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北山惊龙 >> 第一章 双龙堡

第一章 双龙堡

时间:2017/12/10 14:44:53  点击:767 次
这是第一篇
  这是一张红底黑字的请柬!

  金华北山双龙堡,即将在三月初三举行落成大典。

  江湖上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和黑白两道许多成名人物,全都接到了这份请柬。

  平静已久的江湖,这张请柬,好似投入水面的石子,引起了一阵轻微波澜。

  近日来江湖上的人,只要一见上面,无不以双龙堡的落成大典,作为谈话题材,“双龙堡”这三个字,立即传遍大江南北,三山五岳,大家都为江湖上即将出现的新兴势力,而聚谈纷坛。

  尤其在请柬上具名的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江湖上从来也没人听见过有这两号人物。

  即使是几十年的老江湖,对武林中人,熟得如数家珍,也被这张请柬,弄得张口结舌,瞠目不知所云。

  难道双龙堡这两位“人物”,当真是名不见经传的人吗?

  大家心中,谁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于是愈显得双龙堡透着神秘!

  不管大家对双龙堡如何怀疑,不管双龙堡这两位正副堡主,是否名不见经传?但他们却已在短短时间之内,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了!

  真是“一柬成名天下知”!

  金华北山,道家夙有“三十六洞天金华洞元之天”之称.山上有双龙、水壶、朝真三大岩洞名闻遐迩。

  但北山之麓,目前已围了一道高约寻丈的清水砖墙,山麓正面,门楼巍峨,矗然而立,门额上赫然是“双龙堡”三个金字,门口蹲着一对高大的石狮子,还雁翅般站了八个劲装劲札的彪形大汉,雄纠纠,气昂昂,显出十分威武,不知道的人,还把它当作阀阅侯门呢!

  这是三月初三,从早至午,陆续进入堡去的人,包括老少男女,僧道尼俗,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堡门外边,围着许多闻风赶来的人,但大家全被摒诸门外。因为双龙堡事前发了请柬,大家全都凭柬人堡,没有请柬的人,只好站在门外,瞧瞧热闹。

  堡门之内,是一条石砌的两道,两边松柏参天,古木阴森,走完甬道拾级而登进入二门。

  迎面是一座宽敞的大厅,此时挂灯结彩,高朋满座。

  除了正中一席,披着红毯,是正副堡主的席位,还空着之外,左右十席,全已坐满了人!

  五大门派,除了华山半边老尼,亲自出席而外,其余四派,虽非掌门人亲来,但参与之人,也极够份量。

  少林寺来的是罗汉堂住持明心大师、武当派是青峰真人、峨嵋派是抱经子、点苍派是灵鹫老人得意弟子流云剑客沐苍澜。

  其余像三湘七泽总瓢把子一掌震乾坤欧阳洛、名震北五省的黑道巨魁通天教主郝寿臣、擒龙手怪乞公孙忌、神偷万里飘、邱山鬼叟门下的鬼眼邱林,全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当然还有许多黑白两道的人物,济侪一堂,真可算得武林中的一场罕见的盛会!

  时间已经由辰时快要接近午时了,来宾也已陆续到齐,但身为主人双龙堡正副堡主,还迄未露面,大厅上只有八个职司迎宾的门下弟子,周旋在宾客之间。

  别看他们只不过三十出头,四十不到,但每个人全都步履沉稳,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武功全都不弱!

  强将手下无弱兵,只要瞧瞧这些执事人等,已有如此身手,主人已然不问也可想而知了!

  筵席业已摆开,美酒佳肴,海陆杂陈,说得上极为丰盛,但大家却因主人始终不曾出现,渐渐感到不耐。

  不过客人碍着身份,不便叫嚣,始而互相交谈,窃窃私语,音声渐渐也就大了起来。不少江湖豪侠,已在大声发问:

  “双龙堡懂不懂江湖规矩……”

  “主人始终不见,难道这算是待客之道?”

  几个人一齐大叫出声,而且喝问之声,又彼此不同,声音有尖有粗,有高有低,一人出声群起响应,大厅上立即乱轰轰的嘈杂起来!

  “哈哈……”

  大厅后面,突然响起一声大笑,听笑声只是随口而出,并不太响,但整座大厅的叫嚣之声,却被这声大笑,硬行压下!

  大家心头一怔,不约而同的回头瞧去,只见屏风后面,转出一个年约五句,身着黑袍的老者。

  此人生得脸型奇长,双颧高耸,右目已瞎,左眼暴突,两个太阳穴高高鼓起,颔下留着一部苍髯,面带谲笑,大踏步走了出来,瞧他这份生相,一望而知,就是双龙堡的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了!

  但在场群豪,有不少都在江湖上享誉多年,见多识广之人,一眼瞧到此人,大家不期心头一震,各人心中暗暗叫了声原来是他。

  他,不是二十年前横行大江南北,江湖侧目的毒龙佟成还有谁来?

  当年的毒龙佟成,武功谲异,行事又心黑手辣,黑白两道莫不恨之入骨,但他却在那时,突然失去踪影,江湖上纷纷猜测他可能已死在仇家之手。

  不想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却以双龙堡副堡主的身份出现,而且又改名佟天禄,无怪大家谁也想不起来,不过瞧他右眼已瞎,分明二十年前,遇上厉害人物,才销声匿迹,退出江湖的。

  这魔头向来眼高于顶,两次出山,居然屈居人下,那么这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不知又是何等人物?大家心头自然要暗暗嘀咕。

  只见独眼乌龙佟天禄,抱拳向四周环拱,随即朗声笑道:

  “诸位武林硕彦,宠临敝堡,兄弟有失远迎,反劳久候,实感歉疚!

  说话之间,他走近中央主席,往中一站,八个职司迎宾的中年汉子,立即一齐趋到他两侧恭身肃立。

  佟天禄微微一顿,又道:

  “敝堡落成大典,原定辰时由敝堡堡主亲自主持,并请诸位先进莅临观礼,但因敝堡主启关日期,由昨夜子时,改为本日正午,是以落成大典,临时由兄弟主持,并且改在双龙洞举行,地方简劣,不敢劳动诸位大驾,简慢之处,兄弟敬此致歉,目前距敝堡主启关还有半个时辰,敝堡略备水酒粗肴,还望诸位随意饮用,兄弟代表敝堡主,先敬诸位三杯!”

  话声一落,早有侍立身侧的门下,取过酒壶,斟了三觥,他举觥向大家遥遥拱手,便一饮而尽。

  四周群豪响起一片掌声!

  “哈哈,闻名不如见面,我当双龙堡的副堡主是谁?原来却是佟成佟老哥,二十年不见,不但丰彩如昔,而且还当上了副堡主来,可喜可贺!”

  此人声若洪钟,震得大厅上回声嗡嗡,全场都不禁转头望去。原来发话之人衣衫槛楼,须发如朝,正是大名鼎鼎的丐帮长老擒龙手怪乞公孙忌!

  尤其他这一声“佟成佟老哥”,叫得大家蓦的一怔!

  当然,方才认出独眼乌龙佟天禄就是当年毒龙佟成的人,为数不多,但毒龙佟成之名,大家都有个耳闻,给他这么一嚷,不由全都心弦猛震!

  独眼乌龙佟天禄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即堆上笑容,向怪乞公孙忌拱手道:

  “公孙老哥眼力不错,二十年不见,居然还认得出兄弟,昔年残号,兄弟不用久矣!”

  说完又干笑了两声,举杯道:

  “水酒粗肴,不成敬意,诸位请略进饮食,等敝堡主启关之后,还要向诸位彦硕,有事奉商。”

  大家不知双龙堡广发请柬,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堡主既然还有半个时辰,方可启关,也就不再客气,各自吃喝起来。

  酒醉饭饱,下人们撤去残席,又替大家砌上香茗,正中一席,也换了一张方形案桌,依然铺好毛毯。

  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退到案后右侧一把交椅上落坐,八名执事弟子,却雁翅般站到他身后,敢情静候堡主位临。

  华山派半边老尼,年逾七旬,却性如烈火,嫉恶如仇,半天来,早已忍耐不住,此时眼看对方这番排场,心头更是生气,冷笑一声,道;“想不到区区双龙堡,排场倒是十足,老尼没有时间恭候主人,云儿,随为师走!”

  她话声才落,她身边站起一个十六七岁身穿葱绿劲装的苗条少女,应了一声,立即挽着老尼站起身来。

  要知华山派的半边老尼,辈份极高,五大门派出席之人,莫不以她的马首是瞻、此时半边老尼这一站起,果然少林明心大师,相继起立,合十道:

  “阿弥陀佛,前辈既然要走,贫油等自当一致告退。”

  同时,武当青峰真人、峨嵋抱经子、点苍流云剑客,也纷纷站起。

  不!全厅豪客给半边老尼这么一说,倒有半数站了起来;这可把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瞧得大急,慌忙抱拳叫道:

  “诸位务请宽座!”

  一面却向半边老尼陪笑道:

  “老师太德隆望重,敝堡简慢之处,务请大量海涵,敝堡主启关在即,实有要事奉恳,既蒙老师太赏光莅临,还望宽座片刻。”

  说着又连连向明心大师、青峰真人等人不迭拱手。

  半边老尼寒着脸色,问道:

  “贵堡究有何事,副堡主何妨明说……”

  话声未落,只听大厅后面,传出一阵云板之声。

  独眼乌龙佟天禄面露谲笑,道:

  “好了,敝堡主业已启关,即将和诸位相见,老师太还请宽坐片刻,便知端的。”

  他匆匆说完,立即回到原来位置,恭身而立,他身后八个中年汉子,也垂手肃立,神态显得十分谨肃!

  半边老尼轻嘿一声,依然坐了下来。

  当然大家瞧到二十年前已名震江湖不可一世的独眼乌龙佟成,会对这位堡主,如此诚惶诚敬的模样,即使要走的人,也忍不住停下步来,要瞧瞧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到底是一位什么人物?

  这一瞬工夫,大厅上居然肃静得没有半点声音,百十道目光。一齐投到屏风出口之处!

  屏风后面,渐渐传来一阵碎杂而轻微的环佩之声!

  紧接着走出四个一身白衣,长裙曳地,腰挂短剑的少女。这四个少女,年约十五六岁,生得眉目娟秀,此时目不斜视,缓步而行,前面两个。一个手上捧着一柄古色斑烂,长约四尺的长剑,另一个手上却捧着一只雕刻精致的木盒。

  她们身后,缓步走出一个身着天蓝长袍,脸如淡金,生得方面大耳,鹰鼻鹞眼,胸垂花白长髯,年约五旬以上的老者。

  他,当然正是双龙堡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了!

  他这一出场,不由瞧得厅上群豪,全都怔住了!

  因为所有在场的人,虽不能说江湖上黑白两道的高手,完全到齐,但至少各门各派武林知名人士,也到了半数以上,其中自然不乏见多识广的人,但大家瞧到这位气宇不凡的双龙堡主,竟然谁也没有见过,就是这般生相的人,连听也没听人说过!

  这当然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但在行家眼里,可以观察得到的。是这位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那一张异乎寻常的脸色,从皮肤之间,隐隐泛出淡金色彩。

  尤其他两道目光,开阖之间,也隐射淡金光芒,可能是某一种独特功夫,已练到炉火纯青之境,只是谁也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功夫?

  大家这一阵的打量,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已向厅上群豪,含笑为礼,缓缓走到中间那张长案中央,立停身子,手捧木盒的少女,恭恭敬敬把木盒放到案上,四个白衣少女分两旁侍立。

  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率同八个汉子,一齐躬身参见。

  然后。佟天禄也走上长案,立在堡主右侧,八名汉子。却站到四个白衣少女的下首,分两侧立定。

  九爪神龙阎伯修缓缓抬起目光,向厅上群豪环视一转,淡金脸上飞起一丝微笑,徐声说道:“兄弟阎伯修,数十年来,极少和武林朋友交往,这次敝堡落成,和佟副堡主具名邀请诸位聚会北山,承蒙诸位不弃,跋涉千里,莅临敝堡,兄弟感到无上荣责!”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

  厅上群豪,有不少人,已经鼓起掌来!

  九爪神龙阎伯修目光扫过,颔首微笑,意似向鼓掌的人致谢,然后又遭:

  “敝堡草伊创始,门下弟子行走江湖,难免不和诸位见面,在场诸位,不是各门各派的彦硕,便是武林中成名多年的知名之士,今后务请多多关照……”

  大厅上又报了一阵掌声,显然这阵掌声,比方才人数要多,那是因为双龙堡主排场虽大,但口气却极为谦逊,大家自然鼓起掌来。

  但只有以华山半边老尼为首的五大门派,依然默默而坐。

  九爪神龙阎伯修等掌声一落,回头道:

  “佟副堡主,你替他们引见一下!”

  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领命之后,大声喝道:

  “双龙堡门下四娇八杰,还不向在场的诸位前辈见礼?”

  站在两侧的四个白衣少女。和八个中年汉子,果然“唷”了一声,一齐向厅上群豪,恭恭敬敬地鞠躬为礼。

  九爪神龙继续说道:

  “敝堡此次宣告成立,多蒙江湖同道支持,隆情尤为可感,不过敝堡还有一件小事,奉读诸位,要请诸位一秉爱护初衷,赐予支持,兄弟自当永感不忘!”

  说到这里,回头向佟天禄含笑道:

  “佟副堡主,你来向在场诸位,宣布一下罢!”

  厅上群豪听他这么一说,知道双龙堡广发请柬,邀约武林同道,想来就是为了此事。不过听他口气,要大家赐予支持,那不外此后双龙堡在江湖上遇到棘手之事,希望大家顾全江湖道义,予以协助,是以大家也并不在意。

  只见独眼乌龙佟天禄应了声“是”,双手从案上那只长方小木盒中取出一面八寸来长的三角小旗,旗面黑底黄,上绣一条九爪金龙S他面向群豪,神色一正,高声说道:

  “兄弟奉堡主之命,向诸位报告,这面‘神龙今’乃是代表敝堡主的信物,令出如山,见令如见堡主。”

  大家听他语气不善,不再有人鼓掌。

  佟天禄目光一转,谲笑道:

  “是以今后敝堡‘神龙今’所到之处,在场诸位,如能赐予协助,敝堡自然无限感激,但如有为难之处,也望诸位能洁身退出,免伤和气……”

  他此言一出,厅上群豪,莫不脸色大变!

  “哈哈,双龙堡主好大的口气?”

  擒龙手怪乞公孙忌,发出洪钟般大笑,震得整座大厅嗡嗡不绝!

  三湘七泽总瓢把子一掌震乾坤欧阳洛,也作色道:

  “佟老哥此话,是说贵堡想凭小小的一面布旗,征服武林,横行江湖了?”

  独眼乌龙佟天禄阴笑道:

  “两位老哥不可误会,兄弟只是希望大家和敝堡保持友谊,毋伤和气……”

  擒龙手怪乞公孙忌大笑道;

  “要是见到贵堡旗令,不洁身退出呢?”

  佟天禄依然脸露笑意,答道:

  “见令不退,即是和本堡为敌。”

  通天教主郝寿臣道:

  “为敌又如何呢?”

  独眼乌龙佟天禄突然目射xx精光,诡笑道:

  “和双龙堡为敌者死!”

  “住口!”

  “砰!”端坐左首上席的半边老尼,随手一拍,把身边一张方桌,击成粉碎,喝道:

  “佟成,你们双龙堡有些什么惊人艺技,敢在武林同道面前,如此狂妄?”

  九爪神龙阎伯修卓然而立,神色自若,不以为意。独眼乌龙佟天禄,也只干笑了两声,阴恻恻的道:

  “老师太歇怒,兄弟话还没说完!”

  半边老尼愤然道:

  “你说!”

  独眼鸟尤佟天禄阴笑道:

  “今日在座诸位,都是一代高人,对敝堡所开条件,自然认为太过狂妄,未易接纳;但敝堡崛起江湖,创立伊始,也不容违抗。敝堡主有鉴于此,愿以本身无上玄功,敬领在座高人。每人一招,在这一招中,不拘拳掌兵刃,诸位不仅可以各出绝招,尽量施为,而且全体联手合击,亦无不可,敝堡主决不封架还手。”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

  “如果敝堡主伤在诸位手下?当然双龙堡这三个字,立即当着诸位取销,江湖上从此就没有敝堡主九爪神龙和兄弟独眼乌龙这两号人物,但设若敝堡主侥幸接下诸位一招,敝堡也没有什么过份要求,只要诸位承认敝堡‘神龙今’所到之处,洁身自退,不和敝堡为敌。”

  厅上群豪,听佟天禄如此说,心头不期一怔。

  试想在场之人,那一个不是身怀独到武功,拳掌剑术,各有精擅?双龙堡主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在不对不解之下,任由众人一击。但此话却分明出于佟天禄之口,丝毫没有错!

  要知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真能在这许多人全力一击之下,安然无恙,那么此人武学,当真旷世无俦,天下武林,莫之能御!别说他“神龙今”所到之处,叫人退避三舍,就是生杀手夺,也并不为过!

  尤其他那隐泛淡金的脸色,分明练有一种特别工夫,大家正在惊疑参半之际!

  华山半边老尼,嘿然冷笑道:

  “阎堡主金气内涵,武功人化,老尼自然信得,佟朋友既然划下道来,老尼不自量力,倒要率先一试,不过,老尼也不想占堡主的便宜,双方就以一招为限,老尼输了,华山一派,从此在江湖上除名。”

  半边老尼这一挺身而出,在场群豪,自然巴不得先瞧瞧究竟,全场立时鼓起一片掌声!

  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微微一笑,飘然走下长案,在大厅正中一站,拱手道:

  “老师太吩咐,兄弟自当遵命,不过双龙堡言出如山,决不更改,老师太尽管施为好了!”

  半边老尼在五大门派中,一向是出名难缠的人物,生平嫉恶如仇,江湖上人遇上她,谁不肃然起敬?如今双龙堡主,大敌当前,居然若无其事,丝毫没把对方瞧在眼里!

  半边老尼那还忍得,冷冷的道:

  “那也一样,只要阎堡主接得下老尼一掌,老尼立时认输!”

  说话之间,颤巍的站起身子从厅中走去,一面喝道:

  “堡主留神!”

  双方相距还有两丈来远,她喝声才落,一只干瘪右掌,业已对准双龙堡主遥遥劈去!

  要知半边老尼,年逾古稀,武功修为,已在一甲子之上,尤其华山派向以“无风劈空掌”名闻江湖。

  这一招“独劈华岳”乃是华山独门绝学,其他门派,固然也一样有“独劈华山”的招法,但都是从华山派模仿而来,威力自然相去甚远。

  别看半边老尼这一掌轻描淡写,丝毫不见凌历威势,但内力之强,少说也在千斤以上,即使山石,被劈上了,也会击成粉碎!

  厅上群豪,可说全是行家,自然深知厉害,不禁立时紧张起来!

  这真是眨眼之间的事,半边老尼一掌遥遥劈出,大家只见九爪神龙阎伯修淡金脸色微微闪动了一下!

  双方既然没有强烈掌风,也没有丝毫声响!

  但半边老尼却闷哼一声,身子连续后退,满头白发,同时飘飞,生似被人重重击了一掌,大有血气翻腾,勉强压制的现象!

  “云儿,咱们走!”

  她头也不回的扶着青衣少女,颤巍巍往厅外就走!

  这一下当真把所有在场的人,一齐震住,凭华山半边老尼的身手,一招“独劈华岳”,不但没有把人家劈伤,自己反被震伤内腑,负创而去,双龙堡主这身武学,那还得了?

  “阿弥陀佛,堡主神功盖世,贫衲不知自量,也想叨教一招!”

  发话之人,正是少林寺罗汉堂住持明心大师!他一手握着一支精钢禅杖,一手持了一串念珠,缓缓排众而出。

  九爪神龙阎伯修拱手道:

  “大师好说少林绝技兄弟闻名已久,只是今日莅临同道,为数不下百十,兄弟之意,与其个别出手,不如请大家同上,反正以一招为限,输赢立判,岂非较为干脆?”

  明心大师微微一怔,还没开口,那边擒龙手怪乞公孙忌,早已呵呵大笑道:

  “堡主快人快语,公孙忌无限心折,既然堡主如此说法,大师也毋须客气,不过依老叫化之意,咱们在场之人,为数不下百人,倒不如由大家公推几位代表出场,既符堡主请大家齐上之意,也免得大家齐上,施展不开手脚,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他不愧老谋深算,明知在场众人,如果个别出手,半边神尼就是一个例子,倒不如联手合击,还有几分希望。他此话一出,果然立时是大家同意,纷纷鼓掌赞成。

  怪乞公孙忌呵呵笑道:

  “既然诸位同意老叫化的提议,就请推举出场代表!

  群豪之中,立即有人叫着:“擒龙手公孙忌!”

  怪乞公孙忌浓眉微皱,摆了一摆虬髯,笑道:

  “老叫化只有打狗捉蛇的本领,怎好拿得出来?既蒙大家推举,就算老叫化一份,也好!”

  说着应声走出,站到大厅中间。

  接着又有人喊道;

  “少林寺明心大师!”

  “一掌震乾坤欧阳老师傅!”

  “武当青峰道长!”

  “通天教主郝老师傅!”

  明心大师、一掌震乾坤欧阳洛、青峰真人、通天教主郝寿臣,一个个应声走出。

  怪乞公孙忌向四人点了点头,一面问道:

  “还有那一位?”

  人群中又有人喊了声:“峨嵋抱经子道长。”

  抱经子相继站出。

  怪乞大环眼一扫,又道:

  “不知诸位还要推选那一位?”

  大厅上已没有再出声提名,当然眼前六人,可说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假如这六个人联手合击的一招,还不能奏功的话,那么所有在场的人,即使一齐出手,也是白饶了!

  六人相继出场之后,大家又鼓起一阵掌声。

  这当地忽然从人丛中闪出一人来,拱手说道:

  “兄弟不才,愿随诸位高人之后,出手一试!”

  大家回头望去,只见此人年约四句,生得一头黄发,面色惨白,正是邙山鬼叟的得意弟子鬼眼邱林!

  邱山鬼叟和茅山毒指、阴山仙子,江湖上人有三山之称,只要听到这三个名字,莫不谈虎色变。

  邱山鬼叟门下的鬼眼邱林自动参加,在场之人,自然欢迎。

  不论这一招输赢如何,多拉上一个邙山鬼叟,就够双龙堡主麻烦,于是大家又为鬼眼邱林鼓掌。

  此时少林明心大师已把手中精钢禅杖,递给身后弟子,他总究自持身份,这一招已经有七个人联手,不愿再使重兵器。

  武当青峰真人呛的一声撤下长剑,向双龙堡主稽首道:

  “无量寿佛,堡主如不介意,贫道想在剑上叨教。”

  九爪神龙阎伯修气宇轩昂,微微笑道:

  “方才佟副堡主,已代表兄弟,向诸位宣布,拳掌兵刃,悉听诸位自便,道长只管使剑!

  峨嵋抱经子也从肩上撤下长剑,稽首道:

  “贫道也在剑上叨教了!”

  这两位剑术大家,长剑出鞘,大厅上气氛登时显得紧张,谁也不敢相信,双龙堡主能接得下七个人各展绝学的联手一招!

  但场中七人,因有华山半边老尼的前车之鉴,谁也不敢丝毫大意,何况这一击,还关系整个江湖与双龙堡孤注之掷!

  擒龙手公孙忌、一掌震乾坤欧阳洛、通天教主郝寿臣、鬼眼邱林等人,在这一瞬之间,也各自散开,凝神而立!

  双龙堡副堡主独眼龙佟天禄依然神色自若,脸含阴笑,但双龙堡门下的四娇八杰,却流露出紧张之色。

  堡主九爪神龙阎伯修,也不似方才大意,立在七人当中,双手向上一抖,衣袖下落露出一双手臂,大家瞧到他右手拇指,宛如刀削,只剩下四个指头,难怪他自号“九爪神龙”!

  就在这一瞬工夫,只见他双臂伸屈之间,左臂突然色转青紫,右臂却白如石粉,瞧来分外刺目!

  大家谁也识不透他一双手臂,何以会忽然变成一青一白,究竟是什么邪门功夫?

  擒龙手怪乞公孙忌,忍不住大声问道:

  “堡主可曾准备好了?”

  九爪神龙阎伯修,方才这一手,似乎是有意炫弄,闻言双手一挥,迅速把衣袖盖上,微微笑道:

  “诸位只管请发招就是!”

  “阿米陀佛,贫衲有僭!”

  少林明心大师正面相对,单掌一立,便向九爪神龙前胸按去!

  这是七人联手,只有一招,大家当然同时发动!

  武当青峰真人一声:“无量寿佛!”

  剑尖一振,“太极两议”划出两圈精虹。峨嵋抱经子的“乱披风”剑法的“万柳飘丝”,也同时洒出!

  不!怪乞公孙忌、一掌震乾坤欧阳洛、通天教主郝寿臣、鬼眼邱林,莫不在这刹那之间,开声吐气,同时发动!

  虽然七个人每人只是发出一招,但这一招乃是每人拳掌剑招中的精英所在,一招出手,当真掌风如山,剑光如电,迅猛凌厉,使人目不暇接!

  百十道目光,一时全都集中在九爪神龙阎伯修身上,大家都要瞧瞧他到底如何消解这七位武林顶尖高手的联手一声?

  但情形却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大家正当屏息凝神,目不稍眨之际,剑影掌风已如电光石火,一触即没,根本连看都没看清楚,只听惨叫、闷哼,和两声呛呛轻震,同时响起,几条人影,倏然分开!

  声音入耳,直听得全厅之人,莫不心头大震,急急举目瞧去!

  站在双龙堡主正面的少林高僧明心大师,灰袖飘动,连连后退!

  武当青峰真人、峨嵋抱经子,长剑全折,此时怔在当场,呆若木鸡!一掌震乾坤欧阳洛、通天教主郝寿臣,敢情全被震得血气翻腾,正在闭目运气!

  擒龙手怪乞公孙忌,右臂已断,痛得脸如白纸!最惨的该是郊山鬼叟门下的鬼眼邱林了,他被震出两丈开外此时全身蜷曲,色呈乌黑,业已气绝倒地多时!

  这真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凭七个人的武功造诣,居然会在人家毫不还手之下,死伤狼籍?

  大厅上百十来个平日纵横江湖的武林高手,此时莫不震骇得脸如土色!

  这双龙堡主究竟练的是什么武功?

  “哈哈!”

  大厅上突然爆起一阵充满愤怒,而又声若洪钟的粗犷大笑,擒龙千公孙忌,须发戟张,眼若银铃,精光四射,盯双龙堡主厉喝道:

  “公孙忌纵横江湖数十年,不想栽在你双龙堡主手下,阎朋友大概为了老叫化‘擒龙手’这个贱号,触犯你九爪神龙的忌讳,才下此毒手?哈哈,老叫化技不如人,死而何怨……”

  大笑声中,左掌蓦地往自己天灵盖上击去!

  群豪睹状大惊,要待抢救,已是不及,只听一扑”的一声,脑浆进出,公孙忌一个高大身子,往后倒去!

  双龙堡主浓眉微微一皱,瞧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抬头说道:

  “公孙大侠自绝身故,兄弟至表遗憾!至于这姓邱的,仗着邙山鬼一点歹毒伎俩,妄图暗算,只能算是自食其果,于人无尤!”

  说到这里,两道淡金目光,积威熠熠,徐徐扫过群豪,双拳微抱,冷冷的道:

  “这一场兄弟侥幸获胜,今后还望诸位,谨守诺言……”

  他“言”字堪堪出口,陡然右手抱袖一挥,身子往后退出半步,沉声喝道:

  “何方高人,向兄弟暗施偷袭?”

  厅上诸人。全都惊然一怔,双龙堡主先前硬接华山半边老尼劈空一拳,后来连接住七位武林顶尖高手联手一招,并没见他后退半步,这会连人影都不见半个,却居然逼得他也向后退让起来,这又是谁?大家心头一阵惊疑,不约而同的纷纷抬目向厅外搜索。

  但就在双龙堡主喝声甫落,从远处飘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九爪神龙,果然名下无虚,普天之下,能接得住山人一指的人,已不多见!”

  双龙堡主低头一瞧,只见自己左手袖角,赫然印着一个焦黑指洞,不禁淡金脸上微微变色,接着纵声狂笑道:

  “兄弟久闻三山之名,原来茅山毒指,也不过尔尔!”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弟子规
任务与结果1
周道衰 王纲坠 逞干戈 尚游说63
王亶望
融四岁 能让梨 弟于长 宜先知 首孝弟 次见闻 知某数 识某文8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4
海的女儿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