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东风传奇 >> 第二十二章 周子厚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

第二十二章 周子厚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

时间:2017/12/17 9:26:56  点击:462 次
  他——正是秦家堡老堡主双环无敌门下首徒周子厚,一掌交接,他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

  一时间,不禁微微一怔,目注对方,喝道:

  “阁下有胆夜闯秦家堡,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原来刚才和他对了一掌的,竟然是个矮胖的蒙面人。

  就在他话声未落,从秦家堡南首,相继飞起三四道人影,越过环堡小河,扑上围墙。

  秦家堡内也立即有几条人影迎着截住,双方不发一言,就动上了手。

  周子厚是秦家堡掌门大弟子,他眼看今晚强敌压境,来人身手之高,几乎无一不是高手,心中一动就有了谱儿。他暗道:

  “这些人莫非会是少林寺的人?他们白天藉送还二位师弟为名,觑伺堡中虚实今晚再次入堡,那是认为他们的方丈被困在这里了!”

  对面矮胖蒙面人低沉的喝道:

  “秦家堡闯不得吗?”呼地一掌直劈过来。

  周子厚喝了声:

  “来得好!”

  右掌划着弧形,朝前推出。

  这一记他因对方第一掌上掌力极强,因此出手就使了九成功力,但等到双方掌势交接居然平分秋色,各不相让。

  矮胖蒙面人右掌未收,左手突然化拳,再次直捣过来。

  周子厚试出对方功力几乎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心头为之一宽,(方才对方上屋之际,感觉上,对方功力似乎高过自己甚多),口中嘿了一声,左手一圈,紧接着朝前推出。

  双方这回同时以快打快,互相抢攻,瞬息之间,就打了十几个照面。

  周子厚是双环无敌秦大钧的首徒,从师二十几年,对武当派武功,已有七八成火候,尤其乃师独门功夫双环手,更练得十分纯熟。

  他平日为人稳健,这回连番抢攻,把师门最得意的“双环手”绝艺,接二连三的施展出来,但对方尽以散手应敌,从头到尾,没见他使出成套的拳掌来,因此连对方究竟是何来历,也看不出来。

  不,对方虽在和自己连番抢攻,对自己凌厉攻势,都从容消解,似是毫不费力,可是攻出来的拳掌,却又正好和自己功力相仿佛,有时掌势稍重,等自己出手对架之时,好像又忽然减轻了许多。

  周子厚有此发现,心中不禁暗暗奇怪,接着暗中留心,连试了几次,果然如此,对方功力明明高过自己甚多,却偏要装出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这到底为了什么?

  “缠斗?他为什么要缠住自己呢?”

  再看南首屋面上,闯入堡来的共是四个蒙面人,分别由四个师弟截着动手,双方正在激斗之中,但情形也和自己差不多,只是互相攻拒,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从右侧飞入秦家堡的那条小巧人影,其实就是珠儿,她仗着高超的轻功和娇小的身躯,人又机警,是以秦家堡虽然到处都有岗哨,她依然如入无人之境,就算她从你身旁闪过,你也只当是眼花而已!

  何况这时她已从屋面落至地面,躲躲闪闪地走在回廊曲折、复道阴暗之中,更加难以发现她了。

  她一路凭着记忆,走近后进转角,口中发出地鼠吱吱的叫声。接着只听一排花丛间响起一声“妙呜”猫叫。

  珠儿心头一喜,急忙纵身跳过去,压低声音叫道:

  “大哥,你在那里?”

  暗影中有人应声道:

  “小妹,快过来,我在这里。”

  这人居然是刘子明。

  原来这是醉道人设计的,他要谷飞云乔装刘子明,要至远大师门下徒弟了得乔装吕子春,混入秦家堡来,目的是在侦查少林方丈究竟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谷飞云站起的人,等珠儿掠到迅即蹲了下去,低声道:

  “除了秦剑秋的书房,所有地方,我和了得师兄全搜遍了,没找到方丈大师的踪影。”

  珠儿道:

  “这怎么会呢?哦,二姐说,人可能藏在地下密室里,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地下密室?”

  “没有!”

  谷飞云微微摇头,续道:

  “秦家堡好像没有地下密室,只有厨房里有一座地窖,是堆放酒缸和杂物之处,并没有人。”

  珠儿偏头想了想,说道:

  “大哥,你说只有秦剑秋的书房没有去搜过,说不定方丈大师就被他囚禁在书房里,我们快走。”

  “不,我看不像。”

  谷飞云道:

  “如果方丈被囚在这里,束无忌、张少轩等人一定也会在这里,对不?现在,我们搜遍整个秦家堡,竟然不见束无忌、张少轩等人踪影,所以据我推测,方丈大师极有可能不会在这里的。”

  珠儿道:

  “不管他书房里有没有囚禁着方丈大师,我们总要去看上一看的,大哥,我说的对吗?”

  “你说得对!”

  谷飞云点点头道:

  “我们走。”

  他领着珠儿穿行长廊,来至书房,一路上也曾遇上几处值岗的人,谷飞云手上早已握着一把碎石子,随手弹出,就不动声色的制住了他们的穴道。

  书房中还有灯火,却不见秦剑秋的踪影,显然他刚出去。

  谷飞云艺高胆大,当先推门而入,珠儿也紧跟着走入,两人目光转动,若大一座书房,可以一目了然,没有人在。

  左首一间垂着紫红绒帘,里面放一张花梨木大圆桌和十把椅子,乃是宴请好友们的餐厅。

  右首另有一道雕花门户,并未开启。

  珠儿走到门中,回头叫道:

  “大哥,里面好像还有一间房呢!”

  谷飞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推开门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卧室,陈设精雅,靠壁处放一张雕花木床,床前一张雕花几上,放一盏白瓷灯罩的油灯,灯光照得十分柔和。

  床上盘膝坐着一个须眉花白的老者,生得方面大耳,皮肤白皙,貌相慈祥之中颇有威仪。

  此时听到房门推启之声,不觉缓缓睁开眼来,看到走进来的竟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小女孩,脸上微露诧异之色,问道:

  “小姑娘,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珠儿也怔了一怔,脚下趑趄,反问道:

  “你是什么人呢?”

  “你问老夫是谁?”

  老者呵呵一笑,道:

  “你不知道老夫是谁……”

  他话声未落,忽然看到珠儿身后跟着走入的谷飞云,就接着问道:

  “子明,这小姑娘是什么人?”

  谷飞云并不认识这老者是谁,自然也怔了一怔,连忙抱拳道:

  “她是在下小妹。”

  老者双目突然射出两道慑人的精芒,沉笑一声,道:

  “你不是刘子明,说!尔等究是何人,到书房里来作甚?”

  谷飞云抱拳道:

  “你老误会,在下正是刘子明……”

  “哈哈!”老者没待他说下去,就洪笑一声,截着怒声道:

  “你知道老夫是谁?刘子明会连师父都不认识吗?快说,你究竟是谁,冒充刘子明混进秦家堡来,有何图谋?”

  他这句“刘子明会连他师父都不认识吗”听得谷飞云蓦然一惊心中暗暗叫了声“糟糕”,自己怎会忘了秦剑秋还有一个父亲——双环无敌秦大钧?

  一时之间,他竟然接不上口去。

  秦大钧双眉陡竖,喝道:

  “小辈,你怎么不回答老夫?”

  珠儿披披嘴哼道:

  “你问我们是谁?怎么不去问你的儿子?大哥,我们走!”

  说完,转身欲走。

  秦大钧怒笑道:

  “你们走得出去吗?”

  左手扬处,一道掌风突然从左首迥绕而来,一下抄到两人身后,封住了去路。

  珠儿看他掌风居然会转弯,但内力似乎并不强,没有凌厉逼人的劲气,右手一抬,就朝前推出。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秦大钧劈出的那一掌本来无声无息,但经珠儿掌力一推,顿觉柔韧无比,珠儿身上宛如被人推了一把,震得脚下浮动,身不由己被逼得连退了两步。

  谷飞云吃了一惊,急急问道:

  “小妹,你没事吧?”

  珠儿从没吃过亏,一张小脸都胀红了,甩甩头道:

  “我没什么。”

  身形倏然飞起,口中哼道:

  “你也接我一招!”

  话声未落,人已飞到秦大钧头顶,使了一记“云里探爪”,身子还横浮上空,伸出手掌朝下拍去。

  秦大钧想不到这女娃儿身子有这般快法,口中沉嘿一声,右手朝上撩起,喝道:

  “去吧!”珠儿手掌堪堪拍下,陡觉一道柔韧掌风朝上涌来,她刚吃过这种柔韧掌风,却带着极强震力的亏,不敢和他掌风接触,身子一偏,就翩然飞了开去。

  秦大钧目光一注,口中轻咦道:

  “云龙三折!”

  珠儿避开掌风,身子在空中打了个转,双掌疾发,又朝秦大钧当头飞袭而至。

  谷飞云看出秦大钧一直坐着没有站起来,心想他可能双足不能动弹,自己此行,只是寻找少林方丈被囚禁在那里,秦大钧在武当派俗家弟子中,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犯不着得罪他。心念这一动,就朝珠儿叫道:

  “小妹,不可得罪秦老堡主,快走吧!”

  说完,正待退出。

  秦大钧端坐床上,冷嘿一声,道:

  “老夫没有点头,你们休想出我房门一步。”

  右手上挥,再次把珠儿逼退。左手一挥,立有一道掌风朝门口涌到。

  珠儿不敢和他硬接,翩然飞落谷大哥身边。

  谷飞云还没举步跨出,暗觉一道柔韧暗劲横互身前,挡住门口,一时也激发了少年英气,朗笑道:

  “那也未必。”

  右手化掌,朝前推去。

  掌势甫出,但感秦大钧的掌风立起反应,本来只是一股柔韧之气,这已因有外力干扰,立即化作一道极强震力,反震过来。

  但谷飞云这一掌使的乃是玄门护身真气的“太清真气”,原也具有反震之力,对方把真气反震过来,自然也会再把掌力反震回去。

  两股力道一再往返,就发出一阵阵轻响,谷飞云只是被逼退了一步。

  这下可把秦大钧看得暗暗惊异,这年轻人练的会是什么内功,居然可以和自己发出的“太极玄功”真气抗手,一再往来反震!心中想着,大喝一声:

  “小辈,你再接老夫一掌。”

  右手划了个弧形,朝前推来。

  谷飞云方才转身欲走,是面向门口挥出的一掌,也就是背向着秦大钧,现在听到秦大钧的喝声,不觉倏地转过身去,但他看到秦大钧依然盘膝坐在床上,虽然面有怒容,却是一脸正气,不似坏人。

  本来,谷飞云准备盛气相向,想到他也许并不知道秦剑秋的所做所为,心气不觉平和下来,急忙右手疾举,口中叫道:

  “秦老堡主且慢!”

  秦大钧一掌甫发,耳中听到谷飞云的喊声,再看眼前此人脸上虽然易容而来,但眼中神光湛然,正而不邪,心中方一犹豫,手掌去势不由稍缓,同时也感觉到对方年事虽轻,但手掌这一竖立,已把自己掌锋阻遏住了。

  唔,他似乎有话要说,这就一招手,收回掌力,沉声道:

  “小辈,你有何话说?”

  行飞云拱拱手道:

  “在下固是易容而来,但详细内情,此时实无法奉告,在下也不想和老堡主动手,增加双方误会,务请老堡主原谅!”

  秦大钧成名多年,谷飞云的口气焉会听不出来,心中不由一动,依然沉笑道:

  “好,你有难言之隐,老夫就不问你来历如何,既入老夫室内,你只要接得住老夫一掌,就可任你自去。”

  谷飞云道:

  “如此多谢老堡主,老堡主请出手吧!”

  秦大钧沉喝一声:

  “你接着了。”

  挥手一圈朝前拍来。

  他外号双环无故,这一掌存心掂谷飞云斤两,一掌出手,就有一道嘶然风声,极柔的掌力直涌过来。

  谷飞云不敢怠慢,同时运起功力,右掌直竖,迎着劈出。

  他从小练的是佛门“金刚禅功”,这一掌劈出来的是“金刚掌”,但他又由酒仙南山老人传他玄门“太清心法”,使出来的虽是“金刚掌”,却揉和了玄门“太清真气”。

  “金刚掌”是纯阳至刚之气,“太清真气”却是先天轻清之气,因此这一记“金刚掌”

  含蕴了刚中有柔的佛道两门神功。

  双方掌势乍接,发出波的一声轻响,谷飞云上身微晃,后退一步。

  秦大钧端坐床上,虽然纹风不动,但心头也感到轻震(那是太清真气的反震之力),暗道:

  “金刚掌,他果然是少林弟子。”接着,挥挥手道:

  “你们去吧!”

  谷飞云听得深感意外,急忙低喝一声:

  “小妹,快走!”

  两人匆匆退出书房。

  珠儿轻声地道:

  “谷大哥,我们找不到方丈大师,怎么办呢?”

  谷飞云道:

  “那么一定是在归家村了。”

  谷飞云轻轻地点点头。
 

 
分享到:
周共和 始纪年 历宣幽 遂东迁62
Lady gaga
李白为了升官连换四个老婆
于是“美”成为了清朝后宫女子生活中的一项重之又重的内容。她们不仅注重容颜之美,更重视服饰之美等。拿即使宫中事务再繁忙,每天也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温水洗脸、敷面,用扬州产的宫粉、苏州制的胭脂和宫廷自配的玫瑰露护肤美颜等。连对牙齿的护理也不疏忽,不仅用中药保护,还用药具医疗。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中国唯一被性病折磨致死的皇帝
苏明允 二十七 始发愤 读书籍 彼既老 犹悔迟 尔小生 宜早思95
乡愁 余光中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