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腾空 >> 第二章 剑震群豪、老僧释怨因

第二章 剑震群豪、老僧释怨因

时间:2018/3/15 8:37:57  点击:121 次
  黄秋尘经过这一阵剧斗,心中陡然感到一阵悲哀心想:他这次寻仇修剑院,满以为自己的武功,足可抵抗九大剑客联手围攻。

  万没想到修剑院,只不过派出这三个乳臭来干的男女孩童,和自己搏斗了百余招,也没见到人家败了多少,何况那绿衣丽女,以及青城九大剑客,远未参加!?……”

  高手过招分心不得,黄秋尘心中一阵气馁,剑招威力随之大减,反而朱汉云三人的剑势,严密的有如铁壁铜墙,将他因在核心。

  黄秋尘这时像是一叶孤舟,在风浪中挣扎,蓦被卷人旋涡,动荡飘摇,势将没顶,危险之至!

  突然,他暗自着急道:

  “看来这次报仇又无望了……如果我不趁现在还有一点精力退走,待九大剑客出手,我黄秋尘就要丧命此地,那末……”

  这种心理畏战,是两相搏斗最可怜的事,黄秋尘这一怕战,使一些招式,竟然都施展不开。

  突然,朱汉云“嗤!”的一剑,刺中黄秋生右大腿。

  黄秋尘闷哼一声,身躯一阵摇晃,后退了三四步。

  “啊!完了,完啦!我黄秋尘今日就要丧命此地……”

  朱汉云和两个妙龄女郎,见黄秋尘脚步凌乱,摇摇欲堕,他们剑式更加凌厉。

  朱汉云和两个妙龄女郎,见黄秋尘脚步凌乱,摇摇欲堕,他们剑式更加凌厉。

  瞬间,黄秋尘左肩又中了朱汉云一剑,右腕又被一个少女剑锋划伤,耸全身衣衫已经染满血迹。

  眼看黄秋尘不消片刻,就要溅血当场,蓦然,黄秋尘耳边际中似乎响起母亲惨死时最后叮咛的声音?

  “孩子,你要坚强的活着,以今日的遭遇,来激励你的生命……”

  猛地听到黄秋尘一声悲呼道:

  “妈妈!我要活着,我要永远活着,替你老人家雪耻复仇……”

  厉喝声中,黄秋尘剑诀一领,盘旋飞舞,顿如雨骤风狂,连人带剑,几乎化成了一道白光,直向朱汉云冲去。

  朱汉云冷笑一声,一剑推出,想封架他这一剑。

  一阵断金戟玉之声,朱汉云手中的长剑突然被震断,“哎哟!”一声惨叫……

  朱汉云腹部中剑,立刻软瘫下去。

  两个妙龄女郎,见朱汉云手中剑被震断,双双由两侧来攻援救。

  那知黄秋尘身若陀螺,由二女双剑交叉之中旋了出去!

  刷刷,黄秋尘反臂点出二剑,这一招施展得奇奥绝伦。

  两声惨哼传出,二女竟也各自中剑倒地。

  黄秋尘剑伤三人、挥剑狂笑,旋风船卷了出去。

  黄秋尘由落败到剑伤三人等,这一转机,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那间之事,何况这变化真出乎人意料之外。

  所以纵然修剑院高手如云,也来不及救援朱汉云等三人,待黄秋尘得手疾奔而去,人已十数丈外。

  绿衣丽人咬牙怒骂道:

  “好小子,真是狠毒!”

  蓦见绿衣闪动,绿衣丽女快如离弦流矢,急追而去。

  她身形一动,九大剑客才如梦惊醒欲待追出。

  突听剑指罗汉铁木僧沉声道:

  “各位道兄请暂停步,姬儿和老纳可杀这凶徒。……你们赶快救治伤者。……”

  话未说完,铁木僧人已去了七丈之外。

  黄尘当然知道修剑院众高手尾随追击,所以他一面飞奔,一面舞剑旋动,拼命向前飞驰而去。

  眨眼间。他已经奔下青城山石级。

  蓦地,黄秋尘感到后面风声,转间回顾,绿衣丽女已经追到身后三尺,惊骇之下……

  右剑左掌,一齐攻击。

  绿衣丽女冷笑一声,纤纤玉指轻弹,点向剑上,左掌轻指,封拒黄秋尘左掌。

  黄秋尘梦想不到她会指弹剑锋,收招不及,只听“嗡!”的一声,虎口一阵刺痛,右手长剑脱手飞出。

  黄秋尘这一掌一剑,是用全力施为,现在剑飞掌空,心中大骇,提气疾飞出去。

  绿衣丽女冷喝道:

  “你能够逃走吗?”

  她如影随形的追到,一掌反臂拍出。

  黄秋尘猛感她掌式未到,一股极巨潜力已经涌到,心中大惊,脚下一错,左掌猛吐,拍向绿衣丽女前胸,指际轻轻接触一下她的双峰,衣衫也被划存一条裂口,双峰毕露,使她羞怒至极。

  绿衣丽女眉际突然泛起一丝杀机,玉指隔空轻弹,飕!飕!

  黄秋尘闷哼一声,整个身躯暴起六尺,摔在地上,鲜血已由他口中溢了出来。

  绿衣丽女娇躯一晃,直欺了上去,莲足一抬,猛向黄秋尘肋间死穴踹去。

  黄秋尘猛一咬牙,用尽生平之力一翻,挺身站起躲过这一脚,转身跃出。

  绿衣丽女目见黄秋尘还有劲力奔驰,双眉紧皱,右手猛向后肩拔剑,就要纵身追赶,蓦锘身后传来铁木僧的声音,道:

  “姬儿,你用飞凤秘笈的透骨打穴指劲。击伤他经脉要害,大概已难远离青城山,就是逃出也难熬过三日夜了。

  绿衣丽女眼看自己双峰毕露,也羞得不敢追赶,玉手微掩裂口,幽幽轻叹一声道:

  “大师父,姬儿并非心狠手辣,存心毙他性命,只是一时气愤……”

  剑指罗汉铁本僧道:

  “姬儿,你赶紧回去,老纳前去追问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看他样子好像真的是跟修剑院有着不共载天血仇。”

  黄秋生被绿衣丽女缕指风扫中,已知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果再打下去,只有白白丧命在她手下。

  他展开轻功向绵绵无际峰峦驰去,奔了七八里后,突一跤摔在地上。

  黄秋尘扑伏在地上连续喘了几口气,挣扎起来要走,但胸口一阵巨痛刺心,惨哼半声,又跌倒地面。

  黄秋尘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知道已遭了毒手。

  足足过了有一顿饭工夫,伤疼才逐渐平复,他伸手揭开蒙面黑纱,慢慢站起身子,睁眼望着天空几片白云,暗暗叹道:

  “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今日伤势是否能够治愈…”

  走了几步,黄秋尘又突然“哎哟!”一声惨叫!

  双手抱住胸口蹲了下去。

  黄秋尘脸上一阵阵痛苦抽搐,他知道自己已经遭受了极端严重的内伤,连举步也十分艰难。

  这一下黄秋尘星目中滴出点点血泪,心中充满了悲伤、凄凉、愤怒!

  原来黄秋尘此刻感到胸口、肋间两处伤疼,竟然麻木起来。

  “……天呀,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他微微叫喊着。

  但是当黄秋尘挣扎地走到峰巅,他生命活力完全绝望了!

  幕幕往事,展现脑际,他想起自己浪迹天涯海角,忍受世间冷漠、歧视。……苦心求技学艺的经过。

  那为的是什么?

  无异是母亲的奇耻大辱,父亲沉冤……他不能再想了。

  因为现在自己周身经脉渐渐麻木……头脑剧痛欲裂,只觉自己灵魂就要爆破似的,他难过极了。

  星月西沉.磷火明灭,山顶的白云形成滚浪波涛。像一个无边无际的海洋一样翻翻滚滚。

  这是黑夜将尽。曙光即至前的景象。

  山风微拂,令黄秋尘神志有些清醒,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无意中已走到悬岩边缘。峭壁千丈,幽谷无底,稍一不慎,跌落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又是一阵头昏目眩,黄秋尘恨不得跳下悬崖绝谷,将自己身体霎时间化作微尘,洒遍大地山河,让自己完全解脱……

  脱离这个充满悲伤、凄凉的人间。

  蓦然,身后传来一声沉重的佛号声!

  黄秋尘突然厉声喟道:

  “凶手,恶徒,我黄秋尘阴间作鬼也要毁灭青城修剑院!”

  他喝着,头也不回奋身欲待向那死谷绝崖跃去。

  原来黄秋尘听到身后佛号声,知道是青城修俭院的人追踪而来,他生性倔强,眼看自己现在负重伤,不能迎击,要是束手被擒,倒不如奋身跳崖自绝,落得个乾净。

  但是,黄秋尘的身躯刚要扑出时,竟然被人活生生的拉了回来。

  “天呀,难道我自求解脱也不能么?你们的心太狠毒了!”

  他这时哀叫一声,嘴内狂喷鲜血,人已经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只感一双枯瘦的手掌,在自己肋间穴道推拿着,胸口伤疼渐止,这时耳际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孩子,你内伤虽然已经稍为减轻,但切忌运气行穴过脉。”

  原来黄秋尘醒来时,星目仍然没有睁开,正在暗中要运气行穴过脉,突听这语音,心头一惊,缓缓睁开眼睛一望。

  眼前正盘膝跌坐着一位苍古老僧,清瞿精瘦,双眸神光闪动,这时露出一股仁爱慈和之光注视自己,他正是青城修俊铁剑指罗汉铁木僧。

  黄秋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左手轻揉一下双眼,再凝目看去,面前的老者正是剑指罗汉铁木僧一点不错。

  “唉!”一声苍凉的叹息,由铁木僧口中发出,道:

  “孩子,你在昏迷之中,曾经喃喃轻叫黄龙山之名,不知他是你的什么人?”

  黄秋尘闻言,胸中热血一阵沸腾,厉声笑道:

  “你问黄龙山跟我的关系吗?哈哈,他是生我的父亲,就是被你们指为叛徒而处死的黄龙山,便是家父。”

  剑指罗汉铁木僧闻言后,身上僧袍波动,双眸凝注洞外默默出神,停了良久,他那激动的情绪才渐渐恢复,长长叹了口气说道:

  “可怜的孩子,唉!想不到黄龙山还有你这个后代。”

  黄秋尘看铁木僧这种怪异象,心中惊奇异常。

  但是,这时黄秋尘满怀仇恨怒火,他想起母亲为着见父亲最后一面,不辞千里跋涉,由洛阳赶到青城山,发生了那段惨绝人寰的故事……

  心中不免又是愤怨,激动,厉声喝问道:

  “老和尚,我父亲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恶,让你们修剑院的人处死,你说,你说呀……”

  说到此处,黄秋尘突然浑身颤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脸色苍白,眼睛白珠立翻。

  铁木僧看到这种情形,突然一指戳中黄秋尘“天机”穴,“哇”的一声,黄秋尘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原来黄秋尘这时心气一动,内伤发作,差点就气绝晕了过去。

  剑指罗汉铁木僧,那双慈祥的眸子,望了黄秋尘一眼,道:

  “孩子,你不要太过激动,要知你已受了极重内伤,虽经老纳用内家真气医疗,但仍然没有痊愈,若是心气一动,伤势就立刻发作了。

  黄秋尘这时才知道,绿衣丽女真的下了毒手,而且异常残酷,她不但废了自己一身武功,今后无法再和人动手,就是连一点气也不能妄动。

  铁木僧苍凉的轻叹一声道:

  “孩子,你不要伤心,只要你不妄动真气,伤势就不致恶化,唉……”

  姬儿,真也太任性了,竟用飞凤秘连上的绝功伤了你……使老纳真也爱莫能助。……”

  黄秋尘凄厉的狂笑一声,道:

  “老和尚,你何必这般假作惺惺之态……噢!哇……”

  黄秋尘这一激动,胸口顿感一阵火辣剧痛,一口鲜血又涌上喉咙。

  铁木僧出手如电,一下扣住他脉门,沉声喝道:

  “你当真不爱命吗?你若是死了,黄龙山的血仇,什么人去替他雪报。”

  黄秋尘本已冲动上涌气血.被铁木僧透过自己腕脉的一股暖流压制了下去。他听铁木僧喝声,脑智顿然一清,可是他想不出铁木僧为何会对自己说这句话。

  铁木僧缓缓叹了一口气,道:

  “孩子。我问你,你知道黄龙山是你父亲,但不知你对他的事情,能知道多少?唉!

  可能你不知你父亲黄龙山,就是老纳的大弟子吧!”

  此语一出,使黄秋尘目瞪口呆。因为他对父亲的认识,只是在母亲临死前日中,吐露出他父亲名叫黄龙山,要不然他根本就不知自己还有父亲。

  十年来,他含冤待报,混迹天涯学技,根本也没探听到关于父亲为人的事情,可以说:

  他对于自己父亲一生际遇,全然不知,至于黄龙山就是铁木僧的大徒弟,也是现在才听到的。

  这是真的事情吗?黄秋尘怀疑的呆望着铁木僧。

  只见剑指罗汉铁木僧,不知怎样.老眼中突然掉下两滴眼泪,凄然说道:

  “黄龙山是老纳一生最疼爱的徒儿,他之死,几乎使老纳伤心欲绝,十年来,没有一时一刻,不在思念着龙山徒儿的音容,唉……可恨的,老纳至今,仍然调查不出杀害龙山徒儿的凶手。”

  剑指罗汉铁木僧是一位修为极高,内功精奥,已到炉火纯青的高僧。他的喜怒哀乐,已经练倒毫不形之于色,若非真情流露,实在不能使这个高僧掉下眼泪。

  黄秋尘呆了一呆道:

  “怎么?家父不是被处死在修剑院?”

  这事情,他真不敢相信,因为母亲临死前,不是很清楚的说父亲被处死青城修剑院?

  剑指罗汉铁木僧,凄凉的叹息一声,说道:

  “孩子,难道老纳还会说谎吗?”

  黄秋尘摇摇头哺哺说道:

  “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那么当年江湖武林上为何指说我父是武林叛徒?母亲为保会在十年前,到青城修俭院要会见父亲?为何又在青城山下发生那段令人悲痛的惨事?这几件疑题,要如何解释,要如何解释呀……”

  剑指罗汉铁木僧听了这几句话,脸色微变,问道:

  “孩子,十年前你们在青城山下遇到了什么事?”

  黄秋尘闻言脸上一阵阵抽搐,悲痛的向铁木僧说出那段残酷事情经过。……

  铁木僧听得连声叹息道: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孩子,这是惨酷遭遇,实是令人悲痛欲绝,亏你还能倔强的活到今日,唉!怪不得你数次上青城山来寻仇,原来有这种误会,如果老今日不追问你,这事情的后果,将是更为悲惨的。”

  黄秋尘冷冷一笑,暗暗叫道:

  “这是误会吗?我黄秋尘十年含冤未报,难道就轻信你这几句不明不白的解释吗?哼哼!悲惨的后果,当然是我黄秋尘本身,你们已经将我武功废去了,无法再上青城山寻仇了,你们何不坦白承认这些罪恶是你们干的?”……

  在这漫长的十年岁月中,黄秋尘始终就认定青城修剑院是杀害父亲和导致母亲被辱惨死的罪魁,当然他不能一下相信铁木僧这几句话,更何况铁木僧不能指出凶手是何派何门何人?

  铁木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惨然说道:

  “孩子。老纳真诚的向你说:

  你父亲不是武林叛徒,修剑的人更没处死他:

  唉!老纳真不知道你母亲是从那里听来这消息,如果你母亲还在人间的话,那么这段血仇恩怨,那就不难调查个水落石出了。”

  黄秋生突然问道:

  “那么我父亲是如何致命,死在那里?”

  剑指罗汉铁木僧眼望洞外浮云出神片刻后,缓缓说道:

  “记在当年你父亲向老纳告别时,说他要去洛阳料理一件私事。……今日想来,龙山徒儿那日可能是要去见你母亲。结果,就在三日后的夜晚,青城山修剑院的巡夜弟子,突然发现你父亲死在青城山道的入口处,经过老纳和诸门派剑客察视伤痕,乃是死在乱剑之下。……”

  铁木僧说到这里,声音一阵苍然,停了一会,激动的说道:

  “龙山徒儿之死,使修剑院高手以及整个中原武林道,为之震惊,惋惜。要知你父亲武功造诣、机智,已经被誉为是天下武林百年来难得的奇葩。所以老纳和各派剑客,将一柄奇剑之上的秘技传授给他,想不到竟因这样而害到他的性命。……”

  黄秋尘截住铁木僧下面的话,问道:

  “老禅师,你这话怎么说?”

  铁木僧道:

  “因为你父亲死时,身上独失落了那柄武林奇剑,所以老纳等推测龙山徒儿,可能是身怀奇剑而招致杀身之祸。”

  黄秋尘此刻心中急欲知道他父亲当年惨死的原因,现在听铁木僧说到此处,已略知大概,但他不知父亲身怀的是什么奇剑,竟然使父亲丧命,于是皱眉问道;“老禅师,那柄剑到底是怎样名贵,促使家父招致杀身之祸?”

  剑指罗汉铁木僧道:

  “你父亲当年身上所怀的那柄剑,乃是三百年来,疯狂武林,震慑人心的四大奇剑之一的‘伏虎剑’。”

  黄秋尘仍然轻皱着眉头问道:

  “四柄宝剑纵然锐利如干将,莫邪之流名剑,但也不致于如老禅师所说:疯狂武林震慑人心。想来那四柄剑本身有什么名贵之处吧!”

  要知黄秋尘聪明绝伦,他在刚才听铁木僧说:

  “将一柄奇剑之上秘技传授给他父亲……”

  这句话,心中就充满了很多疑念,此刻眼见铁木僧极端赞誉那四柄剑,想来剑上定然有什么宝贵的地方。

  铁木僧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那四柄奇剑的名称是:‘虬龙’、‘伏虎’。‘飞凤’“‘腾蛟’黄秋尘听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忖道:

  “修剑院院主绿衣丽人,曾经叫她身侧的少女取下‘飞凤’剑,难道她是四大奇剑之一?”

  铁木憎略微吸换一口气,继续说道:

  “……这四口奇剑,真是世上难得之物,每一口式样都不同,却同是锋利至极,断金砌玉,毫不亚于干将,莫邪二剑,但其最宝贵之处,莫过于四柄剑鞘的秘密。……”

  黄秋尘忍不住问道:

  “什么秘密?”

  铁木僧瞿眸望了黄秋生一眼说道:

  “如果说出这秘密,便要讲起三百年前空前绝后的武学大宗师——全罗真人。

  据说这金罗真人,是一位胸罗玄机,学博古今各门派的奇人,他一生没有传徒,只留下这四四宝剑。”

  黄秋尘道;

  “四剑当然就是今日的虬龙、伏虎、飞凤、腾蛟四奇剑了!”

  铁木僧点头答道:

  “不错。金罗真人留下的四口宝剑,即是今日的四大奇剑。

  因为金罗真人在道成飞升之前,亲手铸造了四剑,便将他一生秘技,分别刻在剑鞘之上。”

  黄秋尘问道:

  “金罗真人将这四柄宝剑,传给何人呢?”

  铁木僧道:

  “金罗真人没将四口宝剑传于任何人,但却被四个人得去了,那便就是百年前,名震江湖武林的四尊:东龙、北虎、西凤、南蛟。

  不知是奇缘巧合,抑或怎样?武林四尊所得的宝剑,凑巧是东龙得到‘虬龙剑’,北虎得‘伏虎剑’,西凤得‘飞凤剑”,南蛟得‘腾蛟剑’,今日想来;可能是金罗真人的四四宝剑被四尊得去,而四人恰是各居东南西北四个地方,因而以剑上之名,取了东龙、北虎、西凤、南蛟,或者在武林中仍没人晓得四尊的真姓名。”

  黄秋尘道;

  “四口奇剑既是被武林四尊得去,家父怎能得传‘伏虎剑’?”

  铁木僧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

  “自从百年前武林四尊得了金罗真人四奇宝剑后,天下武林,立刻粥漫了一层浩动危机。

  原来四尊除了在那四口宝剑的剑鞘上,学得了金罗真人盖世绝学之外,更发现每一口宝剑,剑刃身上各刻有剑纹,那剑纹为后来武林中人认定是金罗真人一生奇学的藏宝图纹。

  因为天下武林中人,素知全罗真人学博古今各门奇学,他既然在飞升前留下四剑,定然是将本身所会的奇学,都留传后世,但四柄剑的剑鞘上,如何能将他本身奇学全部雕刻到剑鞘,唯一之法、就是将藏宝之处刻于剑上,可能金罗真人生怕所得非人,因而将一幅图纹,分刻四剑之上。……”

  唉——

  铁木僧说到此处,长长浩叹一声,接下说道:

  “武林四尊自从发现了这道秘密后,每一位都想独自拥有四剑,便产生一番剧烈的争夺,因而最后落得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黄秋尘问道:

  “武林四尊是谁谋害了?”

  铁木僧道:

  “四尊已各得自金罗真人刻于剑鞘上秘笈,武学精奥。天下间有谁能敌得他们,而是他们四人自相残杀,会战于华山柱峰.搏斗了七日七夜……”

  黄秋尘问道:

  “最后谁胜了?”

  铁木僧说道:

  “四尊的武功,要算东龙的功力最高,但彼此相差极为有限,在北虎、西凤、南蛟相继而亡后,东龙也告精力虚脱,他在自知无法挽回生命之后,竟抱着四剑跳落万丈绝整。”

  黄秋尘道:

  “后来,四柄宝剑又被谁得去?”

  铁木憎道:

  “自从东龙带剑葬身绝壑后,就有不少武林中人,日以继夜的搜寻四剑,但却一无下落,及至数十年后,江湖武林中倏地出现了‘伏虎剑、飞凤剑’。

  二剑一现,江湖武林立刻呈现一片混乱,你抢我夺,到处充满杀机,数十年来,不知害了多少英雄豪杰的性命,就在四十年前,二剑才被修剑院的前代院主元宝禅师得到。

  老纳恩师元空禅师在得到二剑之后,立刻珍藏修剑院中,相嘱中原各派弟子,若寻有可传此二剑的弟子,才能将二剑相传,或者宁可将二剑秘技绝传。……”

  黄秋尘听了这四口奇剑故事后,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想不到自己父亲也是死在那四柄奇剑浩祸之下。

  黄秋尘木然沉思一会,突然问道:

  “老禅师,你说,伏虎剑剑鞘之上,刻有金罗真人的武功秘发,我父亲既得传授,为何还有人能够伤害他生命?”

  铁木僧苍凉一叹,道:

  “龙山徒儿在十年前,若已领悟了剑鞘上几招武学,谅他不会遭害,其实你父在辞别老纳下山之时,刚接‘伏虎剑’不久。

  不过,龙山徒儿那时的武功,就是老纳也难得胜于他,想来凶手的武功,当然极端绝高,而且人数也相当众多。”——

 

 

 
分享到:
用春药迷诱皇帝而当上皇后的绝色美人
左传外 有国语 合群经 数十五52
很爱说大话的狮子1
渔夫和他的妻子1
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韩愈
揭秘李自成兵败北京城的真实原因
猫和老鼠合伙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