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彩虹剑 >> 第七章 酒中下毒

第七章 酒中下毒

时间:2017/12/21 10:57:51  点击:725 次
  索寒心道:“属下看得大怒,纵身扑去……”他说到这里,口气忽然一顿,抬目问道:

  “堡主可知她对属下扑去,使了一招什么武功么?”

  夏云峰微笑道:“索总管一定遇上了某种独门功夫!”

  “是的。”索寒心阴森一笑,说道:“她使的是‘拈花指’。”

  夏云峰面色变得灰白,说道:“你说会是小女?”

  索寒心阴侧侧的道:“只有堡主令媛,是九华老尼的记名弟子。”

  “拈花指”正是九华老尼的独门佛门神功。

  夏云峰似有未信,微微摇头道:“小女虽是神尼弟子,但也只是记名而已,从未跟神尼练过功夫,她不可能会‘拈花指’。”

  索寒心道:“就算不是令媛,也一定和令媛有关的了。”

  “晤!”夏云峰点着头,徐徐说道:“此事老夫把小女叫来,一问便知。”

  索寒心道:“那倒不急,依属下看,令媛只怕不会把真相告诉堡主,堡主不妨过上一、二天,再去把何姥姥叫来,问何姥姥岂不胜过问令媛么?”

  夏云峰呵呵一笑道:“索总管说得不错,老夫没想到这一层。”说到这里口气一转,说道:“老夫有一件事,正要和索总管相商。”

  索寒心忙道:“堡主请说。”

  夏云峰道:“老夫今晚发现了一个绝顶的高手,此人名‘屈一怪,老夫许以重金,已经聘他为本堡总教头。”

  “屈一怪?”索寒心微微攒了下眉,说道:“属下从未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一个人。”

  夏云峰得意一笑道:“不错,江湖上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但他一身武功,确实高明得很!”

  索寒心望望夏云峰,问道:“堡主之意,是要把此人收为己用了?”

  “收为己用”这四个字,就大有文章,读者不可不注意!

  夏云峰大笑道:“老夫正有此意!”

  索寒心皮笑肉不笑的道:“此事好办。”

  夏云峰道:“屈一怪定明日一早,就前来本堡到差,老夫想在明日中午,给他接风,顺便也给大家引见。”

  索寒心点点头道:“属下省得。”

  旭日初升,道路两旁青草上,宿露未干!

  屈一怪蓬着一头鸟巢似的乱发,肋下拄一支铁拐,走一步,就发出“笃”的一声重响,他走在夏家堡前面一条十里长的石板路,正朝夏家堡走来。

  他如今是夏家堡的总教头,今天,正是到差来的。一个月有三千两银子的俸金,这可以说是练武的人,最高的报酬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屈一怪确实感到精神爽朗,走起路来也特别轻松,就在他要走近夏家堡门前一片广场之时,突然间,大门敞开,走出四名一身青衣堡丁朝两边闪开,垂手恭立。

  屈一怪心下暗暗一怔,忖道:“自己还没到门口,他们就打开正门,迎接我来了,看来这总教头真还风光得很厂

  就在他思索之际,只见从大门缓步走出一行人来!

  为首一人一身道装,黑须飘胸,正是峨嵋青云道长,接着便是峨嵋名宿紫面神娄树棠、金毛吼姜子贞、流星樊同和娄树棠的门人吕秀。

  紧跟着这一行人后面走出来的,则是堡主夏云峰和九头鸟索寒心。

  屈一怪看到青云道长等人,立即很快闪到路旁,心中暗暗忖道:“据自己得到的消息,是紫面神娄树棠应夏云峰之邀,进人夏家堡,从此就古无音讯,适值青云道长来到金陵,得知娄树棠失踪,就专程赶来夏家堡,探询师兄下落,结果也为夏家堡所软禁。

  接着是姜子贞、樊同夜探夏家堡,复为所擒,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擒下了峨嵋的人,明眼人一看即知是夏家堡设计好的预谋,其中说不定有着什么企图,以夏云峰的为人,城府极深,自然知道擒虎容易纵虎难的道理,岂肯轻易把他们放了……

  青云道长、娄树棠等人已在大门前站停下来,对夏云峰、索寒心再三拦阻,不让再送.夏云峰、索寒心也一一同诸人道别,宾主之间,看去似乎十分融洽!

  青云道长一行人别过夏堡主.飘然而云,夏云峰、索寒心依然站在门口,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目送众人远去。

  青云道长走后,屈一怪拄着铁拐,往前走去。

  夏云峰一眼看到屈一怪.不觉喜逐颜开,呵呵一笑,迎了上来,说道:“总教头果然信人.兄弟已恭候多时了。”

  屈一怪脸上十分感激,连忙拱手道:“屈某江湖落拓之人,得蒙堡主不以残废见弃,委以重任,屈某心感知遇,故而一早即来投效,怎敢有劳堡主迎进,教屈某如何敢当?”

  夏云峰看他一脸感恩了色,心中甚是得意,双手紧握屈一怪的双手,大声笑道:“屈老哥不必客气,以屈老哥一身绝艺,到敝堡来屈就总教头职务,已经十分委屈了,兄弟以万分诚敬之心,欢迎屈老哥,今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说到这里,接着道:“来来,兄弟给二位引见,这位是本堡总管索寒心,这位就是本堡新任总教头屈一怪,二位多多亲近亲近。”

  索寒心立即趋上一步,双手抱拳,说道:“兄弟久闻屈老哥的大名,幸会得很!”

  屈一怪也抱着拳,呵呵笑道:“索总管好说,兄弟落拓江湖,草莽之人,若非蒙堡主慧眼识人,委以重任,只是一名要饭的化子而已,倒是索总管的大名,屈某闻名久矣。”

  索寒心笑了笑道:“屈老哥太客气了,江湖上多少奇人异士,莫不隐迹风尘,不求闻达,屈老哥肯惠然光临,屈就总教头,辅佐堡主,正是本堡之幸,今后还要屈老哥多多指教。”

  屈一怪爽朗的笑道:“屈某初来,一切全仗总管提携才是。”

  夏云峰对屈一怪的举动,表示十分满意,呵呵一笑道:“你们二人都不用客气,屈老哥新来,快请到里面再谈。”

  屈一怪拱拱手道:“堡主请。”

  夏云峰也不再客气,当先走在前面。

  屈一怪和索寒心互相谦让,还是由屈一怪走在前面,索寒心随后相陪,大家由大门进入二门,再由长廊转入夏堡主的书房。

  分宾主落座,一名青衣使女替二人送上香茗。

  夏云峰含笑起身,从书桌上取过来一个红色封袋,朝屈一怪说道:“总教头初来,兄弟为了聊表敬意,这里是一万八千两银子银票一纸,屈老哥六个月的俸银,先请屈老哥笑纳。”

  说罢,从红封袋中抽出一张银票,上面赫然写着纹银一万八千两等字,他让屈一怪过目之后,依然放入红封袋中,双手递到屈一怪面前。

  屈一怪一生从未看到过这许多银子的银票.目光之中巾不禁露出贪婪之色,脸上又惊又喜,伸出了手,一时不知去接好,还是不接的好?五根又粗又黑的手指,以他这般功力的人,居然起了一轻微的颤抖,抬起头,望着夏云峰,嗫嚅的道:“堡主,这……这许多银子,叫属……属…属下如何好收?”

  看到银子,改口称“属下”了,他这付见钱眼开的模样,装作得真像!

  夏云峰看在眼里,笑容可掬的道:“总教头只管收下,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快不可客气了。”

  屈一怪终于接了过去,神情激动的道:“无功不受禄,属下还未替堡主做事,怎好……”

  “哈哈!”夏云峰仰首敞笑一声道:“总教头不是已到职了么?这些俸银,本是你应得之数,兄弟不过先付给你罢了,区区之数,何足挂齿,江湖上道义为重,多说就俗气了,兄弟之意,只不过暂时委屈屈兄担任总教头职务,若有机缘,还当借重屈老哥呢!”

  屈一怪手里拿着红封袋,感激的道:“堡主言重,堡主知遇之恩,对属下山高水深,只要用得着属下之处,敢不肝脑涂地,以报万一”

  夏云峰点头道:“老夫昨晚一见屈老哥,就知是忠义之士,有范教头这番话.去夫就放心了。

  索寒心道:“兄弟今朝听堡主说起昨晚屈老哥大显身手,可未曾目睹其盛,不知屈老哥是哪一门派出身的”

  这话自然是夏云峰叫他他问的了

  屈一怪微微吧了口气道:“说来惭愧,兄弟出身鹰爪门.少年被逐,三十年来,兄弟从未向人提过。”

  夏家堡收容的大都是白道叛徒.黑道败举.他说出鹰爪门逐徒,自然可信,不然,以他这身功夫.怎会在江湖卜默默无间?

  夏云峰掀须笑道:“这就是了,老夫昨晚看你使的,正是鹰爪门的手法。”

  屈一怪笑了笑,抱拳道:“不瞒堡主说,属下自从师门见逐,就远走关外,另行投在长白派门下,只是从小练的武功,习惯成自然,有时还会在无意中使出来,逃不过堡主法眼。”

  他心存感恩图报,所以对夏云峰毫不隐瞒,全都说出来了。

  这就是说他一向都在关外,无怪中原武林,没有人知道他屈一怪三字了。

  夏云峰微笑道:“这么说,总教头这屈一怪三字,大概不是原来的姓名了?”

  他还有些不大放心。

  屈一怪苦笑了笑道:“堡主圣明,属下原来的名宇,确非一怪二字,这是到了关外才改的名,如今算来已有三十多年了,屈一怪三字,也就成了属下的真姓实名,再也不会更改了。”

  夏云峰听得不住的点头,一面持须问道:“总教头和老夫义弟的老管家范义很熟么?”

  屈一怪道:“这事说来话长,属下当年未去关外之前,潦倒江湖,曾在金陵蒙范老管家资助过,后来才知道他还是鹰爪门的前辈。前些日子,曾在渡口遇上,依稀相识,始知他是送一位公子前来投奔堡主的。在路上曾有一批不长眼睛的毛贼,企图暗算老管家,给属下教训了一顿,唉,这也不能算是报答昔年之恩,昨晚路过,想进来看看老管家,不道却遇上了堡主,属下真是不胜荣幸之至。”_一

  夏云峰听屈一怪说完,黯然道:“总似可知范老管家已经过世了么?”

  “什么?”屈一怪身躯猛然一震,张目问道:“堡主是说老管家过世了?”

  夏云峰神色一黯,点点头道:“是的,老管家已经上了年纪,也许这趟长途跋涉,鞍马劳累,到了本堡,过没几天,就中风去世了。”

  屈一怪环眼之中,不觉隐有泪光,急忙拱手道:“属下请求堡主,不知范老管家停枢何处?可否容属下前往一拜?”

  其实他早已知道翟总管护送老管家的灵柩回去,但却故作不知,表示范子云并没有告诉他了。

  夏云峰道:“范老管家的灵枢,已由本堡另一总管护送回去了。”

  屈一怪轻喟一声道:“老管家大恩,屈某今生今世是无法报答的了。”说到这里,忽然单膝一屈,朝夏云峰拜了下去,口中说道:“堡主仁人,让老管家入土为安,请受属下一拜,也算聊报老管家的大恩。”

  夏云峰连忙站起身来,伸手去扶,说道:“总教头快快不可多礼,快请坐下好谈,老夫这也是应该的。”

  屈一怪回到椅上坐下。

  如今夏云峰对屈一怪的来龙去脉,全弄清楚了,他对屈—怪的为人,也有了初步认识!

  他年轻时可能做错了某一件事,致为师门所不容,他年轻气盛,落魄江湖,心有不甘,于是改名远走关外,另投名师。

  此人昔年虽见逐师门,但生性耿直,要使他感恩图报,倒是个忠心不二的人!只是从他口气中听出,此人是颇有正气感,如果一旦发现…

  不过这也不足虑,自己对他早已有了安排!

  夏云峰想到得意之处,不觉脸上微有笑容。_索寒心看看天色,适时起立,含笑道:

  “时间差不多了,堡主总教头请到西花厅去吧!”

  他生成一副皮笑肉不笑模样,虽然在笑,总使人有阴沉之感!

  夏云峰点点头,站起身道:“好,总教头今天新来,老夫略备水酒,算是替你洗尘………”

  屈一怪感激的站起身,连连拱手道:“属下初来,寸功未立,堡主如此厚爱,属下如何敢当?”

  夏云峰蔼然一笑道:“总教头毋须客气,这是老夫对总教头略表敬意,再说本堡还有几位教头,以后都是总教头的辖下,要总教头多加督导,大家初次见面,也可算是联欢吧!”

  屈一怪谦恭的道:“既然堡主吩咐,属下敢不从命?”

  当下仍由夏云峰领先,大家出了书房,一路往西花厅而来。

  西花厅,即是西院,和范子云的东院遥遥相对,出了月洞门,眼前一片花圃,依墙一座假山,比围墙还高!

  花厅一排五间,中间打通成一间敞厅,画廊雕栏,曲槛临风,别有一番豪华气象。花厅上此时早已有四个人坐在那里,一眼看到堡主驾到,一齐站了起来。

  夏云峰含笑点头,引着屈一怪走入花厅,然后摆了摆手,说道:“大家请坐。”

  他自己居中站定,把屈一怪让到左上首一个位子,屈一怪再三谦让,才一起落坐。

  夏云峰含笑道:“四位教头,老夫给你们引见本堡新任总教头,就是这位屈一怪屈老哥。”

  接着指着四人,逐一介绍,灰鹤任寿、断魂刀诸一飞、草上飞孙国彪、天马马全义。

  四人一齐抱拳道:“属下见过总教头,以后还要总教头多多指教。”屈一怪铁拐拄地,连连拱手,惶恐的道:“四位老哥好说,兄弟蒙堡主不弃,滥竿充数,今后全仗四位老哥时加鞭策,同时协力,才能稍报堡主于万一。”

  夏云峰对屈一怪口口声声感恩图报,自然是极为满意,呵呵一笑道:“好了,大家今后都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大家快请坐吧!”

  这时花厅右首,已有两名青衣使女摆好杯盏,陆续送上酒菜。、索寒心起身道:“堡主请入席了。”

  夏云峰含笑起身,一抬手道:“总教头今天初来,该请上坐。”

  这是堡主器重总教头!

  屈一怪拄着铁拐,连连躬身道:“这个属下如何敢当?”

  索寒心道:“总教头,你是初来,虽非宾客,但今天这席酒,是堡主替总教头接风,你理该上坐,再客气,岂不见外了?”

  屈一怪是个爽直的人,这就朝夏堡主拱手:“属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拄着铁拐,在上首宾位入席。

  夏云峰坐了主位,索寒心和四名教头依次入坐.在左右作陪。两名青衣使女子执银壶,替大家面前斟满了酒。

  夏云峰当先端起桌上酒杯,朝屈一怪道:“本堡能聘到屈老哥担任总教头,可说深庆得人,总教头这一杯酒.算中老夫略表敬意,老夫先干了”说罢一饮而尽。

  屈一怪双手举杯,惶恐的道:“堡主言重,属下得能追随堡主,是属下遇到了明主,属下理该敬堡主才对。”同样举杯就唇,一饮而干。

  两名使女立即手捧银壶,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

  索寒心随着起立,举杯道:“属下这杯酒,是敬堡主深庆得人,敬总教头荣任之喜。”

  一口喝干了杯中之酒。夏云峰呵呵一笑,和屈一怪同时喝干了酒。

  接着是任寿等四位教头,也—一敬酒。

  夏云峰得到屈一怪这么一个武功高强,又肯为己用的人,心里确实深庆得人,高兴非凡,杯到酒干,兴致甚好。

  屈一怪落拓江湖几十年,如今一跃当上了总教头,怀中又塞了一张一万八干两的银票,也是踌躇满志,意兴飞扬,露出了粗豪的本色,毫无半点戒心,同样的杯到酒干,来者不拒。

  夏云峰看在眼里,心中更是暗喜。只是和大家洪声谈笑。

  桌上珍馐杂陈,大家开怀畅饮,酒至半酣,索寒心喝完一杯酒,站在他身侧的使女,正好壶中已空,回身退下,另一个使女立即过来替他斟满了酒。

  索寒心起身道:“堡主,属下再敬你一杯。”

  先敬堡主,正是为轮下来敬总教头作伏笔也。

  夏云峰心中会意,呵呵一笑道:“好,今晚咱们就喝个痛快。”

  果然和他对干了一杯。这时退下去的使女,已经手捧银壶,走了过来。

  索寒心有意无意的看了她一眼。那使女低下头,替索寒心面前空杯斟酒。

  索寒心故意目光一抬,说道:“你也不看看,总教头面前酒杯已空,怎么先替我斟起酒,还不快过去替总教头斟满了?”

  那使女娇应一声,索寒心斟满之后,又替屈一怪杯中斟满了酒。

  索寒心极自然的举杯道:“总教头原来是海量,古人说得好,酒逢知己干杯少,来,兄弟再敬你三杯。”

  他这杯酒,和屈一怪原是同一壶中斟出来的,自然不会引起屈一怪的疑心。

  其实屈一怪生性粗豪,根本不在意这些,闻言大笑道:“总管说的是,一杯杯的喝,太闷气了,三杯一起喝才有意思。”

  于是两人连干了三杯。那随后送酒来的使女只好站在屈一怪身旁,替他斟满了三杯。索寒心那边,只好由另一个使女侍f敬酒了。

  接着灰鹤任寿。断魂刀锗一飞、草上飞孙国彪、天马马全也依次向屈一怪敬酒,同样每人三杯。

  屈一怪在饮酒上,是个直性子,这种人容易交朋友,他又竭力的想结交眼前这些朋友,何况他本来就是海量,因此来者不拒,不过一会工夫,那使女手中的一壶酒,又已喝尽。

  这壶酒,除了上来之初,替索寒心斟过一杯之外,如今都倒进了屈一怪的肚里。

  先前夏云峰看他(屈一怪)和索寒心对喝之时,脸上还有些戒备神色,后来看他一壶酒都喝了下去,心头顿时大定,只是手拈着长须,脸含微笑,看他们拼酒。

  就在此时,突听屈一怪口中“啊”了一声,虎的站了起来I夏云峰暗暗吃惊,急忙离座,假意问道:“总教头怎么了?”

  屈一怪一支铁拐就放在他坐椅背后,但他并未去拿,只是单足拄地,屹然如金鸡独立,鬓发如戟,眼中布满了红丝,双手摸额,说道:“属……属下……头好………疼。”

  他还不疑有他。

  索寒心暗暗朝夏云峰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已经差不多了一面皮笑向不笑说道:“总教头大概酒喝得太猛了!”

  “不………不……对……”

  屈一怪口齿渐渐不清,身子晃动,柱地左脚,摇摆不停,随着一个踉跄,冲出去两三步之多,还是给他站住了。

  口中忽然发出怪笑一声,举手一掌,朝他身前一张紫檀木雕花椅上劈落,但听“咯”的一声,一把檀木交椅,竟被他这一掌成粉碎。

  试想檀木交椅,何等结实,一个人掌力再强,顶多把椅子劈得四分五裂,已是了得,他这一掌,居然把檀木交椅劈成粉碎,这分功力,岂不骇人?

  这下连堡主夏云峰都不禁看得耸然动容!

  任寿、锗一飞、孙国彪、马全义四人,一齐看得脸色大变,不约而同身形疾退一步,正待各掣腰间兵刃。

  索寒心急忙摇手道:“总教头喝醉了,不碍事。”

  屈一怪似是神志渐失,一掌劈碎椅子,口中又发一阵得意的怪笑,笑得声震屋瓦!他究竟是右足已残,一只左脚站立不稳,就在笑声中,脚下又是一个踉跄,朝前跌扑下去。

  不!他这下翻出去七八尺远,忽然双手抱头,像竖蜻蜓一般,头下脚上,倒立起来!

  敢情他此刻头痛如裂,身子倒竖,在地上乱转!

  夏云峰看在眼里,心中暗道:“他果然没有说谎,练的是关外长白派的“倒卓功”!

  这一想,对屈一怪的来历,也就深信不疑!

  这“倒卓功”,乃是长白派与天下武林所有内功,完全大异其趣,据说长白派的“倒卓功”,传自西域,逆气倒行,不惧点穴。

  倒卓,是谓丁倒卓立,候册醉中诗:“烂醉归来驴失脚,破靴指天冠倒卓”是也。

  闲言表过,却说夏云峰。索寒心和任寿等四位教头,还有吓得花容失色的两名青衣使女,大家都站得远远的,看着在地上倒竖乱转的屈一怪,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好像在看他变戏法一般!

  花厅上这一阵工夫,竟然静得坠针可闻,没有一丝声音!

  有之,那就是逐地乱转的屈一怪,衣带鼓风,发出来的呼呼轻啸,人就像陀螺一般,愈转愈快!那是药性发作了!

  屈一怪虽已失去了神志,但他体内精纯的内功,并未丝毫消失,此刻正在自动的和药性搏斗。才会使他有如此奇特的行动,这样足足转了一刻工夫之久,陀螺终于缓缓慢下来了。

  不!屈一怪一个人砰然一声,摔倒下去,扑卧地上,就一动不动了。

  夏云峰关切的望望索寒心,问道:“索总管………”

  索寒心深沉一笑,挥挥右手,朝两名青衣使女吩咐道:“总教头酒后疲乏,你们扶他去宾舍休息去吧!”

  两名使女唯唯应是,双双走了过去,搀扶起屈一怪,出了花厅,往宾舍而去。

  任寿等四名教头也随着一齐辞出。

  夏云峰急急问道:“索总管,屈一怪何时可以醒来?”

  索寒心道:“他功力深厚,方才服了‘迷迭散’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内力耗损甚多,大概要睡到明天,才会清醒过来。”

  原来方才那壶酒内,他暗中放下了“迷迭散”I“迷迭散”是岭南温家的独门秘方,岭南温家在江湖上以迷香闻名海内。

  “迷迭散”的主要药物叫做迷迭香,据说还是魏文帝从西域移植来的,香气芬芳,毒性甚烈,温家配制的“迷迭散”可以使人迷失本性,受人奴役,而武功不失,是迷药中唯一中了迷,依然会和常人一般,看不出丝毫异处的一种害人奇药,岭南温家把“迷迭散”视作异宝,据说每钱要卖到千两纹银以上。

  夏云峰微微一笑,说道:“如此就好!

  索寒心深沉的道:“堡主真的相信他说的话么’!”

  夏云峰道:“怎么。你还怀疑他的来意?”

  索寒心嘿然道:“正是。”

  夏云峰笑了笑道:“就算他是有企图来的,但服下了‘迷迭散’,还有什么作用?”

  索寒心发出一声森冷的笑声,说道:“他虽已服下‘迷迭散’,但他所为何来?有什么羽党?咱们总该弄清楚才是!”

  夏云峰惊然道:“索总管说得极是。”

  夜色已深,范子云今天很清静的过了一天。

  师傅叫他不可轻举妄动,免得引起夏伯伯的疑心,他整整一天都没有出过东院一步。

  没有事,就取出夏伯伯给他的“九宫剑谱”来看。他练的是“指剑十三式”,虽是以指代剑,但剑法的诀窍他懂。

  何况“九宫剑谱”注解的十分详细,上面还有夏伯伯的朱批,对一招一式,都说得很详尽。因此有很多招式,他都能融会于心,尤其九宫步法,游走穿行,变化复杂,使他看得津津有味,一整天,都消磨在这本剑谱上。

  晚餐之后,他很早就熄灯睡了,此时他已经酣然进入了睡乡。

  忽地他在睡梦中依稀听到窗外有人弹指的声音,一个练武的人,虽在睡梦中,依然会保持着相当的警觉。

  范子云自幼练武,又经名师学艺,内功已有相当火候,声音入耳,自然很快就警觉了,他心头暗暗一惊,立即翻身坐起,轻悄的一跃下床,飘近窗口,低声问道:“什么人?”

  窗外那人低低的道:“是我,你快出来。”

  范子云本来还当是师傅,此时听那人声音不像师傅,心下不禁起疑,问道:“你是什么人?”

  窗外那人没有再作声。

  范子云心中疑窦更甚,一手抓起青霓剑,打开窗子,身形一耸,穿窗而出,举目四顾,但觉微风拂面,星斗在天,看不到半个人影,心中更觉纳罕,瞥见远处花影间正有一条人影,朝他招了扬手,就倏然飞起,疾如飞隼,朝墙外飞去。

  范子云不知这人是谁,不知他找自己何事?但他有了前面两晚的经验,心知必然又是潜入夏家堡来的夜行人无异!

  他心中正惦记着那个冒充紫玉的姑娘,不知是谁,心知此人夜入夏家堡,必然和那负伤的假紫玉是一路的人,自己正好问问他假紫玉的下落,心念这一动,立即猛一吸气,双足点动,飞身追了过去,等他越过围墙,那人已在十二三丈之外,看到范子云追出,一声不作,就转身飞掠而去。

  范子云既然追出来了,自然不肯轻易放弃,立即长身追去,虽已出了东院围墙,但还是夏家堡之中,前面那人,似是对夏家堡的地形极熟,又抢先了一步,因此虽是一前一后,追逐奔行,依然没有追得上他。

  前面那人身法极快,时隐时现,所经之处,都是僻静之处,一路上竟然没遇到巡夜的堡丁,一会工夫,就出了夏家堡,那人奔行更快,范子云也不住的提吸真气,施展轻功,往前急起直追。

  两人越奔越快,也越迫越远,眼看快要追上,前面那人忽然身形一闪,朝一片树林中投入。

  范子云追到林前,忽然脚下一停,心中暗道:“师傅说过,江湖上有一句话,叫做‘遇林莫入’,是因为树林隐秘,容易中人暗算,这人把自己引到此地,又忽然闪入林去,莫非有什么埋伏不成,自己可不能上他的当。”

  心中这一想,就在林前站停下来,大声说道:“朋友您把在下引来,究竟有何见教?就请出来明说好了。”

  说完,等了半晌,林内黑沉沉的没人回答。

  范子云又道:“在下和朋友素不相识,深更半夜,把在下引来此地,不是和在下开玩笑吧?”

  “嗤!”有人在林内发出极轻的笑声!

  接着树林子左首,轻悄悄闪出一个人影,说道:“范公子,我在这里!”

  这下声音说得较响,听来很娇,很脆,显然是个女子!

  范子云急忙转过身去,看的不禁一怔?原来月光之下,俏生上站着一个紫衣女郎,这女郎看去不过十六七岁,生得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清新、娇美,在她眉梢眼角间,还掩不住稚气,但使人有明亮的感觉!

  她,他从未见过!此刻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范子云,正在掩口轻笑!

  范子云望着她,问道:“刚才是姑娘引在下来的了?”

  紫衣女郎浅浅的道:“不是我,你说是谁?”

  范子云道:“姑娘是什么人?”

  紫衣女郎抿一笑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来吗?”

  范子云道:“在下听不出来。”

  紫衣女郎眨眨眼睛,又道:“那你就猜猜看?”

  范子云道:“姑娘不说,在下如何猜得出来?”

  紫衣女郎俏生生的走前一步,昂首道:“你仔细瞧瞧,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

  范子云目能夜视,早就看得很清楚了,这时她逼近跟前,看着她嫩脸匀红,一付娇憨模样,心头怦然跳动,一面微微摇头道:“在下觉得姑娘眼生的很,好像没见过。”

  ‘啊哟真是木头人!”

  紫衣女郎轻轻跺了下小剑靴,展齿一笑,说道:“好吧,我叫商小雯,商是商量的商,大小的小,要是雨字下面一个文字,你听清楚了吧?”

  她口齿清脆,说得很快,但听来十分悦耳。

  范子云抱抱拳道:“原来是商姑娘。”

  商小委噗呼一笑,欠欠身道:“原来是范公子。”

  范子云觉得她很顽皮,不觉笑了,笑得很开心,问道:“姑娘找我不知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商小斐道:“老实告诉你,我是大白星君的化身,特地下凡来救你的。”

  范子云道:“姑娘别开玩笑了,有什么事,就衣说吧!”

  商小雯道:“你认为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范子云看她一本正经的说着,心中觉得奇怪,问道:“难道!”娘不是在和在下开玩笑么?”

  商小雯道:“我才不是呢?人家巴巴的赶了二三十里路远,谁是来和你开玩笑的?这玩笑有什么好开的?”

  范子云道:“那么姑娘究竟是为什么把我引来此地的呢?”

  商小雯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是为了救你呀!”

  “救我?”范子云道:“姑娘是说在下有什么危险,姑娘才来救我的了?”

  商小雯点头道:“就是咯,你若是没有危险,太白星君会来救你么?”

  范子云笑了笑道:“那么姑娘倒说说看,在下究竟有什么危险?”

  商小雯道:“老管家临终时,叫你离开夏家堡,到金陵去,你为什么不走呢?”

  范子云听得一怔,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商小雯道:“我还知道他要你到金陵盛记缥局去找盛锦堂盛老缥头,对不?”

  范子云目光盯着她,问道:“你究竟是谁?”

  商小雯展齿笑道:“我是太白星君的化身咯!”

  她这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很妩媚,也很调皮。

  范子云道:“我们说正经话好不?”

  “我说的本来就是正经话咯!”商小雯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范子云道:“你说吧!”

  商小雯走上一步,低低的道:“你师傅不是投到夏家堡去当总教头了么?”

  范子云心中暗暗奇怪,这位商姑娘不知是什么人,她好像又自己事情,知道得很多,一面故意问道:“我师傅?我没有师傅。

  “你骗谁?”商小雯披披嘴道:“那屈一怪不是你师傅?我明明听你叫他师傅,这还会错?”

  范子云道:“姑娘……”

  商小雯不待她说下去,即抢着道:“你等我说完了以后再说好不?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有关你师傅的事。”

  范子云问道:“我师傅有什么事?”

  “你现在不是承认了?”

  商小雯得意的一笑,接着一本正经的道:“你师傅今天到职中午夏堡主给他接风,在酒里不知放了什么药……”

  “你说什么?”范子云听得心头猛然一震,急着问道:“他们在酒中下了什么?”

  商小雯掠掠鬓发,说道:“下了什么药,我可不知道,不过一定是很猛烈的药。”

  范子云道:“你怎么知道的。”

  商小雯道:“你忘了我是太白星君的化身!”

  范子云道:“你知道我师傅后来怎样了?”

  商小雯道:“他喝下那一壶酒之后,就一掌劈碎了一把椅子接着身子倒竖,在地上乱转。”

  身子倒竖,在地上乱转?

  范子云凛然道:‘对了!那一定是毒药,你知道是谁下的毒么?”

  商小雯摇摇头道:“不知道。”

  “多谢姑娘见告!”

  范子云朝商小雯略一抱拳,转身欲走。

  商小雯道:“你要到哪里去?”

  范子云道:“在下要赶回去。”

  商小雯失色道:“你不能回去。”

  范子云道:“在下为什么不能回去?我要去问夏伯伯,谁下的毒,害死了我师傅?”

  商小雯道:“你这人也真是的,谁说你师傅死了?”

  范子云愤怒的道:“我师傅喝了一壶毒酒,在地上乱转,就是毒性发作了。”

  “你听我说呀!”

  商小雯急得直跺脚,说道:“后来你师傅倒在地上,夏堡主要人把他扶到宾舍去休息,听说明天早上就可以醒过来,怎么会死?”

  范子云松了口气道:“那就不是毒药了。”

  “谁说毒药来着?”商小雯道:“不过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范子云道:“他们有什么阴谋?”

  商小雯道:“这我不知道,但你不能再在夏家堡待下去了。”

  她刚说到这里,树林内忽然闪进一条人影,距离两人,不过五六丈远近,但因来人恍如一缕轻烟,来得无声无息,所以两人依然一无所觉。

  范子云道:“为什么?”

  商小雯道:“你难道忘了老管家要你去金陵盛记镖局么?”

  范子云道:“我没有忘记。”

  商小雯甜甜一笑道:“这就是了,我今晚把你引出来,就是约你到金陵去的。”

  范子云道:“不,我非赶回去不可。”

  商小雯道:“你不相信我的话?”

  “在下相信。”范子云道:“但在下非回去不可。”

  商小雯气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大概你是想做夏家堡的女婿,才这般舍不得走。”说完跺跺脚要走,但又回过头来,说道:“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转身疾奔而去。

  范子云望着她纤小的人影,摇摇头,同样转过身,依然朝夏家堡方向奔去。

  商小雯掠出去十几丈远,忽然又停住身形,转过身来,她以为范子云还站在那里,哪知范子云早就走了。

  这下她好似遭受到很大的委屈,一跺脚,正待回身,突听身后有人叫道:“姑娘慢点走!”

  商小雯一怔,侧脸看去,只见从林间缓步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这人身穿天蓝缎袍,方面长须,目光炯炯有神,他虽然走得不快,却有一股慑人的威势!

  商小雯见到此人,心头暗暗吃惊,但故意横了他一眼,问道:“是你在和我说话么?”

  蓝袍老者脸含微笑,说道:“不错,老夫想和姑娘说几句话。”

  这几句话,他已经走到商小雯面前,脚下便自停住。

  商小雯暗暗戒备,一面冷声道:“你是什么人?我又不认识你,有什么好说的?”

  蓝袍老者一手捋须,微微一笑道:“老夫夏云峰,姑娘总知道吧?”

  商小雯道:“我不知道。”

  夏云峰依然含笑道:“方才走的范子云,你不是和他很熟么?”

  商小雯道:“我不知道。”

  夏云峰敞笑一声道:“你和他不熟,会约他到这里来么?”

  商小雯道:“我不知道,你就是这几句话,现在说完了吧?”说完,转身欲走。

  夏云峰道:“老夫要问的话,还没完,姑娘自信走得了?”

  商小雯显然有些着急,冷冷的道:“你要怎样?”

  夏云峰轻咬一声,一手依然持着他垂胸的黑须,徐徐说道:“老夫并无为难你之意,只要你实话实说,回答老夫,老夫就可放你回去。”

  商小雯道:“你要问什么?”

  夏云峰目若寒星,注在她脸上,徐徐说道:“你先说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商小雯嘻的一笑道:“我叫小仙女,仙女自然是天上来的。”

  夏云峰睑色一沉,哼道:“小姑娘,你在老夫面前,这般胡扯,只怕不会有便宜的。”

  商小雯道:“那你叫我怎么说呢?”

  夏云峰冷然道:“实话实说。”

  商小雯答道:“好,你问吧!”

  夏云峰冷厉的目光紧紧迫注着商小雯,问道:“你就是潜入夏家堡,假冒紫玉姑娘,救走如玉的那人了?”

  商小雯连连摇头道:“不是,那不是我。”

  夏云峰通问道:“不是你,是谁?”

  商小雯道:“不是我,就是不是我,我怎么晓得是谁呢?”

  夏云峰道:“好,那么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商小雯道:“我叫小雯。”

  夏云峰道:“你没有姓?”

  商小雯道:“我师傅只叫我小雯,他老人家没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

  夏云峰道:“你师傅又是谁呢?”

  商小雯眨眨眼睛道:“师傅就是师傅咯,我从小就叫他师傅,师傅没告诉我他是谁,我怎么知道师傅是谁?”

  夏云峰问道:“那你师傅呢?”

  商小雯随手一指,说道:“师傅要我在这里等他,大概也快来了。”

  夏云峰道:“你如何认识老夫侄子的?”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