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余华短篇精选集 >> 第十八篇 炎热的夏天

第十八篇 炎热的夏天

时间:2018/2/21 14:13:03  点击:494 次
  “有男朋友会有很多方便,比如当你想看电影时,就会有人为你买票,还为你准备了话梅、橄榄,多得让你几天都吃不完;要是出去游玩,更少不了他们,吃住的钱他们包了,还得替你背这扛那的……按现在时髦的说法,他们就是赞助商。”

  温红说着眼睛向大街上行走的人望去。

  这是一个夏日之夜,黎萍洗完澡以后穿着睡裙躺在藤榻里,她就躺在屋门外的街上。那条本来就不算宽敞的街道被纳凉的人挤得和走廊一样狭窄,他们将竹床、藤椅什么的应该是放在屋中的家具全搬到外面来了,就是蚊帐也架到了大街上,他们发出嗡嗡的响声,仿佛是油菜花开放时蜜蜂成群而来。这街道上拥挤的景象,很像是一条长满茂盛青草的田埂。黎萍躺在藤榻里,她的长发从枕后披落下来,地上一台电扇仰起吹着她的头发。温红坐在一旁,她说:“我看见了一个赞助商。”

  “是谁?”黎萍双手伸到脑后甩了甩长发。

  “李其刚。”温红说道,“把他叫过来?”

  黎萍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她说:“那个傻瓜?”

  温红说:“他看到我们了。”

  黎萍问:“他在走过来?”

  温红点点头:“走过来了。”

  黎萍说:“这傻瓜追求过我。”

  温红压低声音:“也追求过我。”

  两个女人同时高声笑了起来。那个名叫李其刚的男子微笑着走到她们面前,他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两个女人笑得更响亮了,她们一个弯着腰,另一个在藤榻里抱住了自己的双腿。

  李其刚很有风度地站在一旁,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他穿着短袖的衬衣,下面是长裤和擦得很亮的皮鞋。他用手背擦着额上的汗,对她们说:“他们都在看你们呢。”

  一听这话,两个女人立刻不笑了,她们往四周看了看,看到一些人正朝这里张望。温红挺直了身体,双手托住自己的头发甩了甩,然后看看躺在藤榻里的黎萍,黎萍这时坐起来了,她正将睡裙往膝盖下拉去。李其刚对她们说:“你们应该把头发剪短了。”

  两个女人看看他,接着互相看了一眼,李其刚继续说:“剪成小男孩式的发型。”

  温红这时开口了,她摸着自己的头发说:“我喜欢自己的发型。”

  黎萍说:“我也喜欢你的发型。”

  温红看着黎萍的头发说:“你的发型是在哪里做的?”

  黎萍说:“在怡红做的,就是中山路上那家怡红美发厅。”

  “做得真好,眼下欧州就流行这发型。”温红说。

  黎萍点点头,说道:“这发型是在进口画报上看到的,那画报上面没有一个中国字,全是英文,我还看到你这种发型,当时我还真想把头发做成你这样的。你这发型特别适合你的脸。”

  “林静她们也这么说。”温红说着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站在一旁的李其刚看到两个女人互相说着话,谁都不来看他一眼,他就再次插进去说:“还是男孩式的发型好看,看上去显得精神,再说夏天那么热,头发长了……”

  李其刚还没有说完,温红就打断他,问他:“你穿着长裤热不热?”

  李其刚低头看看自己的长裤,说道:“这是毛料的长裤,穿着不热。”

  温红差不多惊叫起来:“你穿的是毛料的长裤?”

  李其刚点头说:“百分之九十的毛料。”

  温红看着黎萍说:“还是百分之九十的毛料?”

  两个女人咯咯笑了起来,李其刚微笑着看着她们,黎萍在藤榻里坐起来,问李其刚:“你为什以不买百分之一百的纯毛长裤?”

  李其刚就蹲下去解了皮鞋带,然后把左脚从皮鞋里抽了出来,踩到黎萍的藤榻上,指着裤子上熨出的那条笔直的线说:“看到这条道路了吗?要是百分之一百的毛料裤子就不会有这么笔直的道路。”

  黎萍说:“你可以熨出来。”

  李其刚点着头说:“是可以熨出来,可是穿到身上十分钟以后,这条道路就没有了。百分之一百的毛料裤子不好。”

  温红这时伸手摸了模李其刚的裤子,她说:“这么厚的裤子,就是百分之九十也热。”

  说完她看着黎萍:“你说呢?”

  黎萍接过来说:“这裤子一看就厚,你刚才走过来时,我还以为你穿着棉裤呢。”

  温红咯咯笑起来,她笑着说:“我以为是呢料裤子。”

  李其刚微笑着把那只脚从黎萍藤榻上拿下来,塞到皮鞋里,弯腰系上了鞋带,然后他说道:“当然比起他们来……”

  他指指几个穿着西式短裤走过的年轻人说道:“比起他们来是热一些,长裤总比短裤要热。”

  他捏住裤子抖了抖,像是给自己的两条腿扇了扇风似的,他继续说:“有些人整个夏天里都穿着短裤,还光着膀子,拖着一双拖鞋到处走,他们没关系,我们就不行了,我们这些机关里的国家干部得讲究个身份,不说是衣冠楚楚,也得是衣冠整洁吧?”

  李其刚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温红和黎萍相互看了看,她们都偷偷笑了一下,温红问他:“你们文化局现在搬到哪里去了?”

  李其刚说:“搬到天宁寺去了。”

  温红叫了起来:“搬到庙里去啦?”

  李其刚点点头,他说:“那地方夏天特别凉快。”

  “冬天呢?”黎萍问他。

  “冬天……”李其刚承认道:“冬天很冷。”

  “你们文化局为什么不盖一幢大楼?你看人家财税局、工商局的大楼多气派。”

  温红说。

  “没钱。”李其刚说。“文化局是最穷的。”

  温红问他:“那你就是机关里最穷的国家干部了?”

  “也不能这样说。”李其刚微笑着说。

  黎萍对温红说:“再穷也是国家干部,国家干部怎么也比我们有身份。”

  黎萍说完问李其刚:“你说是吗?”

  李其刚谦虚地笑了笑,他对两个女人说:“不能说是比你们有身份,比起一般的工人来,在机关里工作是体面一些。”

  两个女人这时咯咯笑了起来,李其刚又说到她们的发型上,他再一次建议她们:“你们应该把头发剪短了。”

  两个女人笑得更响亮了,李其刚没在意她们的笑,他接着说:“剪成红花那种发型。”

  “谁的发型?”温红问他。

  “红花,那个歌星。”李其刚回答。

  两个女人同时“噢”了一声,黎萍这时说:“我看不出红花的发型有什么好。”

  温红说:“她的脸太尖了。”

  李其刚微笑地告诉她们:“一个月以后,我要去上海把她接到这里来。”

  两个女人一听这话愣住了,过了一会温红才问:“红花要来?”

  “是的。”李其刚矜持地点了点头。

  黎萍问:“是来开演唱会?”

  李其刚点着头说:“最贵的座位票要五十元一张,最便宜的也得三十元。”

  两个女人的眼睛闪闪发亮了,她们对李其刚说;“你得替我们买两张票。”

  “没问题。”李其刚说。“整个事都是我在联系,到时买两张票绝对没问题。”

  黎萍说:“你就送给我们两张票吧。”

  温红也说:“就是,你手里肯定有很多票,送我们两张吧。”

  李其刚迟疑了一下,然后说:“行,就送给你们两张。”

  两个女人同时笑了起来,黎萍笑着说:“你要给我们五十元的票。”

  温红说:“三十元的票,我们不要。”

  黎萍说:“就是,别让我们坐到最后一排座位,红花的脸都看不清楚。”

  李其刚又迟疑了一下,他擦了擦额上的汗,说道:“我争取给你们五十元的票。”

  “别说争取。”温红说。“你那么有身份的人说‘争取’多掉价啊。”

  黎萍笑着接过来说:“就是嘛,像你这么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拿两张好一点的票,还不是易如反掌。”

  李其刚很认真地想了一会,说道:“就这样定了,给你们两张五十元的票。”

  两个女人高兴地叫了起来,李其刚微笑着看看手腕上的表,说他还有事要走了,两个女人就站起来,送了他几步,等李其刚走远后,她们差不多同时低声说了一句:“这个傻瓜。”

  接着咯咯笑了起来,笑了一会,温红说:“这傻瓜真是傻。”

  黎萍说:“傻瓜有时也有用。”

  两个女人再一次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温红轻声问黎萍:“他什么时候追求你的?”

  “去年。”黎萍回答。“你呢?”

  “也是去年。”

  两人又咯咯地笑了一阵,温红问:“怎么追求的?”

  “打电话。”黎萍说。“他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到文化局门口见面,说是有个活动,说从上海来了一个交谊舞老师,要教我们跳舞,我就去了……”

  温红说:“你没见到那个交谊舞老师。”

  “你怎么知道?”

  “他也这样约过我。”

  “他也要你陪他散步?”

  “是的。”温红说。“你陪他散步了吗?”

  黎萍说:“走了一会,我问他是不是该去学跳舞了,他说不学跳舞,说约我出来就是一起走走,我问他一起走走是什么意思?”

  温红插进去说:“他是不是说互相了解一下?”

  黎萍点点头,问温红:“他也这么对你说?”

  “是的。”温红说:“我问他为什么要互相了解一下?”

  “我也这样问他。”

  “他说他想和我交个朋友,我问他为什么要交朋友?”

  黎萍接过来说:“他就支支吾吾了。”

  “对。”温红说。“他伸手去摸自己的嘴,摸了好一会,才说……”

  黎萍学着李其刚的语气说:“看看我们能不能相爱。”

  两个女人这时大声笑了起来,都笑弯了身体,笑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才慢慢直起身体,黎萍说:“听他说到什么相爱时,我是毛骨悚然。”

  温红说:“我当时心里就像被猫爪子抓住一样难受。”

  她们又大声笑了,笑了一阵,温红问黎萍:“你怎么回答他?”

  “我说我要回家了。”

  “你还真客气。”温红说。“我对他说:”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个多月以后的傍晚,温红来到黎萍家,那时候黎萍正在镜子前打扮自己,她刚刚梳完头发,开始描眉了,手里拿着一支眉笔给温红开了门,温红看到她就问:“要出去?”

  黎萍点点头,她坐回到镜子前,说道:“去看一场电影。”

  温红警觉地问她:“和谁一起去?”

  黎萍笑而不答,温红就高声叫起来,她说:“你有男朋友了……他是谁?”

  黎萍说:“过一会你就会知道。”

  “好啊。”温红打了黎萍一下。“有男朋友了也不告诉我。”

  黎萍说:“这不告诉你了吗?”

  “那我就等着见他吧。”

  温红说着在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她看着黎萍化妆,黎萍往嘴唇上涂着口红说道:“这进口的口红真不错。”

  温红想起了什么,她说:“我上午遇到李其刚了,他戴了一根进口的领带,那领带真是漂亮……”

  黎萍说:“是那位大歌星红花送给他的。”

  “对,他告诉我是红花送的。”温红说道,然后有些警觉地问黎萍:“你怎么知道的?”

  黎萍双手按摩着自己的脸说:“他告诉我的。”

  温红笑了笑,她说:“你知道吗?红花喜欢上李其刚了。”

  温红看到黎萍在镜子里点了点头,她就问:“你也知道?”

  “知道。”黎萍回答。

  “是他自己告诉你的?”

  “是啊。”

  “这个李其刚……”温红似有不快地说道。“他让我谁也别说,自己倒去和很多人说了。”

  “他没和很多人说,不就我们两个人知道吗?”黎萍为李其刚辩护道。

  “谁知道呢!”温红说。

  黎萍站起来,开始试穿放在床上的一条裙子,温红看着她穿上,黎萍问她:“怎么样?”

  “很不错。”温红说,接着问道:“他和你说了多少?”

  “什么?”

  “就是红花追求他的事。”

  “没多少。”黎萍回答。

  温红看着黎萍的身体在镜子里转来转去,她又问:“你知道他和红花在饭店的房间里呆了一个晚上吗?”

  黎萍一听这话霍地转过身来,看着温红说:“他连这些也告诉你了。”

  “是的。”温红有些得意,随即她马上发现了什么,立刻问黎萍:“他也告诉你了?”

  黎萍看到温红的神色有些异常,就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说道:“是我问他的。”

  温红微微笑了起来,她说:“我没问他,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黎萍低着头偷偷一笑,温红将手臂伸开放到沙发的靠背上,她看着黎萍的背影说:“这个李其刚还是很有风度的,你说呢?”

  “是啊。”黎萍说。“要不像红花这样漂亮,又这样有名的女人怎么会喜欢他?”

  温红点着头,她将伸开的手臂收回来放到胸前,说:“其实红花并不漂亮,远着看她很漂亮,凑近了看她就不是很漂亮。”

  “你什么时候凑近了看过她?”

  “我没有。”温红说。“是李其刚告诉我的。”

  黎萍脸上出现了不快的神色,她问:“他怎么对你说的?”

  温红显得很高兴,她说:“他说红花没有我漂亮。”

  “没有你漂亮?”

  “没有我们漂亮。”温红补充道。

  “我们?”

  “你和我。”

  “他说到我了吗?”

  “说到了。”

  “可你一开始没这么说。”

  温红有些吃惊地看着黎萍,她说:“你不高兴了?”

  “没有。”黎萍赶紧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用左手擦了擦眼角。

  温红继续说:“他们两个人在饭店里呆了一个晚上,你说会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黎萍说。“他没告诉你?”

  “没有。”温红试探地回答。

  黎萍就说:“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温红说。“他们搂抱了。”

  “是红花抱住他的。”黎萍立刻说。

  随后,两个女人都怔住了,她们看着对方,看了一会,黎萍先笑了,温红也笑了笑,黎萍坐到了椅子里,这时有人敲门了,黎萍正要站起来,温红说:“我替你去开门。”

  说着温红走了过去,将门打开,她看到衣冠楚楚的李其刚面带笑容站在门外。

  李其刚显然没有想到是温红开的门,不由一愣,随后他的头偏了偏,向里面走过来的黎萍说:“你真漂亮。”

  温红听到黎萍咯咯笑了,黎萍经过她身旁走到了门外,伸手抓住门的把手,等着温红走出来,温红突然明白过来,赶紧走到门外,黎萍关上了门。

  三个人站在街道上了,黎萍挽住李其刚的手臂,李其刚问温红:“你有电影票吗?”

  温红摇摇头,她说:“没有。”

  这时黎萍挽着李其刚转过身去了,他们走了两步,黎萍回过脸来对温红说:“温红,我们走啦,你常来玩。”

  温红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往前走,等他们走出了二十来米远,她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她低声对自己说:“哼。”
 

 
分享到:
不爱江山爱美女:盘点中国著名的花痴皇帝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真实妲己:与商纣王相爱并非荒淫无度
十跪父母恩5
牡丹花仙2
黄泉路1
爱因斯坦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