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尘三尺剑 >> 第五章 再遇青衣帮

第五章 再遇青衣帮

时间:2018/5/15 16:50:44  点击:102 次
  金祥生陪笑道:“尹少兄请放心,艾姑娘现在后院,她是敝庄的贵宾,老朽自然待若上宾的了。”

  尹剑青道:“我可以去看她吗?”

  金祥生脸上略有为难之色,陪着笑道:“尹少兄但请宽心,只是尹少见最好等午后见过那位要见你的人之后,再去看艾姑娘不迟。”

  尹剑青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这个要见自己的人没来之前,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去看艾青青的。

  只要有他这句话就好了,艾青青住在他们后院,他们一定会待如上宾,这只要看自己受到的优待,就可以想得到艾青青的待遇了。

  他心中想着,不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金祥生却陪着笑道:“尹公子请多担待,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柔柔好了,老朽就失陪了,等那人来了,老朽自会着人来访。”

  说完,连连拱手,举步往外行去。

  尹剑青也没相送,心中只是想着他口中的“那人”,不知是谁?但从他口气听来,此人的身份,似乎比金庄主还高!

  “比金庄主身份还高的人?”

  突然他想起那天看到的那卷纸卷上,不是有“属金”二字吗?那信鸽自然是庄主发的了,他自称“属”,那一定是对“上司”写的信,“上司”的身份,当然比金庄主高了。

  对了,那天金家总管陆连奎对欧阳晓、窦锋二人,神色极为恭敬,方才金祥生又说十二煞神不是他的属下,只是他的朋友,温化龙把自己擒来,只是假地金家庄“待客”。

  由此推想,那要见自己的那人,一定是金庄主的“上司”无疑,十二煞神和金庄主身份相等,自然也是那人的“属下”了。

  总结起来,就是他们“上司”要见自己,金庄主没办法把自己请来,只好由十二煞神出手了。

  这“上司”会是谁呢?

  他又为什么要见自己呢?这自然又和那卷纸卷上的“搜索二人”有关了。

  “二人”?莫非就是传自己两套剑法的那位老人家?和他口中那位朋友?

  他们(金庄主等人)因为一直没找到这两个人,就怀疑到自己身上,所以非把自己“请”来不可,他们“上司”也非见见自己不可了。

  尹剑青是个极顶聪明的人,他师傅教他念了不少书,也时常讲过不少武林掌故,他这一冷静下来,把前因后果,零零星星的事情,拼凑起来,也大概可以猜测到几分了。

  柔柔送走庄主,回入房中,倒了一杯热茶,轻盈的走到尹剑育身边,一双嫩嫩尖尖的柔美,捧着茶碗,轻启樱唇,卖声道:“尹公子,请用茶。”

  尹剑青只“哦”了一声,并没伸手去接。

  柔柔飘了他一眼,道:“尹公子,你在想什么呢?”

  尹剑青道:“没什么。”

  柔柔道:“尹公子那就喝茶呀!”

  她把茶碗送到他面前,一双粉嫩的玉手,就展示在尹剑青的眼前,她略带羞涩的等着他来接过去。

  就在此时,房门砰然开启,一个身穿红衣衫的少女,像一阵风般冲了进来,口中娇叱一声:“好个不要股的贱婢,你居然敢用狐媚手段,向尹公子献媚。”

  玉掌挥处,“啪”的一个耳光,打在柔柔的粉颊上。

  柔柔无缘无故挨了一耳光,她手中捧着的茶碗也“撒嘟”一声,落在地上,定睛看去,这个打自己耳光的竟是小姐,不觉目蓄珠泪,慌忙躬下身去,说道:“小婢叩见小姐。”

  小姐,自然是金步娇了。

  “去!去!”金步娇铁青着脸,哼道:“是谁叫你到这里来诱惑尹公子的?”

  柔柔受了委曲,依然低垂着首,答道:“小婢是奉总管之命,来伺候公子的。”

  “你伺候得很好!”金步娇哼了一声,挥着手道:“你还不给我出去?还站在这里作甚?”

  柔柔应了声“是”,含着泪退将出去。

  尹剑青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冷冷的道:“大小姐,好威风呀!”

  金步娇听得一呆,忽然粉脸一沉,哼道:“我打了她一个耳光,你心痛了?”

  尹剑青道:“她是你家的丫鬟,你是大小姐,你爱打爱骂,都和我无关,但你当着我便性子,这不是给我难堪么。”

  金步娇又气又急,顿顿足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不是为你好,还不来呢?”

  尹剑青心中不觉一动,问道:“姑娘这话,我听不懂。”

  金步娇娇喷的白了他一眼,撇撇樱唇,说道:“你当我爱管闲事?”

  尹剑青望着她,问道:“那么姑娘……”

  金步娇道:“你住在这里,不是自己愿意来的吧?”

  尹剑青道:“不错,在下是被你们‘请’来的。”

  金步娇忽然噗妹一笑道:“你不要用‘你们’这两个字好不!”

  尹剑青道:“你要我怎么说呢?”

  金步娇压低声音问道:“是爹要他们把你‘请’来的?”

  尹剑青微微摇头道:“我不知道。”

  金步娇道:“你连什么人把你‘请’来的,都不知道?”

  尹剑青道:“这我自然知道,是十二煞神中的温化龙。”

  金步娇问道:“你打不过他?”

  尹剑青愤然道:“如果动手,在下未必败在他手下。”

  “我知道了。”金步娇道:“是温叔叔用药把你迷翻了。”

  尹剑青心中暗道:“她称温化龙叔叔,由此可见,十二煞神和她爹果然身份相等的了。”一面苦笑道:“直到现在这迷药还没解呢!”

  “所以我要来看你咯!”

  金步娇忽然粉脸一红,低声道:“我听到你在我们庄上,温叔叔也来了,我就想到你一定是被温叔叔‘请’来的了,他是出了名的瘟神。”

  尹剑青道:“谢谢姑娘。”

  “我是为你一句谢谢才来的么?”

  金步娇双颊卫红,声音压得更低,幽幽的道:“我会设法弄到解药的,不过只怕要待今晚才行。”

  尹剑青想不到她会答应给自己设法盗取解药,一时望着她不知如何说才好?

  金步娇看他只是望着自己,粉脸更红,羞涩一笑道:“我要想想办法,才能弄到,你不能性急。”

  尹剑青道:“在下真要谢谢姑娘。”

  “又是谢谢。”金步娇轻咳道:“你难道除了谢谢,就不会说别的话了?”

  尹剑青低“哦”一声道:“金姑娘,我那妹子好像被关在你们后院……”

  金步娇道:“你说那丑丫头是你妹子?”

  尹剑青道:“她真是在下妹子。”

  “鬼才相信?”金步娇撇撇嘴道:“你姓尹,她姓艾,从哪里排来的妹子的?”

  “是真的。”尹剑青正容道:“我一直把她当小妹子看待。”

  金步娇关切的问道:“真的没有别的?”

  尹剑青道:“什么别的?”

  金步娇看了他一眼,微微侧了下身,胀红着脸道:“你们……没好……过……”

  尹封青听懂了,他俊脸也蓦地红了起来,正容遣:“在下和她只是兄妹之情。”

  “我相信你。”金步娇心头暗暗一喜,欣然转过身来,问道:“她中了温叔叔的迷药?”

  “是的。”尹剑青点点头道:“我们同时着了道。”

  “我知道。”金步娇温柔的道:“我会想办法的,我要走了。”

  她转身欲走,忽然又压低声音道:“方才我只是来看你的,所以一时气愤,看不惯她的狐媚样子,才打了她一个耳光……”

  尹剑青道:“姑娘不用说了。”

  “不!你不懂我的意思。”金步娇低低的道:“现在我要设法救你出去,为了不使爹起疑,所以还是要柔柔来伺候的好。”

  尹剑青点头道:“姑娘说的是。”

  金步矫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才伸手拉开房门,只见柔柔就站在门外,心头暗自一怔,付道:“不知自己和他说的话,有没有被她听去?”一面脸色一沉,冷哼道:“你还站在这里?”

  柔柔胆怯的道:“回小姐,小婢是泰总管之命,来伺候尹公子的,小婢如果走开了,总管会责怪小婢的。”

  金步娇冷声道:“我和尹公子说些什么,你都听到了?”

  柔柔低下头道:“没……没有,小婢什么也没有听到,小婢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听小姐说话。”

  金步娇哼道:“你知道就好,尹公子是找朋友,你要好生伺候,快进去吧!”

  柔柔应了声“是”,举步走入房来,收拾过打碎的茶碗,另外又倒了一盅热茶,送到手上,低着头叫道:“尹公子喝茶。”

  尹剑青抬目问道:“姑娘到金家庄来,已经有多久了?”

  柔柔低垂粉颈,答道:“快一年了。”

  尹剑青道:“你怎么会到金家在来的呢?””

  柔柔道:“小婢家境不好,老父病逝,老母又卧病在床,小婢只好到金府来侍候人了。”

  她身世很可怜。

  尹剑青道:“姑娘念过书?”

  柔柔道:“念过几年。”

  尹剑音又道:“也练过武功?”

  柔柔心头暗暗一震,摇摇头道:“没有。”她忽然抬眼望望尹剑青,问道:“公子怎么说小婢练过武的呢?”

  尹剑青笑了笑道:“金家庄的人,个个都会武功,在下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柔柔轻轻吁了口气道:“那是庄丁,小婢没有卖绝,就不用练了。”

  她似是不愿再谈下去,一个轻盈转身,说道:“快午时啦,小婢要给公子端酒菜去了。”

  急步往房外行去。不多一会,果然提着一个食盒走来,在一张小圆桌上,摆好杯筷,然后从食盒中取出六盘精致的菜肴,和一壶美酒,她手捧银壶,在杯中斟满了酒,才嫣然道:

  “尹公子,请用酒菜了。”

  尹剑青说了声:“多谢。”

  也就不客气,在椅上坐下,持林拿筷,吃起酒菜来。六式菜肴,精致而可口,酒也入口香醇,不觉喝完了一杯。

  柔柔就站在圆桌边上执壶侍立,看到他干了一杯,又立刻替他又斟上一杯。

  纤细而修长的玉指,嫩红得春笋般的指甲,握着银色酒壶,更衬托出她玉手之美!

  尹剑青不自觉的抬目看了她一眼,峨眉、凤目、瑶鼻、樱唇和匀红玉润的脸孔,真像一朵刚迎向阳光,还没有吐蕊的花苞。

  清新美丽,没有金步娇那份骄气,虽然她对自己并不骄!

  尹剑青心中兀是有些不相信,柔柔会是一个伺候人的丫鬟?

  柔柔似乎也微有所觉,脸上飞起轻轻一片红晕,转而有些矜待。

  尹剑育也觉得自己不该如此看她,喝完第二杯,柔柔还待替他再斟。

  尹剑青一摆手道:“我不喝了。”

  柔柔的好处,就是很柔顺,立即放下酒壶,替他装了一碗饭送上。

  尹剑青又说了声:“多谢。”

  柔柔嫣然一笑道:“小婢是奉命伺候公子来的,公子干么要说谢呢!”

  饭后,柔柔送上热面巾,又沏上茶来。

  尹剑青喝了一口茶,就说自己有些头昏,要小睡片刻。

  柔柔就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说道:“小婢就在外面,公子醒来,需要什么,只须叫一声就好。”

  说完,才转身走出去,随手带上了房门。

  尹剑青坐得无聊,索性在床上盘股坐定,缓缓调息。

  先前他只觉自己气机闭塞,无法运行,哪知这一运气,竟似渐有转机,心头不禁大喜,乃是依照练功行气要诀,缓缓导行,真气果然逐渐推动,不仅痪散的气机,斯可凝聚,而且似乎大有把闭塞在经络的浊气,逐渐祛除作用,集中一处。心头不觉蓦然一动,付道:“莫非自己练的‘秘宗玄功’,竟有祛素之能不成?”

  心念一转,就缓缓纳气,由舌根,咽喉,循足太阴经下行,把集中后的浊气,循足底‘涌泉穴”退去。

  这样足足花了顿饭工夫,但觉真气推动浊气,缓缓下行,这股浊气之中,似乎还有不少杂物,悉从“涌泉穴”排出体外,低头看去,一双白袜间,滚出了不少淡黄色的液体,心知定是温化龙下的毒药了。

  一时不禁喜出望外,急忙再运功行气,仔细检查了一遍,发觉体内毒物,果然全已被祛除,一身功力也已完全恢复了。

  他先前还不知道“秘宗玄功”果有祛毒之能,如今总算获得证实,心头自是狂喜。一时觉得自己目前还不宜稍露形迹,这就不再盘膝运功,和身躺下,拉一条薄被,盖住了胸口,阖上眼皮,假作入睡。

  心中只是盘算,自己下一步骤,该当如何?但自己连庄主这帮人的来历,都一无所知,也就很难预作准备,只有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想着,想着,人也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才睡醒过来,翻身坐起,室中已是一片瞑色,差不多该是上灯时候了。

  尹剑青起身下床来,开门出去,只见柔柔站在门口,看到自己,立即躬躬身,娇声道:

  “公子起来了。”

  尹剑青问道:“柔柔姑娘,可曾有什么人来过?”

  柔柔道:“没有呀,小婢一直守在这里,有人来过,小婢就会进来叫你了。”

  尹剑青心中暗道:“金庄主曾说那人午后会来,看来大概还没赶到了”。

  柔柔匆匆转身而去,一会工夫,端来了洗脸水,娇声道:“尹公子洗脸。”

  尹剑青说了声:“多谢。”就走过去洗脸。

  柔柔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只是望着他背影,若有所思,等尹剑青盥洗完毕,才悄悄退去,接着又端来了晚餐。

  晚餐当然也很丰盛,柔柔又柔顺的手执银壶,替他斟酒,一面娇声道:“尹公子,现在是晚上了,可以多喝几杯了。”她在劝酒了!

  尹剑青道:“不,我不大会喝,喝了就会醉。”

  柔柔嫣然一笑道:“醉也不要紧呀,小婢会扶你上床睡的。”

  尹剑青笑道:“醉了要人扶,总是不大好。”

  柔柔娇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家家扶得醉人归,醉了要人扶,才是雅人雅事呢!”

  尹剑青听得大笑道:“好吧,我就拼着一醉,有姑娘这样的美人相扶,也是风流韵事……”

  举杯一饮而尽。

  柔柔嫩脸娇红,低垂粉颈,嘴的笑道:“小脾丑死了!”双手捧壶,斟满了酒,美目流盼,斜闹着他,低声道:“尹公子请喝酒。”

  “不丑,不丑,姑娘就像含苞待放的芙蓉花,清新脱俗……”

  尹剑青口中说着,心里暗暗怀疑:“这柔柔分明是在灌自己的酒了,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一面故意望着她涎脸笑道:“我喝,我喝!”

  果然又举杯一饮而尽。

  “公子夸奖,小婢可不敢当。”

  柔柔是姑娘,有人称赞她,说她美,心里自然会有说不出的喜悦,低头一笑,接着道:

  “尹公子方才还说不会喝酒,现在一口一杯,喝得这么快,你喝的慢点咯!”

  一面又替他斟满了面前的酒。

  尹剑青拿起酒杯正待喝下。

  柔柔低声道:“尹公子,慢点喝,你先吃些菜呀!”

  就在此时,门上起了“肃琢”之声!

  柔柔急忙起了过去,打开房门,一眼看去,见来的是总管陆连奎,这就躬下身去,说道:“小婢叩见总管。”

  防连奎只点了个头,急步走入,朝尹剑青拱拱手道:“尹公子正在用膳,在下打扰了。”

  尹剑青一口把酒喝完,抬起头,含笑道:“陆总管有事?”

  陆连奎陪笑道:“尹公子请用饭,没……没什么,且等公子用完饭再说不迟。”

  柔柔不好再给尹剑青斟酒了,急忙装了一碗饭送上,低声道:“公子请用饭。”

  尹剑青一手接过饭碗,说道:“不要紧,陆总管有事,只管请说好了。”

  陆连奎已在旁边一张椅子坐了下来,陪着笑道:“真的没什么,尹公子请用饭吧!”

  尹剑青匆匆吃了一碗饭,便自停筷。

  柔柔在旁道:“小婢给公子添饭。”

  尹剑青道:“不用了。”

  柔柔忙着送上面巾。

  尹剑青站起身,接过面巾,抹了一把脸,随手交给柔柔,一面朝陆连奎笑道:“陆总管现在可以说了。”

  陆连查一脸笑容,站起身道:“尹公子说的是,在下是奉庄主之命,来请尹公子的,因为庄主有一位好友,想见见公子,现在正在书房恭候大驾,请尹公子屈驾一行。”

  尹剑青心中暗道:“这人果然来了。”

  一面问道:“在主这位好友,陆总管想必很熟了?”

  陆连奎道:“不不,他只来过一次,在下并不太熟。”

  尹剑青道:“不知这人是谁?”

  陆连奎早就料到他有此一问,陪笑道:“在下只知道他复姓司马,旁的就不知道了。”

  柔柔正在收拾碗筷,她似是极注意陆连奎的话,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并没听他们的谈话的神气,只是低着头工作。

  尹剑青点点头道:“好吧,在下就去见见他。”

  “是,是,”陆连奎连声应“是”,说道:“在下给尹公子带路。”

  说完,举步走在前面,跨出宾舍,一路绕廊而行。

  尹剑青跟在他身后,只觉行过一进院手,再从一道月洞门走出,已是花木扶疏的一片小园。园地不大,但一花一木、一拳石、一盂水.莫不匠心独运,布置得极为清雅。

  陆连奎领着他由一条清水方砖铺成的花径,走向一排三间精致的楼房。

  跨上石阶,就可以看到里面灯光淡雅,正有人在说话。

  接着只听里面传出金祥生的笑声,说道:“快请,快请。”他已随着话声橐橐迎了出来,供着手道:“尹少兄里面请坐。”

  尹剑青拱手道:“在下来迟,有劳金庄主和贵宾久候了。”

  金祥生呵呵一笑道:“尹少兄好说,尹少兄山是敞庄的嘉宾。”

  他引着尹剑青跨入书房,陆连奎只是一名总管,自然并未跟着走入。

  这是三间书房的中间一间,布置成为精雅的客室,大概是金祥生平日接待好友的地方了。

  此时一张锦披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貌相清秀,举止文雅的青衫人,看到两人走入,就含笑站了起来。

  金祥生呵呵一笑道:“老朽来给二位引见。”他一指青衫人,朝尹剑青道:“这位是司马……兄,单名一个纶字。”接着又朝青衫人道:“这位就是尹剑青尹少兄,九宫名宿擎天庐的高弟。”

  司马纶朝尹剑青含笑走上一步,说道:“兄弟久闻令师石东华石先生的大名,只恨无缘识荆,方才听金兄说起石老先生的高足尹兄在此,所以要金兄作介,一识少侠风采为幸。”

  他说得口齿清爽,态度也极为亲切,随着话声,一把握注了尹剑青的右手,生似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尹剑青也连说:“久仰。”

  细看此人,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仅年来极轻,而且风流蕴藉,一派温文模样,怎么也看不出他会是金庄主和十二煞神的“上司”。

  司马纶脸含微笑,格抬手道:“尹兄请坐。”

  金祥生对他似是十分恭敬,连连陪笑道:“是啊,尹少兄快快请坐。”

  尹剑育也就不客气,在司马纶对面坐了下来。

  一名青衣童子送上茶盏,便自退下。

  尹剑青道:“司马兄要见在下,想必有什么见教了?”

  司马纶含笑道:“是的,一来久慕尹兄是石老先生门下高弟,必是少年隽才,渴欲一见,二来兄弟也确实有一件事,要向尹兄请教。”

  尹剑育心中暗道:“来了!”一面含笑道:“司马兄有什么事,但请明说。”

  司马纶道:“尹兄果然爽快,兄弟那就直说了,尹兄总知道武林中有三位以剑术闻名的高人,大家称之为‘武林三绝剑’,一正二邪,这一正就是尊师石老先生,二邪是魔剑桑仝和剑煞奏中龙……”

  “武林三绝剑”,尹剑青自然知道,就点了点头,但他却并未开口,只是静聆下文。

  司马纶接去道:“据说数月之前,魔剑桑仝在黄山一个樵子手中得到一张‘迷踪图’,据那樵子说,是得之莲花峰石壁,由魔剑桑仝以一锭金子向他换去,此事也是由那樵子口中传说出来的。”

  尹剑青心中暗道:“桑老人家没有恃强夺取,用一锭金子向樵子购买,即此一点,证明他并非邪恶之人。”

  司马组又道:“当时黄山世家的万镇河首先得到讯息,认为魔剑桑仝究是邪派中人,得了此图,必为武林之害,因此就找上文殊院方文活弥勒觉慧上人,正好江西武功门的神拳沈中庆也在文殊院作客,于是这三人就一同去找魔剑桑仝……”

  他说到这里,略为一顿,接着又道:“但魔剑桑仝早已离去,三人一路追踪,始终没追到桑个,后来有人看到桑仝忽在大别山铜锣关附近一处小村落中现身,不久又在途中遇上了剑煞秦中龙,而且两人还相约在一处山顶上比过刻,最后又有人在天柱山附近看到过他,接着就此失踪,连那剑煞秦中龙也从此不见了。”

  尹剑青心中一动,忖道:“那桑老人家传给自己两套剑法,其中一套‘七剑连环’,说是他受朋友之托代传的,莫非此人就是剑煞秦中龙了?”

  司马纶又道:“桑仝和剑煞秦中龙二人的突然失踪,引起江湖黑白两道的重视和注意,同时也引起了江湖上许多猜测,大家几乎不约而同的在到处进行搜索,但巧的是就在魔剑桑仝在天柱山附近现身的当天晚上,觉慧上人、万镇河、沈中庆和茅山冷清风四人,连袂前去拜访尊师石老先生,之后,连同尊师石老先生在内,一共五人,也告离奇失踪……”

  尹剑青道:“在下就是在找家师。”

  司马纶微微一笑道:“兄弟要向尹兄请教的也就在此,因为五月前,金在生曾在此山附近,遇上尹兄,那时尹兄手中一柄剑,据金庄主说,正是魔剑桑仝的黑锋剑,不知此剑如何会在尹兄手上的?”

  果然是因那柄铁剑而起!

  “此事说来话长。”

  尹剑青道:“五个月前,就是觉慧上人、万镇河等五人来找家师的那天晚上,在下每天晚饭之后,都要到南岳庙前面去练剑,因为那里地方平整宽敞,在下练剑时使的乃是家师削的一把木剑,就在在下练剑之时,有一位老人家经过,看在下使的只是一把木剑,就从身边木棍中抽出一柄铁剑来,送给在下……”

  司马纶矍然道:“果然是魔剑桑仝。”

  尹剑青道:“在下不肯接受,但那位老人家,却放下剑就走,在下追上去问他名号,追了一段路,没有追上,只好带着铁剑回去,那时家师已在房中练功,在下就把此剑藏到床下,也就睡了。”

  他这番话,当时虽是编出来骗骗毒郎中的,此时再说出来,自然毫无破绽了。

  司马纶听得十分用心,接着问道:“尊师等人如何失踪的,尹见可知道么?”

  “在下并不详细。”尹剑青就把当晚觉意上人等五人深夜来访……

  “尹兄慢点!”

  司马纶一抬手道:“据在下所知,那晚去的只有觉慧上人、万镇河、冷清风、沈中庆四人,尹兄却说有五人,还有一个是谁呢?”

  尹剑青道:“是神拳沈中庆的门人董钦池。”

  司马纶点头道:“不错,沈中庆确有一个门人叫董钦池的,在南岳庙前中毒身死。”

  “什么?”尹剑青听得惊然一惊,失声道:“董钦池中毒死了?”

  司马纶看了他一眼,问道:“尹兄和他很熟么?”

  “不!”尹剑青摇摇头道:“因为家师等五人,在没有失踪之前,都已中了毒。”

  “这个兄弟怎的没听人说起?”

  司马纶望着尹剑青,说道:“尹兄能否把那晚所遇上的经过,详细说一遍么?”

  尹剑青就把那晚自己沏了五盏茶送出,就回房睡觉,后来听到厅上起了争执,觉意上人和沈中庆先后中毒,冷清风、万镇河、董钦池认为是师傅下的毒,自己忍无可忍,拿剑冲出去,冷清风认出自己手中铁剑是魔剑桑老人家之物,硬指师傅和桑老人家有勾结,但就在此时,师傅也忽然毒发倒地,接着冷清风、万镇河也相继倒下,董钦地看出情形不对,穿窗而去……

  司马纶听得极为惊奇,他自诩在江湖上耳目甚灵,也听到了许多纷法传说,但尹剑青说的这些话,他竟然从未听人说过,这就问道:“后来如何?”

  尹剑青又把自己正在毫无主张之际,突听有人说了句:“你师傅死不了的。”抬目看去,门口站着一个独臂人……

  “独臂人?”司马纶对这个独臂人极为注意,不待尹剑青说下去,急着问道:“尹兄可否说得详细一点,此人生相如何?”

  尹剑青道:“这人穿一件蓝色布长衫,生成一张黄蜡脸,笑起来很满诡,右臂虚飘飘的,只有一只衣袖……”

  司马纶回头朝金祥生问道:“金兄,江湖上有这样一个人么?”

  金祥生入虽坐着,却连连欠身道:“据兄弟所知,目前江湖人士好像出现了一个独臂帮,凡是加入该帮的人,都必须自断一臂,因此各地都有独臂人出现,尹少兄说的此人,似无特徽,就很难想得出是谁来了。”

  司马纶点点头,自言自语的道:“不错,这独臂帮确是近几个月才在江湖活动,咱们当真一直忽略了他们。”说到这里,目光又朝尹剑青投来,说道:“尹兄,后来呢?”

  尹剑青道:“他说可以救活家师等人,又问在下送剑给我的老人哪里去了,在下说是往东去的,他就疾快的朝东追去。”

  司马纶道:“你是这样才追到北峡山脉来的?”

  “不!”尹剑育道:“在下追出屋外就遇上绝请师太,她一见到在下,就问在下这柄剑哪里来的?在下照实说了,她问起家师,在下就把家师和觉慧上人等人中毒发作说了一遍,绝请师太进入屋中,家师等人已经不见了……”

  司马纶略为思索,问道:“尹兄追那独臂人出来和遇上绝情师太,再回屋去,大概有多少时间?”

  尹剑青道:“在下追到门外就遇上绝请师太,她劈面就把在下手中长剑夺去,再问在下此剑来历,总共也只有几句话的工夫。”

  司马纶攒攒眉道:“这么说来,尊师和觉意上人等人,说不定就是独臂帮劫去的了……”他“哦”了一声,问道:“后来呢?”

  尹剑青道:“绝请师大起先不予置信,后来经在下再三解释,才问在下独臂人去的方向,在下告诉他独臂人是追桑老人家往东去的,她就一闪出门,也朝东赶了下去。”

  司马纶略为沉思,点头道:“尹兄那天也是追赶独臂人,才朝这一带山区寻来的?”

  “是的。”尹剑青道:“在下在屋前屋后,仔细搜索了一阵,找不到丝毫迹象,唯一可疑的就是那独臂人了,所以也朝东追来,目的就是找那独臂人来的,结果却遇上了金庄主。”

  司马纶道:“尹兄那支铁剑,怎么不在身边呢?”

  尹剑青早就防化有此一问,愤然道:“桑老人家送在下那支剑,也给在下带来了很多麻烦,许多人就因这支剑是桑老人家的,纠缠不清的向在下问他下落,而且此剑没有剑鞘,携带不便,在下一气之下把剑丢入了一处山崖之间。”

  “可惜!可惜!”

  司马绝轻轻“唉’了一声,搓着手道:“很多人都把魔剑桑仝的这支铁剑叫做黑锋剑,那是因为此剑不带一点锋芒,看去只是一支黑黝黝的铁剑而已,其实此剑乃是一柄有名的古剑,叫做陆离,尹兄把它委之山壑实在太可惜了!”说到这里,口中又轻“哦”一声,问道:“那艾姑娘,尹兄是如何认识的?”

  尹剑青道:“在下就是遇上金庄主那天认识的。”

  当下就把那时大慨情形,约略说了一遍。

  司马纶道:“尹兄知道她的来历么?”

  尹剑青道:“她一向母女相依为命,母丧之后,庐居山中,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女孩子。”

  司马纶微微一笑道:“兄弟听说她武功不错,身法奇突,极似龙城派的传人。”

  “龙城派?”尹剑青并没听说过江湖上还有一个龙城派,因此愕然,说道:“这个在下倒是不太清楚。”

  司马纶笑了笑,口气一转,望着尹剑青道:“兄弟和尹兄一席长谈,对尹兄极为倾倒,因此兄弟想请尹兄加入兄弟的行列之中,不知尹兄肯否贷脸?”

  尹剑青听得一怔,问道:“不知司马兄要在下加入什么帮派?”

  司马纶淡淡一笑道:“兄弟并求创立什么帮派,只是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略尽江湖人的棉薄而已!”

  尹剑青心中暗道:“你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大概就是十二煞神和金庄主等人了,这些人都是江湖黑道上穷凶恶极之徒,还能做得出什么好事情来?”一面说道:“司马兄领袖群伦,行侠仗义,在下无任心折,只不知有什么行动呢?”

  司马纶道:“不瞒尹兄说,兄弟实是奉先师遗命,因为先师在证道之前,曾预感江湖武林,隐伏危机,即将有一场浩劫,途命要兄弟务必联络武林同道,多作些釜底抽薪之事,以减少杀劫,自从先师证道之后,兄弟也曾拜访过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但他们大都不肯置信,兄弟只好尽我一己之力,能做多少,就是多少了。”

  以他一个武林后生,去干谒各派掌门,自然不为所重了。

  尹剑青问道:“司马兄说的危机,是什么呢?”

  司马纶轻轻叹息一声道:“尹兄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尹剑青道:“在下愚鲁,实在看不出什么迹象来?”

  司马纶道:“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红丝巾和青衣帮,两个神秘组合,到处都有传闻,但因他们行动诡秘,始终没有人知道地们的行踪,如今又崛起了一个独臂帮,这些都是乱源……”

  他不待尹剑青开口,接着又道:“再说,像魔剑桑仝和剑煞秦中龙两个著名魔头的突然失去行踪,尊师及觉慧上人、万镇河等高人,同时中毒,相继失踪,难道这还不够证明么?”

  尹剑青经他一说,觉得事情确实大有蹊跷,但他仍然感到面前这位司马纶,说的果然大有道理,只是他率领十二煞神和金庄主等人,也未尝不是江湖的“话源”之一。

  他为了要自己参加他们的组合,嘴上说得冠冕堂皇,以他们的种种行动来说,恐怕就不见得是正派人物。

  尹剑青心中想着,口里虽然没说出来,但他究是从未在江湖上行走过,自然不能做到遇事不形之于色。

  司马纶是何等人物?只要看他脸上神情,就已了然于胸,不觉朗朗一笑道:“尹兄是冰壶草堂的高足,石前辈是一位持正不阿的持重之人,尹兄秉承师教,当然也是少年老成,遇事都要考虑周详……”

  尹剑青道:“司马兄好说。”

  司马纶道:“兄弟说的是实情,兄弟和尹兄只是初次见面,因为兄弟看尹兄是个肝胆相照的人,所以才掬诚相告,邀约尹兄参加咱们的行列,尹兄今晚不妨考虑考虑,再答覆兄弟好了。”

  尹剑青抱拳道:“司马兄如此垂注,在下实在愧不敢当,此事在下确须考虑之后,才能决定,还望司马兄幸勿见怪。”

  司马络站起身来道:“时间不早,尹兄那就请回房安歇吧,等尹兄考虑好了,再告诉兄弟不迟。”

  尹剑青也站起身道:“在下还有一事,在下义妹艾青青……”

  司马绝不待他说完,大笑道:“尹兄放心,兄弟以诚待人,不沦尹兄是否答应加盟,对艾姑娘决无留难之意,如果尹见不允加盟,尹兄和艾姑娘明日就可相偕离去,只是今晚兄弟和尹兄谈的一席话,不要对外人道及就好了。”

  尹剑青道:“在下记下了。”

  说完,朝两人供拱手,就大步退出书房。

  总管陆连奎一直站在阶前,看到尹剑青走出,急忙迎了上来,陪道:“尹公子,在下替你带路。”

  尹剑青说了声:“不敢。”

  陆连奎已经抢在前面,给他领路了。金家庄屋宇连栋,迥廊曲折,尤其是在晚上,没有人带路,确实会走迷了路。回到宾舍,尹剑青拱手道:“多谢陆总管,请到里面坐一会再走不迟。”

  “尹公子不客气。”陆连奎笑了笑道:“时间已不早了,尹公子请安歇了。”

  说完,转身告辞。

  柔柔听到声音,已经开出门来,迎着道:“公子爷回来了?”

  尹剑青跨入房门,柔柔转身掩上了门,就捧着茶盏送了上来,说道:“尹公子请用茶。”

  尹别青道:“不用了,你去休息吧!”

  柔柔娇柔一笑道:“公子还没睡,小婢要伺候公子睡了,才能退下去呀!”

  尹剑青道:“你不用在这里伺候了,我也要睡了。”

  “是!”柔柔应了一声,转身走近揭前,替尹剑青铺好被褥,才嫣然一笑道:“尹公子晚安,小婢告退了。”

  转身启门而去,随手又掩上了房门。

  尹剑青心中挂念着艾青青,准备稍晚些到后院去探探动静,如能把她救出,自己运功可以逐毒,自然也可以帮助她把毒药选出体外了。心中想着,因时间尚早,就吹熄灯火,在榻上坐下暗中运气调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光,正待下床,突闻门上有人用指轻轻弹了两下。

  尹剑青心中觉得奇怪,不知这叩门的是谁?继而想到,莫非会是金步娇弄到了解药,给自己送来了?

  当下急忙横身躺下,故作睡熟模样。

  只听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闪进一个身穿黑衣劲装的人影,很快就走近榻前,压低声音叫道:“尹公子。”

  尹剑青微固双目,只留了一条线的目光,留心着黑衣人举动。

  黑衣人俯下身来,在他耳边低低的又叫道:“尹公子。”

  这回地凑近到尹剑青的耳边,尹剑青不得不答应了,倏地睁目,故作吃惊,问道:“你是谁?”

  那黑衣人道:“我是奉小姐之命,来救你的。”

  果然是金步娇派来的人!

  尹剑青道:“你家小姐呢?”

  黑衣人道:“庄上到处都有伏椿,只有小姐才能把他们支开,此时处境十分险恶,但只要出了庄院,就可以无虞,庄外已经给公子准备了代步,一上路,他们就算发现,也追不上了。”

  尹剑青道:“我还有一个妹子,被安顿在后院……”

  黑衣人道:“艾姑娘早经小姐护送出去了。”

  说到这里,不待尹剑青开口,接着道:“此刻时间宝贵,小姐吩咐,尹公子武功尚未恢复,要我点了你睡穴,把你运出去,在下冒犯了。”

  说完,也不待尹剑青回答,举手一指,点了他的睡穴。

  尹剑青话到口边,本待告诉他自己已经把毒药退出体外,但话还未出口,对方已经一指点了过来,手法相当熟练,而且快捷无比,一时无备,就被他点注了穴道。

  但尹剑青练的“秘宗交功”,乃是玄门练气心法,虽被点了“睡穴”神智依然十分清楚,急忙暗自运气冲穴。

  只见那黑衣人手法熟练,身子一伏,已把自己背在背上,依然举步轻灵,迅快的闪出门去。门口早已有一个人守着。低低问了声:“成了么?”

  黑衣人点点头,当下由问话的那人领路,曲曲折折而行。尹剑青因须运气冲穴,只能闭着眼睛,因此无法睁开眼来。

  一会工夫,似已到了一处厩下,只听前面那人学着猫叫!接着远处也有一处猫叫,似相呼应。这两声猫叫竟然学得唯妙唯肖和真猫叫一般无二。背着尹剑青的黑衣人忽然纵身一跃而起!

  尹剑青心中暗道:“此处敢情已是围墙了!”

  心念方动,突觉身子往下沉,已经轻轻落到墙外!

  就在这身子一沉之际,尹剑青运气冲穴,已把睡穴冲开。也就在此时,只听远处又传来一阵犬吠之声!

  尹剑青心中暗道:“这犬吠之声,大概也是接应的人,看金步桥为了搭救自己,买通了不少人!”继而一想:“她是庄中的大小姐,自然有许多人会听她的了。”

  黑衣人背着尹剑青,脚下奔行极快,一下已奔入一处林中。

  尹剑青悄悄睁开眼睛,只见林中早已有三个蒙面的黑衣人在等候,立即迎了过来。

  背自己的黑衣入前面,是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人,也同样用黑布蒙着脸,这人不用说,自然是金步娇了。

  为了怕金家庄的人认出她来,自然要蒙着脸才行,她似乎十分焦急,朝迎来的三个黑衣人急匆匆打了手势。

  其中两个立即从身边取出一只麻袋,另一个帮着张开了袋口,黑衣人把尹剑青轻轻放下,装入麻袋中,两人迅快用麻绳扎起了袋口。

  尹剑青心中暗暗觉得奇怪,已经出了金家庄,他们为什么还要把自己装入麻袋呢?这几个人手法很快,扎紧袋口,就有人扛了起来,一路穿林急奔。

  这时又听到一阵马蹄声,往另一条路上急驰而去。

  尹剑青被人扛着,又奔行了顿饭工夫,那奔行的人,忽然脚下一停,这时但听一阵水浪打船之声,就在身前传来。

  尹剑青心中暗道:“莫非已经到了江边不成?”

  心念方动,但听有人轻轻打了一个唿哨!

  接着动乃一声,果然有一条船摇了过来,船头有人说道:“都乃一声山水蓝。”

  岸上有人接口道:“蓝出于青。”

  尹创奇心头微微一怔,付道:“他们说的话,似乎是暗号,金步娇居然准备得如此周到!”

  “对了,方才黑衣人背自己出林之际,自己听到一阵马蹄声,朝另一条路上驰去,那是放布疑阵,让庄上的人,以为自己逃出金家庄,是骑马去的,金步娇却在此地准备了船只,看来她为了自己确是下了一番布置。”

  这时小船已经靠岸停住,又有人扛起麻袋走下小船,把麻袋洞到中舱,小船立即离开江边,朝江心驶去。

  尹剑青正待运起指功,朝麻袋上戳个小孔,可以看看舱中动脉。

  忽听一个细碎的脚步声走了过来,用手解开麻绳,接着袋口大开,一个娇柔的声音说道:“快帮我把尹公子扶出来。”

  尹剑青听得不期一愣,这说话的竟是柔柔!

  接着果然有两个人把自己从麻袋挽扶抱出来,尹剑青闭上了眼睛,故作穴道被闭,接着有人在身上轻轻一拂,这一拂正是解睡穴的手法。

  尹剑青自然不好意思再装下去,双目转动了一下,倏地睁开眼睛,舱中没有灯火,但他目能夜视,看得清楚,但见面前站着两个女子。

  一个眉目如画的年轻妇人,头梳宫髻,身穿青罗衣裙,看去已有三十出头,像是个少夫人。另一个则是青衣使女,约十七八岁,这两人自己竟然全不相识,并不是柔柔!

  尹剑奇心中暗暗奇怪,一面问道:“二位是……”

  身穿青罗衣裙的少妇朝他嫣然一笑道:“尹公子醒过来了。”

  这一开口,竟然又是柔柔的声音!

  尹剑青又是一怔,目光盯注着她,说道:“你是……”

  “柔柔。”青罗少妇抿报嘴笑道:“尹公子连小婢都不认识了?”

  尹剑青道:“果然是柔柔姑娘!”

  柔柔娇柔笑道:“小婢又没和公子说我不是柔柔呀!”

  那青衣小姑娘只是站在一旁,抿嘴轻笑。

  尹剑青道:“是姑娘把在下救出来的?”

  柔柔低声笑道:“小婢那有这大的能耐,小牌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是金姑娘?”尹剑育问道:“金姑娘人呢?”

  柔柔道:“小姐自己自然不好出面,所以要小婢护送公子一程。”

  尹剑青道:“今晚多蒙金姑娘相助,她真是费了一番心思,在下感激之至。”

  柔柔膘他一限,轻声道:“公子要谢,就当面去谢她好了。”

  尹剑青道:“方才那黑衣人曾说在下妹子,也已救出来了?她在哪里?”

  柔柔嫣然笑道:“尹公子真是多情种子,心里念念不忘的就只有你妹子。”

  尹剑青被她说得脸上一红,说道:“艾青青是我妹子,姑娘作得说笑了。”

  “怎么?公子生气了?”

  柔柔又看了他一眼,才道:“公子只管放心,艾姑娘大概早已到了安全的地方,明日一早,你就可以和她见面了。”

  她说到这里,不待尹剑青开口,接着又道:“只是在这百里之内,还是金家庄的势力范围,走脱了公子,他们一定会派人追踪,所以小婢改了装,就是公子最好也改扮一下,免得被人认出来才是。”

  尹剑青道:“姑娘要在下如何改扮?”

  柔柔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张人皮面具,说道:“公子,清带上这张面具,再换一件衣衫就成了。”一面回头道:“翠翠,把衣衫捧过来。”

  那青衣使女答应一声,果然双手捧着一套衣衫送上。

  柔柔道:“小婢给公子换上衣衫。”

  尹剑青接过面具,戴在脸上,一面说道:“我自己来吧!”

  柔柔嫣然一笑道:“慢点,公子面具还没戴好呢!”

  她走上一步,举起粉掌,替尹剑青脸上轻轻贴着!

  两人相距极近,尹剑青隐约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心中不禁微微一荡!

  柔柔轻声道:“公子戴了这张面具,就是一个中年人,不论遇上什么人,说话的声音要沉重一些,就说你是携带眷属,到合肥去的,船上除了贱妾……小婢……小婢自然是你的……家眷了,还有一个丫鬟,和一个长随。”

  她眼中流露羞涩之色,连耳朵都胀红了。

  尹剑青也脸上一热,点点头道:“在下记住了。”

  他因舱中地方逼仄,只好依言脱下身上长衫,换上了一件天蓝纱衫。

  柔柔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说道:“这是小姐交给小的解药,公子快服下休息一会,就可复原了。”

  回头吩咐道:“翠翠,快给公子倒一杯水来。”

  翠翠答应一声,果然倒了一杯开水送上。

  尹剑青忆道:“不用了,这解药还是留着吧!”

  “这为什么呢?”柔柔望着地道:“难道公子……”

  尹剑青笑了笑道:“在下不妨告诉姑娘,在下今日下午已经运功把体内毒药逼出了。”

  “啊!”柔柔目中闪起一丝惊异之色,说道:“公子原来内功精湛,已经把温化龙的‘行瘟散’,迈出体外了,公子怎不早说呢?”

  尹剑青道:“在下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

  “嗯!”柔柔若有所思,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尹剑青只当她假扮了自己眷属,有些羞涩,也就不再言语。

  翠翠识趣的道:“少夫人如果没有什么差逍,小婢就到后舱去了。”

  这声“少夫人”,真把柔柔叫的连耳根子部通红,啤道:“死丫头,你只管去吧!”

  翠翠神秘一笑,转身退了出去。

  柔柔眼中漾起一缕柔情,低低的道:“尹公子,夜色已深,船上没有被褥,只好委屈你坐一晚了,小婢听说练武的人,都可以盘膝而坐,运气调息,当作睡眠,你怎不坐下来呢?”

  船在摇晃,柔柔却依然站着。

  尹剑青朝她笑了笑道:“姑娘也请坐下来休息才是。”

  随着话声,果然在舱板上坐下。

  柔柔何等聪明,立时听出他言外之意来了,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摇晃的小船中,如何站立得稳?她就趁尹剑青坐下之际,跟着坐下,举手轻轻掠了掠鬓发,才道:“小婢生长江南渔村,没到金家庄之前,小时候经常跟先父在船上讨生活,公子信不信,小婢还会站在船头上撒网呢?”

  这话虽是和尹剑青谈家常,但也是解释她在小船上站得稳的理由。

  尹剑青却并未在意,问道:“在下想问姑娘一件事,不知姑娘肯不肯说?”

  柔柔眨眨眼睛,说道:“公子要问的话,只要小婢知道,怎么会不肯说呢?”

  尹剑青道:“在下问的,姑娘一定知道。”

  柔柔道:“公子请说看看?”

  尹剑青道:“姑娘一定知道金家庄主究是什么身份了?你肯不肯告诉我呢?”

  柔柔眨了下眼睛,说道:“这里已非金家庄,小婢既已出来,也不会再回去了,告诉公子也无妨,金庄主在十二煞神中,排行第六……”

  尹剑青奇道:“他也是十二煞神中人?”

  “公子当他是什么人?”

  柔柔低头一笑道:“他善于理财,家财万贯,本来大家都叫他金财神的,因为他左手练成了‘天罡掌’,出必伤人,后传来又叫他天罡星。”

  尹剑青道:“他使的好像铁沙掌!”

  “不错。”柔柔道:“他右手练的‘铁沙掌’,左手练的才是‘天罡掌’,他很少使用左手,所以有很多人不知道,吃了他的大亏。”

  尹剑青又道:“那么他们的主干呢?姑娘知不知道司马纶的来历?”

  “不知道。”柔柔接着道:“我只听说他自称紫煞星。”

  尹剑青道:“他也是十二煞神中人。”

  “不是,十二煞神都是听命于他的。”柔柔道:“他这紧煞星只是自己称的咯!”

  尹剑青道:“他们既有组织,应该有个名称才是。”

  “应该有。”柔柔轻轻的摇了下头,说道:“但小婢不知道,因为金家庄,从来没有人提起过。”

  尹剑青道:“姑娘离开金家庄,到哪里去呢?”

  柔柔低头一笑道:“小婢自有去处。”

  刚说到这里,翠翠忽然悄悄从后舱走入,蹲下身子,悄声道:“船家说,咱们右后方,发现有一条船,和咱们同一方向驶来,他已在船头挂起了一盏风灯,公子和少夫人从现在起,不可再说话了。”

  柔柔脸上一红,低低的骂道:“死丫头,你少嚼舌根。”

  翠翠道:“小婢为了在人前不致喊错,先练习叫你少夫人,这也没错,少夫人怎的不高兴了?”

  柔柔娇急的道:“你……”

  只听舱后来一声“嘘”!

  翠翠朝她扮了个鬼脸,这才悄悄退去。

  柔柔轻声道:“公子记住了,咱们是从安庆来的,姓周,周吴郑王的周,你叫周少卿。”

  尹剑青点点头,问道:“在下戴了这张面具,看来大概有多少岁了?”

  柔柔乌黑的脖子一转,朝他看了一眼,悄声道:“三十出头。”

  尹剑青又悄声问道:“在人前,在下该称你什么呢?”

  他真的不知道。

  柔柔白了他一眼,羞涩道:“你叫我……娘子就好了。”

  尹剑青心中感到有些飘飘然!

  两人不敢再说,只听水声哗哗,船底鼓浪而行。

  柔柔敢情真的有些困倦了,身子倚着舱篷,渐渐睡去。

  尹剑青也就盘膝坐定,缓缓的调息起来,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只听翠翠叫道:“公子,前面快到桐城了。”

  尹剑青睁开眼来,只觉晨光资微,天色已经亮了。

  柔柔一手拿着一面铜匀,正在对着镜子往脸上轻轻扑粉。

  翠翠看到尹剑青醒来,又轻声说道:“方才船家说,昨晚那条船,抢到前面去了,这里离桐城已经不远,只是前面范家冈,江面较狭,船须沿着山脚而行,只怕会有麻烦,但只要应付得好,也许不会有事。”她口气略顿,又道:“路上如果有人查问,自会有周福应付,公子不到时候,不用和他们照面。”

  尹剑青点头道:“在下知道。”

  船行依然十分迅速,敢惜这一带江面还是相当宽,风浪很大,船身颠簸得很厉害。

  天色只要透出一点黎明,很快就会大亮,也很快就会升起晨曦。

  现在晨曦已经照进船舱里来了。

  柔柔虽然扮成年轻妇人,但经晨曦一照,她晶莹的美眸,闪耀着盈盈光采,脸颊上虽然数了面具,但经她薄施轻脂,更显得娇艳如花。

  尹剑青和她目光一对,不禁看得有些发呆!柔柔发现他在看她,转而有些矜持。

  翠翠看到两人神情有些异样,脸上不禁绽起神秘的笑容。

  柔柔娇叱道:“死丫头,你笑什么?”

  翠翠掩嘴轻笑道:“小婢刚才出去,看到江边芦苇间,停着一只呆雁,想想觉得好笑。”(呆雁,是红楼梦林黛玉说贾宝玉语,指呆看也)

  正说之间船势突然缓了下来,敢情已经到范家冈了。

  只听前面有入沙着喉咙叱喝道:“前面船只,靠拢过来,接受检查。”

  柔柔低声道:“他们果然在这里出了点子。”

  船缓缓的靠近江岸,船底发出沙沙之声,终于停住。

  只听那沙哑声音问道:“你们是到哪里去的?”

  船上一个男子声音答道:“到庐州(合肥)去的。”

  这答话的大概是周福了。

  那沙哑声音又道:“哪里来的?”

  周福又道:“安庆。”

  沙哑声音问道:“船上是些什么人?”

  周福道:“回军爷的话,船上是少主人、少夫人和一个丫鬟。”

  尹剑青心中暗道:“原来是官家的人。”

  只听沙哑声音又道:“现在地方不宁,到处都在闹盗匪,过往船只都要检查,你把船篷打开了,给咱们瞧瞧。”

  周福答应一声,打开了船篷。

  尹剑青和柔柔都坐在舱中,翠翠垂手站在他们边上。
 

 
分享到:
牛皮靴1
有典谟 有训诰 有誓命 书之奥44
曰喜怒 曰哀惧 爱恶欲 七情具23
唐朝女诗人鱼玄机为何成为一代荡妇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1
很快我就进一步了解了这朵花儿1
不能满足妻子将被饿死
在附近的宇宙中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