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魔剑客 >> 第二十一回 血染东山

第二十一回 血染东山

时间:2017/12/5 7:17:05  点击:705 次
  看看已到五月二十二日,仍然没见到龙虎宫的人影,众人都焦急起来。

  这天傍晚,该上官莹冰、达娜二人轮值。

  两人都改穿了男装,上官莹冰着青色长衫,达娜着蓝色儒装。

  她们手握小折扇,在大街上逛夜市。

  达娜说:“姐姐”,“嘘,小官兄也!”上官莹冰制止她,“不对不对,称关兄吧。”

  达娜吃吃一笑:“那么我呢?达相公么?”

  “叫纳相公,纳兄弟吧。”

  “好,关兄,那个姓邢的对关兄可不一般呢。

  听伯母说,邢公子已和你定婚,是真的么?小妹,啊哟,不对,小弟要向关兄贺喜了呢!”

  上官莹冰大窘:“你什么时候听说的?”

  “今天早上。”

  “没有这回事,别瞎说!”

  “那是令堂告知的呀,怎么是瞎说?”

  “我不听!”

  “咦,你害什么羞?”

  “纳兄弟,这事以后再说,我决不听娘亲的,她老人家怎么能对旁人说呢!”

  “你不愿?”

  “不愿!”

  “当真?”

  “当真!”

  “奇怪,令堂……”

  “嘘,别说了,来啦!”上官莹冰又气又恼,但突然给迎面过来的人吸引住了。

  达娜赶紧看去,心立刻怦怦跳起来。

  只见三匹马上,断魂针史昌、毒郎中柴瑾、鬼面秀才纪杨威,风尘仆仆,刚从城外进来。

  两人连忙挤在人群中,看着三人过去。

  上官莹冰道:

  “你跟在他们后面,看看往什么地方。

  我在这里守着,瞧瞧还有没有他们一伙的人来。”

  达娜答应着跟去了。

  上官莹冰就在附近徘徊,紧紧盯住入城大街。

  盏茶时分过去,又是两骑从城外进来。

  这是两个已达古稀之年的两道,皓首白发,却无仙风道骨之像,两人闭着眼睛,任由马儿前走。

  上官莹冰心想,书信上所说的“前有三甲”已经应验,这“玄白持物”莫非就是这两个老道?不对不对,书信上还说“后有老道”,这两个老道该是后面的了。

  那么,中间的“玄白”又是什么样的人,莫非已偷偷溜过去了么?那才是糟糕已极!

  眼见两个老道已走过,便想蹑其遗迹。

  走了不多远,迎面碰上达娜。

  “他们住在‘来福客店’。”达娜说。

  “喏,看看这两个老道是不是一路的。”

  两人跟着走,果然见他们进了来福客店。

  达娜奇道:

  “过去看看,怎么那样巧?”

  两人有意从店前走过,发现史昌在店里。

  这就清楚不过,史昌在店门口迎接他们,只不过彼此不说话,装作不认识而已。

  两人兴奋地折回头,打算回店报告:

  走不多远,街中心又来了五骑马,清一色部是四五十岁的道士。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龙虎宫的五散仙。

  上官莹冰这才明白,所谓“后有老道”原来指的是这一伙。

  那么,“玄白持物”,这玄白是指那两个白发老道了。

  情况已经清楚,二人急匆匆回了下榻处,向各位前辈禀报。

  出尘居士和蓑衣客同庄一屋,听达娜说点子已到,便请卓帮主、林门主等过来议事。

  人塞满了一屋,由上官莹冰将所见情形说了一遍。

  蓑衣客金旭道:

  “这玄白二人老夫知道了,就是四天尊中的白虎天尊、玄武天尊。”

  南少林寺监寺灵悟大师道:

  “龙虎宫四天尊出动了一半,所持之物当真非同小可。”

  出尘居士道:

  “出动了天尊三甲,散仙是倾巢而出。

  全是高手,还有用毒的大行家,若不是珍贵之物,岂会如此郑重?”

  林公挚道:

  “还有一拨神秘人物也在盯着珍宝。

  我等所面对的,全是硬手,要多加小心,定出个方策来才是。”

  卓群贵道:

  “要有专人对付毒郎中,莫给他施毒的机会。”

  南少林寺知藏大师灵性道:

  “我方人多,群龙无首不便行事,当推举一位出来主事才好,各位以为如何?”

  众人俱皆赞成,经协商公推老于江湖世故的五虎门主林公挚持其事。

  林公挚也不推辞,道:

  “各位既然信得过在下,在下就斗胆发号施令了。

  龙虎宫人不多,但个个是高手,五散仙武功已非泛泛,那白虎天尊和玄武天尊更是高深莫测。

  依在下之见,这场拼斗不是较技,也不是比武,还讲什么单打独斗的江湖规矩。

  若对方所持之物就是翡翠古佛,那我们就为的是夺回此宝,以申正义。

  故此,只要能战胜对手,不管是一对一也好,三对一也好,总之以取胜为目的,千万不能囿于江湖规矩,造成伤亡,失去了正道精英,各位以为如何?”

  大家都赞成此议,请林门主分配人手。

  林公挚道:

  “我们应先择一拦截地点,再作一番布置。”

  邢天波道:

  “林门主所言极是,晚辈之意,在莆田东山拦击最好。

  东山位于城西北角,是必行之地。

  那里地势险要,便于隐藏。

  我方可将人分两拨,一拨事先伏于山上,一拨跟在龙虎宫人后面,将他们往山上赶,来个两头合击,一个也不放过。”

  万书韵道:

  “贤侄此议最好,十分周全。”

  上官夫人这样说了,别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况且对东山熟悉的人不多,也提不出异议,遂决定下来。

  林公挚道:

  “请追命童子欧阳大侠、小犬林雄死死缠住毒郎中。

  毒郎中不但使毒厉害,武功也达一流。

  至于断魂针史昌,则请蓑衣客卓兄、金管家二位对付。

  此人暗器断魂针十分厉害,针上有巨毒,只要一动上手,二位就紧紧将其逼住,莫使他有发断魂针的机会。

  鬼面秀才纪杨威,则请少林武僧信德、信真对付。

  接下来是五散仙,请灵性大师、出尘居士、金旭金兄、狂生、慧聪对付……啊哟,不成不成,这么一来,对付二天尊的人就不够了。”

  邢天波道:

  “晚辈有一言,请林门主斟酌,晚辈和少林二位大师、慧聪大师合力对付二天尊。

  请居士前辈、狂兄、金前辈、林门主、少林信空、信无和剩余之人合击五散仙,不知可否,也请各位参详。”

  灵悟大师道:

  “林门主暂不下场,动手后坐观全局,需调遣搭配的人手时好有人指挥,以免又陷群龙无首之混乱境地。”

  众人均道如此甚好。

  达娜忽然叹道:

  “要是孟老前辈和梅大哥在就好了,可惜……”

  万书韵不悦道:

  “姑娘,要他们在何益?与龙虎宫有牵连的人,靠得住吗?”

  达娜一听生了气,本想顶她几句,但看在上官莹冰面上,只好把冲到口边的话吞了回去,心中好不难受。

  商议完毕,决定当天夜里悄悄出城,抢在龙虎宫人前面。

  翌日晚,众侠到了莆田。

  赶了一日一夜的路,疲乏已极,大家倒头便睡,直到日上三竿,一个个方才起床。

  午饭后,第一拨人在东山守候,第二拨人仍留在莆田,整装待发。

  未时过了三刻,三甲已到。

  欧阳吉、江狂浪、呆和尚、林门主一家现身出来,阻住了路。

  史昌一愣:“干什么?”

  林公挚笑道:

  “别来无恙,请下马一叙如何?”

  毒郎中柴瑾人未下马就拔插在腰带上的烟锅。

  欧阳吉暴喝一声,人已扑向柴瑾。

  柴瑾立即腾身而起,轻轻落地。

  欧阳吉早已双筷在手,泼雨般向柴瑾身上大穴攻来,迫得柴瑾匆促应战。

  吏昌与纪杨威见不妙,也双双纵身下马。

  卓帮主、金浩立即缠住了吏昌,信德、信真也与纪杨威动上了手。

  欧阳吉单战柴瑾,林雄却插不上手,只好站在一边掠阵。

  欧阳吉对龙虎宫人恨极,一上手就施开了辣手招数,两只铜筷点、戳、打、拦、架,把柴瑾紧紧逼住,除了挥动大烟锅,忙得顾不上施毒。

  史昌被卓群贵、金浩夹攻,一支鞭铊上下翻飞,也顾不得施出暗器。

  武僧信德、信真的两条棍子,舞得劲风呼呼,凶猛异常,纪杨威一对风火轮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林公挚道:

  “狂兄弟,把毒郎中制住!”

  江狂浪双足一点,亮出铁扇,一出手就是致命狠招,把柴瑾忙得只有招架的份儿。

  史昌知道不妙,这样下去,三人非栽不可,于是大叫道:

  “上山!”

  可诸侠哪里肯放,跑一步追一步,边打边进,逐渐移向了东山。

  马路上,两个古稀年龄的老道正疾驶而来,史昌放声高叫:“两位天尊,有人拦劫!”

  两个老道身后,邢天波等人追赶而来。

  两个老道不吭不声,甚至连眼皮也懒得抬,只把缰绳一扯,两匹坐骑便向史昌他们奔去,还未到山脚,人已从马背上腾起向江狂浪、等人扑来。

  正主儿已到,林公挚喊了声:“并肩子上,莫放走了贼人!”

  史昌吼道:

  “住手!本座有话说!”

  林公挚不理,只见两个老道大袖一挥,发出猛烈罡风,将江狂浪欧阳吉逼退三尺,使柴瑾脱出了困境。

  二天尊的功力非同小可,众人俱觉心惊。

  就在这时,五散仙已骑马来到,见状大惊,纷纷向二天尊跃去。

  达娜一行是跟在散仙后面的,也纷纷抽出兵刀,冲了过去。

  先说邢天波和南少林寺监寺灵悟大师双斗白虎天尊洞元老道。

  洞元一声冷笑:“秃驴,找死么?让道爷超度你!”

  灵悟大师并不答言,施开达摩掌,频频向洞元出招。

  邢天波则采取游斗助攻,分散洞元注意力,减轻灵悟大师压力。

  狠斗中,邢天波道:

  “老道,把翡翠古佛交出来吧!”

  洞元一惊:“什么?你小子如何知道?”

  “嘿嘿,大爷不但知道,而且知道就在你怀中,你敢承认么?”

  洞元眼高于顶,怒喝道:

  “在本座怀中又怎样,你拿得走么?”

  玄武天尊洞华正与知藏灵性大师、呆和尚慧聪动手,闻言道:

  “师兄,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要从你我手上夺取重宝,对这样无知的蠢东西发火是没用的。”

  “师弟说得对,那怎么办?”

  “对这样的蠢东西,最好的办法是打发他们上西天,道兄之意如何?”

  “不错不错,想不到这世上当真有这样的小鬼,竟敢冒犯阎王爷!”

  “道兄,我先开杀戒了!”

  “杀吧杀吧,我和你一同上。”

  两个老道边动手边说,就像在聊闲天一样,应付对手绰绰有余。

  洞华话声一落,身形甫即站定,灵性大师正好一掌攻到,他大袖一挥,单掌迎上。

  “砰”!一声大震,紧接着又是一震,罡风激得灰土蹿起老高,遮住了人们的视线。

  这后一震声音更响,是他与和尚对上的一掌,这一掌较灵性大师的还要有力。

  灵性大师被震得连退三步,气血翻涌,口中一咸,喷出一大口鲜血。

  呆和尚慧聪只退了一步,两眼发直。

  玄武天尊也退后了一步,吃惊地瞧着这个呆头.呆脑、胸前挂着一串铜骷髅的大和尚。

  这串骷髅触目惊心,吓了他一跳。

  先前他并未注意到这玩意儿。

  “你是恶和尚的徒弟么?!”

  “你才是恶老道!”呆和尚回了一句。

  “你快说,休要误了性命!”

  呆和尚一声不吭,跨步上前,双掌一晃,又是一掌推来。

  洞华老道不敢怠慢,以七成功力迎出一掌。

  “轰隆”一声巨响,两人身体晃动,各自退后两步。

  洞华老道气血上浮,心惊不已。

  而呆和尚双足下陷五寸,嘴边沁出一丝血痕。

  两人伫立不动,都在迅速吐纳换气。

  片刻,呆和尚双肩一晃,两足从土中拔出,牛吼一声,双掌齐向老道击来。

  洞华又惊又怒。

  他确信遇到了恶和尚的嫡传弟子。

  从掌力中,他查出这傻和尚用的是恶和尚的绝技碧蟾掌。

  此掌运功时,掌心泛绿,绿色成一暗影,有如一蟾。

  绿功以蟾的毒腺掺和其他药汁浸润,掌力发出便含毒,人中毒后全身发肿,逐渐溃烂致人死命。

  恶和尚当年除了碧蟾掌功夫,还有就是那串铜骷髅,并称他的两大绝技。

  四十年前他纵横江湖,杀人无算,靠的就是这两项功夫。

  铜骷髅就是他的标志,江湖上黑白两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想不到恶和尚失去遗迹多年,却教出了这么个呆傻的笨蛋。

  可这家伙呆则呆,傻则傻,功夫上却不含糊,一个呆傻的家伙能继承恶和尚的衣钵,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洞华老道电闪间转出了许多念头,本想停下与对方再说上几句,但这傻家伙已运起了全身功力,猛扑过来。

  他的双掌掌心已泛起了鲜明的绿色,洞华老道岂敢再掉以轻心。

  他不得不运起九成功力,然后飞快地闪过一边。

  他想作最后的努力,把呆和尚招为己用。

  “喂,和尚,你究竟是不是恶和尚的徒弟?你师傅当年与我是一条线上的朋友,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

  呆和尚双掌扑空,迅即收回掌力,瞪着两只牛眼,听老道说话。

  还没听完,他就大声道:

  “你是恶老道!师傅说,俺只要遇上他当年的朋友,就让俺把这些朋友一个个超度了。

  原来你就是一个,俺师傅没骗俺,今日总算找着一个!”

  洞华老道听得满头雾水,当年大家一伙,也没做出对不起他的事呀,怎么叫徒弟“超度”

  当年的老友呢?

  实在叫人无法理解,他教出来的徒弟又无法理喻,瞧,又来了!今日只好将他毙在此地,恶和尚也未必知道就是自己干的。

  洞华主意已定,击出双掌。

  “轰隆”!一声巨雷般的炸响,两人部感到气血翻涌。

  老道退后三步,强忍住没有吐出血来。

  呆和尚退了五步,接连吐出两口鲜血。

  两人伫立着相互瞪视。

  洞华老道憋了一阵子,终于憋不住喷出了一口黑血。

  他万万想不到这样呆的大傻蛋,功力居然如此深厚。

  当年的恶和尚本人,只怕还没有这么深的功力。

  他不敢再胡思乱想,立即小心提气运功,将拼掌时渗入穴位的蟾毒驱赶出来。

  此刻,他已无心再战。

  除非不顾生死,不顾蟾毒侵入。

  大敌当前,他不能犯险。

  呆和尚则无力再攻,他赶紧闭目调元。

  再说白虎天尊洞元老道,与灵悟大师、邢天波动手的情形。

  洞元老道自恃功力深厚,哪里把灵悟和邢天波看在眼内。

  他见邢天波年青,又不敢正面交锋,便把注意力放在灵悟身上。

  与洞华交谈数言后,他提起六成功力,迎向灵悟攻来的一掌。

  “砰”!

  灵悟大师退了两步,并未口喷鲜血而死。

  这使他十分惊奇,便立即运足了八成功力,闪电般攻了出去。

  灵悟大师闪避不及,运起全身功力迎敌。

  “轰”!

  灵悟大师噔噔噔退了五六步,鲜血喷得一身都是,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便颓然倒下。

  就在洞元发出八成功力的一掌,与灵悟大师全身功力相击的刹那,邢天波闪电般攻出了一掌。

  他这一掌来得极准、极巧。

  洞元老道虽将灵悟击倒,自己也被震退了两步,胸中气血翻涌。

  就在他退到第二步,脚刚踏地的刹那,邢天波的掌风已朝后背打到。

  洞元老道尽管已将内功练到收发由心的地步,但终究因轻敌大意,慢了那么一瞬间。

  “砰”!

  邢天波的掌风与洞元老道的护身罡气相撞,发出了一声巨响,卷起了一股乱风。

  洞元老道被掌风打得不是朝前冲去,而是朝后退了两步,脏腑犹如被沙土埋住,一下子喘不过气来。

  他不禁大惊失色,旋即转过身来,大袖一挥又击出一掌。

  但是他这一动真气,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最令他吃惊的是,他知道这种掌功叫摄魂绝命功。

  这种狠毒的绝技,怎么会在一个年青人身上使出!

  他看走了眼!

  他把主要的对手看错,把注意力完全放到灵悟和尚身上去了,没把这年青人放在心上。

  他大大的失算了。

  这年青人好不狡猾,明明他的掌功无比厉害,远在灵悟和尚之上。

  但他却让灵悟正面与自己交锋,然后找准时机偷袭。

  此子既不光明正大,下手又极为很辣。

  想不到纵横江湖半生,今日将船翻到了阴沟里。

  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邢天波,防他再攻第二掌。

  邢天波双目如鹰隼,也紧紧地盯着他。

  这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邢天波占了大便宜,伤了洞元老道。

  但他知道要将老道毙于掌下还要冒极大的风险。

  他并不打算冒这个险。

  他在等待时机。

  由于双方人员到齐,激斗中就乱了套。

  林门主原先作好的安排,已不可能按部就班地实行。

  欧阳吉与毒郎中柴瑾斗了三十多招不分胜负,武功较逊的林雄却插不上手。

  达娜在一旁忍耐不住,挥动长剑加入了战团。

  柴瑾哪里禁得起对方增添这么一个生力军,被迫得手忙脚乱。

  原先狂生受命协助欧阳吉,要把柴瑾放倒,但狂生攻不了几招,五散仙二天尊已到。

  狂生不得不丢开柴瑾,迎战散仙。

  柴瑾心计较多,狠斗中不忘观察斗场情况。

  他虽然手忙脚乱,但其中一半是故意做作。

  他功力深厚,又善使毒,江湖上惧怕他的毒,故忽略了他的武功。

  在九龙山上,他被排为六甲之三,实在也是委屈了他。

  两个天尊受伤的情形一看到他眼里,就明白今日情形不妙。

  所以他一味游斗,装作招架不住,还不了手,暗中保持内力,以观后事。

  要是五散仙胜了对手,他就立即施出全力反击,并抽空子施毒。

  若五散仙战败,他使毒就只是为了逃生。

  过早施毒惹起众怒,他恐怕就难逃一死。

  因此,达娜和欧阳吉只能把他迫得团团转、东躲西逃、处于下风,却不能把他及时击倒。

  两人心性又急又躁,更是猛打猛攻,以致上了柴瑾的大当。

  断魂针史昌被卓帮主、金总管夹攻,打得他招架不住,危急之时,东方散仙悟灵道人及时赶到,救了他的命。

  林雄、卓瑛急忙走出,加入战团。

  卓群贵、金浩转而对付悟灵,林雄、卓瑛则对付史昌。

  一时间暂打成平手。

  武僧信德、信真逼住了鬼面秀才纪畅威。

  西方散仙悟心道人及时解救。

  江狂浪立即加入了战团。

  南方散仙悟明,则与林公挚、蓑衣客动上了手。

  北方散仙悟通与出尘居士、上官莹冰打成一团。

  中极散仙悟真,则跟武僧信空、信无、熊兵、袁军打得不可开交。

  还有喻凤、徐宛珠、林雅妹、万书韵、可儿、南少林后来的五位信字辈武僧,一共十人站在原地掠阵。

  五散仙在龙虎宫位居第三等极,个个部是一流高手,五个老道五把拂尘,端的非同小可,交手不出二十回合,场中就有了伤亡。

  断魂针史昌对付林雄、卓瑛两小,那自然是绰绰有余。

  他在换了两口气后,使出了拿手暗器断魂针。

  此刻,他避开了林雄的一剑,右手一抖,鞭铊直奔林雄胸前,左手却突然朝左侧的卓瑛打出五枚断魂针。

  林雄突见史昌左手一抖,突然想起他的致命暗器断魂针,大惊之下喊道:

  “瑛妹,小心暗器!”与此同时,他奋力将身一移,手中长剑舞起一道白光遮挡暗器。

  但是,他只挡掉了三枚断魂针,有两枚射到了胸上、腿上。

  他立即感到被虫子咬了似的一痛,紧接着就栽倒在地上。

  三个武僧及时跃出,抵住了史昌。

  卓瑛慌得把林雄拦腰抱起,直朝喻凤、徐宛珠跑来。

  也就在这时刻,中极散仙以亡魂针伤了熊兵、信空,两人大叫一声倒地。

  中极散仙在五散仙中武功最高,他的亡魂针比史昌的断魂针还要细还要小,十分歹毒,发出时对方不易觉察。

  他趁袁军、信无一惊之机,以拂尘卷走了袁军的铁锏,并以内力震伤了他。

  余下的二武僧赶忙冲到,协助信无抵住了悟真。

  林雅妹、万书韵、杏儿则将受伤的熊兵、信空、袁军抢回来。

  喻凤、徐宛珠正忙着替林雄敷药,见又有三人受伤,徐宛珠又忙来探查伤势。

  悟心老道与鬼面秀才合战信德、信真及狂生。

  狂生与悟心交手二十合,不分胜败。

  但在跳来跳去的混乱中,悟心老道以拂尘趁信德僧在跳跃中离他最近时,突然撇开狂生,猛向信德下手,将信德打得吐血而倒。

  江狂浪气极,一柄铁扇运足功力,施展出狠辣招数,把这西方散仙悟心罩住。

  纪杨威去了一个强手,精神顿时大震,信真和尚渐渐不敌,情况十分危急。

  林公挚与蓑衣客金旭把南方散仙悟明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林公挚瞥见信真和尚危急,忙赶过来助阵,才使信真和尚免遭凶灾。

  出尘居士与上官莹冰合战北方散仙悟通,悟通自然招架不住。

  他立即改换了拼招式的打法,蓄足内力,与不用兵刀的出尘居士对了一掌。

  他妄图以雄厚的内力震伤了对手,剩下上官妞儿就不放在眼下了。

  双掌相击,大震之下各退一步。

  出尘居士只用了八成功力,被震得血气翻涌,面红气喘。

  悟通老道立即提起十成力道,双掌齐出。

  出尘居士心知凶险,再不能心存仁厚,也使出了十成力道。

  “砰!”一声大震,悟通老道口喷鲜血,倒退了五步方才站住。

  出尘居士只退了三步。

  上官莹冰见胜负已定,立即去支援信无与两位武僧去斗中极散仙悟真。

  但是,她已经晚到一步。

  两武僧已被悟真亡魂针刺中,上官莹冰冲到时,他们又被悟真拂尘扫中,当场毙命倒下。

  信无和尚早就受伤,若上宫莹冰再慢半步,也将当场丧命。

  上官莹冰长剑凶猛地攻了上去,信无和尚才有喘息之机,拄着棍杖强撑。

  悟真独斗上官莹冰,立即展开攻势,运足内力,第三招就缠住了她的长剑,大喝一声:

  “撒手!”上官莹冰内力不如老道,手一松长剑飞出。

  她立即腾身而起,一脚踢向老道心窝。

  老道左掌一按,一道罡风击向莲足,上官莹冰识得厉害,连忙一个倒翻闪避。

  万书韵瞥见女儿危急,急忙挺剑上阵,人未到先打出了三枚金燕子。

  这金燕子是薄铁片打成,包以金粉,形状似燕,周身锋利,发出后悄无声响,而且可以变换方位,是江湖上著名的暗器。

  悟真手舞拂尘,将三枚金燕子卷落在地,但上官莹冰的三枚金燕子又飞了过来,迫得他连连跃开才得以躲过。

  上官莹冰趁机窜前拾起长剑,和娘亲重又与悟真斗在一起。

  此刻蓑衣客金旭与悟明对了三掌,双方势均力敌,斗得个两败俱伤。

  三武僧与史昌斗了一阵,两武僧被断魂针击伤,死于鞭铊之下,另一武僧击了史昌一棍,将他打翻在地,与此同时,武僧也中了鞭铊,当场毙命。

  史昌虽未闭眼,但也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林公挚与信真和尚斗鬼面秀才,信真和尚负伤倒地,林公挚一刀劈死了纪畅威,自己左臂也被风火轮擦伤。

  出尘居士见得悟通已经不行,不忍下手,加上内腑翻腾,便运功调息。

  哪知悟通功力深厚,虽负重伤,却未失去全部功力。

  他见出尘居士伫立不动,知他正运功调息,便将剩余功力提起,一声不响向出尘居士猛扑过来。

  出尘居士查觉时,已经来不及闪避,匆忙中出掌对敌,只听“砰”一声,悟通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倒退五六步后倒下,一命归阴。

  出尘居士也吐了两口鲜血.昏倒过去。

  悟心与江狂浪拼了三十多招,江狂浪突然使出绝招“飞扇流星”,小银球正击在悟心眉心上,脑浆进溅而死。

  江狂浪立即赶到金旭身边,悟明正好又向蓑衣客下手,蓑衣客正欲还击,被江狂浪抢到了前头,一掌把悟明震退五步,狂喷鲜血而死。

  蓑衣客也精疲力尽,立即坐下运功调息。

  卓群贵与金浩合斗东方散仙悟灵,三十回合后,卓群贵被打了一拂尘,口吐鲜血。

  喻风及时赶到,抵住了悟灵。

  金浩一剑刺中悟灵左臂,悟灵见势不妙,抽身向山上逃走。

  再说那二天尊与邢天波、呆和尚决斗的情形。

  白虎天尊洞元、玄武天尊洞华情形一样,他们都受了内伤,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呆和尚受了重伤,也只能盯着对手,无力再发起攻击。

  但若洞华老牛鼻子要冲上来要他的命,他也会将残存的内力激出一拼。

  唯一捡了便宜的是邢天波,他完全有力量对洞元老道发出攻击。

  但是,他不可能在毫无损伤的情形下击倒老道。

  他自己心里明白,要不是灵悟大师硬拼了一掌,他决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去击伤洞华老道。

  而且洞华老道仍有反击力,所以他不愿冒险,他在等待。

  就在双方对峙、场中诸人死的死、伤的伤,一片混乱之际,邢天波等到了时机。

  只见从山林中突然蹿出六个人来,均都蒙着脸面。

  其中三人快如鹰隼,眨眼间扑到两个老道跟前,一人双掌一错,攻向洞元,其余二人攻向洞华。

  邢天波在蒙面人出掌之际,提起了十成真力配合下手。

  洞元老道大喝一声,运起全身功力打出两掌,对抗蒙面人和邢天波。

  “砰”一声巨响,洞元“啊”一声惨叫,口喷鲜血摇摇晃晃、连连倒退了几步,蒙面人和邢天波则纹丝不动,他们立即抢到老道跟前,一人一掌,结结实实打在白虎天尊身上。

  白虎天尊洞元没哼一声,颓然倒下。

  邢天波一把揪住他的长袖,向怀里一带,把老道拽过来,伸手进老道怀中,摸出了一个小方匣。

  然后顺手一推,将洞元老道推倒?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木匣,取出了一尊碧绿透明的翡翠古佛,古佛笑口常开,正是弥勒佛像。

  验明此宝是真,他迅速揣进了口袋,一个倒纵,腾起三丈高,向山上落去。

  蒙面人也腾身而起,口发长啸尾随邢天波而去。

  另外两个蒙面人扑到时双双出掌,洞华老道不顾伤了真气,奋力向左一跃,避开了掌力。

  两个蒙面人正欲再攻,猛听长啸,立即腾身而去,蹿向山林。

  这一切,不过瞬间的事。

  呆和尚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知道那尊玉佛就是达娜要找的宝贝,也是此行的目的。

  邢天波是自己人,他取得了玉佛,也就等于达娜得到了玉佛。

  他万万没想到,邢天波居然和蒙面人是一伙,拿到玉佛就溜进山林去了。

  他内腑受伤,功力只余下一半,要追也追不上。

  洞华老道也看到了邢天波劫走玉佛的情形,他一声不响,拼着余力,也向山林蹿去。

  他要借树林以藏身,躲过此劫。

  这边上官莹冰母女合斗悟真,双方既拼兵刃,又斗暗器。

  江狂浪毙了悟明,立即赶了过来,悟真见情形不妙,打出一把亡魂针,趁机也向山林追去,速度之快,宛如脱弦之箭。

  上官夫人怕他的亡魂针伤人,不让再追。

  这时欧阳吉与达娜从山上下来,毒郎中柴瑾把他们往山上引,伺机撒出一把毒粉,蹿入山林逃走。

  这一战于太阳西斜时结束。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