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魔剑客 >> 第三十二回 无声霹雳

第三十二回 无声霹雳

时间:2017/12/6 9:41:02  点击:693 次
  梅奇整整思索了一夜。

  他把几种设想在第二天一早对师叔说了。

  孟老儿几经琢磨,提出了几个疑点。

  梅奇便关门静思。

  不吃不喝不见人。

  整整一日一夜,他终于创出了新功。

  这套功法取了师门佛门莲花心意功、寒冰凝血掌的行功方法和阴阳断魂功的行功法的优点,取长补短再加以大胆创造,形成了一种崭新的,威力极大的功法。

  但是,行气所经穴位虽然已拟出,但实际效果如何,还得有待运用。

  他睁开眼后,把手一抬,掌心对着桌上的砚台,看不见气流,听不见嘶嘶声,那砚台忽然自行成了一堆黑粉。

  他大喜过望,忙从床上下来,见孟老儿不在床上,想是已经起身,拉开门一看,晨曦微露,寒气袭人。

  他来到武功场上,找了几块石头,然后退到两丈外,把手一抬,正对石头,那堆成一小堆的石头一下成了粉末。

  没错,他成功了。

  这套功法就取名叫“无声霹雳”。

  它能在练功者原有功力的基础上,迅速提高三成,并能将练功者的真力凝聚成一股极大的气流,随心所欲地发出去。

  他喜得手舞足蹈,踌躇自满。

  “喂,呆子,又在犯痴了么?”

  身后传来上官莹冰娇滴滴的声音。

  他一闪身,便突然到了她面前,没等她惊出声来,早把她一把抱住,在她香腮上亲了一口,随即闪电般跃开一丈,双手背在背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上官莹冰防不到他有此一着,不禁大恼,冲过来就要打他。

  梅奇哈哈笑着,像被追赶的兔子一样,在园中林间蹿来蹿去。

  上官莹冰叫道:

  “你不让我打几下出气,今天就没个完,定是饶不了你!”

  梅奇不听,依然满园子乱蹿。

  上官夫人从房中踱出,提着剑到园中练功,见女儿追赶梅奇,也不知练的什么功。

  “莹儿,你在练轻功么?”

  上官莹冰只好停下来。

  梅奇一本正经地道:

  “娘,我和莹妹练身法呢。”

  上官莹冰狠狠瞪了他一眼,却无话可说。

  “你的功法创出来了么?”

  “创出来了,所以心中高兴已极。”

  梅奇边说边看了上官莹冰一眼,

  “啊,演练出来看看。”

  孟老儿忽然在一棵树上道:

  “对对对,鸡啄食看完了,萧何月下追韩信也看完了,该看看新功法啦!”

  上官莹冰一抬头,孟老儿正坐在树枝上摇晃着,望着她笑呢。

  她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糟,那个死鬼刚才发疯,被老儿瞧见了,真是羞死人哪!你听他说什么“鸡啄食”,不正是说他拿嘴……

  上官夫人道:

  “孟老哥,鸡啄食有什么好看的?”

  上官莹冰急得低着头,心跳不已,生怕老儿说出来。

  梅奇赶紧打岔:“娘,看孩儿演练吧。”

  他指着树下一块石头,离他二丈多远。

  手一抬,掌心对准目标,无声无息,那石头忽然一下变成一摊粉末。

  “哟!好厉害!”上官夫人大吃一惊。

  孟老儿则拍手大笑:“好极妙极,难怪鸡要啄食!”

  上官莹冰也看得呆了,接着欢叫道:

  “好啦好啦,又多了一手克敌制胜的法宝!”

  上官夫人问:“叫什么功夫,难练么?”

  “孩儿取名叫‘无声霹雳’,不知妥不妥?”

  “好好,这个名儿好听。”

  “娘,你也练吧。”

  “哟,这么大年纪了,练来何用?”

  孟老儿道:

  “你不过五十,还年青着呢,练吧,多一份功夫,多一个高手,还要应付许多艰厄呢!”

  上官莹冰欢跳道:

  “娘,我们一起练!”

  上官夫人答应了。

  梅奇遂在园中石凳上,把心法口诀传与上官母女。

  孟老儿也将心诀记下,对于他来说,只要习练一日便可运用。

  整整一天,上官母女学会了心诀和练习方法。

  新春佳节已到,上官莹冰母女替孟老儿、梅奇缝制了几套绸缎新装,把他俩装扮起来。

  孟老儿道:

  “这缎子穿在身上嘁嘁喳喳的,难受得很,不如穿俺老儿的布袍舒服。”

  上官母女不许,他只好穿着。

  梅奇衣服一改,人也显得更俊朗。

  杏儿笑道:

  “姑爷像个秀才,孟老爷倒像个帐房师爷。”

  她皱了皱眉,又道:

  “只不过,这腰带上的唢呐却不伦不类,该把它取下来才是。”

  孟老儿眼一瞪:“不行,这唢呐是混饭吃的玩意儿,可不能丢了。”

  上官夫人道:

  “还愁没饭吃?在上官家撑也撑死你!”

  大年三十夜,他们说说笑笑,与仆役们同乐。

  孟老儿还吹奏了唢呐,借大个园子,给他吹个春意盎然、喜气洋洋。

  上官夫人道:

  “大年一过,就命人重建府第,再不能拖下去。”

  孟老儿道:

  “行,就动工吧。

  只是,谁来管呀?”

  “我亲自来管,待物色到人时,再交托与他,你说好么?”

  众人俱赞成,仆役们更是兴奋。

  上官夫人举起酒杯:“来,为重建上官家园,为了扫荡群妖,也为了莹儿和奇儿的姻缘,干了这杯!”

  大家一饮而尽,齐声欢呼。

  年节一过,上官夫人就打发仆设们去城里找工匠,孟老儿、梅奇帮助料理琐事,让上官母女勤练“无声霹雳”?

  这天傍黑,达娜一行来到。

  众人见面,十分欢喜。

  看见上官夫人脱险,大家才放下了心。

  几个姑娘特别觉得亲热,叽叽喳喳在一起说个不休。

  那杏儿嘴快,抬茶送水时,把上官莹冰定婚的事说了,惹得姑娘们拿上官莹冰大大取笑了一番。

  第二日,全体在花园里议事,决定四月初邀约明月庄三老、南少林灵泉方丈,共同再上九龙山,一举荡平龙虎宫。

  在征讨前这段日子里,在晓月宫张网,捕捉来强取剑谱的贼人,一则以逸代劳,削弱龙虎宫、邢家庄的力量,二来更进一步探查龙虎宫机关消息。

  灵性大师、骆震坤、杨家兄妹、花素秋暂回泉州一行,四月初五,大家在杭州北门会齐,再商议行动步骤。

  出尘居士、达娜、江狂浪、呆和尚、欧阳吉、卓家、林家全留在晓月宫。

  当天下午,上官夫人为灵性大师等人饯行,大家尽兴而散。

  第二天,大家依依惜别。

  熊兵、袁虎回来后,重建家园的琐事便交给他们。

  白天忙活,晚上梅奇教授他俩和杏儿武艺,以提高武功,对付强敌。

  整整一个月过去,龙虎宫和邢家庄却无人来犯,想是他们也在忙着重振龙虎宫。

  这段时期,上官母女勤练“无声霹雳”,已有小成,再有一月,当能制敌。

  上官家大火后遣散回去的男女仆役,闻听晓月宫重建,纷纷要求回来,上官夫人一一应诺。

  又在原先一直留守的仆役中,挑出有才干者加以重用,因而家园重建事宜进展很快。

  这天,来了两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时过中午,邪书生欧阳鸿飞、北路游神粱季龙来拜访悔奇、孟老儿。

  两人衣着不整、神情憔悴。

  梅奇请两人在花园石凳就座。

  梁季龙道:

  “冒昧来访,情不得已,望二位见凉:”

  孟老儿道:

  “出什么事了?”

  “不错。

  自两位救了我们二人后,我二人当即返回九龙山,隐藏在树林中,待机寻找悟真的指使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我下属的星官王志洋,谈起种种风险,要他及时逃避。

  哪知王志祥说,苍龙天尊洞虚与玄武天尊洞华铩羽而归后,一直忙着与邢家庄的人商议合并大汁,从未提起抓内奸之事。

  据他所知,总星官方成子反对让邢家庄的人占据天尊之位,因此争执不下。

  但此事最后由仙座允准,总算没有再引出事端……”

  梅奇插话道:

  “谁是仙座?”

  “唉。说起来你可能难以相信,连在下也只是听说有‘仙座’,但究竟是男是女,从未见过。

  莫说我只是游神一级,就连五方散仙都未见过,我听悟真就是这么说的。”

  孟老儿道:

  “真够神的。”

  “住在何处呢?”梅奇问。

  “龙宫中自成一个院落的平房,平日里无人进去,只有奉召者,才能见仙座。

  日常事务大小由四天尊群商决定。四天尊不分高下。”

  “梁兄今日来,就说这个么?”

  “不,我二人今日来,还有更重要的事。”

  “请讲。”

  “总星官方成子自然也知道内奸的事,他让王志祥告诉我与欧阳老弟,在第二天夜里和他见面。

  我二人怕他把我们逮回龙宫治罪,王志祥叫我们放心,方成子是他师傅,若无他老人家的指使,他怎敢充当内奸里的联络。

  听他如此说,我二人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夜间,我们如约而至。

  总星官和王志祥已在那里等候。

  他询问了我们到川藏边地的详情,得知你们与龙虎宫交手情形。

  我们一一具实禀告。

  末了,他要我二人速下九龙山,与梅大侠、孟大侠联络,他要会见二位,有重要事相商。

  于是我二人昼夜兼程赶来石湖晓月宫,果然见到二位。

  不知二位可愿与总星官会晤。”

  方成子要见他们,这使梅奇和孟老儿都有几分惊愕。

  梅奇想了想,道:

  “总星官要见我们,不知有什么重要事?”

  欧阳鸿飞道:

  “详情不知。

  但总星官说了,事关与龙虎宫决生死的大小,也关系到武林未来的兴衰,他说务必请二位一行。”

  梁季龙道:

  “总星官知道二位武艺高强,白虎天尊、朱雀天尊都死在你们手上,言辞间颇多赞扬之词。

  他说幸而江湖出了这些能人,要不然,龙虎宫必将与祸天下。”

  孟老儿道:

  “老道要见我们,这也容易,什么时候动身?”

  欧阳鸿飞道:

  “越快越好,”

  梅奇想了想:“明天一早走,好么?”

  梁季龙、欧阳鸿飞大喜:“好极好极,那么明日在城门口见。”

  二人走后,梅奇和孟老儿把交谈情形告诉了大家。

  出尘居士问:“会不会把二位骗去,他们张网以待?”

  上官夫人道:

  “对这两个人,你们就那么相信?”

  林公挚道:

  “此中情形复杂,龙虎宫何以要和邢家庄人勾结?方成子为何要拆龙虎宫的台?何以邢家庄人突然与龙虎宫和好?重组帮派?这种种的隐秘,只有见了方成子才知道。

  所以,冒险走一趟九龙山也值得。”

  卓群贵道:

  “万一中计怎么办?”

  江狂浪道:

  “不妨多去几人,有个接应。”

  孟老儿道:

  “不妥不妥,晓月宫这儿是他们的目标,各位不能离开。”

  上官莹冰道:

  “就你们两人去么?我呢?”

  说话时拿眼瞪着梅奇,那神态明明是说,我非去不可,你敢不让我去?

  孟老儿道:

  “夫唱妇随,你自然算一个。”

  众人笑丁。

  上官莹冰因她和梅奇名份已定,管他们笑不笑,面红耳赤地硬撑着,也不逃开。

  梅奇虽舍不得离开她,但又怕她犯险,本不愿让她去,可看她那凶霸霸的样子,就没敢把话说出来。

  经过一番商讨,上官夫人也点了头。

  梅奇、孟老儿身怀绝技,上官莹冰又学会了“无声霹雳”,谅也不会出大事。

  上官莹冰见母亲同意,心中实在欢喜。

  当下忙去做出远门的准备。

  到遂昌县城时,天未黑。

  梁季龙、欧阳鸿飞不敢进城,怕被眼线发现。约好晚上在旅舍见面。

  梅奇、上官莹冰、孟老儿庄下后,便未再出门,连饭菜都叫小二端了进来吃。

  晚上梁季龙、欧阳两人来到,他们准备天不亮时离城,请他们三人后天再到九龙山麓,他二人自会在那儿等待:

  九龙山离县城有百六十里,梁季龙和欧阳明日下午才能赶到,然后与方成子联络,后日晚在山上见面。

  第二日仍缩在旅舍内。

  可偏偏就有人找上了他们。

  午饭后,上官莹冰回房歇息。

  孟老儿关上房门,和梅奇一边一个,各往床上一躺。

  “笃笃笃”房门敲响了。

  “喂,里面住着个梦中打呼噜就让人睡不着的老家伙么?”有人怪声怪调地说话。

  这种声音比拿腔捏调还糟糕,肯定是尖了嗓子,捏着鼻子出声的,难听死了。

  两人都一愣,什么话?梦中打呼的老家伙?打呼的人多着呢!况且,二人都不打呼。

  孟老儿喝道:

  “没有没有,别处找去!”

  “什么?没有?我看你就是!”怪声音嚷道。

  咦,这不是找麻烦惹人么?

  孟老儿道:

  “去你的,别来烦人。”

  “喝!你这梦中打呼的家伙,架子还真不小哪,快给你家老爷子滚出来!”

  孟老儿傻了眼,还真是来找麻烦的。

  梅奇道:

  “别理他。”

  可门又被敲响了,这回不是客客气气的“笃笃”声了,一扇门被手巴掌拍得震响,你还怎么睡觉?

  孟老儿大怒,刷地溜下床来,站在门口嚷道:

  “你老儿疯了么?滚开!”门外不理,只管敲门。

  孟老儿猛地把门拉开,哪有人哪?

  不对,人是有的,上官莹冰站在房门口笑呢。

  “这丫头,俺孟老儿被鸡犬耍了,你还笑得出来?”盂老儿冲她瞪起眼。

  “报应!想不到一向耍弄人的孟大爷,居然也有吃亏的时候!”上官莹冰幸灾乐祸:

  梅奇也出来了,听他们这么说,来人并无敌意,说不定是孟老儿的熟人呢。

  孟老儿听她这么说,却不承认。

  “谁认识这种阿狗阿猫,敲人房间又不敢亮相的家伙?”

  上官莹冰笑道:

  “你啊,孟大爷,不找你找谁?梦中一打呼的,这不是孟一夫么?”

  孟老儿没话说了,愣在那儿发了呆。

  上官莹冰又道:

  “喏,这位老爷子在梁上纳福呢!”

  一抬头,可不是,一个老气横秋的家伙,正在走廊的横梁柱上躺着,两只黑黢黢的眼睛,正瞄着他。

  孟老儿一见是他,手一指开口就骂:“俺说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原来是九华山给人家看门的没出息的老东西,还不快滚下来!”

  老儿轻轻一晃,无声无息落到走廊上,笑嘻嘻地端详着孟老儿:“十年一别,你居然还活着,稀奇稀奇!”

  “看门的,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梅奇道:

  “二位老人家,屋里再叙吧。”

  上官莹冰下楼让小二送茶水来,自己也进屋来凑热闹。

  这老儿年岁跟孟老儿也差不多,只是穿扮得土气,纯粹乡下人模样。

  他笑道:

  “咦,孟老儿,你发财啦,也穿得人模人样的,八成是这位姑娘给的吧。”

  孟老儿道:

  “俺不像你,有衣服舍不得穿,穿这副行头出来丢人现目艮。”

  老儿指着梅奇:“这位一定是风魔剑客梅奇老弟。”又指着上官莹冰:“这位定是天下第一剑客上官府上的干金,对么?”

  上官莹冰颇为惊讶:“咦,老前辈,你怎么知道?”

  “江湖上早就传遍啦,你们一个个什么模样,说得有鼻子有眼,所以一见就猜得到。”

  梅奇道:

  “敢问前辈台甫如何称呼?”

  孟老儿抢着道:

  “九华山的佟仲尧。”

  “啊,原来是九华派掌门,失敬失敬!”梅奇双手抱拳。

  佟仲尧叹口气:“我这看门的,连门都给人拆了,说来惭愧呀!”

  孟老儿道:

  “门都拆了?敢情九华派散了伙不成?”

  “伙是没散,可也差不多了。你们知道全椒县神山下有个邢冢庄么?”

  “知道知道。”

  “知道就好。

  邢家庄的人十分神秘,谁也摸六清他们的底细,这几年他们替安徽黑道上的人物撑腰壮胆,收买人心,只要黑道上的人吃了亏,只要去请他们出头,他们慨不拒绝?

  比如镖局的镖银他们劫了,镖主找来了帮手,名头响亮,劫镖的人惹不起,那就赶紧去请邢家庄的人出头架梁。

  咳,还真是怪事,这邢家庄名不见经传,可安徽正道的好汉们,一个个折在他们的手上。

  和他们交手的,没一个轻伤。

  后来,在安徽名声大了,他们就传出话,今后凡是邢家庄出头架梁的,事主儿最好知难而退,否则,交手必死。

  跨过安徽省界的纠纷,他们并不过问,只在省境内执武林之牛耳。

  省境内的武林正道,被黑道枭雄挤兑得无路可走,纷纷要求黄山、九华两大门派出面干预。

  去年九华应合肥武威镖局之请,找劫了他们镖车的琅琊山寨主索回镖车。

  那寨主便请邢家庄人来架梁,动手的结果,九华派出的二十名高手,被杀了一半、伤了一半。

  我的两个师弟和几个得意门生全给毁了。

  九华元气大伤,名声下坠,我只好命门人不准再涉江湖。

  后来黄山派的又蹈九华覆辙,也损失了好几位精英。

  如此一来,安徽境内,谁还敢惹邢家庄那伙人?说来也怪,邢家庄名声虽然大噪,但却不知道庄主和其手下人的姓名,甚至连相貌也没弄清。

  因为他们见人时都戴面罩。

  就是去请他们架梁的黑道人物,也没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我与黄山掌门张老儿相约,设法刺探邢家庄的秘密,以便约请高手,决一死战。

  近来,江湖上传言九龙山龙虎宫崛起的种种情形,以及风魔剑客与孟老儿与他们交手的传闻,使我动了寻找孟老儿的念头。

  接着又传出龙虎宫与邢家庄合并成立新帮派的消息,便约了张老儿来九龙山一探,没想到刚才在店门前瞧见了孟老儿,就……”

  “黄山张老头呢?”孟老儿问。

  “他到另一家旅店去了,我去找他,就一起住这儿吧。”佟仲尧说着站起来。

  孟老儿道:

  “走,俺老儿跟你去。”

  他们走后,上官莹冰道:

  “你听听,多气人!我说你,该不要手软了吧!”

  梅奇道:

  “谨遵夫人台命!”

  “呸!谁是你夫人?”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没脸皮!”

  “要不要再来一次鸡啄食?”

  “你敢!上次我还没跟你算帐呢!孟师叔都看见了,你啊!厚脸皮!”

  “嘻嘻……”

  “我真没想到,你竟是这么个人!还以为老实着呢。错了错了,大错而特错了!”

  “你再多说一句,我可要真来了!”

  “来什么?”

  “鸡啄食。”

  梅奇手一招,房门自动关上了。

  上官莹冰大急,爬起来就想逃。

  可还没跑出两步,就被梅奇抱住了。

  上官莹冰没奈何,只好让他亲了两下。

  梅奇得意地放开了她,手一抬,门又开了,道:

  “这就叫闺房之乐,我算懂了!”

  上官莹冰“刷”一下逃出门外去了。
 

 
分享到:
小猪换鸡蛋的故事1
清代最色文人袁枚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草包将军
慈禧罕见老照片4
揭秘光绪当年为何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1
捉住了太阳的小水珠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三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