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十章 木偶艳阵

第十章 木偶艳阵

时间:2018/1/13 13:33:53  点击:398 次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这分明是在练一种蚀骨销魂的阵法?瞧她们步履手法,无不在勾魂摄魄之中,暗含高深武学。一念及此,不由恍然大悟,你们歌乐山庄所以要选掳资质较佳的少女,其目的就是为了训练这种阵法,准备将来扩展势力,称霸江湖。

  照如此看来,这个秘密邪教,确实十分厉害,如果让他们训练成功,倒真是不可收拾呢!

  唔,上官小妹被他们掳来,准是强迫着她学习这种阵法,自己还是先救人要紧!这就逐一瞧去,觉得这第一间石室十六名少女,对这种阵法,已是相当纯熟,上官小妹乍到初来,决不会在这里。

  他顺着走廊,一连找了七八间石室,全是淫乐艳舞,依然没有上官燕下落。

  这排石室,已到了尽头,前面还迂迥着一条人工凿成的尺许宽山道,曲折而下,通往崖下!

  梅三公子双脚一点,便往崖下窄小得几乎成缝的山洞中窜了进去,躬身入内只听一阵机轮转动的辘轳之声,轧轧不绝!

  这又是什么花样?他循着声音,向洞里找去,入洞渐深,辘轳之声,却渐走渐小。

  再走了一段,却被一阵起自洞底的悠扬音乐,掩盖过去。

  辘轳之声也好,悠扬音乐也好,反正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了百十来级石阶,地势逐渐平坦,前面是一条甬道,甬道尽头,紧闭着两扇黑漆大门。

  那靡靡乐音,正是从门内传出!

  这会看来非得硬闯不可了,心念一动,方待扬手劈出,那知脚下才一举动,猛听一阵清脆铃声,啷啷连响,起自身后。接着又是一声“砰”然巨震,洞中尘灰,被震得纷纷下落!

  梅三公子心中一惊,只见身后甬道,已被一块大铁板,闸断去路!

  这洞中原来还设有埋伏,但区区铁板,焉能困得住我梅君壁?他傲然冷哼一声,噫!悠扬乐音,似乎比方才响亮得多了,他再次回头,不由又惊异得目瞪口呆!

  原来方才紧闭着的两扇黑漆大门,这时竟徐徐的自动向两边石壁中缩去,眼前陡然一亮。

  大门之内,是一间广达十丈,通体浑成,无门无户的大石室,灯烛辉煌,照耀着石壁上裸体美女的五彩壁画。舞姿美妙,栩栩如生!

  室中正有二十几个一丝不挂的少女,赤裸着全身,也随着音乐,像穿花蝴蝶般进退盘旋,婆娑起舞!

  梅三公子已经看了不少,这时已是司空见惯,毫不稀奇。

  倒是那室中少女,一眼瞧到门外卓然而立的梅三公子,不由都胀红着脸,羞赧难当。

  但她们却依然举手投足,似乎特别臃肿,一举一动,都显得十分生硬,极为勉强,而有不得不舞的痛苦,但行动却又整齐规律,不像初学。

  噫!她们哭泣!不是吗?有人脸上一行行的珠泪,从粉颊上直淌下来,但没人用手去擦一擦,还是随着韵律,款摆轻扭!

  那不是崔姑娘吗?她怎么也在这里?

  噫!她痛苦的望了自己一眼,依然旋过身去?

  他们追踪武老英雄,不是比自己先动身吗?敢情是追上歌乐山庄来,被擒住的,那么崔兄呢?难道已遭毒手?

  梅三公子心中一阵愤慨,连忙一个箭步,窜进大厅,口中喊道:“崔姑娘!”

  可是崔慧并没有理他,早已杂在众香之中,旋转过去。

  在这同时,自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已,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向地上瞧去。原来这间石室的地板,整块在不停的旋转。

  正当微一低头之际,蓦觉自己身子,忽然旋入了众香国里,左右前后,呈在眼前的,竟是一条条美丽的胴体,把自己围了起来!

  不只如此,她们尽管泪痕点点,还随着蚀骨柔音,手撩足拨,乳峰轻颤,腰肢款摆的迎着自己而来。

  “小妹子!”

  他瞥见上官燕也在其中,又叫了一声。只是二十几个人,你去我来,人影迷离.乐声高扬,难道她们两人都没有听到?

  方要纵身过去,突觉靡靡乐音,越来越快,地板的转动,也随着加速。

  少女们的身法舞步,突然改变,一双双白玉似的皓腕轻舒,翘着尖尖纤指,上下乱舞,像穿花蝴蝶般向自己拂来,姿势柔软,手法轻盈!

  什么?在这销魂艳舞中所使手法,竟然全是兰花拂穴手?不是吗?她们纤指、皓腕、手肘、香肩,一摩一拂,一伸一缩,所取部位,分明全是周身大穴?取穴之准,手法之妙,渗杂得天衣无缝,好像纯出自然,如非拂穴老手,曷克臻此?但点拂到自己身上,却一点劲也没有。

  梅三公子定眼细看一瞧,原来这二十几个少女,手足腰肢,都被紧缚在一个半边人形的木偶之上,是以远望过来,身躯就特别显得臃肿。木偶里面,敢情装着消息,只要一经开动,地板旋转,木偶的头手腰脚,就会带着人自动伸屈起舞。

  果然是被强迫着学舞,难怪举止行动,十分生硬!自己该先把崔姑娘和上官小妹放下来再说,心念一动,赴紧向人丛中找去。

  正好崔慧又轻挪款摆,袅袅而来,梅三公子连忙闪近她身边,还没开口,崔慧的娇躯,又向左边旋去。

  这会梅三公子跟着旋进,使出轻功,如影随形,紧贴在木偶边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崔姑娘,你且忍耐一下,此时救人要紧,只好从权了。”

  崔慧自从发现梅三公子在门外现身,她是又羞又急,又惊又喜!羞急的是自己这样出乖露丑,今后如何做人?惊喜的是自己被擒之后,知道这魔窟中人,武功精深,非像梅三公子这等武功的人,才能把自己救出,是以一直就盼望着他,现在终于来了。

  她涨红了粉脸,紧闭着眼睛,一直不敢再张,这时听梅三公子在自己耳边低低说话,心头小鹿,一阵乱撞。立时从长长的睫毛中,滚出一颗晶莹泪珠,沿着粉颊,直流下来。

  梅三公子为了争取时间,无暇多说,就低头向她身上瞧去。他原意是想找出缚住她的绳索,那知这近身一瞧,只觉一个晶莹如玉,丰盈胜雪的胴体,悉呈眼底。一张俊脸也骤然热烘烘的红上了脖子。

  任你武功多高,定力多强,但这是天性,一个年近弱冠,情窦已开的少年,那能受得住这上帝杰作的诱惑?

  梅三公子蓦觉心中一荡,赶紧收慑心神,强自镇定,仔细一瞧,原来崔慧的娇躯,有一半合在半边人形的木偶之上,手足腰肢,每一环节之间,都紧缚着一道牛筋软索,深陷肉内。

  看来既不能用剑去割,只好以内功把所有软索一道道掐断,才能把人放下。但这困难的是她人还是随着音乐,摇摆游移,并没有静止,要一下掐断软索,可也煞非易事!

  他功运右腕,劲集指头,战战兢兢,从她圆润腻得像雪藕似的皓腕开始,一节节往上移去,把环束着的三道软索,一齐掐断。

  光是左右两条玉臂,已使梅三公子汗流夹背。

  “这……这……”他心中正在迟疑,忽听崔慧口中,轻“唔”了一声。

  声音是那么不自然!

  敢情她口中还被塞着东西?这批贼人,真是无恶不作,他心中一动,就低声问道:“崔姑娘,你口中被他们塞着东西?”

  崔慧微微的点了点头,梅三公子连忙一手轻轻托起她的香颏,用手指从樱唇中掏出一大团棉花来。

  她吸了口气,娇喘着幽幽的道:“梅……梅公子,你不用顾虑,快替我扭断了罢,我,我……”

  她满脸泪痕,再说不出话来,凉冰冰的泪珠,像断线似的,滴到梅三公子手背之上。

  “崔姑娘……”

  梅三公子敢情是被她泪珠滴乱了心,只叫了声“崔姑娘”,他要想安慰她几句,一时间却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心中一急,赶紧别过头去,状着胆子,伸手就掐。

  “嘣”!胸前一松,牛筋软索随手而断。

  梅三公子强慑着心神,双手立即下移,第二道软索,还没摸到,偏偏崔姑娘披散的秀发,一丝丝在耳边轻拂,鼻孔中也似乎闻到一缕缕淡谈的幽香。

  这是少女身上特有的醉人气息,任谁闻了,都会沉醉,颠倒!

  突然似乎有人用拂穴手法,袭向自己“凤眼”“精促”“笑腰”三处大穴,心头一惊,猛的睁开眼来,那还不是被缚在木偶上盘旋舞蹈的几名少女,偶然碰上。

  方才这种情形,遇到了很多,自己并不在意,这回敢情自己“心神入邪”,才会感到突如其来!不由暗暗叫了声“惭愧”!赶紧运指如飞,“嘣”!“嘣”!一连又扣断下两道牛筋。

  愉愉向她瞧去,她紧阖着又长又黑的睫毛,玉颊胀得比胭脂还要红,娇息微喘,娇艳欲滴。

  崔慧被牛筋软索缚得太久了,气血受阻,浑身麻木,这时上半个身子软索一去,那里还支持得住,娇躯绵软无力,猛的向前倾扑出来!

  梅三公子睹状大惊.连忙左手一伸,把她揽住,软玉温香饱满怀,反倒使他增强勇气。

  这时再也顾不得什么?右手往下疾探,迅速地掐断了环在腿膝脚踝的几道软索,把她整个娇躯,轻轻抱起。

  崔慧人虽酸麻得娇慵乏力,但心头可清楚得很,这时被他紧紧搂住,一颗头埋在他的胸前,听到他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似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又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慰藉,从心底深处,透上一丝甜意!

  “梅……梅哥哥,你替我推宫过穴,活活血好不?还有上官妹子,你也得快去救她呀!”

  她在他的胸前,微微抬起头来,细声儿说着。

  声音虽细,钻进梅三公子的耳朵,可够有力量,尤其这声“梅哥哥”,听得最是清晰。

  他心中一荡,不知是兴奋?还是喜悦?环抱着她的臂膀,突然一紧。

  闪出人群,在大石室的角落上,放下娇躯,立时运起般若神功,把一口真气,贯注双掌,一连拍了她几处大穴,然后再循周身经络,一阵按摩、掌心所及,热流滚滚!

  崔慧只觉全身血脉,加速循环,片刻之间,精神陡增,心中一喜,猛的坐了起来,口中笑道:“好啦!梅哥哥,真谢谢你咯!”

  她话才出口,凤目一睁,哎哟!自己还光着身体,不由又是一阵脸上喷血,慌忙不迭的侧转身子,羞急的道:“梅哥哥,你快去把上官妹子放下来啊!我……我去穿衣服呢!”

  她急急忙忙翻身而起,如飞的往左边墙角上奔去,原来那边地上,果然放着一大堆衣裙。

  梅三公子也并不停留,再次闪入人群,把上官燕周身软索,一齐掐断,抱了出来!

  崔慧早已把衣裙穿好,俏生生,羞答答的走了过来,一面说道:“梅哥哥,这里还有二十几个人呢,都是被魔窟掳来的良家妇女,你也得救救她们呀!”

  梅三公子一手替上官燕推宫过穴,面上不禁微露难色,心想这许多人,如果一个个都像方才那样,自己可实在吃不消呢!

  崔慧站在一边,见了沉吟不语,不由嗤的笑道:“谁要你一个个去解?这间鬼屋的机扭,就在洞口那根绞索上,听说那绞索一直通到大瀑布下面,利用水力,推动绞盘,使绞索转动,地板才会旋转,木偶就舞起来,我们只要把绞索切断,木偶一停下来,缚着的软索就会自动松开。”

  梅三公子笑道:“难怪我一进洞门,就听到辘轳之声,原来就是绞索在转动。”

  上官燕小姑娘家自然特别怕羞,自己身体光致致的被一个男人家救了下来,还在全身上下不停的推摩,她又羞又怕,动都不敢稍动。

  这时听到崔姐姐的声音,在身边说话,她猛的一个虎跳,就向崔慧怀中扑去,口中却呜咽得说不出话来!

  崔慧一把把她抱住,笑道:“燕妹妹,快别哭泣,你赶紧去穿好衣服,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说着就拉着上官燕纤手,匆匆走去。不一会,上官燕低着头,跟着崔慧走了过来小姑娘红馥馥的脸蛋,那敢向梅三公子望上一眼。

  却听崔慧笑道:“梅哥哥,我们快去切断绞索,才能把这批人救出去呢!快!”

  她一手拉着上官燕,方要转身出去,那两扇大门,不知何时,早已悄没声的关了起来!

  “两位妹子,你们且让开!”

  梅三公子话声才落,右手业已挥出。但听一声蓬然大震,接着哗啦啦匍匐连响,两扇铁门,连同一座人工开凿的洞壁,那里经得起他“般若神功”的无比潜力,早已全部震坍。

  崔慧眼看心上人轻轻一挥,竟有这般威势,心中一喜,就拉着上官燕首先向门外纵去!

  上官燕一眼瞧到甬道被一块大铁板闸断去路,不觉惊叫起来:“咦!这怎么办?石洞通路,给堵死啦!”

  崔慧还没开口,却听身后梅三公子接着大笑道:“小妹子,这区区铁闸,那能困得住我们?”

  他一边说话,一边右手呛的掣出长剑,但见眼前精光一闪,晶莹透明的昆吾剑,随着梅三公子一挥之势,“嗤”的没入铁板之中,好像毫不费力,划了四尺来长一个大洞。

  梅三公子左手掌心,轻贴铁板,喝了声“起”!那四尺来长一块铁板。紧黏着掌心,轻轻放到边上,大铁板立时开了道小门。

  上官燕早就喜得跳了起来,说道:“梅……梅大哥,你这宝剑真好!”

  她似乎十分羡慕地瞧着他手上亮晶晶的长剑。

  梅三公子还剑入鞘,笑道:“这叫昆吾剑,十洲记上有一段记载:‘流洲在西海中,多积石,名为昆吾,冶其石,为铁,作剑,光明洞照,如水精状!’所指大概就是此剑了。”

  上官燕听得十分神往.轻轻的道:“唉!我们几时也去炼一把才好!”

  崔慧噗哧笑了一声道:“流洲在那里呢?这不知是几千年以前的事啦!现在还找得到?

  唔!小妹子,我们快走!”

  她语声未落,纤手一拉,就从铁板洞中窜了出去!

  上官燕也跟着跳出,身子还没站停,陡听崔慧一声清叱,右手中食两指平伸,捏着一个剑诀,业已向前劈出!

  “呼”的一声,劈空剑诀的尖锐劲风,扫中石壁,直打得石屑纷飞。

  只见一条小黑影,闪向自己身后,“吱吱”的响起一连串急叫。

  上官燕急忙一个旋身,崔慧也早已身若飘风,追了过来,左手剑诀,方要再次劈出!

  “崔家妹子,快请停手!”

  梅三公子身形一晃,拦到前面,继续说道:“这是一位老前辈豢养着的小灵猴,今晚全亏他引路进来,不然真还找不到歌乐山庄呢!”

  崔慧、上官燕经梅三公子一说,趁着从铁板洞中照过来的烛火,仔细一瞧。果然梅三公子身后,躲着一只一尺来高的金丝小猕猴,歪着头,正往自己两人直瞧。

  他,好像知道梅三公子在给自己介绍似的,那颗毛茸茸的猴头,不住的乱点,微露得意之色!

  崔慧急急的道:“梅哥哥,你说这金丝小猕猴,是一位老前辈豢养着的,他是不是铁拐仙?”

  梅三公子初次行走江湖,可不认识什么铜拐仙,铁拐仙,但这个名字,倒是和那老叫化的样子极为接近,就笑着答道:“那位老前辈,大概就是铁拐仙罢!但我不认识他。唔!缺了一条右腿,拄着一枝黑黝黝的铁拐,肩头上还蹲着它——小六子。”

  崔慧喜道:“一点不错!就是他,就是他老人家,我时常听爷爷提起他呢!”

  梅三公子正想把自己两次遇见铁拐仙的情形说出,猛觉金丝小猕猴不住的紧拉自己衣角。这小畜生怎么啦?低头一瞧,只见小猕猴毛手拉着衣角,毛脸上似乎十分惶急的样子,见到自已低头瞧他,就放下衣角,两手乱舞乱挥,接着又拉了拉衣角,向洞外直比!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笑着问道:“小六子,你是不是说洞外打起来了!”

  金丝小猕猴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屈着右足,一拐一拐地走了几步,学着他主人的样子,双手乱舞,接着又跳到对面,双手乱挥的换了上五个方向,然后又拉着衣角,向前直指,口中“吱吱”的叫了两声。

  这会梅三公子可看懂了,忙着问道:“你说外面来了四五个强敌?正在和你主人动手,你要我快去,是不是?”

  金丝小猕猴毛头乱点,“吱”的一声,往外直窜出去!

  梅三公子知道这小猕猴十分灵性,如果单单只有一个山羊胡子老头,铁拐仙一人已足可应付。那么敢情洞外当真来了不少高手?不然,这小畜生不会如此惶急。心念一转,当下就向崔慧上官燕两人说道:“我们快走!外面也许真的来了强敌。”

  说着领先就向甬道中飞去!辘轳之声,已轧轧盈耳,梅三公子还待向狭缝窜出,蓦听两声娇叱,黑暗之中突然划起两道尖风,向自己身前急袭而来。

  梅三公子这时心急前山强敌,那有时间和她们周旋,右手一挥,“般若神功”,陡然发出,但听两声闷哼,接着长剑堕地,响起呛呛之声!

  他身后的崔慧,连忙把长剑拾起,顺手递一柄给上官燕,口中叫道:“梅哥哥,你快停一停,铁绞索在这边呢!”

  说着就折身往洞边黑暗之处走去。

  梅三公子给崔慧一叫,便停身跟了过去,目光所及,果然在洞口附近,有一支粗如儿臂的铁索,横贯洞口,正在不停的转动,辘轳之声,就从那上面发了出来。

  难怪自己入洞之初,听到轧轧之声,越进去声音越低,原来这条绞索,从山缝中穿入,到了洞里,就穿向地底去了。他无暇多看,随手抽出昆吾剑,对准绞索挥去!

  “啪”!一声大震之后,接着又是哗啦啦一阵巨响,震耳欲聋。绞索才一斫断,梅三公子的衣角,又被小猕猴急拉活扯,好似急不择待,口中发出“吱吱”乱叫!

  “好!两位妹子,你们小心一点,就留在洞中救人,我且到前山瞧瞧再来。”

  身形如电,人已随着话声,向山缝中飞去!


 
 

 
分享到:
2恋木煮岁月
聪明的小牧童1
2小熊找彩虹
1美人鱼宝宝
牡丹花仙8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六幅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