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玉辟邪 >> 第二十章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

第二十章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

时间:2018/1/9 12:18:23  点击:283 次
  一行人绕过东花厅折入前厅后廊,悄悄来至厅后。叶青青朝丁天仁招招手,悄声道:

  “你快过来。”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对青青要他就着雕花镂的小孔,朝前看去。

  金澜等人也各自找小孔,凑着头朝外望去。

  大厅上只有三个人,散花仙子坐在上首一张雕花太师椅上,看到的只是背影。她左首客位上坐的是一个黑袍老者正是武林联盟副总护法无敌阴手欧阳生,右首作陪的是二宫主白素素,这两人看到的都是侧面。

  只听散花仙子柔声道:“二师妹,欧阳副总护法既然如此说了,你进去瞧瞧,如果欧阳副总护法说的属实,咱们再谈不迟。”

  白素素应了声“是”,起身朝厅外行去。

  散花仙子柔声道:“欧阳副总护法请用茶。”

  两人此时没话可说,欧阳生侧身从几上捧起茶盏,掀了下碗盖,轻轻喝了一口,放下茗碗。

  叶青青凑着丁天仁耳朵,悄声问道:“二师姐做什么去的?”

  丁天仁连忙以“传音入密”说道:“你不可出声,欧阳生内功精纯,这里和他相距极近,他会听得到。”

  叶青青听他一缕细声在耳边说话,但自己却不会“传音入密”,不觉侧着脸朝他看去,轻轻点了下头。

  两人距离极近,她这一侧过脸来,就更近了,丁天仁鼻中隐隐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就不敢朝她多看。

  易云英轻轻拉了下金澜衣角,朝两人呶呶嘴,金澜含笑点头。

  大厅上两人没说话,屏后的人自然更不敢交谈,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工夫,才见白素素袅袅婢停的从外面走入,回到右首椅前,并未落坐,欠身道:“回大师姐,小妹洗去丁天仁脸上易容药物,他果然不是丁天仁。

  这话听得叶青青大是惊奇,丁大哥明明就在这里,二师姐怎么会说给丁天仁洗去脸上易容药物,果然不是丁天仁,难道另外还有一个丁天仁?心中想着,忍不住又侧脸朝丁天仁望来。

  这话也只有丁天仁听得懂,敢情方才白素素是到东花厅,和磨剑老人、石道长商议去的,她说出昨晚擒下的丁天仁,洗去易容药物,果然不是丁天仁,这句话一定是两位老人家出的主意了。

  散花仙子颔首道:“好,你坐下。”

  白素素依言落坐。

  散花仙子螓首微抬,朝欧阳生道:“欧阳副总护法说的不错,此人既非丁少侠,我们留下他也是无用,自可释放,只是……”

  她故意拖长语气,没说下去。

  欧阳生微笑道:“宫主有什么条件,不妨直说。”

  散花仙子道:“只要你们交出杀害我十九名弟子的凶手,我立即放人。”

  欧阳生面有难色,说道:“说出来秦宫主也未必会信,老朽昨晚回去之后,已经查过此事,那天晚上,确是由向护法(向问天)假扮了雷公言武(巢湖蒙叟)藉以把丁天仁三人引去。

  但并未残杀贵宫弟子,老朽可以用项上人头作保证,那晚来的人中也并没有会‘百变神功’的人,因此老朽推想残杀贵宫弟子的也许另有其人。”

  白素素冷笑道:“你这话有谁能信?”

  欧阳生作色道:“老朽说过以项上人头作保证,只要那晚残杀贵宫弟子的是武林联盟的人,老朽这颗人头,宫主随时都可以取去,老朽绝无怨言。”

  散花仙子看他说得极为认真,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欧阳生道:“那么……”

  散花仙子没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我还有一件事要请教欧阳副总护法。”

  欧阳生道:“宫主请说。”

  散花仙子道:“乐山山庄庄主擎天手金赞臣,自流井金家堡主金长生,剑门山白家庄庄主白云生三位,失踪已有多日,也是武林联盟请去的了?”

  躲在屏后的金澜、金少泉、白少云三人听到宫主提到父亲,心头同时一震!(金少泉,白少云就是因为乃父失踪,出来寻父的。)欧阳生阴沉一笑道:“老朽说并不知道此事,宫主是否相散花仙子冷笑道:“你身为武林联盟副总护法,怎么会不知道呢?”

  欧阳生嘿然道:“武林联盟并没有劫持这三个人,他们无故失踪,老朽如何会知道?”

  散花仙子沉吟道:“你说武林联盟没有劫持他们?”

  欧阳生道:”不错。”

  散花仙子道:“这就奇了。”

  欧阳生道:“老实说,本盟也正在调查此事。”

  接着目光一抬,望着散花仙子,拱拱手续道:“老朽此来,就是希望秦宫主能释放本盟乔扮丁天仁的一名剑士,现在既已证实他不是丁天仁了,还请宫主俯允,可否让老朽带回去?”

  散花仙子颔首道:“可以,只是昨晚留下的人都被温九姑‘迷信丹’迷失神志,只好都点闭了他们穴道,欧阳副总护法如能取到解药,我可以放人。”

  这话欧阳生深信不疑,假扮丁天仁的王绍三,并未被迷失神志,但金澜、易云英,以及荆门山主季传贤等六人,确是被“迷信丹”所迷,所以她要乘机索取解药了,闻言立即拱手道:“秦宫主一言九鼎,老朽先行谢了,只是老朽身边并无温九姑‘迷信丹’解药,最迟明日上午一定可以把解药送到。”

  散花仙子道:“好,欧阳副总护法几时把解药送到,我就几时放人。”

  欧阳生站起身,拱拱手道:“老朽这就告辞。”

  散花仙子也跟着站起,说道:“二师妹,代我送客。”白素素答应一声,跟着欧阳生往外行去。

  散花仙子回头道:“三师妹,你请了少侠几位一起到东花厅来。”说完就朝厅外行去。

  叶青青直起身,叫道:“丁大哥,大师姐要我们到东花厅去呢!”

  金澜朝金少泉、白少云说道:“金兄,白兄,方才听欧阳生的口气,二位的令尊和家父等人的失踪,好像不是武林联盟劫待的。”

  易云英笑道:“二哥,他说的话也能相信?”

  金少泉微微摇头道:“不,我看欧阳生说的不像有假。只是……家父等人既非武林联盟劫持的,又怎么会无故失踪的呢?”

  易云英披披嘴道:“这人是老狐狸,他会说真话?”

  丁天仁道:“我也觉得欧阳生说的不假。”

  白少云道:“目前在江湖上兴风作浪,除了武林联盟,还有什么人呢?”

  叶青青可不关心这些,一面偏头问道:“丁大哥,明天他送解药来了,不知大师姐答应放人,放什么人呢?”

  丁天仁道:“宫主想必已经心有成竹了。”

  易云英轻笑道:“自然把大哥放回去了。”

  叶青青急道:“那怎么成,丁大哥又不是他们的剑士?哦,丁大哥,你方才说另有原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说话之时,已经走到东花厅门口,丁天仁悄声道:“现在快进去了,待会再告诉你!”

  叶青青轻“嗯”了一声,大家就举步走入。

  散花仙子早就来了,这时正在把刚才和欧阳生谈话的内容,向在座的人详细述说了一遍。

  巢湖蒙受双眉微拢,说道:“据老朽最近听到的消息,除了擎天手金老哥、自流井金老哥、剑门山白老哥三位之外,据说成都归云庄的归耕云、青羊宫景云子。和九顶山八角庙南张述古等人,差不多也同时离奇失踪,目前除了武林联盟,江湖上并没其他组合出现,欧阳生说的只怕是推托之词,未必可信。”

  磨剑老人笑道:“老朽也听说了,这些天来,老朽碰到的都是武林联盟的人,焉知没有第三者?只是咱们没碰上而已!”

  潜龙于千里道:“前辈认为还有第三者吗?”

  石破衣(他依然扮成乡巴佬模样,是王老二)耸耸肩,哈的笑道:“江湖上几时平静过一天,有兴风作浪的武林联盟,自然也会有另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你想吃掉神女宫,长江盟问鼎中原,我也正好从重阳会下手,蚕食各个门派,这也并不足奇。”

  阴世秀才文中秀看了他一眼,并未作声。

  排教总舵主罗长发道:“石道兄语含玄机,似乎已有什么发现了?”

  石破衣连忙摇手道,“没有,我假道士,只是心有所感,那有什么发现?”

  散花仙子道,“方才欧阳前辈,以千里传音要我向欧阳生素取‘迷信丹’解药,不知:……”

  磨剑老人指指石破衣,嘻的笑道:“这是咱们这位军师假道士要我这样告诉宫主的,老朽只是传声筒而已,这件事就让假道士去安排了,用不着官主操心。”

  散花仙子道:“丁少侠他……”

  磨剑老人没待她说下去,就接着道:“没事,没事的。”叶青青嚷道:“老前辈,原来你们说的放人,是要丁大哥去充数了,你们可知道这有多危险?”

  她的心头一急,才嚷出来了,一张粉脸顿时胀得通红。散花仙子平日纵然疼这位小师妹,但此时当着这许多人,小师妹这样大声嚷嚷,岂不让人笑神女宫没有规矩,这就冷声道:“青青,你怎可对欧阳前辈如此说话?”

  磨剑老人笑了笑道:“没关系,老朽不会生气的,嘻嘻,小妹子,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要假道士也派你一个差使好了”

  他这句“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把叶青青一张脸弄得红上加红,但听到后来,不由心头一喜,回身朝石破衣道:“石道长,你派我什么差使呢?”

  石破衣笑道:“你们几个都不会闲着的。”

  金少泉,白少云同时站起身,拱手道:“老前辈,家父……”

  磨剑老人连连摇手,目视石破衣,哑然笑道:“你们不用说了,咱们两个老头既然遇上了,岂会袖手不管?事情可多着呢,你们只要听假道士的就是了。”

  金少泉、白少云同声应是,正待朝石破衣询问。

  石破衣已经站起身来,耸耸肩笑道:“你们两个人不用多问,方才咱们已经分配好了。

  你们几个年轻人都由我假道士领头,和年轻人在一起,我这把老骨头也觉得年轻起来了。”

  叶青青问道:“我也跟道长走吗?”

  石破衣含笑问道:“你是不是年轻人?咦,你问这话,难道不愿意和咱们在一起?”

  叶青青粉脸一红,和丁大哥在一起,她怎么会不愿意,这就急忙说道:“我自然愿意了。”

  石破衣耸着肩说道:“这就是了。”

  中午,两桌酒席摆在大厅之上。昨晚只是消夜而已,现在可是正式的庆功宴,大家依次入席,菜肴丰富,宾主互相敬酒,自不在话下。

  酒醉饭饱,每个人差不多都是已有了几分酒意,恃女撤去杯盘,又给大家沏上新茶。

  石破衣忽然站起身,走到中间,呵呵一笑道:“宫主佳看美酒,宾主尽欢,不可不有余兴,小老儿不揣鄙陋,给大家来一手庄稼把式,聊博一粲。”

  他忽然自告奋勇,要露一手给大家瞧瞧,大家自是求之不得,一时纷纷鼓起掌来。

  石破衣朝散花仙子拱拱手道:“不过小老儿要借宫主的青霜剑一用,才能增加声势。”

  散花仙子微微一笑,朝一名侍女吩咐道:“去取我青霜剑来。”

  那侍女躬身领命,取来青霜剑,双手呈上。

  石破衣一手接过,呛的一声抽出一柄青莹长剑,口中说道:“真是好剑,小老儿要献丑了!”

  话声出口,右手一振,把长剑朝空中平掷出去,青虹乍亮,大家只觉眼前一花,石破衣已经不知去向。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原来他双脚一顿,人已平平稳稳的站在掷出去的剑脊之上,正朝厅外飞去。大家不觉纷纷鼓起掌来。

  就在掷出去的长剑快到大厅门口,忽然一个左折,沿着大厅左首由左而右,转了一圈。

  不,一圈接一圈的在两丈高处盘旋,先前还看得清一柄平飞的长剑上站着石破衣,渐渐越飞越快,但见一道耀目青虹满厅飞旋,剑气森寒逼人,那里还看得清人影?大家情不自禁又纷纷鼓起掌来。

  就在掌声中,剑光倏敛,石破衣早已站在中间,长剑也早就入鞘,朝大家抱抱拳道:

  “献丑、献丑!”

  大家又纷纷报以掌声。

  石破衣把青霜剑还给青衣侍女,等掌声一落,回头朝王小七道:“小七,你那套‘天锦剑法’,集各家之长,破诸家之短,不妨演练一遍给大家瞧瞧!”

  他这句集“各家之长”,倒也没有什么;但后面一句“破诸家之短”,却听得大家心中一动。

  王小七答应一声,举步走出,在中间站停,向众人抱拳为礼,然后徐徐抽出长剑。

  丁天仁突听耳边响起石破衣的声音,以“传音入密”说道:“你务必看仔细了,身法剑法,不可丝毫遗漏,都要牢牢记住。”心中不禁一动,这时王小七已经展开剑法,一招一式的演练下去,这就用心注视,一点也不敢放松。

  王小七这套剑法,果然是集各家之长,每个门派剑招中的精华,无所不包,照说像这样的集锦剑法,应是属于散手一类,上一招是某一门派的剑招,下一招又是另一门派的剑式,绝难串连起来。

  但这个串连各派剑法的创始人,却能依照每一招剑法的走势,灵活应用,衔接得天衣无缝,精妙无比。

  从王小七手中使出,宛如原有的剑招,更具威力,使到急处,真如老杜剑器行所说的:

  烟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骏龙翔,来如电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一时看得大家纷纷鼓起掌来。

  这套“天锦剑法”共有九十一招,王小七剑随人走,尽是流动的剑芒,使得纯熟无比,演到最后一招,倏然收剑,依然站在原地,脸不红、气不喘,足见剑上造诣已有相当火候,徐徐纳剑入鞘,再次朝大家抱拳为礼。

  大家也再次为他鼓掌。

  巢湖蒙叟道:“还有那一位也来表演一手?”

  文中秀道:“我们请欧阳前辈露一手给大家瞧瞧,大家以为如何?”

  大家又纷纷鼓起掌来。

  磨剑老人嘻的笑道:“小老儿也要表演吗?”

  易云英道:“你老哥哥不表演,还有谁表演?”

  “好,好,表演,表演!”

  磨剑老人耸肩走出:“要表演就到大天井里去。”

  说完,就像大马猴似的领先朝厅外走去。大家一起跟着他身后走出。

  磨剑老人回头道:“你们站在阶上看好了。”

  大家不知他要表演什么?依言在阶上站定。

  磨剑老人一直走到大天井中间,才行站定,说道:“小老儿要表演的就是爬绳子,你们小时候总爬过绳子吧?小老儿现在就要爬了。”

  话声一落,左手悬空一抓,右手紧接着又往上抓去。

  他当然只是装个样子,其实根本没有绳子,但他两手往上一抓,人也跟着离地数尺,双脚也真像有一根绳子似的,往上一拢。

  接着左手再往上抓,右手再往上抓,双脚再往上一拢,已经爬升了七八尺高,他人本来就像马猴,这一往上爬,就更像猴子似的,只是他双手更换,身子一弓一弓,越爬越快,一路上升。

  瞬息工夫,已经爬升了十几丈高,大家纷纷走下石阶,仰头往上观看,一面纷纷鼓起掌来。

  磨剑老人越爬越高,一个身子也越来越小,渐渐只剩下了一点黑影,渐渐连黑影也看不到了!

  巢湖蒙叟忍不住叹道:“欧阳前辈这份轻功,当真出神入化,可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咱们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易云英叫道:“咦,大哥,老哥哥人呢?怎么不见了呢?”

  只听身后有人嘻的尖声笑道:“小妹子,老哥哥就在这里。”

  大家急忙回头看去,只见磨剑老人不知何时已像大马猴似的站在阶上,不觉又纷纷鼓起掌来,回入大厅。

  易云英被他当着大家叫出“小妹子”三个字来,不由粉脸骤红,羞急的道:“你真讨厌!”

  “哦,哦!”磨剑老人突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忙道:“对不起,小老儿叫惜了,你不是小妹子。”

  这下真是越描越黑,听得大家忍不住笑出声来。

  易云英跺跺脚道:“都是你。”

  石破衣笑道:“丁姑娘,这里都是江湖人,江湖上女扮男装多得是,没有人会笑你的,老醉鬼一时说漏了嘴,他一向口没遮栏,千万不可怪他。”

  易云英红着脸道:“谁怪他了?”

  磨剑老人嘻的笑道:“是老哥哥不对,你不怪老哥哥,老哥哥好开心。”

  叶青青走了过来,说道:“原来了姐姐是女的,这样就好了,以后我有伴了。”

  白素素嫣然笑道:“小师妹,你说错了,应该有两个伴才对!”

  叶青青睁大眼睛,问道:“二师姐,你说还有一个?那是谁呢?”

  易云英拉着金澜的手,唁的笑道:“自然是金姐姐了。”磨剑老人笑嘻嘻的道:“小老儿方才说漏了嘴,所以不敢再说了,其实她们两个都是小老儿的小妹子。”

  易云英抿抿嘴道:“说漏了嘴,还不是把我们两个都扯出来了?”

  叶青青道:“她们两个都叫你老哥哥,我也叫你老哥哥好不?”

  散花仙子道:“小师妹不外无礼。”

  “没关系。”磨剑老人嘻的笑道:“小妹子,要认我做老哥哥,老哥哥高兴极了,嘻嘻,宫主如果愿意的话,也叫我老哥哥好了。”

  散花仙子听得暗暗一喜,慌忙捡衽下拜,口中柔声道:“老哥哥请受小妹一拜。”

  白素素、叶青青也赶紧检袄下拜,口中叫道:“老哥哥。”

  “呵呵,嘻嘻!”磨剑老人耸着肩大笑道:“够了,够了,你们叫我老哥哥,小老儿高兴得很,但你们行这样的俗礼,小老儿就吃不消了。”

  石破衣道:“恭喜老醉鬼,攸了秦宫主做小妹子,你一辈子都不愁没酒喝了。”

  磨剑老人双眼一瞪,说道:“你眼红,就叫小妹子也叫你老哥哥好了。”

  一面朝散花仙子挤挤眼睛,意思要她快叫“老哥哥”。

  散花仙子剔透玲球,既有磨剑老人示意,赶紧又朝石破衣检衽下去,叫了声:“老哥哥。”

  白素素。叶青青也跟着检衽下拜,叫着:“老哥哥。”

  石破衣连忙还礼道:“宫主不可多礼。”

  磨剑老人轻声道:“怎么你以为长了她们两辈,就不肯收她们做小妹子,岂有此理,我区老大都收了,你不收怎么成?”

  “收,收!”石破衣忙道:“你区老大收了,我怎敢不收?”

  说话之时,不觉瞪了他一眼,这自然是怪他又说漏了嘴。

  磨剑老人这句“你以为长了她们两辈”,不但散花仙子听得清楚,就是在场的人,谁都听到了。

  邛崃石破衣,江湖上认识他的人很多,虽然没人知道他来历,但绝不可能会是比散花仙子长两辈的高人,可是这话从磨剑老人口中说出来,当然绝不会假:眼前这位石破衣,究竟是什么人物呢?”

  一时使得像巢湖蒙叟、罗长发等老江湖,也有莫测高深之感?石破衣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就站起身来,朝丁天仁招招手道:“你随我来。”

  丁天仁闻言起立,王小七也跟着站起,问道:“二叔,我也要来吗?”

  石破衣笑道:“没你的事,只管在这里喝茶就是了。”

  王小七答应一声,果然依言返身坐下。

  丁天仁跟着石破衣走出大厅,只见一名青衣少女站在廊上,迎着石破衣躬身道:“道长请随晚辈来。”

  原来方才石破衣以“传音入密”告诉白素素,请她准备一间宽敞的密室,这青衣少女自然是奉白素素之命,在厅外等候石破衣的了。

  石破衣抬了下手道:“姑娘只管请。”

  青农少女领着二人来至第二进东首一座院落,站停下来躬躬身道:“这里是宫主练剑的地方,门下侍女不奉召唤,不准入内,二位请进。”

  石破衣点点头,心想白素素果然是最好的总管,自己没和她说明,她却已经猜出自己的心意了。

  这间宫主平日练剑之所,果然十分宽敞,自成院落,与外间隔绝。

  丁天仁跟着走入,还没开口,石破衣已在中间站定,说道:“小兄弟,你知道我要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丁天仁道:“方才王小七演练剑法之时,道长叫在下看仔细了,不可丝毫遗漏,大概要在下演练一遍给你瞧瞧了。”

  石破衣听得连连点头笑道:“唔,你现在江湖阅历,果然大有进步了,我要你到这里来,不但要看看你记住多少?而且还要你在半日之内,把它练纯熟了。”

  丁天仁问道:“道长的意思,是要在下改扮王绍三,明天随欧阳生去了?”

  “不错!”石破衣接着道:“此举对整个武林大局,十分重要,但欧阳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你此行务必十分小心,不能有半点破绽才行。”

  丁天仁道:“在下……”

  石破衣笑道:“你只管放心,老朽会随时支援你的。”接着又道:“这套‘天锦剑法’,威力极强,你纵能念出招式,但若不练到纯熟,很难发挥它的变化,何况九十一招剑法。

  仅凭记忆,也未必没有遗漏之处,所以老朽必须随时加以指点,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丁天仁依言抽出长剑,就按照着自己所记忆的招式,先演练一遍。

  石破衣看得连连点头,嘉许的道,“真是难为你,果然全记住了,但你使出来的只是依样葫芦而已,虽然仗着本身功力,剑上似有几分火候,但仍未能深得神髓,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如何瞒得过欧阳生的眼睛?现在你听我把这套剑法的口诀念出来,记住了,其实这口诀是老朽临时编的,你记住口诀,就不用去思索下一招剑法,这样就不致临敌分心了。”说完,就随口把口诀念了出来。

  丁天仁用心默记,觉得果然比自己硬记剑招要方便得多了。

  石破衣要他反覆背诵了几遍,然后要他一招一式的随着演练,自己再从旁加以指点,这样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眼看丁天仁已能完全领悟,又要他练习了一遍。才道:“好了,你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练习,务必练到纯熟为止,老朽要出去了。”

  石破衣走后,丁天仁不敢怠慢,就继续勤练,一直练到天色渐渐接近黄昏,自己觉得已经得心应手,应该够纯熟了,才收起长剑,举步走出。

  只见那青衣少女依然站在门口,看到丁天仁立即躬身道:“丁少侠出来了,我给你领路。”

  丁天仁问道:“姑娘一直站在这里吗?”

  青年少女道:“我是奉二宫主之命,守在这里的。”

  丁天仁道:“真不好意思,要姑娘站了这许多时间。”

  青衣少女脸上一红,低声道:“不要紧。”

  说完,低垂着头,一路朝前进走去,行到东花厅,青衣少女在阶前站停,说道:“丁少侠请。”

  丁天仁道:“多谢姑娘。”

  青衣少女不敢和他多说,迅快的退了下去。
 

 
分享到:
被一个偷情女人毁掉的契丹王朝
宫女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画家慈禧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2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武则天
玉蟾1
出塞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