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引剑珠 >> 第三十四章 再中奇毒

第三十四章 再中奇毒

时间:2017/12/30 10:19:48  点击:589 次
  秦大成连说不敢,一面朝卓九妹拱拱手道:“卓姑娘也回来了,怎会和三位总管成了一路?”

  卓九妹眼波流转,笑道:“我是奉剑主之命,暗中缀着韦宗方去的……”

  秦大成一怔道:“韦宗方不是已经被毒沙峡的人从青穗剑士手中夺去了么?”

  卓九妹格的笑出声来,道:“那是假的!”

  秦大成不信的重复了一句道:“假的?”

  卓九妹嗯道:“他身上怀着镂文犀、引剑珠两件异宝,自然要防人觊觎,假扮他的人往东走,他却往西走,他自以为得计,但这种金蝉脱壳的老花样,瞒得过旁人,如何瞒得过我卓九妹?”

  韦宗方假扮了红穗总管宫天仇,听卓九妹信口胡诌,心中暗暗好笑。

  秦大成神色一紧,急急问道:“姑娘发现了他,可曾把他拿来?”

  他神色紧张的原故,是韦宗方身上有一支镂文犀,可解天下百毒。

  卓九妹道:“拿他?连我和跟去的三名青穗剑士,还都是他救的呢!”

  “哪,……”秦大成故作吃惊。

  卓九妹道:“我们一直跟到湖北交界,突然毒发不支,是韦宗方用镂文犀救了我们。”

  秦大成又紧张起来,问道:“他人呢?”

  卓九妹道:“走啦!”

  秦大成松了口气,故意叹道:“唉!要是卓姑娘能把韦宗方拿来就好,咱们全中了毒!”

  卓九妹吃惊的道:“什么,你们全中了毒!”

  秦大成苦笑道:“连剑主在内。”

  几人说话之间,已经走入土地公庙。

  樊公朴突然停止,双目圆睁,急急问道:“剑主中了毒,那是什么毒,什么人下的毒!”

  秦大成道:“泌姆山所有的人,全被人暗中使了手脚,所幸是种慢性毒药,只要不运气,还不至发作。剑主发现中毒,才要三位总管火急赶来驰援,以防敌人突来偷袭,如今总算三位及时赶到了……”

  樊公朴怒声道:“那是毒沙峡的人下的毒了,哼,他们真敢和咱们为敌,老夫就要他们试试万剑会的剑锋,利也不利?”

  白穗总管陆云霖道:“秦兄,剑主现在那里?”

  秦大成道:“兄弟刚才据报,就匆匆出迎,剑主还不知三位总管,已经赶到了,兄弟这就去请。”一面陪笑道:“樊总管三位,一路辛苦,先到后殿休息,大家想必尚未用饭,兄弟立时吩咐他们准备酒食。”

  樊公朴点头道:“咱们不知此地竟发生了什么事故,一路兼程赶来,只顾赶路,倘未进食,秦总管要厨下准备饭食就是了,菜肴随便就好。”

  秦大成连声应“是”,立即吩咐黑穗剑土传下令去。后殿早已准备好了茶水,樊公朴、韦宗方、陆云霖相继落坐。

  秦大成朝卓九妹笑道:“卓姑娘一路辛苦,快请坐下来慈息,喝盅茶水。”

  樊公朴道:“秦总管说的不错,姑娘快请坐下来休息,剑主由秦总管去请,也是一样。”

  卓九妹乃是万剑会主的驾前待女,回来了,自然该进去向剑主覆命,但她却理理鬓发,居然也坐了下来。

  秦大成接着匆匆朝里走去,不多一会,殿上摆开六桌酒饭。

  麻冠道人朝樊公朴躬身道:“酒饭已上,樊总管卓姑娘请入席吧!”

  樊公朴目光一抬,朝站在边上的三名青穗剑士吩咐道:“你们传下令去,要前殿休息的弟兄,除了在庙前布岗人员之外,全部进来吃饭。”

  三名青穗剑士中立有一人领命出去。接着八名蓝穗剑士,二十八名白穗剑士,相继进入大殿,坐了下来,大家都正襟危坐,肃静无哗。

  此时南道上传出一阵步履之声,秦大成走在最前面,跨出雨道,立即大声道:“剑主驾到。”

  樊公朴、韦宗方、陆云霖、卓九妹立即站了起来,端坐四席的剑士们也迅速起立;秦大成后面是身穿青罗夹衫的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他步履迟缓,显然内腑中了剧毒,但他依然神色从容,面含笑容,目光一转,朝卓九妹、樊公朴等人拱手笑道:“卓姑娘、樊兄、宫兄、陆兄全赶到了,恕兄弟失迎。”

  樊公朴等人,一齐拱手答礼。

  韦宗方随着大家拱手,心中暗暗纳罕,付道:“樊总管身为万剑会内府总管,身份似在其他四位总管之上,黑文君卓九妹仅是他们会主四名侍女之一,何以大家都对她十分恭敬?

  慕容修这声招呼,居然把卓九妹放在樊总管前面,好像卓九妹的身份,还高过内府总管似的!”

  心中想着,只见三名一身青绸劲装,背插淡黄剑穗的女子,俏生生从南道走出。

  韦宗方已经知道万剑会主驾前四侍,除了黑文君卓九妹,其余三人,是任剑寻、许飞妹、林天妹,武功剑术,全不在卓九妹之下。

  这时三个女子才一走出,樊公朴、陆云霖等人立即躬下身去,口中说道:“属下参见剑主。”

  韦宗方因自己此时的身份是万剑会红穗总管宫天仇,自然也随着躬身如仪。

  万剑会主一身锦袍,昂首阔步,从甭道上出现,立时抬手道:“大家路上辛苦,快不用多礼,就请入席吧!”

  说完,大模大样的朝中间一席走去。

  敢情他内腑中了慢性剧毒之故,韦宗方觉得他语声低沉,举止也没有从前那样洒脱。

  万剑会主在上首站定,卓九妹立即走了过去,站到万剑会主左首,樊公朴、慕容修、韦宗方、陆云霖、秦大成也各自跟了过去,依次站停。

  只有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三人,因自己职位较低,依然站在下首。

  卓九妹目光一转,轻笑道:“今天不是什么正式大典,大家毋须客气,剑主最是随和不过,三位一起坐下来吧!”

  万剑会主点头道:“不错,秦总管请副总管和两位护法,一起来好了。”

  秦大成似乎比平日拘谨了许多,连声应“是”,一面说道:“剑主吩咐,麻冠道兄三位快请一同入席。”

  麻冠道人躬身道:“多谢剑主。”

  三人同时走近席前,三名青穗剑土迅疾取起酒过来,替各人面前斟满了酒。

  万剑会主端起面前酒杯,目光扫过全场,缓缓说道:“本座和慕容总管秦总管、暨所有在泌姆山的青穗、黑穗剑士,在三日之前,被好人暗做手脚,误中奇毒。此种毒药性道虽慢,但中毒之人,不能运气,等于武功全失,因此本座传下急令,请樊总管、宫总管、陆总管火速赶来驰援,以防万一……”

  他语气微微一顿,但大殿上所有的人,除了肃立恭聆,听不到半点声音。

  万剑会主续道:“据说咱们所中之毒,要过了三日,才会发作,那么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当然江湖上以用毒出名的,自然以毒沙峡为首,毒沙峡主只要有称雄江湖的野心,目前江湖上五大门派已趋式微,真正是他们唯一劲敌的就是本会。

  他们要对本座下毒,也是有其理由,只是直到此刻,对方还一无动静,当然他们既已下毒,原可以一下就把本座和所有的人毒毙,但他们却只是下了慢性毒药,留了三天时光,这就是说他们并不打算一次毒毙本座,那必然是另有阴谋,也许是有条件的逼咱们就范……”

  大家依然没有开口,万剑会主目光一扫,又道:“因此本座认为今天既是三天毒发的最后一天,他们也一定会来,如果本座料的不错,他们必然先以解药为饵,派人向本座提出条件,再以武力为后盾。”

  樊公朴忍不住道:“剑主说的极是。”

  万剑会主道:“如今三位总管及时赶到,咱们在实力上已可不惧,此刻午牌已过,强敌也随时会来,诸位远来,还没吃饭,应该赶快用饭才好,饭后本座另有分派,好了,本座现在敬诸位水酒一杯。”

  下首四桌剑士同声说道:“属下礼该先敬剑主。”

  万剑会主一口喝干杯中的酒,说道:“本座已经吃过饭了,大家乾了此杯,就请坐下吃饭吧!”

  驾前四侍,五大总管、和麻冠道人等三人,以及所有剑士,大家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纷纷坐下,开始吃饭。

  一会工夫,大家饭罢,樊公朴朝八名蓝穗剑士吩咐道:“你们留在这里。”

  白穗剑士吃毕了纷纷退出殿去,接着是十名布岗人员,已由人替了下来,进来吃饭。

  就在此时,只见一名白穗剑士匆匆进来,躬身道:“启禀剑主,毒沙峡派人送来一封书信,呈请剑主过目。”

  卓九妹道:“拿过来。”

  白穗剑士双手呈上信来。

  卓九妹伸手接过,问道:“送信的人呢?”

  白穗剑士道:“已经走了。”

  卓九妹挥手道:“好,你下去好了。”

  那白穗剑士一躬身,退了下去。

  卓丸妹正待打开书信,秦大成道:“卓姑娘当心他们信上有毒。”

  卓九妹冷哼一声,笑道:“不要紧,我服过镂文犀,这几天什么毒都沾不上我。”说完,一手撕开信封,抽出信笺,只见上面写道:

  “万剑会主:你和你手下的青穗剑士、黑穗剑士,中的慢性奇毒,今天已是第三天了,过了子夜,就毒发无救。你认为又赶来三个总管,大援已经到了吗?告诉你,他们喝的茶水中,早已下了毒,这种毒药,只要半个时辰,就会发作,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也差不多了,只要你肯答应和我们合作,自当派人面洽,并奉上解药,沙天佑顿首。”

  卓九妹脸色大变,拿着信笺的一双手,突然起了轻微的颤动,喝道:“该死,这恶贼……是谁在茶水中又做了手脚呢?”

  万剑会主急急问道:“你说什么,他信上怎么说?”

  卓九妹道:“是沙天佑这恶贼,又派人在咱们茶水中下了剧毒,而且这种剧毒,发作极快……”

  说话之间,把信笺递给了万剑会主。

  樊公朴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咱们这里,定然出了奸细!”

  他这下拍得桌子“砰”然有声,秦大成身躯也陡然一震。

  万剑会主道:“樊总管,你快运气试试,有没有中毒?”

  樊公朴、韦宗方、陆云霖三人这一运功,顿时脸色大变。

  樊公朴双目圆睁,额上汗水,涔涔直下,骇然道:“这毒发作的好快,属下一口真气,无法提聚,强行运气,但觉内脏剧痛欲裂……”

  韦宗方道:“属下也是如此。”

  樊公朴朝八名蓝穗剑士问道:“你们可曾中毒?”

  八名蓝穗剑士躬身道:“属下已经运气试过,全都中了剧毒正在低头吃饭的其余十名白穗剑士,也有一人站了起来,躬身道:“凛告总管,属下等人也全中了毒。”

  陆云霖坐在秦大成上首,切齿哼道:“这下毒之人,若要落在我陆某手里,不把他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万剑会主叹了口气,颓然道:“这么一来,咱们万剑会是完全栽啦!”

  卓九妹道:“那是只有我和三个青穗剑士,没中毒了?”

  三名青穗剑士道:“姑娘说的极是,属下并无中毒现象。”

  樊公朴道:“大势已去,姑娘四人,纵然没有中毒,那也独木难支了。”

  卓九妹道:“我们没有中毒,至少也可以保护剑主,离开此地,设法找解药去。”

  青穗总管慕容修道:“卓姑娘说的不错,事不宜迟,剑主还是赶快离开此地才好。”

  黑穗总管秦大成阴恻恻道:“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卓九妹道:“怎会来不及?”

  秦大成道:“姑娘和三名青穗剑士,纵然未中剧毒,只怕也难冲出重围。”

  卓九妹道:“秦总管可是说咱们已被包围了么?”

  秦大成道:“正是如此!”

  卓九妹道:“秦总管怎会知道的呢?”

  秦大成阴笑道:“他们都是属下手下的黑穗剑士,属下岂会不知?”

  万剑会主膛目道:“秦总管是说黑穗剑士全已叛变了?”

  秦大成霍然站起,举杯往地上一掷,狞笑道:“剑主说对了!”

  秦大成这一摔杯而起,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也跟着站了起来!

  同时从甬道中,迅速涌出二十名手仗长剑的黑穗剑士!

  三名青穗剑士睹状大惊,立时掣出长剑。

  卓九妹道:“你们不许妄动。”

  三名青穗剑士闻言果然站着不动。

  秦大成又道:“卓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这里只有四位未中剧毒,就算武功再高,那也无济于事了。”

  樊公朴满脸怒容,须发戟张。“砰”的一掌,拍在桌上,大喝道:“秦大成,你这是干什么?”

  秦大成拱拱手,好笑道:“樊总管歇怒,兄弟并无恶意,只想请剑主答应和毒沙峡携手合作……”

  万剑会主气得浑身颤动,喝道:“秦大成你是反了。”

  青穗总管慕容修道:“秦总管,解药可在你身上?”

  秦大成道:“只要剑主答应了,他们立时会送来解药。”

  卓九妹冷冷的道:“秦大成,你知道背叛本会,该当何罪?”

  秦大成大笑道:“兄弟敢作敢当,只是此时此地,万剑会所有的人,已全在兄弟手上,生杀予夺,还谈什么背叛两字?”说到这里,朝万剑会主拱拱手道:“剑主英明果断,想必已有决定了。?”

  万剑会主忽然格格笑了起来,道:“这个我可作不了主!”

  他这阵笑声,又娇又脆,忽然变成了女子声音!

  韦宗方听得大奇,暗想:“这万剑会主,原来是个女子!”

  秦大成身子一颤,惊诧的道:“你……不是剑主!”

  万剑会主道:“我自然不是剑主!”

  举手一揭,从脸上摘下一张人皮面具。

  这一揭,万剑会主登时换了一个人,那是一张黑里带俏的鸡蛋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这时樱唇微撇,一股冷峻不屑的神气——她竟然会是黑文君卓九妹!

  那么她身边的黑文君卓九妹又会是谁呢?

  秦大成急忙朝卓九妹问道:“姑娘究是何人?”

  卓九妹冷哼一声,同样举手从脸上轻轻一揭,揭下了一张人皮面具!他这一揭,也立时变了一个模样,那是一张淡金脸,剑眉星目,神情严肃,另有一股慑人威仪!

  韦宗方瞧的暗暗一怔,和自己一路同来的卓九妹,原来竟是万剑会主!

  秦大成神色大变,急急后退了两步,惊惶的道:“你……是剑主?”

  万剑会主一身武功,高不可测,他没有中毒,凭眼前自己几人,加上二十名黑穗剑士,也不是他对手,难怪秦大成惊惶失措!

  万剑会主两道目光宛如利剑一般,盯在秦大成脸上,问道:“秦大成,你知罪么?”

  秦大成后退了两步,勉强镇定下来,说道:“剑主纵然没有中毒,但四位总管和所有剑士全都中了剧毒,剑主还请三思!”

  樊公朴呼的站了起来,洪声笑道:“秦大成,你真是鬼迷心窍,咱们谁中了毒!”

  一面朝八名蓝穗剑士挥挥手道:“别让他跑了!”

  八名蓝穗剑士轰应一声,有如像生龙活虎般,倏然跃开,围在四周,十名白穗剑士,同时飞跃出厅,在殴前天井上分两排站开。

  这一突变,秦大成如遭雷硕,目光乱转,嘶声道:“你们明明都喝下了茶中剧毒……”

  万剑会主从怀中取出一支色呈纣碧的玉笔,朗笑道:“随同本座同来的人,全已预先服过镂文犀,就是慕容总管等人,所中慢性剧毒,也已悉数解去了,万剑会要是如此容易上当,那也不用在江湖上自成一派了。”

  秦大成听的魂飞魄散,双脚一顿,急急朝甬道中奔去。

  万剑会主没有作声,所有在座的人,谁也没有出手拦阻!

  但站在甭道口的二十名黑穗剑士,不但没有掩护他逃走,反而长剑一举,二十支精光雪亮的剑尖,全都对准了秦大成胸口,齐声道:“总管请留步。”

  秦大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手下的黑穗剑士会突然倒戈相向,骇然道:“你们怎么了?”

  麻冠道人跟了过来,阴恻恻他说道:“总管既然把他们拨归属下,他们自然听属下的了,属下方才告诉过他们,未得属下命令,不准放过任何一人,总管要逃过去,也该先告诉属下一声,再由属下命他们退开。”

  秦大成道:“你现在可以叫他们退开了。”

  麻冠道人好整以暇的道:“总管可是在属下等人身上,都下了毒药么?”

  秦大成道:“你快叫他们让开,我答应给你们解药。”

  麻冠道人笑了笑道:“现在解药已经用不着了,总管方才不是也看到属下三人,都喝了一杯酒么,那酒中就有解毒的镂文犀。”

  秦大成急出满头大汗,颤声道:“道兄三位,是兄弟在剑主面前力保,才当上了本堂的副总管,道兄怎好恩将仇报?”

  麻冠道人道:“二十年前樊总管在剑主面前力保,你才当上了黑穗总管,你不是也反了么?何况剑主答应过贫道,只要除去奸细,论功行赏,贫道还有当总管的希望呢!”

  铁罗汉广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这真是我佛有灵,贫衲和屠兄这回也可升副总管了!”

  秦大成身子起了一阵颤动,目光乱转,但见座上所有的人,都脸露微笑,端坐不动,瞧着自己!甬道口,一字排开了二十名黑穗剑士,殿前天井上,也已有十名白穗剑士把守,远的不说。就说自己四周吧,三名青穗剑士,八名蓝穗剑士,虽然都按剑不动,但却目光炯炯,只待剑主下令!

  他脸若死灰,目露惊惧,战栗得几乎使他当场昏厥!突然奔到万剑会主面前,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剑主圣明,小的一时糊涂,但求剑主饶命。”

  万剑会主冷笑道:“秦大成,你想本座饶你不死?”

  秦大成额角在地上磕得砰砰直响,颤声道:“剑主圣明,小的冤枉,小的只是受人胁逼,小的不是真的秦大成……”

  “不是真的秦大成”,这句话当真出人意外,语惊四座,听的所有在场的人,莫不一怔!

  万剑会主剑眉微皱,问道:“你是什么人?”

  假扮秦大成的人早已擦去脸上易容术,叩头道:“小的是黑穗剑士周天年。”

  樊公朴问道:“秦大成几时要你假扮他的?”

  周大年道:“今天早晨,他就要小的假扮好了,关在一间空室之中,方才他匆匆进来,教了小的一番话,就吩咐小的出来冒充,小的身中剧毒,受他胁迫,这和小的无关。”

  樊公朴怒嘿道:“这么说来,方才迎接咱们的,还是真的,咳,方才早就该把他拿下了。”

  白穗总管陆云霖道:“他可能还躲在里面,咱们先把他抓出来了再说。”

  青穗剑总管慕容修道:“秦总管为人狡黠,他要人假扮于他,原是怕咱们已有准备,他本人自然躲在后面,暗觑动静,但此时好计败露,只怕他早已听到风声,逃出去了。”

  樊公朴手掌一拍,说道:“不错,这里山前山后,一共有九道出口……”话声未落,瞥见一名白穗剑士急匆匆奔了进来,躬身道:“启禀总管,方才据四首岗位上传来的报告,发现有二十几名黑穗剑士,向西而去,特来请示。”

  白穗总管陆云霖道:“慕容兄说的不错,他果然逃出去了。”

  樊公朴呼的站起身来,喝道:“追……”

  万剑会主摇摇手,平静的道:“秦大成跑不了的。”话声一顿,接着又道:“如果本座料想不错,强敌也快压境了。”

  樊公朴道:“剑主是说毒沙峡的人?”

  万剑会主颔首道:“不错,这次他们也许是倾巢来犯……”

  樊公朴道:“兵来将挡,咱们难道还怕了毒沙峡不成?”

  万剑会主目光徐徐掠过众人,说道:“两雄不并存,万剑会和毒沙峡的冲突,迟早总会爆发的,但今天咱们全都服过镂文犀的解毒水,他们今天来犯,对咱们来说,那真是最有利的一天。”他语气微微一顿,接着又道:“只是今天既是最有利的一天,而且咱们和毒沙峡的人,既已结下不解之仇,那么咱们应该把握机会,予敌重创。”

  樊公朴道:“剑主说的极是,咱们不杀他个片甲不留,也不知道万剑会的厉害!”

  慕容修微微一笑道:“剑主想必已有破敌之策了?”

  万剑会主道:“本座原已想好了一个计划,只是方才想到今天对方必然大举来犯,我原定的计划,只怕已不尽适宜……”突然住口不说,回过头去,朝那假扮秦大成的周大年道:

  “你不是要我饶你一命么?”

  周大年站在边上的人,连忙又扑的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剑主开恩!”

  万剑会主道:“很好,本座现在有一件事,要你去做,只要办好了,你自可将功赎罪。”

  周大年道:“属下但凭剑主吩咐。”

  万剑会主道:“你仍去装成秦大成模样,率同二十名黑穗剑士,黄昏时分,到石人殿去把秦大成和二十几名叛徒擒来。”

  周大年听的失色道:“秦总管武功高强,属下那是他对手?”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道:“这样吧,本座要广明大师和屠三省两位护法,陪你同去就是了。”

  周大年脸有难色,还想再说。

  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已经躬身道:“属下遵命。”

  周大年只得躬身道:“有两位护法同行,属下自然听由两位护法差遣。”

  万剑会主微微摇头道:“不然,你既然扮了秦大成,仍是黑穗总管身份,两位护法只是去协助你擒人,一切仍以你为主。”

  周大年瞧了铁罗汉和秃尾老龙一眼,惶恐的道:“属下怎敢……”

  万剑会主道:“这是本座的命令,你奉命行事就是了。”

  周大年唯唯应是,退到一旁。

  樊公朴、慕容修、陆云霖三位总管,和假扮红穗总管的韦宗方心头都不禁暗暗奇怪。

  这里放着不少高手,剑主何以偏偏要派周大年去追缉秦大成?

  万剑会主脸含微笑,道:“本会黑穗堂总管秦大成叛离本会,黑穗总管一职,可由麻冠道兄继任,广明大师和屠兄为副。”

  麻冠道人连忙稽首道:“剑主明察,属下新投本会,只怕能力有限,不克担当重任。”

  万剑会主笑了笑道:“三位在江湖上久负盛名,担任本会黑穗堂正副总管,自然足可胜任,道兄毋须推辞。”

  樊公朴呵呵大笑道:“恭喜道兄,剑主既然这么说了,三位也不用再谦让了。”

  慕容修等人纷纷拱手道贺。

  麻冠道人和铁罗汉,秃尾老龙连忙还礼,口称不敢。

  万剑会主道:“今晚如有强敌来犯,麻冠道兄可率领所属黑穗剑士,守护本堂,不得有误。”

  他说话之时,一手摸着下巴,回头朝麻冠道人看去,嘴皮微微动了一动,敢情最后一句话,十分机密,是以“传音入密”说的——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