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龙引 >> 第二十二章 桃林深处布蛛丝

第二十二章 桃林深处布蛛丝

时间:2018/5/6 21:11:06  点击:473 次
  说到这里,只听那只人面蜘蛛绿浪子昂起头来,“吱”“吱”的叫了两声。

  鬼手仙翁慌忙过去,佩着身子,用手在地上边叩边走,那蜘蛛敢情久经训练,通晓人意,随着他手指叩处,缓缓爬去。

  南玖云这下看得清楚,原来那蜘蛛爬过之处,地上已留下一条闪闪发光像银线似的蛛丝。

  转眼之间,鬼手仙翁已在两丈周围绕了一圈,便自回转,绿娘子并没有跟他回来,只是忙碌着在树上树下不住的爬动,吐丝布网。

  一会工夫,两丈外的桃林之间,已张起一层疏朗朗的蛛网。

  南玖云虽知这只巨大蜘蛛,本身定是极毒之物,可能它吐的蛛丝,也有剧毒;但如说连凶猛的虎豹,都会退避三舍,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鬼手仙翁把药箱交到南玖云手上,郑重的道:“你替我保管药箱,无论有什么事故,都不可惊扰,尤其不可碰上蛛丝,切记切记。”

  说到这里,缓缓在赵南斯身边盘膝坐下,闭目垂眉,运起功来。

  南玖云手上捧着药箱,坐在一边,只是静静的瞧着老道。

  过了半晌,还不见他有什么动静,目光向四周一瞧,那只人面蜘蛛,已不知去向,敢情躲到桃树上去了。

  这时差不多已有四更光景,四处黑沉沉的,静寂如死。

  又过了一会,只见鬼手仙翁身上,热气蒸腾,地缓缓睁开眼睛,一手扶起赵南珩身子,右手骈指如戟,迅速点在他头顶“百会穴”上。

  一点之后,立即缩回,第二指落到百会穴后一寸五分的“后顶穴”,接着“强间”、“脑户”,“风府”一路点了下去。

  眨眼工夫,已将督脉穴道顺次点完。但他毫不停止,再由“会明穴”开始,落指如风,由下而上,点的是任脉二十四穴。

  鬼手仙翁一口气点完“督”“任”二脉之后,依然把赵南珩放在地上,自己收回右手,闭目垂帘,跌坐如故。

  南玖珩知道这打通经脉之举,极耗真元,敢情他需要调息运功,再行施术,一时只是手捧药箱,静静的坐着。

  果然,隔不一会,鬼手仙翁再度扶起赵南珩,出手点的是“冲”“带”二脉,依然休息了一会,才点“阳跷”“阴跷”。

  但就在此时,南玖云忽然听到一阵“嗡嗡”之声,在身侧不远处响起。

  这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有数十只蜜蜂,同时在振翅疾飞!

  不,那像是苍蝇被人捉住了,用针钉在墙上,挣扎不脱,发出“嗡、嗡”哀鸣之声一般!

  南玖云抬头望去,果见身右一丈来外,疏朗朗的蛛网上,黏着许多金色小蜂,正在振翅哀鸣。

  那蛛网空格极大,就是麻雀之类的小鸟也足可飞得进来,何以这许多金色小蜂,偏偏会撞在蛛丝之上?

  她觉得好奇,两只眼睛一霎不霎的凝神望去,这一瞧,更把南玖云瞧得称奇不止!

  原来桃林之外,还有一小群金蜂,陆续朝里面飞来。但才一飞近蛛网,不知怎的,就会一只一只身不自主的朝蛛丝撞了上去,竟然没有一只能够飞得进来,“嗡嗡”之声,越来越响!

  这时,那只人面蜘蛛绿娘子已缓缓从树枝上出现,循着银丝爬去。

  倾刻之时,把数十只小锋一齐吞入腹中,桃林中又立时静了下来!

  南玖云看到这里,才一低头,不由蓦吃一惊,原来自己只顾瞧着树上,哪知身侧不远,却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鬼魅似的人影。

  相距非遥,依稀可以看到那人一头花白头发,一身黑衣,背面而立,那正是指点自己前来的黑衣老娘瞎鬼婆苏如珍!

  南玖云心头猛地一震,她怕她惊动正在替赵兄弟打通经脉的鬼手仙翁,正待起身阻拦。

  忽然想起老道一再嘱咐自己,无论遇上什么事故,都不可惊动之言,只好耐下性子坐着不动。

  瞎鬼婆冷冷一哼,厉声喝到:“如晦,你倒真是明目张胆的和我作起对来了,明知我今晚会来找你,故意放出毒蜘蛛,把我护身金蜂,悉数咬死,你说你,这是什么道理?”

  说话之时,左手微微一弹,一支金针,闪电朝绿娘子打去!

  这时鬼手仙翁已点完“阳跷”“阴跷”二脉,瞑目跌坐,对瞎鬼婆的喝骂,恍如不闻。

  南玖云瞧她扬手打出一支金针,突然向绿浪子下手,心中方自一急,暗暗叫一声:“可惜!”

  以瞎鬼婆的武功,一支金针何异一根钢杵?眼看这只通晓人意的人面蜘蛛,难逃厄运!

  这原是电光石火,奇快无比,那支金针才一飞近蛛网,竟然和方才那群金蜂,如出一辙,针尖微微一歪,自动往银丝上黏去,一下就胶在上面,动也不动了。

  这下,不但瞧得南玖云惊奇。就是瞎鬼婆也似乎深感意外,口中微“噫”一声,抬手又是七八支金针,向绿娘子激射而去!

  说也奇怪,那疏朗朗的蛛网,好像有着极大吸力一般,七八支金针依然和先前那支一样,针尖一斜,黏上了蛛丝。

  瞎鬼婆人虽背向而立,但她听觉极灵,打出金针,悉数落空,不由厉声一笑,右掌一挥,直向绿娘子存身的一片蛛网上劈去!

  试想瞎鬼婆的功力,何等深厚,区区一片蛛网,如何挡得住她一击!

  哪知事情大出意料,瞎鬼婆一股强劲掌风,涌进蛛网,那片流朗朗的银丝蛛网,经掌力推动,只是起了一阵晃动,仍然完好无损。

  绿娘子却直向发掌之处游了过去,睁着如豆双目,绿光闪烁,突然口吐银丝,悬空一荡,向瞎鬼婆当面扑去。

  瞎鬼婆自然深知厉害,未等绿娘子扑到,身形一闪,很快掠出林去。

  南玖云瞧得大是骇异,这才知道鬼手仙翁说得不假,绿娘子果然厉害无比。

  回头一瞧,鬼手仙翁对他胞姊瞎鬼婆的寻来闹事,只如不闻,此刻调了会息,继续替赵兄弟打通“阳维”“阴维”二脉。

  只要二脉一通,大功就告成了,她心中方自一喜。

  眨眼工夫,鬼手仙翁已点完“阳维”一十七穴,开始点“阴维脉”了!

  他下指极快,“筑宾”,“腹哀”,“大横”,“府舍”,“期工’,“天突”,一路由下而上。点到最后“帘泉穴”时,赵南街口中突然“呃”了一声,向后跌倒,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南玖云睹状大惊,急忙一跃而起,抢过去扶起,只觉地浑身烧得发烫,双颊如火,呼吸却甚是沉稳,知道经脉已通,不由先放心了大半。

  再看鬼手仙翁早已盘膝坐在地上,额前大汗淋漓,一身道袍尽湿,想是替赵兄弟打通奇经八脉,真气耗损不轻,此时极需养神调息。

  想到这里,忽觉身后火光一亮,照得眼前通明,同时只听一阵尖笑,由桃林外传来!

  南玖云心头一凛,她辨出这阵怪笑,正是瞎鬼婆的声音,忙转头瞧去,那不是瞎鬼婆还有谁来?

  她两手各自执着一支巨大松燎火把,火光熊熊,笔直朝林中走来。

  南玖云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原来她方才并没离去,只在附近扎了两支松燎,莫非她想纵火烧林。

  这不过是一瞬间事,瞎鬼婆业已逼近蛛网,只见她双手一举,两札熊熊火把,猛向蛛网上撩去。

  这一着当真奏效,那银丝似的蛛网,不怕暗器,不怕掌风,但遇上了火,却是天生的克星,只听一阵“滋滋”轻响,一片蛛网,立刻烧得不见踪影,绿娘子飞快的往树枝上逃去。

  瞎鬼婆总究双目失明,仅凭听觉,绿娘子逃得极快,是以未被发觉。

  她双手一阵舞弄,把右侧林销之间的一片蛛网,烧得精光,但她仍然并不放心,左手前举,右手护后,以防绿娘子偷袭,脚下缓缓朝里走!

  南玖云这才知道她扎了两支火把,原来是专门对付绿娘子的,此时眼看她破网而入,心中大急。立即放下药箱,一手抽出长剑,迎了过去。

  瞎鬼婆怕的是剧毒无比的绿娘子,是以走得极其缓慢,说她是走,其实只是一步步的背着身子倒退。

  但她背后好似长着眼睛,南玖云和她相距还有七八尺远,便沉声问道:“小丫头,你兄弟的伤治好了吗?”

  南玖云横剑当购,躬身道:“多谢老前辈指点,晚辈兄弟的伤,蒙道长治好了,只是还没醒转。”

  瞎鬼婆哼了一声,道:“奇经八脉,初通之下,体内气机尚未完全匀畅,过上一会,自能醒转,你下去在他身边照顾,横剑当路,意欲为何?”

  口中说着,脚下丝毫没停。

  南玖云见她对准自己笔直走来,忙道:“老前辈请留步。”

  瞎鬼婆怒声道:“你倒管起我的行动来了?”

  南玖云心中暗暗计较,鬼手仙翁已替赵兄弟点完八脉,目前只是运功调息,一会功夫就好醒转。

  自己最好和她敷衍上一阵时间,能拖则拖,心中想着,故意抬目问道:“晚辈原是在这里替那位道长护法,老前辈究有何事?能否明白见告?”

  瞎鬼婆突然停身,大笑道:“好哇,你倒替他护起法来?”

  南玖云正容道:“那位道长在替晚辈兄弟疗伤,曾说不准有人惊动,晚辈替道长护法,也就是替我兄弟护法,有什么不对?”

  瞎鬼婆点点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其实我老太婆指点你前来,也是为了自己。”说到这里,忽然哼道:“小丫头,听我相劝,你还是快快让开的好。”

  南玖云道:“老前辈可是和哪位道长有仇?”

  瞎鬼婆哼道:“哪有这么噜嗦,我自然有事!”

  南玖云道:“老前辈指点晚辈前来,对晚辈有恩,但这位道长不惜耗损夏气,替我兄弟疗伤,对晚辈也是有恩……”

  瞎鬼婆厉声道:“小丫头,不是我指点于你,苏如晦哪会答应你疗伤?”

  南玖云故意吃惊道:“老前辈,你说那位道长就是鬼手仙翁苏如晦?”

  瞎鬼婆道:“不错!”

  南玖云又道:“啊,我想起来了,原来老前辈是……是……”

  瞎鬼婆道:“瞎鬼婆,你听南世侯说过?‘”

  南玖云喜道:“是啊,我爹爹说老前辈一身所学,已脱出武学常规之外,比苏道长还要高明得多……”

  她为了延宕时间,故意奉承着她。

  瞎鬼婆生性偏激,但偏激的人,最喜欢人家奉承,听说第二代南魔南世侯居然对她女儿说自己武功,已脱出武学常规之外,心中如何不喜?语声稍微和缓,说道:“五奇世家第二代中,要算你爹爹年纪最大,功力也最为深厚,我老太婆算得了什么?我要是比如晦强,也用不着指点你找他疗伤了。”

  南玖云听得暗暗奇怪,她指点自己前来,和他们姊弟两人的武功,有何相干?心中想着,一面问道:“老前辈,此话怎说?”

  瞎鬼婆突然厉声道:“小丫头,你是故意和我扯谈,是想拖延时间?嘿嘿,如晦替你那小子打通奇经八脉,少说也消耗了他三成功力,没有一两个时辰,哪能复原?

  你先想想,我和你们非亲非故,那小子的死活,与我何关?就算沾亲带故,我也犯不着替你出主意呀。告诉你,我指点你来找如晦,就是为了要使他耗去三成功力,我才制得住他。”

  南玖云听得暗暗“哦”了一声!付道:这就是了,瞎鬼婆素以阴狠出名,自己蒙她指示,心中原感奇怪,只当她知道自己来历,碍着爹的面子。

  原来她方才和自己动手之后,就打上了主意,她利用鬼手仙翁昔年诺言,也算准自己的家传剑法,只要辟出不意,定可把鬼手仙翁逼退,这才指点自己前来。鬼手仙翁苏如晦,总究是她同胞弟弟,还如此不择手段,这人当真阴毒得紧!

  心中想着,一面说道:“老前辈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苏道长又是你同胞弟弟,岂能乘人于危?”

  瞎鬼婆狂笑道:“成名人物?名卖几个钱一斤?我无同胞之义……咄,小丫头,这是我老太婆的事,你替我滚开!”

  她两手握着两支又长又大的火炬,随着话声,朝南玖云身前杨来。她功力深厚,这一下虽是虚虚一标,南玖云只觉一股炙热火气,有若潮水一般,烘然涌到!一惊之下,脚下不期后退了两步。

  瞎鬼婆跨上一步,桀桀笑道:“小丫头,你让是不让?”

  南玖云突然急叫道:“老前辈留神,绿娘子……”

  瞎鬼婆双目失明,唯一忌惮的就是那只人面蜘蛛,闻言果然右手一挥,一支火炬,向身后挥去。

  南玖云眼看她果然上当,这一机会,哪肯错过?横胸长剑,奇快无比,朝她左手火炬上削去!

  这一着快逾闪电,等瞎鬼婆发觉剑光撩过,“嗒”的一声,那支巨大松烧,火头已被削落,一大堆熊熊烈火,散落地上,冒起一阵浓烟。

  瞎鬼婆心头大怒,怒笑一声道:“你是找死!”

  身形疾上,左手一抖,那支断了火头的松燎,呼的一声,朝南玖云捣来。

  南玖云识得厉害,不敢硬接,身子一侧,斜斜让开来势,哪知身形才动,只觉那支松燎宛如长着眼睛一般,如形使影,跟着袭到。

  南玖云原也是心高气傲的人,一闪没有闪开,心想:“难道自己真还怕你不成?”

  立即功运右臂,挥封封架。

  别看瞎眼婆子手上只是一支用松枝扎成的松燎,在她使来,却不啻一支钢杖。

  南玖云接连变换了几式剑招,才算勉强封开,心头不禁大感凛骇。对方只是背着身子发的招,而且还只是一只左手,已有如此厉害,假如转身过来,双手合攻,自己岂非一招也接不下来?

  她哪里知道瞎鬼婆自从双目失明之后,不愿以面目示人,数十年来,练的就是背后功夫。

  南玖云一阵惊凛,蓦地心中一动,暗想:她对绿娘子深怀戒惧,是以才把右手火炬,守护前身,自己正好利用她这一弱点,方可和她缠斗。

  这原是电光石火,一瞬间事,南玖云封开瞎鬼婆一招之后,口中就大声说道:“老前辈,晚辈蒙你指点,心头感激不尽,原不敢和你动手,只因苏道长为了救治晚辈兄弟,才致元气耗损,晚辈答应替他护法,自然也不能让你害他……”

  瞎鬼婆没等她说完,桀桀大笑道:“你想拦得住我?”

  右脚朝后逼进一步,左手松燎又已攻到。

  南玖云急忙举剑封解,口中依然大声说道:“晚辈是不得已才和老前辈动手的,但晚辈也不能让绿娘子伤害了老前辈,我说的绿娘子,就是那只毒蜘蛛……”

  她这几句,虽是心里想好了的,但说话之时,仍然难免分神,和瞎鬼婆这等高手动手,实是非常危险之事。

  话声出口,陡觉手上一震,长剑几乎脱手飞出!

  “啊!”南玖云口中惊呀出声,身子随着向右跃出,一面急急叫道:“老前辈快向左跃,快!”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