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影残剑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

时间:2018/4/19 17:25:22  点击:679 次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烟飞扬之际,跟着往外就冲!

  银哨甫起,和四名丐帮长老正在动手的六人,口中同时连声叱喝,攻势突然转盛!

  和闻朝宗动手的是一个手使一个乾坤圈的老者,双方功力,本在伯仲之间,此刻他呼呼一连三圈,连环进击,把闻朝宗逼退了两步,突然双足一点,腾空跃起,朝外掠去。

  在这同时和铁香炉任天翔、降龙手何老笃、隔山打虎宋百胜、陆少游动手的四人,也各使奇招,把对手逼退,各自往外就冲。

  铁甲神龙邓锡侯、一掌开天罗起岳眼看千面教贼人果然想逃,口中大喝一声,拦住了去路。

  万开山见多识广,一见吕素素拂尘挥出黄烟,立即摒住呼吸,往后斜跃而去,口中大喝一声:“快截住他们!”

  身形闪动,避开那一股黄烟,率同陆少游和四位长老,冲尾追去。

  金嬷嬷、姜凤仙、许梅仙、祝杏仙同样纵身追扑而起。

  只见和沈少川动手的那人,使一支七节钢鞭,武功虽高,却被沈少川重重的剑影困住了,脱身不得,犹在作困兽之斗。

  这一下但见满空人影乱飞,前面几道人影,快速如同流星,邓锡侯、罗起岳喝声出口,五人已到面前,他们志在突围,合五人之力硬冲,便听一声金铁击撞之声和掌声飞啸声中,邓锡侯、罗起岳被震得后退了几步,等万开山等人赶到,那五道人影业已去势如电,再也追不上去。

  万开山目光一注,问道:“邓堡主、罗掌门人没有事吧?”

  邓锡侯缓缓吸了口气,说道:“这五个贼子,功力极高,兄弟惭愧竟然未能截得他们。”

  罗起岳道:“以兄弟看来,这五人很可能是昔年吕金龟手下的五虎将了。”

  万开山点点头道:“兄弟也这么想,这五人身手,绝非寻棠,合他们五人之力,邓堡主和罗掌门人自然阻拦不住了。”

  老刺猥愤然道:“我叫化于倒是不信,几时非找他们拼上一拼不可!”

  这五人是朝西突围,吕素素和四个年轻道姑,却分头朝东,他们刚刚冲出,却遇上了杨文华。

  他长剑横胸,青衫飘忽,好像早就守在路上一般,吕素素一道人影飘落,他就发出清朗的笑声说道:“吕教主,在下认为你还没亲自和在下走上几招,怎可轻易言走?”

  吕素素没想到杨文华会抢在她前面,拦住去路,口中娇叱一声:“拦我者死!”

  长剑飞快的朝他面门点到。

  杨文华笑道:“拦你也未必会死吧!”

  “叮”的一声,把她长剑压住!

  就在这一瞬间,那四个年轻道姑,也同时掠到,八支长剑,交叉朝主主主身上刺来。

  杨文华剑势一沉,把吕素素长剑压了下去,同时剑尖一抬,身形电旋,但听一阵锵锵剑鸣,把八支长剑一齐封出。

  吕素素冷哼一声,剑拂同施,同时攻到。

  就在此时,金嬷嬷和姜风仙等三人也已追到,金嬷嬷大喝一声,长剑如风,截住了一名道姑。

  姜风仙、许梅仙、祝杏仙同时抡剑而上,各自截住了一个,立即展开剑法,和她们动上了手。

  杨文华大笑道:“金嬷嬷,那四个就交给你们了。”

  他长剑开阖,使出“罗浮十九式”,剑势如虹,一圈圈朝吕素素圈去。

  吕素素左拂右剑,连番急攻;但她知道是杨文华的对手,不过十几个照面,就被逼落下风。

  此时万开山、陆少游、对锡侯、罗起岳和丐帮四大长老都纷纷赶到,在四周围了上来。

  吕素素那四个侍女,虽然发剑如轮,但岂是金嬷嬷、姜凤仙等四人的对手,不过盏茶工夫,就被先后制住。

  杨文华大笑一声道:“吕教主,你四个手下全被擒了,你应该看看四周形势,还有你突围机会么?不如依在下相劝,放下兵刃,在下以门主身份,可以保证不为难于你……”

  吕素素冷笑道:“柳文明,你能拦得住我么?”

  激战之中,拂尘一拂,又是一蓬黄烟,朝杨文华迎面飞出。

  杨文华大笑道:“在下不怕你送烟,你还是给我留下的好。”

  话声中,左手屈指连弹,三缕指风急袭过去。

  杨文华是方才看到她拂尘中拂出黄烟,是以早就把师父的清神丹含在口中,是以对黄烟毫不在意。

  吕素素没想到拂出黄烟,眼看杨文华没有退让,好像当真不怕迷烟,心下方自一怔,突觉身上三处穴道一麻,已被杨文华的“三极指”,制住了穴道。

  杨文华长剑一收,大笑道:“好了,千面教匪酋终于被擒了。”

  金嬷嬷喜道:“恭喜门主,这是门主的功劳。”

  她挥挥手,立时有两名武士走了上来,把吕素素押上庄去。

  金嬷嬷朝杨文华悄声道:“门主万帮主、邓堡主和罗掌门人到庄里用茶。”

  杨文华点点头,走上几步,朝万开山、邓锡侯、罗起岳等人拱拱手道:“万帮主、邓堡主、罗掌门人、四位长老、陆大哥,承蒙大家昼夜赶来支援,如今匪酋业已生擒,诸位请到庄中奉茶。”

  说罢,连连肃客。

  大家已听赶去丐帮的小琪儿说过折花门的创立情形,对金嬷嬷等人自是早已消除了敌意,闻言由万开山答道:“杨门主见邀,咱们自当叨拢。”

  于是一行人把万开山等人让人峒晤山庄大厅分宾主落坐。

  铁甲神龙邓锡侯大笑道:“折花门能够弃邪归正,这都是杨门主之功,今后咱们就是一条线上的人了。”

  杨文华拱手道:“折花门原是吕素素利用我们人力,来对付各大门派而创立的,现在吕素素既已拿下,折花门也应该取消了,在下请万帮主、对堡主、罗掌门人前来,就是要三位作个见证的。”

  罗起岳道:“杨门主说得原也不错,只是千面教匪酋虽已擒住,余党尚未肃清,折花门是一个门派,也是对付千面教的主力,以兄弟之见,杨门主不忙宣布解散,先把吕素素押进来,听听她的口供,如果他们党羽散布极广,几个主要人物尚未逮住以前,折花门最好还是维持现状的好。”

  万开山点头道:“罗掌门人说的极是,咱们先听听吕素素的口供再说。”

  金嬷嬷挥手道:“把吕素素押上来。”

  吕素素是千面教的教主,是重要人犯,由左队领队金花亲自率领十三名武士,把吕素素和她手下四名年轻道姑,还有两个被废了武功的老者一起押入大厅。

  金花举手一掌,推开了吕素素的哑穴,娇叱道:“姓吕的,门主有话要问你。”

  吕素素发出一声尖冷的娇笑声说道:“我是他爹的情妇,他爹来问我还差不多……”

  金花挥手一掌,掴在她脸颊上,叱道:“你嘴巴放干净些!”

  吕素素发狠道:“小丫头,你打得好,我已经落到你们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千面教死了我,自然会另有教主起来领导,不把你们折花门、丐帮、第一堡杀干净,是不会罢手的。”

  金嬷嬷站起身,缓缓走到她面前,目光冷厉的盯在吕素素脸上,尖声喝道:“说,你是什么人?”

  吕素素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千面教主吕素素。”

  “呷,呷,呷,呷!”金嬷嬷发出像鸭子般的尖笑,说道:“你们是千面教的余孽,千面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你们一个人,可以有一千张面孔,人的面孔只有一张,只有你们随时可以变换面孔,那就是你们身边准备了几张假面具,如此而已!谁戴上了吕素素那张面具,谁就变成了吕素素,这点,你可以欺骗任何人,但却瞒不了老婆子。”

  她话声出口,左手闪电般左右开弓,拍出两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非常重,“啪…‘啪”的两声脆响之后,打得吕素素尖叫啊一声,打落了两颗门牙,满嘴是血!

  金嬷嬷左手迅快地在她下颚一托,把门牙接在掌中,果然其中一颗是假牙,假牙中空,里面有一颗很小的小蜡封药丸。

  金嬷嬷得意一笑道:“落在老婆子手里,等你身份暴露:想死可没这般容易!”

  说着又用手一托,合上了她的下颚,这一手快速利落已极!

  吕素素满口鲜血,厉声道:“我为什么要死,我……”

  金嬷嬷炯炯目光盯注着她脸颊,这两记耳光相当重,吕素素脸上并没浮起红肿的指痕,心里便已着实,呷呷尖笑道:“你不是吕素素!”

  她左手一把揪住吕素素头发,右的五指,箕张从她耳后抓下,但听极轻的“嘶’’声,随手给她抓下一张薄如蝉翼的人面具来!

  这下直看得大家神情一震,她居然不是吕素素,那就不是千面教主了!

  假吕素素被揭下面具,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三十岁的女子,面上左右两颊,也浮现出几条红肿带青的指痕,目光狞厉,说道:“金嬷嬷,你就是严刑逼供,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金嬷嬷得意一笑,说道:“你不说,有人会说的。”

  回身朝金花一挥手道:“你把她们押下去,老婆子要到里面去慢慢地问她。”

  金花伸手一指,点了她哑穴,才指挥着武士拂着假吕素素和四个道姑、两个老者退下。

  金嬷嬷朝姜凤仙、许梅仙、祝杏仙三人看了一眼道:“人们也随老婆子进去。”

  姜凤仙等三人也跟着站起,一齐往外行去。

  万开山道:“看来千面教果然诡计多端,今晚不但没能擒住他们教主,那突围的五人,也武功极高,杨老弟,你这折花门主,暂时还得继续当下去呢!”

  杨文华点头道:“帮主说的极是,看来在下确实要等到把千面教匪徒一网打尽,才能向天下武林公开宣布取消折花门呢!”

  他抬目望望厅外天色,攒着眉发怒道:“这吕素素既是假的,家父和我妹子那也未必能够顺利救得出来了。”

  陆少游问道:“贤弟还有一个妹子么?”

  杨文华道:“她叫江洁云。”

  罗起岳道:“是什么人去救杨老弟令尊和江姑娘呢?”

  杨文华道:“家母,她老人家嘱咐在下今晚务必和千面教来人多拖延时间,她才能去救人,只是……”

  他要说:“到这时候还没消息”,但刚说到“只是”两字,下面的话还没出口!

  只听厅外有人叫了声:“杨大哥,伯父和师姐来了!”

  那是小琪儿的声音,接着果见一个长发披肩的清丽少女和小琪儿一左一右挽扶着神志被迷的孟尝剑杨连生缓步走入,三人身后随着翠儿,一同进入大厅。

  “是爹!”杨文华赶忙迎上出去,一面惊异的望望那个清丽少女,朝小琪儿问道:“小琪儿,这位姑娘?”

  小琪儿咭地笑道:“杨大哥连自己妹子都不认识了,她就是我师姐江洁云呀。”

  翠儿接口道:“杨公子上次看到小姐的面貌,那是小姐戴了面具,杨公子没见过小姐真面目,自然难怪他不认得了。”

  杨文华问道:“我娘呢?”

  江洁云嫣然一笑道:“贼人把爹和我关在碧霞宫后山三仙洞里,师父带着翠儿赶去,制住了守洞贼人,才救出我来的,师父一直把我们送到这里才走的,她老人家说:俗缘已了,要回山上去了。”

  杨文华不觉流泪道:“娘怎么走了呢……”

  小琪儿道:“杨大哥,师父还说,杨伯伯被妖妇药物所迷,应该找一间清静的房间让他躺下,再给他服解药。”

  正说之间,金嬷嬷也闻讯赶了出来,连忙接口道:“门主住的东院书房最清静了,金萍,你送杨大侠进去休息吧!”

  翠儿道:“小婢来扶。”

  于是由金萍、翠儿两人扶着杨连生到东院书房去休息。

  金嬷嬷要金燕拨出六名武士随着去护东院。

  接着金嬷嬷又和杨文华低低说了几句,夜色已深,要他把丐帮帮主等人留下来在西院客房休息。

  杨文华点点头道:“在下知道。”

  这时江洁云和小琪儿也一起落座。

  万开山朝江洁云拱拱手道:“上次各大门派和敝帮,全仗杨老弟和江姑娘仗义,原来江姑娘还是杨老弟的令妹呢!”

  江洁云嫣然一笑道:“那时我也不知道杨大哥会是我哥哥。”

  陆少游问道:“江姑娘,在下有一疑问,在下认识一位江兄,名云生,听杨贤弟说,是江姑娘的令兄,如今江姑娘的令兄却是杨贤弟,但有一次在下和江兄,杨贤弟一同在虎跑寺饮茶这江兄到底是谁呢?”

  江洁云眨着眼睛,还没说话。

  小琪儿咭地笑道:“江大哥自然是师姐乔装的了。”

  杨文华哦了一声道:“这就是了,好几次江兄出现,妹子就不出现,妹子出现,就不见江兄,原来江兄就是妹子。”

  陆少游笑道:“杨贤弟是兄长,还不知道,我们当然更不知道了。”

  杨文华站起身拱拱手道:“万帮主、邓堡主、罗掌门人,今晚夜色已深,诸位就在这里委屈住上一晚吧!”

  万开山早已从小琪儿奉她师父之命赶去分柁求援之时知道折花门元气大伤,如今千面教教主并未被擒,自己等人留下来,也好增强折花门的声势,二来,也许金嬷嬷问出口供,明日大家还要商讨如何追剿千面教事宜,当下就点头道:“千面教匪酋既未落网,咱们自要继续追踪,那就在贵庄打扰了。”

  江洁云听得神色微变,问道:“大哥,千面教教主不是被擒住了么?”

  杨文华道:“我们擒的并不是真的教主。”

  他因时间不早,就要沈少川陪同万开山等人去西院宾舍休息。

  丐帮和第一堡的武士,则由金燕派庄丁引他们至从前的金刀堂休息。

  江洁云和小琪儿则由许梅仙陪同,至中院休息。一切安排妥当,杨文华送走万开山等人,正待赶去东院。

  金嬷嬷道:“门主可是到东院去,老婆子也要去看看令尊,咱们一起走吧!”

  杨文华道:“嬷嬷已经忙了—天,还是早些去休息了吧!”

  只听金嬷嬷以“传音入密”说道:“今晚只怕没时间休息了呢!”

  这话听得杨文华不由一怔,金嬷嬷以“传音入密”说话,显然是防范被人听到。

  她说:“今晚只怕没时间休息”,那是千面教还有什么花样。

  心念迅快一转,急忙也以“传音入密”问道:“今晚贼党还会蠢动么?”

  金嬷嬷仍以“传音入密”说道:“不是蠢动,是有计划行动。”

  “哦!”杨文华还待再说!

  金嬷嬷道:“此时已无暇多说,今晚门主只要听我以‘传音入密’行事就错不了。”

  杨文华满腹狐疑,点了点头。

  此时两人已经走进东院圆洞,来至书房门口。

  书房中还点着烛火,杨连生身中千面教迷药神志未复,已经就寝,但金萍和翠儿还在书房中伺候。

  金嬷嬷和杨文华跨进书房,金萍立即迎着道:“小婢见过门主,金嬷嬷。”

  金嬷嬷低声问道:“杨老爷子睡熟了么?”

  金萍道:“睡熟了。”

  翠儿是江洁云的侍儿,是以还在房中守着,看到金嬷嬷和杨文华跨进房来,立即站了起来。

  金嬷嬷从身边掏出一个小瓷瓶,倾了三颗药丸,回头朝杨文华道:“门主,这是专解迷魂药物的解药,还是由你去喂给老爷子服下,这药最是灵效,只要一盏茶工夫,神志就可清爽了。”

  杨文华正待说自己身边有师父的“清神丹”,但金嬷嬷已经取来了,就伸手接过。

  金嬷嬷朝翠儿道:“翠儿姑娘,你叫老爷子醒一醒,起来服药了。”

  翠儿点点头,回身走近床前,挂起一面帐门,轻声道:“老爷子,你醒一醒,要服药了。”

  杨连生口中“唔”了一声,睁开眼来,就翻身坐起,望望大家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杨文华慌忙跪倒下去,口中叫了声:“爹……”

  翠儿连忙含笑道:“老爷子怎么忘了?小婢是刚才护送你回来的翠儿呀!”

  杨连生点点头:“唔,你是翠儿,他……怎么叫我爹呢?”

  翠儿柔声道:“他是杨公子,老爷子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杨连生沉思道:“杨公子是谁?”

  杨文华忍不住流下泪来说道:“爹,孩儿就是文华……”

  “文华……哦……”杨连生好象想起什么来了,突然睁大眼睛喜道:“你是文华……我儿……”

  金萍双手捧着一盏开水在旁伺候。

  翠儿道:“老爷子,公子是请你服药来的。”

  杨连生道:“我不要服药。”

  翠儿柔声道:“老爷子身子不舒服,服了药就好了。”

  杨连生茫然道:“身子不舒服,就要服药,好,那我就服吧!”

  杨文华看爹神志如此不清,说话和小孩一般,心头甚是难过,忖道:“妖妇把爹迷成这个样子,爹在这种情形下已经活了两年了!”

  站起身,把手中药丸朝爹面前送去,口中说道:“孩儿喂你老人家服药。”

  刚说到这里,突然站在背后的金嬷嬷以“传音入密”说道:“门主快出手制住他穴道。”

  杨文华刚把药丸送到爹嘴边,听到金嬷嬷的话声,心头不觉一怔!

  只听金嬷嬷续道:“快下手,他不是你爹,是千面教的贼人假扮的!”

  杨文华送到爹口边的手方自停得一停,杨连生已是警觉,一双目光逼视着杨文华,喝道:“我不想服了。”

  右手朝他拿着药丸的手上格来。

  金嬷嬷急以“传音入密”说道:“他已经起疑了,再不下手就来不及了!”

  杨文华已感觉爹眼中那种茫然之色,业已不见,逼视自己的眼神,神光极为充足,不像神志被迷的人,急忙左手疾发,三指连弹,朝他“期门”、“章门”、“捉命”三穴弹去。

  杨连生右手格出,双脚用力,人已一下挺身而起,但他总究快不过杨文华的“三极指”,腰千方自一插,又躺卧下去。

  杨文华虽然及时制住了他的穴道,下手可不敢太重,一面疾快转过身去,朝金嬷嬷问道:“金嬷嬷,你怎么看出来的?”

  金萍不待吩咐,迅快的闪到房门口去。

  “门主差点误了大事!”

  金嬷嬷眼看人已被制住,不觉松了口气。含笑道:“这是小琪儿一进门就告诉老婆子的,所以老婆子要金萍和翠儿姑娘一同来伺候他的。”

  一面朝翠儿道:“翠儿姑娘,你把这厮的面具揭下来看看!”

  翠儿立即放下帐门,然后伸手从杨连生脸上揭下一层极薄的皮面具,才从帐门退出,低声道:“杨公子,你来看吧!”

  杨文华一手撩开帐门,举目看去,躺在床上的果然不是爹,那是一个面貌白析的中年汉子,退出帐门,心头愤怒已极,朝金嬷嬷问道:“这么说,爹依然没有救出来了?”

  金嬷嬷道:“这是千面教的一贯伎俩,他们就是仗着假面具,以伪乱真,当年千面教猖獗的时候,连少林寺老方丈都假冒了。”

  杨文华道:“如今咱们该怎么办呢?”

  金嬷嬷含笑道:“门主不用急,老婆子自有安排!”

  说到这里,笑了笑又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令堂清尘师太授计的,咱们只是依计行事罢了。”

  杨文华听说是娘授计的,正待问话!

  只见门外人影一闪,进来的是第一堡副主管彭尚谦,他朝金嬷嬷拱手道:“在下见过杨公子,金嬷嬷。”

  金嬷嬷含笑道:“这趟可要仗劳彭副总管了。”

  彭尚谦道:“金嬷嬷好说,在下能为杨公子稍效棉薄,也是应该的了。”

  杨文华不知彭尚谦说的为自己“稍效棉薄”究竟是何所指而言?金嬷嬷走到门口说道:

  “金萍你去帮翠儿姑娘吧!这里让老婆子来守着。”

  金萍答应一声,就和翠儿一起动手脱下假连生长衫,并在他身上搜出一块雕刻着鬼脸的铁牌,然后把他扶了出来。

  翠儿把一张人皮面具和那铁牌一起交给了彭尚谦。

  彭尚谦收起铁牌,迅速脱下自己衣衫,穿上假杨连生的长衫,又把面具覆到脸上,用手掌在四周贴匀,躺到床上,现在杨文华明白了,彭尚谦身材和爹的差不多,这是“以假易假”之计。

  一切停当,金嬷嬷朝杨文华笑了笑道:“现在是门主的事了,你身法快速,把这人从窗送出去,送到老婆子那间密室里去,路上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人送到后,就要马上回来,咱们可以走了。”

  杨文华答应一声,一手抓起那个假冒的人,挟在胁下,金萍立即过后开启后窗,杨文华那还怠慢,双足一点,人如离弦之矢,穿窗直射出去,几个起落,越过中院,在第三进泻落,走到密室门口。

  只见沈少川一手仗剑,就站在阴暗之处,看到杨文华走入,就迎了上来道:“门主把人交给属下吧!”

  杨文华心中暗道:“金嬷嬷果然都安排好了。”

  这就把人交给了沈少川,一面低声道:“兄弟走了。”

  话声一落,人已凌空飞起,回到书房,依然穿窗而入。

  金嬷嬷道:“门主好快的身法,这一身轻功,老婆子当真开了眼界!”

  杨文华道:“金嬷嬷夸奖了。”

  金嬷嬷道:“只不知门主和柳文明是不是同门师兄弟?”

  她见过柳文明的身法,故而有此一问。

  杨文华笑了笑道:“不瞒金嬷嬷说,柳文明就是在下了。”

  “好哇!”金嬷嬷睁大双眼笑道:“门主瞒得好紧,老婆子也几次怀疑门主就是柳文明,只是看不出有什么破绽来。”

  一面回头道:“这么说……金萍这丫头一定知道了。”

  金萍脸红说道:“婢子先前也不知道,后来……后来……”

  金嬷嬷哼了一声道:“不用说了,总而言之一句话,女心外向,连老婆子都被你出卖了。”

  金萍满脸通红,屈膝跪下,嗫嚅地道:“金嬷嬷,小婢给你赔罪。”

  金嬷嬷呷呷笑道:“起来,起来,谁要杨公子是门主,老婆子只是一个总管,你自然要忠于门主的了。”

  一面说道:“门主咱们该走了。”

  杨文华也脸上讪讪的不好意思,自己和金萍是清白的,但在金嬷嬷的心里,早就认为自己和金萍已经有了夫妇之实,这种事是不好向她解释的。

  两人出了书房,金嬷嬷故意说道:“门主只管放心,老爷服了解药,只要再过一盏茶的时光,神志即可清醒,老婆子点了他的睡穴,是好让老爷子好好休息。”

  “目前唯一难办的一件事,是擒下的假妖妇,一句话也不肯说,门主是否要去密室看看?”

  她这番话是因折花门目前人手不足,无法到处设置岗哨,偌大峒悟山庄,难道没有千面教的人潜入,如果有人潜入,最被注意的自然是门主杨文华和她金嬷嬷两人了。她这样说法,正是表示假杨连生未被识破,假吕素素并无招供,而且杨文华到后进密室去,是看假吕素素的,以不至使人怀疑到其他事上去。

  杨文华道:“这假妖妇居然一句话也不肯说!好,我正要去问问她。”

  于是杨文华在前,金嬷嬷在后,穿行长廓,进入第三进。这第三进是由金花率领的十三名武士守卫,到处有着明岗。

  这些武士是从前金刀堂的精锐,一个个都有一手极好的刀法,此刻手抱金刀,凝神而立,这第三进算是折花门戒备最严密的地方了。

  杨文华、金嬷嬷一直来到密室,这里,前面有副门主沈少川守着;后面则由金花亲自率领两名武士守卫,自是不虞有任何人敢来窥伺了。

  密室一共有前后两间,前面一间地方较为宽敞,本是议事之处。

  后间地方较小,如今成了囚人之处,除了吕素素和四个年轻道姑之外,另外还有两个则是被杨文华“三极指”废了武功的老者。

  现在前面一间,桌上红烛高烧,姜凤仙手按长剑而坐,地上躺着一个面貌白析的中年汉子,乃是杨文华刚送来的假冒杨连生的贼人。

  杨文华和金嬷嬷到了密室门口,金嬷嬷举手轻轻叩了三下。

  姜凤仙开启了一扇厚重的木门,让两人人内,又迅速地把让合上。

  金嬷嬷道:“门主请坐。”

  她迈开八寸金莲,走到后面一间,一手提着一个武功被废的老者,往地上一放,抬目道:“时间不早,咱们可以开始了。”

  杨文华道:“金嬷嬷是要问他们口供了?”

  金嬷嬷道:“那贼婢一句话也不肯说,只有从这三个人身上着手了。”

  杨文华道:“在下觉得家父被贼人假冒,和家父同时救出来的妹子只怕也是贼人假冒的了。”

  金嬷嬷呷呷笑道:“这还用说?”

  杨文华道:“那我们没有对她行动?”

  金嬷嬷笑道:“江姑娘不是由小琪儿和二姑娘陪她去休息么?三姑娘也去了,她们三个人还怕对付不了么?只是没送到这里来罢了。”

  她这话是说假江洁云此时只怕也早已解决了。

  金嬷嬷接着抬目道:“这厮是门主制住厂他穴道,还要劳门主替他解了,咱们才能问话!”

  杨文华站起身举手朝那汉子身上一拂,然后又改点了他两处穴道,才回到椅子坐下。

  那汉子身躯一震,倏地睁开眼来,看到自己躺卧在地,急忙翻身坐起,才看到中间品字形三把椅坐着三个人,中间是折花门门主杨文华,左首是金嬷嬷,右首则是面情冷漠,手持长剑的姜凤仙!

  再看对面地上坐着的人,神情萎顿,显然已被废了一身武功!

  这下直看得他心头大为惊懔,但却轻咳一声,沉声道:“文华我儿,你们……”

  杨文华听得大怒,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扬手打了一个耳光,怒笑道:“瞎眼贼,你以为戴一张面具,就可以瞒得过本门主?说,你叫什么名字?在教中是什么身份?乔装家父,有何阴谋?”

  那汉子大笑道:“老子就叫杨连生,是你生身之父……”

  杨文华剑眉一剔,喝道:“你敢如此说话,大概是不想活了。”

  那汉子大笑道:“老子落在你们手里,除死无大事,老子还怕什么?”

  金嬷嬷呷呷笑道:“好小子,你睁开眼睛瞧瞧,你对面这两个朋友,不是没有死吗?落到折花门手里,想死可没这么简单,你再敢口出污言,老婆子就先废了你武功,你信是不信?”

  一个练武的人,死则死耳,并不可怕,怕的是被人废去武功,武功一废,就等于成了废人!

  那人听得脸色为之一变,说道:“你们大概是要逼问在下口供了?”

  金嬷嬷呷呷笑道:“咱们想知道的,你迟早非说不可,识时务者为俊杰,朋友何不光棍一些呢?”

  迟早非说不可,是暗示他,你想逞英雄是挺不住的。

  那汉予道:“你们要问什么?”

  金嬷嬷道:“方才门主不是问你了么?你叫什么名字,在千面教中有什么身份,乔装而来有什么阴谋?你先把这三个问题回答了再说。”

  那汉子道:“在下徐刚,在教中是江南总分堂的副护法。”

  金嬷嬷道:“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不说下去?”

  徐刚沉默了一下才道:“在下是奉命营救被你们擒住的人来的。”

  金嬷嬷道:“你们见了面另有暗号?”

  徐刚这下更为难为,口说了声:“这……”

  金嬷嬷中呷尖笑道:“说不说随便你,你自己考虑考虑……”

  徐刚不得己说:“和他们见了面,在下就说:‘千山万水’,对方听了就会回一句:

  ‘一面有缘’……金嬷嬷问道:“然后呢?”

  徐刚道:“然后出示令牌。”

  “好!”金嬷嬷问道:“你们总分堂的堂主是谁?”

  徐刚道:“她叫刘峨眉。”

  姜凤仙问道:“就是假冒吕素素的那个女子么?”

  徐刚道:“她不是假冒教主,凡是总分堂主,就是平日,也都要扮作教主模样,因为她主持总分堂是代表教主的。”

  金嬷嬷道:“原来如此,好,你再说说,对面这两人是谁?”

  徐刚道:“他们是江南总分座的两位护法。”

  金嬷嬷点点头道:“好,你很合作,老婆子可以饶你不死!”

  突然站起身来,双手疾发,一下截住他的“气海”、“血仓”二穴之上!

  徐刚脸色惨变,一个人立时萎顿下去,只说了声:“你……”

  金嬷嬷右手又朝上一拂,点了他穴道,冷笑道:“饶你不死,你已够幸运的了。”

  说罢,手双提起两个老者,放回后间,把假冒吕素素的刘峨眉提了出来,伸手朝她后颈拍了一下,解开哑穴。”

  刘峨眉睁目道:“金嬷嬷,你就算严刑逼供,我也不会说的。”

  金嬷嬷朝她露牙一笑,弯腰朝前凑近了些,说道:“老婆子已经不用问你了。”

  她这露牙一笑,笑得有几分狞厉!

  刘娥眉心头不觉一懔,说道:“你要怎的?”

  金嬷嬷朝徐刚一指,诡笑道:“也没什么,老婆子只是告诉你一声,徐刚全都说出来了,他本是假扮杨老爷子,让咱们轻易就救了出来,目的是奉命救你们来的,但可惜露出了马脚,所以老婆子觉得大家玩假伪,也挺有意思,你的面具,已在老婆子这里,现在还要跟你借—样东西,不知你肯不肯?”

  刘峨眉看她说得笑嘻嘻的,心头越是发毛,差别道:“你要借什么?”

  “你想想也该想到了。”

  金嬷嬷呷呷尖笑道:“面具有了,剑、拂是现成的,也有了,你想你身上还有汁么?”

  刘峨眉一阵心惊肉跳,颤声道:“你还要什么?”

  金嬷嬷道:“只要你身上的东西,从头到脚,统通要借,譬如你簪发的这只玉如意,一身道装,脚上的鞋子,都得脱下来。”

  刘峨眉究是个女子,当着杨文华的面,听得不禁脸上一红,急道:“你……”

  “不是我老婆子给你脱。”

  金嬷嬷笑得有些邪恶,说道:“老婆子立时解开你双臂穴道,脱你身上的衣服,自然要你自己脱了。”

  刘峨眉切齿道:“你杀了我好了。”

  “哦!刘峨眉,你还会脸红?”

  金嬷嬷呷呷尖笑道:“老婆子听说你阅人多矣,这里只有咱们门主一个是男的,你还怕什么?”

  杨文华站起身道:“金嬷嬷,在下出去一回。”

  金嬷嬷呷呷笑笑道:“门主不忍看你这只狐狸精的原形,门主那就请吧!不过咱们还有事儿,门主不妨在门外去站一回。”

  杨文华举步启门而出,又随手关上了门。

  沈少川看杨文华走出,立即从暗影中闪了过来,说道:“他们都招供了么?”

  杨文华点点头道:“差不多了。”

  沈少川道:“兄弟一向对门主心有成见,如今本门全仗门主大力,属下真是惭愧得很。”

  杨文华含笑道:“沈兄弟快别这么说,咱们这折花门只是供妖妇利用的工具,兄弟这门主和沈兄的副门主,还不是两个傀儡,今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不可再叫属下、门主的了。”

  沈少川喜道:“杨兄弟肯和兄弟论交么?”

  杨文华笑道:“咱们患难相共,携手合作,本来就是兄弟了,沈兄这么说不是见外了么?”

  沈少川大喜道:“多蒙杨兄不弃,兄弟今后还要杨兄多多指点。”

  说罢,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杨文华的手。

  就在此时,密室木门启处,金嬷嬷探出头来,叫道:“门主,可以进来了。”

  杨文华跨入密室;金嬷嬷立即掩上了房门。

  杨文华抬目看去,只见一身道装的吕素素端坐在姜凤仙坐的椅子上,心知姜凤仙已换上了刘峨眉的衣衫,一面问道:“金嬷嬷如何处置了刘峨眉?”

  金嬷嬷指指地下,说道:“老婆子废了她武功,送她到下面去了。”

  “下面?’’杨文华道:“你把她撒了化骨散?”

  她到了地下,岂非在她身上撒了化骨散?金嬷嬷笑道:“刘峨眉是贼党江南总分座座主,也算是一个重要人犯,自然要交给各大门派处置,这密室下面,有一间极秘密的地窖,暂时只好把她藏在地窖里了。”

  杨文华抬目道:“金嬷嬷还有什么事么?”

  金嬷嬷笑道:“事情多着呢!”

  她低低地说了一阵。

  杨文华、姜以仙两人只是不住地点头。

  金嬷嬷道:“好了,天色快要亮了,门主现在真该去休息了。”

  一面朝姜凤仙道:“大姑娘委屈你了。”

  姜凤仙道:“嬷嬷怎么这样说呢?为了救恩师,我命都可以豁出去了,这算得了什么?”

  说完回身朝里间走去。

  金嬷嬷站起身和杨文华一同启门而出,伸手朝沈少川招了招,说道:“天快亮了,贼人大概不至再有什么举动,副门主还是到密室中去休息一会吧!这里让金花负责好了。”

  杨文华回到东院楼上,脱下长衫,就在床上盘膝运功。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但听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从楼梯上来。

  他立即睁开眼来,太阳已经照上窗棂,时间已不早了。

  正待跨下床去,只见金萍悄悄推门而入,看到杨文华已醒,忙道:“公子是给婢子脚步声吵醒的了?”

  杨文华跨下床笑道:“没有,我已经醒一会了。”

  金萍道:“小婢给你倒脸水。”

  迅速退出,过不一会端来了脸水,杨文华洗漱完毕,她又送上早点来。

  杨文华伸手握住她柔荑,把她拉了过来,正待低头朝她吻去!

  金萍轻轻挣动了下,说道:“公了快别胡闹了,用过早点,该到前厅去了。”

  杨文华还是在她樱唇上晴蜓点水式地吻了一下,笑道:“我知道,我们已有两天没有亲近了,亲一下芳泽总是应该的吧?”

  金萍白了他一眼,顷道:“公子越来越……”

  话没说完,忽然低哦一声道:“昨天三姑娘问起你呢!”

  杨文华道:“她问你什么?”

  金萍道:“她问小婢,公子到底是不是杨文华?还是柳文明?”

  杨文华道:“你怎么说的。”

  金萍道:“小婢正感为难,不知该不该说?正好金嬷嬷叫我了,小婢并没有回答她,但今天遇上了怎么办?小婢该怎么说好呢?”

  杨文华道:“这倒是个难题,不说她也会知道,说了也是不好……”

  金萍眨眨眼道:“小婢看得出来,她已经爱上柳文明了,那柳文明呢,也很爱她,是不是?”

  杨文华脸上一红说道:“就是这样才使我为难……”

  金萍道:“公子这有什么好为难的。”

  杨文华道:“因为……因为……”

  他说了两句“因为”,望着她竟然说不出来。

  金萍粉脸骤然红了起来,红得你玫瑰花一般,低头道:“公子没有什么好为难,小婢只是一个婢子,小婢的愿望,只是终身能够伺候公子……”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杨文华连连摇手道:“我是说,她一向都瞧不起我的,尤其她认为……认为……唉,如果让她知道我就是柳文明,她会……”

  金萍点点头,羞涩地道:“小婢懂了,三姑娘从前瞧不起公子,是因为公子这个门主,是个迷失了神志的傀儡,武功也不高,她和大姑娘三位都是主人嫡传的门人弟子,心里有着一份优越感……”

  杨文华道:“你分析的不错。”

  金萍红着脸又道:“后来金嬷嬷派小婢来伺服公子,正好有一次给三姑娘撞上了,她心里认为,小婢已经侍候过公子了,她更认为你是个好色之徒,但她对柳文明却一见倾心,如果知道柳文明就是公子,自然会大失所望。”

  杨文华道:“正是如此。”

  “这个好办。”金萍娇羞一笑道:“小婢自会据实告诉她,当时公子只是为了瞒人耳目,才故意和小婢亲近的……”

  “不,不!”杨文华摇头道:“金萍,你这话不对,我是喜欢你才会和你亲近,不是为了瞒了耳目,否则我就对不起你了。”

  金萍听得心头一阵激动,一双秀目之中,含着泪水,说道:“公子,有你这句话,小婢就是粉身碎骨,也甘之如饴,小婢会告诉三姑娘,小婢是清白的,小婢将来只要能伺候公子和三姑娘,于愿已足……”

  “不!”杨文华一把握住她的柔荑,望着她正容道:“金萍,你帮过我许多忙,我决不会亏待你的。”

  金萍双颊飞红,两行泪水滚了下来,说道:“小婢早已是公子的人了,但小婢并无奢望……”

  杨文华柔声道:“这不是奢望,是你应该得到的,我也不是酬恩,我本来就喜欢你,这应该说是两情相悦。”

  金萍低垂粉颊,低声道:“我配么?”

  “配极了!”杨文华笑道:“还有什么不配的?”

  他低下头,用嘴去吸她粉颊上的泪珠!

  金萍轻轻别过头去,说道:“公子脏不脏?”

  杨文华道:“这颗颗都是爱,那里脏了!”

  举手捧住她的脸,把她脸上的泪珠,边吻边吸。

  金萍一时大羞,急忙轻轻把他推开,说道:“公子快别胡闹了,早点都快冷了,用过早点,快到大厅去了,小婢听说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因万帮主和对堡主昨晚没有回去,可能都将赶到这里呢!大概中午时分,都可以到了,公子是—门之主,要早些下去才行。”

  杨文华听得暗暗攒一下眉,心想:“糟糕,各大门派的人都赶到这里来,金嬷嬷和自己商量的计划就行不通了。”

  当下急忙点头道:“这么说,我自该早些下去。”

  当下匆匆用过早点,起身往楼下就走。

  金萍叫道:“喂,公子,你慢点走!”

  杨文华回身道:“什么事?”

  金萍朝他招招手。

  杨文华回上楼梯;轻笑道:“你是不是要我吻一下再走。”

  金萍羞红脸道:“才不是呢!”

  接着轻声问道:“公子要到哪里去?”

  杨文华道:“自然到大厅去了。”

  金萍道:“公子这就不对了!”

  杨文华一怔道:“你不是说要我快些去大厅吗?”

  金萍附着他耳朵,低低地道:“公子这时到大厅上去,不觉得有悖人情么?”

  杨文华道:“我哪里有悖人情了?”

  金萍依然低声道:“书房里住的虽是彭尚谦,但他假扮了老爷子,昨晚服过解药,现在人已清醒,那有做儿子的不先去探望老爷子,就一脚往大厅上跑的?咱们庄上可能有对方的人卧底,这一来不是就露了马脚了么?”

  “对!”杨文华不住地点头,说道:“不是你说,我差点就忘了,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金萍心里甜甜的,撇撇嘴道:“小婢可不敢当,公子的贤内助,另有其人,小婢还当上不呢!”

  杨文华含笑在她的颊上轻轻拧—把,低声道:“你也是的,不用再客气了。”

  回身下楼而去,金萍也紧随他身后一同走下楼梯。

  杨文华当先跨进书房,只听里面一间,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和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正在闲话家常!

  杨文华自然听得出那清朗的声音正是假扮爹的彭尚谦,少女声音则是假扮江洁云的祝杏仙。

  彭尚谦是第一堡的副总管,江湖经验自然十分老到,而且同在江南之故,自然见过爹,所以学爹的口吻,也有几分相似。

  有这几句话就够了,因为假冒爹来的徐刚,不是爹,自然可以了。

  但祝杏仙究竟年事尚轻,她改扮成江洁云,虽然想竭力学江洁云,想改变口音,听来总是怪怪的,但这也不要紧。

  因为昨晚来的江洁云,也只是千面教的一个女子,她也要竭力模仿江洁云,说话自然也要遮掩本来的口音,自然也怪怪的了,反正只要有少女的声音就行了。

  书房里面一间,原是准备给好友住的,房间相当宽敞而精致!

  如今杨连生和江洁云都坐在酸枣木雕花椅上,翠儿侍立在两人背后。

  小琪儿生性好动,站在窗口眺望着,一眼看到杨文华,就喜滋滋地叫:“杨大哥来了。”

  她这一嚷,杨连生、江洁云的目光,不期都朝门口望来。

  金萍抢在前面,伸手掀起门帘。

  杨文华一脚跨进门房,就恭敬地叫了声:“爹,你老人家完全康复了?”

  江洁云站起身道:“大哥,你怎么才来呢,爹不是早就打发金萍去叫你了。”

  杨连生点点目露伤感,缓缓说道:“孩子,为父真想不到会被妖妇迷失神志,醒来真是恍如一梦?唉,昨晚为父醒来,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翠儿只说要为父多加休息,直到方才洁云进来,叫为父爹,可怜父女重逢,为父还不敢相认,听洁云从头到尾,跟为父说了,为父才知道经过居然会有如此曲折!”

  他果然不愧是老江湖,虽是做戏,说来居然十分认真,同时眼眶也居然有些湿润。

  杨文华忙道:“这都是孩儿不好,昨晚咱们擒住了几名千面教的匪党,金嬷嬷要孩儿同去,不是为了他们一直不肯招供……”

  杨连生哦了一声,问道:“他们后来招供了没有?”

  杨文华微微摇头道:“没有,这些匪党,死也不肯开口。”

  江洁云故意道:“金嬷嬷不会用刑逼供?”

  杨文华笑了笑道:“照说折花门既非名门正派,就是用些手那也不算为过;但孩儿认为咱们如果不择手段,那又和千面匪类何异?何况又是几个女流之辈,一时虽然不肯实话实说,也许她们心有顾忌,让她们住上一二天,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了,也许肯说出来亦未可知,如今爹和妹子都已救出来了,如今只有妹子的娘,尚在贼人手中,逼急了反而会坏事。”

  小琪儿道:“杨大哥一向以正派自居,哼,对付贼人讲仁义,都是便宜了她们。”

  江洁云叱道:“你懂得什么?柔能克刚,大哥这是怀柔策略。”

  小琪儿吐吐舌头,果然不敢再说。

  杨连生含笑道:“你杨大哥是罗浮派的传人,罗浮派是岭南唯一名门,收徒极严,自然是正派中人了,正派中人,必须有仁义忠恕之心。”

  杨文华躬身道:“爹教训得极是。”

  他目光一抬,接着又道:“孩儿听说各大门派的几位掌门人,大概中午即可赶到,如今有丐帮万帮主和第一堡主都在厅上,爹如果身体康复了,是不是到厅上去看看!”

  杨连生点头笑道:“为父和万帮主、邓堡主都是二三十年的老朋友了,自然要到大厅上看看他们。”

  他首先站起身来,说道:“那咱们就走。”

  江洁云跟着站起,叫道:“爹,我来扶你老人家。”

  杨连生大笑道:“老夫当时只是神志被迷,昨晚服了解药,就已清醒,为父的武功可丝毫未失,又不是七八十岁了,你这不是把爹当作病人了吗?”

  江洁云道:“女儿不管,孩儿一直都没有伺候你老人家过,扶爹也是应该的。”

  “好,好!”杨连生蔼然笑道:“乖女儿,爹让你扶着走就是了。”

  江洁云朝杨文华嫣然一笑道:“大哥,你也来呀!”

  杨文华自然会意,这是做给别人看的,急忙趋了上去,一人一边,搀扶着杨连生步出书房,朝大厅而去。

  此时已是己正时光,夏日炎炎的阳光已使人有燠热之感,但一进入大厅,就清凉多了。

  厅上,沈少川陪同万开山、罗起岳、邓锡侯、陆少游等人说话,瞥见杨连生由杨文华、江洁云两人左右随侍,走了进来,大家都站起身来。

  杨连生见到万开山等,连连抱拳道:“开山兄、锡侯兄多月不见,哈哈,兄弟惭愧,被妖妇迷失本性,昨晚醒来,当真恍如一梦。”

  他和万开山;罗起岳、邓锡候紧紧的握着手,然后说道:“大家请坐。”

  杨文华又给爹引见陆少游、沈少川两人,才分别落坐。

  万开山朝杨文华道:“兄弟方才据报,封道长,齐掌门人和大智禅师,清华道兄等人,均将在午刻赶来,共商进剿千面教事宜。”

  杨文华道:“能得各大门派相助,乃是求之不得之事。”

  一面却以“传音入密”朝万开山道:“万帮主,大家都到了这里,实力虽然大增,但兄弟和金嬷嬷预定的计谋,只怕会有影响呢!”

  万开山微笑颔首,说道:“杨老弟贤兄妹,对各大门派赐助良多,何况追剿千里教余孽,也是各大门派应尽之职,也是大家的事,说不上是帮助折花门,杨老弟不用客气话了。”

  刚说到这里,只见一名武士匆匆走入,抱拳道:“启禀门主,门外来了各大门派的人,小的特来禀报。”

  邓锡候道:“他们来的倒是极快!”

  万开山大笑道:“这叫作救兵如救火,他们不明了咱们这里的情状,自然要程赶来了。”

  杨文华慌忙站起身说道:“沈兄,咱们快出去迎接。”

  两人急步走出,来至大门口,目光抬处,只见有少林寺大智禅师、武当派清华子、九宫门向寒松等人。

  这群人身后还随着少林、武当弟子和快刀门的刀手,当真气势甚盛,即使是千面教大举来犯,有这批壮盛的援手赶来,也可以化败为胜!

  杨文华昨晚和金嬷嬷定的计,是折花门峒晤册庄的力量越薄越好,如果声势强了,反而妨碍了手脚,但人家既然来了,也是一番好意。

  杨文华急步趋出,拱手道:“诸位掌门人、大师、道长光临敝门,在下迎接来迟,还望多多恕罪。”

  向寒松大笑道:“杨老弟勿须说客气话,昨晚来袭的千面教贼人,已经击退了么?”

  杨文华道:“逃走了几个,其余悉数被擒。”

  齐古愚大笑道:“兄弟早知有杨老弟在此主持,定可一举克敌。”

  杨文华道:“齐掌门人过奖,其实咱们上了贼党的当,擒住的并非他们教主,详细情形,诸位道长请里面坐下再行奉告。”

  一面又给众人引见了沈少川,才抬手肃客,陪同大家进入客厅。

  随同大家来的少林、武当门人和山西快刀手,则由第一堡总管陆德高命人把他们接去金刀堂休息。

  各大门派中人和杨连生原是素识,再经万开山和大家述说了杨连生被贼人迷失神志之事,昨晚才被救出,接着又说江洁云即是江云生,而且还是杨连生的女儿,杨文华的妹子。

  众人听得大为惊奇,尤其各大门派和丐帮的一场杀劫,说起来全赖杨家兄弟之助,又纷纷向杨连生致贺。

  杨连生道:“不敢。”

  这时厅上已由庄丁摆上三席酒筵。

  杨文华起身道:“敝门遭大敌,人手不足,诸位掌门人、道长莅临,粗肴淡酒,都是临时采办的,实在简单得很,大家请入席吧!”

  大家因今日是杨连生父子、父女、兄妹重重喜床,坚请杨连生坐了首席,杨连生再三推让不得,只好坐了首席,其余从人也互相推让,才行入席,杨文华和沈少川是折花门的正副门主,坐了主位。

  接着庄丁陆续上菜,大家又向杨连生敬酒,一堂欢笑,不在话下。

  酒过三巡,杨文华站起身,拱拱手道:“各位掌门人、大师、道长,在下趁这机会,要向诸位报告一件事,折花门,乃是千面教之主飞狐吕素素假冒薛女侠门下,对付各大门派而创出的,吕素素形迹败露,折花门照说也不存在了;但折花门却依然并没宣布解散,其原因是折花门还有一份实力,如果解散了,就成了一盘散沙,再也无法集中力量,去对付千面教,在下敬向诸位道长郑重声明,千面教消灭之日,也就是折花门解散之时,请诸位道长多多鉴察。”

  封一瓢道:“善哉!善哉!杨门主这份坦荡胸襟,分道无任钦佩。折花门是江湖上公认的一个门派,而且已有良好的基础,消灭千面教之后何用解散?折花门由杨门主领导,各大门派自然都乐于合作,甚至可以由折花门发起促成各门派的联盟,使大家永远合作下去,共同维护武林正义,这样才能使江湖武林可以确保平安,不至再生祸乱,尤其杨门主正当英年有为,岂可在消灭千面教之后,悄然引退,这不是江湖武林最大的损失吗?”

  他这番话听得在场的人个个点头。

  邓锡侯道:“封道长说得极是,兄弟不才,创立第一堡,还紧随各大门派之后,举凡有利于江湖武林之事,义之所在,兄弟尚不后人,杨少侠武功胜过兄弟十倍,折花门的实力,也强过第一堡甚多,正该当仁不让,为武林正义多出点力,多做些事。岂可轻言解散?”

  少林大智禅师也站起身,合十道:“杨少施主,封道长和邓堡主说得极是,杨施主和令妹对各大门派赐助良多,折花门不但不宜解散,而且更应加强,如今杨大侠又脱险归来,再有杨少施主贤兄妹和沈小施主等几位年轻有为的人共同组织,他日定可为武林放一异彩,而且对江湖邪恶势力,也是一种有务的吓阻力量,诸位少施主自该力谋进取,岂可中道萌退,我佛有灵,定当保佑折花门,保佑杨少施主的了。”

  他们三位这么一说,九宫向寒松,六合齐古愚等人也纷纷相继发言,都是劝杨文华不可解散折花门。

  万开山哈哈大笑道:“杨老弟,这是大家的公意,江湖武林,一向是多事之秋,好比长江大湖永远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折花门结合了不少年轻有为之士,创立不易,虽然创立时,只是千面教想加以利用,但如今却成了消灭千面教的主力,这也许是天意,杨老弟不可辜负了各位道长为江湖武林的一片苦心才是。”

  杨文华为难地道:“这……”

  这时陆少游站了起来,说道:“诸位道长前辈弟子,丐帮万帮主是晚辈的义父,但晚辈并不是丐帮弟子,折花门杨门主和晚辈义结金兰,现在当着诸位前辈,和晚辈义父面前,晚辈要参加折花门,俾可为武林正义稍效棉薄,不知杨门主、沈副门主肯收录在下吗?”

  万开山大笑道:“少游,你选择得好,年轻人应该献身做大事,为武林正义贡献力量,义父举双手赞成。”

  大家也纷纷鼓起掌来。

  现在杨文华不得不说话了,他和沈少川一起站起来说道:“陆大哥参加本门,这是本门的荣幸,自表欢迎之至。”

  陆少游抱拳道:“多谢门主、副门主。”

  大家又纷纷报以掌声。这一来折花门在消灭千面教之后即宣布解散的计划,自然也只好打消了。

  大家又纷纷举杯相贺,这一席酒,大家吃得宾主尽欢。

  饭后杨文华、沈少川陪同众人至西花厅奉茶。

  只见一名庄丁匆匆走入,躬身道:“启禀门主,形意门萧掌门人求见。”
 

 
分享到: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