒郎中大吃一惊,急忙往后跌退,骇然道:“你没有被迷失神志?”

  司马纶大笑道:“告诉你,龙城派有疗毒神功,何惧你使毒?”

  天狼星郎百辉一挥手中天狼爪,闪身而出,喝道:“那你就接我一爪。”

  他天狼爪长两尺有奇,精钢所铸,专锁敌人兵刃,使的招式也极怪异。

  司马纶凛然喝道:“你给我让开。”

  一剑向外斜劈而出。

  郎百辉嘿了一声:“来得好。”

  天狼爪忽然一圈,爪头五根锐利如钩的钢爪,已有两根锁住了司马纶的长剑剑尖。

  但他忘了司马纶手上这柄青霓软剑,乃是龙城派历代相传的掌门人护身之宝,剑身虽狭,却是断金截铁,犀利非凡的名剑。但听“嗒”“嗒”两声轻响,天狼爪上两根专销兵刃的狼爪,立被削断!

  郎百辉大吃一惊,急忙往后跃退。

  司马纶又是一剑横扫,郎百辉不敢再用天狼爪去架,转身后跃,正好艾青青从石门中飞奔出来,随手一剑,从他后心刺入,一剑毕命。

  司马纶突然欺身而上,大喝道:“阎老九,你纳命来吧!”

  毒郎中大笑道:“你还差得远。”

  左手朝前一扬,从他抽中飞出一柄短剑,直射司马纶咽喉。

  司马纶举剑一格,“当”的一声,拨落地上。

  哪知毒郎中左手大袖之中,竟然像连珠般接连激射出四口短剑,一口接一口,快速如电,所取部位各异。

  司马纶只得挥起软剑,剑光连闪,把它—一击落。

  但就在毒郎中话声出口,突然背后有人冷笑一声道:“尹某那就不客气了。”

  寒光一闪而过,已把毒郎中一颗獐头鼠目的脑袋,挥落地上,骨碌碌滚开老远,他还张目道:“是谁……”

  但在他身子倒下之前,从左手抽中还飞出两口短剑,“嗤”“嗤”两声,朝司马纶激射过去。

  尹剑青身发如风,一剑砍下毒郎中脑袋,正好通臂猿侯格年。琵琶手鄢茂元及时抢到。

  尹剑青大喝一声,黑锋剑随身疾转,横扫而出,又朝候椿年拦腰扫去。

  侯格年外号通臂猿,平日从未使用兵刃,此时一见尹剑青手中只是一支铁剑,毫无光芒,举手一掌猛向剑上拍去。

  他这一掌纵然掌风如涛,但黑锋剑岂是寻常兵刃?尹剑音便的又岂是寻常剑法?口中大叫一声,仅剩的一条左臂,先迎剑而断,接着剑锋扫过,拦腰而斩。

  司马纶挥剑击落毒郎中最后两口短剑,身形已扑到琵琶手鄢茂元身前,一剑穿心而过。

  这原是瞬息之间的事,就在青衣帮发动的同时,少林大通禅师、茅山葛清玄、黄山万少泉、武功门况公权、九华绝情师太五人也同时闪电般抢出,绝请师太剑先人后,化作一道青光,直取鬼手搜魂申一绝。

  由一绝看她身剑合一,来势急锐,不敢硬挡,分跃数尺,哪知绝情师太剑势出手,岂容他躲闪,身若旋风,又挥剑而上剑招一紧,刷刷刷,剑势如缤纷花雨,漫天飞洒!

  申一绝纵有鬼手搜魂之号,但肉掌总不能与锋利宝剑抗衡,被迈得连连后退。

  不过刹那之间,已被绝请师太圈入在一片缭绕剑光,纵横剑气之中,他本来是负责指挥石东华、觉意上人等人,因为被迷失神志的人,只能接受某一特别手势的指挥,若是无人指挥就会显得迟钝。

  因此在绝情师太把申一绝困注同时,大通禅师很快一跃而上,点了师叔觉慧上人的睡穴,葛清玄、万天泉、况公权也同时出手点了冷清风、万镇河、沈中庆三人的穴道。

  尹剑青一下抢到师傅身侧,也点了石东华的穴道。

  等到金步娇、艾青青两人飞扑过来,独臂帮几个首领,已经就戮,二十名帮丁睹状大惊,纷纷丢下兵刃,跪地求饶。

  艾青青走到毒郎中尸体边上,用剑挑开他衣襟,找到了四五个装药的小瓶。俯身取过,朝尹剑青走了过来,口中叫道:“大哥,我找到解药了。”

  金步娇也急忙奔了过来,问道:“尹大哥,我爹怎么不见呢?”

  尹剑青道:“步娇,我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令尊是被翁得奎杀害的……”

  金步娇听得一呆,尖叫道:“我不信,翁得奎是爹的龙头,怎么会杀害我爹的呢?”

  尹剑青道:“令尊和温化龙为了墓中藏金,相互勾结,毒害翁得奎,才被翁得奎杀死的,方才我怕你忍不住,误了大事,所以没有告诉你。”

  金步娇目含泪水,尖声道:“我爹在哪里呢?”

  她随着喊声,急步如风,朝人丛中找去。

  尹剑青叫道:“步娇,你等一等,人死不能复生,等我救醒师傅,再陪你去找……”

  但金步桥已经飞一般冲了过去。

  这时大厅上形势犹极混乱,尹剑青自然不能舍了师傅不管,追上她去。

  艾青青把手中四五个药瓶,一齐交给了尹剑青,说道:“大哥,我陪金姐姐去。”急忙纵身赶了过去。

  此时只听绝情师太冷叱一声:“着!”

  剑光连闪,申一绝连退了五步,身形摇摇欲倒,原来他胸膛上已然中了五到,鲜血像泉水般涌出,绝请师太又追上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向。

  如今场中只有青衣帮的人,还在和十二煞神中的九人激战未下!

  这九个煞神全是江湖上的凶神,又是天魔教下的高手,青衣帮八位令主武功再高,毕竟都是女孩儿家,在内力上,就稍逊一筹,因此,双方一对一,还是打成了平手。

  这还是九个煞神神志受到迷失,不然,八位令主只怕未必顶得下来。

  九人之中,论武功,以天杀星翁得奎最强,但他遇上的是祁七婆婆,一支朱红鸠枝,又长又重,每一记都有泰山压顶之势。

  翁得奎手中一支魁星笔,又小又短,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的说法,那是说,必须近了身,短兵刃就可发挥狠劲,怎奈祁七婆婆鸠杖展开,势如翻江倒海,两三立之内,劲风贯耳,哪有你灭杀星近身的机会。

  因此翁得奎在九人之中,虽是武功最高,遇上祁七婆婆,就没有他旋展的机会,落尽了下风。

  第二个是地鼠隗七,他武功原只乎乎,却以轻功擅长,这回遇上的对手是金鹰令主,一支剑纵击横扫,把地鼠逼得抱头乱窜,但任你金鹰令主剑法如何凌厉,他东窜西跃,竟是一剑也刺不上他。

  其他七人,寿星寿比南对金雕令生,天机星陆机对金燕令主,雷公雷成章对金鸽个主,山魈竹老四对金鹊令主,门神沙老三对金莺令主,开路神窦镑对金雁令主,丧门神欧阳琥对金鹣个主,差不多一时之间,都很难分得出胜负来。

  张翠翠看出地鼠隗七只是仗着轻功东跳西跃,她暗暗屈指轻弹,打出一支飞针。

  地鼠隗七堪堪纵身跃起,避开金鹰令主贴地横扫的一剑,哪知纵起的人,忽然往下跌落。

  金鹰令立正好一剑扫空,眼看机不可失,突然迥剑又扫了过去。

  地鼠腿弯上中了一针,还没站起,剑光扫过,双腿立被削断,大叫一声,跌倒下去,金鹰令主又补上了一剑,地鼠一缕游魂,只好上封神台去了。

  金鹰令主一个转身,欺向寿星寿比南,手中长剑一振急刺过去。

  金雕令主和寿星久战不下,心头正在焦灼,一看金鹰令主择剑助战,精神不觉一振,左手杨处,打出一支金雕翎!

  寿比南冷不及防,正被打中右肩,一阵剧痛,手上一支七弯八曲寿星公杖缓得一援,金鹰令主抖手一剑,从后心直透前胸,扑倒下去。

  金鹰令主抽回长剑,朝金雕令主道:“我们分头杀去。”

  于是金鹰个主挺创直扑正在和金燕令主激战的天机星陆机,金雕令主扑向金鸽令生挤掉的雷公雷成章,合两个令主之力,对付一个,自然很快就把天机星和雷公解决了。

  这一来,就已有金鹰、金雕、金燕、金鸽四个令立空出手来了,于是这四位令主一个转身,又分别加入了金鹊、金莺、金雁、金鹤四人的战团以两敌一,又很快就把山魈竹老四、门神沙老三、开路神窦锋、丧门神欧阳琼等四人先后解决了。

  现在只剩下天杀星翁得奎一个,还在和祁七婆婆激战未已。

  祁七婆婆一支朱红鸠头杖,劈、扫、送、击、上、下、左、右使得风声呼呼,凌厉无匹。

  翁得奎魁星笔根本无法和六尺长的鸠头杖接招,只是腾闪跃避,乘隙进招,他本已落尽下风,但却始终没有露出败象来。

  金步娇终于找到爹的尸体,不由放声大哭,猛地直起身,用衣袖抹了一把泪水,呜咽的道:“爹,女儿给你老人家报仇去。”

  话声一落,呛地抽出长剑,朝天杀星翁得奎通了上去,口中厉声道:“姓翁的,你这天杀的,我要给爹报仇,……”

  猛地一剑,刺了过去。

  祁七婆婆叫道:“小姑娘,快让开,你要报仇,也等我老婆婆先把他制住了。”

  “不用。”金步娇大声道:“我给爹报仇,我要手刃这姓翁的,你……你站开去,我必须亲自动手,要他血债血还。”

  说话声中,手中长剑刷刷刷,划出一片寒光,急袭过去。

  祁七婆婆杖势稍缓,看了他几剑,含笑道:“小姑娘,凭你这手剑法,还不是他的对手。”

  金步娇咬紧牙齿,一支长剑使得发疯一般,尖声道:“不是他对手,就和他同归于尽。”

  艾青青道:“金姐姐我来帮你。”

  一道青虹,电射而至。

  天杀星翁得奎在祁七婆婆杖下,已是相形见绌,加上一个金步娇,还不觉得什么,但再加上一个艾青青,就不成了。

  几招下来,避开了祁七婆婆的杖,就避不开艾青青的剑,青芒一闪,就响起了翁得奎的一声闷哼,血光飞洒,一条右臂已给艾青青一剑剁了下来。

  祁七婆婆鸠杖一收,说道:“小姑娘,老婆婆就把这厮让给你吧!”

  “谢谢你。”

  金步娇一剑当心刺去。

  翁得奎双目通红,好像一头要吃人的豹子一般,身形闪动,口中发出凄厉的喝叫,左手五指箕张,朝金步娇抓来,他因神志被迷,又被艾青青砍下一条臂膀,激发了他的凶性,这一扑之势,当真凶猛无比,要是给他抓住了,不把你撕裂才怪!

  金步娇果然拼上了命,口中娇叱一声,长剑一挺,不避不闪,朝他扑来的人刺去。

  艾青青睹状大惊,只好跟着她迎上,手中短剑急急朝上撩去。青芒一闪,又把翁得奎一只抓来的手爪,齐腕砍断,金步娇一封穿胸而过。

  天魔门大弟子十二煞神之首天杀星翁得查终于恶贯满盈,死在金步娇的剑下。

  金步娇仰天大哭道:“爹,女儿给你报了仇啦!”

  长剑一阵乱挥,砍得翁得奎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艾青青道:“金姐姐,你大仇已报,手刃了仇人,已经够了。”

  这时石东华、觉意上人、万镇河、冷清风、沈中庆五人,服下了艾青青从毒郎中怀中搜到的解药,都已清醒过来。

  青衣帮主徐徐从脸上揭下蒙面青纱,露出一张白皙慈祥的面孔,含笑道:“司马纶、艾青青,你们两个过来,你们不认识老身是不是?”她朝司马纶道:“难道你没听你师傅说过,他还有一个妹子么?”

  接着回头朝艾青青道:“你也不应该姓艾了,艾是你娘的姓,你爹性吴,你也应该姓吴才对,你娘就是老身大嫂,大嫂大概误会大哥离古墓就一直没有回来,以为大哥变心,其实大哥给奸人韩敬仁出卖,不敢再回古墓,是怕你们母女受累,韩敬仁已被我在十年前杀了,没想到大嫂也去世了,留下你这可怜的孩子……”

  艾青青赶忙脱下罩在脸上的面具,一下扑入青衣帮主的怀里,流泪叫道:“姑妈,侄女都知道了,我娘留下一册手写的纪事本,把侄女的身世,都写在上面了,娘唯一不知道的,是爹的行踪了。”

  司马纶也跪了下去,朝师姑磕了几个头,道:“多蒙师姑赶来相助,不然,今晚这场混乱的局面,恐怕还无法收拾呢!”

  青衣帮主荡然笑道:“今晚真正的主力,可不是师站,乃是尹少侠呢,你们年轻的一代,应该多多接近,龙城派不是武林中一个狭窄的门派,是结合天下英蒙,容纳各门各派,为光复大汉河山的一个大门派,你们应该共同携手合作,这里许多武林前辈,还有师站这个青衣帮,都会支持你们的。”

  司马纶走过去,和尹剑青紧紧地握住了手。

  觉慧上人合十道:“阿弥陀佛,夫人说得极是,在场之人,都是昔年龙城派的护法,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贫衲虽是方外之人,也不敢例外呢!”

  老和尚话声一落,石东华、冷清风、绝情师太、况公权等人也纷纷附和,大家以龙城派这座古墓为基地,结纳江湖英豪,共同为一个理想,光复河山,一个目标,为驱逐异类而奋斗。

  他们以后也有过轰轰烈烈的事迹,虽然不见于史乘,却也在莽莽江湖流传下去。

  这点种子,永远在思汉的人心中发芽,终有一天,这颗芽会茁壮长大,那就不是本书的范围了。

  (全文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史上唯一被太监卖给敌国的皇帝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6
于是“美”成为了清朝后宫女子生活中的一项重之又重的内容。她们不仅注重容颜之美,更重视服饰之美等。拿即使宫中事务再繁忙,每天也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温水洗脸、敷面,用扬州产的宫粉、苏州制的胭脂和宫廷自配的玫瑰露护肤美颜等。连对牙齿的护理也不疏忽,不仅用中药保护,还用药具医疗。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海的女儿
小马过河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2
“传国玉玺”下落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