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

时间:2018/1/14 10:31:46  点击:767 次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林中也立时“啾啾”一一相应,忽远忽近,贴地飘浮!

  铁拐仙突然心中一动,暗叫一声:“不好!”

  立即身子一拐,掉头往林中奔去。口中喊道:“你们快跟我来!”崔敏、祝鹰扬两人,一听铁拐仙声音甚急,去势如电,仿佛发生了什么紧急之事。心中一楞,不敢多想,也立即跃身扑起!

  两人这一施展身法,奔出林外,目光瞥处,果然眼前又发生了奇事!

  只见那座大坟青石平台上,两排陈列着的十三具尸体,这时竟然一个不见。连万蛟、武公望两人,也不知何时走得没了踪影!

  偌大一片平台上,越显得阴森空旷。

  只有铁拐仙须发戟张,拄着一只铁拐,一双铜铃似伪大眼,睁得精光四射,似乎愤怒得要喷出火来。

  对自己两人的赶来,他并不理睬,只是凝神而立,一动不动。敢情在聆听着什么?

  祝鹰扬不见大师哥踪迹,心中虽然焦灼,但一眼瞧到铁拐仙这般情形,一时那敢开口。

  连忙和崔敏打了一个手势,紧握长剑,悄悄的站在一旁。

  坟场上一片死寂,除了林梢微风,草间秋虫,简直一点声音也没有!

  铁拐仙还是支拐卓立,并没出声。

  崔敏、祝鹰扬也噤若寒蝉,只是拿目光向四处不停地打量,以冀有所发现。这一阵工夫,真个把两人蹩得满腔疑问,几次要想开口,却又强自忍住。

  蓦地有一缕细若游丝,极其幽沉的怪异之声,仿佛从荒烟蔓草之间,透地而出。

  声音细小得有点模糊,但仔细倾听,勉强可辨,好家说着:“中元佳节,盂兰胜会!”

  铁拐仙凝神倾耳,也只能辨认出那奇怪声音似乎是从那座大坟底下,透地而出!再一细听,却又寂然无声!

  “笃!”铁拐仙猛的铁拐一顿,地上发出一声沉重巨响。火星四溅,石条立时被砸得粉碎。口中喝道:“发话何人?在老要饭面前,还敢装神弄鬼!”

  他这一声大喝,宛若平空打起一个焦雷,震得树林之间,鸱鸟惊扑,落叶簌簌,回响嗡嗡不绝!

  但半响过去,那怪异之声,依然并没回答!

  铁拐仙性如烈火,那还忍得,方要发作,只听那声音,忽然重复响起:“记着……七月十五,盂兰胜会,不要忘了……”

  这回铁拐仙听清楚了,这细若游丝的怪异声音,正从竖在大坟前面的那方石碑中透出!

  这方石碑,竖在大坟前面,和坟土还有两尺距离。碑后铸着的是一篇墓志铭,难道有人隐身石后?

  铁拐仙身法何等快速,一闪身,跃上碑石,目光四射,那有半点人影?如果确实有人躲在碑后,又如何瞒得过他如电双目?

  铁拐仙箕踞石碑之上,凝聚真气,沉声喝道:“阁下是神是鬼,何不请出来让老要饭见识见识?”

  阴森细小的声音又道:“朋友何必卖狂,你也逃不过七月十五,盂兰胜会!”

  一点没错!那声音是从石碑中透出。

  连崔敏、祝鹰扬都听清楚了!

  铁拐仙蓦地一声“哈哈”,长身跃落地面,喝道:“朋友,你用千里传音,练音成丝之法,利用碰上石碑的回音,装神作鬼,又岂能瞒得过老要饭耳朵?”

  他这一喝,立时把崔敏、祝鹰扬提醒。

  要知一个人内功到了登峰造极,能够把所发声音,用真气练成一缕细丝,出我之口入彼之耳,即使同在身边之人,也难以听到,这就是“传音入密”。但必须面对面,相隔不远,方能使出。

  再进一步,练到所发音丝,凝而不散,能够远传一两里外,依然清晰可闻,那就叫做“千里传音”。江湖上能会此法的,已是不多,此人居然还能把“千里传音”,送到石碑之上,再由石碑上发出,那么此人内功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正当他们沉思惊愕之际,忽然从高空飘来一声慑人心神的阴笑,说道:“不错!朋友果然有点眼光,但你已经名登鬼录,逃不过七月十五!”

  这声音飘飘忽忽,发自高空,更是不可捉摸!

  祝鹰扬突然厉声问道:“我大师哥泰山万蛟是不是被你害了?有本领何不现出身来,与小爷见过高低!”

  那阴森声音道:“万蛟被我录为九幽待者,正是泰山派之荣,小娃儿怎不知高低?如果换在平时,就难贷一死!”

  祝鹰扬听说大师哥被他录为待者,想来尚未遇害,心中稍宽,还想再说。”

  却听铁拐仙怒声喝道:“阁下口气不小!老要饭江湖上混了几十年,倒真是第一次遇上!”

  阴森声音道:“早遇上了,尸骨也早已枯朽!”

  语音突转冷酷,似乎带有一股冰冷阴寒之气,使人油然生出寒意!

  铁拐仙“嘿”了一声,道:“刚才曝尸坟场的少林一憎、武当三剑、青城双鹤、和滇南夫妻双侠等人,是否都遇上了你,才遭毒手?”

  阴森声音道:“不错!”

  铁拐仙问道:“七月十五,孟兰胜会,在何地举行?”

  阴森声音道:“到时自知,反正你也逃不过那天!”

  “哈哈哈哈!”

  铁拐仙纵声狂笑:“人生自古谁无死?老要饭还不在乎这条老命!不像阁下藏头缩尾,见不得人!”

  阴森声音冷冷的道:“我不过要你传言中原武林罢了,否则焉有生理?”

  铁拐仙想到少林智一大师、武当三剑、青城双鹤等人,武功虽然及不上自己,但也均非弱手。对方所说,虽嫌狂妄,至少也有几分可信。

  看来此事牵连甚广,说不定江湖上会立时引起腥风血雨。不过,凭自己的经验,居然测不透对方是何等人物?心中想着,不由点头道:“阁下想得不错,有老要饭向江湖传言,各大门派自然相信,不过阁下也总得露上一手,给老要饭瞧瞧!”

  那知话声说完,对方却寂然无声,并不作答。一阵沉默,空气反而显得紧张,不知对方业已远去?还是要骤然出手。

  铁拐仙脸色凝重,向崔敏、祝鹰扬打了个手势,要两人站到自己身后。一面把全身真气,凝聚待发,防备这个口气奇大的神秘人物,骤起发难!

  这样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

  崔敏也忍不住柳眉一剔,说道:“老前辈,这种见不得人的……”

  她语声未落,铁拐仙突然右手一扬,止住崔敏再往下说。侧耳一听,果然高空又飘来一声极其阴森,似断似续的声音:“阎……王……注……定……三……更……死……谁……

  能……”

  这声音似乎从极远之处飘来,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慢极长,但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慑人心神!

  铁拐仙声音才一入耳,脸色骤变,立即一个转身,急促的向声音相反方向一指,低声说道:“你们赶紧走,尽量施展轻功,越快越好,越远越好,快!”

  崔敏迟疑的道:“老前辈,你……”

  铁拐仙急道:“此时不是说话之时,你们快走,我替你们掩护!”

  崔敏、祝鹰扬看连铁拐仙都如此紧张,知道事态严重。听口气,铁拐仙怕自己两人逃不快,才要在后面掩护!

  这时铁拐仙已把金丝小猕猴从肩头推下,浑身骨节暴响,单足拄地,凛然而立。右手还在不停后挥,意在催促两人快走!

  崔敏、祝鹰扬在这种情势之下,那敢违拗?立即施展轻功,往铁拐仙所指方向急奔出去!

  两条人影疾若流矢,奔了约莫顿饭光景,差不多已奔出二三十里。此时天光大亮,抬头一瞧,前面不远,已到了一处镇甸。

  大路上也有了行人,两人这才放慢脚步,走了一段,方要在道旁稍憩。

  只听铁拐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现在总算脱离险境,你们随我来,前面就是枝江,咱们倒用不着进城,就在这里打个尖,让老要饭过足酒瘾,再说正经!”

  崔敏、祝鹰扬同时一惊,回过头去,不知何时,铁拐仙拐拄地,已经站在自己身后。那只金丝小猕猴也早已爬上他左肩,睁着一对火眼金睛骨碌碌地乱瞧!

  “老前辈……”

  崔敏叫了一声,底下的话还没出口。

  铁拐仙已呵呵笑道:“老要饭一直跟在你们身后不远,咳!你们有许多话想问,是不?

  老要饭这也是第一次碰上,有话等一会再说!”

  这时正当清晨,早起赶路的行旅商贾,已有不少。大家瞧着一个跛脚老叫化,引了两个年轻书生进来,不由全都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店伙沏上香茗,又端来两笼包子,铁拐仙却吩咐店伙送上五斤好酒,和两斤酱汁牛肉。

  吃喝了一会,然后又从腰间,取下大酒葫芦,装了二十斤好酒,才付帐出门。一面笑道:

  “离这肖家坪不远,有座水神庙,咱们到那里去说罢!”

  说着,一拐一拐的向前走去。出了镇甸,不到两里光景,果然在小山脚下,矗立着一座破庙。

  因此处距大路较远,地势偏僻,三人鱼贯而入,走上大殿,除了神像还算完整之外,拜台上积尘甚厚,想是久无人迹。

  铁拐仙从肩上放下小猕猴,一脚往拜台上坐下,一面指了指附近拜台,意思要两人也一起坐下,然后叹了口气道:“这是一场浩劫,你们听完老要饭述说,就得赶紧上路。”

  祝鹰扬疑惑的道:“老前辈,晚辈大师兄和武老英雄,还落在敌人手上……”

  铁拐仙不待他说完,拦着说道:“这个老要饭肩然知道,不过他们两人,目下似无危险。

  但真正关键,却在中元鬼节,如今相距也只有一个多月,—时间极为迫促。你得赶紧回转泰山,把此事始末,向尊师报告。崔姑娘,你也须立即动身,前往黔阳。江湖上盛传梅三公子在六绍山连败九天魔女和赶往寻仇的华山太白神翁,大概此时已在回途之中。你务必把他找到,同为武林除害,谅他也不至推诿。如时间来得及,最好通知令祖一声,说老要饭邀他助拳。老要饭也趁这段时间,和各大门派连络一下,设法共挽浩劫。”

  祝鹰扬闻言向崔敏道:“梅三公子还有两个书僮留在黔阳悦来客栈,崔姑娘一问便知。”

  崔敏一面点头,一面向铁拐仙道:“老前辈吩咐,晚辈自当遵命,不过我们和老前辈什么时候在何处会齐呢?”

  铁拐仙点头笑道:问得好!问得好!老要饭差点忘了,我想这魔头既然在宋义冢现身,他巢穴也不会离开得太远。这样,咱们最迟在七月初十之间,在磨盘州集合好了!”

  崔敏答应一声,困惑的道:“老前辈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魔头,到底是人是鬼,难道老前辈也奈何不了他?”

  铁拐仙闻言之后,双眉紧紧一皱,然后说道:“这档事,江湖上老一辈的人,固然全有个耳闻,但谁也说不出详细情形来,就是老要饭也不例外,因为真正当事之人,全已死去!”

  祝鹰扬奇异的道:“啊!原来这魔头害死了不少人?”——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