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北山惊龙 >> 第五章 天门传人

第五章 天门传人

时间:2017/12/10 15:07:41  点击:729 次
  姓毕的,江湖上倒不多见,从前……唔,唔,从前好像有一个姓毕的剑客,叫做毕……毕……”

  毕玉麟忙道:

  “老人家,你可是说屠龙剑客毕绍德?”

  对屋老人唔道:

  “不错,不错,就是屠龙剑客毕绍德!小娃儿,你听谁说过?”

  毕玉麟道:

  “老人家说的,就是家父!”

  对屋老人忽然“啊”了一声。

  毕玉麟不待他说话,急急追问道:

  “老人家,你认识家父?”

  对屋老人吁了口气,道:

  “不!不!老夫只是听人说过。”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又道:

  “咳,你们还没说出怎会到双龙堡来的?”

  毕玉麟于是把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对屋老人问道:

  “阎伯修答应明日送你们上路?”

  毕玉麟点头道:

  “是堡主亲自答应的。”

  对屋老人愤怒的道:

  “这老贼好生毒辣!”

  孙燕插口道:

  “老人家,你说他不会放我们出去?”

  对屋老人冷冷笑道:

  “能够生出双龙堡,江湖上人也不叫它阎王堡了。唔,你们一个老母在堂,一个父仇未报,自然不能把性命送在这里。”

  孙燕听他口风,忽然灵机一动,急忙问道:

  “老人家,你可是有什么办法吗?”

  对屋老人微微一笑,道:

  “小娃儿,你倒真是个鬼精灵,办法当然有,只有你大哥必须替老夫办一件未了之事。”

  孙燕大喜道:

  “这个自然,你老人家快说吧!”

  对屋老人道:

  “你大哥答应了?”

  孙燕道:“你老人家吩咐,大哥自然答应。”说着一面用手轻轻推了毕玉麟一下,低声道:“大哥,你快答应他咯!”

  毕玉麟因义弟一直抢着和对屋老人说话,自己一句也插不进去,又不知对方要自己办一件什么未了之事,却催着要自己答应人家,一面忙道:

  “老前辈如有差遣,只要小可办得到的,无不遵办。”

  对屋老人道:

  “办得到,办得到,办不到的事儿,老夫也不会叫你娃儿去办,唔,你们可知道老夫是谁?”

  孙燕又抢着说道:

  “老人家,你还是自己说吧,别再转弯抹角了。”

  对屋老人笑了笑道:

  “我要你大哥办一件未了之事,自然要从头说起,哈哈,你们两个娃儿可听说过江湖上有天门一派?”

  毕玉麟瞧瞧孙燕,孙燕赶忙点头道:

  “老人家,我知道,我以前听爹说过,三百年前,有一位天门老人,是武功莫测高深的奇人,他留下一部‘洞元记’。据说上面记载的都是不世神功,练武的人,只要学上一二,就可无敌天下,他的弟子就称做天门派,江湖把他们和紫府门合称‘武林两大仙跳’。因为大家只有传说,从没见过,不知到底有没有这么两派?”

  毕玉麟见他滔滔的说着,心中好不佩服,这位义弟,当真博闻强记!

  对屋老人听得呵呵笑道:

  “够了,够了,难为你小小年纪,知道的还真不少,哈哈!老夫就是天门一派的第十三代弟子!”

  孙燕大吃一惊,尖叫道:

  “啊!老人家,你……”

  对屋老人拦道:

  “小娃儿,你别插嘴,听老夫说下去,老夫方才不是说过,在这里住了一十二个年头?

  这是十二年以前之事,老夫偶游天台,在琼台无意遇到天门一派第十二代灵阙真人。当时真人认为和我有缘,并说天门一派,将由老夫手上,发扬光大,当时就从袖中取出‘洞元记’,授给老夫……”

  孙燕瞪着眼睛,啊了一声。

  对屋老人续道:

  “当然老夫自幼也听先师说过,武林中‘两大仙胁’之事,此时碰到真人,自是喜出望外,正待开口!真人好像知道老夫心事,微笑道‘一切缘法,数由前定,你不必多问,要问的全在书中。”说罢便飘然而去……”

  孙燕忍不住问道:

  “你老人家仙缘旷世,又怎会在阎王堡住了一十二年?”

  对屋老人微微叹息,道:

  “小娃儿,你别插嘴,老夫自然要说。他微微一顿,又道:

  “天门一派,虽然创自三百年的祖师天门老人,但追本溯源,却该从汉朝的黄真人黄初平说起。黄初平,原是丹溪人,十五岁时,在山上牧羊,被一个老道人领上北山石室……”

  毕玉麟好奇的问道:

  “老前辈,你说金华北山?”

  对屋老人““唔”道:

  “他一住四十年,没有回家,后来他哥哥找来了,问他当年所牧的羊群,那儿去了?他指着山上的白石说:“‘羊儿快起来!’于是山上的巨石,全变成了活羊了,仔细点点,竟有几万头之多。这是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但实际上,那老道人,却是一位武功通玄的异人,也是天门派真正的始祖,黄初平在石室中参悟玄机,终于道成仙去。

  但留在石壁上的玄门无上绝学,自汉迄今,大家只把它当作鬼斧神工天然胜景,没人引起注意,直到二百年前,才被祖师天门老人发现奥秘,同时把几十年静参所得,著成‘洞元记内外两篇’……”

  孙燕忍不住道:

  “老人家,这石室在那里?”

  对屋老人道:

  “石室共分三层,就是金华北山的‘双龙’、‘水壶’、‘朝真’三洞。”

  孙燕越听越感兴趣,问道:

  “这三个洞里,到底留着些什么东西。”

  对屋老人又道:

  “三个石室之中,有许多钟乳,象形双龙、狮、虎、龟、蛇等物。

  孙燕又问道:

  “老人家后来呢?”

  对屋老人道:

  “小娃儿,你听老夫说下去!老夫上面说的,都载在‘洞元记外篇’首页,而且光得到了书,如不身历其境,依然无法练习,老夫这就专程赶来北山。果然这三个石洞,各式形象,洋洋大观,目不暇接,老夫当日就在双龙洞住下了,每天依照心法,精心揣摩。当然,这三个石室,是闻名遐逸的胜迹,白天常有游人登临,只有夜晚才能修练,这样过了三个月光景,有一天,却发生了事故……”

  孙燕接口道:

  “敢情有人发现你老人家的秘密了?”

  毕玉麟正听得津津有味,急忙拦道:

  “贤弟,快别打岔!”

  对屋老人却唉了一声,夸赞着孙燕道:

  “小娃儿你说得一点不错,老夫整日盘桓在双龙洞中,普通游人,把我看作守洞之人,固然等闲视之,但如何瞒得过武林中人?何况老夫当年在江湖上,也薄有声名!”

  孙燕急性脾气,忍不住又出声问道:

  “老人家,那发现你的是谁?”

  对屋老人道:

  “就是现在的双龙堡主阎伯修!”

  “啊!”孙燕哦出声来。

  对屋老人道:

  “若论十二年前的阎伯修,武功远非老夫敌手,但他是极工心计的人,那天认出老夫之后,立即意识到老夫深居双龙洞,必有所为,于是佯作游赏,暗自藏身洞后。这也只怪老夫一时大意,以为游洞之人,照例天色将黑,必自退出洞去,从无一人留下,是以并没留神,还有人潜伏。

  入晚便自按时练功,正好那天老夫已练完‘狮、虎、龟、蛇’四式,开始练‘双龙玄功’。

  这‘双龙玄功’,乃是‘洞元记,外篇所载武功中最困难的一种,取法洞顶青白双龙,气行双臂,老夫初学乍练,自须对证古本,参详形态。阎伯修这一发现,自然惊喜交集,但他却不动声色,忍饥挨饿,偷偷的窥伺了三个晚上,直到第四天深夜,他乘老夫练功之际,突下毒手,点中老夫‘玉枕’穴……”

  这回毕玉麟,孙燕两人,全都惊“啊”起来。

  对屋老人微微一笑,道:

  “玉枕穴虽属死穴,但‘洞元记’所载武功,全是玄门上乘功夫,行功之时,外来侵袭,原难得逞……”

  两人又惊喜的哦着!对屋老人道:

  “不过老夫初学乍练,还不到那种地步,而且行功之时,切忌外人惊扰,这一突起发难,心中蓦地一惊,一口真气,立时运岔!”

  孙燕原先听他说无人可伤,心头方始放落,这会听到他运岔真气,不禁急急问道:

  “老前辈后来呢?”

  对屋老人道:

  “阎伯修练的原是极其歹毒的外门阴功,一指点中老夫要害,还以为老夫必死无疑,他出手却也真快,左手一下就把‘洞元记外篇’抢去。

  他那知老夫运岔真气,只有右边半个身子,不能转动,他堪堪抢到手上,老夫一时情急,未遑运气调理,把走岔的真气归纳入经,便一蹿而起,伸手就抢。阎伯修出手虽快,终于被老夫抢到最后两页,老夫也因半身麻木,被他一掌击倒地上……”

  孙燕紧张的问着:“后来呢?”

  对屋老人续道:

  “老夫这一跌,顿觉真气涣散,自知落了练武人最可怕的走火入魔。

  但老夫心里明白,这最后两页是记载‘洞元记内篇’的藏放地点,如果被他得去,普天之下,就再无制他之人,这就一下纳入口中,一阵咀嚼,咽下肚去。

  “咭!”孙燕不由轻笑了声。

  对屋老人也笑道:

  “阎伯修秘笈到手,当时还并不在意,那知看了序文,才知道还有内篇,而且被老夫撕去的两页,竟然关系重大,当时又气又怒,却又不敢加害老夫,而且生怕老夫立刻死去,使他永远无法得到内篇。”

  孙燕道:

  “所以他要用银针贯穴,替你老人家治疗走火入魔硬化了的身子!”

  对屋老人笑道:

  “小娃儿,你这会只猜对了一半。”

  孙燕还想再问,对屋老人已经说道:

  “阎伯修患得患失,即怕老夫因此丧生,又怕老夫完全好了,他不是老夫对手,他每日除了练武,就悉心替老夫治疗。不过,他在治疗之中,还暗施手脚,你们不是看到老夫“百汇穴”上有一支银针吗?这支银针贯穴,就是使老夫去功力的毒着!”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孙燕问道:

  “老人家你走火入魔之身,是否已经全好?”

  对屋老人道:

  “经过十二年治疗,自然早已好了。”

  孙燕道:

  “那么老人家不会自己动手,把‘百汇穴’上的银针拔去?”

  对屋老人叹了口气道:

  “老夫走火人魔,虽已治好,目前已与常人无异,但这支银针,却永远无法除去。”

  孙燕奇道:

  “那又为了什么?”

  对屋老人道:

  “百汇穴上这支银针,制住百脉,如果一旦拔去,老夫就得丧命,因为这支针,经过十二年之久,目前如果拔下,穴道无法迅速闭上,一身真气,立时全泄。也因为有这支针制住百脉,身如废人,所以要在四肢活络关节,及大小穴道等处,都刺上银针,才能活动,因此这许多针,没有一支可以除得下来。”

  毕玉麟怒形于色的道:

  “这姓阎的当真恶毒,居然用这种残酷手段,对付老前辈!”

  对屋老人呵呵大笑道:

  “所以老夫要你替我办一件未了之事。”

  毕玉麟义愤的道:

  “老前辈只管吩咐,晚辈即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对屋老人沉吟半晌道:

  “不过你必须完全依老夫所说去做,中途不管如何,决不能有一丝变改,你能答应吗?”

  毕玉麟忙道:

  “晚辈自然一切照老前辈吩咐去做。”

  对屋老人唔道:

  “小娃儿,此举十分重要,一步之错,就陷天下武林于万劫不复之境,老夫因令尊屠龙剑客毕绍德当年行道江湖,一诺千金,侠名四播,你是他的后人,老夫才敢把这件大事,托付于你,虎父无大子,老夫自然相信得过!”

  毕玉麟听他说得如此郑重,急忙神色一正,问道:

  “老前辈说的,到底何事?”

  对屋老人又是一声大笑道:

  “老夫要你代办这件未了之事以前,老夫郑重宣布,从此时起,你就是天门一派的第十四代传人!”

  毕玉麟惊疑的道:

  “老前辈是要晚辈拜你老为师?”

  “不!”对屋老人沉声吐出一个“不”字,接着说:“你可是不愿意继承天门一派?”

  毕玉麟道:

  “晚辈并无此意。”

  对屋老人哼道:

  “愿意就好,何用拜师?”

  毕玉麟听得大感奇怪,对屋这位老人,敢情被双龙堡主幽囚了十二年,才使他脾气变得古怪,心中想着,一面忙道。

  “晚辈遵命。”

  对屋老人喜道:

  “好,小娃儿,现你得静心聆听老夫细说,中途不得出声。啊,还有,姓孙的娃儿。记着,这段时间中,你可不准开口说话,否则耽误老夫大事,也耽误了你大哥前途,你知道吗?”

  孙燕听老人说得这般郑重,忙道:

  “晚辈知道,晚辈不说话好了。”

  毕玉麟也没有说话,孙燕等了一会,还不能见老人开口,心中感到十分奇怪,回头瞧瞧毕大哥,只见他不时眨动着眼睛,好像在凝神倾听!

  但四外静悄悄地,根本听不到半点声息!

  对屋老人明明要毕大哥“静心聆听,中途不得出声”。又不准自己说话,说什么耽误他的大事,也耽误大哥的前途,他说得那么郑重,干吗这时候还不能说出来?”

  哦,也许他正在想着办法,自己倒真不可惊扰他才好。

  孙燕闷闷的坐了一会,越坐越觉得无聊,眸子一溜,伸出手去,轻轻的拉了一下毕哥哥的衣服,偏过头去,正想和他说话。

  毕玉麟倚壁而坐,竟然不高兴的用手一拦,挣脱衣角,一付不理不睬的模样。

  孙燕气得要命、心想:哼,你不理我,我就非理你不可?

  老人家又没有在说话,你怕我干扰他,难道我不知道?当下一扭身子,手肘重重的撞了毕玉麟一下,负气背过身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对屋老人没有说话!

  毕玉麟没有说话!

  孙燕使着小性,自然更不会说话。

  大家都在黑暗中枯坐着!

  孙燕先前是和毕哥哥负气,渐渐的感到倦意,渐渐的朦胧睡去!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忽然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洪亮笑声:“哈哈,孩子,你记住老夫的话,好自力之!”

  孙燕蓦地一惊,赶紧揉了揉眼皮。

  “哈哈哈哈哈……”,对屋老人话声一落,又复纵声狂笑!

  这阵笑声,清越僚亮,真有穿金裂石之感,震得整座石室,石屑尘灰,漱漱下落!

  笑声倏然停止,四周显得特别静寂,但毕玉麟、孙燕两人,耳杂犹自嗡嗡作响:

  孙燕心中大是懊恼,他听到的,只是对屋老人最后的几句,显然这位老人方才和毕哥哥谈了许久,他说的一定是要毕哥哥替他去办的那件未了事儿。只可惜自己打了个瞌睡,一句也没有听到,这该多么可惜?

  毕玉麟被笑声震得耳鸣心跳,好像有一阵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急急低声喊道:

  “老前辈,老前辈!”

  对屋老人狂笑之后,寂然不再作声。

  毕玉麟喊了两声,见对屋老人不愿回答,也许他老人家需要休息了,他想起方才对屋老人在吃饭的时候不是不肯说话吗?那么他此时需要休息,当然也寝不言了。心念转动,就不敢再喊,一面把方才老人极轻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叮嘱的每一句话,都重复回忆了一遍,才转过身了,朝孙燕轻声说道:

  “贤弟……”

  孙燕扭头道:

  “你不要理我!”

  毕玉麟忙道:

  “咦,贤弟,你在生我的气?”

  孙燕率直的道:

  “当然咯,方才我只拉了你一下衣角,干么要推开我?”

  毕玉麟轻笑道:

  “贤弟,你又误会了!”

  孙燕气道:

  “这是什么误会,难道推我的手不是你?”

  毕玉麟笑笑道:

  “那是我在听老前辈说话,叫你别作声!”

  孙燕不信的撇了撇嘴道:

  “鬼才相信,那时候老人家根本就没说话。”

  毕玉麟道:

  “我几时骗过你来?老前辈说,这件事,十分重要,他怕双龙堡主派人偷听,所以他老人家使出“传音入密”的功夫,在我耳朵边上说的,你当然不会听见。”

  孙燕“啊”道:

  “他老人家原来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和你说话,难怪我一句也没听到。对了,我听铁拐婆婆说过,这种‘传音入密’的功夫,非内功练到炉火纯青,无法施展,目前江湖上,会‘传音人密’的人,可不多呢!”他顿一顿,忽然凑近头去,小声问道:

  “哦,毕大哥,老前辈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

  毕玉麟依稀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但他并没留意,只是摇头道:

  “他老人家一再叮嘱,要等我们离开这里,才能告诉你。哦,贤弟,老前辈说,明天你必须先离开这里。”

  孙燕道:

  “那又为了什么?”

  毕玉麟低声道:

  “这也是老前辈说的,他要你依计而行。”

  孙燕摇头道:

  “我要和你一起走。”

  毕玉麟急道:

  “贤弟,你到时候,千万不可蹩扭。”

  孙燕扭头道:

  “我偏要蹩扭,干么,我们要分做两起?”

  话声才落,忽听甬道上响起一阵轧轧之声。

  毕玉麟赶紧闭上眼睛,装作假寐。

  孙燕斜靠在毕哥哥肩上,眯着两道眼缝,往外瞧去!

  果然一片灯光,和步履之声,渐渐由远而近,两个身佩长剑的青衣使女,笔直朝对面石室走去:

  敢情她们是听到对屋老人那一阵狂笑,才来瞧瞧究竟的!两人堪堪走近对屋铁门,突然其中一个使女,惊叫起来:“咦!老爷子……你……怎么啦?”

  毕玉麟、孙燕同时一惊,急忙瞧去,只见另一个使女把宫灯提高了些,往屋中照去。但因为对屋的铁栅门,被她们身子挡住,无法看到。

  只听那使女颤声道:

  “啊,不好,老爷子周身银针,全都掉在地上了,秋桂,你别走开,我立即报告堡主!”

  语声未落,一阵风似的往甬道上飞奔而去!

  “银针全部掉在地上!”这几个字,骤然钻到毕玉麟耳中,晃如晴天霹雳!

  对屋老人曾经说过,他因“百汇穴”上那支银针,制住百脉,身如废人,所以要在周身大小穴道上,刺上许多银针,方能活动,因此这许多银针,没有一支可以拔除……毕玉麟心头狂震,蓦地一蹿而起扑近铁门,急急问道:

  “姑娘,这位老前辈,怎么了?”

  那个叫秋桂的使女,手提宫灯,楞在那里,闻言摇摇头道:

  “不知道,老爷子还盘膝坐着!”

  毕玉麟松了口气,孙燕凑近身边,低声说道:

  “毕哥哥,老前辈恐怕不中用了!”

  毕玉麟回道:

  “何以见得?”

  孙燕道:

  “银针恐怕是他老人家自己震落的!”

  毕玉麟“啊”了一声。孙燕凑在他耳朵边上幽幽的道:

  “他老人家不是要你继承天门一脉?又要你代办一件未了之事,所以我想他是自己震落的。”

  “啊”!毕玉麟陡然想起对屋老人方才再三叮嘱的那一番话,身上不禁出一身冷汗!

  不!胸头涌上一股悲思,眼眶同时潮润起来!

  他老人家那有什么未了之事?只不过为了自己两人,不惜震落他藉以延续生命的银针。

  而且他老人家,在石屋中受困十二年不肯吐露只字的举世奇珍,也为了自己两人要叫自己去拱手奉献,他老人家此恩此德,自己再也无从报答了。

  甬道上悄无声息的现出一条高大人影,身法快得出奇,毕玉麟、孙燕连瞧也没有瞧清,已飘然落到对面铁门之前!

  秋桂瞧到来人,神色恭敬,垂手躬身道:

  “婢子叩见堡主。”

  原来那人正是双龙堡主阎伯修,他此时脸色铁青,鹞眼之中,精光暴射!

  那使女全身殷棘,慌忙从怀中掏出钥匙,正待打开铁门。

  双龙堡主目光向门内敝了一眼,抬手道:

  “你出去!”

  秋桂好似皇恩大赦,应了声是,把宫灯挂到壁上,立即躬身退去。

  双龙堡主用手向毕玉麟、孙燕这边一指,说道:

  “且慢,你替老夫打开这边铁门!”

  秋桂被他这声“且慢”,吓得差点魂不附体,她想不通老爷子掉落周身穴道上的银针,堡主不要自己打开铁门,进去瞧瞧,却要打开毫不相干的对面铁门?但她那敢出声,赶忙取出另一个钥匙,迅速打开铁栅。

  孙燕慌忙拉了毕哥哥一下,身向后退。双龙堡主打发使女走后,缓缓转过身子,两道目光在黑暗中,闪发淡金光芒,阴沉沉地盯在毕玉麟脸上,一霎不霎,喉间送出几声阴恻恻怪笑,凌厉的说道:

  “他怎会自震银针而死?”

  毕玉麟抗声道:

  “堡主自己应该比小可更为清楚。”

  双龙堡主嘿然冷笑道:

  “老夫面前,你敢出言顶撞,无异自讨苦吃。”

  孙燕插口道:

  “这位老前辈自己震落银针,和我们何干?”

  双龙堡主凌厉目色,瞥了孙燕一眼,依然向毕玉麟阴森一笑,缓缓的道:

  “老夫猜想,他定然留下什么话来,要你转告老夫。”

  毕玉麟听得一惊,暗想:“双龙堡主果然厉害,连老前辈有话留下,都瞒不过他。”

  但他还没开口,孙燕抢着说道:

  “那位老前辈如果要留下话来,他不会告诉送饭的人,干吗要我们转告?”

  双龙堡主目光何等凌历,方才毕玉麟那么一怔,他早已瞧在眼里,此时一见孙燕抢着开口,只道是他故意推托,不由脸色一沉,隐含怒意的道:

  “小子,你给老夫闭嘴!”

  孙燕盛气的道:

  “你待怎样?”

  双龙堡主脸上隐泛金色,右手微微一抬,但又垂了下去,接着浓眉微皱,回头朝毕玉麟和声道:“老夫知道小兄弟来了之后,他已经全都告诉了你们,不然他也不会震落银针自绝。十二年来,老夫煞费苦心,为他施展银针渡穴,治疗走火入魔,而且始终优礼有加,但他却一直认为老夫暗使手脚,心存误会,现在我们不妨开诚布公地谈谈,只要小兄弟说出他留下的话来,自有你们好处。”

  孙燕撇嘴道:

  “谁希罕你什么好处?何况他老人家,也没有留下什么话来,就是有,你这般胁迫,也莫想奉告。”

  双龙堡主眼中陡地射出两道凌凌威光,厉喝道:

  “小子,你真要找死!”

  他说到“死”字,右手一举,正待往孙燕劈去!

  毕玉麟只觉他右手轻轻一拳,便有一阵无形潜力,逼人而来,心中不由一震,立即正容道:“堡主此来,是为了向小可问那位老前辈的遗言,小可兄弟,虽有得罪,也犯不上生这大的气。”

  双龙堡主怔得一怔,闻言果然收回举起的右手,嘿然笑道:

  “令义弟一再出言无状,老夫要不瞧在小兄弟份上,早就叫他立死掌下。”

  孙燕方才也觉得对方举手之间,就感到压力奇重,如果真的劈下,十个自己,也抵挡不住,心头不期暗暗惊楞,双龙堡主,果然十分厉害!

  毕玉麟等他说完,朗笑一声道:

  “堡主好说,那位老前辈,方才确曾和小可谈了许久,也提及堡主渴望的那件东西,只是他老人家系以‘传音入密,说出,小可兄弟,并没听到。”

  双龙堡主听毕玉麟提到自己渴望的那件东西,立即精神大振,眼中精光闪动,急切的追问道:“他果然和你说过,只要小兄弟肯将存放之处赐告,此后小兄弟无论何事,凡是老夫能力所及,无不遵办,藉作酬报。”

  毕玉麟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小可奉母山居,自食其力,原非江湖上人,只要寻到家父就可回家团聚,也不望堡主什么酬报,但小可却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双龙堡主听得微露讶色,目光闪烁了一下,手念长髯,呵呵笑道:

  “原来小兄弟果是外出寻父,你小小年纪,有此孝心,实为难得,老夫手下之人,遍布江湖,自当要他们替你多方留意,成全小兄弟的孝道。”

  毕玉麟那知人心险诈,一时信以为真,连忙抱拳道:

  “堡主如能使小可父子重逢,小可一生感激不尽,只是小可却还有一个小小请求。”

  双龙堡主好猾地一笑,道:

  “小兄弟只管请说,老夫无不照办。”
 

 
分享到:
尔雅者 善辨言 求经训 此莫先50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羊5
揭秘斯大林为何怒斥女儿为妓女
2同学过生日,我在吃蛋糕呢。香!
朱元璋与明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乌龟1
傻瓜汉斯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