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

时间:2018/1/14 10:40:36  点击:391 次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红衣罗刹贺龙珠一眼,突然叱道:“你们挡住姑娘去路,要待怎的?”

  黑衣人道:“请你们回去。”

  红衣女郎道:“姑娘非过去不可呢?”

  黑衣人森笑道:“你们试试!”

  “狂徒看剑!”

  红衣罗刹贺龙珠,六绍三娇之首,武功已得教主九天魔女真传,平日心狠手辣,那会把区区三个九幽门人,放在眼内?她趁师妹飘渺仙子聂玉娇答话之时,早已暗起杀机,此时蓦地一声娇叱,玉手挥处,一道青虹,闪电般往中间那个黑衣人飞出!

  出手之快,简直连她如何拔剑,都没看清!

  中间那个黑衣人似乎不防红衣罗刹贺龙珠有此一着,突然从喉间嘿出一声极其阴沉的冷笑。身如鬼魅,不见他如何闪动,业已后退三尺。

  贺龙珠一剑出手,那还容他后退,长剑疾翻,宛若波翻浪涌,一片光华,随身疾卷过去!

  在这同时,飘渺仙子聂玉娇,三小姐于文娴两柄长剑,也倏然出鞘,向另外两个黑衣人,同时扑去!

  一时之间,但见黑彤闪动,剑光盘空。

  三块拘魂铁牌和三柄长剑,不时发出一阵阵的金铁交鸣之声!

  红衣罗刹贺龙珠,身为九天魔女首徒,当时歌乐山庄,名义上大庄主是独臂天王李残,二庄主是金老二,但实际负责的,却是贺龙珠,李残和金老二,不过是奉命护佐她的助手而已。

  由这一点,就足见贺龙珠在玄女教的身份,当然也是她武功足以胜任,九天魔女才会派她主持。

  这时他们拼斗了十余招之后,红衣罗刹贺龙珠剑势越来越显威力,诡异辛辣,出手如风。

  一圈圈的银虹,奔雷掣电,漫天光影,把黑衣人紧紧罩住。黑衣人一块拘魂铁牌,虽然凌厉,但也无法扳回优势。

  九幽门下、十大游魂,最拿手的本领,当然是震慑江湖,使九大门派弟子半数以上,落入魔掌的“勾魂鬼眼”。

  但这必须在一现身,立即使出,使人防不胜防,此时动上了手,只好各凭真本领。

  是以其余两个黑衣人,情况也差不了多少,被飘渺仙子聂玉娇、三小姐于文娴两柄长剑,逼得手忙脚乱。

  一片剑光之中,突然传出贺龙珠冷漠的声音说道:“九幽门下,也不过尔尔!”

  精虹乍窜,一点剑影,奇快无比的往黑衣人当胸剌出。这一招当真电光石火,锐不可当!

  黑衣人一声厉吼,对红衣罗刹贺龙珠当胸刺来之剑,仅仅稍侧上身,避开要害。“嘿”

  的一声,右手疾抡,拘魂铁牌打横里扫出,向贺龙珠纤腰击去。

  这当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但就在此时,忽然听到有人喝了声:“快请住手!”

  刷刷刷!四条黑影,同时跃落。

  红衣罗刹贺龙珠发剑得快,退得更快,红影闪动,人已跃退了四五步。

  在她本来,发剑避招之后,自然是倏退乍进,再下杀手,但这一声大喝,声音好熟,她微一停步,只见离自己身边不远,此时忽然多出四个头蒙黑布,身穿黑袍,九幽门装束的人来!

  同时方才和自己动手的黑衣人,肩上鲜血进流,身躯摇晃,敢情方才一剑,对方还受创不轻?

  贺龙珠心头微楞,纤手一招,聂玉娇和于文娴同时向她身边跃近。

  那发话的是一个两袖下垂,高大身形之人,他身形微躬,状极恭谨!说道:“哈哈!大小姐你怎地连老朽也不认识了,教主,副教主可好?”

  贺龙珠含煞双目,微微一转,突然惊诧的道:“啊!你是李叔叔!”

  无臂天王李残蒙头黑布,微微晃动,颔首笑道:“正是老朽!”

  他话声才落,另外三个黑衣人,忽然身形闪动,一齐躬身说道:“婢子敬候夫人金安。”

  贺龙珠心头又是一震,但脸上却丝毫不露,秀眉微轩,连忙含笑还礼,一面说道:“原来是三位姥姥,副教主正惦记着你们呢?”

  三个黑衣人齐声道:“夫人恩德,婢子们没齿不忘,不过昔日轿前四煞,今日已是九幽三灵……”

  无臂天王李残不等她们说完,突然干咳了一声,插口道:“三位小姐,连袂东来,谅有非常之事?!”

  飘渺仙子聂玉娇娇笑了一声,道:“那么李叔叔和三位姥姥,在湘西客店上房现身,难道也有非常之事吗?”

  无臂天王李残被她问得微微一顿,爽朗笑道:“如此说来,三位小姐,也是为了梅三公子而来?”

  “梅三公子!”三小姐于文娴芳心一动,陡然问道:“李叔叔,他在那里?”

  她语气迫急,似乎还不知梅三公子的下落。

  无臂天王李残一时却深悔失言,啧了声道:“噫!你们不是追踪他来的?他就住在这客店之中。”

  于文娴深知梅三公子内功精湛,别说自己几人,在屋面上打了半天,即使有人从房上经过,也瞒不过他的耳朵。她心中怀疑,一双清澈大眼,紧盯着天王李残,问道:“李叔叔,你说他住在下面?”

  李残道:“嘿嘿!一点不错,他是中了九幽门的森罗宝香,十二个时辰,就得毒发身死。”

  “啊!会……”于文娴娇躯微颤,心头大急,她“么”字还没出口。

  红衣罗刹贺龙珠,自然知道小师妹的心意,但对面站着的无臂天王李残,一身九幽装束,已非歌乐山庄时的无臂天王李残了。江湖上谲风诡波,情势既易,人心难测,赶紧暗暗扯了一下小师妹的衣襟,冷冷的道:“这倒好!愚姊妹衔命东来,也放不过他。”

  江湖上只知梅三公子在六绍山连闯数关,几十名高手,悉伤剑下,后来独败九天魔女。

  可不知玄女教主经旋檀禅功佛光照体,灵台清明,业已化敌为友。是以此言由九天魔女嫡传大弟子红衣罗刹贺龙珠口中说出自然可信。

  那知贺龙珠话才出口,无臂天王李残蓦地纵声大笑,然后徐徐的道:“大小姐明察,姓梅的得罪教主,自然死有余辜,—何况和老朽更有断臂之仇。不过老朽目前身归九幽,情非得已,此次实是奉教主之命,送解药来的。”

  他此话一出,可把六绍三娇给弄糊涂了。

  九幽门偷放“森罗宝香”,自然志在铲除强敌,那会等敌人中了剧毒,再送解药之理?

  于文娴忽然眼睛一亮,喜形于色的道:“李叔叔,你原来是送解药的。”

  无臂天王李残狞笑一声,依然向贺龙珠道:“老朽实言相告,九幽教主因和梅三公子有一月之约,在这期内,是给他仔细考虑的日子,但他身中森罗宝香,支持不过十二个时辰,才命老朽亲迭解药前来。在这一月之内,双方互不侵犯,是以老朽斗胆,想商请大小姐转禀教主,能否给老朽一个面子,六绍过节,也请延迟一月,再作了断如何?”

  红衣罗刹贺龙珠,不知九幽门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听他言词闪烁,似乎其中另有文章。

  她念头闪过,忽然微微一哂,道:“愚姊妹此来,不过是奉师父之命,暗中监视罢了,些许小事,侄女自问还作得下主,李叔叔何用客气?”

  无臂天王李残当然知道贺龙珠在玄女教的身份,既然答应,自可算数,心中一喜,不由呵呵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于文娴忙道:“李叔叔,我们快进去瞧瞧咯!”

  无臂天王李残无可奈何的道:“那么大小姐请。”

  红衣罗刹贺龙珠道:“李叔叔,你请先罢!”

  无臂天王李残双袖微摆,向大家打了个手势,身形不动,人已悄无声息的向院中落去。

  红衣罗刹贺龙珠瞧在眼里,心头却大大一震,暗想李叔叔当日在玄女教中,已可算是少数高手之一,武功虽强过自己甚多,但因他派在歌乐山庄,自己知之甚详。那知他离开玄女教,仅仅三个月时光,而且双臂全废,武功却似乎更精进了许多,心中想着,立即跟在他身后,往院中落去。

  聂玉娇、于文娴,自然并不怠慢,相继飞落。九幽三灵,三大游魂,也纷纷跟踪而下。

  无臂天王李残身形落地,忽然发出一声轻噫,低声说道:“房内有人动手!”

  红衣罗刹贺龙珠自然也听到呼呼之声,心中犯疑,低低问道:“不知是谁?”

  于文娴是关心者乱,她急忙凑前一步,道:“大师姐,我们快去!”

  无臂天王李残却微一沉吟,突然左手衣袖,向后一挥。刷!三条黑影,立时一闪上房,像幽灵般隐去身形。

  无臂天王李残左袖收回,左手衣袖,又倏然扬起,九幽三灵,三条矮胖身躯,也立即散开,向黑暗之处退去。

  这一节指挥,已可看出无臂天王李残,在九幽门地位之高,居然远远超过在玄女教之时,难怪他目空一切,踌躇满志了。

  红衣罗刹贺龙珠心中想着,却听李残沉声说道:“大小姐,你们随我来!”

  说罢,举步就向房门走去。

  砰!房门开处,房内的人,和房外的人,同时一楞!

  三小姐于文娴一眼瞧到心上人跌坐在床,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却手执利剑,环护床前。

  她心中一急,还没看清其它的入,早就娇躯一晃,翩然向床前奔去!口中急急问道:“小妹子,他怎样了?”

  上官燕剑尖一颤,娇声叱道:“站住!你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咦!”三小姐于文娴被她声色俱厉这么一喝,心中大感诧异,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小妹子,你怎么啦!”

  上官燕依然横眉瞪眼,手握长剑,厉声叱道:“于文娴,你别假惺惺,哼!玄女教没有一个好人。”

  于文娴在六绍山上,和上官小妹最为合得来,此时瞧她突然翻脸,心中更是怕急,忙道:

  “唉!小妹子,你这是干什么?”

  上官燕道:“哼!你还问我,他……他……”

  于文娴道:“他怎么了?”

  上官燕道:“他……梅哥哥中了你们阴世鬼的五阴截脉。”

  “啊……”于文娴一声惊呼,脑袋瓜上如中巨杵,娇躯一颤,大眼睛中眨出亮晶晶的泪珠,急急说道:“小妹子,你快让我瞧瞧!”她蓦地回头,颤声叫道:“大……师姐……”

  上官燕小姑娘瞧得又气又急,急,当然是五阴截脉,情形危急;气,她自己也不知道气些什么?

  哼!梅哥哥中人暗算,关你什么事,要急成这付模样?她是拈上了酸,长剑一指,凶巴巴的叱道:“别动,你……不准你过来。”

  灯心和尚五台高手,阴世秀才公孙庆黑道奸雄,两人交上了手,一个掌若开山,一个劲带阴柔,正好势均力敌,无分轩轾,他们心中也各自有着盘算。

  灯心和尚察言观色,智珠在握。阴世秀才公孙庆在梅三公子身上做了手脚,五阴截脉的特殊手法,决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他怕对方真有解救之法,利在拖延时光,只要把梅三公子除去,剩下几人,就容易对付。何况还有金老二在旁,根本也没有把灯心和尚放在眼里!

  两人目的虽然不同,但对拖延时间这一点上,恰巧不谋而合。是以尽管掌风呼砰,人影腾闪,好家搏斗得十分激烈,但其实谁都保留真力,不肯硬拼,两人心中,都暗自以为得计。

  房门被砰然震开,进来的是一个高大黑衣怪人,后面还有六绍三娇!

  公孙庆心头猛震!

  灯心和尚也心头猛震!

  一个是作贼心虚,功败垂成。一个是不明剧中情由,还以为敌人援手赶到。

  两条人影,倏然乍分,只听黑衣怪人桀桀笑道:“灯心大师原来在此?哈哈!金老二、公孙老弟也在这里,当真巧极!”

  金老二一直站在房中,并未动手,他知道凭自己一人,决难制得住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要自己不出手,而正好牵制住三人,使他们不敢妄动。

  此时一听黑衣人声音好熟,但瞧到对方一身打扮,心中一阵疑惑,急忙躬身道:“大庄主,你好!”

  无臂天王李残桀桀笑道:“金老二,咱们弟兄多年,彼一时,此一时,你快别再这般称呼。”

  红衣罗刹贺龙珠含煞双目,掠过房中,她江湖经验较多,瞧着这情形,心中有些明白,粉脸一沉,冷冷的道:“金叔叔、公孙叔叔,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老二还没回答,只听阴世秀才公孙庆阴笑一声,道:“大小姐,兄弟和金二哥在这里遇上了姓梅的,听说他中了九幽门什么森罗宝香……”

  于文娴一声惊叫,打断公孙庆话头,叫道:“大师姐……”

  贺龙珠心头一惊,急忙举目望去,只见上官燕杀气腾腾,剑尖正对准着小师妹前胸。小师妹花容失色,大有向剑尖上扑去之势!这就叫道:“三师妹,你回来!”

  于文娴急道:“啊!啊!大师姐,你快救救,他……他中了五阴手!”

  “谁?他?梅公子中了五阴手?是谁下的毒手?”“公孙叔叔。”

  红衣罗刹贺龙珠脸色铁青,回头望着公孙庆问道:“此话当真?”

  阴世秀才公孙庆满脸诡笑,阴阴的道:“不错!兄弟趁他,运功疗伤之时,用五阴重手,在他后心拍了一掌。”

  红衣罗刹贺龙珠凤目之中,隐射凌威,严峻的道:“公孙叔叔这是奉了何人之命?”

  公孙庆眼珠一转,望了金老二一眼,哈哈笑道:“大小姐这句话,倒使兄弟迷糊起来,姓梅的小子,妄自仗着一点武功,处处跟咱们玄女教为敌,大破歌乐山庄,李老哥饮断臂之恨,金老哥受内脏重创,使教中二十年经营,毁于一旦。而且意犹未足,追上六绍山,杀伤教中护法二十余人,坛下弟子落难者不计其数,差点连教主也伤在他手中。江湖上讲究恩怨分明,玄女教这种奇耻大辱,累累血债,难道大小姐已经忘得干干净净?公孙庆处置仇人,何用奉命行事?”——

  
 

 
分享到: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古九州 今改制 称行省 三十五18
揭秘中国古代与儿媳传出绯闻的那些名人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 (唐)李白
2没有画的画册
老宫女揭秘慈禧与小安子偷情的真相
猫和老鼠合伙9
三片羽毛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