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名岛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

时间:2018/1/9 16:26:52  点击:527 次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阁下何用躲躲藏藏……”

  “嘿,嘿!”

  岳小龙话声未落,突听那低森的阴笑,又在身后响起!

  他方才面向古墓而立,那时的身后.是指平台前面,但此时他面向外立,身后就是古墓。

  岳小龙这回听的更清楚,这声阴笑,仿佛就是从古墓中发出来的,他身形倏转,沉喝道:“阁下还不给我现身出来?”

  只听自己右后方响起一个低沙的声音说道:“我就在这里……”

  岳小龙正在倾听之际、那声音忽然又在左后方响起:“你看不见我,又怪得谁?”

  纵是轻功绝世,也不可能在东边说了上句,就已到了西边,再说下句。

  岳小龙心头暗暗震惊,忖道:“今晚自己遇上了高人。”一面大声喝道:“装神作鬼.江湖上已屡见不鲜,阁下少在岳某面前故作神秘,快给我出来吧!”

  话声甫落,但听低沉声音在身后说道:“岳盟主说得是,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岳小龙回身看去,只见自己身后的平台上,相距三丈高,巍然站着一团黑影。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头蒙黑布的人,浑身上下,一片黑色,分不清头脸,也无法看出他是男是女?只有两只眼睛,透过两个布孔,盯着自己。

  这种装扮鬼的伎俩,岳小龙见多了,丝毫不觉惊奇,微微一哂道:“阁下就是劫持梁姑娘,留书约我到这里来的人了?”

  黑衣人道:“正是在下。”

  岳小龙道:“岳某不喜和蒙着脸的人说话,阁下可以取下蒙面黑布来了。”

  黑衣人道:“盟主夤夜赶来;该不是专为看我真面目来的吧?在下取不取下蒙面黑布,似乎无关重要。”

  岳小龙被他说的一怔,点点头道:“好吧,岳某问你,你把梁姑娘藏在那里?”

  黑衣人低沉的一笑道:“自然藏在最隐秘的地方了。”

  岳小龙道:“你劫持梁姑娘,目的何在?”

  黑衣人道:“自然有目的,只不知岳盟主肯不肯答应。”

  岳小龙道:“你想和我谈条件么?”

  黑衣人低笑道:“这还用说?梁姑娘是贵盟总护法齐天宸的唯一传人,无名岛正在多方查证这位和他们岛主同姓同名的人,究竟是谁!咱们只要把梁姑娘送给无名岛去,他们就从梁姑娘身上,得到答覆,这不是一笔大买卖,在下约岳盟主来,是先尊贵盟。”

  岳小龙微微一笑道:“掳人勒索.这买卖不错。”

  黑衣人笑道:“岳盟主这么说,那就见外了,咱们做没本钱生意的,三年没交易,一笔就得吃三年。”

  岳小龙目中寒光直射,冷笑道:“阁下胆子不小,不怕岳某宰了你么?”

  黑衣人阴笑道:“人在在下手里,料想岳盟主还不至于鲁莽出手,梁姑娘藏处只有在下一人知道,一旦杀了在下,梁姑娘也只有活活饿死了。”

  岳小龙沉哼一声道:“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听听。”

  黑衣人道:“在下听说岳盟主是北岳老神仙门下,老神仙有一套奇绝武林的‘同心剑法’,据说双剑合壁,天下无敌,岳盟主若能把这套剑法录出来,在下立可释放梁姑娘。”

  岳小龙道:“我要先看看梁姑娘。”

  黑衣人阴笑道:“岳盟主但请放心.梁姑娘是人质,在下保证她安全无恙。”

  岳小龙道:“我要见了她才放心。‘”

  黑衣人道:“岳盟主答应了,在下自然让你和她见面。”

  岳小龙道:“她在那里?”

  黑衣人道:“岳盟主是否答应了?”

  岳小龙沉唔一声,表示同意。

  黑衣人道:“你要看她可以.只是必须先让在下点了你的穴道,才能进去。”

  岳小龙目光一动,问道:“你究竟把她藏在哪里?”

  黑衣人笑道:“告诉你无妨.她就在这古墓之中。”

  岳小龙点点头道:“好你给我带路。”

  话声出口,人已笔直欺来,三丈距离,一闪而至,出手如电,一把就扣上了黑衣人肩井穴。

  岳家“闪电身法”,原以快速著称,他先前因对方现身之初,声音飘忽无定,还以为黑衣人轻功极高,不敢轻举妄动。

  这闪身扑来之时,还同时施展奕伯乐天民的“擒拿手法”双管齐下,那知对方武功乎平,居然手到擒来,毫不费事。

  黑衣人没来得及躲闪,只觉眼前一花,肩井穴已被人家钢钩似的五指,抓着正着,心头蓦吃一惊。

  要待挣扎,半身骤然酸麻,哪里还能由你动弹,口中“啊”了一声,厉笑道:“岳盟主莫要忘了梁姑娘还在在下手里。”

  岳小龙沉声道:“但你已经落在岳某手里了。”

  黑衣人道:“在下说过,你杀了我……”

  岳小龙道:“我用不着杀你。”

  五指微一用力,黑衣人闷哼一声,人已往下蹲去,矮了半截。

  岳小龙冷哼道:“你带不带路?”

  黑衣人痛出一身冷汗,连连点头道:“带……带……”

  岳小龙道:“那就乖乖的走。”

  黑衣人不敢倔强,果然转过身,往古墓走去。他身落人手,由不得自己,但他从蒙面黑布两个眼孔中,却闪烁狡黠和得意之色!

  只是他背着身子,岳小龙没有察觉罢了。

  两人走到墓前,岳小龙沉声道:“这古墓门户如何开启法子?”

  黑衣人道:“就在墓碑底下。”

  岳小龙道:“快去打开了。”

  黑衣人应了一声,缓缓俯下身去。

  岳小龙道:“阁下最好安份一点.岳某擒拿手中暗藏锁穴截脉,非我本人,谁也无法解得开,十二个时辰不解,气血上逆,神仙也救不活你。”

  说罢,五指一松.果然放开了扣着的肩井。

  黑衣人连连点头道:“在下既已落在你手里,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在石碑底下掏摸了一阵,那座一人高的石碑,果然缓缓移动,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窟。

  看不到什么东西,但可以看出里面的确是一条墓道,往下延伸的石级。

  岳小龙问道:“梁姑娘就在里面么?”

  黑衣人道:“还在下面,这是墓道。””

  岳小龙道:“里面有多大?”

  黑衣人道:“从墓道下去,下面只有一间房屋那么大。”

  岳小龙道:“是否另有出路?”

  黑衣人道:“没有。”

  岳小龙道:“好,你在前面领路。”

  黑衣人暗暗运气,果然觉得右肩隐隐有点酸麻.心知岳小龙说的不假.被他闭住了经脉。他没再吭声.探手摸出一个火摺子,晃亮了,弓着身子,一步步往下走去。

  岳小龙艺高胆大,虽然制住了对方穴道.依然不敢丝毫大意,紧跟在黑衣人身后,耳目并用,步步为营,往下走去。

  这条石级,盘曲而下,不下百数十级之多,岳小龙暗暗估计,少说也下来了十五六丈深。石级尽头,地形果然开敞,那是一间长方形的墓室,约有五丈方广,只是黝黑如漆。

  黑衣人手上虽然点燃火摺子,但四周还是幽暗阴森,如入地狱。

  黑衣人下得墓室,立即大声叫道:“梁姑娘,岳盟主来了。”

  黑暗之中,只听一个女子声音低“啊”了一声。

  就在此时,黑衣人手上的火把突然熄灭,“唰”的一声,疾快无比的闪了开去。

  岳小龙但觉眼前骤然一黑,登时伸手不见五指,心头不觉大怒,沉喝道:“好个贼子,你往哪里走?”

  挥手一掌,横扫过去。但听轰的一声,掌风扫在右首砖墙,震得整座墓道,震动不已,灰沙滚箴下落,哪里还有黑衣人的踪影。

  只听梁秀芬的声音,惊喜的叫道:“岳大哥,快来救我!”

  她声音略带嘶哑,敢情恨透了贼人,骂不绝口,把声音都骂哑了。

  岳小龙目光何等敏锐,方才火光尚未熄灭之前,梁秀芬那一声低啊,他虽然只有一瞥,已经看清地室右角一支木椿上,被绑着一个女子,正是梁秀芬。

  此时一听她出声呼唤,立即循声奔了过去。

  这座墓穴深入地底,不透丝毫天光,一个练武的人,目力最强,一般人所谓目能夜视,也需藉着些微光线,才能看得清晰。像这般一团黑漆,纵然练成了夜视眼,也无济于事。

  岳小龙就凭着方才一瞥的位置,掠到梁秀芬身边,低低的叫了声:“梁姑娘。”

  黑暗中,梁秀芬惊喜的道:“岳大哥,我在这里。”

  小姑娘平日都叫他“盟主”,这回敢情墓穴中只有他和她二人,她才改口叫了“岳大哥”。

  这是她心底里积压了许久的称呼!

  虽然眼前一团漆黑,但岳小龙听得出,就因为她叫的亲切,声音才有些颤抖,也充满了少女的羞涩和喜悦!

  岳小龙是知道的,这位小姑娘对自己有着一份蕴藏在内心的感情,这可以从她日常对自己脉脉含情的举动中体会得到。只是自己实在无法接受她这份情意,总觉得对她有些负歉。

  他站在她身前,略微定了定神,才道:“你没什么吧?”

  梁秀芬道:“岳大哥,我被他们绑在石椿上,你快给我解开了。”

  岳小龙道:“我已经看到了。”

  说着,缓缓伸过手去,黑暗之中,摸到她的肩上。

  梁秀芬道:“岳大哥,你有没有火摺子,我身上绑的很紧,挣都挣不动,好像是牛筋。”

  岳小龙道:“我知道。”

  他听到她急促的呼吸,也闻到她身上的幽香,黑暗之中,他不敢出手得太快,虽然也许有敌人在暗中环伺。他伸出去的五指,摸索着她的香肩,再循手臂而下,轻轻掐断了套在她手臂上的牛筋绳索。

  然后又把捆在她胁下、纤腰、和膝盖、足踝等处的几道绳索,—一用指力掐断,口中说道:“好了,你快活动一下血脉,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穴道受制?”

  梁秀芬身子一倾,突然轻呼一声.娇躯一下扑入了岳小龙怀里,她似乎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岳小龙胸膛里,两手拼命抱住顿了他的颈子.贴得紧紧的!

  口中幽幽的叫道:“岳大哥……”

  她身子有些发颤,声音更颤的厉害,因此,听来也满含着诱惑!

  小姑娘许是受了委屈,岳小龙既不好把她推开,只得任由她偎在怀里,一面轻抚着她披肩长发,柔声道:“不用怕,我不是来救你了么?”

  梁秀芬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岳大哥,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岳大哥,我……

  我……心里……只有……只有你……”

  她一颗头又埋到岳小龙的怀里。

  岳小龙皱皱眉,柔声道:“梁姑娘,我一直把你当作妹子看待,好了,咱们出去吧!”

  梁秀芬双臂环得更紧,咽声道:“不,我不要离开这里,我喜欢黑暗,只有在黑暗里,才会得到你这一点的安慰……”

  说到这里,忽然双肩耸动,低低啜泣起来。软玉温香,抱在怀里,再加耳边的呜咽语声,这是够销魂的!

  岳小龙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低声道:“梁姑娘,快别哭了,这墓穴深入地底,咱们尚未脱离险境。”

  说话之时,但觉一阵阵的幽香,不住的往鼻孔直钻,简直会使人浑淘淘!

  梁秀芬倒也听话,果然止住了低泣,她一只手还抱着岳小龙的头颈不放,另一只手从她鼓腾腾的怀里,抽出一条手帕,拭着眼泪。

  只要是女孩子家,不管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或是武林儿女,谁都会把自己用的东西,弄的香喷喷的!

  梁秀芬自然并不例外,她这方手帕,可就真香,她在轻轻拭着眼泪,岳小龙就饱闻香泽!

  香是最诱惑的东西,十个男人有九个半准会被香迷倒,那没有迷倒的半个,也许是他有一个鼻孔,给伤风塞住了。

  岳小龙纵然内功精深,也抵不住这香气攻势,觉得头脑有些昏胀!

  只听梁秀芬忽然“哈”的轻笑了一声,说道:“岳大哥,你闻闻我这手帕香不香?”

  纤手一送,把那香喷喷的手帕,朝岳小龙鼻孔掩来。

  这一举动.顿使岳小龙心头猛然一震,鼻中同时闻到一股浓荫的异香,如今他江湖阅历,增进了很多,已非三年前的岳小龙可比!何况在他未到这里之前,已听谷灵子、萧不二说过,心头立时有数,眼前的梁秀芬,可能就是由青衣老妇给她梳头的那个楚玉芝。

  所谓梳头,也许就是易容。他心念闪电一转,口中迷迷糊糊的道:“梁姑娘……快别这样……给……给……!”

  梁秀芬格格娇笑道:“给什么?给盟主夫人看到了又怎样.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岳小龙当真成了她的人了,双脚一软,昏头转向的往地上躺了下去。

  ××××

  三更过后不久,岳小龙青衫飘忽.满脸春风的回转洛阳楚府。他身后紧跟着身材娇小的美姑娘,正是从龙嘴救回来的梁秀芬!

  他们是从后园进来的,刚到书房门口,就遇见楚嵩生,他向岳小龙望了一眼,伸手摸摸左耳,说道:“盟主,梁姑娘.回来了。”

  岳小龙一手摸着下巴,朝他微笑点头,道:“回来了。”

  楚嵩生脸露喜色,趋上一步,说道:“盟主回来的正是时候。黑石岛主就要到了,谷、萧二位护法已经迎了出去。”

  说话之时,岳小龙举步跨进书房。

  凌杏仙一见二人回来,喜道:“你们回来的好快!”她嚼着岳小龙问道:“你如何把小妹救出来的?”

  岳小龙潇洒的笑道:“他们想以小妹作人质,逼我交出同心剑谱,但他们焉知我使的闪电身法,快速绝伦,一下就制住了三个贼党,逼着他们放出小妹来,我因黑石岛主今晚要来,所以没多耽搁,匆匆赶了回来。”

  凌杏仙一把拉起梁秀芬纤手,说道:“小妹子,你受了委屈么?”

  梁秀芬一手掠掠鬓发,气鼓鼓的道:“大姐,这些麻衣教贼党,坏死啦,他们原想用我为饵,把盟主诱去,如能出其不意,制住盟主,就可胁迫大姐,兼并彩带门……”

  话声未落,只见杜景康匆匆走入,抱拳躬身道:“启禀盟主,黑石岛主已经到了,请盟主出去迎过了。”

  岳小龙点头道:“好。”一面回头朝凌杏仙,梁秀芬二人道:“咱们一齐出去。”

  三更过半,万籁俱寂!

  离洛阳楚府半里左右,一条宽阔的大路,两边种着高大的柏树,风声细细,树影迷离。

  这时,在这条幽静的大路上,出现了一队黑马。

  这一列黑马,都是异种良驹,毛色纯黑,全身找不出一根杂毛,列队缓行,共有十三匹之多。但这一列马队经过之处,竟然不闻丝毫马蹄之声!

  一十三匹黑马,当先领头的一匹,端坐着一个头戴金色峨冠,身披墨氅的老人。

  这老人浓眉鹞眼,脸如重枣,胸前飘垂一部长髯,套着一个黑色丝囊,顾盼之间,双目棱威逼人。

  最使人惊奇的,是这位黑袍老人身上披着的一件宽大黑氅,不但黑得发亮,而且还闪闪生光,望去好像有无数的金沙在闪烁着一般。

  他坐的这匹马,由两个黄衣童子,一左一右拢着马头,徐步而行。

  这峨冠黑蹩老人正是名震江湖,但大家都没见过其人的神秘人物黑石岛主。

  他身后十二匹黑马上,是黑石岛的十二门人。这一列人马,出现在洛阳城中,时在三更之后,望去但见黑影幢幢,却听不到一点声息!

  令人如遇幽灵蟋影,愈发显得行踪神秘。

  就在他刚到路口,林中已经闪出两条人影,落到黑石岛主马前,拱拱手道:“武林盟主左护法谷灵子,右护法萧不二,迎近岛主大驾。”

  黑石岛主在马上拱拱手道:“二位老哥远迎,兄弟如何敢当?”

  谷灵子道:“岛主乃是一派宗主,盟主派老朽二人前来迎过,正是接待岛主之礼。”

  黑石岛主呵呵一笑道:“贵盟主三更前,赶去龙嘴赴约,已经回来了么?”

  谷灵子、萧不二两人,听得不由一怔,心中暗暗忖道:“盟主龙嘴赴约,他如何知道的。”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岛主果然神通广大,岳盟主赶去龙嘴赴约,也瞒不过岛主耳目。”

  黑石岛主微笑道:“岳盟主名动武林,他的一举一动,兄弟焉得不知?”

  萧不二心中暗道:“看来楚府左右,定然隐伏着黑石岛的眼线。”

  谷灵子接口道:“盟主临行时,指派老朽二人迎迓贵宾,大概岛主抵达楚府,岳盟主也可赶回来了。”

  黑石岛主手持垂胸丝囊,点点头道:“谷老哥说的是,兄弟对岳盟主虽未晤面,却是心仪已久,今晚就是特来拜访的,那就有劳二位老哥领路了。”

  谷灵子、萧不二拱拱手,转身走在前面。

  黑石岛主坐下马匹,由两名黄衣童子拢着马头,缓缓而行。

  气势壮观的洛阳楚府,此刻灯火通明,大门敞开,门前石阶上,鹄立着不少人。

  中间为首的是武林盟主岳小龙,生得俊朗清逸,宛如鹤立鸡群,他右首是盟主夫人凌杏仙,风姿绰约,淡雅如仙!

  凌杏仙右首是娇小如花的梁秀芬,再过去则是明艳照人的楚玉芝。

  这三位姑娘身后,伺立着四名青衣使女迎春、迎风、迎香、迎月。

  岳小龙左首则是沈紫贵、金和尚、丁捷侯、楚嵩生、杜景康、唐绳武等人。

  阶下左右,雁翅般排立着二十名一色青布劲装,腰束五寸宽彩带的汉子,一个个背负长剑,神情肃穆,看去身手真个不凡,他们正是彩带门的精锐劲旅,如今成了武林盟班底。

  黑石岛主坐骑刚到楚府前面一片草坪中央,岳小龙已经率着众人,迎了过来。

  谷灵子道:“岛主,敞盟主已经亲自迎过大驾来了。”

  说话声中,和萧不二两人立即分左右站定。

  黑石岛主翻身下马,他一双深送有神的目光,看到领先走来的蓝衫人,自然就是武林盟盟主岳小龙,不过是个弱冠少年,看去风度翩翩,年纪比自己想像中还轻,不由得暗暗一怔!

  这时岳小龙已抢到面前,含笑拱手道:“在下久仰岛主盛名,今晚幸会之至。”

  黑石岛主拱手还礼道:“兄弟风闻岳盟主驻晔洛阳.冒昧造访,蒙盟主亲迎,兄弟深感荣幸。”

  岳小龙道:“岛主过奖,在下只是在洛阳作客,无以尽地主之谊,岛主远临,请到里面奉茶,同来的诸位,也请一齐入内休息。”

  黑石岛主身后十二骑黑马上,十一名弟子(十二匹马,最后一骑有鞍无人,只是一匹空马)早已纵身下马,肃立马前,一齐朝岳小龙躬了躬身。

  岳小龙陪同黑石岛主进入楚府,直上大厅,大家分宾主落坐。早有两名青衣使女端上香茗。

  岳小龙首先介绍了主人楚嵩生、楚玉芝兄妹,然后逐一介绍了其余众人。

  黑石岛主朝凌杏仙拱拱手笑道:“兄弟早已听说岳大侠贤伉俪,北岳学艺归来,即以彩带门一旅之众,誓与铜沙岛周旋到底,果然得道多助,贤伉俪深获武林同道爱戴,成立武林盟,岳大侠出任盟主,夫人赞襄良多。”

  凌杏仙粉脸微微一红,敛祆道:“岛主过奖,贱妾愧不敢当。”

  黑石岛主一双精光炯炯眸子,掠过岳小龙夫妇,心下暗暗奇怪!

  岳小龙眼神充足,精气内敛,固然是一位杰出的少年高手,但他夫人脸上肤色,隐含紫气,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光采。分明已练成了某种上乘玄门内功,何以岳小龙反而不如他夫人的修为?

  双方寒喧了一阵,岳小龙就转入了正题,含笑说道:“岛主威震北海,从未亲临中原,此次折节枉顾,不知有何见教?”

  黑石岛主抚垂胸丝囊,轻咳了一声,才道:“岳盟主见问,兄弟就直说了。”他巨目回顾了厅上众人一眼.接道:“兄弟前来中原,原是查访一件事而来……”

  他这回视了众人一眼,又拖长语气,似是不愿公开他查访之事,但只略作沉吟,又接着说道:“诸位都是江湖上的一时俊彦,敝岛的人,纵然不在江湖走动,但在座诸位总听人说过敝岛的事。”

  在座群雄不知他要说什么?大家都觉得奇怪,黑石岛主在江湖上素来都被目为谈毒色变的神秘人物,不知他何以说话吞吞吐吐?

  岳小龙道:“贵岛一向不在江湖走动,因此对贵岛,江湖上知道的人只怕不多。”

  黑石岛主淡淡一笑道:“兄弟说的是敝岛一向豢养毒物出名,这一点,江湖上大概都知道的了。”顿了一顿,徐徐说道:敝岛数十年来,豢养的毒物,不是兄弟夸口,敢说集天下之身毒……”

  岳小龙点头道:“正是。”

  黑石岛主忽然面呈郁怒.沉哼一声道:“但在三月之前,敝岛遭遇了一场大变……”

  岳小龙听得一怔,道:“贵岛发生了什么事?”

  黑石岛主道:“敝岛豢养的毒物.在一晚之间悉数死去。”

  这话从黑石岛主口中说出,自然不假,这倒听的在座之人莫不大感意外。

  岳小龙惊诧的道:“岛主精调毒性.豢养多年之物,自然不可能全在一晚死去,想来必有原因。””

  黑石岛主大笑一声道:“岳盟主说的极是,那是有人暗使手脚,把敝岛拳养的毒物,一举全数毒死了!”

  难怪他方才说话吞吞吐吐,黑石岛以豢养毒物,名闻天下,毒物被人毒死,岂不丢脸?

  岳小龙道:“贵岛毒物,是有人毒死的?”

  黑石岛主道:“不错,兄弟怀疑此事系无名岛所为。”

  谷灵子朝萧不二望了一眼,萧不二暗暗点了点头。

  他两人这一举动,立时引起黑石岛主的注意,问道:“谷老哥莫非已知端倪了么?”

  谷灵子笑了笑道:“贵岛所豢养的毒物,被害之后,除了僵死,可是找不出半点异样?”

  黑石岛主翟然道:“正是如此!”

  谷灵子朝萧不二道:“萧老哥拿出来给岛主瞧瞧。”

  萧不二点点头,从袖中取出一管扁形喷筒。

  黑石岛主双目凝注,问道:“萧护法,这是什么?”

  萧不二笑道:“岛主可要试试?”

  黑石岛主道:“如何试法?”

  谷灵子道:“岛主不妨放出一件毒物来,一试便知。”

  黑石岛主道:“兄弟放出一只金天使来如何?”

  谷灵子道:“金天使天下奇毒,太可惜了。”

  黑石岛主道:“不要紧,只不知谷老哥要如何试法?”

  谷灵子道:“岛主让它在空中飞翔就好。”

  黑石岛主点头道:“好。”

  “好”字出口,伸手一指,一只小金蜂从他高峨的金冠中飞出,在厅上振翅飞翔。

  萧不二目注小金蜂,一面说道:“岛主看清楚了。”

  话声甫出,只见他抬手之间,“嗤”的一声,喷出一股靠霏蒙蒙的烟雾,向空中飞散,那小金蜂如遇克星,立时跌落地上。

  黑石岛主脸色大变,双目精芒如电,直射萧不二,嘿然冷笑道:“你这喷筒里,装的是什么毒汁?”

  萧不二已从地上把那只死蜂取起,送到黑石岛主面前,嘻嘻一笑道:“岛主请看,贵岛豢养的毒物,遭人毒死,是否如此?”说着,把那死蜂放到几上。

  黑石岛主只看了一眼,就沉声道:“敝岛毒物,死状正是如此,那么就是这喷筒中的毒汁杀死的了。”

  萧不二耸肩一笑,道:“那就不错了,这管喷筒,名为灭毒喷筒,是小老儿从无名岛贼徒身上搜来的……”

  岳小龙眼中神色一动,但并没作单。

  黑石岛主怒哼道:“果然是无名岛的人做的手脚。”

  萧不二道:“据说这是无名岛副总护法管蠡子制造的,凡是无名岛的人,每人身上,都备有一具喷筒。”

  黑石岛主厉声道:“老夫和无名岛誓不两立。”

  岳小龙道:“岛主还没说出此行来意呢?”

  他身为武林盟主,黑石岛主既然说出和无名岛誓不两立的话来,该趁机加以笼络,大家同仇敌忾,正好共同对付无名岛,但他却在黑石岛主忿怒之际,忽然拿话岔开了去,岂不怪哉?

  黑石岛主一手抚着垂胸丝囊.点点头续道:“兄弟就是因为怀疑敝岛毒物,是无名岛做的手脚,但咱们对无名岛不说旁的,就是他们究在何处?都一无所知、当时就派出十几批人,在东南沿海搜索达一月之久,依然一无所获。”

  岳小龙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无名岛这帮人,真是出没无常,无法找到他们住处了。”

  黑石岛主哼道:“兄弟怀疑他们老巢仍在铜沙岛。”

  岳小龙道:“这恐怕不可能,铜沙岛出事后,在下去过两次,除了一片沙滩,确实已无人烟。”

  黑石岛主一阵嘿嘿尖笑道:“岳盟主是陆上英雄,没在水上住过,兄弟岛居数十年,焉会看不出来?”

  岳小龙眼中寒芒一闪,问道:“不知岛主看出什么来了?”

  黑石岛主笑道:“铜沙岛四周海底,俱是山岩巨礁,且有不少突露水面,只需修建隧道,深入海底.就可瞒过大家耳目了”

  岳小龙脸色微变,勉强笑道:“他们已在铜沙岛上,建立基础,又何用把它毁去了,再建到海底去呢?”

  黑石岛主道:“这个兄弟也不清楚。但经兄弟亲自查勘之后,总觉得铜沙岛海底,大有可疑,因此要门下劣徒远来崤山,礼聘赛鲁班司马机之子小鲁班司马长弘,前去铜沙岛,协助查勘海底岛屿。”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原来小鲁班是被贵岛请去了。”

  黑石岛主道:“小鲁班若是已被敝岛请去,兄弟就不到洛阳来了。”目光一瞥楚嵩生,拂髯笑道:“小徒了灵和小鲁班司马长弘、都被豫州帮请来了。”

  沈紫贵愕然道:“岛主许是误会,豫州帮只是咱们拟议中的一个腹案,后来萧老哥来了之后,听说武林同道为了对付无名岛,已经成立武林盟。咱们就不用另起炉灶,因此豫州帮并未正式成立;对外更没有任何行动,根本不曾劫持贵岛徒弟和小鲁班。”

  岳小龙忙道:“这位沈兄,就是前些日子负责筹备豫州帮的大当家,他说的话,自然可信,岛主许是误会了。”

  黑石岛主微哂道:“岳盟主这么说了,兄弟本该相信,只是据兄弟大劣徒查访所得,小徒丁灵和小鲁班二人,至今仍被囚禁楚府之中,似乎不假。”

  岳小龙道:“会有这等事?”

  楚嵩生忙道:“岛主这是误会……”

  黑石岛主嘿然冷笑道:“兄弟若无事实证明,岂会乱说?”

  楚嵩生道:“不知岛主所谓事实,究竟有何所据?”

  黑石岛主沉哼道:“兄弟门下,随身都带着毒物,小徒虽被囚禁在贵府密室之中,但他身上毒物,已和他大师兄取得联络了。”说到这里,抬目喝道:“吉无咎。”

  伺立他身后的大弟子吉无咎躬身应道:“弟子在。”

  黑石岛主道:“你放出蛇来,要它领路,看看你小师弟被囚在哪里?”

  吉无咎道:“弟子遵命。”

  探手从怀中捉出一条竹筷大小的青竹蛇.俯身放在地上。

  黑石岛主侧脸朝岳小龙笑道:“此蛇就是小徒放出求救之物,它自然识得小徒被囚之处,岳盟主若是不信,就和兄弟同去如何。”

  岳小龙笑道:“岛主既是如此说了,在下自当奉陪。”说到这里,回头朝楚嵩生等人说道:“楚公子、沈兄、金兄请随在下同去。”随着话声.当先站了起来。

  楚嵩生、沈紫贵、金和尚三人答应一胄。跟着站起。

  楚玉芝、梁秀芬二人同时起立.抢着叫道:“盟主我也去。”

  岳小龙点点头道:“好吧。”

  话表出口,左手往上一抬,从他袖中打出一支响箭,双肩一晃,人已快逾闪电,飞射出去一丈来远。

  响箭“夺”的一声,落在他原来立身之处。

  就在这一瞬间.沈紫贵、金和尚、楚嵩生、楚玉芝、梁秀芬五人迅快的散开,抢到四角,同时扬了扬手。

  黑石岛主在岳小龙啊箭出手之际,他已发觉情形不对,虎的站起身来。沉喝道:“姓岳的,你这是干什么?”

  凌杏仙同样的大感意外,方自愕然相顾!

  谷灵子安坐不动,呵呵笑道:“岛主请坐.没有什么?”

  岳小龙飞窜出去一大开外,急急探手入怀,但这一摸,不由脸色大变!

  那沈紫贵、金和尚等五人,各据一方扬了扬手,却是空无所有,也傻了眼!

  萧不二耸耸肩,嘻嘻一笑道:“盟主恕罪,东西在小老儿这里!”

  说完,探手入怀,慢条斯理的一支又一支,摸出六个银亮圆筒,放到几上,赫然正是从六人身上摸来的“青磷箭”!

  岳小龙厉哼一声道:“原来是你坏了我的大事!”

  凌杏仙惊疑的道:“萧护法,这是什么?”

  萧不二耸肩道:“夫人不识得这东西么?”

  凌杏仙道:“我从未见过。”

  萧不二道:“这是昔年火器名家火神罗煌的‘青磷箭’,据说威力极强,只要被它射中,一丈之内,遇物即燃,不等它烧完,无法扑灭,这六支东西,大概可以把咱们在场之人,统通烧死……”

  凌杏仙失色道:“他……不是盟主……”

  萧不二嘻的笑道:“他本来就不是。”

  凌杏仙娇躯一震,吃惊道:“那么盟主呢,莫非中了贼人诡计?”

  萧不二低笑道:“夫人但请放心,盟主诸毒不侵,方才小老儿又给了他一料‘还魂丹’,迷香、迷药,都对他无效,若凭真实武功,咱们就不用替他耽心。”

  凌杏仙听到这里,心里一宽,嫣然笑道:“萧护法说的也是。”

  就在萧不二从怀中摸出“青磷箭”之时,岳小龙朝沈紫贵等五人,打了个手势,要待纵身掠起,夺门而出,但那知一双脚钉在地上,竟然听不得使唤,任你晃肩顿脚,兀自动弹不得,接着身子晃了两晃,一个个跌坐下去。

  只有沈紫贵是假扮的贼党,自然没有跟着倒下去。

  黑石岛主看得大奇,忍不住皱皱眉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不二耸耸肩道:“他们都是麻衣教的贼人。”

  黑石岛主惊诧的道:“连岳盟主都是他们伪装的么?”

  萧不二道:“麻衣教贼党,精于易容,除了气度和笑声稍异,真把岳盟主扮的维妙维肖了。”

  凌杏仙插口道:“萧护法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萧不二笑道:“他一进门,小老儿就看出来了,岳盟主气度雍容,自然滞洒,这厮想学蔚洒,就流于轻佻.小老儿发现不对,就动手摸他身上,结果果然发现了一支‘青磷箭’。”

  一面又指指沈紫贵,笑道:“但有许多消息,是沈兄透露的.他是唯一货真价实的沈紫贵。但这几天、他扮演的是一个姓白的贼党假冒的沈紫贵。”

  正说之间,杜景康、唐绳武两人并肩走了进来。

  萧不二耸耸肩问道:“杜兄二位,收获如何?”

  杜景康一抱拳笑道:“谷护法、萧护法二位算无遗策,兄弟和唐小哥分头搜索的结果,楚府总管楚福和八名贼党,果然准时毒发倒地,业已全数拿下,只有搜索后园之时,被楚姑娘手下几个丫头阻挠了一阵.那青衣老妇业已在逃,没有捉到。”

  黑石岛主摸着他垂胸丝囊,微笑不语。

  凌杏仙奇道:“他们怎会中毒的呢?莫非谷护法早就知道他们是贼党么?”

  谷灵子笑道:“老朽又不是神仙,哪会知道?楚府中隐匿贼党,也许不止这九个人,那是昨晚袭击了老哥的贼党,被老朽在他们每人身上,放了一个虱子,这些虱子,都经老朽特别训练的,叮着你不放,你就立时中毒,如若它把毒血吸出,你就会清醒过来。”

  黑石岛主听的大是惊异,洪笑道:“谷老哥役使毒物,已到了出神入化,兄弟自愧勿如。”

  谷灵子笑道:“岛主夸奖了,咱们应该谊属一家,不是外人。”

  黑石岛主张张口,正待说话。

  这时唐绳武已指挥彩带武士,把假岳小龙、假楚嵩生等一干人,一齐押了下去。

  杜景康朝凌杏仙抱抱拳道:“夫人对这些人,应当如何处置?”

  凌杏仙望了望谷灵子、萧不二两人,说道:“这些人的底细,咱们都不清楚,我想还是先把楚公子兄妹救出来再说,他知道的比较清楚,那时盟主也好回来了,暂时还是先押着吧。”

  萧不二点头道:“夫人说的是,这些贼党,可能都是无名岛的人。”

  黑石岛主听的一怔:“萧老哥认为他们是无名岛的人么?”

  萧不二嘻的笑道:“不是无名岛的人,会劫持小鲁班么?

  这叫做贼心虚,就怕有人把小鲁班弄到铜沙岛去,看出破绽,所以不能罗致,就非杀他灭口不可。”

  黑石岛主耸然动容,连连点头道:“说得也是。”

  凌杏仙道:“谷护法、萧护法,楚公子兄妹全落在贼人手中,咱们该先去救人才好。”

  谷灵子笑道:“夫人但请放心,此宅前后,老朽都已小有部署,贼党一个也休想逃走。”

  凌杏仙道:“我听萧护法说,这座房屋和另外一座,相隔二里,下有地道可通,咱们光是守住这座房屋,那也没用。”

  萧不二轻笑道:“小老儿今晚早已和谷老哥去过了,二座房屋四周,都下了毒,只要有人进出,一个也不会让他漏网的。”

  谷灵子回头朝黑石岛主拱拱手笑道:“老朽约岛主前来,原是为了一叙渊源,老朽手头,存有二毒门历代师祖世系,请岛主过目。”说罢,回头朝唐绳武道:“绳武,你把‘草木经’取出来。”

  一面探手人怀.取出一册手抄的‘蛇虱经’,放到几上。

  唐绳武也从怀中取出“草木经”,双手放到几上。

  黑石岛主看到这两册厚厚的秘本.神情为之一动,手持丝囊,徐徐说道:“谷老哥,这是贵门不传之秘.兄弟能看么?”

  谷灵子微微一笑道:“岛主门下在楚府四周下的毒物,老朽均已看过,练制之法,和本门完全相同,足见渊源颇深,老朽出示秘本,正是最好的查证。”说罢.随手取起一册‘蛇虱经’,翻开首页.抬目道:“敞门原称二毒门,二毒是指蛇虱和草木二类,历代相传,只准备收一个门徒,因此很少人知,老朽学的是蛇虱一门,唐绳武是我师侄,他学的是草木门。”

  一面指着书中前面几页.说道:“这是蛇虱门历代师祖的名讳,岛主看看,是否有贵岛祖师的名讳?”

  黑石岛主心中虽然不信,但还是接过书来,一页一页的看去,一直看到第六页上,只见上面写着:“第十二世师祖姓纪、讳世英、江西饶州人。”

  底下有一条横的红线,写着两个门人的姓名。“殷长荣”

  名字下面有一行小字,注着:“习艺未满三年,不辞离去。”

  第二个门人“袁守愚”,下注“继承道统”字样。

  黑石岛主看到“殷长荣”三字,心头猛然一震,殷长荣正是自己的高祖父,也就是手创黑石岛的始祖。

  黑石岛主根据记载,只知高祖父精于饲养毒物,少时远游南海,邂逅五毒教主之妹何氏,以技胜之,遂结为夫妇,借隐北海黑石岛,却不知道高祖是二毒门下蛇虱门的弟子。

  看到这里,心中暗暗忖道:“高祖习艺未满三年,就离开师门,无怪自己的道行,要比谷灵子逊上一筹。”心中想着,一面正容道:“谷老哥说的极是,这上面记载的殷长荣,就是兄弟先高祖父了。”

  谷灵子大喜道:“如此说来,岛主果然和本门有着极深渊源。”

  黑石岛主赧然道:“先高祖习艺未满三年,就离开贵门,已经算不得是贵门中人了。”

  谷灵子笑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令高祖既拜在本门第十二代师祖门下,自然是本门中人,那是毫无疑义的事。”

  黑石岛主一脸肃穆,站起身来,朝谷灵子拱手作了个长揖道:“既是如此,小弟殷天行拜见师兄。”

  谷灵子还了一礼,呵呵大笑道:“老朽有岛主这么一位师弟,深以为荣。”一面回头朝唐绳武道:“娃儿,快去见过师叔”

  唐绳武答应一声,过去朝黑石岛主叩了几个头,口中说道:“弟子唐绳武叩见师叔。”

  黑石岛主大为高兴,点头道:“你是草木门的唯一传人,快快起来。”

  唐绳武站起之后,黑石岛主也朝十二个门人吩咐道:“你们也来拜见大师伯。”

  十二个门人由大弟子吉无咎率领,一齐拜倒地上,朝谷灵子叩了几个头。

  凌杏仙、萧不二、杜景康、沈紫贵、丁捷侯等人纷纷向二人道贺。

  谷灵子起身道:“现在咱们该去救人了。”

  黑石岛主跟着站起,说道:“小弟和师兄同去。”

  萧不二笑道:“二位都不用去,岛主门下和楚公子、小鲁班等人,自然都被囚禁在地室之中,咱们只要派几个去,把他们放出来就是了。”

  谷灵子道:“依萧老哥之见,派谁去的好?”

  萧不二嘻笑道:“第一.这楚府地下是一座设有不少埋伏的地底石室,去的人至少要懂得一些机关埋伏。”

  谷灵子点头道:“不错。”

  萧不二笑道:“这懂得埋伏的人,小老儿就当之无愧。”

  谷灵子笑道:“好!好!就算你一份。”

  萧不二道:“第二,这地下石室。可能已被麻衣教的人控制,也许仍有楚府旧人,这些人都认得沈老哥,就请沈老哥一行。”

  沈紫贵点头道:“好吧,兄弟也算一个。”

  萧不二道:“岛主门下,不认识咱们这些人,岛主也得派上一个了。”

  黑石岛主点点头道:“萧老哥说得是,吉无咎,你随萧前辈去。”

  吉无咎躬身道:“弟子遵命。”

  萧不二朝唐绳武一指,笑道:“还有就是你娃儿。”

  凌杏仙道:“你们四个人,就够么?”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够了,够了,咱们四个人中,有用毒能手,也有不畏毒的高手,这地下石室,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足够应付了。”

  沈紫贵笑道:“咱们走吧,兄弟替三位带路。”

  说完,朝凌杏仙、黑石岛主等人拱拱手,举步往外行去。

  萧不二道:“沈老大,我看楚姑娘的奶嬷,可能就是贼党幕后主持的‘边老’了。”

  沈紫贵道:“有可能,这老婆婆狡铥如狐,咱们可不能小觑了她。”

  吉无咎道:“家师未到之前,在下已在楚府四周,布了毒物,谅她也逃不出去。”

  萧不二笑道:“老弟这可小估了洛阳总督府,楚府有一条地下隧道,通向二里外另一条巨宅,光是楚府四周下毒,是困不住他们的。”

  吉无咎点头道:“原来如此。”

  一行四人在说话之时,已经进入书房,沈紫贵走到书案后面,伸出手去,转动锦垫交椅。但见一排书橱,悄无声息的缓缓移开,露出一道门户,垂着绿色布帘。

  沈紫贵正待伸手去掀!

  萧不二一把扯住,朝里呶了呶嘴,沈紫贵立时会意,挥了一掌,拍了过去。他这一掌捏的恰到好处,掌风骤扬,正好把布帘下截,吹括得卷了起来,赫然露出一双人脚。

  沈紫贵冷冷一笑道:“阁下马脚已露,还是自己走出来吧!”

  那人隐藏帘后,依然没有出声,也不见动静。

  唐绳武自告奋勇道:“小可去把他抓出来。”掠上一步,一把掀开门帘。

  只见布帘里面是一间很小的斗室,一个身穿半截黑衣的老人,两手扶着墙壁,直立不动。

  唐绳武大喝一声:“好家伙……”

  正待伸手朝那人肩头抓落!

  萧不二喝道:“别动。”

  走上一步,朝那人背后指了指道:“此人背上中人暗算,已经死了。”

  大家经他一说,果然发现那人背后衣衫上,有几个极细的针孔!

  沈紫贵道:“萧老哥目光敏锐.委实有过人之处!”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干小老儿这一行的.目光不快,岂不要经常失风了?”

  唐绳武仔细打量了那死尸几眼.说道:“这人两手十指,都插入在砖墙之内,是以维持住身子没有倒下去,足见此人生前,一身功力,甚是得了。”

  萧不二道:“他在死前竭尽全力,把十指插入墙内,来维持他的身子不倒,定有原因,小哥慢慢把尸体放下,瞧瞧他胸前可有什么?”

  唐绳武依言把那人双手十指,缓缓从砖墙上拔出,放倒尸体。

  沈紫贵目光一接,惊咦道:“他是楚府的副总管楚禄!”

  总管叫做楚福、副总管叫楚禄.自然都是昔年十字刀楚鹤群的得力随从了。

  萧不二道:“他是负责管理地底石室的了?”

  沈紫贵忽然目光一注,轻叹一声道:“什么事好像都瞒不过萧老爷。”

  萧不二举目望去,果见墙上有着一行极细的字迹,那是用手指甲划的,写着:“麻衣教和邙山鬼叟勾结,小姐已被……”

  底下就没有了,敢情他字未写完,就已被人发觉,中了暗算,他为了让这几个字保存下来,用尽全力,十指插入壁内,支持身子不倒,用他身子,遮住了壁上的字迹。

  “小姐”自然是指楚玉芝,“已被”什么呢?根据他上面的语气,麻衣教和邙山鬼叟勾结,那一定是把小姐送到邙山去了。

  萧不二看了字迹,冷冷一哂道:“他们果然是无名岛的人。”

  沈紫贵道:“何以见得?”

  萧不二道:“邙山朱友泉,早已投靠了无名岛,楚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当麻衣教和朱友泉勾结。”

  说到这里,忽然“唔”了一声,道:“如此说来!岳盟主可能也被引到邙山去了,朱友泉这老鬼鬼计多端,他老窠里也可能有些鬼花样,岳盟主年纪轻,江湖阅历不深,单人双剑,闯进鬼巢里去,可有问题……”急忙回头道:“唐小哥,你不用下去了,快出去告诉总巡察,岳盟主可能闯进邙山朱老鬼的鬼窠里去了,咱们立时就得派人赶去支援。”

  唐绳武听萧不二说得郑重,立即应道:“小可省得。”说完,匆匆退了出去。

  萧不二道:“沈老大,咱们走吧!”

  沈紫贵点点头,举足在里头墙脚上连踩了几踩,但听一阵轧轧轻震,露出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沈紫贵从腰间摘下玉萧,一手打亮火把子,举步往下行去。

  萧不二、吉无咎跟在他身后.盘曲而下,到得底下,面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市道,这条市道,两边还有几条岔道,通向几处入口。

  每一条岔道上,都有八九间石室.连在一起,自成一组。

  一行三人,由玉萧郎君沈紫贵领头,路上并无耽搁,走过两条岔道,就发觉情形有些不对!

  这一路上竟然并未遭遇袭击,甚至连半个人的影子也没见到。

  第一、第二两条岔道上的石室.一叫司间的打开门户,仍然看不到人。

  沈紫贵心里暗暗嘀咕:“地底石室,虽没多大用处,但这里派有副总管负责管理,每一条岔道,少说也有两三个人,这些人怎么一个不见?”

  萧不二和他想法不同,认为这地底石室,早已被贼党占据,才会把黑石岛门人和小鲁班囚禁于此,那么这些贼党呢?

  又到哪里去了。

  走完第二条岔道,刚进入第三条岔道。

  吉无咎但觉小师弟派来求援的那条青蛇.在袖中不住窜动,心知已到地头,忙道:

  “‘萧大侠、沈大侠,敝师弟大概就被囚禁在这里了。”

  萧不二笑道:“咱门挨次搜索过去.吉老弟既已知道令师弟就被囚禁在这条岔道之中,那就先去把他放出来吧。”

  吉无咎点头道:“在下就去。”

  说完.俯下身去.从袖管中放出一条竹筷细的青竹蛇来。

  黑石岛豢养的毒物,果然久经训练,这条青竹蛇才一落到地上,就箭一般朝左首第三间石室游了过去。

  吉无咎那还怠慢,跟着掠了过去,飞落门口,举手一掌.朝门上拍去。

  但听“呀”然一声,木门随手推开,原来这道门只是虚掩着的。

  吉无咎一手高举千里火筒,叫道:“小师弟,愚兄来了。”

  一步跨进石室,火光照处,斗室之中,靠壁放着一个铁丝笼,就空无一物,哪有小师弟了灵的影子?一望而知这个铁丝笼,就是囚禁小师弟的。

  因为小师弟了灵原是一个侏儒,身高只有二尺四五,望之如三四岁的小孩,关在铁笼之中,自然正好。

  那青竹蛇游到铁丝笼中,找不到主人,只是在笼中四处窜动。吉无咎口中发出一声低啸,伸手提起青竹蛇,依然收入袖中,回身退出。

  这时萧不二和沈紫贵也已搜索过几间石室,其中发现了三具尸体,沈紫贵认出那是派在地室的楚府庄丁。

  萧不二一眼看到吉无咎退出身来,问道:“没找到令师弟吧?”

  吉无咎道:“石室中没人。”

  萧不二晤道:“由此看来,小鲁班等人全被送到邙山鬼巢里去了。”

  沈紫贵道:“但这里每一间石室,咱们总要逐一查看过才行。”

  萧不二道:“这个自然,咱们正好剩下一间没瞧,人可能就被囚禁在这一间里,这样好了,咱们三个人,分头搜查,发现有人,立时以口哨为号。”

  沈紫贵点头道:“好,咱们就这么办。”

  三人分头搜索,不过顿饭工夫,已把几条岔道上的石室,全已查遍,不但不见了灵、小鲁班、楚嵩生等人的下落.甚至不见一个生人。

  沈紫贵面色沉重.说道:“萧老哥.楚禄壁上留的字这就没错,敢情他们发现假扮岳盟主之事失败,把四在这里的人,一起带走.逃到邙山去了”。

  吉无咎道:“谷师伯不是说在两处房屋四周,都已用毒物封锁了么?”

  萧不二摇摇头道:“谷老哥虽是善于用毒.但无名岛也有用毒能手,远的不说,就是邙山朱老鬼.在江湖上也以毒药暗器驰名……”

  沈紫贵道:“咱们快走。”

  当先朝南道上急步走去。这条甬道,当真有二里光景,三人脚下加紧,片刻工夫,便已赶到尽头,沈紫贵打开壁间门户,鱼贯走出,但见已置身在一间布置精雅的客屋中。

  沈紫贵道:“咱们先看看这座屋里,有没有人了?”

  此时差不多已是四更天气,夜色如墨,这座巨宅,生似久无人住,一片漆黑,静寂如死。

  三个人穿廊越房,从大厅而厢房,再由中院进入后院,果然被他们逃走了。

  萧不二道:“也由此可见对方已经搬到救兵了。”

  沈紫贵一呆道:“何以见得?”

  萧不二嘻嘻一笑道:“假扮岳盟主、楚公子、梁姑娘等人的贼党,是被谷老哥毒虱子叮了一口.中毒昏过去的,楚福和八名卧底(冒充楚府应了)贼党,也是中毒倒地,才被拿下的,但此时那个叫边老的老虔婆,居然不怕谷老哥预布在此屋四周的毒物,率着一干贼党,把小鲁班等人一起运出,若非来了一个善于用毒的高手,他们如何出得去?”

  沈紫贵连连点头道:“此话不错,咱们快回去再说。”

  当下仍由原路退入而道,回出书房,赶到厅上。

  只见厅上坐着凌杏仙、黑石岛主、丁捷侯三人,不见谷灵子和唐绳武两人,敢情已经赶上都山去了。

  凌杏仙一眼瞧到萧不二,立即问道:“萧护法,里面没人了么?”

  萧不二听得一怔道:“夫人如何知道的?”

  凌杏仙从几上取过一封信柬,说道:“萧护法请看,这是他们派人送来的。”

  萧不二接到手上,抽出信笺,只见上面潦潦草草的写着几行字,那是:“字奉岳夫人:

  我方虽有多人为贵属所擒,但尊夫已落本教之手,尚有梁秀芬、楚嵩生兄妹,黑石岛门下丁灵,及小鲁班等人,亦在本教手中,为特通知夫人,请于明日午前,派人至兴隆茶园等候,洽谈双方交换人质事宜。”

  萧不二看完书信,耸耸肩笑道:“夫人相信他信上说的话么?”

  凌杏仙眨着一双清澈大眼,说道:“我没有主意,就是要等萧护法来了,看看该怎么办?”

  萧不二连连拱拱手道:“夫人言重,夫人言重。”一面问道:“谷老哥和唐小哥是跟踪那个送信来的贼人去?”

  凌杏仙点点头笑道:“萧护法算的真准!”

  话声甫落,檐前微风一飒,谷灵子已飘然走了进来。

  萧不二迎着问道:“谷老哥把人追丢了么?”

  谷灵子双目一瞪,道:“谁说的,老朽一直跟到邙山,看他钻进鬼窠,才赶回来的。”

  萧不二道:“唐小哥呢?”

  谷灵子道:“老朽要他守在那里,暗中监视。”

  萧不二攒攒眉道:“这就不对了。”

  谷灵子诧异的道:“那里不对了?”

  萧不二道:“他纵然没发现你跟踪.至少也该在洛阳城中绕上一个圈子再回去才是道理,他直接把你老哥领到老窠里去,就是不对。”

  谷灵子听得一呆,点头道:“对,对,这等于是故意把老朽领去的。”

  凌杏仙道:“这有什么不对呢?”

  萧不二耸耸肩道:“自然不对了,他们故意给夫人下书,约咱们派人明天午前去兴隆园谈判换人,信上既没说把咱们的人囚在哪里?他们自然想得到咱们一定会有人跟踪;但他却毫不遮掩,退自回转邙山,这不是告诉咱们人囚在邙山么?”

  凌杏仙眨动眼睛,点头道:“是啊。”

  “那楚禄在墙上留的字,也曾提到邙山……”

  萧不二敲脑袋瓜,忽然嘻嘻笑道:“原来如此,好家伙,该死!该死……”

  凌杏仙眨大眼睛.问道:“萧护法你说什么?”

  萧不二道:“小老儿是说楚禄那厮,真是该死,这明明是设计好了的陷阱,好让咱们一齐送上去。”

  凌杏仙道:“你别打哑谜了好不好?我越听越糊涂啦!”

  沈紫贵道:“别说夫人听不懂,就是兄弟也听不懂你萧老哥究竟在说什么?”

  萧不二回过头去,摇摇头道:“沈老大,真是老江湖走沙漠,你越走越迷糊了。”

  沈紫贵不服气道:“你倒说说,兄弟那里迷糊了?”

  萧不二耸肩笑道:“咱们既然知道人在邙山鬼窠里,要不要去救?”

  沈紫贵道:“自然要去救。”

  萧不二道:“他们为什么要约在明天午前派人去呢?一句话,就是要咱们趁天色未明,去闯鬼窠救人。”

  沈紫贵耸然道:“不错。”

  萧不二道:“这就对了。”口气一顿,接道:“他们算准咱们一定会去地室救人,而且算准咱们会从书房那道暗门进去,先在那里弄上个楚禄,让咱们知道麻衣教和邙山有勾结。

  等到咱们走遍地室,没找到人,这时就会想到人被送到邙山去了,但他们怕这样还不够,又差人下书,故意约在明日午前,一面又故意把跟踪的人引去,证明他们确在邙山……”

  沈紫贵道:“好了,好了,总括一句,他们在邙山设了埋伏,想引咱们入伏,咱们难道还怕他们区区埋伏?”

  萧不二一颗头摇得像货郎鼓一般,说道:“不是,不是.小老儿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连谷灵子也忍不住了,说道:“这是你自己说的,他们设计好陷阱,等着咱们去跳。”

  萧不二道:“他们设计好陷阱等着咱们去跳,固然没错;但他们也得估量估量,那些陷阱,也许困不住咱们,因此他们主要不是靠陷阱。”

  沈紫贵道:“那靠什么?”

  萧不二伸出两个指头,说道:“这是连环计,一个是‘窝弓待虎’……”

  他口中说两个计,但只说了一个,就住口不言。

  沈紫贵道:“还有一个呢?”

  萧不二目光如鼠,迅速左右一动,耸耸肩膀,低低的说了两句。

  凌杏仙听得柳眉连挑,沉吟道:“萧护法说的是,那么咱们该如何办呢?”

  萧不二嘻嘻笑道:“这个容易.咱们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一面又向几人低低说了一阵。

  沈紫贵连连点头道:“好,好,将计就计,这办法不错。”

  谷灵子笑道:“这种鬼主意.也只有萧老哥想得出来。”

  黑石岛主一手摸着垂胸丝囊.大拇指一挑,笑道:“萧护法真乃江湖奇人,兄弟钦佩得很。”

  凌杏仙道:“时光不早,咱们那就该走了。”一面朝身后侍立的使女吩咐道:“迎春,你快去请杜爷进来。”

  迎春躬身领命,匆匆出门——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