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护花剑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

时间:2018/5/3 15:30:14  点击:445 次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听身后有一道破空风声,急掠而来,心中暗道:“莫非那青衣人追上来了?”

  心念方动,只觉那道疾风,比飞鸟还快,一下从自己头顶掠过,不,一条人影掠过自己头顶,砰然一声,坠落在三数丈外!

  李飞虹心头不期一紧,暗道:“从这人坠落之势看去,好像是负了重伤,会不会是大哥……”

  就在这一瞬间,那跌落的人影,忽然又踊身纵起,但只掠出丈许光景,又砰的一声跌坠在地,这回他似是势穷力竭踣地不起!

  李飞虹心头大急,飞身急掠过去,口中焦急的道:“大哥,你怎么了?”

  那人跌坐在地,只是喘息,已经作声不得。李飞虹这一掠到此人身边,才看清是一个黑衣老婆婆,一头花白头发,此刻业已散乱,坐在地上,一手掩胸,嘴角血迹殷然,显然负了重伤,形状十分狼狈。

  李飞虹因急于赶回玉皇殿去报信,负伤的既然不是大哥,就不想多事,口中咦了一声道:“你不是大哥!”

  说这句话,就有离去之意。

  那黑衣老妇眨了一下眼睛,有气无力的道:“小哥,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我……”

  白道中人,原无见死不救之理,李飞虹实因惦记着大哥跟青衣人去,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才急着要赶回去报信,如今人家既然开了口,他只好停下来,俯身问道:“老婆婆,你有什么事要我效劳的?”

  黑衣老妇抬了下颤巍巍的手,指指胸口,说道:“我……怀里……有一个药瓶……

  想……麻烦……小哥给……我……”

  话声还未说完,突然一阵呛咳,喷出一口血来,坐着的人,身子一歪,昏倒地上。

  李飞虹已经听明白了,她怀中有一个药瓶,要自己替她取出来,那一定是伤药无疑,当下就蹲下身子,伸手在老妇怀中果然摸到一个小小瓷瓶,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倾向掌中,原来小瓷瓶中一共只有三颗米粒大的朱红药丸。

  他出身丐帮,自然知道凡是颗粒越小的药丸,药性一定很强,这黑衣婆婆人已昏死过去,药瓶上又没有每次服用几粒字样,一时不知该给她服用几颗?但继而一想,黑衣老妇伤势极重,不如把三颗药丸一起给她喂了的好。

  当下不再犹豫,一手捏开老妇牙关,把三颗药丸一起纳入她口中,方一抬头,瞥见东首山径上正有几道人影飞奔而来!

  这一刹那,他顿时想到黑衣老妇从东首来,朝西飞掠,很可能是从雷岭来,往玉皇殿去的,她身负重伤,也可能是被天南庄那些人围攻负的伤,那么东首山径上这几条人影,就是天南庄追踪她的人了,想到这里,立即双手抄起黑衣老妇,低着腰往右首一片树林中窜去!

  差幸东首山径上几个人相距尚远,李飞虹又弯着腰疾走,自然不易被对方发现,等他窜入林中,在一棵大树后放下黑衣老妇,伏下身子,那几条人影才奔行到自己两人方才停身之处。

  现在李飞虹已可看到追踪来的一共有三个人,但此时夜色已深,他藏身之处和三人少说也有七八丈远,看不清三人面貌。

  只听其中一人道:“总座,咱们追了几十里,怎么不见老贼婆的影子?”

  李飞虹听出这人的口音极熟,正是天南庄的副总领队荀吉。

  接着另一个清朗声说道:“老贼婆已中了姑老太一记‘阴极掌’,武功再高也逃不出百里以外!”

  李飞虹暗道:“他是总管公孙轩,不知还有一个是什么人?”

  荀吉又道:“但再过去,就是玉皇殿了!”

  “唔!”公孙轩口中唔了一声道:“老贼婆朝这条路逃来,就是想到玉皇殿去的了,咱们……”

  他这句话,已有追不到人,打算退走的借口。

  玉皇殿有各大门派的人在那里,他们三个人自然人手不足,不是人家的对手了。

  但他话还没说完,突听第三个人口中咦道:“总座,副总领队快瞧,这地上有一滩鲜血!”

  这人的声音李飞虹没听见过,但从他口气中可以听出来,这人大概只是天南庄的一名武士,但心中却暗暗的叫了声:“糟了,他们发现老婆婆吐出来的这一滩血,难保不怀疑老婆婆临时躲进树林里来了!”

  就在此时,突觉一只炙热的手掌一下按在自己背后“灵台穴”上,耳中同时传来黑衣老妇低沉的声音说道:“快在地上捡三颗小石子,扣在掌心,他们如果扑进林来,你只要抬手摊掌,记着,先拢五指,在摊掌之时,五指迅速弹开,掌心前送,前送之时,心中要凝神想着先发中间,然后手掌向右而左,次序不可乱了,动作愈快愈好。”

  李飞虹只觉在她说话之时,已有一股极大内力由“灵台穴”涌向右肩,顺臂而下,源源不绝,聚到掌心。一时不敢怠慢,立即从地上捡了三颗小石子,紧握掌心。

  这时公孙轩听了那武士的话,走近那滩鲜血,俯身查看了一下,嘿然道:“那老贼婆伤势极重,吐出这滩鲜血,人必昏死过去,就算她及时醒转,也走不出百丈……”目光一掠右首树林,接着左手一挥,嘿然道:“这里只有这片树林子,咱们进去搜!”

  “搜”字出口,三道人影疾如飞鸟,品字形朝林中飞扑而入。

  这时也正是李飞虹捡起三颗石子,紧握掌心之际,耳中听到黑衣老妇低喝一声:

  “发!”

  李飞虹虽然不相信这样毫无准头的发出三颗小石子,能够伤得了像公孙轩、荀吉这样的高手?

  但黑衣老妇既然这样说了,自己就姑且照着她说的去做,黑衣老妇“发”字堪堪出口,他立即把紧握三颗石子的右手一抬,五指用力向四周弹开,掌心微突,心中默念着先发中间一颗,然后掌心迅速向右而左!

  说也奇怪,就在他掌心微突之际,凝聚在掌心的一股内力突然暴发,透掌而出,三颗石子依次向外电射弹出!

  就在李飞虹感到石子向外自动弹出之际,耳中也同时听到三声凄厉的惊呼,宛如野兽中了矢一般,带着惊叫往林外飞纵出去。

  只听黑衣者妇呷呷尖笑道:“你们三个鼠辈听着,老婆子看在你们是后生小辈份上,只各取尔等一只左眼,以示薄惩,回去给我转告姬七娘,她的‘阴极掌’也不过如此,三个月后,老婆子自会向她讨回这笔帐的,你们给我滚吧!”

  李飞虹听得不禁大感惊异,从自己掌心发出去的三颗小石子,取了三人各一只左眼,那不是说这一下已经把三人的左眼打瞎了?自己还以为三颗石子没有准头,她居然算得如此准确,这是什么手法?竞有这般神奇?这黑衣老妇又会是谁呢?

  只听数丈外传来公孙轩一声咬牙切齿的厉笑道:“好,公孙轩会把你的话传到的,在下学艺不精,损失了一只左眼又算得了什么?你教训得好,总有一天,公孙轩也许会向你加倍要回来的。”

  黑衣老妇没有作声。

  李飞虹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黑衣老妇坐在自己身后,双目紧闭,胸口起伏,脸上几乎不见一丝血色,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差幸公孙轩三人已经远去,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迅即转过身去,低声叫道:“老婆婆,你怎么了?”

  黑衣老妇纳了口气,叹息道:“老婆子不行了,我连接了姬七娘三掌,她第三掌才使出‘阴极掌’来,老婆子低估了她,才会上了她的大当,也赔上了老命……”

  李飞虹道:“老婆婆已经服下伤药,再多静养些时间,就会慢慢康复的。”

  黑衣老妇惨笑道:“中了阴极掌,一身阳气,悉被阴极之气所化,除非有练九阳神功的人以至大至刚的纯阳之气,把我体内所中的极阴之气炼去,才能得救,而且这人功力要胜过姬七娘才成,普天之下练九阳神功的人已绝无仅有,再要这人功力能胜过姬七娘,简直不可遇更不可求了!”

  她口气微顿,接道:“老婆子身边三颗火灵丹,虽是昔年火灵圣母独门疗伤灵药,也只能暂时护住元气,压制伤势,因为老婆子算准老妖妇决不肯轻易放过我,必会派人跟踪追来,老婆子当然也不肯让我死后遗体被人侮辱,才要你替我喂伤药的。”

  李飞虹道:“晚辈看老婆婆伤势好像好多了。”

  黑衣老妇道:“老婆子方才不是说过吗,这只是暂时压制伤势而已,药力消失,老婆子也得撒手尘宇了……哦,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这句“小姑娘”,叫得李飞虹脸上不禁一热,说道:“晚辈李飞虹。”

  她告诉她的依然只是化名,因为她不知道黑衣老妇究竟是什么来历,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自然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来。

  黑衣老妇没有多问,只是说道:“你盘膝坐好。”

  李飞虹迟疑道:“老婆婆有什么吩咐吗?”

  黑衣老妇黯然道:“老婆子练了七十年功,再过半个时辰,药力消失,阴伤复发,一身功力均将随我而逝,岂不可惜?目前,我仗着火灵丹药力,暂时可把阴极之气逼住,大概有四五十年功力,可以转加到你身上……”

  李飞虹没想到和她萍水相遇,她竟然肯把功力转加给自己,连忙摇手道:“老婆婆,火灵丹药力既然还有半个时辰,你老还来得及赶回家去……”

  黑衣老妇道:“来不及了,如果半途上伤发而死,平白消失了数十年功力,岂不可惜?

  转给了你,老婆子等于有一半以上的功力还活着,岂不是好?你毋庸多说,时间不多,快盘膝坐好。”

  李飞虹只得依言盘膝坐好。

  黑衣老妇道:“从现在起,你要凝神一志,顺着老婆子输入的真气,缓缓运气,纵使浑身灼热难耐,内腑胀痛等状,都要竭立忍耐!”

  李飞虹道:“晚辈省得。”

  黑衣老妇话声一落,一只右掌已经缓缓按上李飞虹的背心“灵台穴“。

  李飞虹但觉一股巨大的热流,从她掌心传入自己体内,这股热流源源不绝,有如黄河决口,滚滚而来!

  一时那敢怠慢,立即依言澄心净虑,缓缓吸气,顺着引导热流,流向十二经络。先前只觉这股真气十分炙热,但过了一会,进入体内的真气愈聚愈多,流通全身,顿时感到无比灼热,连五脏六腑都有被蒸沸之感,越来越无法忍受。

  她紧记着黑衣老妇叮嘱的话,咬紧牙关,忍不住也要忍,一意澄心净志,把一切无法忍受的痛苦置之度外。

  这样足足过了一顿饭的时光,全身衣衫已被汗水湿透,黑衣老妇按在背心上的手,终于缓缓离开!

  不,她身子一歪,侧身往地上倒下。

  李飞虹急忙转过身去,问道:“老婆婆,你是不是伤势复发了?”

  黑衣老妇虚弱的闭着双目,喘息道:“老婆子……不要紧,你……初得我五十年功力,不可大意……还要调一会息,老婆子……还有话要和你说……”

  李飞虹这一转身,发现自己确实感到头重脚轻,好像身上穿了百斤又重又厚的衣衫,有臃肿累赘之感,这就依言坐下,调息行功。

  这样足足又过了顿饭光景,才稍稍觉得舒畅了些,她心中挂念着黑衣老妇,急忙又转过身去,说道:“老婆婆,晚辈运功完了,你老好些了吧?”

  黑衣老妇身子倚着大树,似在打盹,听到她的话,双目微睁,虚弱的道:“你运完功,最多也只能稍微舒畅一些,我输入你体内的五十年功力,一时之间,是无法为你所用的,你过来,老婆子传你内功心法,你要用功勤练,大概有三个月时间,才可以完全收为已用……”

  李飞虹心头一阵感动,扑的跪倒在地,连连叩头道:“老婆婆,晚辈可以叫你师父吗?”

  “好,乖孩子,快起来。”

  黑衣老妇脸上流露出一丝安慰的喜悦之色,说道:“可惜咱们师徒时间这么短暂,为师的时间不多,你仔细记住才好!”

  说完,就把内功口诀传给了李飞虹,其中较为深奥之处,又逐句加以解释。

  李飞虹本人聪明,自然一听就懂,牢牢记住,等她讲解完毕,就道:“师父,你说了许多话,快休息一会吧!”

  黑衣老扫问道:“你都记住了?”

  李飞虹点头道:“徒儿都记住了。”

  黑衣老妇点头道:“那就好了。”

  李飞虹道:“师父,你老人家的名号还没告诉徒儿呢!”

  黑衣老妇颤巍巍的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绒布小袋,一面喘息道:“李……飞虹,还不……跪下,双手接……过去……”

  李飞虹不知这绒布小袋里是什么东西?但师父说得如此郑重,不觉双膝一屈跪了下去,双手接过绒布小包,口中叫道:“师父……”

  黑衣老妇颤声道:“为师……把它交给你……了……”

  话声未落,坐着的人突然起了一阵颤抖,张张口,还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

  李飞虹看出她情形不对,不觉哭出声来:“师父……”

  就在此时,突觉身后疾风飒然,一个凝重的声音叫道:“门主……你老……”

  他话未说完,急着喝道:“你们还不快上去,伺候门主?”

  接着一阵香风,从左右两边(李飞虹跪在黑衣老妇身前)翩然闪出四个一身青衣的少女,朝黑衣老妇奔了上去,有的替她揉胸,有的替她捶背,莺声燕语的道:“门主,你老没事吧?”

  李飞虹也在此时迅即站了起来,回头看去,只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宝塔般的人影,这人身穿一件长仅及膝宽大长衫,秃顶苍须,身材高大,一身俱是肥肉的胖子。

  四目乍接,两人几乎是同时间问出一句话来:“你是什么人?”

  这个宝塔形胖子目光一下落到李飞虹手里拿着的绒布小袋上,不觉神色微变,沉喝道:

  “你手中拿的何物?”

  李飞虹看他说话没一点礼貌,心中不禁有气,哼道:“这是我师父交给我的,我也不知道究是何物?与你又有什么相干?”

  宝塔形胖子突然发出破竹般的大笑道:“你不知道,我倒知道,说,你师父是谁?”

  李飞虹还未回答,只听一个青衣少女叫道:“副总监,门主醒过来了!”

  宝塔形胖子口中噢了一声,急忙转身朝黑衣老妇拱手道:“属下逢天游见过门主,你老……”

  李飞虹也急忙扑到黑衣老妇身前,叫道:“师父,你老人家好些了吗?”

  黑衣老妇眨了下无神的眼睛,有气无力的道:“逢……副……总监……她……她是我……新收……徒儿……继……承……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呛,随着喷出一口鲜血,一颗头软软的垂了下来。

  逢天游大吃一惊,急忙一步跨了上去,伸出手指搭了搭黑衣老妇的脉腕,黯然道:“门主已经去世了!”

  李飞虹想到黑衣老妇和自己素不相识,却输给自己五十年功力,还传自己内功心法,可谓师恩浩荡,一时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叫了声:“师父……”竟自放声大哭。

  逢天游伸出一只蒲扇大的手掌,拍拍李飞虹肩头,说道:“老门主已经吩咐要你继承门主,你就应该节哀顺变,担当大任才是。”

  那知右手堪堪拍在李飞虹的肩头,突觉一股大力震得手掌弹了起来,心头不由蓦然一震,忖道:“这年轻人好精纯的内功!”

  李飞虹拭着泪水,转身问道:“你叫师父门主,她老人家是什么门主?”

  逢天游是花字门的副总监,一身功力已是江湖一流高手,原先还以为李飞虹新任本门门主,有意露一手给自己瞧瞧的,此时眼看李飞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他方才肩头的反弹之力,只是自生反应而已!他目光望着李飞虹,说道:“老门主把花字金令传给你,难道没和你说什么吗?”

  他这一注视,才发现李飞虹原来是易钗而弁的女子,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忖道:“花字门门主一向都是女的,自己还以为老门主怎么会把门主传给一个小伙子的。”

  “没有。”李飞虹道:“方才师父要我跪下,双手接过这个小袋子,只说了句:‘为师把它交给你了’,就昏了过去,以后你们就赶来了。”

  逢天游道:“姑娘原来还没看过袋里是什么了,那你不妨取出来看看。”

  李飞虹依言打开绒布袋袋口,从里面取出一块用金线穿着的盾形紫金牌,这金牌四周雕刻着极细的花纹,正中间有一个古篆“华”字。(华,即古体花字)她只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逢前辈,这金牌作什么用的?”

  她这声“逢前辈”叫得逢天游极为受用,含笑抱抱拳道:“门主这前辈两字,属下万不敢当,至于这面金牌,乃是本门掌门金牌,见牌如见门主,代表本门至高无上的权力,老门主临终把金牌交给姑娘,姑娘今后就是本门门主了。”

  李飞虹沉吟道:“这个……”

  逢天游不待她说下去,就接着道:“这是老门主的意旨,据属下看,老门主已把本门护身真气也传给门主了。”

  李飞虹道:“这怎么会呢?我只是在这里遇上师父,刚拜她老人家为师,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师父既是贵门门主,在贵门中一定有不少资深的人,怎么要我继任门主?

  而且我对贵门的事,一点也不知道。”

  逢天游笑道:“属下说过,这是老门主的意旨,她老人家既然收你为徒,又把金令交给姑娘,姑娘就是本门门主,推也推不掉的了。”说到这里,口气一顿,又道:“不知门主可否把刚才遇上老门主的经过,说给属下听听?”

  李飞虹点点头,就把刚才的情形,详细说了一遍。

  逢天游笑道:“原来老门主不但把她老人家独门绝技‘飞星掌’传给了门主,而且还把一身功力转注给门主,老门主的眼光不错,选择得极对,本门弟子虽众,但论资质确实没有一人能比得上门主的,今后本门发扬光大,和为本门主报仇雪恨,端在门主一人的身上了!”

  李飞虹道:“师父没有传我‘飞星掌’呀!”

  逢天游笑道:“老门主要你捡起三颗石子,打瞎公孙轩三人左眼的就是‘飞星掌’,门主已得老门主转注五十年功力,只要依内功心法勤练,已经懂了诀窍,日后自能领悟。”一面看看天色,又道:“天色快要亮了,咱们该上路了。”

  李飞虹问道:“逢前辈要我去那里呢?”

  逢天游道:“老门主新故,和姑娘继任门主之事,本门中人都还不知道,自然以先回本门才是。”

  李飞虹道:“但我还有急事要赶回玉皇殿去。”

  逢天游道:“门主不用去了,在玉皇殿的各大门派中人,不知何故,三更时分业已全部撤走,现在玉皇殿已只剩下一座空道观而已!”

  李飞虹听得一怔道:“会有这等事?”

  逢天游道:“这是属下刚才来时,得到的报告,此事千真万确。”

  李飞虹摇摇头道:“就算他们走了,我也要去一趟。”

  逢天游点头道:“此地离玉皇殿不远,门主要去,属下陪门主去好了。”接着回头朝四名青衣少女吩咐道:“你们护送老门主遗体先行回去,本座陪门主去一趟玉皇殿,随后就来。”

  四名青衣少女应了声“是”。

  逢天游一抬手道:“门主请。”

  李飞虹急于赶去玉皇殿,就不再多说,两人穿出树林,一路展开脚程,四五里路,自然很快就赶到了。

  这时已是四更将尽,天色还是十分黑暗,玉皇殿矗立在山麓间,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

  李飞虹刚一走近,突听耳边响起一个低沉尖沙的声音说道:“咳,小兄弟,你不是当了门主,到这里来作啥?

  他们都先走了,这里只留下老哥哥一个人了。”

  李飞虹道:“老哥哥,你在那里?”

  逢天游眼看李飞虹忽然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起话来,心中觉得奇怪,问道:“门主在和什么人说话?”

  李飞虹道:“是老哥哥。”

  只听老哥哥的声音又道:“这小子你别理他,唔,老哥哥就在宝塔上,他们走了之后,地窖里还有几十缸好酒,弃之可惜,所以老哥哥自愿留下来替小道士看守玉皇殿的,哦,老哥哥在这里钓鱼,你们快到塔上来,别让鱼儿看到人影,不肯上钓。”

  李飞虹不知老哥哥钓什么鱼?但她相信老哥哥说的一定有道理,这就低声朝逢天游道:

  “老哥哥说,他在这里钓鱼,叫我们到宝塔上去。”

  逢天游迟疑的问道:“门主,你说的老哥哥究竟是谁?”

  李飞虹道:“老哥哥就是我的老哥哥咯!”

  只听老哥哥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喂,你别尽和这傻小子说话了,鱼儿已经来了,你们快到塔上来,再迟就来不及了!”

  李飞虹催道:“老哥哥说鱼儿已经来了,催我们快上去呢,我们快到塔上去。”

  逢天游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有人和李飞虹说话,自己并没听见,那是有人施展“传音入密”,原也不足奇,但自己二人距那宝塔少说也有一二十丈远,普通“传音入密”最多也只能传出三五丈远,足见这位“老哥哥”功力深厚惊人,不知他究系何人?

  心念转动之际,李飞虹又在催了“逢前辈,我们快进去,老哥哥又在催我了!”

  逢天游也想见识见识这位“老哥哥”,也就不再多问,跟着李飞虹一起纵身掠起,只不过两个起落,就已落到宝塔门口,举步走入。

  李飞虹急着问道:“老哥哥,你在第几层呢?”

  只听一个尖沙的声音嘻的笑道:“老哥哥在塔顶上,嘻嘻,古人说得好,放长线,钓大鱼,老哥哥所以要爬到塔顶上来,才能钓得到大鱼,你和那傻子不用上来,就耽在第一层看我钓鱼好了。”

  这话声就和当面说的一般,但他却是在塔顶上说的。

  逢天游心头暗暗震惊不止,但这句“傻小子”却又使他十分难堪,自己纵横江湖几十年,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还被人叫自己“傻小子”!

  “啊,来了!来了!”

  老哥哥尖沙的声音又像在对面说话,接着又道:“小兄弟,记着这几尾鱼是老哥哥的,你叫傻小子千万不可出手,否则把老哥哥的鱼儿吓跑了,你们两个可赔不起呢!”

  逢天游心头暗暗怒恼,但他终是老江湖,在没有弄清楚对方底细以前,还是忍了下来。

  但就在此时,耳中突然听到几声极细的破空之声,划空飞来,接着又是三声极轻扑扑之声,相继传来,三条人影像流星般在观前的青石板平台上泻落。

  他们落身之处,离宝塔也有六七丈远,但逢天游双目一注,就已看清楚来的是谁了!

  原来这三人中间一个是南天一雕盛世民,他左边是岳麓观主常清风,右边是天南庄铁卫武士总领队缪千里。

  这一刹那,逢天游明白了,老哥哥口里说的鱼儿,大概就是这三个人了。

  以这三人的武功,没一个在自己之下,也就是说差不多和自己在伯仲之间,老哥哥高踞塔顶,真能把这三人像鱼一样的钓起来吗?

  在他思忖之际,自然也澄心静虑,侧耳细听。

  李飞虹低声问道:“逢前辈,你看清这三人是谁吗?”

  逢天游道:“是盛世民、常清风和缪千里。”

  李飞虹低声笑道:“老哥哥在塔顶等的就是他们了,这回管教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三人飞身落地,盛世民目光一掠虚掩的玉皇殿两扇大门,嘿然道:“各大门派的人也只有这点胆量,居然闻风逃走了!”

  常清风手持拂尘,耸着双肩,阴笑道:“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桀,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不走,岂不会把老命留在这里?”

  缪千里含笑道:“常道兄,各大门派的人逃之夭夭,这座玉皇殿不就空出来了吗,道兄可以把岳麓观搬过来了。”

  常清风打了个哈哈,说道:“缪总领说得是,贫道也有此意,盛庄主,咱们先进去看看,请!”

  南天一雕盛世民雄霸天南,自然自视甚高,铁卫武士总领队缪千里是他属下,岳麓观主常清风虽非属下,也是在天南庄罗翼之下的清客,在他眼中也与属下无异。

  他听了常清风的话,连哼也没哼一声,就当先举步往玉皇殿大门走去。

  他们刚才泻落在大门前三丈光景,现在盛世民已经跨出了三步,突然间,他感到衣衫后领像是被人一把抓住,把他一个人提了起来,不,一下往后摔了出去。

  对方这一摔,他不但连人影都没看到,几乎连应变都来不及,就呼的一声,被摔出去三丈来远,差幸盛世民还算机警,临时施展“千斤坠”身法,落到地上,双脚着地,只不过往后移动了两步,便已稳住,站停下来。

  跟在他稍后的两人常清风和缪千里,因同在行进之中,而且目光只是注视着前方(玉皇殿),是以什么也没有看清楚,等到盛世民倒飞出去,他们只道盛世民发现了什么,也慌忙跟着倒纵后退,落到盛世民的身边。

  只有隐身塔中的逢天游,因老哥哥说过要钓大鱼,又说鱼儿来了,叫自己不要出手,他话声甫落,盛世民三人就出现,为了要瞧他是如何钓法?自然是凝足目力,注视着三人的行动。

  当盛世民举步朝玉皇殿大门行去之际,依稀看到有一丝极细的丝影朝盛世民当头飞去,接着盛世民果然一下往后飞起摔出三丈之外,这下直看得身为花字门副总监的逢天游心头不胜惊凛之至。

  老哥哥身在塔顶,要把离塔六七丈外的人钓起来,这钓丝要有多长?细到肉眼无法看清楚的钓丝,能够把一个人钓起来,手法又如此之准,而且被钓起来的又是南天一雕盛世民,这人内力之精,武功之高,岂非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只听李飞虹低声问道:“逢前辈,那个飞出去的是谁呢?”

  逢天游道:“是盛世民……快别作声,听他们说些什么?”

  再说常清风、缪千里两人飞身纵退,落到盛世民身边,常清风急着问道:“盛庄主,你发现了什么?”

  盛世民听得一怔,望着两人问道:“你们走在我后面,难道没有看见有人袭击我吗?”

  常清风、缪千里愕然道:“没有呀,你身后根本没有什么人。”

  “这就奇了!”盛世民道:“方才明明有人……”

  他因两人既然没有看到,就不好说出自己是被人抓住后领摔出去的,因此说到一半,就倏然住口。

  就在他堪堪住口,突听身后传来一个尖沙的声音嘻嘻的笑道:“盛大庄主,小老儿奉各大门派掌门人之命,把守玉皇殿第一关,你们三个要进去谒见各位掌门人,就该先向小老儿这里打个招呼,一来就往里闯,没把小老儿放在眼里,小老儿只好提着你的后领摔出去了,这可不能说是小老儿在你背后偷袭!”

  就在老哥哥的声音在三人背后响起之际,盛世民等三人已经迅快的转过身去,但身后那有什么人影?老哥哥的话声却依然从他们身后继续传来。

  三人以极快身法转过身去,依然什么人也没有看到?

  声音还是从他们身后传来!

  老哥哥这一段话,说来缓缓吞吞的,盛世民等三人一连转了三次身,话声依然在三人身后。

  这可把逢天游看得暗暗称奇,心中“哦”了一声,忖道:“看来这位老哥哥使的乃是‘千里传音’,人在塔顶上,声音就好像发自三人身后。”

  盛世民心知遇上了高手,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怎不现身来让盛某瞧瞧究是何方神圣?”

  老哥哥声音嘻的笑道:“好小子,凭你也想见我?你爷爷见了我,也许会认得,你连爷爷都没见过,怎么会认得我这小老头?”

  盛世民听得大怒,暴喝一声:“老小子,你给我站出来,看盛某不把你劈了?”

  “嘻嘻!”老哥哥尖声笑道:“在小老儿眼里,你们三个只是后生小辈,本来就不打算难为你们的,只要你们三个在玉皇殿大门前,学花果山小猴子模样翻几个筋斗,给各大门派掌门人聊搏一粲,小老儿就会放你们走了。”

  常清风手中拂尘一挥,大声喝道:“老家伙,你给我滚出来,咱们较量较量!”

  缪千里也同时喝道:“你只会躲在暗处说大话,算得什么人物?”

  老哥哥的声音道:“好,好,你们好像很不服气,嘻嘻,小老儿数出一、二、三,你们就知道了。”

  这时东方已渐渐露出曙色,逢天游还有些不信,方才天色还黑,钓丝不易被发现,何况盛世民也只是一时骤不及防而已,现在天色已现鱼白,这三人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看你如何施展?

  这时老哥哥尖沙的声音已经在喊着:“一……二……三……”

  盛世民等三人听说他要出手,早已迅速掣出兵刃,分作鼎足之势站立,耳听八方,目观三面,(左右前,因他们贴背站立,不用顾及身后)凝视戒备。

  就当老哥哥“三”字出口,突听一声细长“嘶”声,朝三人头顶直落,三人还来不及看清楚,只有逢天游、李飞虹二人看到一条极细的线从天空垂直飞落,已把盛世民一个高大身躯一下钓起五丈来高。

  盛世民身形方起,手中阔剑一转,就向空连劈,这一下他在半空中手舞足蹈,但阔剑根本没有劈得上那根细线,细线已经把他放开,盛世民就从五丈高空跌了下来。

  那细线放开盛世民,又“嘶”的一声,把常清风钓起五丈来高,放开常清风,又“嘶”

  的一声,把缪千里钓了起来,放开缪千里,又轮到盛世民,又轮到常清风,半空中一根极细的钓丝时隐时现,快如闪电,嘶嘶细响,连续不断,三个人也跟着此起彼落,轮流上下个不停!

  任凭你南天一雕盛世民、岳麓观主常清风、铁卫武士总领队缪千里三人武功如何了得,就是措手不及,躲闪不开!

  这一情形直看得逢天游目瞪口呆,连做梦也想不到当今之世还有武功如此超凡入圣的人,自己枉自纵横江湖,何其坐井观天,眼界之小?

  李飞虹早已乐得张开了口,几乎笑痛了肚子,一面低声说道:“逢前辈,你看,我老哥哥本领大不大,哦,你看他这是使的什么手法?”

  逢天游道:“这位老人家的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境界,举凡举手投足,都令人无法化解,还用得着什么手法吗?”

  话声甫落,突听耳边响起老哥哥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嘻嘻,好小子,现在服了我老人家了?方才我叫你傻小子,你心里还在嘀咕呢!”

  逢天游看他身在塔顶,还听到自己和李飞虹说的话,心头更是佩服万分,连忙仰首道:

  “老前辈言重,晚辈不敢。”

  “嘿嘿!”老哥哥的声音又在逢天游耳边响起:“不敢就好,我老人家不喜欢人家叫我老前辈,你跟着我小妹子也叫我老哥哥好了,嘻嘻,四五十年前,你爹、你师父他们也都叫我老哥哥的,便宜你小子了。”

  逢天游突然心中一动,暗道:听他口气,莫非这位老哥哥就是昔年人称猴仙的孙老乙不成,只有他不论你年纪大小,只要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哥哥就好,自己小时候,确曾听师父提起过他,那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一面连忙应道:“是、是。老哥哥吩咐,晚辈遵命。”

  “哦!”老哥哥的声音又道:“我这小妹子,现在当了你们花字门的门主,你可得好好护着她,只要她被人侵侮,伤了一根毫发,我就唯你是问。”

  逢天游仰首道:“老哥哥只管放心,晚辈遵命,晚辈会护着她的。”

  李飞虹没听到老哥哥和他说的话,偏头问道:“逢前辈,老哥哥和你说了些什么?”

  逢天游道:“老哥哥叫我叫他老哥哥就好,还要我保护门主……”

  刚说到这里,只听老哥哥尖沙的声音大声说道:“我老人家手酸了,就饶了你们吧,回去替我捎个口信给七郡主,别再叫人来烦我老人家,下次就没有这样便宜了,你们去吧!”

  玉皇殿前面三个起落如飞的人,随着话声果然停止下来。

  盛世民等三人虽然各有一身极高的武功,但在这样毫无挣扎余地的被钓丝一上一下的摔了足足一盏热茶工夫,早已跌跌撞撞摔得头昏眼花,大汗淋漓,这一停顿下来,那还支持得住,一个个精疲力竭,双腿一软,踣地不起,只是喘气。听了老哥哥的活,那敢吭上半句,稍事调息,才撑着站起,狼狈的离去。

  李飞虹叫道:“老哥哥,你现在可以下来了?”

  老哥哥没有作声。

  李飞虹又叫道:“老哥哥,我叫你你听到没有?怎么不出声呢?”

  老哥哥依然没有回答。

  逢天游道:“老哥哥可能已经走了,门主,我们也该走了。”

  李飞虹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取一件东西就来。”

  逢天游颔首道:“门主那就快去快来。”

  李飞虹点点头,急步往里行去,穿过大殿,来至第二进的左首配殿,那是天师殿,她一直走到神龛前面,伸手从天师神像的坐位取出一个小小纸包,揣入怀中。

  这一刹那,心头不觉一黯,忖道:“昨晚临走之时,不是自己太过小心,怕一时不慎,把九九丹失落了,才藏在天师神像座下,如果带在身边,也许会治得好师父的伤。”

  想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

  再说丁少秋跟随青衣人下了篷船,原先只当是渡个江而已,那知足足在船上待了三天三晚,直到第四天中午时光,才离船上岸,已在一处荒凉的山区之中,但见群山重叠如屏、野坂间草长过人,根本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这一路上,青衣人很少开口说话,尤其那副冷漠得整天不见笑容的脸孔,令人望而生厌,因此他既然不愿说话,丁少秋也懒得和他说话。

  登岸之后,青衣人当先领路,走在前面,丁少秋就跟着他身后而行。心中暗暗切齿:

  “这样古怪的人真是少有得很!”

  有时真想重重的给他一拳。

  这座山区,似乎十分广袤,重山叠岭,起伏连绵,越走越觉荒凉,到处都是危岩峭壁,参天古木,早就没有山径可循,几乎到了亘古人迹罕至之境!

  天色又渐渐黑下来,青衣人走在层峦陡壁上,依然纵掠如飞,奔行赶路,似乎毫无休息之意?

  从中午时分舍舟登陆,一直奔行到现在,已经足足走了三个时辰,青衣人不言休息,丁少秋和他赌气,也不提“休息”二字,心想:“看你一口气能走多远?”

  但现在业已渐渐黄昏,青衣人还是起落飞掠,什么也没有说。

  丁少秋实在忍不下去,开口问道:“朋友,我们究竟还要走多远?天快黑了,我们要在那里打尖?”

  青衣人连头也不回,答道:“我看你一身功力不在我之下,我还不累,你也未必累了,天黑怕什么,有我陪着你,不用担心迷路……”

  他口中说着,脚下依然丝毫不停。

  天色愈来愈黑,走在没有山径的危岩断崖间,自然十分艰险,青衣人不知丁少秋练成“干天真气”,看他紧跟在自己身后,履险如夷,奔走了大半天,居然气不喘、脸不红,心头也不禁暗暗欣慰:“看来这小子真是丁家的千里驹哩!”

  现在已是戌正,两人来至一道峡谷,两边巨石如门,中间只有一条平整的石径,在两座插山高峰夹峙之中,倒可容得两人并肩而行。

  青衣人依然领先走在前面,因为路径平坦了,他脚下突然加紧,放腿向前奔行。丁少秋自然不敢怠慢,也立即跟着他飞奔。

  这条峡谷少说也有三里光景,现在已经到了尽头,横在前面的是一条丈余宽的溪流,架以石梁,小溪对面地势豁然开朗,虽在黑夜,丁少秋依然可以看清楚这是群山围抱中的一片盆地,到处树木蓊郁,在树林间隐约看到许多房舍。

  好像是一个村落,在万山之间,聚族而居,当真不啻世外桃源!

  走近石粱,青衣人的脚步已经放缓下来,行过石梁,就有平整宽阔的石子路了。

  青衣人领着丁少秋朝石子路上走去,路的两边尽是数人围抱的古树,枝桠交差,参天蔽日,因此走在路上,倍觉幽暗,换了一个人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要摸索着行走呢?

  但丁少秋练成“干天真气”,目能夜视,自可看得清楚,发现这些参天古树林中,似有不少歧路,就是自己行走的这条石子路,也不是笔直的,一回左弯,一回右弯,极尽曲折,也许青衣人故意领着自己绕来绕去的行走,揣其目的,无非不想让自己认出来路。

  一会工夫,来至一所宅院大门口,青衣人脚下一停,回身道:“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不容丁少秋问话,转身自顾自的行去,身形闪动,便已在树林间隐没不见。

  丁少秋看着他后形消失,不禁摇了摇头,心想:“这人真是怪得很!”

  当下略为吸了口气,举步走上三级石阶,伸手叩了三下大门上的铜环。

  过没多久,只见两扇黑漆大门呀然开启,走出一个青布衣衫的老婆子来,朝丁少秋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问道:“你就是总管带回来的丁少秋了?”

  丁少秋心想:“原来青衣人还是这里的总管!”一面点头道:“在下正是丁少秋。”

  青衣老婆子道:“你进来吧!”

  丁少秋跨进大门,青衣老婆子随手掩上门,转身道:“你随我来。”举步朝右首长廊行去。

  大门内是一个大天井,正面是五门正厅,关着落地雕花长门。

  丁少秋跟着她从长廊一直穿行过三进房舍,一直来至最后一进,这里已是厨房。

  青衣老婆子刚走到厨房门口,厨房里已经迎出一个灰布衫的老妪,随着笑道:“刘婆婆到厨房里来,可有什么吩咐?”

  青衣老婆子含笑点头道:“李嬷嬷别客气了,我是领这个小伙子来用饭的,烦劳你交代一声,给他准备一份饭菜,饭后,我会打发人来领他的。”

  青衣老婆子转脸朝丁少秋道:“你跟李嬷嬷进去,吃过饭,我会叫人来叫你的。”

  丁少秋拱拱手道:“多谢刘婆婆。”

  青衣老婆子道:“老婆子那就走了。”

  李嬷嬷忙道:“刘婆婆好走,恕我不送了。”回身朝丁少秋道:“小哥请跟老婆子进去。”

  厨房相当大,正有十几个妇人、丫头在忙着洗碗洗锅,只要看这情形,这座大宅院中吃饭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李嬷嬷领着他走近一张八仙桌,要他坐下,然后朝一名灰衣丫头招招手,吩咐了几句便自走开。

  那灰衣丫头倒了一盅茶送上,说道:“小哥请用茶,饭菜马上好了。”

  丁少秋道:“谢谢姑娘。”

  灰衣丫头转身走到灶上,装了四盘菜、一碗汤、一小桶饭,再取了一付碗筷,一起端上。

  丁少秋还是在船上吃的午饭,奔行了几个时辰,早已饥肠辘辘,也就不再客气,独自吃喝起来,一连吃了三碗饭,才放下碗筷,取起茶盅,喝了口茶。

  只见一名青衣少女俏生生的走来,朝丁少秋展齿一笑娇声说道:“你就是丁少秋了,刘婆婆吩咐,等你吃好饭,就领你去的。”

  丁少秋站起身道:“在下已经吃好了。”

  青衣少女道:“那就随我来。”

  说完,翩然转身,往外行去。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