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珍珠令 >> 第二章 蓝衣主仆

第二章 蓝衣主仆

时间:2017/12/24 8:35:01  点击:688 次
  青衣人又急又怒,大喝一声,身形抢进,右腕连挥,一只右掌,片刻间攻出三招。

  他这三招绵密迅捷,快如闪电,迫得凌君毅后退了两步,但他左手还是丝毫没松,育衣人被他拖得往前踉进了两步。凌君毅有了这一瞬的机会,立即趁势反击,还攻了三招,指袭掌劈,使出来的全是杀手。他左手紧扣着青衣人的铁手,两人同样只有一只右手应敌。

  这几拍近身相搏,虽然看不出惊人威势,但在行家眼中,却是凶险无比,生死之分,间不容发。出手之速,发招之快,着着如同电闪雷奔,数招交博,也只不过是刹那间秀!

  青衣人没想到对方一个年轻娃儿,竟然身具这等上乘武功,最使他惊骇的,是自己左手剧毒无比,旁人只要沾染上少许,片刻之内,就会发作、但凌君毅一直紧扣着自己铁手,竟会毫无所觉,一时直被凌君毅迫得封架不迭,几乎无法还手。

  正在着着后退之际,突听一个冷峻的声音喝道:“住手。”青衣人闻声忙道:“阁下放手。”

  凌君毅右手攻势一停,左手仍然紧招着青衣人铁手不放,问道:“什么人外青衣人用力一挣,怒声道:“你还不放手?”凌君毅道:

  你交出解药来,我立刻就放。”青衣人一挣未脱,心中大急,右手呼的一掌,朝凌君毅当胸印到。凌君毅屹立不动,但见他胸前衣衫榴然拂拂飘动。

  青衣人一掌宛如拍在水面上,似虚还实。似有物,又似无物,掌力根本无法用实,心头方自一惊!凌君毅左手往左一带,右手闪电劈出,一掌切在青衣人右手肩背之上,左手一松,把育衣人朝地上摔去,青衣人哪有招架之力,呼然一声,摔倒地上,半晌动弹不得。

  凌君毅目注青衣人,冷晒道:“你交不交出解药来?”

  从有人喝出“住手”,到青衣人出手袭击,被摔倒地上,前后也不过一两句话的时间,只听先前那个冷峻声音说道:“好手法。”凌君毅抬目望去,只见一个身穿蓝衫的人,背负双手,当门而立。这人年约二十四五,面目俊秀,肩负一个长形布囊,站在那里,脸上一片冷漠之色,神情十分倔傲。

  赫然正是开封城中遇见的那个蓝衣人!这时青衣人已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恭敬地朝蓝衣人躬身一礼道:“小的见过少主人。”

  蓝衣人原来还是他的少主人。

  蓝衣人冷冷一哼道:“你又在这里惹事了?”

  青衣人道:“小的不敢。”蓝衣人举手一挥,青衣人规规矩矩地退向一边。

  蓝衣人两道森寒目光打量着凌君毅,冷冷说道:“咱们好像哪里见过?”凌君毅道:

  “在下从末在江湖上走动。”

  蓝衣人道:“阁下如何称呼?”

  凌君毅并末回答,问道:“他是阁下的尊价?”蓝衣人见他答非所问,心头甚怒,眉宇间隐现杀机,冷声道:“不错,不知他哪里得罪了阁下?”

  凌君毅傲然笑道:“尊价人店之后,与人发生争执,出手就放毒箭,被在下酒杯击偏,幸未伤人,不想他又仗淬毒铁手,暗下杀手。

  在下觉得只是为了几句争执,就非把人置之死地不可,手段未免太过毒辣,因此要他交出解药来。”蓝衣人脸上一片冷峻,望了青衣人一眼,哼道:“是这样的么?”

  青衣人不敢作声,蓝衣人道:“还不快把解药交给他。”青衣人不敢违拗,探手人怀,取出-个扁形磁瓶,倾出一粒药丸,递将过来。

  凌君毅接到手中,朝蓝衣人点点头道:“多谢阁下。”蓝衣人目光一注躺卧地上的灰衣人,问道:“他是你的朋友?”

  凌君毅笑了笑道:“素不相识!”一面朝伙汁道:“伙汁,倒盅水来。”伙汁连连应是,倒了一杯茶送了过来,凌君毅一手捏开灰衣人牙关,把一颗药丸送人灰衣人口中。

  这时候,那眇目人早已悄悄站起,会过面钱,出门而去上。

  蓝衣人望望凌君毅,轻咳一声道:“阁下身手非凡,不知是哪一门派的高人叩凌君毅淡然一笑道:“在下凌君毅,不属于哪一门派。”

  蓝衣人嘿道:“好个不属于哪一门派。”回身朝青衣人道:“咱们走。”转身往外就走。青衣人紧随地身后,出店而去。

  凌君毅心中暗道:“他果然一路跟随眇目人,暗中保护。”忽然想起自己方才报了姓名,也应该问问他的姓名才是。

  这时那灰衣人却站了起来,朝凌君毅拱拱手道:“多蒙相公柏救,在下这里谢了。”

  凌君毅还了一礼,笑道:“,兄台不用客气。”

  灰衣人摸出一锭碎银,招呼伙汁说道:“这位相公的酒帐,一起付了,余下的不用找了。”伙计拨过银子,连声称谢。

  灰衣人又抱了抱拳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不克耽搁,恕在下先走一步了/凌君毅眼看自己救了他性命,他连自己姓名也没请教。

  就匆匆要走,分明是怕自己问他姓氏来历,心中暗想:只怕你还不知道蓝衣人主仆乃是眇目人一党,暗中保护他来的。”

  但这话又不便明说,只好淡淡一笑道:“兄台有事,只管请便。”

  灰衣人又一拱手,就大步朝店外走去。”

  凌君毅目送他身形远去,愈觉眇目人传送的那个小纸包,必是件十分重要的东西,当下也无心喝酒,等得灰衣人去远,也自起身离店,往镇外行去。他知道在面馆中露了几手,只伯已引起蓝衣人的注意,对自己此后行动,实有末便。心念转动间,出了镇甸,行不多远,正好有一片浓密的树林横在前面,凌君毅不加思索,身形一掠,飞快地往林中闪入。就在他飞身人林之际,耳中突听一声娇吨:“什么人,还不站住?”声音方起,眼前音影一闪,香风扑面,一双白嫩如玉的纤手,飞快地当胸推到。

  凌君毅连人影还未看待,左手抬处,一把扣住了那只推来的手腕。

  “啊!”一声尖脆的惊叫,那只皓腕一颤,往后便抽,娇叱又起:

  “大胆狂徒,你还不放手?”三寸弓鞋,悄无声息地飞踢而至。这一连串变故,发生于凌君毅闪身入林一刹那间!

  凌君毅耳中听到的是又清又脆的娇叱,手中握着的是又滑又腻的皓腕,心头不觉一怔,赶忙松开五指,身形倏地往后飞退。定睛瞧去,只见树林间站口一个身穿淡青衣裤的姑娘,她双颊飞红,瞪若一对清澈大眼,满脸俱是羞怒之色,喝道:“好个贼子,你瞎了眼睛?”凌君毅望着青衣姑娘,怔的一怔,自己一时不察,抓住了人家手腕,本待向姑娘说上几句道歉的话。但给青衣姑娘这一骂,又不觉剑眉微轩,忖道:“自己闪人林去之际,根本没见到人,那么是她看到自己人林,方迎上来的,再说也是她先出手,自己不扣住她的手,岂非就得挨她一掌?细想起来,自己并无不对?”想到这里,止不住微微一笑。

  青衣始娘见他只是贼眼的的,盯着自己,没有说话,心中更气!

  不,粉脸更红,她如今也看清楚了,自己面前竟是一个五面朱唇的弱冠相公,站在那里,好不潇洒!不,他那微微一笑,好不可恶!分明是占了自己便宜,得意忘形!这下更是着恼,一张俏丽的脸,登时其的沉了下来,冷哼道:“下流贼子,你笑什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凌君毅双目之中,射出慑人寒芒,冷声道:“姑娘这是骂谁?”青衣姑娘一手叉腰,戳指着凌君毅道:“就是骂你,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凌君毅被她骂得也不禁有气,冷声道:“姑娘到底讲不讲理?

  在下自问并无冒犯之处,你-下欺到在下面前,出手就打,开口就骂,难道还是在下不对么?”青衣姑娘被披嘴道:“讲理?你眼睛又没瞎,充军充到哪里来了?”

  凌君毅渲:“在下已经一再忍让,姑娘说话最好客气些。这座树林就算是姑娘家的,不准人进去,你也该先说清楚……”青衣姑娘娇靥骤然一红,发横道:““我不准你进去,就是不准你进去。”

  凌君毅道:“为什么外音衣姑娘道:“不为什么,你乱闯,我就教训你。”

  凌君毅见她蛮不讲理,不由冷冷一笑道:“在下不和你一般见识。”转身就走。

  青衣姑娘气得粉脸发白,连连跺脚道:“你给我站住。”

  凌君毅倏地转过身来,剑眉一扬,沉声道:“姑娘还待怎的?”

  青衣姑娘道:“你欺负我,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就在此时,忽听一个娇甜得像银铃般的声音,从林中传出道:“小燕,你在跟谁吵嘴呀?”

  青衣姑娘小燕脸上闪出音色,叫道:“好了,小姐出来了!”树林间,已经出现了一个身穿桃红衫裙的苗条人儿,一个娇美动人的少女!

  凌君毅只觉眼睛一技,这姑娘不但有修长苗条的身材,白中透红的矫靥,芙蓉如脸柳如眉,加上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晴,闪着令人无法抗拒的神采。简直清丽若仙,美得不带人间烟火气!凌君毅一张俊脸,突然红了,他直到此时,才明白过来,青衣姑娘小燕何以要守在林前,不让自己入林,那是因为有这位美姑娘在林内之故。

  小燕看到美姑娘,立时俯身一福,说道:“小姐,这狂徒好大胆美姑娘没待她说下,柳眉微螫,拦着道:“小燕,不许出口伤人。小燕道:“小姐,他……”

  美姑娘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了凌君毅一眼,说道:“我都听到了,是你先向人家出手,对不?”

  小燕急道:那是他……”美姑娘道:“不用说了,还不上前向这位相公赔个不是?”

  小燕似是大感惊讶,急得粉脸通红,分辩道;小姐,是他欺侮我,抓住小婢的手……”美姑娘道:“不许多说,快给人家赔礼!

  小燕眨动眼珠,望望她家小姐,又望望凌君毅,心头好像有些明白了,抿抿嘴,笑着应了声“是”走到凌君毅身前,欠身一福,娇声说道:“我家小姐,要小婢给相公赔礼来了。”凌君毅从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脸上不禁又是一红,连忙还礼道:“姑娘,说过就算,何必认真?”

  小燕拿眼瞟着他,唁的轻笑道:“瞧你,早这么好说话,咱们也不会吵起来了。”

  凌君毅笑了笑,转身欲走。只听娇甜的声音喊道:

  ,上这位相公请留步。”这句话,声若银铃,一听就知出自那位美姑娘之口。

  凌君毅脚下马上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两道目光朝美姑娘望去,抱抱拳道:“不知姑娘有何见教?小燕接口道:“我家小姐叫你,自然有事了。”

  美姑娘道:“小燕,不许你多嘴。”她粉脸微醉,低低说道:“我看相公身手非凡,不知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原来她叫住他,只是为了问人家姓名。

  凌君毅道:“在下凌君毅。”

  小燕眨着眼睛问道:“是不是双木林?”凌君毅道:“不,是壮志凌云的凌。”

  小燕又道:“相公高名,是哪两个字?”美姑娘这回没有拦她,显然也想听得清楚一些。

  凌君毅道:“君子的君,致果为毅的毅。”

  小燕偏着头问道:“什么叫做致果?”

  美姑娘甜甜一笑,道:“这是(左传)上的两句话,杀敌为果,致果为毅。”小燕哦了一声,笑道:小婢知道了,那是说凌相公本领很大,有杀敌之艺。”

  美姑娘叶味一笑,轻叱道:“你乱说什么?”小燕道:“难道小婢说的不对?”

  凌君毅微笑道:“在下这毅字,是果决毅力的毅。小燕小嘴一撅道:“你早说毅力的毅,不就结了?”一顿,偏头看了美姑娘一眼,娇笑道;“我家小姐姓文……”

  凌君毅拱拱手道:“原来是文姑娘,在下失敬。”小燕唁的笑道:

  “我还没有说完呢,小姐闺名婉君,和相公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你说巧不巧?”

  美姑娘脸一红,低低叫了声:“小燕。”

  这声"小燕”,含有阻拦之意,但她真要不要小燕说出来,早该出声拦阻了,这叫做其词若有憾焉,其实乃深喜之。

  小燕不服道:小姐问了凌相公姓名,自然也该把姓名告诉凌相公。”

  文婉君白了她一眼,还没说话,忽听远处响起一声划空长啸,遥遥传来。

  文婉君脸色微变,吃惊道:“是叔叔在找我啦,这怎么办?”

  小燕道:“二庄主可能就会找来,依小婢之见,小姐和凌相公还是快到林内去躲一躲的好。”

  文婉君脉脉含情地望口凌君毅,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凌君毅看她们主婢神色,似是有些惊慌失揩,但他依然站口不动,问道:“在下为什么要躲?”

  文婉君忽然幽幽一叹,道:“家叔脾气不好。”她目光凝注着远主处,说道:“但愿我叔叔不要找到这里来。”话声甫落,只听遥空又传来一声长啸,那啸声显然比方才近了许多。文婉君一脸俱是惊容,急急说道:“凌相公,时间无多,快跟我来。”转身欲走,但脚下却是没动,回头向凌君毅望着。

  凌君毅满腹狐疑,及见文婉君春花般的脸上,似有乞求神色,心头感到不忍,乃点点头道:“好吧,在下就去林中暂避一下。”

  文婉君感激地瞥了他一眼,双颊一阵红晕,转身朝林中闪人。

  凌君毅略一迟疑,便跟着走人。小燕紧随两人身后,也闪人林中。

  三人堪堪闪身人林,便见远处两点黑影,如飞而来。

  凌君毅心中暗惊道:“这两人不知是淮,只看他们轻功造诣,一身武艺,必然己臻上乘。”

  正思忖之间,忽觉一只柔软的手掌,轻轻拉着自己右手,耳边响起清婉的声音说道:

  “凌相公,我叔叔就要到了,快些蹲下身子。”

  凌君毅从没跟女孩子接触过,只觉一阵硷浓的花粉香气钻进鼻子,心头一阵狂跳,糊里糊涂地跟着蹲了下去,躲入草丛之中,但心头又止不住好奇,愉偷朗外望去。

  这一瞬工夫,那两条人影,有如流矢划空,转眼已飞坠林外路中,那是一个身穿方铜长衫,腰系丝绦的瘦小老者,年在五旬左右脸色火红,双颧高耸,目光炯炯,肩后背着一柄阔剑。敢情就是文婉君的叔叔。他身后紧随一个黄衫少年,看去约二十出头,好俊的入品.剑眉星目.一脸如冠玉,唇若涂朱,就是嘴膺薄了些,鼻子也有些鹰,但已可算得是千中挑一的美男子了,加上腰间悬一口绿穗长剑,当真是飘逸洒脱,兼而有之。

  凌君毅打量之际,发觉文婉君拉着自己的纤手,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握得更紧,好像还有些颤抖!

  那老者炯炯目光,飞快地一扫,一手摸着地那疏朗的胡子,轻咳一声道:“婉儿她们明明是朝这里来的。”

  黄衫少年一脸恭敬之色,接口道:“老叔说得是,只不知婉妹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老者干咳了一声,回头笑道:“贤侄大可放心,凭婉儿一身所学,江湖上哪里都可以去得,还怕出事?也许她们在镇上歇脚,你随老夫到镇上去看看。”

  黄衫少年恭身应"是”,两条人影迅即朝镇上掠去。

  凌君毅暗道:“看来这两人是找文姑娘来的,她为什么要躲他们呢?”想到这里,忍不住回头瞧去,只见文婉君双颊之上,似乎有泪痕,心中更是觉得奇怪。文婉君似有所觉,赶忙松开纤手,盈盈站了起来,双颊飞红,羞涩地道:“我一时心中害怕,凌相公幸勿怪我失礼。

  凌君毅直起身道:“姑娘不用介意。”话声一顿,关切地道:“令叔很凶吗?”文婉君微微摇头,迫:“不,叔叔平日很疼我,只是……

  只是我不想回去……”

  小燕一脸焦急地道:“姐,二庄主和萧相公找来,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文婉君轻叱道:“不用你多嘴,我知道,我不想回去,谁也休想逼我。”凌君毅忙道:“姑娘既然不愿和令叔见面,确是不宜在此久留。”

  文婉君道:“再待一回没关系,其实我不是躲避叔叔……”微顿美目一注,深情款款地问道:“我看凌相公年纪不大,大概也是初走江湖吧?”

  凌君毅道:“不错,在下还是第一次出门。”文婉君忽然展颜一笑,伸手从身边解下一个浅绿丝线织成的丝囊,里面盛若一个小巧扁形羊脂白玉瓶,随手递将过来,粉脸轻晕,低声道:“我和凌相公丐萍水相逢,无以为赠,这是寒家秘制的清神丹,专解各种迷香迷药,方凌相公走江湖,带在身边,也许有用。“转身低头而行。她没这丝主囊是她亲手织的。

  凌君毅一怔道:“姑娘厚赐,在下如何能收?”小燕紧跟着小姐身后,走出林去,一边回头道:“凌相公,我们走啦,过些时候,一定要到岭南来看我家小姐呀。”

  人影渐渐远去,凌君毅站在林前,只是怔怔发呆!他把玩着浅绿丝囊,鼻中依烯闻列一缕淡淡的幽香,耳边也好像还依稀听到小燕的声音道:“这我家小姐手织的,凌相公看到丝囊,就如看到我家小姐一样。”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冷冷说道:“朋友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凌君毅一身所学,造诣精深,有人近身,岂会一无所觉?

  皆因他仍涉情场,此刻手把佳人所赠.睹物思人,难免悠然出神!

  闻言不觉一惊,急忙抬目望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黄杉少年,口噙冷笑,一双冷峻眼光,直注视自己手中丝囊。

  凌君毅一眼认出此人正是方才和文婉君叔叔,同时在林前现身的那个少年,连忙把丝囊往怀中一塞。

  黄衫少年冷喝道:“慢着,我问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

  凌君毅傲然道:“阁下可是和我说话吗?”黄衫少年深沉一笑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凌君毅道:“你我素味平生,阁下有何指教?”黄衫少年不耐道:

  我是问你方才手中拿的何物?”

  凌君毅淡淡一笑道:“这是在下的东西,何劳阁下动问?”

  黄衫少年道:“我觉得很眼熟,你拿出来给我瞧瞧。”凌君毅道:

  这个恕难从命。”

  黄衫少年脸色连变,倏地跨上一步,沉声:“你拿不拿出来?”

  凌君毅眉锋一扬,淡淡笑道:“阁下想动武?”

  黄衫少年似在思索着什么,凌君毅说的话,他竟似没有听见。

  过了半晌,才道:“会是她的东西?”她?他指的自然是文婉君了!

  凌君毅不期脸上一热,道:“阁下在说什么?””黄衫少年突然大声道:“不错,是婉妹身边佩带之物。”话声.落,两道杀机棱棱的目光,直逼凌君毅脸上,厉喝道:

  “你那丝囊从哪里来的?快说。”

  凌君毅道:“你管我哪里来的?黄衫少年似是十分激动,冷喝道:“岭南温家的东西,怎会在你手上?……”

  岭南温家!莫非那文姑娘姓温?凌君毅道:“我不认识岭南温家,这丝囊是别人送给我的。”…-黄衫少年脸色大变,急急问道:“那人是谁?”凌君毅道:朋友。”

  黄衫少年道:“我问你是什么人?”

  凌君毅笑道:“我的朋友,告诉你,你也不知道。”黄衫少年急迫地问道:“你说,他姓什么?”

  凌君毅道:“文。”黄衫少年追问道:“是男是女?”

  凌君毅笑道:“她是在下表妹。”黄衫少年道:“拿出来给我瞧瞧瞧,只要不是温家妹子之物,我自会还你。”

  凌君毅微摇头道:“阁下这是强人所难……”

  黄衫少年目光一凝,冷冷道:“这么说,你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了?”凌君毅傲然笑道;“有时候,不吃敬酒,吃吃罚酒,倒也蛮有思”黄衫少年冷冷说道:“你既然要吃罚酒,我就成全你了。”

  突然振腕一指,直取凌君毅前胸,喝道:“躺下。”出手一指,就取死穴,可见他心机何等毒辣。

  凌君毅傲然笑道:“只怕未必。”话出口,人已轻轻一侧,向旁避了开去,就在他身形闪出之际,突觉一股拳风暗劲,袭在前胸之上。

  凌君毅早已运气护身;这一记拳风,虽然来得突然,但为护身真气挡得一挡,幸未受伤,心头却是大感惊讶,道:“这股拳风,不知何时发出来的,竟有如此快速?”举目瞧去,只见黄衫少年右手握拳,停在胸前,并未击出。这一瞧,心中更是骏然,暗暗叫了声:“无形拳!”

  黄衫少年眼看自己随指暗发的一记“无形拳”明明击中对方前胸,而对方竟似若无其事一般,站立不动,不禁脸色微变,忖道:“原来他练有护身真气。”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两人虽然各自心生震惊,但却并未因此停手。

  黄衫少年冷笑一声,右拳化拿,疾拍凌君毅左肩,左腕一沉,食中指,闪电般朝“气海穴”点到。凌君毅身形微侧,右手一招“怒龙推云”,反向黄衫少年右手迎击过去。左手似格非格,五指一拢,使的是“倒扳龙角”,轻而易举一把抓住黄衫少年食中二指。

  这两招迅如闪电,先是“拍”的一声,凌君毅右掌和黄衫少年右掌击实。

  黄衫少年但觉凌君毅掌心含蕴着一股极强的震力,身不由己被震得往右退出半步,同时又觉左手食中二指一紧,被凌君毅往后扳起。至此,本来对面的商人,黄衫少年左手被反到背后,身子也跟昔转了过去,变成背向凌君毅。

  凌君毅右膝一抬,朝他屈股上轻轻一顶,左手一松,黄衫少年一个人朝前直冲出去四五步之多。

  凌君毅也不追击,冷冷笑道:“抱歉,罚酒让阁下自己喝了。”

  黄衫少年倏地回过身来,一张俊脸,色如铁青,锵的一声,抽出一柄耀目银虹,厉声迫:“你亮兵刃。”

  凌君毅微晒道:“在下已经手下留情,阁下还不肯知难而退么?黄杉少年怒喝道:

  “今日有你无我,咱们在兵刃上分个生死强弱。”

  凌君毅剑眉一拢,问道:“有此必要么?”

  黄衫少年脸上杀气直透眉宇,冷冷道:“不用;唆,你再不亮兵刃,我一样要取你性命。”凌君毅朗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阁下就不用虚情假意,只管放手施为好了。”

  黄衫少年沉哼一声道:“好,你小心了。”喝声出口,剑点了过去。

  凌君毅看他出手一剑,嗡然有声,抖起碗口大三朵剑花,口中不觉赞道:“好剑法。”微一吸气,陡然向后退出三尺。

  黄衫少年见他只是后退了三步避开剑势,依然末亮兵刃,更是气怒。冷冷一笑,欺身直上,长剑挥动,接连攻出三剑他虽只攻出三剑,却已洒出漫天剑影,像浪潮汹涌,疾卷而来。

  凌君毅长笑一声,疾然双手齐举,竞向一片剑影中抓去。”

  一柄斩金削玉的宝剑,凌君毅竟然敢以一双肉手去抓他的剑锋。

  这下连一向狂做自大的黄衫少年,也不禁大吃一惊!

  要知他平日虽然目空四海,但究是武林世家弟子,见多识广,心中迅快一动,忖道:

  t`这小子如无独特手法,决不敢轻樱锋。他在不明对方手法之前,哪肯让凌君毅抓住长鱼出身形疾退半步,手腕一振,从剑尖飞射出千百缕银丝,参差不齐,朝凌君毅当头罩落。

  他这一招“万柳飘丝”几乎笼罩住对手,正面所有穴道,若是练到最高境界,可以一剑刺中敌三+六处大穴,这乃是甫湘萧家驰誉武林的七大绝招之一。

  黄衫少年剑势甫发,凌君毅大喝一声,右手一竖,劈出一掌,左手闪电般向前抓出,夺取对方长剑。

  这一掌一抓,几乎是同时发出。一掌出手,掌风排空,发如迅雷,把黄衫少年千百缕银丝,当真像风吹柳条,悉数斜揭而起,摒出门外,左手五指,也恰在此时,快要搭上剑柄!

  黄衫少年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功力会这般深厚,心头猛然一震,急急吸气后跃,暴退数尺。他哪里知道凌君毅使出来的这一掌一抓,乃是大有来历,拿是“牟尼印”,脱胎于佛门奇学《易筋经》;抓是“赤手搏龙”乃是“十二擒龙手”中的招数,只不过他是以左手使出,和少林招术相反。

  就在黄衫少年往后跃退之际,林前忽然多出一个人来,这人来得悄无声息,没待两人再出手,急急喝道:“你们快快住手!”凌君毅转脸瞧去,来人身穿古铜长衫,腰系丝绦,正是那个红脸老者,文婉君的叔叔。

  黄衫少年面上飞过一丝喜色,慌忙躬身道:“老叔来了。”红脸老者一双炯炯目光,打量着凌君毅,问道:“这位老弟是谁?你们怎会打起来的?”

  黄衫少年道:“小侄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看到他手中把玩的丝囊,是婉妹佩在身边之物,就上前问他从哪里来的?他竟然支吾以对.不肯拿出来。”

  凌君毅道:“胡说,那是在下表妹所赠,与你何干?”这话没错,天下女孩子,都会佩戴丝囊,表妹送给他的东西,岂能给外人观红脸老者一手摸着花白胡子、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人,都是年轻气盛,这是误会,说清楚了也就算了,又不是深仇大怨,何用以命相搏?”

  黄衫少年道:“但他手中丝囊,明明是婉妹之物,小侄绝不会看错!”凌君毅冷笑道:“阁下简直欺人太甚,天下只有你家有丝囊么?”

  红脸老老呵呵笑遣,“你们争执的也就在此,一句话,就是少年气盛,谁也不肯让步,自然越说越僵。来,来,不打不成相识,二位都是少年俊彦,大家把话说开了就好,老朽替你们作个调人如何?”

  说到这里,回头朝凌君毅含笑道:“老朽温一峡。”接着向黄衫少年一指道:“这是南湘萧家的老六,人称金环六郎的萧其清萧老侄……”他在说话之时,暗晗朝依然脸色铁育的黄衫少年使了个眼色,然后目注凌君毅,问道:“老弟呢?仙乡何处?高姓大名?”

  凌君毅道:“在下颖州凌君毅。”温一峡道:“凌老弟身手非凡,不知和昔年名满武林的第一奇僧反手如来如何称呼?”敢情他已看出端倪来了。

  凌君毅心头暗暗感到骇然,忖道:“此人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见识也很渊博,一下就看出我的来历来了。但你虽看出我师承,又怎知这是师傅有意叫我炫露的,师傅说,炫露师承,也正是掩蔽真正来历的法门,而他真正的来历,连他自己也一无所知。”

  凌君毅迟疑了一下,才拾目道:“温前辈说的正是家师。”

  温一峡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呵呵笑道:“老弟果然是奇僧门下,幸会幸会。”

  接着目光一转,道:“这么说来,令师还健在了,不知如今他人在何处?”凌君毅道:

  “家师行踪无定,在下也不清楚。”

  温一峡连连点头道:“昔年令师行道江湖,也是云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老朽只是随便问问。”凌君毅拱拱手道:“在下另有要事在身,不能耽延,请恕先走一步了。”

  温一峡含笑道:“凌老弟有事,只管请便。”凌君毅向两人一点首,举步朝前行去。

  温一峡目送凌君毅去远,脸上闪过一丝阴沉冷笑,转对萧其清道:“咱们踉他下去。”

  萧其清道:“老叔也怀疑这小子……”他心中对凌君毅把玩的那个丝囊,依然未能释怀。

  温一矫微微点头,口中“唔”了一声,才道:“老夫觉得这小子在此地出现必有缘故。”话声一落,未待萧其清迫问,急急追了下去。

  凌君毅一路疾行,奔走了一段路,脚下忽然一停,目光迅快四下一掠,身形闪动,隐人路夯一片树林中。他一路追踪吵目人,由于方才在龙曲面馆露了一手,生伯已引起蓝衣人的注意,对他今后行动,多少有些妨碍。因此他出了镇甸,就想找一处隐僻的地方,易容改装,不想却无意中邂逅了温婉君主婢。

  (小燕为了掩饰行藏,虽然诿称姓文,但凌君毅现在已知她们是岭南温家的人了。)

  凌君毅是反手如来的唯一传人,反手如来昔年来曾在少林寺出家之前,是江湖上有名的侠盗,精于易容之术,凌君毅对易容一道自然也师承有自。他闪身入林找了一处隐僻所在,立时动手化起装来。

  没有多久,他已改扮成一个两鬓花白,颏下留了一把山羊胡子的乡下老头,打好包裹,把长剑贴身臧好,正待出林,忽听林外正有两人边说边走,一路行来。

  凌君毅不由脚下一停,只听一个年轻人的声音道:“这小子倒滑溜得很.明明从这条路来的,怎会一下不见了。”

  接着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一笑道:“其实也不一定非跟踪他不可,老夫只是觉得……”只是觉得什么?声音渐渐远去,听不真切。不用说,这一老一少,正是温一峡和金环六郎萧其清了。

  凌君毅听得一怔,暗道:“原来他们竟然缀着自己下来了,这倒真合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句话了!”继而又微微一笑得意地道:

  “我若会被你们缀上,那就不是反手如来的传人了。”赶到太康已是上灯时。太康城地当南北要冲,但只有两条街,还算热闹,城中一共只有三家客栈,规模都不大。凌君毅在大街上转了一圈,很快就发现蓝衣人主仆正在街上一家酒楼上吃喝,他没进去惊动。接着化了些碎银子,跟三家客店的伙计打了交道,果然又很快就找到了眇目人落脚之处。那是在横街上一家又脏又小的客店里。于是凌君毅也就在这家客店住了下来。而且在店伙安排之下,他就住在眇目人对面的房间里。一晚无话,第二天一早,眇目人还没起床,凌君毅便已经走了,他出得城外,到了偏僻无人之处,又改换装束,扮成一什中年商人。这回他从店铺里买了一柄油纸雨伞,把长剑藏在雨伞里面,套上布囊,只露出一个伞柄,使人再也不会疑心他布囊里是随身兵刃,然后挑口包囊一路朝淮阳行来。

  从太康到淮阳,不过六六十里路程,凌君毅扮作了中年商人,自然不能走得大快,一方面也是为了等候眇目人。中午时分,在老家集打尖,才看到眇目人急匆勿地打店前经过。

  凌君毅跟着店,脚下加紧,一路缀了下去,太阳还末落山,就已超到了淮阳。凌君毅因眇目人已经到了地头,自然不肯放松,人城之后,依然远远尾随在眇目人身后而行。

  眇目人到得城中,立时脚步放缓,大摇大摆地在几条大街上走了一转,然后向.家叫做五福居的酒楼走了进去。

  凌君毅也很快地跟了进去,目光-转,看到眇目人独坐在靠窗一张桌上,当下也就在相距不远的桌上坐了下来。

  这时天色已黑,华灯初上,上楼来的食客渐多,眇目人一只独目,不住地在人群中打量凌君毅自然知道,他方才在几条大街打转,和此刻上了酒楼,故意坐在最显著的位于,主要目的在引人注意。因为他赶到了淮阳,已经到了地头,不知把东西交给谁,那就只有让人家找他了。眇目人要了一壶酒,慢慢吃喝。凌君毅也要了一壶酒,慢慢吃喝。

  眇目人不时注意每一个上楼的食客。凌君毅也在不时地注意每一个上楼来的食客。但直到酒客们酒醉饭饱,纷纷会帐下楼,始终没有一个人跟眇目人打招呼。如今酒楼上的食客,已是疏疏落落,没有几个人,眇目人敢情等得不耐。

  忽又起身下楼而去。

  凌君毅跟着站起,会过酒帐,扬长出门,远远跟了下去。眇目人脚下忽然一紧,穿过两条横街,一直往南行去,走了两里来路,地带已极冷僻。一会工夫,来到一座祠堂前,只见他回头望望身后,忽然双足一点,纵身上墙,逾垣而入。

  凌君毅跟到词棠右侧,微一提气,悄然跃登围墙,举目望去,眇目人跃落天井,略为超越了一下,就举步朝正厅走去。

  凌君毅哪还怠慢,足尖在墙头上轻轻一点,一个人化作一道轻影,疾如流星,抢在眇目人前面,射人大厅,目光迅快一转,飞身躲人高悬正梁间的一块横匾之后,这一下当真快得无以复加。这一座大厅,足有七间开阔,凌君毅从右侧掠人,眇目人武功平平,自然连风声也不会听到一点他敢情酒喝多了,显得有些气喘,进入大厅,就在中间一张祭桌上四平八稳地躺了下来。

  就在他躺下没有多久,突听饲外接连响起两声闷哼,黑夜之间,万籁俱寂,听来自然十分清楚,那两声闷哼,就在祠外不远处传来,似是有人中了暗算发出的声息,眇目人悚然一惊,慌忙翻身坐起,但见一个瘦高人影就像鬼魅一样,悄无声息地在厅前走廊上出现,缓缓朝厅上走来……

  眇目人惊慌失措,颤声说道:“谁……”

  凌君毅凝目瞧去,已认出这瘦商人影正是那左手装着铁手的青衣人!只见他走进大厅,便自停步,口中冷冷地道:“我是给你送信来的,你就叫右砂子?”

  眇目人听说送信来的,慌忙迎上一步,陪笑道;“不,不,小的砂左不砂右!”瘦高人影哼了一声,探怀取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说道:“拿去。”

  眇目人手接过。瘦高人出一语不发、转身往外就走。

  凌君毅心头暗暗纳罕,忖道:“青衣人送信绪这眇目人,这情形和前晚自己送信给蓝衣人颇相近似,信中定是指示炒目人把东西送交何处?莫非还没到地头么?”眇目人接过信封,神色恭敬地送走瘦高人影,向信封上仔细看了一阵,回身走到祭桌前面。

  “嚓”的一声,打亮火摺子,燃起一支蜡烛,伸手从香炉旁取出半支线香,凑在烛火上点燃,插入香炉之中,然后把那封信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

  凌君毅躲在匾后,看他举动甚是古怪,心中暗暗纳的闷。忍不住凝足目自力,低头朝供在桌上的信封看去。

  他内功精纯,相距虽远,但凝聚了目力,信封上的字迹,仍能清晰看到,那是:

  “燃起案上香烛,香尽始可开拆。

  凌君毅不知这写停的人弄的什么玄虚,但愈是如此,愈觉他们一路护送的那个小纸包,有着无比神秘!线香烧得很快,整个大厅,都被淡淡的香烟缭绕,也很快渐渐散去,剩下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看来那半支线香,倒是上好的印度奇楠香。

  眇目人一看线香烧尽,立即取过信封,拆了开来。

  凌君毅低头看去,但见眇目人由信封内抽出一张字条,里面附有一颗白色药丸,字条上面一行潦草字迹,写着,“速将此丸吞下,出南门,限五更前抵达龙王庙。”

  眇目人手中拿着那颗白色药丸,似是有些犹豫,突然间,他上身摇晃了一下,似乎支持不住,急忙把那颗药丸送人口中,随手拿起字条,在烛火上烧了。

  就在此时,忽听“叮”的一声,一团人影,从神龛内一个筋斗,翻滚出来,跌倒地上。

  眇目人大吃一惊,刷地横闪数尺,睁大独自,朝那人看去。

  道:“难怪上面要我燃完线香,才能拆开,原来果然有人缀着我来。

  上面早有逾令,发现有人跟踪,杀无赦,你这个小妞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随话声,霍地从身边抽出一柄牛耳尖刀,缓步逼了过去。

  突地有人大喝一声:“站住!”微风-讽,眇目人面前又多了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目注眇目人,冷喝道“你还不快滚?”光是那两道眼神,就冷得如同两柄利剑,眇目人和他目光一对,止不住心头发毛,连声应“是”,转身拨脚就跑。

  这中年人正是凌君毅,他没理眇目人,走上一步,俯身有去!

  绿衣少女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一张吹弹得破的嫩脸。

  有如熟透了的苹果,红馥馥的,明艳动人。配着白玉如意般的直鼻梁,一张水红菱似的小嘴。这小妞最多不过十七八岁,脸上稚气未脱,娇婉可喜!

  凌君毅心中明白眇目人点燃的那支线香,可能就是迷香,不然,信内不会附有解药,绿衣少女也不会闻到香烟,从神龛中翻出来了。既是迷香,自己也闻到了,怎会没事呢?

  他心念转动,登时想起温婉君迭给自己的丝囊,曾说可解迷香述药,当下伸手入怀。

  取出丝囊,打开上地活节,登时清香扑鼻原来玉瓶盖上,有梅花形五个细孔,香气就是从细孔中发出来的。仔细一瞧,瓶肚上刻着“清神丹”三字,下首另有一行小字:

  “岭南温家庆制”。

  凌君致很快旋开瓶盖,才发现这小小玉瓶之内,竟有上下两层,上层装的是黄色粉末,香气正好从瓶盖细于中透出。取起装粉末的一层,下面装半瓶只有芝麻大小的黑色药丸。

  凌君毅暗暗“哦”了一声,心中文时明白,这玉瓶共分两层,上层装的粉末,瓶盖上还凿了五个细孔.那是专解迷香的药。所以要用丝囊盛口,就是要你挂在胸前,只要闻到了从瓶盖细孔中透出来的香气,迷香自解,就不足为害。玉瓶下层装的药丸,是专解迷药之用。那么绿衣少女中了迷香,只须把玉瓶凑上鼻子,让她闻闻就好,不用给她喂服药丸了。当下就把玉瓶盖好,然后俯下身去,把玉瓶细孔凑在绿衣少女鼻端,让她在呼吸之时,把药气吸入。

  这样约摸过了盏茶工夫,绿衣少女果然恢地睁开眼来。当她一眼瞧到自己躺卧地上,身边蹲有一个陌生男子,心头不由猛地.惊,急急翻身坐起,尖声叫道:“你是什么人?

  你这是做……什么……

  她吓得脸色煞白,但这一坐起,发现凌君毅手中拿一个玉瓶,不像有什么恶意。

  凌君毅朝她微微一笑道:“姑娘不用害怕,你方才中了迷香,昏迷过去,在下给你闻的是解药。”

  绿衣少文胀红双颊,睁若-双亮晶晶的美自,朝凌君毅福了福道:“是大叔救了我,我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

  这声”“大叔”,听得凌君毅一呆,突然想起自己改扮了中年人,这才哑然一笑,一手摸摸额下短须,含笑道:“姑娘不用客气,在下路过此地,遇上眇目人正要杀害姑娘,岂能袖手不管?”绿衣少女脸上飞过惊诧之色,问道:“大叔说那眇目人要杀害我?

  我和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呢?”

  凌君毅道:那是因为他怕泄漏机密,杀害姑娘,只是为了灭口。”绿衣少女眨动着脾于,好奇地道:“他有什么机密呢?这人坏死了。”

  凌君毅目注绿衣少女,只觉她生得秀丽活泼,娇憨动人,尤其吐语清脆,宛如百啭娇莺,不由看得怔怔出神。

  绿衣少女发现凌君毅望着她没有说话,不觉微显羞涩,双颊飞日,低下头去,叫了声:“大叔!”她这一叫,凌君毅霍地回过神来,发觉自己有些失态,登时耳根一热,勉强笑了笑,问道:“姑娘怎会一个人躲在这里呢?”

  绿衣少女睑上娇红末褪,说道:“我常听舅说,客店不是好地方,女孩子家单身投店,会被人欺侮,所以我就找到这祠堂里来……”凌君毅笑道:“后来看到眇目人越墙而入,你就躲到神龛里去?”

  绿衣少女口个嗯了一声,忽然眼珠一转,说渲:“是了,我想起来了,在眇目人前面,明明有一条人影,抢先飞掠入厅,但一闪就不见了,我只当眼花,原来就是大叔,你是跟踪眇目人来的,对不对?”凌君毅暗赞道:“此女心思敏捷,剔透玲珑!”当下只是淡淡一笑道:

  “在下也只是一时好奇。”

  绿衣少女听说凌君毅果然是追踪眇目人来的,被她猜中了,脸上顿时露出喜悦之色,急急向道:“是了,大叔方才说那眇目人为了怕泄漏机密,才要杀我,他有什么机密?

  大叔一时好奇,才跟踪他到祠堂来的,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奇事?”小姑娘好奇之心更切!

  凌君毅道:“他是替人选一件东西的,在下看他行动诡异,才跟了下来。”

  绿衣少女哪肯放松?追问道:“他送的是什么东西?”

  凌君毅道:“在下要是知道,也不跟踪他了。”

  绿衣少女目光一抬,向道:“大叔知道他要把东西送到哪里去么?”

  凌君毅道:“好像是送到南门外龙王庙……”

  说到这里,陡地想到自己不该告诉她,江湖险恶,万一她在好奇之下,偷偷跟了去,被蓝衣人主仆发现,岂是玩的?一念及此,就倏然住口,借话掩饰,向道:“在下还没请教姑娘贵姓?”

  绿衣少女道:“我姓方……”她心里依然念念不忘眇目人送的东西,急着道:“南门外龙王庙,大叔,我们这时候追下去还来得及。”果然不出所料,这小组儿人小鬼大,动了好奇心了!凌君毅忙道:“在下方才只因眇目人行动鬼祟,一时好奇,才进来瞧瞧。

  江湖上各帮各派,都有他们自己的隐密,不容外人觑伺,何况从这里去龙王庙,少说有六七十里路程,在下也不想去了,姑娘又何必冒这个险呢?”

  绿衣少女红菱似的唇角一撇,哼道:“我才不伯他呢,大叔不去,我自己也会去的。

  哼,他用迷香把我迷倒,我非找他算帐不可,不然还当我好欺侮的呢!”糟糕,她使起性子来了!凌君毅暗暗皱了皱眉,劝道:“他点燃迷香,只是为了怕人偷觑秘密,并非存心对姑娘不利,姑娘何必和这种江湖歹人计较。姑娘一个人出门,自然有自己的事,还是在这里休息一晚,办自己的事去吧。”

  绿衣少女道:“我是出来玩的,我没有事,大叔不去,我要走啦!”说完,转身欲走,忽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脚下一停,回过头来,望望凌君毅,问道:“对不起,我忘了请教大叔姓名了?”凌君毅道:

  “在下颖州凌君毅。”

  绿衣少女道:“我记下了,凌大叔再见。”凌君毅看她说走就走,心中大感为难,自己不该告诉她眇目人去龙王庙的话,她一个女儿家,万一出了差错,岂不是自己害了她么?想到这里,连忙叫道:

  “方姑娘请留步。”

  绿衣少女已经走到门口,闻言停步,回头问道:“凌大叔,你有什么事吗?”

  凌君毅道:“姑娘一定要去,那就和在下一起去吧!”绿衣少女听说凌君毅肯陪自己同去,不觉咭的笑道:“凌大叔,你真好!”

  她这一笑,有如百合乍放,苹果般的脸颊上,登时浮起两个小小酒涡,笑得好甜!

  凌君毅不敢朝她多看,掉过头去,说道:“要去就快些走吧!”

  绿衣少女点点头,两人走出天井,绿衣少女存心卖弄,双肩一晃,抢在凌君毅前面,飘然凌空飞起,超过高墙。这一式“紫燕掠波”着实使得轻灵!凌君毅跟着纵起,口中朗笑道:“方姑娘好俊绿衣少女不敢抬头,指指墙角,说道:那边有两个人。”人有什么可怕的?凌君毅暗暗笑道,“姑娘也只有这点胆子!”一面安慰一道:“姑娘别怕,让在下去瞧瞧。”回头一看,果见墙角暗处俯伏着两、个人!

  他眼光何等敏锐,一眼使看出其中一个,正是中午在龙曲面馆中见过的灰衣汉子,另一个不用说是他同伴了。

  凌君毅突然想起方才青衣人出现之前,曾听到两声闷哼,莫非,他们已经遇害?心念动处,人已掠了过去,俯身一瞧,但见两人身子弓屈如虾,头脸色呈青绿,果然是中了暗算,毒发身死,那灰衣汉子毡帽跌落,顶门上赫然露出戒疤,原来竟是和尚!

  凌君毅突然心中一动,暗道:“少林和尚,莫非眇目人送的东西,和少林药王殿主持乐山大师失踪有关?”绿衣少女站得老远,问道:“凌大叔,这两人怎么了?”

  凌君毅缓缓直起腰来,说道:“已经死了。”绿衣少女机伶一颤。

  道:“他们是眇目人杀死的么?”

  凌君毅微微摇头,道:“不,凶手另有其人。”绿衣少女道:“是不是方才送信的那个人?”

  凌君毅道:“可能是。”绿衣少女好奇地道:“那也是为了灭口?

  我看这里面一定有着极大的秘密。”

  凌君毅,怕她追问,忙道:“我们走吧。”

  两人绕到南门,翻出城墙,一路朝南奔行。六七十里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并不近,好在夜晚无人,一男一女便展开了轻功一纵身法。绿衣少女终究功力较逊,奔行了一阵,就双颊通红,娇喘吁吁,但她还是咬紧牙关,拼力奔驰。凌君毅瞧在眼里,心中颇觉不忍,只好把自己功力减到七成,这样一来,绿衣少女才算勉强跟上。

  但绿衣少女立即发觉,柳眉一扬,红着脸道:“凌大叔,看来你一身功力,不在我舅舅之下呢!”

  她舅舅是谁,凌君毅哪会知道?朝她微微一笑,问道:“令舅武功很高么?”绿衣少女道:“我舅舅武功自然很高,我和我表姐都是跟舅舅学的,我表姐就比我强,我笨死了!”她天真末凿,说得甚是稚气。

  凌君毅道:“在下倒觉得姑娘年纪不大,一身武功,能有如此造诣,已经很不容易了。”绿衣少女柳眉一扬,说道:“我表姐只比我大了一岁,不但长得像滴凡仙子,武功也比我强得很多,我是她手下败将,可是我败得服服贴贴。凌大叔,你不知道她美得有多叫人心折,有时就想胜她,都不忍心胜她了。”

  她娓娓的说来,声音固然娇脆动人,同时,也可看出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少女。纯洁得像晶莹美玉,没有一丝缎疵!她竭力捧着她表姐,把她表姐说成“滴凡仙子”,其实她自己也又娇又美,美得醉人,美得不可方物——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