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三章 一哭一笑

第三章 一哭一笑

时间:2018/1/13 13:24:43  点击:637 次
  夺魂扇李秋山,在天理教中,地位极高,平日目空一切,江湖上有谁敢向他顶撞?只因此次奉教主之命,追踪铁背苍虬,关系重大,不愿多生枝节。后来瞧出崔慧所使“劈空剑诀”,乃是岳麓老人当年驰名绝技之一,更是心怀疑惧。

  是以先拿话表明,只要对方说出来历,自己就好乖机下台。那知崔慧因他一出手,就把自己逼退,姑娘家谁不好胜?心中早生了气。

  另一方面,她和上官燕一见投缘,此次应约前来,多半就想帮他们祖孙一个忙,但自己两人才一露面,就被李秋山拿话挤住,说自己是专门为三义会的梁子而来,不是武公望祖孙一路,自己一时之间,正苦于无法藉口。

  这会李秋山一伸手,那肯错过机会,她是存心激怒他,才能把两档事并案办理!

  果然夺魂扇李秋山被她气得脸色发青,白金摺扇,戳指着崔慧,阴恻恻的狞笑道:“姑娘,这是你自己找死,可莫怨我夺魂扇心狠手辣!”

  崔慧已是不耐,娇喝一声:“不必多言,看招!”

  寒光闪动,一招“长虹吐焰”,疾向李秋山刺出!

  李秋山不慌不忙,白金摺扇刷的打开,转身旋步,让过来招,立还颜色,点、削、划、拍,源源出手。扇招就像雨点般,围着崔慧周身要穴,疾攻猛点,恍如几百点寒星,飘洒而至,端的神速已极。

  崔慧和夺魂扇一交上手,她原先认为自己爷爷所赐一柄削铁如泥的寒英剑,在十招八招之内,就可把对方摺扇削断。那知对拆了二三十招,但觉李秋山内力浑厚,出招迅速,不但削不到人家兵器,反而点点扇影,却向自己包围过来。姑娘好胜心切,早急得银牙暗咬,长剑一紧,剑法倏变。

  刷刷刷!连环攻出,左手剑诀,也配合剑势,不停的劈空削出!

  夺魂扇李秋山是何许人?他经验老到,功力精深,这时面对着崔慧姑娘的“大罗剑法”、“劈空剑诀”,两种绝技,同时施展,也暗自心惊,立即收起轻敌之念,沉着应付,攻守相间。

  这样又打了三四十招,崔慧越斗越沉不住气,心中暗暗焦急:“今晚如赢不了你,岂不是连爷爷的威名都砸了?”她想到这里,猛地吸了口真气,贯住剑尖要和李秋山硬拼!

  突然!从远处隐隐传来一声幽森低沉的哭声,这哭声好奇怪,宛若一缕游丝,随风飘忽,一入耳鼓,就有说不出的难受,使人从心底冒出寒气,心神感伤,毛发直竖,身不由已的连打寒噤!崔敏低喝一声:“慧妹快退!”

  一条白影,比电射还快,投入战场。双袖挥处,一股无声无形的劲风,骤然向夺魂扇当面拂到。夺魂扇李秋山猝不及防,赶紧向后跃退!

  崔敏早巳一把拉住崔慧手腕,向后急退。

  崔慧这一阵没有胜过夺魂扇,心中不知有多少气忿,站着椿,哪里肯退?她恶狠狠的瞪着夺魂扇,身子还在打着寒噤。

  幽远的哭声,有若孤魂夜泣,凄凄恻恻,断断续续,不停的向耳中直钻!

  崔敏焦急万分,低声叱道:“慧丫头,你别使小性了,我们快和武老英雄祖孙汇合在一起,强敌快要到啦!”

  铁背苍虬武公望一手紧携着上官燕,一手握着虬龙鞭,神情凝重,隐现忧色。崔敏、崔慧就分站在武公望左右。蓄势戒备。

  哭声,一阵比一阵惨厉了,若隐若现,似泣似诉!

  一会幽幽咽咽,肝肠寸断,一会惨惨切切,凄厉刺耳。

  声音连续不断,时高时低,好像从不换气,听来似哭非哭,似号非号。不但难听已极,而且还含有一种慑人的力量,哭声入耳,使你会浑忘一切,心神无主,随着他凄切之声,从心底直冒寒气,浑身颤抖!

  这似乎是传说中的邪门功夫,“九幽阴泣”?

  月光渐渐的黯淡下来,四面灰沉沉地,越显得阴气森森,笼罩着说不出的恐怖。

  哭声忽远忽近,随风飘荡!

  上官燕功力较差,早已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忽冷忽热,好像患了痢疾。

  武公望和崔敏崔慧,虽然内功较强,也逐渐感觉到心神无法收摄,正在紧咬牙关,拼命的纳气凝神,运功抵御,但也身不由已的打着寒噤,显然消耗内力,还是无法抗衡,眼看再过一时三刻,大家都要束手成擒下!

  哈哈!哈哈哈哈!

  树林外突如其来的打起一阵哈哈大笑,恍如裂帛穿云,越笑越响亮!盖过了幽咽的哭声。

  哭声好似遇上了劲敌,从幽咽转为凄厉长啸,尖锐刺耳,一声声居然像利刃似的穿过笑声!

  哭声穿过笑声,笑声又盖过哭声。

  一哭一笑,闹得风云失色,星辰无光!

  过了一盏热茶的时间,哭声逐渐低沉下去。

  笑声像焦雷似的,还在一个接一个打出!

  一天阴霾,霎时之间烟消云散,大家只觉精神一振,寒邪尽去!

  树林外边,突然响起像枭鸟般的声音,低沉沉(此处缺半页)

  铁背苍虬武公望嘴上嘿地一声冷笑,两眼炯炯望着翻天印党皓,等他双掌推到,身形一侧,让开来势,右腕猛然一抖,虬龙鞭呼的击出!

  他心中明白,翻天印党皓在天理教中,高踞四坛主之首,武功自然有独到的造诣,那敢丝毫大意。是以避开对方双掌一击之后,立即挥鞭抢攻,施展出他数十年浸淫的虬龙鞭法,刹那间鞭影滚滚,排山般涌出!

  翻天印党皓双掌打遍南北,罕逢敌手。一见对方鞭影如山而至,他不禁精神大振,双臂一抡,招招运足内力击出。(此处缺半页)是被她拂云袖迫得连封挡也困难,万字夺全然施展不开来。

  崔敏不屑似的樱唇一披,潜运内力,右袖一拂,一下子荡开了对方的万字夺。左袖趁虚而入,向邵一飞迎面击去,劲风四溢,锐不可当!

  扑天雕只觉右臂一震,万字夺差点脱手飞出,心中一惊,陡觉面前白影晃动,风声锐厉的直拂过来。急忙后跃了四五步,才堪堪躲过。

  崔敏逼退了扑天雕邵一飞,回头一望,只见武公望已被翻天印党皓逼得步步后退,封挡艰难。而且小妹妹上官燕这时也和洞庭三义动上了手,她那是人家三个大人的对手,无非仗着小巧身法,在游斗罢了!

  崔敏心念一转,纵身就向武公望这边飞扑过去,口中叫道:“武老英雄,你快去照顾燕妹妹,这里让晚辈来对付好了。”

  语声末毕,凌空飞袖,砰然拂出。

  翻天印党皓在天理教四坛坛主中,位居首席,除了正副掌教之外,算得是第一把好手。

  铁背苍虬武公望以一支虬龙鞭,和他双掌相对,先前还仗着兵器上的优点,凑个平手。

  二三十招过去,对方双掌,越来越凌厉,越战越奇诡,这就迫得武公望没法放手进鞭,逐渐有点缚手缚脚起来。

  翻天印党皓嘿嘿两声冷笑,双掌骤然一紧,使出看家本领“翻天印”来。要知党皓少时曾投在一位喇嘛门下,学会了“大手印”功夫。

  后来他在江湖上闯了多年,本身武功,渐臻炉火纯青之境,就潜心精研,把西藏绝学的“大手印”和劈空掌揉合起来,独创下一套掌法,叫做“翻天印”,不但招式诡异,不入常规,而且力道奇猛,当者披靡。

  “翻天印”这三个字,也就在江湖上红了二三十年。

  这时翻天印党皓使出成名绝技,确实非同小可!立时把武公望迫得连连后退,封挡无策!

  翻天印正在咄咄逼人,沾沾自喜之际,忽见一条白影奇快无比的横空飞来,带起一团势道劲遒的凌厉风声,向自己拂到。

  “这是那一位高人?”心念一动,向后疾退了两步,定睛一瞧。哈!原来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年,站在自己面前,含笑而立,不觉沉笑道:“嘿嘿!年轻人胆子可真不小,你且接老夫一掌试试!”

  右掌轻挥,对着崔敢当胸印去,声到人到,端的快速已极。

  崔敏脸上一红,身躯向斜滑出,双袖一封一展,忽的向翻天印肩上拂出!

  翻天印党皓成名多年,适才崔敏凌空一击,去势迅疾,只觉劲风拂面,根本没看清来人使的是什么手法。这时看清对方双袖轻展,宛如两朵出岫飞云,这是岳麓老人的“拂云袖”,他如何不识?不由心头一愣,突然喝道:“住手!岳麓老人,是你何人?快与老夫说来,老夫不难为你就是!”

  要知翻天印武学绝伦,平日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但岳麓老人,他可也惹不起。是以在翻天印而言,倒确是一番好意,只是在言语上有点倚老卖老,狂了一些!

  崔敏如何会理会他,早巳冷笑了声,说道:“别冒大气,你有多少本领.不妨使出来给我瞧瞧!”

  这下可把党皓激怒了,狞笑着说:“不识好歹的小子,你不说出来历,送了命,可怨不得老夫!”

  高大身躯,身前一偻,忽的踏步抢攻!右掌“石破天惊”,左手“横辟洪蒙”,一攻之中,两招齐出。

  直击横打,用出两种不同的力道。

  崔敏看他如此诡异,心头也十分震惊,这老贼当真不易对付,蓄势待敌,自然不敢丝毫大意。左袖一展,封住党皓直击掌势,身躯斜跃,让开横里一击,同时右袖骤然上扬,反击对方头颅!

  党皓真想不到这白衣少年竟有如此功力,怒吼一声,振臂而起,双掌连翻劈出。崔敏也把拂云袖绝学,拂、扬、扫、卷、封、闭、兜、撞,源源施出!

  两人掌劲袖风,越斗越强,激荡得两三丈方圆,劲风呼呼,力打硬拼,使在场之人,为之目眩神迷。

  铁臂苍虬武公望经崔敏把他替下之后,喘息未定,回头一瞧,自己的小孙女,正被卓大奎等三人逼得手忙脚乱。不由心中大怒,一纵身连鞭带人,向洞庭三义扑去。

  扑天雕邵一飞被崔敏逼退之后,忽见武公望舍了党皓,扑向洞庭三义,也连忙双足一点,跟着他身后扑了过去。

  洞庭三义卓大奎、龚长肚、秦智三人,先前认为对付一个小女孩,还不手到擒来?那知上官燕年纪虽小,剑法轻功,可也早得他外公传授,虽然敌不住三口单刀的同时猛攻。但东跳来,西跳去,尽量使用小巧功夫、轻身提纵,和他们游斗缠打,三义一时也没法奈何得她。

  洞庭三义新近投靠天理教,寸功未立,这次眼看武公望祖孙两人,乃是教主传谕追缉之人,关系重大,不然那会叫青龙坛玄武坛两位坛主同时赶来之理?听口气可能连副教主也亲自来了。如果自己弟兄三人,能够把这小女孩擒下,岂非是一件大功?是以三人各竭全力,要想把上官燕活捉,惟恐伤了她.反而弄巧成拙。

  这样一来,三人不敢对她硬攻,倒反而便宜了上官燕。但她终竟年龄尚小,时间一久,再也支持不住。

  正当此时,武公望早已暴喝一声,虬龙鞭凌空横卷,向卓大奎龚长胜兜头扫落。同时右掌宛若开山斧,带着强猛劲道,劈向秦智后心。

  铁背苍虬武公望,这是含愤出手,威势自非小可!

  卓大奎警觉得早,一见鞭势凌厉,自己一柄单刀,不敢硬架,立时一矮身,向侧避开。

  龚长胜前面才封架了上官燕剑招,因发觉稍迟,虬龙鞭夹着呼啸,越过头顶,已扫到,只好拼上全力,用三义刀向上砸去!

  “拍”!鞭势虽然遏住,但鞭头突然迥圈圈,像电掣般击向左肩,再想闪避,那还来得及,血雨激射,直痛得一声凄厉惨叫,一个身体,也摔倒在地。忍痛咬牙,、向右侧翻滚出去一丈多远,恰好扑天雕邵一飞跟纵跃来,万字夺挡了一下,才算把他一条命保庄!

  武公望身才落地,左掌业已向泰智劈到,人虽然鞭掌同施,但虬龙鞭到底先出手了一步。

  等他掌风扫到,秦智已有了准备,忙藉前冲之势,一顿双足,往斜刺里闪。

  邵一飞万字夺接住虬龙鞭,缠、打、点、磕、立即展开攻势。卓大奎秦智也因老二受创,急怒攻心,狠狠的围攻上来。

  上官燕一看外公赶到,胆气陡壮,长剑使了个风雨不透,向泰智冲杀过去。

  扑天雕邵一飞原非武公望敌手,这时加下个卓大奎,才堪打成平手。龚长胜早有三义会的人,把他扶起,敷了伤药。

  刀光、剑影、鞭啸、掌风草坪上打得异常激烈,双方恰好势均力敌,难分难解!

  林边围着不少三义会的徒众,这些人平日里仗着三义会的声势,鱼肉乡民,碰到这种场面,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谁敢上去送死?何况会首并没叫大家上去,是以手上尽管握着单刀铁尺,人却都呆愣的站在林边观战!

  蓦见对面小山脚上,这时转出几盏红灯来,一盏接着一盏,为数不少!远望过去,好像一条长龙,高低起伏,延着山径浮动,直若御风而行!

  三更半夜,四外黑越越的,出现了这一列红灯,自然分外引人注意!

  红灯的行列,步履如飞,看方向也是向龙王庙这边来的!

  走得好快,从对面山脚,跑到龙王庙林边,少说也有三五里路,怎么一阵工夫,已经到了林外!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