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玉辟邪 >> 第八章 一江秋水向东流

第八章 一江秋水向东流

时间:2018/1/8 7:23:28  点击:551 次
  一江秋水向东流,这是两道桅的一艘帆船,在大江上乘风滑行,顺流而下,住在舱中的人,平稳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但往在中舱的三位公子,却只是静静的躺着,没有醒来!

  他们当然不是晕船,而是被人家迷翻了,不省人事。

  他们被迷翻已经不止一天,这次是中了岭南温家的“干日迷”,没有他们独门解药,可以让你足足睡上三个月不醒。

  千日,当然只是夸口之词;但能够把一个人迷上三个月,已经是江湖上一般迷药望尘莫及的事了,所以岭南温家的迷药,在江湖上,一直和金子等值。

  西川唐门、岭南温家,号称一南一北,一迷一毒,这两家奇特的武林世家祖传秘方,始终没有人可与比拟,才能享誉数百年,历久不衰!

  这三位公子不用说就是从乐山山庄被入运出来的金澜。丁天仁、易云英了。

  三位公子被迷翻了躺在中舱,自然需人伺侯,这伺候三位公子的是一名青衣少女,看去约莫十六八岁,生得清清秀秀,甚是娟好。

  只是整日面对着三个沉睡不醒的人,自然会感到十分无聊,是以她除了整天倚舱支颐,别无事做。

  整艘船上,她当然不是主事的人,主事的人,就住在前舱,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他也终日把自己关在前舱里,很少露面。

  很少露面的人还有六个,那是六个身穿蓝布衣靠的壮汉,同住在狭厌的后舱,他们可能是中年汉子的手下。

  这一趟水程,当真是相当遥远,一江秋水向东流,日夜不停的向东驶去。

  在船上的人除了日夜,谁还会记得日子?

  千里江陵一日还,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之后,帆船渐渐靠近江边,在一阵辘轳声中,两道布帆已在缓缓落下。

  中舱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就是住在前舱的中年人。

  青衣少女赶紧站起身来,躬着身道:“小婢见过副总管。”

  中年人只“唔”了一声,抬抬手道:“船停以后,就要把他们运上去,你要好生照顾。”

  青衣少女躬身应“是”。

  中年人转身欲走,却又回过身来,说道:“中午不用再喂他们‘代食丸’了。”

  青衣少女道:“小婢遵命”。

  这是一间布置相当精美的起居室,四角挂着四盏琉璃灯,灯光明亮而柔和。

  上首靠壁处一张紫檀雕花大炕床上,横躺着三个穿蓝色夹袍的少年公子,依然昏睡不醒。

  右侧一张椅上,坐着一个青衣少女,正是在船上伺候三位公子的丫环。现在她可不敢打炖了,一双俏目只是盯着三位公子,因为他们已经服下解药,即将醒来。

  丁天仁和金澜、易云英几乎是同时醒来的,他们睁开眼睛,不约而同的口中发出一声轻“咦”,也同时翻身坐了起来。

  坐在右边倚上的青衣少女慌忙站起身,一脸喜色,娇声沪:“三位公子醒了。”

  金澜迅快跨下雕花木炕,但觉头脑昏胀,脚下山感到有些虚软,他定了定神,目光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就朝青衣少女问道:“姑娘,这是什么地方?”

  丁天仁、易云英也相继跨下本炕,因金澜已经问了,两人目光自然也朝青衣少女投去。

  青衣少女欠欠身道:“三位公子刚醒过来,小婢已经给三位公子准备洗脸水,请先洗把热水脸,精神就会好些,小婢听总管说,三位公子好像已经昏睡了多天,腹中想必饿了,方才总管已经吩咐厨下,煮了一锅稀饭,小婢这就去端来……”

  易云英惊奇的道:“什么,你说我们已经昏睡了多天,难怪头有些晕晕的!”

  青衣少女看了三人一眼,又道:“小婢也不知道,这是听总管说的,好像三位公子是被坏人下了迷药,刚才服了清神丹才醒过来的。”

  她这番话,自然有人预先教她的了。

  丁天仁问道:“是什。么入在我们身上下了迷药呢?”

  青衣少女道:“这个小婢就不知道了,小婢只听说三位公子是庄主救回来的。”

  金澜问道:“不知你们庄主是谁?”

  青衣少女道:“庄主就是庄主咯!”

  她不肯说,她不过是一名使女,自然不敢说庄主的名讳了。

  金澜又问道:“那么姑娘总可以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地方了?”

  青衣少女道:“我们这里是百里洲。”

  百里洲,金澜从未出过门,自然没有听人说过,这就回头朝丁天仁问道:“丁兄可知百里洲在那里吗?”

  丁天仁道:“在下也不知道。”他也没出过门。

  青衣少女娇声道:“三位公子先去洗把脸咯,方才总管吩咐过、三位公子醒了,要小婢立即前去禀报,等总管来了,三位公子不就知道了吗?”

  金澜道:“好,我们先洗把脸,姑娘快去请你们总管来。”

  青衣少女答应一声,俏生生推门走出。

  木坑前面一张紫檀圆桌上,果然放着三个白铜面盆,和三条新面中,盆中热水还温温的,三人各自洗了把脸,感觉精神果然爽了许多。

  不多一回,青衣少女领着一个手提食盒的布衣女子走了进来,她收过面盆,布衣女子在圆桌上放好三付筷匙,再从食盒中取出一锅稀饭,四式小菜,和一笼蒸饺,便自退去。

  青衣少女给三人装好稀饭,躬身道:“三位公子请用稀饭了。”她不等三人开口,接着又道:“这是总管说的,三位公子多日未进饮食,不宜暴食,所以才要厨房煮的稀饭、这样才不致有伤肠胃。”

  丁天仁道:“你们总管真是细心。”

  澜哦道:“姑娘去请过总管了吗?”

  青衣少女点着头道:“三位公子醒过来了,小婢自然要去禀报总管了。”’金澜道:“那么他怎么还没来呢?”

  青衣少女嫣然一笑道:“总管说,三位公子这时正在用膳,且等三位公子用过了,他再来不迟。”

  金澜笑道:“他怕我们吃得不自在了。”

  青衣少女抿抿嘴,轻笑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三人确实感到腹中空虚,也就不用再客气,各自坐下,吃喝起来。金澜以及易云英只吃了一个蒸饺,喝了一碗稀饭,便自停筷,丁天仁却吃了七八个蒸饺,两碗稀饭,看他们不吃了,也就放下筷了。

  青衣少女收过盘碗,又给三人沏上三盏清茶。

  丁天仁含笑道:“多谢姑娘了。”

  青衣少女粉脸一红,说道:“不用谢,三位公子这样称呼,小婢不敢当,小婢叫阿珠,三位公子叫小婢名字就好。”

  刚说到这里,只听门口有人呵呵笑道:“三位公子,真是大简慢了。”

  小珠忙道:“是总管来了!”

  三人刚站起身,只见从门外急步走进一个人来,这人个子不高,方面浓眉,脑后见腮,看去是个相当威重的人,这时满脸含笑,连连拱手,说道:“兄弟于长寿,问候来迟,招待不周,务请三位公子多多包函!”

  丁天仁拱拱手道:“于总管太客气了。”

  于长寿忙答礼道:“三位公子是敝庄庄主救回的,在下怎敢居功。”一面抬着手续道:

  “三位公子快请坐下。”

  丁天仁也抬抬手,说道:“于总管请坐。”

  三人和于长寿一起落坐,阿珠立即送上一盏香茗。

  于长寿拱着手道:“在下还没请教三位公子,高姓大名?”

  三人各自说了姓名。

  于长寿连连拱手,陪笑道:“原来是二位丁公子、金公子,真是久仰得很!”

  金澜急于想知道自己三人如何被他们庄主救来的,这就朝于长寿问道:“于总管,在下三人如何被贵庄庄主救回来的,可得闻乎?”

  于长寿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含笑道:“事情是这样,敝庄庄主应邀参加重阳大会,回程……”

  金澜听说这里的庄主应邀去参加重阳大会,那么这位庄主一定是爹的熟人了,心头一喜,忍不住插口问道:“请问贵庄庄主高姓大名?”

  于长寿欠身道:“敝庄庄主姓于,上千下里,江湖上人称潜龙的便是。”

  潜龙于千里,金澜没听爹说过。

  于长寿继续道:“庄主在路上就发现有一条双篷船,走在咱们前面,但行迹极为可疑……”他口气微顿,就解释着道:“譬如他们二连三天,从未打开过中舱,甚至连住在前后舱的人也从没见过,事情有悻常情,必有其不能见光之隐,川中各帮之间,各有忌讳,庄主本来也不愿多事。

  但第三天同在一处码头停泊,晚上看到从中舱闪出一名黑衣汉子,他身法虽快,但庄主目光何等犀利,一瞥之间,就已看清舱中躺卧着三位年轻公子,好像是考相公,心中不由一动,因为考相公赴京赶考,身上必有充裕的盘缠,江上船只,不乏翦径匪徒,谋财害命之事,也时有所闻……

  金澜想起那天在后园小山之上的观风亭,遇上一个白衣女子,自称白素素,难道是她把自己三人运下船的?她劫持自己三人,目的何在呢?心中想着,并没开口。

  只听于长寿续道:“庄主怀疑他们是一条黑船,这就朝他们船上飞落,那船上七八名水手,果然个个都有武功,看到庄主立即手持刀斧围了上来,他们人数虽多,如何会是庄主的对手,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遇上的竟是庄主,口中嗯哨一声,纷纷跃落水中,潜逃无踪,就这样把三位公子截回敝庄来的。”

  他说得很含糊,但三人遇救经过,已有了一个大概的情形。

  金澜道:“在下三人蒙贵庄庄主援手,真是感激不尽,在下三人理该趋谒当面致谢,不知于总管可否代为先容。”

  于长寿笑道:“三位公子都是乐山山庄中人,敝庄庄主自是欢迎之不暇,只是此刻为时已晚,敝庄主业已就寝,明日一早,在下自会陪同三位公子去见敝庄主的。”

  说到这里,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三位公子请到客房休息,在下给三位带路。”说完,连连抬手肃客。

  阿珠不待吩咐,已经点好灯笼,走在总管前面,给大家照路。

  出了起居室,就是一条长廊,长廊尽头,进入一道腰门,是一幢五开间的楼字,阿珠就在楼下站定下来。

  于长寿领着三人登上楼梯,已有一名青衣使女在楼梯口迎着躬身道:“小婢见过总管。”

  于长寿问道:“三个房间都收拾好了吗?”

  青衣使女躬身道:“回总管,都已收拾好了。”

  于长寿一摆手道:“你见过二位丁公子和金公子,就去打开房门,让三位公子瞧瞧,是否可以?”

  青衣使女答应一声,就朝三人躬身道:“小婢阿香,叩见二位丁公子、金公子。”

  丁天仁道:“姑娘不可多礼。”

  于长寿一挥手,朝青衣姑娘吩咐道:“你走在前面领路。”一面回头朝三人陪着笑道:

  “她是伺候楼上的使女,三位公子如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她好了。”

  丁天仁抱抱拳道:“在下三人有阿香姑娘领路就好,于总管请回吧!”

  于长寿爽朗的笑道:“三位公子是敝庄的贵客,在下自然要陪同三位看过房间再行告退,这样明天庄主问起来,在下才能答得上去。”

  说话之时,阿香已经推开一排三间房门,让总管陪同三人看过房间。这是招待贵客的房间,房中设备当然甚是华丽,三人再三道谢,于长寿拱手告退。阿香忙着给三人沏上茶来。

  丁天仁道:“阿香姑娘,这里不用你招呼了,你也去休息吧!”

  阿香向三人道了晚安,才行退去。

  金澜和易云英却在丁天仁的房中围着卓子坐下。

  丁天仁道:“今天不知几时了,方才听于总管说,好像我们至少也被迷昏了四五天呢!”

  “不止!”金澜微微摇头道:“这里的于庄主是去参加重阳大会的,他在回来的路上,发现我们的,这样算来,我们被劫持,少说也有十几天了。”

  丁天仁道:“会有这么多天了?哦,干庄主去参加重阳大会,和令尊一定是很熟的朋友了,金兄认不认识?”

  金澜喝了口茶道:“重阳大会是川西武林同道一年一度的集会,轮流作东,还有各地知名之士应邀参加,小弟也并不熟悉。”

  说到这里,目光一溜丁天仁、易云英二人,又道:“我们三人,也可以说是患难与共,小弟有一建议,不知二位丁兄意下如何?”

  丁天仁道:“金兄有什么话,只管请说。”

  金澜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小弟和二位丁兄一见如故,大家又经历了这次危难,所以……想和二位义结金兰,作个口盟兄弟……”

  丁天仁没待他说完,就欣然道:“金兄说的正合我意,我们今后就以兄弟相称,患难与共,生死不渝。”

  金澜更是喜上眉梢,含笑说道:“丁兄同意了,那我们应该叙叙年齿才是。”

  三人说出年龄,丁天仁十九、金澜十八、易云英十七。

  金澜喜孜孜的朝丁大仁、易云英二人说道:“我们从现在起,就这样排定了,你是大哥,我是二弟、也是二哥,你是三弟。”

  易云英本来就不愿和金澜结为兄弟,她总有大哥好像被金澜抢去了的感觉,但碍着大哥,又不好表示什么,这时故意用手背掩民打了个呵欠,说:“大哥,我好困,不早了,二哥也该去休息了。”

  丁天仁忙道:“对了,明天一早,我们还要去面谒这里的于庄主,大家是该早些去休息了。”

  一宿无话。第二天早晨,三人盥洗完毕,于长寿已经来了,他拱着手道:“三位公子早,敝庄主特地要在下前来邀请三位公子共进早餐。三位公子请。”

  丁天仁拱手道:“有劳于总管了。”一面朝金澜、易云英含笑道:“两位贤弟,我们快走,别让庄主久等了。”

  于长寿笑道:“在下替三位领路。”

  出了客舍,丁天仁道:“于总管和庄主是本家吧?”

  于长寿得意的点头道:“咱们这里大部份都是姓于的,算起来庄主还是在下的堂兄。”

  金澜问道:“请问于总管,这里离嘉定,是不是很远了?”

  于长寿笑道:“嘉定是在四川西南,这里已是湖北的中部,相去足有一千多里远呢!”

  金澜原以为百里洲离嘉定最多不过一二百里远近,闻言不禁惊异的道:“会有这么远了?”

  于长寿道:“歹人劫持三位公子,走的是水道:“从岷江进入长江,一路东流,可以说是顺流而下,比走陆路要快捷得多了。”

  丁天仁虽没出过远门,但长江总听说过,唐诗上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穿行巫峡,直下江陵,就算没有亲身经历,也可以意会得到!

  易云英道:“那白索素为什么要劫待我们呢?”

  丁天仁道:“她可能和二弟令尊有仇,要劫持的大概是二弟,我们只是陪衬罢了。”

  金澜气愤的道:“那妖女真给我遇上,决不会放过她的!”

  说话之时,已经来到一处院落,于长寿在阶前略一住足,说道:“启禀庄主,丁公子三位来了。”

  只听里面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快请。”

  于长春抬抬手道:“三位公子请。”

  丁天仁等三人刚跨上三级石阶,只见从里面已经迎出一个人来,这人中等身材,面颊瘦削,颔上留着一把花白胡须,双目炯炯有光,这时迎着三人含笑抱拳道:“三位公子请了,昨晚招待不周,务请多多原谅,快请里面坐。”

  他不用说就是这里的庄主潜龙于千里了。

  丁天仁现在是三人中的大哥,自然由他答礼,拱拱手道:“在下主人多蒙庄主从歹人手中救出,正要向庄主叩谢呢!”

  于千里笑道:“老朽只是把他们惊退而已,这也算不了什么,来,来,大家里面坐下来再谈。”

  他引着三人进入屋中,这是一间并不很大的餐室,中间一张紫檀八仙桌上,早已放好了四副碗筷。

  于千里抬手道:“三位公子请坐,老朽要厨下做了几式早点,到了敝庄,就不用客气,和自己家里一样,随便坐好了。”

  三人谦让了一阵,仍由于千里坐了上首,三人也依次坐下。”

  于千里含笑看着三人,问道:“老朽还没请教三位大名呢!”

  丁天仁站起身,说了自己三人姓名,易云英当然还是叫做丁天义。

  于千里忙道:“丁公子快请坐下,哈哈,三位公子就像天风吹来的一般,真是明珠玉露,少年隽才,给敝庄平添了不少光辉。”

  丁天仁连说不敢。

  这时青衣使女端上四式细点,四式小菜,并给四人装了稀饭送上。

  于千里举筷道:“来,来,这是家常小点,三位公子请随便用,不要客气才好。”

  三人也就不再客气,各自吃了起来,四式细点,有甜有咸,都是湖北的名点,丁天仁三人从未到过湖北,但觉十分可口,却叫不出名称来。

  金澜吃了两个点心,一碗稀饭,就停下筷来,一面抬目问道:“在下昨晚听干总管说起,庄主是应邀参加重阳大会去的,想必和家父是极熟的朋友了?”

  于千里哦了一声,目注金澜问道:“金公子令尊是……”

  金澜道:“家父名讳上赞下臣。”

  “啊,哈哈!”于千里豁然大笑道:“原来金公子是金老哥的贤郎,老朽和令尊相识几十年,自然是熟朋友了。”

  金澜慌忙离席拜了下去,说道:“老伯是家父的老友,乃是小侄的父执,请受小侄一拜。”

  于千里连忙双手相扶,说道:“金公子不可多礼,快快请起,哈哈,咱们既是世交,老朽也不客气称你一声世兄就好了。”

  金澜回到座上落坐,说道:“小侄和二位丁兄,是在寒庄遭一个叫白素素的妖女所劫待的,家父大概还不知道……”

  于千里没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老朽此次应邀赶往乐山山庄,但却并没见到今尊。”

  今年重阳大会是由擎天手金赞臣当值作东,他赶去乐山山庄,怎么会没和主人见面?

  金澜听得不由一怔,急急问道:“老伯怎会没见到家父呢?”

  没见到爹,自然是爹出了什么事,他那得不急?

  于千里双眉微拢,沉吟了一下,才道:“其实这次重阳大会也并没有举行!”

  重阳大会,每年一次,是川西武林中一件盛事,虽然并没。有什么仪式,也不能说“大”,因为只是十几个门派的老朋友的集会。“重阳大会”是武林中人这样称呼它的而已,今年由乐山山庄当主人,与会的人也早就到了几位,怎么会没有举行呢?这是不可能的事。

  金澜急着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干千里一手摸着胡须,徐徐说道:“老朽在重阳前两天赶到乐山山庄,只遇上贵庄的任总管,据告令尊和已在庄上作客的青羊宫观主景云子、归耕云、还有邛崃石破衣等三位,早在两天前忽然离奇失踪,下落不明……”

  “家父失踪了?”

  金澜听得一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爹同时失踪的竟然还有景云子,归耕云和石破衣,凭这四个人的武功,合起来几乎已无抗手的人!

  对了,一定是她,那个自称白素素的妖女,自己和大哥三人,不是一无所觉就被她迷翻了吗?想到这里,不禁怒声道:“一定又是那妖女使的手脚了!”

  于千里目光一动,问道:“世兄方才也曾提到三位小兄弟遭一个叫白素素的劫持,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金澜就把当日在后园观风亭遇上一个自称白素素白衣妖女一事,详细说了一遍。

  于千里一手捻须,沉声道:“数十年来,老朽在长江上下游还小有名声,却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个白衣女子,此人到底是何来历……”

  金澜听说爹无故失踪,心头已是历烦如麻,一下站起身来,拱拱手道:“小侄多蒙老伯援救,只是家父离奇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小侄急于赶返寒舍,要向老伯告辞了。”

  于千里微微一怔,接着含笑道:“世兄身为人子,令尊失踪,难免心急如焚,但此事急也无用,要营救令尊,就必须要查明令尊等人的下落,究为何人所劫待,所以世兄务必保持冷静,再行设法,老朽和令尊相识数十年,岂会袖手不管,世兄且请坐下。”

  金澜只好依言坐下,抬目道:“老伯……”

  于千里道:“三位如果不用了,就请到老朽书房再作详谈。”

  丁天仁道:“二弟,于庄主说得极是,伯父失踪,你要保持冷静才是。”

  金澜望着他,说道:“大哥,小弟方寸己乱,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于千里站起身,笑道:“世兄但请宽心,令尊并非一人失踪,此中也许另有阴谋,但决不会有事的。”

  他领着三人走出膳厅,右首就是一排三问宽敞的书房。书房左首是一间小型的客室,上首放一张雕花木炕,左右各有一排椅几。能在他书房里坐的,都是于千里平日最知己的好友了。

  四人落坐之后,一名青衣使女立即沏了四盏香茗送上,就退了出去。

  金澜已经刻不容缓的望着于千里说道:“老伯可有什么见教吗?”

  于千里朝池点点头,徐徐说道:“此人劫待世兄三位于前,令尊等人又离奇失踪于后,而且又当重阳大会前夕,这就颇耐人寻味了!”

  金澜只是望着他,没有说话。

  于千里续道:“由此可见令尊等人的失踪,很可能和重阳大会有关……”

  金澜依然没有开口。

  于千里又道:“他们劫持三位小兄弟,那是因为你们三人年龄相仿,一时弄不清那一个是你世兄……”

  金澜道:“他们劫持小侄,又是为什么呢?”

  于千里微微一笑道:“因为今年重阳大会的主人是令尊,他们劫持了世兄,就可以要胁令尊了。”

  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接道:“这虽是老朽臆测之词,但衡诸世兄三人被人劫持之后,令尊等人又相继失踪,大概也八九不离十了。”

  金澜道:“重阳大会其实只是家父几位好友一年聚有一次罢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会,怎么会有人要胁家父呢?”

  于千里含笑道:“世兄说得不错,重阳之会既然称不上什么大会,你知道何以江湖上人却要叫它大会呢?”

  金澜道:“小侄不知道。”

  于千里笑了笑道:“因为重阳这一集会,人数虽然不多,除了峨嵋派是出家人,不曾参与之外,多是西川一派宗主,尤以青羊宫主景云子和归云庄主归耕云,还是武当派门人的师弟,令尊是少林俗家名宿,当今江湖上已有二十年没有推举武林盟丰了,试想重阳之会,虽说只是川西武林人士的集会,但在会中的一言一行,实足以影响中原武林,所以江湖上人要叫它重阳大会也在于此了。”

  金澜道:“老伯不说,小侄还不知道呢!”

  于千里笑了笑道:“如果某一个有野心的人,能够控制重阳大会,岂不等于控制了川西武林,也有足够力量影响中原武林了?”

  金澜疑惑的道:“这个有野心的人会是谁呢?”

  于千里微微叹息一声道:“只要是江湖上人,谁都免不了有野心的。”

  他这话启然只是感慨之言,也像是在回答金澜,接着目光一抬,又道:“因此令尊等人的失踪,可说牵连极广……老朽原非重阳大会的人,此次是应令尊之邀的,老朽赶到贵庄,是在重九前两天,也就是会期的两天前了,就算令尊和景云子等四人失踪,其余的人也应该全赶来了,但据贵庄任总管见告,其余的人竟然一个也没来……”

  金澜问道:”老伯知不知道还有些什么人呢?”

  于千里又喝了口茶,才道:“诸如大凉剑派的封云山,自流井的金长生、剑门山的白三元、九顶山八角庙的张述古、娄山的娄子贤。”

  金澜道:“小侄好像听家父说过,但他们怎么会不来的呢?”

  于千里道:“这些人和令尊都有几十年交情,他们不会不来,但却一个不见,老朽当时就感觉到事有蹊跷,因此就不曾在贵庄停留,原船返航……”

  金澜问道:“老伯认为有什么蹊跷呢?”

  于千里续道:“九月半老朽另有一次集会,所以就匆匆走了,但老朽心有所疑,尤其此事关连极大,已要副总管丁盛去暗中调查了。”

  说话到这里、目光盯着金澜蔼然道:“世兄但请放心,丁盛一定会有消息来的,而且后天百里洲也有一次集会,那是长江上下游的几个同道在此集会,也许会有重要消息,世兄三位不妨多留一二日,和他们见见面。”

  正说之间,只见总管于长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照说庄主正在和客人谈话,他身为总管,应该先向庄主报告之后再进来,尤其他进来之时,显得十分匆忙,脸色更是凝重,可见必有紧急之事!

  于千里立即回过头去,问道:“长寿,有什么事吗?”

  于长寿应了声“是”,一直走到庄主身边,俯下身子,附着庄主耳朵,低低说了几句。

  于千里坐着的人,身躯蓦然一震,急急问道:“他人呢?”

  于长寿道:“就在大天井里!”

  于千里又问道:“是什么人送来的?”

  于长寿道:“不知道,他们只是把他放在咱们庄前广场上,是值日庄丁发现的,就来向属下报告……”

  于千里怒哼了声道:“咱们这里四面环水,他们从那里来的,又如何让他们走的?”

  于长寿低下头去,蹑蹑的道:“属下查了,对方乘来的是一艘快艇,放下丁副总管尸体,就离岸而去。”

  “真是饭桶!”

  于千里几乎气红了脸,拍着椅于靠手,怒声道:“咱们巡江的人呢?难道都死光了?”

  于长寿依然躬着身道:“属下已要李副总管派入搜索去了。

  干千里哼了一声,问道:“你找出他致死之因了吗?”

  于长寿脸上一红,欠身道:“属下已经检视过丁副总管全身,却找不出他伤在何处?”

  于千里虎的站起身道:“走,让老夫去瞧瞧!”

  一面回头朝金澜说道:“丁副总管就是奉老朽之命,去调查令尊等人失踪之事的,世兄也不妨随同老朽前去看看。”

  金澜点着头应了声“是”,一面抬目朝丁天仁问道:“大哥去不去?”

  丁天仁道:“愚兄自然陪贤弟一起去了。”

  于长寿已经不待吩咐,走在前面,于千里也不和三人客气,跟着就走,金澜和丁天仁、易云英跟在于千里身后,出了书房,一路往前进行去。

  于千里心头极为愤怒,路上没有多说,金澜等三人身为客人,自然也不便说话。一直来至前进,只见一道腰门外面站着两个一身劲装手持朴刀的壮汉,看到总管陪同庄主走来,立即躬身为礼。

  于长寿伸手推开腰门,让庄主和金澜等人走在前面。从腰门进去,即是大厅的走廊,廊上也站着两个持朴刀的庄丁。

  大天井左首果然挺挺躺着一具尸体,身上覆盖了一片草席。

  于长寿抢在前面,急步走下石阶,等庄主走进,就俯下身去,揭开草席。

  于千里看到副总管丁盛的尸体,双目不禁起了一阵雾水,凄然道:“丁盛追随老夫四十余年,没想到竟会遭人毒手,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他俯下身去,仔细查看了一遍,依然找不出伤在那里?口中忍不住怒哼道:“这凶手果然狡猾得很,杀人不留痕迹,这手法……看来老夫也是查不出来了,唔,长寿,你先替他买棺厚殓,等后天大家到了,再让大家看看,也许可以找出他的死因来。”

  于长寿应了“是”,随手又覆上草席。

  丁天仁虽然毫无江湖阅历,丁副总管全身没有伤痕,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手法?但他却听得出于庄主的口气,好像他已经想到了,只是有某种顾忌,才没说出来、傍晚时分,花厅上灯光如昼,一张大圆台面上,牙著银杯,掩映生辉!

  今晚是洗尘宴,庄主于千里给前来百里洲的几位老朋友洗尘,客人中当然也有丁天仁等三人在内。

  这次来的六位客人中,以巢湖蒙叟的身份最高,因此他坐了首席,年事也最高,一头白发,看去少说也有七十五六岁了。

  巢湖蒙望个子本来不高,再加腰背已弯,看去更是瘦小,手上拿一支竹节旱烟管,红得发紫,上个紫金旱烟斗,却有孩童拳头大小。

  据说他叫蒙望,是心仪蒙庄而名的,巢湖蒙斐,在大江南北名头极响,辈份极尊,为人更是谦和,因此也极受江湖同道的推崇。

  第二位是荆门山主季传贤,生得个子高大,方面大耳,黑髯飘胸,相貌极是威重,年约六十出头,也是长江上下游一言九鼎的人物。

  第三位是徘教总抡主罗长发。排教一向被视为带着神秘色彩的一个教会,不仅武功滴异,据说还会法术。总抡主是他们教中对外的总负责人,地位极高。

  罗长发中等身材,自脸无须,看去不过五十出头,却是个相当温文有礼的人,你如果不知道他来历,只当他是个文弱的商贾人,谁会想到他竟是威镇长江上下游的排教总抡主?

  另外三人,号称云梦三怪,第一个面如长驴,没有一丝笑容,身材矮胖,凸着肚子,穿一件香灰色大褂,是老大冷面屠夫束大成。

  第二个白面文士,身穿一袭青衫,手持招扇,是老二阴世秀才文中秀,据说他确实中过秀才,为人又工干心机,才有阴世秀才这个外号。

  第三个身材不高而壮,双肩极阔,脸色较黑、浓眉,连鬓胡的是老三黑手神赫连天。他练的“黑煞掌”.中人必死,是江湖上几种极厉害的掌功之下,才有黑手神之号。

  主人于千里给大家介绍之后,自有一番互相酬醉的话,不必细说。

  丁天仁心中暗暗忖道:看于庄主邀来的这些朋友,好像没有一个名门正派中人,但也不像黑道。

  这时两名庄丁陆续送上菜来,一名青衣使女手执银壶,给各人面前斟酒。

  于千里站起身,一手举杯,说道:“今天是我们长江盟几个老兄聚会的日子,兄弟特别邀请了蒙望,又有丁公子三位在寒庄作客,兄弟真是感到非常高兴,先敬大家一杯,聊表地主一点敬意。”

  说罢,一饮而尽,大家也迅速站起,和他对于了一杯。

  丁天仁心中暗道:听他口气,这些人都是长江盟的人了,长江盟,自己从没听人说过,不知是白道还是黑道?

  于千里并未坐下,站着又道:“兄弟要向诸位老哥报告的,是半个月前兄弟应乐山山庄金赞臣老哥之邀,赶去参加重阳大会,兄弟是在重阳前两天到的。”据乐山山庄任总管见告,擎天手金老哥和会前已经赶到成都的青丰宫观主景云子、归云庄归耕云老哥、邓蛛石道长等四人无故离奇失踪……”

  巢湖蒙叟双目乍睁,问道:”这四个人加起来,武林中已经很少有对手了,怎么会无故失踪的呢?”

  于千里一指丁天仁等三人,续道:“当时在乐山山庄作客的有丁老弟贤昆仲,当晚酒后由金世兄陪同,前去后园小山上观赏夜景,遭人迷翻劫持……”

  一面把丁天仁三人遇见一个叫白素素的女子,以及自己把三人救来的经过,简单的说了,接着又道:“丁老弟三位失踪后不久,(在乐山山庄来说,三人也是无故失踪)金老哥四人又无故离奇失踪,应该不是巧合了……”

  大家都在点着头。

  于千里口气略为一顿,续道:“因此兄弟留下了随行的敝庄副总管丁盛,要他暗中调查金老哥等人失踪的真相,丁盛随兄弟多年,为人精细,兄弟相信他一定会有蛛丝马迹可以发现。不料昨日傍晚,忽然有人把他尸体送来,放置在敝庄广场,经兄弟仔细检查,身上竟然丝毫找不出致死的伤痕……”

  罗长发惊异的道:“会有这种事,于兄可曾查出是什么人送来的?”

  荆门山主季传贤道:“此处四面环水,外人绝难进入,水面上也有巡逻的船只,要从水道运来,也不是容易的事。”

  于千里点头道:“季兄说得极是,对方确是从水道运来的,那是一艘快艇,等敝庄巡逻船发现,已经追不上了。”

  阴世秀才文中秀攒攒眉道:“江湖上能够把人击死而不留痕迹的,除了九阴摧心掌,只有……”

  “寒冰掌。”冷面屠夫束大成道:“回为它击中人身,血脉立时凝结,全身僵冻而死,三日之内尸体犹触指奇寒,但三日之后,寒气已褪,就找不出半点伤痕,即使剖开尸体来,也看不出伤处了……”

  丁天仁心中暗道:寒冰掌,那不是雪山派的独门掌功,原来竟有这般阴毒!

  “唉!”季传贤轻轻哎息一声道:“如此看来,很可能就是他们了,峨嵋派宣布封山之后,在川西可能阻碍他们的就是重阳大会几个会首,咱们长江盟当然也是他们的下一着必须吃掉的棋子了。”

  他虽没明言,但口中的“他们”,指的明明就是雪山派了。

  黑手神赫连天怒嘿一声道:“隗通天敢和咱们长江盟作对,咱也未必怕了他。”

  他是直性子人,所以一口就把隗通天叫了出来。

  “他要问鼎中原武林,长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阴世秀才文中秀道:“咱们合起来虽然不怕他们,但咱门各处一方,他只要一路东来,一个个的把我们吃掉,实在方便得很。”

  他不待大家开口,接着又道:“试想乐山山庄有金老哥和景云子、归耕云,加上石破衣,这四人合在一起,以他们的武功来说,和咱们这里任何四位,也都差不多了,但却一样失了踪……”

  金澜忍不住道:“他们施的是令人事前没有防范的迷香。”

  文中秀朝他笑了笑,又道:“兄弟方才的意思,和这位金公子说的完全相同,以金老哥等四人的武功,原也足可应付突发事件,但就是事前没有防范之心,咱们要对付未来的情势,第一就是要加强戒备,互设……”

  底下的话,还没说出来,陡听厅外响起总管于长寿一声暴喝道:“什么人,还不站住?”接着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说道:“老夫是找你们庄主来的,你给我站开去!”

  接着就响起“砰”然一声大震!

  这两人的话声,大家都听到了。

  于千里迅速站了起来,口中喝道:“外面是什么人?”

  他堪堪离席,只听履声辘辘,一个高大人影已经走近花厅门口。

  他身后又响起于长寿的一声怒喝:“你还不站住?”人已急扑而至!

  那高大人影转过身去道:“老夫不想伤你,你看,于庄主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他右手衣袖一抬,又把于长寿震退了三步。

  这一瞬间,于千里已经看清站在花厅门首的是一个高大黑袍人,只是还没看清此人的面貌,口中喝道:“长寿,让他进来好了。”

  黑袍人这才回过身来,朝于千里拱拱手道:“于庄主请了,老夫没想到于庄主正在宴客,厅上还有这许多高朋在座,真是不好意思。”

  随着话声,举步跨入花厅。

  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此人除了一身黑袍,脸色黝黑,除了炯炯双目如两点寒星,如果灯光稍暗,就会看不清他的五官。

  在座的人,除了丁天仁三人之外,其余都是数十年的老江湖了,什么牛鬼蛇神没有见过,此人脸上分明涂了易容药物,岂会看不出来?

  于千里两道目光一直盯注着他,此时也略为抱拳,沉声道:“阁下夜闯敝庄,自然不是无名之辈,于某想请阁下先亮个万儿。”

  黑袍人大笑道:“哈哈,于庄主太抬举老夫了,老夫一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正是无名之辈,贱名说出来了,于庄主也未必知道,不提也罢!”

  他不肯说。

  于长寿沉哼一声道:“那么阁下找于某不知有何见教?”

  黑袍人喉头发出一阵咯咯干笑,说道:“老夫来找于庄主,正有一件大事奉告,此事也关连到长江盟,巧的是今晚长江盟诸位高人全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