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凤钩 >> 第五十章 佳话永传

第五十章 佳话永传

时间:2018/4/11 8:10:08  点击:506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少林寺主持普善和师弟瞽一、普光三人,骤然看到灰袍老僧,不禁齐齐一怔,急忙拜下去,说道:“弟子普善、普一、普光,叩见师叔。”

  原来这灰袍老僧正是枯佛无名大师,他枯瘦的脸上绽出一丝微笑,点点头道:“你们起来,老僧三十年来,未曾离开过九连山一步,但今天却是第一次回到寺里来。”

  普善、普一、普光依言站起。

  无名大师却朝八臂金童行了一礼,道:“老檀樾不用找,藏宝地点,老衲知道。”

  他是当年三合会的总护法,自然知道的了。

  八臂金童道:“好哇,老和尚,你怎不早说?”

  无名大师合十道:“善哉,善哉,老衲只知地点,但据先师口气,里面还有极为凶险的埋伏,那是出于昔年著名巧匠公冶逊之手,机关布置,另有秘图,老衲就不得而知了。”

  八臂金童道:“老和尚既然知道,那就请带路吧!”

  枯佛无名大师双手合十,朝在场众人,行了一礼道:“诸位檀樾,既然驾临敝寺,那就一起请进去瞧瞧吧,老衲替诸位带路。”

  说完当先朝左首一道腰门行去。

  两个“武林盟”差不多全已解散,目前留在大天井上的,只有七煞剑神庄梦道、丐帮帮主姜剑髯、峨嵋青衣庵主无缘师太、太极手任子春,以及负了伤的三元会会主霍长泰、长江帮铁掌水上飘于显,六合门掌门人段斗枢、八卦门掌门人高德辉等四人。

  再就是琵琶仙、金笛解元文必正、绝情仙子管弄玉、谢少安、冰儿、杨继功、姜兆祥、李玫、毒姑妈令狐大娘和她孙女令狐芳等人。

  当下由枯佛无名大师为首,领着八臂金童、葛大先生、铁舟老人、古不稀先行。由本寺主持普善等三人,陪同大家随着鱼贯而入。

  这是一条通向少林古刹后院的雨道,真青石板两旁,蔓草丛生,显然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进出。

  甬道很长,大家默默的走着,大约经过三重殿宇,那是因为每一座殿宇,都有一道腰门。

  枯佛无名大师领着众人,走到通道尽头,忽然停步,这里有一道木门,锁着一把大铁锁,铁锁自然巳是铁锈斑剥,显然很久没有人开启。

  枯佛大袖一拂,铁锁便自跌落。伸手推启大门。当先举步朝门外走去。

  这里已是少林古刹的寺后,四周围着高大黄墙,一片石砌的院子,石板缝中,长出来的青草,也已没径。

  几棵合抱大树,倒挂着藤蔓,巳和地上青草,连成—线。

  枯佛无名大师领着众人,穿过院子,北首是后山山坡,迎面约有二三十级石阶。

  大家拾级而上,登上石砌平台。平台中央,是一座青石为柱,上覆绿瓦的六角亭子。

  六角亭中,四周围以白石栏杆,石柱上还雕刻着几副对子,只是年代久远,字迹已模糊不清。

  亭子里面,有一方扇形小匾,蓝底金字,还依稀可辩那是“有风来仪”四字。

  冰儿看到亭子,不由啊了一声道:“果然有一座亭子!”

  枯佛回头微微一笑道:“女施主大概看了‘地符’上刻着一座亭子,才认为这里有一座亭子了,其实本寺前后,一共有五座亭子,这里已是第六座了。”他口气微顿,接着道:

  “据说本寺六座亭子,均出自公冶老施主之手,形式完全相同。”

  冰儿道:“那么这座亭子,就是藏宝的地方了?”

  枯佛颔首道:“不错,藏宝之门,就在这方石碑之中。”

  说着伸手朝亭后一方高大的石碑指了指。

  大家举目瞧去,但见石碑约有一丈五尺来高,嵌在山石之中,怕不有几千斤重?

  石碑因有亭子保护,碑上雕的字还相当清楚。

  那是记述某年某月某日,有五色丹凤,栖息于此,其中自然涉及佛教经典,洋洋千言,出于一位通儒手笔。

  枯佛神色肃穆,双手合掌道:“这座亭子,题名‘有凤来仪’,还有一个出典,其守并非真的有五色丹凤,栖息于此。”

  冰儿道:“那是什么呢?难道这碑文是捏造的么?”

  枯佛道:“有凤来仪,当然不假,但并不是五色丹凤,是前明长公主为了复国奔走,曾范临本寺。先师后来创立天地会,就是遵循长公主的指示,如今算来,已是百年前的事了。”

  冰儿道:“我爹呢,是老师父的什么人?”

  枯佛黯然道:“如此州汀:渊源来说,令尊是老僧的师弟,但如以当年身份说,老僧该是令尊的部属才对。”

  冰儿听到这里,不觉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原来老师父还是晚辈的大师伯。”

  枯佛连忙合十还礼道:“女施主不可多礼,快快请起。”

  八臂金童取出“地符”看了一阵,问道:“老和尚,这石碑门户要如何开启?”

  枯佛耸耸肩道:“这个贫衲就不知道了。”

  葛维朴沉吟道:“这取宝还要用金凤钩,究竟要如何使呢?”

  绝情仙子拉着冰儿,走到石碑前面,仔细的端详了一阵,只觉石碑上端,雕刻着一双凤凰,看去十分眼热!不觉心中一动,回头朝谢少安道:“谢兄,金凤钩呢?快给我瞧瞧。”

  谢少安从身边解下金凤钩,递了过去。

  绝情仙子接到手中,低头一瞧,但见金凤钩上雕刻着一双金凤,和石碑上刻的,果然一模一样。

  绝情仙子原是心机十分灵巧的人,她心知这方石碑,必和金凤钩有关,只是想不出如何有关来:但再一看,又给她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石碑四周,有一条精细花纹的边,这花纹,赫然是一支接一支的护手钩连起来的,金凤钩不是钩么?她有此发现,心中暗暗忖道:“这些花纹莫非暗示后人,要用金凤钩沿着这条花纹,把石碑切开,门户才能开启?”

  心中想着,一面循着花纹往下看,只见石碑底下正中间,有一条寸许长的细缝。

  两边花纹,均到细缝而止,但这条细缝,因在石碑底部,数十年来,早巳被尘上所封,只能看到有些微凹而已!

  绝情仙子心中不觉又是一动,暗道:“可能就在这里了。”

  右手握着金凤钩,缓缓朝那细缝中插了进去。

  八臂金童问道:“小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冰儿道:“师父,管姐姐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呢!”

  绝情仙子原也只是试探,心头毫无把握,但觉金凤钩插入细缝,居然极为顺利。但就在插到一半之际,突听“嗒”的一声,手中一震,好像有一件东西,在钩上绊了一下。

  绝情仙子急忙收钩,朝外抽出,那知插进去极为顺利,等到抽回来,钩上竟然像是被一根铁索绊住,再也抽不出来了。

  (钩和剑不同之处,就是有一个倒钩)心中不觉一慌,用力往后一拉。

  须知金凤钩斩金切玉,何等锋利,她这一用力,但听又是“嗒”的一声,铁索应手而断,金凤钩也抽了出来。

  就在此时,但闻地底传来一阵隐隐的轻震!

  接着那方高大的石碑,也起了一阵震动,缓缓朝外移出,一直推到六角亭子的中间,方始停住,原来的石璧间,因石碑移开,露出一道门户。

  冰儿喜的直跳起来,拉着绝情仙子的手,笑道:“管姐姐,石门真的开了。”

  就在此时,但见一道灰影,抢先胡石门中掠去。

  见到宝库,谁不动心?想到了奇珍异宝,谁不想捷足先得!

  这灰影,正是毒姑妈令狐大娘。天底下,像她这样的婆子,可多的是。

  枯佛急忙沉声道:“女施主快快退出,里面有着极厉害的埋伏!”

  这时,毒姑妈已经奔进了十数丈远。

  石洞幽深,内里黑黝黝的已经看不清,但听一声凄厉的叫声,从洞中传了出来!

  大家都可以听得出,那声音是渐渐往下堕落下去的,敢情遇上了翻扳—类的埋伏,一脚踏空,人也随着跌落下去。

  令狐芳听到祖母凄厉的惨叫,心胆俱碎,口中哭喊了声:“奶奶……”

  拔足往里奔去。

  绝情仙子限明手快,一把把她拉住,说道:“令狐妹子,令祖母也许只是受了些虚惊,吉人自有天相,你可不能再鲁莽行事,盲目的闯进去了。”

  冰儿也道:“令狐姐姐,令祖母进去了,如果遇上机关埋伏,咱们自然要去救她。但这是急不来的,等管姐姐想想法子,她一定会有法子的。”

  她对绝情仙子十分钦佩,相信她一定有法子的。

  不是么,方才这道石门,就是她开启的。

  令狐芳急的只是流泪。

  冰儿回头看了谢少安一眼,小咀一噘,说道:“大哥,令狐姐姐哭的这么伤心,你也不过来劝劝她。”

  她为人纯洁,心地坦白,这些天来,她早巳知道令孤芳的心事,她也在偷偷的爱着大哥。

  她不但毫无妒意,还觉得令狐芳是个可爱的人,她十分同情她,因此也不管当着多少人的面前,就大声嚷了出来。

  谢少安给她一嚷,玉脸上不禁一红,不得不走近令狐芳身边,说道:“姑娘不用伤心,令祖母未必发生意外,咱们就要进去了,分头找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令狐芳但觉脸上一阵臊热,低着头没有作声。

  冰儿咭的笑道:“好了,好了,令狐姐姐,不哭啦!”

  枯佛合十当胸,口中低低的念一句佛号,才道:“这位令狐施主方才给贫衲解毒丹时,暗施手脚,在贫衲身上下了‘迷失散’,贫衲就知道她仗着一点毒药,企图夺宝,没料到她竟会如此迫不及待……”

  葛维朴道:“老禅师中了‘迷失散’,不知要不要紧?”

  枯佛微微一笑道:“贫衲坐的枯禅功夫,心如槁木,还有什么好迷失的?”

  八臂金童目光直注在石门之中,看了半响,才道:“老和尚,咱们不能干耗着不进去,你们且在洞外等候,我进去瞧瞧。”

  枯佛拦道:“老施主且慢,这里机关,是昔年著名巧匠公冶逊亲自造的,如果不明就里,只怕连飞鸟也无法飞的进去。”

  冰儿走到石洞门口,探首朝里望去,只觉洞中阴沉沉的,令人感到神秘恐怖。但就在此时,她目光一瞥,看到石洞之内,甚是空旷,像一条宽阔的长廊,地面上铺着一块块方形的石板。

  这下冰儿忽然如有所感,回身朝八臂金童说道:“师父,你把地符给我瞧瞧。”

  也没待八臂金童答应,一手取过地符,翻过反面,急步奔到绝情仙子身边,低低说道:

  “管姐姐,你快瞧瞧,这里刻的是不是和洞中机关有关?我先前还当这上面刻的是‘十’字,原来就是长廊上的石板!”

  绝情仙子接过地符,用尽目力,仔细凝视了一阵,瞿然道:“冰妹,你说的没错,这反面的图案,果然和石洞中的石板相似,只是这些花纹,刻的有深有浅,又作何解释呢?”

  冰儿咭的笑道:“那就是机关了。”

  她原是无心之言,但听到绝情仙子耳中,不觉心头一动,再凝足目力,仔细看认,一面心里却暗暗数着深浅的石板,足足过了半盏热茶工夫,才忽然抬起头来,说道:“对了,左三、右四、中六步。”

  冰儿忍不住问道:“管姐姐,什么叫左三、右四、中六步?”

  绝情仙子笑了笑道:“你随我来。”

  举步朝洞口走去。

  冰儿道:“咱们就要进去么?”

  绝情仙子没有理她,随手在地上捡了几块石头,口头笑道:“冰妹,你看着。”

  话声出口,扬手打出两块石头。

  她师门以绝情针威慑天下,暗器手法自极高明,两块石头脱手飞出,去势如电,直射出三丈之儿那里正好是长廊转弯之处,第一块石头,落在左边第二方石板上,第二块石头却越过第三方石板,落在第四方石板之上。

  这两块石头,落到石板上,老远就听到“笃、笃”两声,紧接着但见第二、第四两方石板,突然往下沉去。

  这一下真是快到无以复加,等你发觉石板下沉,定睛瞧去,那两方石板早已忽的翻了过来,恢复原状。

  冰儿看的奇道:“管姐姐,这就是翻板么?你怎知道这两块石板会翻的呢?”

  绝情仙子道:“我是看地符上刻的方块,有深有浅,浅的是左三、右四、中六,其余都是深的,深的地方,当然是有埋伏了。”

  冰儿道:“管姐姐,方才掷出的石头,是左边第二、第四两块,都有翻板,现在该试试第三块石板了。”

  绝情仙子点头道:“自然要试过了,才能证实。”

  说罢,抖手又是一块石头,朝左首三丈外第三方石板上掷去。

  石头落在石板上,又是“笃”的一声,但这回第三方石板果然一动投动,那块石头却蹦了起来,一路滚出老远,经石块滚过之处,石板就跟着一路沉了下去。

  冰儿看的咋舌道:“看来这地方的机关,果然灵巧无比,只怕连耗子也跑不过去。”

  绝情仙子笑了笑道:“现在总算证实了,但咱们还得试试中间和右边,如果也和左边一样得到证实,咱们就可以进去了。”

  冰儿道:“管姐姐,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快试咯!”

  绝情仙子功运右手,抖手掷出两块石头,朝中间第五、第七两方石板落去。

  石头方落,突然间从石窟顶上,发出一蓬弩箭、前后左右,敷丈方圆,悉在弩箭乱射之下。

  绝情仙子道:“现在再看第六方石板了。”

  一块石头,脱手掷出,果然并未触发机关。

  绝情仙子为了要证实石窟机关虚实,又俯身捡起三块石头,先掷出两块,朝右首第三、第五两方石板丢去。

  这回又是不同,但听一阵“嗤”“嗤”细响,右首一堵石璧上,突然刺出无数支长剑,寒光闪闪,不住的伸缩,少说也有数百支之多!

  冰儿吃惊道:“你如果没有准备,这下就得刺上几十个窟窿不可,但你如果躲得快,跳到左边上,那就跌落下去,同样中了埋伏,这机关好不凶险。”

  绝情仙子笑道:“机关埋伏,那有不凶险的?因为它负起了保护这笔为数庞大的珍宝,唯有如此,才不会落到贪婪人的手里去。”

  冰儿道:“管姐姐,那么咱们进去,要如何走法才对呢?”

  绝情仙子笑道:“现在已经很明白了,这三行石板,只有左三、右四、中六是可以落脚的,进去的人,必须记住步数,就可避免凶险了。”

  冰儿道:“我还有一点不懂,你为什么把石头掷到三丈外去呢?”

  绝情仙子把地符朝她手上一塞,笑道:“这上面刻的很明白,你自己看去,有深浅的‘十’字,是转了弯才有的。”

  八臂金童扫射奇光,呵呵笑道:“女娃儿果然有你的,我这就进去试试!”

  说完,举步朝石洞中走去。

  这时,又有三个人匆匆从寺外赶了进来!

  那是冰儿的母亲冷夫人、石姥、和一个身材苗条,面貌姣好的青衣少女。

  冰儿一眼看到娘也来了,心中一喜,飞快的迎了上去,叫道:“娘。”

  冷夫人拉着冰儿的手说道:“孩子,快来见过来姐姐,娘是这位宋姑娘救的。”

  李玫看到青衣少女,不觉呆了一呆,叫道:“宋师姐,你也来了?”

  原来这个青衣少女,是他们师叔宋天健的女儿宋琬。

  杨继功看到宋琬,也惊喜的道:“宋师妹,你怎会找到这里来的?”

  宋琬含情脉脉的望着大师兄,低垂粉颈,说道:“我是找大师兄来的,我在爹坟前立下誓言,一定要替姑老人家报仇。”

  杨继功轻轻叹息一声道:“师妹迟来了一步,师父、师叔的大仇,总算已经报了。”

  宋琬听到这里,不觉含泪道:“大师兄替小妹报了杀父之仇,请受小妹—拜。”

  说完,扑的跪了下去。

  杨继功慌忙伸手把她扶起,说道:“师妹和愚兄还分彼此么?”

  宋琬站起来了,但她双手还被大师兄紧紧的握着,尤其这句“师妹和愚兄还分彼此么?”

  是的,自己一颗心,早巳属于大师兄的,自然不用再分彼此了。

  她心头一阵甜密,脸上一红,头垂得更低。

  尾声:九连藏宝,已经找到,八臂金童、葛维朴等人,联合各门各派在场群雄,因利取得宝藏,作为黄河泛滥赈灾之用,数十万灾黎,得以活命。

  令狐大娘身堕万丈深渊,自然救不上来了,这也足可为贪婪者的炯戒。

  谢少安有八臂金童作伐,和冰儿、令狐芳结为夫妇。杨继功和宋琬,姜兆祥和李玫,这两对本是青梅竹马的伴侣,自然也顺理成章,结为终身伴侣。

  金笛解元文必正倾心绝情仙子,几乎已有十年,绝情仙子为他真情感动,终于也首肯了。

  (全书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