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

时间:2018/1/14 10:29:20  点击:187 次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卓大奎孝敬的美人,羔羊到口,欲令人昏,那里想得到四面环水的堂堂总坛重地,半夜里会闯进入来?是以闻声惊觉,应变稍迟了一步。

  只觉凌厉掌风,业已像潮水般迫到身后。心头大惊,赶紧微一侧身,猛吼一声,双掌也倏地推出,向掌风截去!仓猝应敌,只不过运起五六成力道。

  “蓬”的一声,一个身子,竟然被震得住斜里退出去了三五步,方始稳住身形。

  一时不由惊骇已极,这又是谁,竟有如此功力?怒目一扫,只见窗前站着一个一头乱发,满脸于腮的老叫化。铁拐拄地,腰悬朱红葫庐,双目炯炯,望着自己!

  温如风那会不识?心头陡地一震。瘦削脸上,阴惨惨,青獠獠。咬牙喝道:“拐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居然破坏本教主的好事。好!既然上门挑衅,本教主就领教你到底有多少道行,敢横行江湖!”

  铁拐仙哈哈大笑,道:“淫魔!老要饭一生见过多少魔头,没见过像你这样一身淫孽的下门教主。来!来!我老要饭生就嫉恶如仇的脾气,河水井水,不必多言。”

  温如风冷哼一声,陡然双手一收,高举及胸,五指箕张,雪白的掌心,立时逐渐变成青色!他是恨极了当前这个老叫化,要把数十年积修,从不轻用的“七绝掌”,向对方突施一击!

  铁拐仙久闻这魔头擅长采补,驻颜有术,望之虽然只有二十四五,其实真实年龄,和自己也不相上下。尤其江湖上传说,他曾在析城山得了一部奇书,所载武学,极为奇奥。是以不敢大意,暗中把“混元气功”,运行周身,静以待敌。

  蓦听闻香教主:“赫”地一声,双掌已平胸推出。

  一股万钧狂飚,猛向铁拐仙身上撞去。

  铁拐仙“混元气功”,蕴蓄不发。待掌风袭到,也立即吐气出声,排山运掌,往前迎去。

  这两掌是两人数十年功力所聚,岂同小可!两股潜力一撞,丈余以内,劲风激荡,威势惊人。但听焦雷似的一声爆震,哗啦啦檐牙齐飞,窗壁悉数震塌。整座楼房,也被震得嚓嚓连响,晃动不已!

  铁拐仙双肩晃动,向后退出两步,屋瓦上,那里承受得了这沉重铁拐。

  “笃”“笃”声中,夹杂了二片碎瓦断椽之声!不由暗自惊心,这魔头果然厉害!

  再看温如风,也已被自己混元真气,震得当堂后退了三四步。青惨惨的脸上,更狞恶得满罩戾气,冷笑道:“哈哈!见面不如闻名,教主爷原来也只有这点能耐,来来来,咱们痛痛快快去打上一仗!”

  铁拐仙铁拐一点,“笃”的一声,七八丈高楼,业已飘身而下!闻香教主温如风,上次在歌乐山头,亲眼目睹这老叫化力斗红灯夫人手下的轿前四煞。结果把昔日名震武林的河东四丑,打得一死一伤。功力深厚,可以想见。他暴怒之下,很快的披起道袍。因为他道袍长袖之中,暗藏“蚀骨柔香”的特别设计。

  必要时只需扭动机括,轻轻一挥。“蚀骨柔香”便会随着一拂之势,往前洒出,制敌俄顷!当下穿好道袍,随手携起长剑,立即跟踵而下。

  正当温如风携剑下楼,后窗人影一晃,紫凤孙湘莲已手挥长剑,破窗而入。跃近床前,忙将铁拐仙适才在楼外交给自己的一粒药丸,纳入少女中。自己不敢离开,就守在一旁。

  这药丸果然灵妙,不多一会,那少女眼皮微动,倏的张开眼来。敢情看到孙姑娘仗剑而立,心头一惊,便翻身坐起,秋波四面一转,“噫”了一声,问道:“姐姐,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孙湘莲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铁拐仙老前辈叫我救救你来的。啊!姐姐,你快穿上衣服,外面打起来了呢!”少女不由羞得满面通红,“呀”的一声,掖了轻纱,跳下床来。

  少女低头一瞧,果然自己只穿着一身亵衣。四面一找,还好自己一堆衣服,原来就在橱边。

  连自己的一口长剑,也搁在一旁。心中大喜,即忙穿上衣服。

  这可把紫凤孙湘莲看得呆了,原来这少女竟是女扮男装,这时穿起衣服,居然白衣飘逸,活像一个少年书生!

  而且……而且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她沉思有顷,突然问道:“啊!姐姐,你还认识我吗?我们不是在歌乐山庄见过面,后来在江口又遇到过。咦!和你一起还有一个小妹妹呢?”

  少女佩好长剑,闻言微微一怔,摇头道:“歌乐山庄!歌乐山庄在那里呀!?我没有去过。哦!姐姐,你说的恐怕是我妹妹,我们脸型生得一模一样,她叫崔慧,我叫崔敏。啊!

  姐姐,她们现在在那里呢?”

  孙湘莲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好像她们是往黔阳去的。”

  崔敏点头道:“不错!妹妹和我约定在黔阳见面的,唉!她们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正说之间,忽听楼外云板连响,呼喝之声大起,灯球火把,照得雪亮!

  孙湘莲急道:“不好!楼下只有铁拐仙老前辈一个人呢!姐姐,我们快去!”

  这崔敏姑娘原因铁背苍虬武公望失踪,上官燕一清早找到崔氏姐妹的客店,哭诉经过。

  当时崔慧一口咬定是红灯夫人所为,因为昨晚她手下轿前四煞一齐受挫,明知武功不是梅三公子敌手,才故示大方给了解药。可是暗中却又派人把武老英雄掳去,所以主张立即往湘西赶去。

  崔敏却较为稳重,虽然觉得妹妹所说,极为有理,但她却主张仔细查探清楚,再行追踪。

  所以一面要上官燕赶到梅三公子客店中求援,自己姐妹两人,分别侦查,约好不论有无眉目,等大家在黔阳会面,再作计较。不过在崔敏的想法,天理教的人落脚在三义会中,这条线索,自然不应放过。

  是以她走出客店和她妹妹崔慧分手之后,第一步便跑到武公望住过的客店房中,详细检查了一遍,觉得房中门窗用具,丝毫找不出痕迹。

  大白天里,又不好纵上房去,瞧瞧房瓦上的情形,只好四面打量一阵,便退了出来。接着又在岳阳水陆码头,茶馆酒肆,暗暗注意显眼的人,结果还是白白奔波了一天,依然一无所获。

  于是她决定等到夜晚,亲向三义会踩踩盘干再说。那知三义会在江湖上虽然算不了什么,但在岳阳城中,不但爪牙遍布,而且还开设了几家酒楼客店。因为卓大奎知道天理教大批高手,纷纷南下,就是为了追踪一个老英雄。当然这件事情,在天理教来说,一定非常重大。

  他有心依附天理教,这个立功机会,岂肯错过?

  再要手下一打听,正好武公望祖孙,落脚在自己开设的客店之中。这正是上天机缘,当晚就在茶水之中,暗暗下蒙汗药。照理像武公望闯荡江湖数十年,经验老到,自然不容易着人家的道。但因当晚强敌尽去,又结识了梅三公子这样一位年轻高手。老怀高兴,戒心遂泯,轻轻易易的被三义会迷翻,打入密室隧道。

  上官燕小姑娘家,晚上没有喝浓茶水的习惯,而且三义会也作贼胆虚,只注意了武公望,百密一疏,遂让她逃出厄运。可是卓大奎等三人,人虽到手,因为天理教几位坛主已锻羽而归,一时那敢露出半点痕迹?后来听手下报告,梅三公子和崔慧等人,已纷纷骑马他去。

  只有一位白衣书生却跑到武公望住过的客店,详细查勘,看来还没有离开岳阳的迹象。

  卓大奎和二位义弟一商量,料定崔敏晚上可能会上三义会来,自己武功,和人家差得老远。

  只好吩咐手下,天一黑,便歇灯休息,装出若无其事模样。一面却密遣爪牙,到崔敏住的客店,装扮店伙,依样葫庐,在茶水中做了手脚。

  入晚之后,崔敏在三义会屋上,踩探了半天,觉得并无可疑,只好废然而返。回到客店,便也步了武公望后尘,轻易落入三义会手中。

  卓大奎这份高兴,可说喜上眉梢。天理教出动如许高手,千里追踪,都无法得手,居然被自己轻易擒住。但一想到对方几人,武功之高,简直骇人听闻,万一风声走漏,自己那还有命?

  是以只把两人囚在密室之中,丝毫不敢大意!这样提心吊胆的关了两个来月,恰好天理教副教主瘟煌道入耳闻三义会会有寻粒“雄黄珠”,正是自己“瘟煌散”的唯一克星,遣人相索。卓大奎有心依附天理教,这才备了几式礼物,另外把武公望、崔敏两人,装上一辆轿车,决定亲自押送。一面还怕半途之中,出了岔子,不敢从临湘蒲圻这条路北上。偏又故意绕道江陵,并由三义会二当家龚长胜先行探道,卓大奎自己和三弟秦智两人暗中尾随。

  他们认为在湖北地面上,因是湖南邻省关系,凭三义会的交情,自然不会发生事故,只要一过河南,进入天理教势力范围,就可安然无事。那知为了一粒“雄黄珠”,竟使蓝腰带帮总舵主亲自出马。

  更因蓝腰带帮拥有长江七十二分舵,遂使闻香教主温如风起了创教之心。三义会卓会首同时也俯首称臣,归依了闻香教,当上岳州分堂的堂主。

  温如风起初听卓大奎说明原委之后,知道武公望便是梅三公子找寻之人。而且为了此人,大破歌乐山庄,亲上六绍山,闹得玄女教天翻地覆。

  九天玄女还不计死伤,以友相待。自己创教伊始,而且和梅三公子又有一段交情,是以还想把武公望放了,藉作结纳。但后来听说还有一个女扮男装的崔敏,生得十分美貌。他色星高照,不觉怦然心动。

  教主爷亲自往后面一瞧,果然崔敏长得和崔慧一模一样,虽在昏迷之中,依然容光动人。

  而且自己当日见到崔慧之时,早巳垂涎三尺,因为一起有梅三公子同行,自己那敢妄起邪念?

  这时瞧到崔敏,自然如获至宝,这就吩咐使女们好生服伺。于是释放武公望之心,也就变成了想杀以灭口。幸好这时他忙着筹划创教,无暇兼顾,武公望才得保住老命,崔敏也没有失去清白。

  直到第三天闻香教正式开坛之后,他才踌躇满志,兴高采烈的准备一享温柔,那知却被铁拐仙赶到,救了崔敏。

  却说崔敏和孙湘莲两人,飞身落地。只见楼前一片空地上,这会工夫,竟然静悄悄的,瞧不到半个人彤。连铁拐仙和闻香教主温如风,都没了踪迹!一阵阵的金铁交鸣,人声呼喝,却发自远处!

  两人心中虽觉奇怪,但也不敢怠慢,打一个招呼,莲足轻点,同时窜上围墙。长身一掠,跃上附近一处屋脊,向四外略一打量。

  果然前面一进屋面上,灯火通明,人彤错落。远远望去,虽然看不真切,光瞧这份声势,至少也有几十个人!

  孙湘莲心中一急,忙道:“真不要脸!这许多人围着铁拐老前辈群殴!姐姐,我们快去!”

  她玉手一招,娇躯已像箭一般射出!

  崔敏应了一声,立即跟踪飞起,两人轻功,俱都不弱。这一急起直掠,何消几个起落,便已赶到斗场!身临切近,才看清楚原来被围的,却并不是铁拐仙!

  屋面上一共分作两起,一边是两个老头,拳掌呼呼,拆招换式,部带着强劲潜力,打得非常激烈!另一边,却是一老一少,和围攻的八个彪形大汉,也打得难分难解!

  四周屋面上,还有许多大汉,高擎着灯球火把,一阵阵的烟雾,烛天而起。

  不!还有一大群高高矮矮的人,各持兵刃,凝目而视,看上去全是武林健者!

  崔敏和孙湘莲两人,心中十分不解,这到底是什么所在?竟有这么多的高手?

  这也难怪,崔敏和武公望两人,一直被囚在三义会秘道之中,等到临行之寸,又被人家迷昏过去,是以不知身在何地?

  孙湘莲是由铁拐仙带来,不明底蕴,先前瞧到那座布置华丽的高楼,还当是富贵人家的绣阁呢,她们那知处身所在,正是长江上下游,闻风归附,新近崛起江湖的闻香教根本重地的总堂。

  而且今天又是闻香教正式开坛的日子,长江上下游七十二分堂堂主,全都齐集在这里,自然高手如云了。

  被围的老少三人,两位姑娘,也各识其半!那边徒手相搏的两人中间,一个浓眉粗眼,个子高大,出掌威猛的,正是泰山磐石堡双龙一鹰的老大万蛟。在湘西客店中,曾和假梅三公子动过手,孙姑娘一眼就瞧了出来。

  另外的一老一少,老的一个,手中使着一柄单刀,似乎并不趁手,显然那柄刀,是临时夺来的。这人崔敏十分熟悉,那正是和自己一同被囚的铁背苍虬武公望!

  使剑少年一手剑法,至为刚猛,自己虽然不识。但武老英雄和他在这里现身,当然是这一老一少两人救出来的。

  这时两人联手对付长江八怪,却显得十分吃力。一刀一剑,在八柄鬼头刀之间,只能谨守门户,对拆来招,并没有还手之力。

  两位姑娘目光扫过全场,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是刹那间事。他们瞧清情形,娇躯一晃,凌空向场中飞落。

  崔敏高叫—声:“武老英雄,我来了!”

  “了”字出口,立即足尖再点,正待向武公望那边纵去!

  蓦见人影一闪,一高一矮两个汉子,业已拦在自己身前。两柄鬼头刀,也同时疾奔而来。

  崔敏急切之间,退出半步。举目一望,这两人正是三义会二当家龚长胜,三当家泰智!

  崔姑娘瞧到两人,不由柳眉陡竖,杏目圆睁。一声娇叱,不退反进。左手衣袖一抖,使出爷爷岳麓老人亲传绝技“拂云袖”,一股真气,对准龚长胜拂出!右手剑尖一圈“大罗剑法”的“北斗斜指”,闪电击出!

  姑娘这是含愤出手,一袖一剑,都用了十成力道,何等厉害?

  即使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也不敢轻樱其锋,何况来的只是二流角色?“砰”然巨震,“呛啷”连声,同时响起。秦智手中握着半截断刀,慌不迭的向后疾退——

  
 

 
分享到:
刘备用什么手段让诸葛亮为他卖命一辈子
能安抚心理的镜子技巧1
武则为何要亲手干掉美貌外甥女
三角龙旗图案
嬴秦氏 始兼并 传二世 楚汉争65
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1
猫和老鼠合伙5
小周后是怎样被姐夫骗上龙床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