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龙引 >> 第五十八章 拼将剑杖合重围

第五十八章 拼将剑杖合重围

时间:2018/5/10 8:45:21  点击:386 次
  石龙婆突然厉声道:“老婆子无暇和你们多说,你们既敢找上东华山庄来,自然没把石龙婆放在眼里,老婆子要是让你们安然离去,岂不是太便宜了?”

  十位大师忍不住道:“石老施主只管划下道来!”

  石龙婆厉笑道:“这个简单,只要你们接得住我手中百拐,今日之事,一笔勾消,要是接不住我百拐,就要委屈你们留在这里,让四大门派四位掌门,亲自把你们接回去了。”

  孟守干一掂旱烟管,拱手道:“孟茶敬先峰教!”

  石龙婆身子动也不动,冷嘿一声,目光环视,冷冷说道:“我是叫你们一起上,接不接得注我百拐,还难说呢!”

  一苇子敞笑道:“只怕未必见得。”

  立在石龙婆身侧的红衣少女,忽然娇声道:“慢着!姥姥,你问问他们咯,还有几个人呢?”

  孟守干淡淡一笑道:“他们留在前厅上,没有进来。”

  话声才落,只见蓝影闪动,一个劲装青年,手上抱着一人,飞也似的跑了进来!

  大行大师等人,瞧得凛然一惊,那不是赵南珩吗?

  他怎会在这里出现?

  手中抱着又不知是谁?

  正当大家一怔之际,他已经笔直走到石龙婆面前,急着说道:“姥姥快救救大师兄,他……被‘翻天印’掌力所伤!”

  孟守干低哦一声,回头道:“他大概就是姓辛的香主了。”

  石龙婆从辛舒平手中,接过木宇真身子,把把腕脉,双腮鼓动,松了口气,道:“幸好我早一步赶到这里,真儿还不至于无救……哼,伤人的可是单光斗?”

  她一边说话,双手互援了一阵,向木宇真身上不停的按摩,好像把眼前众人,视若无睹。

  辛舒手摇摇头道:“方才大师兄发现华山门下由秘道逃出,追入林中,就中人暗算,弟子不知道伤人的是不是单光斗?”

  石龙婆水泡限眨了两眨,怒嘿道:“除了性单的老贼,还有谁会这种霸道的硬门功夫?

  什么?华山门下,从秘道逃了出去?”

  大行大师听说虞平已从秘道逃了出去,登时想起方才孟守干说过,虞平等三人,没有眼来,是他的意思,“他们另外有事”。不由目露惊奇,朝孟守干瞧去,只见孟守干面含笑容,微微点头。

  辛舒平道:“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弟子因大师兄伤势极重,只好把大师兄抱来,请姥姥急救……”

  “好哇!”

  石龙婆突然抬头,凌厉目光,扫过大行大师等六人,怒声道:“原来你们和朱雀旗早有勾结……”

  她双手还在替木宇真不住的按摩,迅速回头去,朝蛇蝎夫人道:请劳教主,快去截住他们,今晚进入东华山庄的人,不论死活,一个也不能让他们漏网!”

  蛇蝎夫人盈盈起立,点头道:“好,我就去!”

  孟守干突然一摆旱烟管,拦在她面前,大笑道:“教主且慢,小徒等三人,是老朽叫他们退出东华山庄去的,有咱们几个老骨头,留在这里了,还不够吗?”

  大行大师等人,业已听清赵南珩、虞平、侯剑英三人,果然已逃出东华山庄,大家心中都深感奇怪,不知盘守干用的什么妙计,能使三人安然脱险。

  此时眼看孟守干拦住蛇蝎夫人,不让她出去,也立刻各自暗作戒备。

  蛇蝎夫人冷冷一笑道:“唷,孟大侠没有听到姥姥说的话吗?我得把三个小兄弟追回来呀,你还是快让开的好!”

  扬手一掌,劈了过来。

  她劈出的掌势,既无破空之风,亦无激荡潜力,只是随手推出,轻描淡写!

  孟守干面情凝重,嘿然道:“老朽正想领教!”

  储运内力,蓄劲掌心,硬接对方的掌势。

  蛇蝎夫人好像不愿自己的手势,和孟守干手掌相触,轻笑道:“孟大侠可别忘了我浑身都有剧毒!”

  玉腕一挫,掌势突然收了回去。

  孟守干听得方自一凛,突觉一股阴柔暗劲,直向自己逼来,心头不禁大惊。暗想:这女魔头当真不可轻视,竟能把沉猛内力,蕴蓄掌心,留而不发,直待掌势收回,内力才暗中涌出。

  心念疾转,右掌略向后收,紧接着朝前推去。

  要知他一收再推,已把掌力加强到十成左右,但觉对方涌来的暗劲,撞击在掌心之上,势道强猛无比,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却硬把蛇蝎夫人这一掌接了下来。

  那知他这一掌虽然接住,耳中只听一声脆笑,蛇蝎夫人身如幽灵,趁孟守干后退出一步之际,早已一下闪到右侧一道门前!

  这原是电光石火事,蛇蝎夫人身形才动,猛然两声大喝,两支精钢禅杖划起两道凛烈劲风,交叉封住去路。

  那是十善、十信两位大师,同时出手,拦在门前。

  不!在这电光石火一瞬之间,但见红影一闪,另一个娇脆声音喝道:“哼,凭你们两人,也想拦得住阿姨!”

  这说话的人,正是站在石龙婆身侧的红衣女郎,她两手伸屈,施展的正是少林寺绝技“十三擒龙手”。

  赤手空拳,居然在一招之间,把十善十信两位大师的杖势化解开去。

  她要是不出手,蛇蝎夫人哪会把两个少林和尚放在限内,说不定举手之劳,化解开两人杖势,身子早已闪了出去。

  但红衣女郎这一出手,虽然也同样化解开两人杖法,只是有红衣女郎挡在中间,反而阻住了蛇蝎夫人的去路!

  却说孟守干被震得后退了一步之后,眼看蛇蝎夫人身形闪动,朝门外掠去,方自一急。

  瞥见十善十信两支禅杖交叉封路,红衣女郎化解开两人杖势,却依然拦在门口,一时大感奇怪。急忙举目瞧去,红衣女郎两眼望着蛇蝎夫人,目光之中,似有乞怜之色,心中不由恍然大悟。暗暗“哦”了一声:是了,她明是帮她出手,暗中也是想阻延蛇蝎夫人前去追人!

  心念方动,只见蛇蝎夫人面含笑容,朝红衣女郎使了个眼色,嘴皮微动。

  红衣女郎脸上忽然泛起一层红晕,偏身相让,蛇蝎夫人身加灵蛇,一下闪了出去。

  这一段话,说来较慢,其实只红衣女郎出手化解开十善十信两位大师杖势的一瞬间事。

  十善十信眼看红衣女郎忽然偏身让过蛇蝎夫人,又挡在门首,不由齐声喝道:“你还不让开?”

  他们因对方使的正是少林绝技“擒龙手”,惊镇之下,正待出手!

  孟守干。动中有数,连忙摇手道:“两位大师且慢,小徒他们已经走了一会,谅她也追不上了,随她去吧!”

  说完,朝红衣女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意思似在向她打着招呼。

  十善、十信不知孟守乾心意,两人同时怔得一怔!

  那垂首替木宇真疗伤的石龙婆,此刻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喝道:“慧丫头,你过来!”

  手腕挥处,斜里推来一掌,拍在门上,那道石门,立即“砰”然阖拢,口中呷呷怪笑道:“你们一个也休想出去了!”

  大行大师等人一代名宿,自然不肯趁石龙婆替木宇真疗伤之际出手,只是静静的站在她对面相距两丈之处。

  这时听她说出一个也休想出去,迎目一瞧,果然大厅四周门户,业已悉数关闭。

  大行大师双手合十,低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阳佛,老衲等人,既然来了,自非怕事之徒,老施主方才已经划下道来,但等这位小施主掌伤痊好,老衲不自量力,也要向老施主领教。”

  石龙婆厉笑道:“你们可是后悔失去了机会?你们方才趁我替他疗伤之际,群起围攻,虽也未必伤得了我,却足以使我老婆子大费手脚。”

  一苇子道:“石龙婆,你把咱们看作何等样人?”

  大行大师道:“老施主只管替这位小施主疗伤,咱们等一会无妨。”

  石龙婆厉笑道:“不碍事,真儿已经好了。”

  她话声方落,只见横卧不动的木宇真突然挺身坐了起来。

  石龙婆回兵向身边站着的辛舒平和红衣女郎吩咐宿.“真儿还须调息运功,你们两人好好看守他,老婆子要伸量伸量他们四派一门的高手,敢闯上东华山庄来,是不是真有惊人之艺?

  一顿手中钢拐,喝道:“接得住老婆子百拐,东华山在自当恭送诸位出去,你们给我一起上就是!”

  大行大师道:“老施主如此说法,想必自恃武功,老朽不自量力,倒想先领教几手高招。”

  孟守干一枪旱烟管,正待抢出。

  十住大师虎的跨前一步,单掌打讯,行了一礼道:“大师且慢,大师赤手空拳,接她铁拐,未免太吃亏了,还是由贫僧,接她几拐试试!”

  一面回头以传音入密说道:“石龙婆乃西妖同门师妹,既敢口出狂言,武功自非小可,让贫僧先试她几招,三位前辈可从旁默查她的路子,贫僧如有不敌,三位再出手不迟。”

  大行大师知道少林寺“优魔杖法”,威力极强,十住大师又是“十”字辈中有数高手,他既然这般说法。就点点头,也以传音入密说道:“罗髻一派,武功怪异,大师和她动手,不可大意。

  石龙婆双腮鼓动,早已等得不耐,厉笑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叫你们一齐上,免得老婆子多费手脚,哪有这般噜嗦?”

  十往大师手握禅杖,陡然向前欺进一步,打讯道:“老施主要以钢仗赐招,自然是贫僧领教。”

  石龙婆冷冷的道:“你要一个人上,只怕接不住我五杖!”

  十住大师慈眉耸动沉声道:“贫僧练武数十年,真要接不住老施主五招,就算我枉为少林僧人!”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十分和平,但字字铿锵,有如斩钉削铁一般。显然这位少林高僧,也动了真火,才有接不住她五招,杜为“少林僧人”之言。

  只见他话声出口,缓步向前迎去,每一举步,身躯就微微颤动一下,直到离石龙婆七尺左右,才行站停。

  在场的人都是大行家,当然看得出十住大师在这一瞬之间,业已运起他毕生的功力,大有和石龙婆尽力一搏之慨!

  石龙婆连瞧也没有向他多瞧一眼,淡然道:“其实我老婆子五招已经多说了。”

  右腕一抬,龙头拐呼的一声,随手挑起,朝十住大师身前送去。

  这一招出手平实,看去根本不成章法,只须普通招术,即可把它封出,哪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

  十住大师虎吼一声,弹杖幻起一片杖影,左劈有打,总觉每式未及施展到一半,仍然封不住对方杖头,逼得只好半途变招。

  但改招之后,仍然封架不住,只好再次变招,接连变换了几个方位,才勉强化解开去。

  在他已用足了十成功力,这连续变招,当真有如风雷迸发,但人家却只是普普通通举拐一送而已!

  仅此一招,直把大行大师等人,瞧得凛然变色,心头大震。

  十住大师更是胆战心凉,看来她说一个人上,只怕接不住五招之言,果非虚言!

  他自幼剃度出家,在少林寺精研武学数十年,可说连作梦也没想到凭自己所学,接住人家一招都会有如此困难,一时不由激起他强烈怒火。禅杖疾抡,不待对方第二招出手,一跃而上,少林镇山绝学“伏魔杖法”,业已滚滚使出!

  石龙婆冷笑一声,龙头拐依然只是不成章法的随手一挥动,但这漫不经意的随手挥动之间,似是含蕴着极为神奇的招术。无论十住大师“优魔杖法”如何奇奥,杖势迅猛,均被石龙婆的平凡招数,破解无遗,接连后退。

  当真只不过五招工夫,石龙婆龙头枝,似乎愈出愈奇,迫得十位大师已在她一片拐影之下,完全失去了主动。不但无法发挥“伏魔杖法”至大至刚的威猛招术,甚至连一支禅杖,都被束缚得施展不开。

  只好手握禅杖中间,当作两柄短棒使用,来封拆石龙婆的诡异拐头,只要他变化稍慢,就立刻被迫得手忙脚乱。

  只听石龙婆的声音,冷嘿道:“瞧不出你还接得住老婆子五招以上,少林寺里,倒也可算得数一数二的了!”

  语声出口,铁拐骤然一紧,但见重重拐影,直劈而下。

  十善大师眼看师兄危急,立即向十信大师低声道:“这老妖婆果然厉害,师弟,咱们快去助师兄一臂之力!”

  他因师兄业已接下对方五招以上,自己两人此时上去,在师兄面子上,也已不算难堪了。大喝一声,抡动禅杖,冲了上去。十善大师同时扑上,举杖就劈。

  两人这一挥杖助战,乘势逼进,十住大师有一瞬空隙,给他缓过手脚,后退一步,镔铁禅杖立即弃短复长,源源抢攻。

  三位“十”字辈的大师,艺出一门,心意相通,这一联手合击,有如山崩海啸,威力惊人。

  石龙婆却是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手上铁拐,随势挑拨,从从容容,依然似有余暇。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