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紫玉香 >> 第四章 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第四章 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时间:2017/12/31 22:06:31  点击:611 次
  后院,正是内宅。一排七间楼宇,此时只有靠东首的一角小楼上,雕窗未掩,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一阵轻风,从窗户间吹入,银烛摇红,随着轻微晃动!

  突然间,这一间布置华美的香闺当中,已经多了一个蒙面黑衣人!

  这黑衣人中等身材,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仅仅两个眼孔,透射出来的眼神,就够深沉、够森冷!

  这间香闺,正是东天王掌珠戴珍珠大小姐的住处。

  东天王戴天行只此一女,她闺房里,当然布置得华丽夺目.玉奁明镜,绣墩锦帐,美不胜收。

  薰茏里还在冒着一缕似有若无的淡淡青烟,整间香闺,都在一股沁人的幽香笼罩之中。

  雕刻着龙凤的牙床,绣帐低垂,床前端正的放着一双三寸绣鞋。这是说戴大小姐已经入睡了!

  这些,只不过是黑衣人目光一瞥间的事!

  就在黑衣人穿窗而入,一言不发站在屋中间打量之际,床上的戴大小姐已经惊啊出声,颤声道:“你……你是什……什……么人……”原来她并未睡熟!

  黑衣人森然道:“戴大小姐,不用害怕,只管起来。”

  他这一开口,声音低而森冷,敢情就是方才的隐身人!

  戴大小姐惊怖的道:“你……做什么来的?”

  黑衣人冷声道:“你只管起来,我不会难为你的。”

  戴大小姐依然惊颤的道:“你……究竟是……谁呢?”

  黑衣人道:“你不用多问。”

  戴大小姐道:“你……要什么……自己……只管拿好了,我的首饰……都在梳妆台上……”

  “谁要你的首饰?”黑衣人不耐的道:“我叫你起来,你就起来。’戴大小姐颤声道:“你和我爹有仇?要……来……杀……我……”

  黑衣人深沉一笑道:“在下已经说过,不会难为你,你只管起来就是了。”

  戴大小姐道:“那你究竟是干什么来的呢?”

  黑衣人目光森冷,哼道:“戴大小姐,你再不出来,在下要不客气了。”

  戴大小姐惊啊道:“你……你莫要过来.我……我在穿衣衫呢!”

  床间果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唏索”之声,自然是戴大小姐正在穿着衣衫了。

  黑夜人站在床前,等了一会儿,戴大小姐躲在床上、还是没有出来。

  黑衣人忍不住狞声道:“戴大小姐,在下耐心有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不快些出来?”

  就在此时,左首壁间一道房门,突然开启!

  两个一身青色劲装,手持短剑的少女,从门中走出。

  在两个持剑少女身后,眼着走出一个一身缟素,身材秀长,秀发披肩,脸上略带病容的少女。

  她,赫然是东天王戴天行的掌珠戴大小姐戴珍珠!

  黑衣人方自一怔!牙床绣帐启处,同时跃出两个一身青衣,手持短剑的少女!

  这四个青衣少女,正是伺候戴大小姐的四名使女,春香、夏香、秋香、冬香。

  戴珍珠体弱多病,但这四名使女的武功,可不含糊。

  东天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日爱如拱璧,四香不但伺候小姐,而且也负有保护小姐的责任,因此她们的武功,也经常得到东天王的指点。

  别看她们身材苗条,年纪不大,一身所学,就是江湖上成名的武师,也不过如此。

  戴珍珠粉脸铁青,看了黑衣人一眼,冷冷的道:“我不想吃罚酒,所以出来了,你有什么话,快说吧!”

  她果然不愧是东天王的女儿,这两句话,说得极为犀利!

  东天王遇害之后,一个体弱多病的少女,突然坚强起来了。

  就在戴珍珠说话的当儿,四个侍女已经迅快的分散开来,把黑衣人围在中间。

  黑衣人虽然空着双手,但他自然不会把四个手持短剑的丫头放在眼里,口中一阵嘿嘿阴笑,冷森的道:“戴大小姐原来早有准备,只是这点阵仗,别说唬不倒在下,只怕连保护你大小姐,都嫌不够。”

  戴珍珠一双凤目,紧盯着黑衣人,冷声道:“我虽然不会武功,但也用不着她们保护,你夤夜侵入我房里来,有什么事,只管说吧!”

  黑衣人阴森一笑道:“戴大小姐果然爽快,那好,你只要把两柄古扇交出来,在下可以不难为你们。”

  戴珍珠问道:“你是为两柄古扇来的?”

  黑衣人道:“不错。”

  戴珍珠道:“两柄古扇,就在我这里,你要我交出来可以,不过我先要听听这两柄古扇.到底有什么用处?值得你胆敢夜入戴庄,向我强取豪夺。”黑衣人冷声道:“这个你不用问。”

  戴珍珠轻哼道:“我非问不可。”黑衣人阴恻恻道:“在下要是不说,戴小姐是不是不肯交出来么?”

  戴珍珠微哂道:“是啊,你不说说清楚,只怕很难走出这间屋子。”

  黑衣人目光愈来愈冷,嘿嘿冷笑道:“在下原意,并不想伤人,戴大小姐如果不交出来……”

  戴珍珠截着他话头,冷笑道:“你伤不了人,这时只怕连一只蚂蚁也伤不了,不信,你运气试试!”

  黑衣入听得又是一怔。心中忖道:“这丫头好像有恃无恐,莫要真的着了她的道!”

  心念闪电一动,果然暗暗运气检查,他不运气还好,这一运气,不由脸色大变,双日凶气陡射,厉声道:“你……”

  双手箕张,纵身朝戴珍珠冲扑过去。

  他这—着,自然早在戴珍珠预料之中。

  身子后退—步,冷峻的道:“你已中‘毒龙涎散功香’,一身功力全失,还想逞凶么?”

  黑衣人堪堪扑起,春香、夏香,身形同时一闪而至,挡在戴珍珠面前。春香左臂一格,挡住来势,夏香适时飞起一腿,横扫而出,她两人配合佳妙,动作相当俐落!

  这要换在平时,以黑衣人一身精湛的功力,别说春香、夏香两人,就是再加上十个八个,也休想拦得住他。

  但这回他中了“毒龙涎散功香”,一身功力,全已散失,春香横臂一格,就把他冲去的人拦个正着,夏香横扫出去的一记裙里腿,竟把黑衣人扫飞出去七、八尺远。砰然一声,摔倒地上。

  秋香,冬香更不待慢,双双一个箭步,掠到黑衣人面前,两支雪亮的短剑,一下交叉落在他咽喉上,娇叱一声:“不许动。”

  黑衣人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会阴沟里翻船,落在几个小丫头的手里!

  此时不但功力痪散,就算武功未失,像这样躺在地板上。被剑刃交叉抵住了咽喉,也休想有一点挣扎的余地。

  一时不由得急怒交迸,厉声道:“姓戴的丫头,你心机当真毒辣得很!”

  戴珍珠口光冷峻,冷笑道:“我不会武功,不用点心机,能把你擒下么?夏香,你去把他蒙面黑布撕下来看看他究竟是谁?”

  夏香答应一声,走到黑衣人身边,伸手撕下蒙面黑布.不禁“咦”了一声道:“大小姐,他会是刘总管!”

  戴珍珠目光一凝,面色冷峻,哼道;“刘寄生,是你。”

  原来这黑衣人,竟是戴庄总管刘寄生。

  刘寄生阴沉的哼了—声道:“不错,是我……”

  左手一抬,手掌之中,已经握着一支黑黝黝的东西。

  夏香眼快,短剑一指,疾然朝他臂弯“曲池穴”上点落。

  刘寄生手中纵然拿着利器,究是功力散失,反应较平时迟钝,夏香剑尖点落,他手腕一麻,五指松开,从他掌心捏着的铁管之中,无声无息的射出一点乌芒,贴地飞射出去。

  那支射出去的乌芒,从夏香身侧擦过,吓了夏香一跳,惊啊道:“那是什么暗器?”

  刘寄生一脸俱是狞厉之色,哼道:“姓戴的丫头,算你命大。”

  秋香叱道:“刘总管,你敢骂小姐。”

  戴珍珠铁青着脸道;“夏香,你去把他手中暗器取下来。”

  夏香蹲着身子,从刘寄生手上取下一支比拇指略粗的铁管,送到戴珍珠面前,说道:

  “大小姐,这是针筒。”

  原来那是一支施放飞针的针筒,筒端有一个极细的针孔,以机篁射出飞针,筒身还有一条皮带,可以缚在腕后。戴珍珠接到手中,反覆看了几眼,手指突然朝筒身一个蝴蝶翅上按下。

  这一按,筒端细孔中,立即悄无声息,射出一点乌芒朝地板上射落!戴珍珠目光一注,本已冷峻的脸上,不禁脸色大变!

  只见黄漆地板上,笔直插着一支两寸五、六分长,细如牛毛,色呈乌黑的飞针!正因它针身极细,发射之时,既无半点机篁之声音,也没有丝毫嘶风的声音。春香站在戴珍珠身边,低声道;“大小姐,这针和老庄主……”

  戴珍珠目中隐含泪光,微一点头,冷声道:“秋香,冬香,你们点了他穴道,叫他起来,我有话问他。”

  秋香,冬香“唷”了一声,双剑一收,出手点了刘寄生穴道,同时娇喝道:“刘总管,大小姐叫你起来,有话问你,听见了么?”

  刘寄生一身功力尽失,只得任由她们摆布,爬着坐起。

  戴珍珠道:“刘寄生,你这丧心病狂的东西,我爹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爹,你说!”

  刘寄生坐在地上,目光闪烁,一脸俱是狞厉之色,哼声道:“不错,我是你爹的总管,他待我不薄,但他自有取死之道,这怪不得我。”戴珍珠道:“你说什么?”

  刘寄生道:“我说他是自取死亡。”

  戴珍珠柳眉倒竖,尖声道:“我要你说得清楚一点,是什么人买通了你?”

  刘寄生桀傲的道:“没有人买通我,因为我就是负责监视你爹的人,这样你懂了吧?”

  “你说你是监视我爹的人?”戴珍珠深感意外的问道;“那是什么人派你来监视我爹的呢?”

  刘寄生微晒道:“这我不能告诉你。”

  戴珍珠目光隐射杀机,冷冷道;“你已经落在我手里,虽然难免一死,但你老实招供,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若是还想支吾,我就要你尝尝千刀万割,活活的挖出你心来。”

  刘寄生大笑道:“小丫头,你杀了我,你就永远不知道……”倏然住口不言。

  戴珍珠虽是深处闺房,不谙武功,也从无江湖经验的弱女子,但她毕竟是东天王的女儿,平日书看得不少,人也冰雪聪明。

  刘寄生的口气,岂会听不出来?心中暗暗忖道:“他好像有许多事情,不敢说出来,那是想要胁我了。”心念一转,忍不住冷冷问道:“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出来。”

  刘寄生大笑道:“大小姐想知道你爹的秘密,和致死之因?还是只想杀了我就算?如果杀了我,就算替你爹报了仇,那我就不用再说了。”戴珍珠道:“你想要我放你?”

  刘寄生阴笑道:“我还要大小姐的两柄古扇。”

  戴珍珠目光连闪,点头道:“只要你说出我爹有什么秘密,你是什么人派你来的,和我爹致死之因,今晚我可以答应放你,也可以给你两柄古扇,你先说吧!”

  刘寄生大笑道:“在下说出这段经过……”

  话声未落,突听耳边响起一缕极细的声音,刘寄生,你还记得誓言吧?现在该是你嚼碎口中东西的时候了!”

  这一瞬间,刘寄生突然如遭电殛,脸色惨白,全身起了一阵颤栗,嘶声大叫道:“我死……我死……”

  戴珍珠道:“你说什么?”

  刘寄生坐着的人,忽然低下头去,一声不作。

  戴珍珠道:“我已经答应你了,你为什么还不快说?”

  刘寄生还是没有开口。

  春香叱道:‘刘总管,大小姐叫你快说,你听到了没有?”

  刘寄生依然低头不语.秋香举足在他背上蹴了一下,哼道:“你不开口,小姐就会放过你么?”她轻轻一蹴,刘寄生坐着的人,忽然身子一歪,往地上倒了下去。

  秋香气道:“你还装死!”

  冬香啊了一声道:“秋香姐姐,他被你踢死了。”

  秋香道:“你少胡说。”

  冬香道:“我一点也不胡说,你看,刘总管嘴里流出血来了!”

  不错,刘寄生脸色渐渐由青转黑,嘴角也正在流出血来!

  只是流出来的不是鲜血,那是比墨水还黑的黑血!

  秋香俯下身去,探了探他的鼻息,不由失声道:“大小姐,他真的死了。”

  戴珍珠恨恨的道:“他是畏罪自戕,服毒死的。”

  春香讶异的道:“但我们都没有看到他服毒呀!”

  秋香接口道:“是啊,他双臂都被点了穴道,连手都举不起来,如何能服毒呢?”

  戴珍珠道:“可能是他口中早已藏有毒药。”

  春香道:“婢子这就弄不明白了,他既然要畏罪自戕,口中预藏毒药,为什么要丧心病枉,害死老庄主呢?”

  戴珍珠道:“他说过他只是有人派来监视爹的,他背后一定另有主谋之人,只可惜他没有说出这人是谁来?”

  她手巾拿着那管针筒,目中渐渐露出坚毅之色,扬了扬手,说道:“这是唯一的证据,我就是踏遍天涯海角,也非把这个人找出来不可!”

  说到这里,含着泪光,一指刘寄生的尸体,吩咐道:“你们把他抬下去,这恶贼是杀死爹的凶手,我要在爹灵前,亲手割出他的狗肺狼心,祭奠爹在天之灵。”

  丁建中满眶泪水,抱着驼龙姜大川(白福)僵直的尸体.放上马车,然后跳上车辕,双手一抖缰绳,两匹健马,拖着马车,洒开四蹄,沿着青石板的大路,绝尘驰去。

  丁建中的心情,当然十分沉重。

  当他来的时候,只道杀了四大天王,义父血仇.就可得报;但听了东天王的话,谋害义父,竟然还有幕后主使之人,而这人,却是神秘到连东天王也对他一无所知。

  最使他感到伤心的,是姜大叔的中人暗算,把一条命送在戴庄。要不是姜大叔当年跋涉万里,把自己送上昆仑,自己会有今天的成就?

  他双手控缰,热泪忍不住从脸颊上滚滚而下。

  当然,常慧也很伤心,姜大叔从小最喜爱他,时常抱着自己逗乐,也传授自己不少武功,就是亲叔叔,也不过如此。

  如今爹的大仇未报,姜大叔却遇害而死,甚至是谁下的毒手.都找不出来。

  出了南昌府,路面渐渐崎岖。车子一路不停的颠簸,常慧只是低着头.嘤嘤哭泣。就在她哭得伤心的时候,忽然耳边听到有人低低的道;“小慧快别哭啦,瞧你哭成这个样子!”

  这是姜大叔的声音!

  常慧悚然一惊,不觉立时止住哭泣,拭拭泪,看了姜大叔的尸体一眼,姜大叔不是直挺挺躺着一动没动!

  姜大叔已经死了,那里还会说话?这自然是自己哭泣中的错觉。她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但就在此时,她耳边又响起了细如蚊蚋的声音:“小慧,你这傻孩子,大叔哪会这么容易就遭人暗算?”

  这话明明就在耳边!

  “鬼”。常慧一想到鬼,心头不禁大骇,左手急急掀起车帘,尖声叫道:“大哥,大哥……”

  了建中正在驾车驰行之际,听到身后常慧的尖叫,立即勒住了缰绳。

  两匹奔行中的健马,同时响起希聿聿长嘶,人立而起,滚转的车辆,一时刹不住,跟着发出尖锐的拖地之声!

  丁建中迅速的转身过去,只见常慧脸色苍白,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犹有惊恐之色,忍不住问道:“妹子,发生了什么事么?”

  常慧还没开口,丁建中又听到耳边有人接口说道;“没什么,建中,是大叔告诉她,我没有死,唉,这孩子就吓成这个模样!”

  丁建中听出果然是姜大叔的声音,不由得一怔,叫遭:“姜大叔。”常慧凛然道;“大哥,你也听到了?”

  丁建中点头道:“是姜大叔‘传音入密’说的话,他老人家可能真的没死。”

  只听驼龙的声音在耳边道:“自然是真的了。”

  了建中眼一亮,喜道:“妹子,大叔真的没死。”

  常慧犹有余悸,说道:“大叔真要没死,他手脚怎么不动呢?”

  她话声方落,只见驼龙姜大川忽然睁开眼来,笑道:“孩子,大叔先告诉你没死,你已经吓成这样,如果大叔忽然手脚一动,你不把我当僵尸才怪!”

  常慧喜道:“大叔,你真的没死!”她双目红肿.忽然破涕为笑。

  了建中道:“大叔……”驼龙姜大川依然挺直着身子,拦着说道:“快别大声,只怕咱们车后,会有人暗中尾随,建中,你把车子停在路边去.那里有—处松林,你们去挖个土坑,把我埋了。”

  常慧听了一怔,急急问道:“大叔,你到底怎么了?”

  要把他埋葬,自然是毒针上的剧毒,无法医治。

  驼龙笑了笑道:“这是为了掩人耳目,大叔根本没被那厮毒针射中。”常慧道;“我不相信。”

  驼龙笑道:“区区一支飞针,如何奈何得了大叔,你也真把大叔看扁了,别说那贼子的飞针,是用机篁射出的,就算它没有丝毫声音吧,飞针射到大叔脑后三尺,大叔也会听到风声,大叔稍微鼓一下气,几根头发,就把它夹住了。”

  常慧道:“那么大叔为什么要装死吓人?”

  驼龙道:“大叔方才不是说过,那是为了掩入耳目。”

  常慧啊了一声,问道:“大叔你知道这偷放毒针的人是谁?”

  驼龙微微摇头道:“这个倒不清楚,那贼子十分狡猾,躲在我身后放针,当时我想到了一件事,才故意装作中针倒地的。”

  常慧问道:“大叔想到了什么事?”

  驼龙道:“东天王说的不像有假,他幕后另有主使的人,而此人役使了东天王二十年,仍然不知其人是谁,可见此人心机极深,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常慧道:“大叔全听到了?”

  驼龙笑道:“大叔就站在院子里,他说的话,我自然全听到了,所以我临机应变,必须假装死去。”

  常慧道:“这和大叔死,有什么关系?”

  驼龙道:“这关系太大了,你们还没找到真凶。已经露了身份,他们便不难从你们身上,想到这假扮老苍头的就是大叔,对方是个狡诈百出的人,如果你们两人身边,有我大叔跟着,他永远也不会露面。”

  常慧道:“现在他会露面了么?”

  驼龙道:“那也不一定,但我中针死去,至少可使他减低几升戒心,而且此事大叔还另有安排……”

  常慧道:“大叔有什么安排?”

  驼龙道:“目前你们不用多问,先照我吩咐去做.把车子停到林边,挖个土坑,把我埋下。”

  常慧道:“大叔真要我们把你活埋了?”

  驼龙笑道:“自然不假,放心,活埋也闷不死大叔的,你们只管照我说的去做,绝不会错。”接着又和两人低低说了一阵。

  丁建中一直坐在车辕上,目光不时的朝路上打量。

  这条路,来往的旅客,本来就不多,这时快近黄昏,除了几个赶着进城的小贩,就再也没有行人。

  当下就依言把马车驰到路边林下,然后跳下车,打起车帘,从车上抱着直挺挺的驼龙姜大川,转身朝松林中走去。

  常慧早已得到姜大叔的指示,取了一方手绢,装出拭泪模样,跟在丁建中的身后走去。

  心中暗忖道:“大叔也真是的,这里又没什么人,要我装作给鬼看?”

  丁建中抱着姜大叔,一直走到松林处,只听耳边响起驼龙的声音说道:“好了,就在这里吧!”

  丁建中放下姜大叔,从身边抽出长剑,和常慧一齐动手,挖了一个大坑,把姜大叔四平八稳的放入坑中。

  耳边又响起姜大叔的声音,说道:“好了,你们把土掩上,就可以走了,记住,依我吩咐行事。”

  丁建中、常慧依言把土掩上。

  两人在坑前跪下,拜了几拜,才行退出松林.常慧依然—路拭着眼泪,回到车上。

  丁建中替她放下车帘,才扬起马鞭,车轮辗着路面,辘辘远去.时间快近二鼓。山风到了晚上,就显得分外凛烈,松林间响起了一片如涛啸声!

  疏星淡月,被夜气笼罩的山前,更是阴森黯黑.蓦地—条黑影,悄无声息的在林前出现。

  他,当然是人。

  只是天太黑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当然看不清他的衣衫,也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能看到黑幢幢的一个影子。

  黑影身法相当俐落,尤其黑夜中,他那一双眼睛,却炯炯发光,好像猫头鹰一般,不住的左右滚动,生似在寻猎物。

  他并没在松林前面作逗留.目光朝四周一扫,就举步朝树林中走去。林内没有天光,当然更黑!

  但黑影入林之后,脚下依然极为轻快,一直往松林深处行去。他一双发光的眼睛,配合着他的脚步,不住的朝四处搜索。没有多大工夫,就已寻到了驼龙姜大川埋葬之处。

  一坯新土.堆得并不太高。

  黑影脚下一停,目光迅快的朝四周扫过。

  当然,他那两只尖耸而敏锐的耳朵,也帮助他迅快的测听了四周的动静。

  这一瞬间,他目光和耳朵已经凭经验告诉了他,这一片森林间,除了他,确实没有第二个人。

  黑影从喉头发出了一声深沉的轻“嘿”,双手缓缓提了起来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朝土丘逼近。

  就在他逼近到一坯新土前面.不到三尺来远,蓦地,上身一沉,双脚站桩,口中吐气开声,提胸双掌,抖腕子推出去。

  你别看他个子瘦小,这一式“愚公移山”,双掌平推,力道可着实惊人!

  从他掌心发出的一股无形潜力,有如巨浪撞岩,朝小土堆推去。

  这—刹那,一坯新土,就像被狂风吹过,卷得砂飞土走,洒落数丈之外。新坟,登时夷为平地。

  原来他和驼龙姜大川有仇,死了他还不肯放过。

  黑影目光阴沉,缓缓收回双掌,人也跟着走上两步.俯下身去,双手迅快的扒开泥土。

  现在他已可清楚的看到土坑中直挺挺躺着一具尸体。

  那不是白天乔装老苍头白福的驼龙姜大川,还有谁来?

  黑影看得微微一怔,自言自语的道:“他真的死了!”

  “嘘!”—股冷风,突然从土坑中吹出来!

  这一股风,奇寒、奇冷,冷得澈骨。

  黑影站在坑前,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噤!

  就在他打了个冷噤的时间,直挺挺躺在坑中的尸体.忽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尸变!

  黑影纵然是个老江湖,江湖上什么阵仗都见识过,但僵尸究竟是第一次遇上,心头不禁大骇!

  他究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临危不乱,脚下迅疾后退—步,右手抬处,—记劈空掌迎面劈了过去。

  这一掌,他虽在惊惧之际出手,但至少也用了七成力道。但听“砰”的一声,掌力结结实实击在驼龙尸体胸口之上。

  以他的功力,有七成力道的一掌,已足可开碑裂石!那知劈空掌力击在僵尸身上,竟然毫不管用。

  驼龙僵直的身子,连晃也没晃一下,僵硬的双手—抬,十指箕张,猛地朝黑影扑了过来。

  这下,把黑影看得惊骇欲绝,心知不妙,但此时再待后退,已是不及!但觉疾风飒然,双肩陡地一紧,肩骨上已被僵尸一双钢钩般的鬼爪,紧紧抓住。

  僵尸,当然力大无穷。

  任你黑影练武数十年,一身武功,在江湖上已算得一等一的高手,这回落到僵尸的手中,挣扎也是白费!

  何况僵尸两只钢钩般的鬼爪,扣在他要命的“肩井穴”上,这“肩井穴”,位于肩尖内侧,是颈项下侧,肩胛骨与锁骨的骨缝间,陷下之处。

  此穴虽非死穴,但因神经密布,一被拿住,全身即如着电,肢体绵软无力,纵不昏倒,神志虽清,也是动弹不得。

  一个人被僵尸抓住,那是非死不可。

  人到了这时候,就有两种不同的反应。

  胆小的人,早已吓破了胆,不被抓死,吓也吓死了。

  胆大的人,心头虽然害怕,还能沉得住气,反正要死,倒要瞧瞧僵尸究竟是何模样?

  黑影是江湖成名人物,当然不会被僵尸吓昏。

  他全身使不出半点力道,也无从挣扎,双方既然面对着面,自非要瞧个究竟不可。

  同时他想到僵尸也只有两只手,此刻虽被拿住了“肩井穴”,使他无法抗拒,但光是拿住他“肩井穴”,是无法置他于死命的,只要僵尸松开穴道,他自信就可脱身,心头这么一想,胆气立时壮了起来,目光一抬,忍不住朝僵尸望去。

  这一望,竟然四目相投,僵尸脸上,似笑非笑,双目炯炯,也在望着他!僵尸居然会目光炯炯!僵尸脸上居然也会有笑容!黑影不愧是老江湖,这一瞬间,心头登时明白,嘿然道:

  “驼龙,原来你没死!”

  驼龙姜大川淡淡一笑道:“我当然没有死。”他双手忽然一松,放开了黑影双肩,冷冷说道:“贺德生,说,是谁要你来的?”

  原来这黑影是东天王戴天行的座上客神弹子贺德生。

  贺德生双手松动了一下,嘿然道;“没有人要我来,是自己来的,可以吧?”

  驼龙目光冷峻,说道:“你说说来意。”

  贺德生道:“没有什么来意,贺某只想来证实一下,你姓姜的是真死,还是假死?”

  “现在你已经证实姜某并没有死。”

  驼龙冷笑道:“只怕想知道我驼龙生死的,不是你贺德生吧!”

  贺德生翻着一双三角眼,嘿嘿阴笑道:“贺某说的,你既然不相信,还有什么好问的?”

  驼龙双目神光陡射,注视着贺德生,沉声道:“贺德生,你放明白一点,姜某要问的话,你不从实说来,你想我会放过你么?”

  贺德生怒声道:“贺某自知武功不如你驼龙,但贺某也在江湖上混了多年,今晚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割,悉凭尊便,姓贺的认了。”

  “够光棍”。驼龙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哼道:“像你这样一个三流脚色,我还不屑杀你,不过,我要废去你一身武功,放你回去,告诉你们主子,驼龙并没有死,就算他藏头缩尾,我总有一天,会把他抓出来的。”

  随着话声,右手已然扬起,五指钩曲,正待朝贺德生身前抓来。手指还未接触,五道尖风,已经笼罩了贺德生前身五处大穴。

  “住手。”贺德生连退了两步,气愤的沉声喝道:“驼龙,贺某并不怕死,但你不能侮辱我。“姜某如何侮辱了你?”

  驼龙留手不发,望着他缓缓说道;“你好像心有未甘?”

  贺德生忽然长叹一声,欲言又止。

  驼龙看他神情,似有难言之隐,这就试探着道;“神弹子贺德生,在江湖上也算得一号人物,大丈夫敢作敢当,莫非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贺德生抬头望望驼龙,说道:“在下一向独来独往,从未听过谁的命令……”

  驼龙道:“那是受人之托?”

  贺德生低头沉吟了一下,才道;“实不相瞒.在下是受人胁迫而来。”

  “受人胁迫?”驼龙双目一亮,追问道;“那是什么人?”

  贺德生摇摇头道;“在下也不知道。”

  驼龙脸色微沉,哼道:“你不知道胁迫你的是什么人?那你怎会受他胁迫而来?”

  贺德生苦笑道:“在下真的不知道他是谁?而且也未曾见到他的人。”

  “会有这等事?”驼龙看他脸色,说的似乎不像有假,接着问道:“你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贺德生道:“在下既然说出来了,自是要说个明白,哎!在下反正也只有两个更次可以活了”

  驼龙讶然道:“你此话怎说?”

  贺德生道:“事情是这样,在下这次原是路过南昌,顺道来看看戴大庄主的,不料遇上了丁少侠兄妹寻仇之事,在下自不量力,受挫于丁少侠手下,戴大庄主遇害,在下也无颜久留.随即离开戴庄,找了一家客店落脚……”

  驼龙问道:“那一家客店?”

  贺德生道:“长安客栈。”

  驼龙道,“后来如何?”

  贺德生道:“当时在下心中闷闷不乐,曾在楼下要了一盘卤菜,自斟自酌,喝了半斤烧刀子,才回房去睡……”

  驼龙道:“莫非有人在你酒中做了手脚?”

  贺德生轻轻叹息一声道:“不错,唉!说来惭愧,在下也在江湖上跑了半辈子,居然会一无所觉,被人做了手脚……”

  他不待驼龙追问,续道:“此人下的毒药,无色无味,在下当时可说毫无一点防备,也并不知道已经中了剧毒,直待回房之后,忽听窗外有人弹指之声,在下问他是谁?窗外那人声音极低,要在下赶快运气试试。”

  驼龙道:“你没有出去看看?”

  贺德生道:“在下听他说的奇怪,依言运气一试,发现果然毒侵内腑,那是一种极厉害的毒药,而且已在逐渐发作之中……”

  驼龙道:“你没有追出去么?”

  贺德生道:“就在在下发觉中毒之时,窗外又响起那个极轻的声音,说道:‘贺大侠,不用担心,在下这里有一粒暂时压制毒发的药丸,只要贺大侠替我办一件事,回来的时候.我自会把解药奉上’。”

  在下听他口气,这毒药分明就是他做的手脚了,心头不禁大怒,沉喝一声:“你是什么人?”迅快打开窗子,穿窗而出,窗外根本连鬼影子也没见一个。”

  驼龙道:“此人可能隐身暗处。”

  贺德生道:“没有,在下看得很清楚,窗外是一条走廊,根本隐不住人。”

  他口气微顿,续道:“但就在在下回进房中,瞥见窗下桌上,不知何时竟然端端正正放着一颗绿色的药丸……”

  驼龙道:“大概是他在你穿窗而出的时候,从窗口投进去的。”

  贺德生脸上流露出佩服之色,说道:“姜大侠果然神目如电,在下细看那粒药丸,虽然端端正正放在桌上,但取起药丸,桌面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圆痕,分明是对方由远处从窗口投进来的。”

  他接下去道:“在下当时已感到体内剧毒已在发作,心中正在考虑这粒绿色药丸,会不会真能压制剧毒?

  只听窗外又响起了那人极轻的声音‘贺大侠,这粒药丸,可以使你身中之毒,延缓两个时辰发作,你只要出南门十里光景,沿着小路到北首一片松林中,找到一座新坟,打开瞧瞧,驼龙姜大川是不是真的死了?回到客店,在下自会给你解药’。”

  驼龙听了冷冷一哼道:“此人果然狡狯得很。”一面挥手道:“好了,你走吧,也许此人已在客店中等候。”

  贺德生道:“只怕他已跟在在下身后而来……”

  驼龙大笑道:“放心,姜某早已料到这一着,只要有人进入这片松林,老夫的侄女儿就会有暗号传来的,你快走吧,他如果问起姜某,你就说我死了就好。”

  贺德生看了他一眼,勉强点点头道:“在下那就告辞了。”

  说完,拱拱手,转身朝林外走去。驼龙望着他后影,微微一笑,就自顾自靠着树根,坐了下来。

  这时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接着但见人影很快奔近,口中叫道:“大叔。”

  那是丁建中。

  驼龙唔道:“建中,你回来了,事情怎样?”

  了建中走到驼龙身边,说道:“小侄赶去戴庄之时,就发现一个蒙面人走在小侄前面,小侄因此人行动可疑,就暗暗尾随他身后而行,但他进入中院,就被戴庄总管刘寄生截住了。”

  驼龙道:“刘寄生武功不高,这人被刘寄生截住,身手自然比刘寄生更差,你就不用再跟着他了。”

  丁建中笑道:“大叔这下估计错了,那蒙面人是鬼医公孙丑,一身武功,甚是了得,总管刘寄生深藏不露,身手更高,他使的一种怪异身法,好像叫做‘百变鬼影附身身法’,一直躲在公孙丑背后,任他公孙丑如何移形换位,始终连他人影都没看到。”

  驼龙听得极为注意,口中低“噢”一声,问道:“后来呢?”

  丁建中道:“刘寄生逼问公孙丑两柄扇子的来历,公孙丑先前还不肯说,后来好像被刘寄生点了两处经外奇穴,逆血攻心,他忍受不住,才说出那两柄扇是昔年天香仙子之物……”

  驼龙听了身躯微震,口中又“噢”了一声。

  丁建中续道:“最后刘寄生一掌击毙公孙丑,从怀中取出一方蒙面黑布,蒙到脸上,飞身朝后院掠去。”

  驼龙唔道:“莫非他觊觎天香二扇,否则没有蒙面赶去后院的必要。”

  丁建中道:“大叔说对了,刘寄生穿窗进入戴大小姐房中,胁逼戴珍珠献出两柄折扇,那知戴珍珠早有准备,在房中燃起了‘毒龙涎散功香’,她自己藏身邻室,命使女假装她声音,躲在床上,不肯下来,直到刘寄生功力散去,她才从邻室走出,把刘寄生拿下。”

  驼龙点点头道:“此女机智过人,不愧是东天王之女。”

  丁建中道;“大叔,还有一件事,小侄说出来,只怕你会大出意外。”

  驼龙笑笑道:“什么事?”丁建中道:“一名使女从刘寄生腕底搜出一管针筒,刘寄生还承认他是负责监视戴天行的人,戴天行就是他射杀的……”

  驼龙道:“果然会是他,我早该想到他了。”

  丁建中道:“他在戴大小姐逼问之下,好像已有说出来的意思,但忽然大声叫道:‘我死,我死’,终于服毒死了。”

  驼龙“唔”了一声道:“可能有人逼他死的。”

  丁建中道:“大叔是说暗中有人逼他?”

  驼龙笑了笑道:“此人也就是胁迫贺德生来探视我生死的那人了。”

  丁建中道:“大叔,这里果然有人来了,来的是神弹子贺德生。”

  驼龙忽然“咦”道:“小慧,你大哥都回来了,你还呆在上面作甚?”

  他这句话虽然说得不响,但却是以真气送出,就是老远的人,也可听得见。

  原来常慧隐身在附近的大树上,担任了望工作。

  驼龙话声出口,过了半响,不见常慧下来,也没有半点声音,心中不禁一凛,大声叫道:

  “小慧,小慧……”

  常慧依然没有回音.驼龙心头一紧,急道:“小慧莫要着了人家的道?”

  心念方动,人已凌空直拔而起,宛如飞鸟一般,穿上松林,朝附近一棵高大的老松上飞扑过去。

  当他掠上树干,目光一注,发现常慧蹲着身子,定在枝叶较密的桠叉之间,一动不动,分明被人点了穴道.心头不禁一怔,冷冷的哼了一声.这就一手挟起常慧身子,飘落地面。

  丁建中仰首道:“大叔,妹子怎么了?”

  驼龙神色沉肃,说道;“她只是被人点了穴道。”

  话落,一手放下常慧,左手一掌,推开了她的穴道。

  常慧长长吁了口气,倏地睁开眼来,说道:“大叔,我怎会在这里的?”

  驼龙道:“小慧,你可是连人影都没看到,就被人点了穴道?”

  常慧惊诧的道;“是呀,侄女守在树上,好像只打了呵欠,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人,我怎会被人点了穴道呢?”

  她隐身树上,居高临下,什么人都无法近身,自然不相信被人点了穴道。

  驼龙左手一摊,掌心露出一颗黄豆大的小石子,说道:“此人一身武功,果然高明得很!”

  丁建中道:“他用石子点了妹子穴道?”

  驼龙点头道:“不错,此人使的是‘米粒打穴神功’这是少林寺的手法……”常慧问道:

  “大叔,你看这人会是谁呢?”

  驼龙冷笑道:“咱们很快就会抓到他的,你们跟大叔走。”

  丁建中问道:“大叔,咱们现在到那里去?”

  驼龙道:“长安客栈。”

  常慧偏头问道:“大叔怎么知道他住在长安客栈呢?”

  驼龙道;“你们不用多问,到时自会知道。”

  说完,领着两人,匆匆离开松林,三条人影,宛如流星一般,转眼工夫,就已消失不见。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