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

时间:2018/1/13 14:11:08  点击:486 次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之外,已和好人一样了。

  梅三公子瞧着两人,问道:“你们觉得好些了吗?”

  崔慧这时可不能不睁开眼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可是还不敢看他。只是把眼皮霎了两霎,眼角上晶莹莹地流出泪来,轻声说道:“梅哥哥,你……你这样不嫌污秽,我……我怎么报答你呢?”

  她话才说完,只听上官燕也低低的叫道:“梅哥哥,你太好了!”

  梅三公子忙笑道:“两位妹子,快别如此说法,我们行道江湖,即使陌生之人,尚且要救困扶难,何况……”说到这里,不知下面如何说好,不由微微一顿,道:“如果换了我,你们又岂会袖手不顾吗?”

  这句话把崔慧提醒了,她眼珠一转,突然问道:“咦!对了,梅哥哥,你不是也中了蛊毒吗?怎么好得恁地快法?”

  梅三公子因她们蛊毒初清,不愿把钻天飞鼠一再叮嘱要自己忍耐过六个时辰,等她们复原之后,再服“百毒散”的话,实言相告。闻言笑道:“我适才已服过解药,此时早已好了,慧妹,你蛊毒初清,但神形已伤,快休息一会才是!”

  崔慧和上官燕两人,深知梅哥哥内功较自己深厚得多,此话自然相信。

  而且自己确也十分疲乏,需要休息,当下果然依言阖上眼睛,不再说话。

  梅三公子半天来奔波忙碌,迄未稍停,原把身上蛊毒,忘记干净。

  此时刚停下身来,又经崔慧这么一问,突然感到石室中弥漫着一股腥秽之气,直袭心头。

  一个恶心,被自己用“般若神功”强行逼住的毒蛊,竟然又暴动起来,痛痒齐作。

  他既不敢哼出声来,赶紧默运神功,仍是把毒蛊逼住熬过六个时辰,等她们痊愈之后,好替自己守卫,然后再服解药。

  那知这一会迥非先前可比,石室角落,一阵阵的腥秽气味,向鼻孔中直钻,越来越浓。

  腹中毒蛊,受了外来蛊毒气味的影响,蠢动得更是厉害。任你运用内功,封闭脏腑,也无法压制得住他们。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照此情形,自己如何熬得过漫长的六个时辰?他一手紧按心腹,强自忍受。但最感难耐的,还是那股腥秽之气,触鼻而来,只觉五脏六腑之间,万头攒动,痛痒交加。浑身如火焚,四肢渐渐冰冷,一个个的寒噤,接连而起。

  不由心中一动,自己腹内毒蛊蠢动得如此厉害,莫非是受这秽腥之气所引发?正想把两人换下来的污衣,扔出洞去,忽然想起自己所练“大乘伏魔法藏”中的“旃檀禅功”不正是扫除一切秽迹的无上法门吗?自己又何必外求?

  想到这里,立即在石室门口,盘膝坐下,冥目运起佛门绝学“旃檀禅功”。片刻工夫,早已神气凝聚,六合归一,万虑俱寂,不着诸相。只觉一盏心灯,渐渐由灵台燃起,光明朗澈,普照大千。一股旃檀异香,遍及全体。

  莫说腥秽顿解,连万头攒动的“金线桃花”恶蛊,也早被心头佛火,烧成灰烬,由全身毛孔中逼了出去。但觉已入其身安轻,其心虚灵,其气和清,其神圆明的佛家至高境界。

  这一来,直若老僧入定,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

  突然听到似乎有极其轻微的脚步之声,由隧道直径中隐隐传来!要知内功已有造诣之人,无论睡得如何沉熟,只要有一点响动,就会立时惊醒。

  何况梅三公子正在坐禅之际,灵台空明,万念俱静,自然听得更远。连忙从地上站起,蛊毒既除,心无顾虑,区区来人,那会放在他眼里。

  回头一瞧,只见崔慧和上官燕睡得甚香,心想眼下两位妹子,功力未复,只要他们不闯进来,也就算了!

  正想依旧坐下,却听到那轻微的脚步声,敢情不止一人,此时已越走越近。还似乎躲躲闪闪,防人发觉一般,听声音,该已走到隧道直径和自己这条岐洞的交叉路上。

  “咦!”他们怎的倏然停止了?梅三公子心中起疑,暗忖:照这情形推测,来人决非玄女教一路。她们由前沿进入,一路遮遮掩掩地往里赴来。敢情这两人是跟在玄女教一行人后面,进洞来的,因路径不熟,走了不少冤枉路,才摸到此处。

  光凭他们这份轻功,也决非庸手。哦!他们在细声说话了,自己何不过去,瞧瞧!

  心念一动,立即轻悄悄的转出石洞,向两人说话之处,掩了过去。洞内一片漆黑,他不惧被人发现,走到岐径尽头,果然听到有两个人正在低声说话。虽然他们说得极轻,几乎只是耳语,但在梅三公子听来,还是十分清晰。

  “大师傅,我们会不会上了人家的当?他们故意把我们引到这转转弯弯的山洞里来。”

  这是一个青年人的声音,敢情走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哈哈!祝少侠,一路上他们既没发现我们跟踪下来那会故弄狡狯,给我们上当?依贫僧的看法,这山腹内的隧道,定是一条秘径,通到另外一处出口,不过我们路径不熟,多走了几条歧路而已。这会贫衲倒体验出来了,这又直又宽的是条正路,我们照此下去,准不会错!”

  这第二个发话之人,声音好生耳熟!不错!就是他,那是贪念甚炽,俗不可耐的灯心和尚!

  怎么,他居然也模来了?

  那个被称为祝少侠的道:“大师傅,我任二哥被人害死,这消息不会错?”

  灯心和尚道:“嘿!祝少侠,你真当我和尚饭桶!任大侠和贫衲也算得方外至交,生死与共的朋友。那天晚上,任大侠暗器失利,先走一步,贫衲和追风剑客、范老三三人,还在联合作战。第二天,贫衲就在雪峰山脚下,发现任大侠尸体,已被仇家所害,那是剑伤,由前胸透过后心,惨死地上。”

  灯心和尚说的,不是十二金钱任龙吗?

  唔!这青年口音的人,叫任龙做“任二哥”,敢情也是什么泰山磐石堡的人?

  梅三公子听到这里,只听那青年人“唉”!了一声,又道:“大师傅,你说任二哥是死在什么天台派的梅三公子剑下,这话可当真?”

  梅三公子听他口气,分明灯心和尚早在此人面前挑拨,要他找自己寻仇。

  灯心和尚道:“嘿嘿!这还错得了?当时贫衲也不知凶手是谁,那知就在任大侠尸体边的一棵大树上,削去一块树皮,蘸着血水,写了‘杀十二金钱任龙者?天台梅三公子’一行大字……”

  梅三公子心头猛的一震,不由联想到那天清晨,自己也曾亲眼目睹追风剑客被人杀害,松树上也有同样的“杀追风剑客者?天台梅三公子”等字样,看来倒并非灯心和尚造的谣。

  想到这里,只听灯心和尚续道:“其实那天遇害的,还不止任大侠一人,连追风道友也遇了害,听说也同样的留下血字。”

  青年人道:“大师傅,那天台姓梅的和咱们无怨无仇,怎会骤下毒手,而且果然是他所为,又何必题上姓名,广结仇家?我想这中间尚有疑问,许是那姓梅的仇家所为,来个借刀杀人,移祸江东,也说不一定。”

  梅三公子听得暗暗点头,此人通达事理,倒不失为正派门下!

  又听灯心和尚低哼着道:“祝少侠,你知道梅三公子杀害任大侠和追风剑客,其故何在?”

  青年人道:“大师傅一定洞悉其中原委,还请明示才好。”

  灯心和尚道:“当然!这事情贫衲亲自经历,知之甚谂因为那姓梅的小子,无意之中,得了两件武林稀世异宝,他怕被人泄露出去,引起武林同道群起劫夺,才遂下毒手,来个赶尽杀绝,不想他自己也因此中了蛊毒,还自投罗网,看来此时早已落入了玄女教手中。”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听说那岩寨先生,乃是昔年威震南疆的苗疆毒妇的后夫,武功之高,已非等闲。又加上五阴手金老二、阴世秀才公孙庆,和六绍三娇中的飘渺仙子聂玉娇、三小姐于文娴。可说没一个是好惹的,咱们此去,相机行事,还得特别小心!尤其是那两件宝物。”

  他说到宝物,突然声音放得更低,细声笑道:“祝少侠,那两件宝物,咱们正好各得其一。”

  “嘻嘻!那末我呢?”

  灯心和尚彷佛听到耳朵边上有人说话,心中一惊,立即沉声喝道:“是谁?”

  这一喝倒把梅三公子给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不留神,给对方听到了呼吸声音。暗想:

  “这贼秃倒真还厉害!”

  只听那青年口音的问道:“大师傅,你在问谁?”

  灯心和尚愣然的道:“你可曾听到什么声音?”

  青年人道:“没有。”

  灯心和尚道:“哦!那也许我听错了,祝少侠咱们还是快走!”

  灯心和尚是何许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方才明明有人在他身边说话,那会听错。听口气,也是有为而来,光凭这一点,此人武功,就高出自己多多。他心头暗惊,却又不好明说,这才拉着姓祝的青年,往隧道前进。黑越越的隧道中,脚步声逐渐远去。

  梅三公子还不知灯心和尚因何去得恁般快法,只知他此来目的,还是为了两件什么武林异宝才一直掇着自己,心中不由暗暗好笑。

  回转石室,崔慧和上官燕依然睡得甚香,一时不敢惊动,就傍着她们坐下。

  过不一会,突然又听到一阵脚步声,隐隐传来。声音还是很远,但因隧道是山腹之中,四面全是岩石,不易散发。是以只要一点声音,就空洞洞地,可以传出老远。

  梅三公子侧耳一听,这阵脚步声,似乎是从左边隧道入口之处传来。

  敢情灯心和尚和那姓祝的青年,又返回来了?但又不像,他们两人方才是蹑手蹑脚的,遮遮掩掩的,似乎怕人发觉。这阵脚步声杂沓零乱,似在两人以上?

  唔!他们一路上还在说话。难道是岩寨先生一行,山谷中找不到自己,又找到隧道里面来了?温兄不知去那里,他服药迄今,还只有一两个时辰,万一被他们发现,岂不糟糕?还有鼠爷爷老偷儿……想到这里,不禁又站起身来,向室外奔去,刚走到岔道尽头,蓦听远远的传来几声吆喝,似乎有人动上了手?

  但因隧道极为弯曲,传来的声音,带着隆隆回音,听不真切。再一细听,那声音又渐趋沉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梅三公子艺高胆大,目能夜视。再加这条秘道,转折甚多,不惧被人发现,这就向方才来路上循声寻去。

  不多一回,前面转弯之处,隐隐有火光射出。那是火摺子,被一座石壁挡住,从拐角上漏过光来。

  梅三公子把身形往石壁上一贴,侧耳听去,那几个人声音虽细,却听得十分晴晰。

  “公孙老弟,你既然在雪峰山遇上了十二金钱,这小子准是泰山磐石堡的人,不过,他决不会单身一人,撞了进来,看来这秘道之中,定有他的同党。还有那老偷儿和姓梅的小伙子一行,也一个不见,难不成他们会飞上天去?咱们还是赶快搜查!不知岩寨老哥以为如何?”

  这人语气托大,口音极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来。听他口气,鼠老前辈和温兄并没给他们发现,反而那个姓祝的青年,却被她们擒住了。

  “嘿嘿!金二哥奉命而来,老朽自然也在调遣之列,金二哥只管发令就是。”

  这是岩寨先生的口音,他所称的金二哥,敢情就是在歌乐山庄,被自己用“般若神功”

  震飞出去的五阴手金老二。难怪口音好像在那里听到过。

  只听金老二道:“好说好说!兄弟对这条秘道,还不十分清楚,岩寨老哥身为此地主人,情形较熟,自然另有高见。”

  岩寨先生道:“这条秘道,全长约有三里路光景,老朽因其十分隐密,平日不易被人发现,是以未加人工设施。而且中间隧道极多,老朽发现之初,曾逐一勘察,除了出入两处洞口之外,其余隧道,全是死径。目下只要先把前山出口堵住,就无异瓮中捉鳖。”

  说到这里,他突然凑过头去,向金老二低低的说了几句。这声音极为细小,不知他说些什么?

  只听金老二桀桀怪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偏劳老哥了。”

  岩寨先生得意的笑了一声,即大踏步向自己这边走来。说他是走,还不如说飞来得妥切。

  好快的身法!声音入耳,他人也差不多已快到拐弯之处。

  梅三公子心头一惊,暗想此人果然名下无虚,自己要想后退,已是不及。只好猛吸一口真气,身形倏起,很快的用背脊紧贴在洞顶石壁。

  只见岩寨先生一条骨瘦如柴的人影,业已从身下闪过,向隧道中奔去。他手上并没拿什么火摺子,敢情还练过“天眼通”一类工夫?此人内功之深,端也不可忽视!

  岩寨先生一去,五阴手金老二随着说:“事不宜迟,这隧道岔口极多,搜索费时,依老夫之见,咱们四人正好分成两头。二小姐和老夫做一路,三小姐和公孙老弟做一路,咱们分头进行,就较为迅速,你们认为怎样?”

  他虽然有些征询口吻,其实老气横秋的已作了决定。

  阴世秀才道:“金二哥吩咐,那会错得?咱们就这样决定。”

  接着三小姐于文娴的声音说道:“不!金叔叔,这样不妥当。”

  梅三公子不知怎的,听得心头猛然一震。

  金老二道:“哦!三小姐有何高见?”

  三小姐娇声道:“我说金叔叔,方才发现敌踪,虽然已擒住了一个,难保没有九大门派中人,潜伏僻处,何况还有老偷儿,和梅三公子一行,出口有岩寨先生守着,不怕他们逃上天去。咱们人手分散,易为敌人所乘,这三两里路一条隧道,岔路最多,也耗不了多少时间,还是集中力量,较为稳妥。”

  阴世秀才对梅三公子的武功,曾经亲眼目睹,金老二是受过重伤,心有余悸。这次如果不是对方身中恶蛊,又经岩寨先生给他们吃了助长毒蛊之药,此时算来早已奄奄一息。否则凭自己四人,那是人家敌手?

  公孙庆经三小姐这么一说,想想也确有道理,但他方才是首先赞同金老二主张的人。此时不好开口,只用目光瞧着金老二,没有作声。

  金老二微微点头,沉吟着道:“唔!三小姐顾虑极是,咱们四人做一起也好。”

  “好啦!干爸已经走了多时,我们也该开始啦!”

  这是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称岩寨先生做干爸,她敢情就是替自己暗下恶蛊的六绍二娇飘渺仙子聂玉娇了。

  于文娴问道:“那么这人又怎么办呢?”

  “嘿嘿!”阴世秀才冷笑了两声,阴侧侧的道:“他还走得了?”

  火光随着步履之声,逐渐移动,他们已向右边一条岔路上走去。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三小姐临行时所问的人,大概就是泰山磐石堡那个姓祝的青年?

  不好!听阴世秀才口气,人还留在当地,并没带走,莫非已遭了毒手?自已既然遇上了,焉能见死不救?

  金老二一行四人,业已渐渐去远,他毫不犹豫,转出石壁,向隧道前面望去。果然瞧到地上直挺挺的仰面躺着一个人影,连动都不动。

  梅三公子一个箭步,落到他身边,仔细一瞧。此人不过二十四五岁,此时双目紧闭,脸上现出十分痛苦的表情,鼻息微弱。用手一探,心脏倒在跳动,连忙用手拍了他几处大穴!

  不料这一拍,那青年全身突然起了痉挛,肌肉发出轻微的颤动,这是什么手法?自己不但没有解开穴道,似乎有些弄巧成拙。

  心下一阵惊疑,暗想:“从此处到自己那边的石室,少说也有里许路程,其中弯弯曲曲的歧径岔道,不下一二十条,金老二等四人,挨次搜索,轮到自己石室,还有好一会工夫,不如先把他带回石室,再作道理。”

  如果他们四人寻到岔道中来,凭自己的功夫,也足可保护三人。

  心念一转,立即把青年抄起,一个旋身,如飞的向石室中奔去,这间小小石室,这时倒真成了伤患临时治疗所。

  梅三公子把青年放到另外一头,蹲下身子,在他全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依然连丝毫迹象都瞧不出来,而且青年经过这一阵折腾,早已牙关紧咬,气若游丝,分明人已昏厥过去。

  梅三公子心中一阵为难,自己除了“大乘伏魔法藏”,其他武学,全然不知。何况点穴一道,各门各派,全有独门手法,这又如何施救?他望着躺在地上,行将咽气的泰山磐石堡门人,心中一阵歉疚——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