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尘三尺剑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

时间:2018/5/15 16:27:10  点击:278 次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只要看他最后一招,“一柱擎天”,你就可以想得到,他就是有“武林三绝剑”之称的擎天剑石东华的门人了。

  “武林三绝剑”,二邪一正,这一正就是九宫门名宿石东华,他以一招“一柱擎天”,驰誉武林,博得擎天剑的雅号,不但为人正派,胸怀恬淡,筑庐天柱山下,啸做林泉,是一位与世无争的高人。

  这青年正是他唯一的传人尹剑青,从师十年,已尽得石东华的传授,只有剑术一道,才只练了三年。

  剑是百兵之主,最是难学不过,有人练了一生,依然无法练到炉火纯青,所以古人有读书学剑两无成这句话。

  尹剑青自幼得名师调教,苦练了三年,才有几分火候,说起来已是难能可贵了。

  他因南岳庙前石砌平台,地方广阔平整,入夜之后,又无人迹,故而每晚带着木剑到这里来练剑。

  这时他一趟剑法,刚刚练完,正在纳气调息之际,忽听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年轻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么?”

  尹剑青心头一怔,听不清话声发自何处?举目四顾,也不见人影,但人家问到师傅的名号,自然不能不答,这就双手抱拳,躬身道:“晚辈正是家师门下,不知前辈是哪一位高人?”

  “很好!”那低沉的声音又道:“你快随我到山上来!”

  尹剑青只闻其声,依然不见其人,只得依旧抱抱拳,仰天问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老夫要你随我到山顶上去,时间匆促,你且跟我上来就是了。”

  尹剑青听得暗暗奇怪,少年人难免好奇,口中应了声“是”,一手提着木剑,果然依言朝山径上走去。

  只听那低沉声音在上面催道:“年轻人,脚下加点劲,老夫时间很有限,你要越快越好。”

  声音入耳,渐渐远去,那最后一句话,相去已是甚远。

  霍山的又一名称是天柱山,山而谓之天柱,山势该是何等峻拔陡峭了。尹剑青的师傅规定他每日清晨,以登山练习轻功,这条山路,纵然险峻异常,但对他来说都是跑得再熟悉也没有了。

  他听了低沉声音的话,就立即提吸真气,施展轻功,一路连纵带跃,飞腾而上。

  这样足足奔惊了一刻功夫,才算登上山巅,耳中只听那低沉声音笑道:“年轻人果然不错,只比老夫慢了一盏茶的功夫,你这点年纪,实在难得。”

  尹剑青听说自己还比他慢了一盏茶的功夫,心头更是吃惊,暗道:“自己时常听师傅夸奖自己,说自己拳、剑、轻功、内功四者,以轻功为第一,这该归功于自己每天都以登山作为练习轻功,自己的轻功,在武林年轻的一辈中已是数一数二了,如今这位低沉声音的前辈,说自己还慢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不是说还差得远吗?”

  心中想着,目光早已朝那低沉声音的发话之处投了过去。

  山顶上天风虽大,但月色却比庙前更清朗多了,但见一方竖立的大石下,盘膝坐着一个花白连鬓胡长得子思满脸的老人,目光炯炯朝自己望来。

  尹剑青虽不认识此人,但一眼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位前辈高人,这就急忙走了过去,抱抱拳道:“老前辈要晚辈到山顶上来,不知有什么教言?”

  花白连鬓胡老人炯炯目光,只是盯着尹剑青身上上下直瞧,过了半晌,才轻轻叹息一声,含笑道:“石东华有此佳徒实在令人羡煞,老夫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了。”

  他说到这里,一手拍拍他身旁,说道:“年轻人,你坐过来,老夫是行将就木的人了,我有两件事奉托于你……”

  尹剑青依言走到他身边坐下,说道:“晚辈还没请教老前辈的道号呢!”

  白胡老人道:“这个不急,你先听老夫把话说完了,老夫所以约你到山顶上来,是因为这里人迹不到,不虑被人窃听,若是有人上来,老夫就可以发觉。第二,老夫找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你师傅为人正派,他收的徒弟,老夫自可放心。”

  尹剑育道:“老前辈到底有什么事呢?”

  白胡老人道:“老夫有两件事,要交付于你,第一件是老夫一位知交好友,突然身放,他在临终之前,托付给我一个重担,就是他有一套精绝天下的剑法,嘱老夫务必传给一个可靠的人,不然他身亡之后剑法也因之而失传……”

  尹剑青道:“老前辈,这……”

  白胡老人道:“你别打岔,听老夫说下去,老夫当时答应了他,就是今天中午的事,但老夫也将在今晚子时与世长辞了,老夫不能辜负老友临终付托。第二件事,老夫也有一套还算差强人意的剑法,过了今晚子时,老夫数十年苦心钻研的绝学,也将随之湮没无闻,所以再三思维,只有石东华的徒弟可以交付……”

  “这个只怕不成。”尹剑青为难的道:“晚辈是九宫门的弟子,岂可见异思迁,何况晚辈也不能再拜在老前辈门下……”

  “不用拜师。”

  白胡老人道:“老夫只是为了不负老友之托,不使老夫精研的剑法,埋入黄土,就于愿已足,年轻人,老夫为时不多,天下虽大,也无暇去选择人才,你是老夫唯一的希望,好了,老夫话已说完,时间匆促,这两套剑法精微之处,也已无暇和你多说,现在老夫先把老友那七招剑法的口诀说与你听,希望你能够把它记住了,有什么不大了解之处,你等老夫说完了,再提出来问我。”

  说完,也不管尹剑青愿不愿意,就把七招剑法口诀,说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讲解了每一招的剑势要诀。

  尹剑青因为这位老人说得极为沉痛,他不得不听,要知地平日对师门“九宫剑法”本已练得相当纯熟,平日对师傅说的剑术道理,也都能融会贯通,因此对白胡老人讲解的使剑要诀,自然也还能完全领悟。

  先前还发觉有许多地方好像不及他原来所学,但听到后来,却又发现和师傅教自己的剑法,大不相同,有许多变化,极为狠毒,也极为深奥。白胡老人把七招剑法的变化,解说的虽然还只是个大概,但已是相当详尽了,他口气微顿,问道:“你记住了么?”

  尹剑青点点头道:“晚辈大概都记下了。”

  他武功已有相当根基,自可一点即会。

  “如此就好。”白胡老人点头道:“现在老夫就给你讲解老夫的一套剑法了,你可得仔细记注,别把两种剑法混淆了。”

  接着依然先说口诀,然后讲解每一把式的剑势和变化。

  尹剑青愈听愈惊奇,他先前讲老友的七招剑法,已是奇奥辛辣,似乎不在师门“九宫剑法”之下,这回他说的是他自己所创的一套剑法,却更为离奇,许多玄妙之处,竟然远胜师门所学,也就专心一志的默记在心。

  同时,他也发现白胡老人在述说剑法之时,不住的使气下沉,好像是在抑制他的伤势一般,但尹剑青还是听得出来,老人说话的气机,越来越不顺了,几句话之中,总要喘上一口气,这种现象是练功的人不应有的。

  白胡老人把一套剑法讲解完毕,喘着气问道:“年轻人,这套剑法你都懂了么?”

  尹剑青道:“老前辈讲得很详细,晚辈差不多都听得懂。”

  “很好!”白胡老人道:“老夫总算把这两套绝世剑法都交付给你了,哦,你……你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一遍给老夫……听听……好么?”

  尹剑育道:“老前辈,你先歇一歇咯!”

  白胡老人惨笑道:“不用了,老夫自己知道……”

  尹剑青只好依着他,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诵了一遍,他默记在心,背诵得居然一字不漏。

  白胡老人脸上有了笑容,点看头说道:“年轻人,再有……十年苦练,你可以天下第—……”

  右手把身边一支用布包扎的木棍,递给了尹剑青,喘着气道:“老夫这支剑,一向没有剑匣,你把它抽出来,老夫也送给你,你另外去配一个剑鞘,这根木棍,随了老夫几十年,许多人都认得它,你不可再用了。”

  尹剑青道:“老前辈……”

  白胡老人左手摇了摇,拦住了他的话头,右手伸手入怀,取出一张润叠得很小的东西,塞入尹剑青的手中,说道:“你好好收着,老夫要去了。”

  右手一指朝自己心窝点去。

  尹剑青睹状大惊,急忙双手朝他手腕扳去,口中叫道:“老前辈你何苦……”

  但已是迟了,白胡老人一指点到胸口,喉头同时发出一声轻“呃”双目一闭,一颗头也慢慢的低垂下来。

  这一垂下头来,他嘴角间也随着缓慢的流出黑血。

  比墨还黑的黑血。

  尹剑青看得蓦然一怔,暗道:“这位老人家,原来已经中了毒,是他以精湛的内功把剧毒通住了,难怪方才传授自己剑诀之时,不时的提吸真气,也有急促的喘息,只可惜这位老人家去的太快了,自己连他名号都不知道。”

  他把白胡老人交给自己的一张招叠得很小的东西,先塞入怀中,然后朝着白胡老人的尸体,跪了下去,叩了几个头,默默说道:“老前辈英灵不远,晚辈虽然没有拜你老为师,但晚辈蒙你老传授两种技艺,晚辈决不会负你老之托的,你老安息吧。”说完,又叩了几个头,站起身,从布条包扎的木棍中,抽出一支长剑,他想:“这位老前辈既然在天柱峰极顶仙逝,我就该把他老人家的骸骨埋在这里才是。”

  他抽出长剑来,原想试试山顶上可有泥土的地方,这就用剑朝地上插去,铁剑居然毫不费力插入,一连在四周试了几处,都是如此,证明这一带都是松软的泥土了,心中大喜,就用剑挖起坑来。

  哪知这一挖,才发觉自己挖起来竟然都是山石,心头不禁大奇,再用长剑往山石一刺,又轻快的投入石中,原来这柄看不起眼的铁剑,竟然切石如同切豆腐一般,一时又惊又喜,觉得这白胡子老前辈,必是一位绝世高人无疑。

  当下不再多想,迅速的挖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石坑,把白胡老人盘膝坐好,放入坑中,又把那支扎着布条的木棍,放到他身边,才盖上碎石块。填平之后,用脚踩踏实了,又搬移了几方大石,堆在上面,等诸事完毕,已是满身大汗,气喘不已。

  他抬头看看星辰,这一阵工夫折腾,差不多子时已经过了一半,用手抹了把脸上汗水,俯身拾起铁剑和自己一支木剑,循着原路下山,刚从南岳庙左侧一条山径走下之时,就发现庙前平台上,正有两个人在低声说话。

  心中暗暗觉得奇怪,夜色已深,这两人到天柱山干什么来的?这就藉着树林掩护,悄悄掩近过去。月光朦胧,依稀只能看到两个人都缺了一条手臂,衣袖虚飘飘的用在衣襟里面。

  只听右首一个道:“你没看错,他是朝这里走的?”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说道:“错不了,兄弟虽然和他相距很远,但这里只有一条石板路,通到庙前面来。”

  右首那人道:“这天柱山是擎天剑石东华隐居之所,他和石东华一正一邪,决不可能会找石东华来的。”

  尹剑青心中暗道:“他们说的,可能就是白胡老前辈。”

  站在他对面那人道:“他会不会到南岳庙来的?”

  右首那人道:“这南岳庙住的只是普通和尚,并无高人,他剧毒已经发作,到南岳庙来作甚?”

  现在尹剑青听出来了,那位白胡老人果然中了剧毒。

  站在他对面那人道:“那么阎老哥现在打算怎么办?”

  右首那人冷笑一声道:“现在子时已过,他纵然未死,也已功力尽失,咱们还怕他何来?自然要仔细的搜了。”

  说话之时,目光转动之间,忽然看到石台上放着一件青布长衫,他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想到深更半夜,石台上哪来的青布长衫?由此可见这人定然就在近处无疑!

  心念这一动就放作不见,一面抬手摸了下下巴,沉吟道:“这样,咱们先到庙里去看看,说不定他就藏身在南岳庙中,亦未可知。”

  说完,朝站在对面的那人打了个手势,当先纵身掠起。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听他这么说了,也紧跟着掠去,两道人影一先一后,就像两只蝙蝠,接连三个起落,便已越墙而入。

  尹剑青眼看两人身手不弱,哪敢怠慢,急忙从林中惊出,伸手拿起长衫,匆匆从林边小径,一路奔行,回转草庐。因为时已晚,不敢惊动师傅,悄悄回到自己房中,把铁剑往床下一放,正待就寝,忽然想起白胡老人塞给自己的那张东西,不知究是什么?

  这就探怀取了出来,就着窗下月光,凝目看去,原来那是一张招叠得很小的羊皮,滩开来也只是比手掌略大,上面用淡墨画了许多线条,有横有直,看也看不清楚,不知画着些什么?”

  白胡老人只说要自己好好收着,明天禀明师傅,看看师傅是不是知道?当下依旧仔细把叠好,收入怀中,解衣就寝。

  ***

  再说那两个断了右臂的人,正是毒郎中闯老九和琵琶手鄢茂元。他们原是一路尾随桑老邪下来,桑老邪虽然身中剧毒,究竟威名犹在,两人不敢稍露行迹,只是分开来远远的跟踪,但到得天柱山附近,就失去了桑老邪的踪影。

  两人已在附近四周找了半天,约在南岳庙前面会合,正在商量之际,毒郎中发现长石台上的一件布长衫,才故意要琵琶手一同进庙去搜索,等到尹剑青取了长衫,回转草庐,两人又暗暗尾随了下来。他们当然不敢逼得太近,目睹尹剑青入屋之后,毒郎中悄声道:“那老哥可知道那间草庐里住的是什么人吗?”

  琵琶手道:“这还用问?自然是石东华的擎天庐了。”

  石东华自号他隐居的草庐为“冰壶草堂”,取一点冰心在玉壶之意,但江湖上人却偏偏把他“冰壶草堂”叫做擎天庐,那是因为他的外号叫做一柱擎天之故。

  毒郎中道:“不错,正是擎天庐。”

  琵琶手道:“桑老邪不可能会来找一柱擎天。”

  毒郎中道:“也许他们因为是武林三绝剑吧?”

  琵琶手道:“依兄弟看,这可能不大。”

  毒郎中道:“很难说,桑老邪和剑煞在西峰绝顶比剑,也许有了默契,他们自以为有武林三绝剑联手,就可以天下无敌,天底下本没有什么白道黑道!只要利害一致,就可以联手,难道凭‘迷踪图’三个字,诱惑力还不够?”

  琵琶手点点头道:“阎老哥这话有些道理,如果侯兄他们(通臂猿侯椿年,天狼星郎百辉)跟踪的秦中龙也是朝这里来,这三绝剑联手的可能,就大有可能了。”

  毒郎中嘿然道:“告诉你,那奏中龙也中了兄弟的剧毒。”

  “哦!这就对了!”

  琵琶手忽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低“哦”一声道:“兄弟想起来了,前几年,江湖上据说石东华有一颗避毒珠,据说有一次有人用唐门毒药暗器打了他一针,他只微微一笑,依然若无其事,桑老邪一定是找他借避毒珠来的了。”

  毒郎中双目神光一闪,问道:“你此话当真?”

  琵琶手道:“那只是江湖传说,没有人可以证明。”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这个容易,兄弟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试出来了,如果他师徒不畏剧毒,桑老邪说不定就在他擎天庐中了。”

  琵琶手道:“阎老哥要如何试法?”

  毒郎中低声道:“你在这里等候,兄弟到他门前去走一趟就来。”

  说完,轻脚轻手的朝草庐前门走去,他只走到矮垣门前为止,就探头探脑的朝四处张望,看他行动似乎小心到了极点,脚下几乎轻得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又慢慢的蹑步回来。

  琵琶手不知他做什么去的,迎着问道:“阎老哥,你过去看到了什么?”

  毒郎中明笑道:“咱们耐心等着,到了天亮之后,就见分晓了……”话声甫落,忽然轻咦一声道:“有人来了,咱们快到林中去躲一躲。”

  两人迅速闪身入林,蹲着身子隐蔽下来,就看到前面山径上正有几条人影鱼贯行来。

  琵琶手心中暗暗佩服,忖道:“看来阎老九果然比自己高明多了!”

  来的一共是五个人,现在已经走近了,虽然月色朦胧,但这几个人一眼都可以认得出来。

  凡是江湖上人一眼可以认得出来的,自然全是名家了。

  走在第一个的是身穿天青僧衣的矮胖和尚,黄山文殊院方丈活弥勒觉慧上人。

  他是少林寺黄山下院的方丈,而且还是当今少林方丈天行大师的师叔,在江湖上辈份极尊。

  第二个身材高大的老者,是江西武功山武功门名宿沈中庆,也是武功门掌门人况公权的师兄,在大江南北,声誉颇隆。

  第三个身穿灰布道袍的老者,是茅山通天视观主冷清风。

  第四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是黄山万松山在庄主万镇河。黄山万家上代曾连任过三届武林盟主,乃是武林第一世家,直到今天,在江南武林仍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占第五个一身武上装束,年纪轻轻的,是穿云弹董钦池,沈中庆的师侄,况公权的大弟子。

  这一行人几乎是江南武林中的代表人物,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引起江湖上人的注目!

  他们在此时此地出现,自然绝非偶然之事。

  毒郎中不由得暗暗皱了下眉,心中暗道:“他们莫非也是为了桑老邪来的?”

  一行人由觉慧上人为首,正是往冰壶草堂行去。

  毒郎中日中低低的叫了声:“糟糕!”但继而一想,又不觉色然心喜,忖道:“如此也好!”一面低声道:“咱们快些走。”迫不及待的往林中悄悄退走。

  一行人走近上垣门前,觉慧上人双手合十,仰首叫道:“石施主在家么?”

  这时差不多已是子时三刻,三更半夜了!

  更深夜静,老和尚这一声叫得并不太响,但擎天剑石东华内功何等精纯,这一行人走近门前,他早已听得清楚,等到觉意上人出声叫喊,他已举步走出,问道:“夜临寒庐,不知是哪一位?”

  两扇木门呀然开启,迎了出来!

  石东华已是六十六、七的人,但貌相清癯,看去不过五十许人。他这开开门来,不禁怔得一怔,连忙拱手道:“会是大师、道兄、万兄,哈哈,诸位连袂光降,真是难得,快快请进。”

  觉慧上人合十道:“阿弥阳佛,深夜前来,惊忧施主了。”

  冷清风打了个稽首道:“石施主没想到吧?”

  沈中庆、万镇河也同时拱手道:“石兄久违了。”

  董钦地走上一步,恭敬的作了一揖,说道:“晚辈董钦地见过石前辈。”

  石东华连连还礼,把众人让人屋去,一面点起了灯盏。

  尹剑青刚睡下不久,听到客堂中来了许多人,赶紧起来浇水烹茶。

  石东华和众人分宾主坐下,一面含笑道:“诸位夜莅寒庐,想来决非偶然,不知有何见教之处?”

  觉意上人一手拨动着十八颗檀木念珠,含笑道:“深夜造访,若无重大之事,怎敢有扰石施主的清梦?”

  石东华“哦”了一声,问道:“诸位道兄连袂而来,自然是非同寻常之事了,在下洗耳恭听。”

  “石施主太客气了。”觉慧上人含笑道:“魔剑桑仝,不知石施主可曾见过其人?”

  武林三绝剑,魔剑桑仝名列第一,石东华自然知道,但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在下久闻桑仝之名,但在下很少在江湖走动,并未见过其人。”

  觉慧上人道:“贫僧等人,正是为此人而来。”

  石东华道:“在下愿闻其详。”

  这时正好尹剑青端着五盅香茶走出,送到桌上。

  石东华含笑道:“徒儿,你来得正好,快来拜见几位前辈。”

  觉慧上人道:“这位是石施主的高足么?”

  石东华道:“正是小徒。”

  一面替尹剑青—一引见了在座诺人,尹剑青也—一施礼。

  冷清风点头道:“石施土门下,名师出高徒,这位尹小施土气质不凡,真乃武林后起之秀。”

  神拳沈中庆道:“冷道兄说得不错,看来这位小兄弟已得石兄真传,说不定他年青出于蓝呢。”

  石东华朗笑一声道:“诸位夸奖,小徒年纪还小,以后还要诸位道兄多多指教才好。”

  一面回头朝尹剑育道:“徒儿,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睡吧。”

  尹剑青躬身应了声“是”,往后退去。

  石东华一抬手道:“诸位道兄请用茶,这是兄弟采自本山绝顶的茶叶,数量不多,入口特别清芬,诸位试试。”

  大家举起茶盏,喝了一口,果然入口清芬,香留齿颊。

  冷清风笑道:“果然是好茶,贫道观中,也有采自茅山顶峰的云雾茶,但却没有石施主这茶叶的清香。”

  石东华大笑道:“道兄好说,在下记得三年前,道经贵观,道兄还送我半斤云雾茶,醒脑清神,在下这茶叶,如何能和云雾条相比拟呢?”

  说到这里,口中“哦”了一声,回头朝觉慧上人笑道:“对不起,在下和冷道兄只顾谈着茶叶,忘了向大师请教正事了。”

  觉慧上人合十道:“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急事,事情是这样,魔剑桑仝在黄山一个樵子手中得到一张武林中喧腾已久的‘迷踪图’,据那樵子说,是得之莲花峰石壁,应为黄山之宝,那魔剑桑仝,究是旁门邪派中人,得了此图,必将为害武林,因此万施主来找贫僧商量,正好冷观主和沈老施主也同在敞院,这就一同去找魔剑桑仝,希望他能交出此图……”

  石东华心中暗道:“迷踪图乃是无主之物,人人可得,如何能去强迫人家交出来呢?

  唉,这一来,不是又要引起纠纷来么?世上的许多纠纷,本来一点事也没有,都是人去制造出来的!”

  只听觉慧大师续道:“哪知魔剑桑仝敢情听到了风声,早已离去,不想他从江西、湖北打了个转,三天前又潜入安徽境内,经查他由长岭关一路东行,今晚傍晚时分,曾有人看到他在天柱山附近出现,接着就失去了踪影,贫僧等人就是闻讯赶来的,但因石施主卜居在此,先来跟石施主说明原委,免得引起误会。”

  石东华抱拳道:“大师好说,风月无古今,林泉孰主宾,在下卜居于此,乔占名山一席之地,岂敢狂妄到以山为界,大师和诸位道兄如此多礼,倒使在下深感不安了。”

  万镇河道:“石老哥,还有一事,要请老哥支持才好。”

  石东华道:“万兄有什么事,但请直说。”

  万镇河道:“石老哥久居天柱山,对此间一带地理,自然极为熟悉,如今魔剑桑仝曾在峰下现身,极可能就藏匿在附近,因此大家的意思,想请你老哥赐予协助……”

  赐予协助,就是要擎天剑石东华也参加他们的行列也!

  石东华面有为难之色,说道:“这个……”

  神拳沈中庆道:“石兄这有什么好作难的?”

  “不是。”石东华正容道:“在下觉得‘迷踪图’虽在黄山发现,但它本是无主之物,谁得到了,谁就是主人,魔剑桑个既没有使用暴力从樵子手上夺取,也未曾因此伤害人命,咱们实在没有理由,强迫他交出图来……”

  万镇河听得脸色微变,说道:“迷踪图既是在黄山发现,自是黄山之物,兄弟觉得仅凭兄弟一己之力,是夺不回来,也保不住这张图的,这是江南武林同道共同的责任,大家总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魔剑桑生把图取走,如果确如传言所说,此图和各派武功有关,那就更不能落入旁门邪派中人的手里,区区微意,也就在此。”

  冷清风点头道:“万施主说的极是,此图决不能落入旁门左道中人的手里,石施主,这不是有主无主的问题,咱们必须令他交出图而后已!”

  他刚说到这里,忽听神拳沈中庆口中轻咦一声,抬目追:“石兄,这茶水不对!”

  “阿弥陀佛!”

  觉慧上人两道长眉微拢,低喧一声佛号,合十道:“不错,石施主这茶中果然有人动了手脚……”

  两人话声出口,立即闭目不言,各自运起功来!

  不!他们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似是正在运功抗拒体内突生的变化!

  同来五人,已有两个人有中毒的现象,其余三人不由得脸色剧变!

  这真是变生俄顷,石东华方自一怔说道:“这怎么会呢?”

  穿云弹董钦池看得大急,一个箭步掠到沈中庆身边,慌忙问道:“师伯觉得如何了?”

  冷清风喝道:“董施主不可动他。”一面目射奇芒,问道:“石施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石东华惊凛的道:“诸位怀疑是兄弟在茶中做了手脚?这话真是从何说起?”

  万镇河道:“但老禅师和沈老哥分明是中了剧毒!”

  突听神拳沈中庆张目喝道:“石东华,你……好卑鄙狠毒的……手……段。

  这句话,是他用毕生功力,拼着最后一口气说出来的,话声出口,摇了两摇,砰然往地上倒去,嘴角间也同时流出黑血来!

  一看就知是毒性极烈的毒药,人已毒发身死。

  董钦地双目尽赤,猛然跨上一步,大喝道:“姓石的,你一向沽名钓誉,在江湖上以隐士自居,居然心如蛇蝎,在茶水中暗中下毒药,如今还有何说?”

  石东华凛然惊道:“董少兄且请息怒,此事只怕别有原因,石某……

  “阿弥防佛、阿弥陀佛、阿弥……陀……”

  觉慧上人连声低诵着佛号,但念佛的声音却愈来愈低沉,身子一阵抽搐,同样砰然一声,倒了下去,口鼻间也同样缓缓的流出黑血!

  “别有原因?”

  董钦他冷笑道:“只怕是你别有居心吧?”

  冷清风突然狂笑一声道:“大概石施主认为咱们同来的五人中,觉慧大师和沈老施主功力较高,不易对付,所以先向他们二人下手,如今上人和沈老施主已经毒发而死,石施主可以向贫道等三人下手了吧?”

  万镇河也在此时抽出长剑,喝道:“石东华,你不用再假惺惺了。”

  穿云弹董钦地更不用说了,早已从他腕底取出一柄两尺长的铁尺,三个人品字形围了上来,正待抢先出手!

  石东华双手连摇,急道:“冷兄、万兄,你们二位和石某少说也相识数十年了,难道还信不过石茶的为人么?”

  万镇河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平日一副道貌严然的假面具,大家都以为你是淡泊名利,如今事实俱在,上人和沈老哥在你擎天庐中中毒身死,总不是假的吧?”

  董钦池切齿道:“老贼,多言无益,你毒死师伯,尝命来吧!”

  手中铁尺突出,一记“仙人问路”,朝石东华左肘“肺苗穴”点来!

  石东华沉腕一格,把地铁尺撞开,一面急道:“你们要如何才能相信石某?”

  万镇河喝道:“你方才说的话,已有偏袒魔剑桑仝的口气,如今看来,你们外号武林三绝剑,果然是一鼻孔出气的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随着喝声,长剑颤动,像灵蛇般点出三剑。

  他使出来的正是黄山万家家传绝技,剑光如闪电,剑法之中,隐含点穴手法。但石东华乃是九宫门的名宿,名列二邪一正武林三绝剑,为当今武林首屈一指的剑术大家,万镇河手腕一振,剑招未出,他已可测出对方这一招的剑势,因此万镇河的出手虽快,石东华早已身形飘动,闪避过去,一面叫道:“冷道兄,连你也不相信石某了么?”

  他说话之时,人已避到了冷清风的身侧,冷清风怕地欺近过来,突起发难,手中长剑一记“月移花影”,剑光朝身侧洒出,喝道:“你教贫道如何能相信呢?”

  茅山剑法,正中有奇,是各派剑法中别走蹊径的剑法,出手使人不可捉摸!

  石东华不防他出手奇袭,赶紧斜跨一步,差点被他剑锋划破身上长衫,但他堪港避开冷清风一剑,董钦池的铁尺和万镇河的长剑,又已交相袭到。

  地施展“九宫身法”,一面在两剑一尺之间,闪避游走,一面朗声道:“三位控手,你们就算不相信石某的为人,也总该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这三人之中,穿云弹董钦地年纪较轻,功力较弱,但冷清风和万镇河二人,一个是茅山通天观的观主,一个是黄山万松山庄庄主,他们虽然没有门派,也等于是一派掌门人的身份,这两支剑施展开来,各有所长,石东华纵然名列三绝剑,既是赤手空拳,又不好还手,自然也颇有支础之感!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大喝一声:“你们别伤找师傅!”

  人影一闪而入,但听“当、当、当”三声金铁暴响,紧接着又是“嗒”的一声,几条人影同时散开!

  这闪进来的正是尹剑青,他一下架开了冷清风、万镇河二剑,还荡开了童饮池的一尺!

  不,他一剑横削,居然把董钦他二尺长的一柄铁尺,削断了三分之一,削断的尺头“当”的一声落到地上。

  (冷清风和万镇河手中长剑,虽非名剑,但也都是百练精钢的利器,又加他们本身真力,在运剑之时,凝聚剑身,以尹剑青的功力,手中纵是利剑,自然削不断他们,董钦池的功力,和尹剑青差不多,再加手中是一柄利器,自可一下就把他铁尺削断了。)

  原来尹剑青才送茶出来,师傅要他回房去睡,他回房之后,翻来覆去,哪里睡得着觉,后来耳听堂屋中起了争执,接着又听到“呛”“呛”“呛”拔剑之声,心头不禁大奇,悄悄的起身,躲在堂后往外偷偷一瞧,只见堂屋中剑光闪动,那茅山道士和黄山万镇河等三八三支兵刃,把师傅围在中间,已经动上了手,师傅赤手空拳,以一敌三,如何是人家对手?

  心中一急,急忙奔回房去,俯身从床下取出白胡老人送给自己的那柄长剑(他跟师傅练了三年剑,使的只是一支水剑,真到用剑之时,木剑自然派不上用场了),一下冲了出来,一招“左右逢源”,架开了三件兵刃,横剑当胸,气呼呼的大声喝道:“你们这算什么?竟然蛮不讲理,对我师傅动起兵刃来了。”

  他冲出来的有些突然,尤其他救师心切,这一招“左右逢源”,拚了全力,居然一下把两位剑术大家的长剑震开,还削断了董钦地的铁尺,三人一征之下,各自后退一步。

  冷清风定睛瞧去,只见冲出来的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石东华的徒弟尹剑青,但他炯炯目光却凝注在尹剑青手上那支狭长铁剑之上,口中突然发出一声阴冷的尖笑,说道:

  “石道兄,令徒果然高明的很!”

  就在尹剑青架开他们三人兵刃之际,石东华脚下忽然起了一个踉跄,当时大家正在后退之际,谁也没去注意。

  石东华站住身子,就沉声喝道:“徒儿,你不准对两位前辈无礼,这里没你的事,还不进去!”

  “慢点!”冷清风冷冷一笑,一下子就挡住了尹剑青的退路,冷然道:“你手中这柄刻是从哪里来的?”

  尹剑青怕他突然出手,斜退了一个,横剑当胸,说道:“这剑是一位老前辈送给找的。”

  冷清风似笑非笑的道:“是不是魔剑桑仝?”

  万镇河听得目光一凝,嘿然道:“这小子手中果然是桑老邪的黑锋剑,哈哈,真想不到,擎天剑一向自命清高,果然和桑老邪早有勾结了!”

  石东华这时只觉一阵天旋地动,也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双脚一软,砰然跌坐下去。

  写到这里,作者必须稍作交代,原来方才毒郎中走到擎天庐门前之时,已在暗中洒下了毒药,(他本意是为了试探石东华有没有避毒珠。)不料觉意上人和神拳沈中庆走在前面,把毒药沾到了身上,故而剧毒发得最快,石东华开门揖客,沾到的不多,因此也昏迷了过去。

  尹剑青大吃一惊,急忙掠到师傅身侧,急叫道:“师傅,你老人家怎么了?”

  石东华的突然倒地,使得冷清风、万镇河二人也大感意外,方自一怔!

  董钦地厉声道:“老贼,你毒死了师伯,装死就能了事么?”

  手中断尺一举,正待劈下。

  尹剑青虎的直起身来,横剑喝道:“明明是你们之中有人暗下毒手,不然我师傅怎么也会中毒的呢?姓董的,你敢上来一步,尹某就努了你。”

  石东华中毒不深,这时已经缓缓睁开眼来,张了张口,气息微弱的道:“徒……

  儿……”

  尹剑青喜道:“师傅你醒过来了,是他们之中有人下了毒,徒儿非要他们交出解药来不可。”一面横剑喝道:“冷道长,万庄主,你们谁下了毒,心里清楚,今晚若是不交出解药来,尹某拼着一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冷清风大笑一声道:“贫道正要问你桑老邪躲在哪里,你小小年纪,居然敢反诬贫道?好,贫道把你中下了,不怕你不说实话。”

  长剑一震,幻起三朵剑花,右腕一送,朝尹剑青身前洒来,但他剑势甫发,脚下禁不住也往前踉跄跨出半步!

  这下使他心头蓦地大吃一惊,急忙收势,双目微阁,暗暗运气检查,他不运气还好,但觉一阵天旋地转,再也站立不住,连话都未出口,人已砰然倒了下去。(他是五人之中,第三个走近大门之人,故毒发又迟了一步。)

  万镇河睹状大惊,暴喝一声:“好小子,原来是你……”

  话声未落,身形摇了两摇,同样摔倒地上。

  董钦地看出情形不对,一句话也不说,双足一顿,人已穿窗而出。

  尹剑青眼看所有的人,全已身中剧毒,一个个倒了下去,早已被吓得手足无措,没了主意,董钦地穿窗而去,他自然没工夫理会,急忙走到师傅身边,弃去手中长剑,俯下身去,叫道:“师傅,师傅,你醒一醒。”

  只听身后有人冷冷的道:“你师傅死不了。”

  尹剑奇心知今日之事,必然有人暗施手脚,话声入耳,早已迅速的探手抓起长剑,修地回过身去,喝道:“是什么人?”

  目光一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黄蜡脸汉子,这人右臂虚飘飘的只剩了一只衣袖,瘦削脸上,现出橘诡的笑容,望着自己,正是方才庙前说话的两个独臂人之一!

  尹剑青喝道:“你是什么人?”

  毒郎中闯老九诡笑道:“在下是什么人,并不重要。”

  尹剑青道:“那么你来作甚?”

  毒郎中一指地上造人,说道:“这些人好像都中了毒。”

  尹剑青突然心中一动,哦道:“是你下的毒?”

  毒郎中道:“那倒不是,不过他们中的是很厉害的毒药……”

  尹剑青怒声道:“不是你下的毒,你如何会知道的?”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你看,这几个中毒的人,口里不是都在流着黑血么?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尹剑青回头看去,这几句话的工夫,师傅、冷清风、万镇河三人嘴角间果然流出黑血来了!中毒的人口里流出黑血来,岂不是毒发身死了?尹剑青神情一呆,忍不住回身朝师傅身上扑去,哭叫道:“师傅……”

  “小兄弟。”

  毒郎中叫道:“你师傅又没死,你哭个什么劲?”

  尹别青回头道:“你说我师傅没死?”

  毒郎中道:“在下骗你作甚?这是鼻子闻到的某种烈性的毒药,喉头出血,才会从嘴角里流出黑血来。”

  尹剑青听说师傅未死,忍不在又站起身来,问道:“你怎会知道的?”

  毒郎中笑道:“在下跑江湖,专治剧毒,如何会不知道?”

  尹剑青道:“你能救治么?”

  毒郎中嘿的笑道:“在下如果不能救治,天底下就没有人能救治了。”

  尹剑青大喜道:“那你快把我师傅和这四位前辈一起救治了。”

  “可是可以……”毒郎中拖长语气道:“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尹剑青道:“什么条件?”

  毒郎中一指他手中长剑,问道:“小兄弟这辆长剑是从哪里来的?”

  尹剑青心中暗道:“方才冷清风也追问自己此剑来历,那位老人家已死,我可不能告诉他实话。”

  心念闪电一转,说道:“那是在下方才在庙前练剑之时,有一位老人家经过,看在下使的只是一柄木剑,就从木棍中抽出这把剑来,送给了在下。”

  毒郎中听得眼睛一亮,问道:“他还送给你些什么?”

  尹剑青摇摇头道:“没有,他只说他这把剑已经用不着了,旁的话没有说,放下剑就走,在下追上去问他名号,造了一段路,没有追得上,就回来了。”

  毒郎中是看到石凳上的长衫,故意隐入庙中,看到尹剑青取了长衫,才一路跟下来的,尹剑青这番话,倒也说得极相吻合,他双目凝注着尹剑青,问道:“你说的是实话?”

  尹剑青道:“在下说的自然是实话。现在你可以救治家师他们了。”

  毒郎中问道:“那送剑给你的老人,往哪里去的?”

  尹剑育道:“朝东去的。”

  毒郎中道:“好。”好字出口,转身往门外疾琼出去。

  尹剑青急道:“你答应救治家师,怎么走了?”

  毒郎中已经闪身出门,长笑一声道:“这些人中毒身死,关我什么事?”

  尹剑青听得大怒,飞身追了出去,喝道:“你给我站住。”

  他追出草庐,终究迟了一步,黑夜之中哪里还有毒郎中的人影!

  就在此时,瞥见山径上正有几道人影奔行而来。这几个人来得好快,不过眨眼之间,数十丈距离,一下就已到了近前!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白发萧然的老尼,手持铁拂,面长加驴,神情异常冷峻,正是九华剑派的掌门人绝请师太。她身后紧跟着两个一身青衣的妙龄少女、肩负长剑,身材苗条,自然是她的门人了。

  尹剑青刚看到人影,绝请师太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突觉右腕一紧,手中长剑已被劈面夺了过去,手法快到令人目眩,心中方自一凛之际!

  绝情师太一手执着刚从尹剑青手中夺过去的长剑,横剑当胸,仔细看了一眼,冷冷说道:“果然是黑锋剑,小子,你是桑老邪什么人?若有半句虚言,老尼就一掌把你活劈了。”

  尹剑青心中暗道:“绝请师太,也算得佛门正派中人,却有如此凶横?”一面昂然道:

  “在下尹剑青,是九宫门下。”

  绝请师太不觉微微一怔,她自然知道这里是天柱山冰壶草堂前面,他口称九宫门下,自然是擎天剑石东华的门人了。

  擎天剑石东华名列武林三绝剑,绝情师太纵然平日自空一切,但对石东华却也不敢稍存轻视之心,她一双冷厉得刺人心魄的目光盯向尹剑青,冷喝道:“你是石施主门下么?”

  她沉着马脸说话,这份口气已经算是最客气的了。

  尹剑青躬身道:“正是。”

  绝请师太道:“那你这把剑哪里来的?”

  尹剑育道:“是一位老人家送给在下的。”

  绝情师太冷厉的道:“他就是桑老邪?”

  尹剑青道:“在下不知道。”

  绝情师太道:“你不认识他?”

  尹剑清道:“不认识。”

  绝请师太冷嘿道:“你不认识他,他怎会把此剑送你的?”

  尹剑青道:“事情是这样,今晚在下在南岳庙前练剑,那位老人家看在下使的是木剑,就把这柄剑送给我,在下不肯接受,他放下剑就走,在下追不上他,只好把此剑带回来了。”

  绝请师太看他说得不像有假,沉着脸道:“你师傅呢?”

  尹剑青道:“家师和觉慧上人、茅山道长、神拳沈前辈、万松山庄万庄主等人,都中了剧毒,在下是追一个人出来的。”

  “他们都在这里?”绝情师太似乎有些意外,问道:“是谁下的责?”

  尹剑青道:“不知道。”

  绝情师太随手把剑往地上一掷,说道:“拿去。”

  人已像旋风一般往屋中行去。她身后两个青衣少女也一阵风般跟了进去。

  尹到青听师傅说过这位老师太十分难缠,看她果然性子急躁,当下俯身拾起长剑,也跟着住屋中走去,哪知左脚堪堪跨入,脸颊上已经“啪”的一声,重重的挨了一掌!

  只听绝请师太怒声喝道:“好小子,你敢在老尼面前撒谎,你是不要命了!”

  尹剑青被她打得眼前直冒金星,不觉气往上冲,忍不住抗声道:“老师太没有把事情弄清楚,怎么就出手打人?”

  绝请师太寒着一张马脸,双目精光如电,冷厉喝道:“你说你师傅等人都中了剧毒,他们人呢?”

  尹剑青一进来就被她重重的掴了一掌,屋内情景几乎没有看得清楚,听她这声大喝,才如梦初醒,定睛看去,堂屋中除了绝请师太师徒三人,品字形站在上首,方才倒卧在地上的人,包括师傅在内,果然一个也不见了!

  这下直把尹剑青看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绝情师太冷哼一声道:“小子,你还有何说?”

  尹剑青定了定神,口中才咦出声来,说道:“家师他们会到哪里去了呢?方才在下追踪那人出来之时,大家明明剧毒发作,还躺在地上,怎么一会工夫,都不见了?”

  绝情师太看他神情不像作伪,沉声道:“你没有骗我?”

  尹剑青心急师傅安危,大声道:“我骗你作甚?不信,师太请看桌上五盅茶,就是在下沏了送出来的,再说,这地上还有一滩黑血,这是神拳沈前辈倒下地时,从他喘角间流出来的。”

  桌上果然放着五只茶盏,地下也确有一小滩黑血!

  绝请师太倒也有几分相信了,寒着脸问道:“你把方才的经过情形,说一遍给老尼听听!”

  尹剑青就一字不漏的述说了一遍,一面又从地上抬起董钦他被自己削断的一截铁尺为证。

  绝情师太道:“你说觉慧上人和你师傅等人,先后倒地,呼角流出黑血,岂非已经气绝身死?”

  尹剑青道:“但那人说家师等人并没有死。”

  绝情师太问道:“他怎么说的?”

  尹剑育道:“他说,这是因为鼻子闻到了某种烈性毒药,喉头出血,才会从嘴角间流出黑血来。”

  绝情师太口中“唔”了一声,回头道:“竹君,你去看看,茶中可有剧毒?”

  站在她左首一个青衣少女躬身应“是”,袅袅婷婷的走近桌子,从身边取出一支乌黑骨外,纤手揭开碗盖,在茶水中浸了一下,锨起骨针,仔细察看一眼,又朝第二盏茶水中浸去,这样直把五盏茶水都试过之后,才轻启樱唇,说道:“启禀师博,茶水中并没有毒。”

  尹剑青心中暗道:“这五碗茶是我沏的,自然不会有毒了。”

  绝请师太目光回到尹剑青的脸上,问道:“你说的那独臂人,如何一个长相?”

  尹剑青想了想道:“这人生的脸型瘦削,肤如黄蜡,个子不高,穿一件蓝布长衫,说起话来声音有些低沉……”

  绝请师太道:“你说是你追他出去的,他既能用毒,你师傅等人都已毒发倒地,又何惧于你?”

  尹剑育道:“他先前答应替家师等人解毒,逼问在下此剑来历,等在下说出那位老人家把剑送给在下,回身就走,在下追上去,没有追上,地问在下那位老人家往哪里走的?在下说他往东而去,这人就匆匆闪出门去,在下刚追出大门,师太就来了。”

  绝请师太道:“这么说,他是追桑老邪去的了?”

  尹剑青道:“在下不知道那位老人家是不是桑老邪,但这人好像是追那位老人家去的了……”

  他话未说完,突觉眼前微风一飒,绝情师太早已化作一阵清风,没了影子。

  尹剑青方自一怔,只见两个青衣少女身形一晃,也以快捷无论的身法,追着乃师出门而去。

  尹剑青因师傅等人身中奇毒,又离奇失踪,原想绝情师太是名动武林的正派中人,她会帮助自己,查究师傅等人的下落,哪知自己话未说完,竟也如此匆忙的走了!

  一时之间,不知这些人夤夜赶来,追踪桑老邪究竟是为了什么?

  桑老邪,难道在山顶上传自己两套剑法的老人家会是和自己师傅齐名的魔剑桑仝?

  他心念转动,还是有些不放心,脚下忍不往奔向师傅房间,房里当然不会有人,再奔到自己房里,察看一眼,又匆匆走出,冰壶草堂就这么一间堂屋,二间卧室,和一个狭仄的厨房。于是他又一手提剑,奔出屋去,在屋前屋后仔细的察看了一遍,依然找不到半点影子。

  师傅和觉慧上人等人,中毒倒地,当然不会是自己离开的,就算觉慧上人等人是自己走了,师傅不会随着他们走呀!那么莫非有人把师傅等人偷偷的运走了?

  这会是谁呢?他要把师傅等人运走,目的又何在呢?

  他废然回进堂屋,这回他感觉到屋内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岑寂,袭上心头!

  一灯如豆,幽森冷清,令人如心头压着重铅!

  师傅生死未卜,去向不明,自己该怎么办呢?

  突然他想到那独臂人听了自己的话,是往东追下去,绝情师太也是听了自己的述说,匆匆就走,分明也往东追去了,虽然他们永远也找不到桑老邪的,但自己只要追上那独臂人,可能会探听出师傅等人的下落来。

  一念及此,哪还怠慢,呼的一口吹熄桌上灯火,走出堂屋,回身掩上门户,就一手提剑,施展轻功朝东首奔了下去。

  天色渐渐黎明,也不知奔行了多少路程,觉得有些困乏,就在一道小溪边坐了下来,忽然想到天亮之后,自己手里拿着一支没有剑鞘的剑,岂不引人注意,自己何不学那位老人家的样,先找根木棍,把剑藏在棍里,就方便多了。

  心中想着,立即站起身,奔到一座小山脚下,在林中挑了一枝干较直的树身,依照长剑的长度,砍了下来,削去枝叶,缓缓把剑插入。这一来,果然就变成了一根青木棍,只有剑柄还露在外面,手边又没有布条可以把剑柄包起来,索性脱下长衫,缠在剑柄上,粗看起来,就像他走累了路,用木棍挑着衣衫一般,看看已经不十分惹眼,就继续往东行去。

  要知从天柱山一路东行,正是皖山山脉,山势绵亘深远,通称山南为皖南,山北为皖北,据潜南县志上说:山之南为皖山、北为潜山、东为天柱、西为霍山。道家以为第十四洞天,名天柱司元之天。从这一段记载,你就可以想像得到这皖山山脉,是何等辽阔了。

  尹剑青自幼踉随师傅,读书练剑,平日从未离开过冰壶草堂,这回为了追踪独臂汉子(毒郎中),追寻师傅下落,因为毒郎中听了他的话,朝东赶来,因此他也一路往东追来。

  这一走,也就进入了皖山山脉。

  他把长剑藏在青木棍中,就继续上路,哪知走了一阵,天色已经大亮,他还在群山之间,沿着小径循着山麓而行。

  一晚未睡,又赶了大半夜的路,他本来认为只要追上独臂汉子,就可以问明师傅的下落,如今不但不见独臂汉子,连绝情师太师徒也没赶上,此刻已经感到腹中饥饿,心头也不禁暗暗焦急起来!

  正行之间,忽然听到男女叱喝之声,心中不觉一动,立即循声寻去。

  穿过一片杂树林,林外是一片池塘,对岸站着一男二女,似乎争执不下,各不相让!

  一面是一双锦衣男女,年纪不大,约莫二十来岁,腰间各佩长剑,一望而知是武林世家兄妹二人。一面却是一个十七八岁,面貌丑陋的贫女,荆初布裙,又着手说话,似在据理和对方男女力争。

  尹剑青不知他们为了何事争执,这就缓缓走近林边,藉着树身掩蔽,凝神听去。

  只听那村女大声道:“你们要不要脸,想胡赖我?明明是一只野鸽子,说什么是你们养的,难道这片山林中的飞鸟,都是你们养的不成?”

  她脸上肌肤黝黑,还生得疙瘩凹凸,蒜鼻厚唇,极是丑陋,但说话的声音却甚是娇美动听。

  尹剑青心中暗道:“原来他们是为了一只野鸽子引起的争执!”

  只见那锦衣少年双眉一轩,怒声道:“小丫头,你还强辩!”

  那丑女掀着鼻子,哼道:“你骂谁小丫头,你娘从前不是小丫头?”

  她说了这句话,似是甚为得意,裂着厚嘴唇,浅浅一笑,眼睛中流露出角黠的神色来。

  就在此时,但听‘呛”“呛”两声剑鸣,那锦衣少年兄妹竟然同时抽出雪亮的长剑来。

  锦衣少年目射凶光,喝道:“你是找死!”

  手持长剑猛地踏上一步,朝丑女退去。

  “哼!”丑女哼了一声,依然叉着手道:“你想怎么?有一柄剑就能唬人了,你敢刺我一剑,我就叫你爬着回去。”

  锦衣少年一脸狞厉之色,大笑一声:“很好!”

  刷的一剑,出手迅疾,朝丑女刺出,只要看他剑势,分明武功不弱!

  尹剑青不由吃了一惊,心想为了一只野鸽,何至动剑伤人?正待纵身出去,替双方排解!

  哪知丑女冷笑一声,身形一闪,轻易的就避过了锦衣少年一剑,身法奇幻之极,连尹剑育也没看清她不知如何跨出去的,心中觉得好奇,就忍了下来。

  锦衣少年一剑落空,心头更是愤怒,手腕连振,接连刺出三剑。

  丑女身形连闪,从容避开他三剑,口中更不饶人,一边还在哈哈格格的说道:“你不信我叫你爬回去,我就先打你一个嘴巴!”

  不知她如何一来,纤腰扭动,一下转到了锦衣少年的身侧,“啪”的一声,果然打了他一记耳光。

  那锦衣少年这下怒气进顶,大喝一声,长剑挥舞,有加灵蛇乱闪,幻起一片综绕剑光,着着俱指向五女的要害大穴,招式狠毒无比!但任你出手如何快速,丑女腰肢摆动,躲闪灵活,兀是刺不到她的身上。

  锦衣少年喝道:“妹子,你还不一起上,杀了这丑丫头。”

  锦衣少女先前只是站着观战,经锦衣少年这一叫,也就挥动长剑,纵身而上,挥剑夹击过去。

  丑女大声道:“你打不过就叫妹妹帮忙,哼,就是叫你爷爷来,我也不怕。”

  那兄妹二人联手合击,剑光顿时大盛,锦衣少年还扬起左手,夹着剑招,劈击而出!

  这一来,剑光掌风,有如疾风劲雨,漫天飘洒,把五女一个瘦小人影,困在中间。

  尹剑青凝神看去,只见那丑女东闪西窜,身法十分古怪,好像穿花蝴蝶,蹈隙乘暇,在两支剑尖隙缝中游走,就是刺不到她,尤其她身段美好,越看越觉得苗条纤秀,如临风垂柳,轻巧已极!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大喝一声:“云儿、娇儿住手。”

  这一声喝,声音十分苍劲!

  尹剑青春那丑女的身法,正看得出神,听到这声大喝,不觉一惊,急忙举目看去,不知何时,对岸林前,已经多了一个穿青缎长袍的老者,一手摸着垂胸黑须,站在那里!

  尹剑青心中暗道:“为了一只野鸽,本来就值不得拼命,如今好了,这老者既是锦衣兄妹的父亲,他喝住兄妹二人,看来自然是明白事理之人了!”

  心念转动之时,锦衣兄妹果然闻声住手,各自跃退。

  青饱老者目注丑女,冷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丑女举手掠掠鬓发,说道:“我没有名字。”转身欲走!

  青袍老者脸色一沉,喝道:“站住,你是何人门下,竟敢对老夫如此说话?”

  丑女披披嘴道:“我没有师傅,不是什么人门下,你问完了吧?”又欲举步走去。

  锦衣少年道:“爹,她打下了咱们信鸽,不能放她离去。”

  丑女哼道:“不能放我走,你们又能把我怎样?”

  青袍老者听得不觉脸色一变,目中精芒暴射,沉声道:“你截我信鸽,是受了谁的指使?”

  丑女哼道:“我在林前打了一只野鸽,他们硬说是你家豢养的,你们不好好养在家里,我怎么知道是你们家的?再说不过打下一只鸽子,难道还要我抵命不成?”

  锦衣少年道:“爹,鸽足上的信筒不见了,明明是这个丫头拿去了。”

  丑女道:“谁拿你们信了?你们的信,关我什么事?”

  青袍老者目中厉芒一闪,沉声说道:“小姑娘,你把信筒交出来,老夫可以不难为你,你就可以走了。”

  丑女双手一摊,认真说道:“我没拿你们什么信筒,真的没有啊!”

  青饱老者沉笑一声道:“你到底受了什么人的指使,老夫面前,还想撒谎么?”

  丑女道:“我又不认识你,干么要撒谎,我不和你们说啦!”

  身子一扭,掉头就走。

  青袍老者怒嘿一声,喝道:“你想走,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呼的一掌,便向丑女拍去。他这一喝,威风凛凛,掌随喝声而出,一道凌厉风声,疾向丑女身后卷了过去。

  那丑女身形一闪,就避开了他的掌势。

  青袍老者一击未中,双目寒光如电,洪声一笑,右手掌势未收,随着她身子横扫过去。

  这老者掌上功力,已臻收发随心之境,一下带转击出的力道,掌风化直击为横扫,一道狂飚,几乎横及七八尺宽!

  尹剑奇心头一凛,暗叫一声:“要糟!”

  果然那丑女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口中惊“啊”一声,一个人像风吹柳絮,被掌风扫起,“扑通”一声,朝池塘中摔落下去。

  那池塘敢情足有数丈来深,那丑女敢情并不识得水性,因此她摔下水去,只冒起半个头,又往下沉了下去,随着就见一串水泡,一个接一个从地底冒起,这就证明那丑女已经喝了好几口水!

  尹剑青看得大惊,一时无暇多说,纵身穿林而出,一下跃入水中,伸手捞住丑女身子,双脚踏水,迅速泅到岸边双足一顿,飞身上岸。

  丑女喝了几口水,几乎已经昏了过去,全身绵软无力,尹剑青把她身子搁在树根上,左手轻轻在她背后拍了一学,那五女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一股水箭,人也登时醒了过来,只是四肢无力,委顿的依在树根上,只是喘息。

  那青袍老者眼看丑女落水之后,忽见有人入水相救,锦衣少年一挺手中长剑,正待赶去,却被他摆手止住,直等尹剑青登岸之后,把丑女救醒,他才缓步走了过去,徐徐说道:

  “小兄弟身手不凡,你叫什么名字?”

  尹剑青看他把丑女击落水中,见死不救,心中已是十分气愤,闻言冷冷道:“在下只是过路之人,看到有人落水,总不能见死不救,并无留名的必要。”

  锦衣少年双目一拢,喝道:“这丑丫头落水,关你甚么事,要你来救她?”

  尹剑青听得大怒,左手抓着青木棍,虎的站起身来,瞪目喝道:“人命关天,你说的倒轻松?就算这位姑娘打死了你家一只鸽子,也不是死罪,你们居然要她性命,天底下哪有此理?在下把她救起来,有何不对?”

  他一身衣衫,湿得像落汤鸡一般,胆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英气逼人!

  锦衣少年怒哼一声道:“好小子,你是找死!”

  尹剑青双目发光,朗笑一声道:“我看你一身衫裤,平日仗势欺人,作威作福惯了,才如此骄横,动不动就要人家性命,我如何找死,你倒来试试看?”

  锦衣少女看到尹剑青一表人才,一胜英气,一双秋波只是盯着他直瞧,这时忍不住道:

  “哥哥,他见义勇为,入水救人,这也没错,你就少说两句,不是没事了么?”

  锦衣少年气得满脸通红,长剑倏地一振,发出嗡然轻响,含怒笑道:“好小子,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刷的一声,举剑朝尹剑青刺来!

  青衣老者早已看出尹剑青身手不凡,他想瞧瞧他的路数,因此锦衣少年长剑出手,并未出声阻止。

  倒是锦衣少女看不过去,悄声道:“爹,你看哥哥……”

  青衣老者一手将须,微笑道:“娇儿,你莫作声。”

  锦衣少女撒娇道:“爹,他……”

  尹剑青看他举剑就刺,动中更怒,剑眉一剔,大喝道:“你要和我动剑!”

  身形轻侧,让过对方一剑。

  哪知锦衣少年已动了真怒,一剑出手、第二剑、第三剑踉着刺出,口中阴笑道:“我要你死!”
 

 
分享到:
揭密风流乾隆与香妃的情感生活
木兰辞6
猫和老鼠合伙8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农民皇帝朱元璋的五大历史功绩
蚕是被自己的丝裹住的,人生也是1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小红帽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