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护花剑 >> 第四十章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老妇

第四十章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老妇

时间:2018/5/4 9:43:48  点击:575 次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鸩脸瘪嘴的缁衣老妇,笑声虽歇,但她嘴角间还嚼着阴森的笑意,一双绿阴阴的眼神,更如两道冷电,老远就好像扫过各大门派每一个人,使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敞轿两边还有两个黑衣中年妇人,护轿而行。

  盛锦花等一干人没待敞轿奔近,已一齐躬下身去,口中说着:“参见圣母。”

  两百人的同声呐喊,倒也声震山谷,威势慑人!

  东海采荠叟微微摇头道:

  “白莲教就喜欢虚张声势!”

  少林罗汉堂长老通济大师低声道:

  “此人看来颇难对付,咱们待依计行事。”

  他口中的“依计行事”,就是大家早巳商量好的,由少林通济大师、武当天宁子、八卦门掌门洞涵子、丐帮帮主李铁崖、白鹤门掌门松阳子、武功门掌门邵南山、黄山万天声、洞庭钓叟徐璜等八手,对付姬七姑。

  护花门、花字门,会同丁南屏、况南山、和武功、白鹤门弟子对付盛锦花和铁卫武士。

  其余的人由东海采荠叟为首,视战场情况随时支援。

  现在姬七姑的敞轿已经进人广场,在中间停了下来,她依然端坐在敞轿上,只是四名抬轿的健妇停下来而已,但轿子还抬在她们肩上。

  姬七姑左手拨着一串佛珠,绿森森的目光缓慢的又朝各大门派中人逐一扫过,才尖声问道:

  “丁少秋呢?没有来?”

  在她心目中,只有丁少秋不在场才使她感到遗憾,因为眼前这些人全死光了,独独遗漏了丁少秋,总是日后之患!

  东海采荠叟朗笑一声道:

  “姬七姑,你找丁少秋何事?咱们今日是为扑灭白莲教余孽而来,似乎毋庸多说,丁少秋没来,咱们已经等你多时了,你下轿来吧!”

  “凭你们也配和老身动手?”

  姬七姑冷哼一声,自言自语的道:

  “纵然他今天没来,老身也不会放过他的。”

  少林通济大师手持禅杖和武当天宁子等七人各自手仗长剑,已从东海采荠叟两旁缓步走出,东海采荠叟缓缓退后了几步。

  这一情形,不用说也可以看得出来,这走出来的八个人是准备联手对付姬七姑的。

  姬七姑看得瘪嘴微鼓,沉嘿一声道:

  “要老身下轿来和你们动手?我看省了吧!”

  有手抬处,已从搁手的木板上取起一柄长剑,冷然道:“就是你们八个?好,你们只管出手,老身要你们死得瞑目……”

  锵的一声,抽出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来!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清朗的声音叫道:

  “诸位前辈且慢,圣母指名叫的是晚辈,这第一场,还是先由晚辈出手吧!”

  话声入耳,一道蓝影已从十丈外疾如飞鸟,泻落在敞轿前面。

  跟在这道蓝影后面,又有一条人影,跟着疾掠而来,这人轻功稍差,比前面那道蓝影,落后了一大截,但也很快追到,站到了左首。

  在这同时,从各大门派阵营中也有一条人影飞快的掠出,站到右首。

  只听艾大娘焦急的叫了一声:“青青!”

  原来最先凌空射来泻落轿前的正是玉面朱唇,身穿天蓝长衫的丁少秋。

  跟着他掠来,站到左首的也是一个身穿天蓝长衫的少年,只是个子矮了些,他是易钗而弃的池秋凤。从各大门派阵营中冲出来的,也是一个蓝衫少年,则是柳青青。

  她们学会了五招“崆峒九剑”,大哥出场,要和姬七姑动手,她们自然要跟着出场了。

  还有两位姑娘,这时还隐身在树上,一个是李玉虹,她要等大哥和姬七姑交上手,才能出手,一个是姬青萍,姬七姑是她姑太太,她娘也在场上,她自然不便现身了。

  丁少秋修眉微拢,朝池秋凤和柳青青两人道:“你们快退下去。”

  池秋风和柳青青都没有作声,站着不肯走。

  姬七姑朝了少秋点着头道:

  “丁少秋,你还是来了,青萍那个丫头呢,没跟你来?”

  丁少秋道:“在下要和圣母动手,这种尴尬场面,她能来吗?”

  姬七姑尖笑声道:

  “可怜的孩子,她在千百个少男中选中你,眼光原也不能说她错,只可惜你一直在和老身作对,这只能说是你错了!”

  她以悲天悯人的口气,说出这番话来,是她已下了决心,非把丁少秋除去不可。

  丁少秋大笑道:

  “在下没有错,是圣母错了。”

  姬七姑憎然道:

  “老身那里错了?”

  丁少秋昂然道:

  “圣母是白莲教魁徐鸿儒门下,白莲教倡乱失败了,圣母能够大难不死,应该韬光养晦,不应再做出危害武林,危害社会的事来,就像和你同门的金钵禅师,虔诚礼佛,深通禅理,一直与世无争,不失为一代高僧……”

  姬七姑忽然变成脸色狞厉,厉声道:

  “你几时见到过他的?”

  丁少秋道:“在下是在咒钵寺见到他的。”

  “唔,原来是这老不死和我作对……”

  姬七姑白发飞扬,呷呷尖笑道:

  “精通禅理、虔诚礼佛,他会是这样的人吗?”目光一注,急急问道:

  “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丁少秋正容道:“老禅师告诉在下,他已是行将就木之人,数十年遁迹荒山,不想再作出岫之云,所以没有答应你的邀请,还要在下告诉你,白莲教并非邪教,乃是佛门旁支,是后人做了邪恶之事,连白莲教也蒙上了邪恶的罪名,劝你上体天心,以慈悲济世,才能把白莲教的罪恶洗刷干净,你就成功了。”

  “说得好听,光耍嘴皮子,老身也可以说得出比他更动听,更冠冕堂皇的话来。”

  姬七姑沉声道:

  “老身要恢复白莲教,但各大门派没有不敌视的,所以老身不得不用非常手段,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我把反对我的人杀光了,老身也会漱些慈悲济世的事,那是后话,目前是行不通的,所以我要杀!杀光这些自命正派的江湖人士。”

  她充满杀气的目光,又落到了少秋身上,稍稍和缓下来,说道:

  “青萍是个好孩子,也是姬家唯一的骨肉,老身……为了她,老身真不想杀你,老身把青萍交给你,你要善待她,好了,你快去吧,离开这里……哦,你最好劝你老祖父、父母都离开这里,这是一场凶残的杀戮,为了青萍以后的幸福,我不想伤你们丁家的人,你去劝劝他们,即速离开此地,老身给你一柱香的时间。”

  “多谢圣母,这番好意,在下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丁少秋朝她抱抱拳,又道:

  “在下今日此来,是要为天下武林除害,不能因私忘公,只有圣母放弃白莲教,放弃和各大门派为敌,才能化干戈为玉帛,否则只有和圣母放手一搏之途可行。”

  姬七姑听得勃然大怒,目中绿光大盛,厉声道:

  “好小子,老身想放你一条生路,你却硬要朝死路上钻,好!老身那就成全你!”

  身形倏然腾空飞起,一剑朝丁少秋当头劈落!

  这一剑虽然很少变化,但剑光如银龙倒挂,一道匹练长逾寻丈,阔有数尺,光芒甚盛,剑上阴气如潮,连站在一丈以外的人,都感到寒砭肌骨!

  她这一凌空跃起,抬轿的四名健妇和两个侍女不待吩咐,迅速退了下去。

  丁少秋大声喝道:

  “你们快退!”

  右手倚天剑呛然出匣,朝上横架而起。

  少林通济大师等人虽然听到丁少秋的喝声,但他们担心丁少秋仅仅弱冠年纪,只怕他接不下来,是以只是朝两边退开了数步,并未真正退下。

  池秋风、柳青青是决定要和大哥联手对付姬七姑的,姬七姑出手了,大哥只是举剑上架,没使出“崆峒九剑”的招式来,她们可不能和姬七姑硬拼,两人不约而同长剑倏举,一左一右向空挥出。

  这一招使的是九剑中的第一招,两支长剑矫若神龙,两道闪动的剑光忽然涌起一片耀眼而参差的剑影,令人目为之眩!

  丁少秋这一剑虽然只横架而起,但剑上早已凝聚“乾天真气”,双剑交击,像姬七姑这样声势的一剑,应该响起震天一声金铁狂鸣才对,但双剑交接,却只响起“叮”的一声轻鸣。

  姬七姑已朝上翻起,腾空直上两丈来高,然后翩然往后飞落,离丁少秋已在五六尺外。

  原来她在双剑甫交之际,忽然发现丁少秋剑上有一股纯阳之气,竟然会是自己阴极真气的克星,心头方自一怔!

  骤睹丁少秋左右两个少女联手发出来的一记剑招,自己竟然无法破解,以她的功力,当然不会把两个小丫头的剑招放在眼里,但因正面有丁少秋敌住自己,左右两人这一招剑法,就不容她忽视了,因此长剑劈到快和丁少秋长剑交接之时,忽然改劈为点,剑尖在倚天剑身上一点,就腾身飞起,后退出去。

  她居然被丁少秋一剑震了出去,这使得各大门派的人莫不深感惊异!

  姬七姑站停下来,望着丁少秋,哼了一声道:

  “小子,这一个月来,你又进步了不少!”

  丁少秋依然很有礼貌的拱拱手道:

  “圣母夸奖。”

  姬七姑长剑一指池秋凤、柳青青两人,问道:

  “这两个小丫头是什么人?”

  柳青青道:“你管我们是什么人?”

  丁少秋道:“她们是在下两个小妹子。”

  姬七姑道:“剑法是你教的?”

  丁少秋道:“她们只是初学乍练。”

  姬七姑道:“叫她们退下去,老身不想伤了她们。”

  池秋凤道:“我们不会退下去的。”

  柳青青披披嘴道:“你伤得了我们吗?”

  丁少秋道:“你们真的退下去较好,在下和圣母交手,你们会碍了我的手脚。”

  “不会的。”

  池秋凤道:“我和四妹,要和你联手,这是早就说好了的。”

  姬七姑冷哼道:“丫头们对你这般痴心,丁少秋,你可以死而无憾了,好,她们既然不肯退下,老身要出手了。”

  丁少秋抱抱拳道:“圣母请。”

  姬七姑又看了他一眼,这年轻人彬彬有礼,还一口一声的叫着自己“圣母”,天南庄的人叫自己圣母,听惯了也习以为常,但丁少秋是个倔强的敌人,这“圣母”两个字从他口中叫出来,就显得特别亲切和崇敬。

  所以姬七姑心里有些喜欢他,她很少喜欢人的,只有姬青萍一个,那是因为姬青萍是姬家唯一的后人之故,现在她对丁少秋的喜欢,是不是因为青萍的缘故呢?每次都不忍向他下毒手。

  这时她看了丁少秋一眼,心中不禁浮起一丝怜才之意,暗道:

  “这小子肯投到我教下来,该有多好,不但成为姬家的女婿,而且又是我的内侄孙婿,将来还可以传我道统,白莲教在他手里,一定可以发扬光大,胜过先师多多。”

  心中想着,手中长剑自然也停滞不发。

  丁少秋看她只是沉思,没有出手,也只是抱剑卓立,不好出手。池秋凤和柳青青两人等了一会,依然不见姬七姑出手,可忍不住了。

  柳青青朝池秋凤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说:“他们不动手,我们就先发动。”

  池秋凤会意的朝她点了下头,两人心中默默的数着:

  “一、二、三!”

  突然身形一晃,一左一右欺身直上,双剑齐发,朝姬七姑攻去。

  两位姑娘同时练的剑,自然心意相通,步调一致,没有发剑以前,先已展开“避剑身法”,然后从第一招开始,挥剑攻出。

  剑势乍展,但见一左一右两道剑光寒芒连闪,霎那之间已合而为一,宛如流动的一片闪电,光芒之速,攻势之奇,看得各大门派准备对付姬七姑的八人,都为之耸然动容,自叹不如!

  她们攻势甫发,不,她们剑招还没攻出,刚闪身而出,展开“避剑身法”之际,姬七姑和丁少秋都已发觉了。

  姬七姑沉哼一声道:

  “你们找死!”

  手中长剑倏然划出。

  丁少秋看到她们两个朝姬七姑欺去,心头猛吃一惊,口中叫道:

  “两位妹子不可造次!”

  身形直上,挥手发剑,朝姬七姑剑上迎去。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