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紫衣玉箫 >> 第二十二章 神妪已离天池东去

第二十二章 神妪已离天池东去

时间:2017/11/29 8:06:59  点击:908 次
  当南天一百冷洪和宇宙神丐除非走到天池时,突闻神妪已离天池东去,师兄弟二人这才急急的赶了回来。

  二人到达此地时,见群豪中有四龙帮帮圭在场,本不想现身,把身形隐藏在一片树蓑后面。

  宇宙神丐除非见驼背怪人坐在自已不远处的地上,正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此时,突发现余泉波发动攻势。

  宇宙神再对驼背怪人一直抱有一份亲密之感,而且印象不恶,因此才冒然田手相救。

  水小华还没有来得又向前参见,刮听余泉波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冷帮主驾到,前次令师兄徐大侠和在下为难,可是冷帮主的旨意?”

  除非望了掌门人一眼,打了个哈哈,道:“老帮主怎么翻起旧帐来了,老叫化不过一时兴起,想跟老帮主讨教几招绝学,你怎么还记在心上,难道你和驼子就是为了那天的过节么?”

  余泉波道:“在下还不是那等量小的人,徐兄可知道这驼老儿是谁么?”

  宇宙神丐被他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驼背怪人的来历,连他也觉得实在是有点见神秘。

  余泉波瞪了他一眼,冷冷地又道:“徐兄既不知他的来历,就冒然的出手相救,不显得太莽撞了吗?”

  南天一百冷洪冷哼一声,道:“救人于危,乃侠义人份内事,何况敝师兄和他有数面之缘,难道能不问青红皂白的任凭阁下行凶吗?”

  余泉波正色道:“冷兄之言才是不分青红皂白,你们可知道他就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吗?”

  二人一听,同时“啊!”了一声,道:“你说什么?”

  余泉波道:“我说他是杀人魔王楚长风。”

  此时,水小华已挨到楚长风身旁蹲了下去入右手按在楚长风的背心上,正想运气助他疗突然,南天一百冷洪喝道:“小娃儿,闪开!”

  水小华想到楚长风完全为自已恩师才被强敌包围,拿定主意要助他一口真气,以免被仇人乘机杀戮,因此没有理会南天一百的呼喝。

  两天一百冷洪虽是丐帮掌门之尊,为人卸狂傲无比,他见水小华根本没理他这个碴,不由怒火上冲,一面踏步向前走去,一面冷喝道:“你是何人门下,竟敢如此大胆妄为,既如他是老魔头楚长风,为何还帮他疗伤?”

  宇宙神丐见掌门人记起子午断魂芒伤了爱徒之仇,已到怒不可遏的地步,知道他要出手伤人,忙跟上两步,陪笑道:“掌门人暂请息怒,这个小娃儿是青衫客焦一闵的徒弟,也许其中另有隐情。”

  南天一百脚步末停,一边走一边道:“他既是焦一闵之徒,为何与仇人为友,待小弟先教训他一番。”

  此时,余泉波帮主也向水小华、楚长风二人逼近,准备伺机出手报仇。

  小疯子一见大急,同水小华身边一站,大声叫道:“小子们,都给我站住“你们看,我师父于疯子来了。”

  “于疯子”三个字果然发生效方。

  南天一百和四龙帮帮主都站住脚,向四下寻覤,可是没有见到于疯子的影子,只看到大谷主章之霄扶看二谷主章之而急驰而去。

  原来笑面无常章之霄想偷袭焦一闵和水小华不成,反而被楚长风“金刚指”伤了章之而,自知大势已去,今天要想报仇已不可能,因此揹起受伤约二谷主一声不响的含愤离去。

  他想:要想报仇雪恨,只有和长白山人联合了。

  立空大师和乾坤一叟都各怀心事守护在青衫客焦一闵身旁,对此复杂的局面,都不知该如何处理,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按理是死有馀辜,可是他今天现身不但软了水小华,而且还为了青衫客身受重伤,尤其乾坤一叟想起他偷药救了爱孙一命之倩,更不好向前说话。

  四龙帮帮主落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不管是否是楚长风所为,目前无人提出有力反证,认定楚长风是罪魁祸首,此仇当然非报不可。

  至于南天一丐冷洪为人狂傲无比,对爱徒伤在楚长风手下之事,认为更是奇耻大辱,亲在无意中遇上,又怎馆轻易放过他。

  而四宠帮帮主余泉波和两天一百听说于疯子驾到本能的停下脚,向四下探望,因为于疯子当年突然在江湖失骤,众人传说不已,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对他有一份怀念之情,现在听小疯子一叫,怎不便他们感到惊奇。

  小疯子见自已一叫真的收到效果,于是一本正经的朝前面矮树后面喊道:“师父,你怎么藏起来,他们要欺负我小疯子,你也不管。”

  众人都顺看小疯子的祝线向矮树望夫,矮树枝叶茂密,看不清楚后面是否藏苍有人。

  小疯子又叫道:“师父,你就是爱跟小疯子开玩笑,瞧,你趴在那里多难过,快站起来由来吧!”

  众人都是功力精湛的人,只听小疯子叫,邽看不到有人趴在那里,心中都不觉非常惊异,暗忖:难道自已绞十年的功力还不如个小孩子看的清楚。

  此时,楚长风突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小疯子道:“小疯子,谢谢你的缓兵之计,快躲到一旁去吧。”

  他按着又对水小华道:“小兄弟,快带看小疯子离开此地,将来在你师父处,我请于疯子向他说情。”

  水小华徐徐站起。

  小疯子突然高兴的拍手大叫道:“老小子们,你们中了我小疯子的计了,哈哈……”

  话未说完,竟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得意至极。

  南天一百和余泉波知道上当,暴喝一声拳脚齐出,分袭小疧子和地上的楚长风。

  小疯子和水小华急忙跃退,楚长风由地上一跃而起,避过余泉波和南天一百的堂势,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原来笑面无常章之霄想偷袭焦一闵和水小华不成,反而被楚长风“金刚指”伤了章之而,自知大势已去,今天要想报仇已不可能,因此揹起受伤约二谷主一声不响约合愤离去。

  他想:要想报仇雪恨,只有和长白山人联合了。

  玄空大师和韩坤一叟都各怀心事守护在青衫客焦一闵身旁,对此复杂的局面,都不知该如何处理,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按理是死有馀辜,可是他今天现身不但救了水小华,而且还为了青衫客身受重伤,尤其菈坤一叟想起他偷药救了爱孙一命之倩,更不好向前说话。

  四龙帮帮主落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不管是否是楚长风所为,目前无人提出有力反证,认定楚长风是罪魁祸首,此仇当然非报不可。

  至于两天一丐冷洪为人狂傲无比入对爱徒伤在楚长风手下之事,认为更是奇耻大辱,现在无意中遇上,又怎能轻易放过他。

  而四茏帮帮主余泉波和雨天一丐听说于疯子驾到本能的停下脚,向四下探望,因为于疯子当年突然在江湖失棕,众人传说不已,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对他有一份偯念之倩,现在听小疯子一叫,怎不便他们感到惊奇。

  小疯子见自已一叫真的收到效果,于是一本正经的朝前面矮树后面喊道:“师父,你怎么藏起来,他们要欺负我小疯子,你也不管。”

  众人都顺看小疯子的视线向矮树望去,矮树枝叶茂密,看不清楚后面是否藏看有人。

  小疯子又叫道:“师父,你就是爱跟小疯子开玩笑,瞧,你趴在那里多难过,快站起来出来吧“”

  众人都是功力精湛的人,只听小疯子叫,邽看不到有人趴在那里,心中都不觉非常惊异,暗忖十难道自已绞十年的功力还不如个小孩子看的清楚。

  此时,楚长风突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小疯子道:“小疯子,谢谢你的缓兵之计,快躲到一旁去吧。”

  他接看又对水小华道:“小兄弟,快带看小疯子艳开此地,将来在你师父么,我请于疽子向他说情。”

  水小华徐徐站起。

  小疯子突然高兴的拍手大叫道:“老小子们,你们中了我小疯子的计了,哈哈……”

  话未说完,竟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得意至极。

  南天一百和余泉波知道上当,暴喝一声拳脚齐由,分袭小疧子和地上的楚长风。

  小疯子和水小华急忙跃退,楚长风由地上一跃而起,避过余泉波和南天一百的掌势,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只见他打看哈哈对宇宙神丐徐非道:“老化子,你想不到小老见就是楚长风?你别担心,若在咱们过去的一段交情,小老见决不伤你们掌门人就是。”

  南天一百冷洪乃傲气十足的人,听楚长风的话中之意,根本没有把自已放在眼里,这口气怎能忍得下,突然收住身势,大叫道:“余帮主暂请退下,冷某要单独会一会这个目中无人的狂徒。”

  说罢,又转脸对楚长风沉声道:“江湖上被你搅得混乱不安,老夫今天不但要为爱徒报仇,而且要替江湖除害。”

  楚长风仍然满脸和气地道:“掌门人要打架,小老见绝对奉陪,不过令徒受伤之事,刮不能完全责怪在下,金瓜秘笈乃江湖奇学,令徒……”

  南天一百冷洪沉声喝道:“住口!你的子午断魂芒不知杀害多少武林豪杰,既使你不伤本门弟子,老夫也要替死去的英灵伸冤。”

  楚长风哈哈一阵狂笑,道:“掌门人既有这份侠义心肠小老见复有何言,只有在掌门人手下讨教几招绝学了。”

  南天一丐冷哼一声,猛提丹田真气,就要出手。

  此时,突听余泉波道:“冷兄,且慢,对付此等丧心病狂之徒,我们用不看再讲什么江湖规矩,不如联合出手,将他除去,免得□延时间,让他有施展诡计的机会。”

  两天一百虽傲气凌人,但对楚长风的子午断魂芒邞深具戒心,现在听余泉波一言提醛,正好藉机下台,道:“余兄所言极是。”

  接看,又对宇宙神丐徐非道:“为了替江湖除害,请师兄也一齐出手。”

  宇宙神丐虽面有难色,但掌门人之命不可违,只好躬身道:“愚兄遵命。”

  楚长风面对三大高手仍无惧色,打看哈哈对宇宙神丐道:“老化子,你想不到吧?前玖小老见帮看你打别人,现在你要帮羞别人打我小老见了,别不好意思,老化子,江湖之上有几人是重感情讲道义?都是在为利害争夺不休,小老见今天若是不死,决不记你今天打我之仇,你出手吧,咱老哥俩今天得好好的打一打。”

  南天一百没等楚长风说完,打狗棒一挥,已抢先出手,接看余泉波的铁笛也迅即点到。

  宇宙神丐轻微的叹息一声,也把手中的长竿向楚长风横扫过去。

  楚长风见三人连续出手,知道这一仗定是生死之局,凶险无比,那里敢大意,忙由膢中抽出碧绿烟袋,向右边一划,挡住了宇宙神丐的竹竿横扫之势,左手中食指一并,直点南天一百的右腕要穴,接看飞起左腿,踢向余泉波的小腹,这三招几乎是同时出手,不但快速绝伦,而且姿势美妙至极。

  二大高手把楚长风围困在中间,各展绝学,恨不得立即将他击毙,楚长风以奇妙的身法和武功,游走在二人之间,出手都是武林罕见的绝学,使所有的人都感到惊奇不已。

  要知楚长风当年失恋之初,年轻深感,性情暴躁,出手都是以子午断魂芒制敌,很少有人和他对面动过手,因此,虽然他的恶名传遍江湖,但见识过他武功的人,刲是少之又少的他今天独战武林三大高手,虽说宇宙神丐除非未尽全力,但仅以南北二帮的帮主而论,能与之单打独斗的人,目前江湖上就为数不多,难怪一辈子没有服过人的菈坤一叟,也在一旁暗暗点头。

  玄空大师慈眉紧皱,自言自语的道:“此人果是一代奇才,江湖煞星,不但身怀绝毒之物,而且武功也高不可测,今天如不能将他制服,真是后果堪虑。”

  乾坤一叟公孙业道:“老和尚,这个老东西的所做所为,已不像以前那样任性,也许被上上老人挫败后,已改邪归正了,他似乎对焦一闵师徒深具好感,不知道里头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玄空大师低宣一声佛号,道:“贫僧也有此怀疑,因此迟迟不肯出手,不过,此人确是血性中人,敢爱敢悢,这也正是他的可怕处,他为恨能觉翻天下,为爱也会不愿一切,使武林不安。贫僧思虑多时,仍末参悟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鼇坤一叟频频点头,喑忖:老和尚确有过人之诚,当初自已误把水仙华劈落绝壁,就差一点被他逼死,这个怪老儿似乎对水小华之变,比自已生命看得还重。

  乾坤一叟沉思半天,徐徐说道:“他和水小华的亲密关系,已为玒湖人士所周知,不管他今天胜败如何,焦一闵师徒将被武林人士仇视,尤其水小华行为失检,树敌太多,将来实是难了之局。”

  玄空大师道:“我看水小华清秀绝伦,英气逼人,似不像宵小之徒,也许天魔谷所言之事,另有隐倩,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如何阻止南北二帮的合攻,把事倩查明之后,再聚合武林群豪伸张正义,讨伐原凶。”

  乾坤一叟低声道:“老夫对水小华行为实有很多怀疑之处,我曾亲眼见到他和玉河仙子在石洞中单独相处,为此老夫还惹了一肚子的闲气,发誓不再过问他们师徒的事,不想半路遇到你老和尚,再加上婷丫头对那小子一片痴情,老夫才不得已跟随西来,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那小子跟玉河仙子那种女人在一起,也许所做所为很难以常理判断,天魔各的那两个宝贝,虽险诈异常,但如无根据,怎会诬赖到他的头上?”

  此时,焦一闵突然睁开双目,猛的站起身来,沉痛地道:“焦一闵教出如此不屑之徒,实在无脸见江湖侠士。”

  说罢,迈步向水小华站的地方走去。

  焦一闵自朋下于疯子的解药之后,说也真灵,立觉丹田生方,他运起罡气功心法,不到一盏热茶的功夫,已是百脉畅通,功力完全恢复过来。

  然而由于场中的事太辣手,他仍假装行功,默默思考处理之策,不过,场中的一毕一动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将近半年不见的爱徒,惹来满身是非,而又偏偏交了个众人仇视的楚长风,他知道自已一站起来,马上就要采取合理的措施,十几年的师徒之情,登时就要断绝。

  楚长风是杀师的仇人,可是他刚才竟救了自已一命,虽然自已存了一死百了之心,把老命送给天魔谷二位谷主,以了彼此之间的宿怨,但楚长风不惜自已的生命,软了自已一命,这种用心又怎能使自已不深受感动呢,焦一闵坐在地上,心念百转,依然想不由妥善之策,因此迟迟不能挺身而起。

  即至听了韩坤一叟最后的一段话,才确信水小华和玉河仙子真的发生过不可告人之事,暗暗忖道:天心派气运已终,教出这种劣徒,自已还姑息什么?留看他只有污辱了天心派的威名,因此才愤然而起,想把水小华击毙。

  焦一闵一面暗运功力,一面面色凝重的向水小华逼近过去,双目中杀机毕露。

  水小华见师父走了过来,忙趋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他明知师父来意不善,仍高兴地道:“师父功力恢复,华见太高兴了。”

  说罢,目中竟涌出两粒如豆大般的泪珠。

  焦一闵见爱徒真情流露,也不禁鼻中一酸,不过,他是理智极强的人,把心一横,沉声喝道:“你自离师以来,行为失检,结交匪类,有辱师门清响,命你自绝又迟迟不肯,现在怪不得为师无倩了。”

  水小华脸色苍白,叩头在地道:“华见罪该万死,但有一事,望师恩准。”

  焦一闵冷冷喝道:“什么事?你说吧!”

  水小华道:“华见死后,望师父能查明天魔谷二女死的真象,代弟子伸冤,洗清师门清誉,弟子虽死九泉,也感师父的大恩大德。”

  说罢,双目泪如泉涌,湿遍前胸。

  焦一闵自幼把水小华抚养长大,爱如己出,但他是一个理智重于感倩的人,当看群豪面前,他只有硬起心肠,因为他不愿天心派的声名在他手里毁坏。

  于是,他走向前道:“为师成全你就是。”

  说罢,一翻右掌,直向水小华胸前玄机穴拍去。

  站在一旁的小疯子,一直瞪看眼看他们师徒二人对答,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怎么也想不通水小华为什么要老老实实的等死,焦一闵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杀死自已的徒弟?

  他自幼跟随江湖奇人于疯子长大,对于世事的凶险,门派的尊严,可说一点见也不懂,他只知道善与恶,好与坏,行其所当为,从不计较别人的看法如何。

  因此,当他看到焦一闵搴掌真的劈出,心眼里不平之气油然而生,一下子跳到水小华的前面,鼓看小噾道:“老小子,你讲不讲良心,小子苦求半天,才向我师父替你讨来解药,你功力恢复之后,不但不感激我们,反而要把小子打死,你这算是那种师父?”

  焦一闵武功已到收发随心之境,见小疯子突然挺身而出,挡在水小华前面,他怕伤了他,急急把掌势收回,道:“小兄弟赶快闪开,老夫要整顿门规,别人不得阻拦,这是江湖规矩。”

  小疯子满脸不屑地道:“什么规矩,小疯子不懂那么多,师父叫我跟看这个小子,你把他打死,我小疯子怎么办?”

  焦一闵道:“你跟在老夫身边,将来慢慢寻找你师父就是。”

  小疯子把嘴一撇,遣:“我跟看你?你别梦想,你老小子连自已的徒弟都想打死,我小疯子岂不是要被你吃掉!”

  水小华见小疯子挡在自已面前,出言冒犯师父,忙喝道:“疯弟弟,不得无礼,快闪过一旁。”

  小疯子把身子一转,瞪耆水小华道:“小子,我知道你的死瘾又土来了,你吃了我师父偷来的红果,费了我师父半天的精力,讨来了子午断魂芒的解药给了别人,把我小疯子顝到这里来寻死,叫我跟你受窝囊气,你……你欺负我小是不是?”

  小疯子这一翻老帐,把水小华说得低头无语,他对小疯子师徒实有说不出的绞疚,但师恩深重,除了以死相报,他实在没有其他路好走。

  焦一闵见小疯子不理他的好言劝解,随把脸色一板,道:“小兄弟如再这样无理取阔,怪不得老夫无礼了。”

  此时,突听楚长风暴喝一声,道:“你既无师徒之情,小老见还讲的什么慈悲。”

  说罢,已挣脱南北二帮的围攻,跃身到水小华身后,石于已从革囊中抓出子午断魂芒,又道:“今天谁要伤了水小华一根汗毛,小老见定要大开杀戒,和在场的人同归于尽。”

  南天一丐、宇宙神丐、余泉波被他这么一喊,猛收前冲之势站立当地,面色严肃的泩视看楚长风的右手。

  支空大师和乾坤一叟距离较远,也弄得面面相觑。

  他们知道楚长风一意孤行,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再见他刚才独战南北二帮二天高手,未露丝毫败象,武功之高,简直不可思议。只要他的子午断魂芒一出手,在场的人,至少要有一半伤亡。

  焦一闵见楚长风挺身而困,阻挠自已整顿门规,不由勃然大怒,暗忖:小疯子年幼无知还有情可原,难道你楚长风也不懂么?

  只见焦一闵冷冷地道:“老夫连自已徒见也不能管,那还闯什么名堂?杀师之仇,我们今天就在此做一了断吧!”

  楚长风面带杀机,吼道:“小老见一生做事决不为已,至于天心派的梁子以后定还你个公平了断,今天我只求你饶水小华不死,若是你不答应,在场的人都是陪葬者,小老见说得出就做得到,望你仔细的审度一下,十几条生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

  焦一闵怒道:“你是在向老夫要挟吗?”

  楚长风盯视看周围群豪,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已稍一大意,今天就是一个无法收拾之局,但邽漠然地答道:“小老见不敢,只是讲个人情罢了。”

  焦一闵只气得浑身颤抖,狠声道:“强词夺理,你分明是欺负老夫无能。”

  玄空大师见焦一闵越说越有气,怕他气极出手,忙走到他身边说道:“焦施主,来日方长,不必计较一时,就依他之言,饶过水小施主一命吧!”

  乾坤一叟也跟上来道:“要整顿门规也不急在一时,在场之人的安危,都系于你的一决,不要太固执才好。”

  焦一闵道:“现在不是孽徒生死问题,楚长风如此横行江湖,一把子午断魂芒无人敢敌,长此下去,岂不更增长他的凶焰,如不乘此机会将他除去,将来江湖之上更无宁静之日了。”

  楚长风道:“如果焦大侠肯饶过令徒一命,小老儿当众将子午断魂芒毁掉,以后决不再使用。”

  玄空大师念了一声佛号,道:“楚旋主有如此慈悲心胸,老衲感佩得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只要心中常存善念,体念上天好生之德,将来定能为武林造福。”

  要知子午断魂芒威胁江湖三十馀年,人人闻之生畏,楚长风为了救水小毕竟自动声明今后不再使用,群毫都不由大感惊讶,面露不信之色。

  焦一闵也大感意外地道:“看不出你楚长风还有这份豪气,好吧,老夫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得当众先把你的子午断魂芒毁掉。”

  楚长风闻言,把碧绿烟袋向后面一插,摘下装子午断魂芒的革囊,随手又掏出火摺子来,迎风一见把革囊点耆。

  不一会,千古毒物化为灰烬。

  楚长风的脸上没有丝毫惋惜之色。

  在群豪的心目中,子午断魂芒不啻是楚长风的生命,为了救人,把自已震慑江湖的武器轻易毁去,这的确不是一个常人所能做到的。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人人都被他这种超凡的行为所感动了,甚至对于他就是当年血洗江湖魔头之事都发生了怀疑。

  焦一闵是一个崇拜英雄、主张正义的人,对于楚长风的英雄行为,邞有看难以言传的滋味,因为楚长风是他的杀师仇人,而他为了救自已的徒弟邞做出这种蓦动江湖的大事。

  此种恩怨,错综复杂,越演越深,使这位一向理智坚强的老人竟思潮起伏,久久不馆平息。

  最后,焦一闵叹息一声,正色对水小华道。“焦某人无能,不配做你的师父,自此之后你我师徒恩断义绝,你今后一切的作为都与本派无关。”

  水小华一听,真如闷雷击顶,目瞪口呆的跪在当地,吃吃地道:“师父,华见宁愿一死,不……不愿背弃恩师,师父还是把……把华见打死吧!”

  最后已气窒不成声,只急的双目涌出两道血泪,直滴胸襟。

  焦一闵硬看心肠,道:“如果你心目中有我焦某人,也不至于出道江湖不到半年,做出这么多荒唐的事,老夫念你寻药之苦,不忍加害,话已说尽,苦求无益。”

  他又回转头对玄空大师和范坤一叟躬身道:“多蒙大师和公孙老爷一路上护送,在下没齿难忘。”

  说罢,转身急驰而去。

  水小华爬行数步,想拉住师父的脚,可是人已去远。只急得他大叫一声:“师父!”口中喷田一口鲜血,倒卧在地上。

  楚长风紧蹙双眉,恨声道:“好狠心的师父!”

  于是他连忙俯身去,把水小华抱起来,对群豪扫规一眼,然后对小疯子高声道:“咱们走吧!”

  说罢,率先迈步扬长而去。

  南北二帮之人看看他那凄苦的表情,沉重的脚步,似乎都忘记了寻仇之事,等他走远之后才各自惊醍过来。

  玄空大师念了一声佛号,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人今天所做所为,似已痛改前非,常言道,菟家宜解不宜结,各位施主皆当代一流侠士,望能本造福武林之旨,不再提过去的是非,多造杀孽。”

  四龙帮帮主余泉波道:“在下和他素无大仇,竟被他害得家破人亡,此种血仇不报,怎能在江湖土立足,大师悲天悯人之心,余某心领就是。”

  说罢,也率领看铲氏二杰追际楚长风而去。

  南天一百冷洪道:“本帮不为已甚,今天暂且饶他一命,他日遇上,定当雪此奇耻大辱。”

  说罢,向玄空大师和菈坤一叟一拱手,又道:“愚兄弟另有急事,少陪了。”

  随即和宇宙神丐徐非急驰而去。

  玄空大师望看众人一一离去,不由叹一口气,慨然道:“江湖是非多,真是一点不错,老衲乃世外之人,早已不闻江湖之事,这一次差一点又坠入是非的漩涡中。”

  乾坤一叟也无限心酸地道:“我老头子也厌烦了江湖上的事,要不是为了婷丫头,我怎会惹来一身闲事,幸而婷丫头受了情丫头的影响,这次没有来,乖乖的回家去了,我老头子只希望守看婷见,终老山林,此次回山,说什么再也不出来了。”

  玄空大师道:“老施主想的很好,恐怕未必如愿,我们在路上不是听说婷儿的爹爹铁掌武天豪已随长白山之人来了中原……”

  冓坤一叟一提起铁掌武天豪,似乎气头特别大,急声道:“他和我老头子已倩断义绝,他来不来兴我老头子有什么关系?”

  他稍一停顿,又道:“说真的,我老头子该早一点回去了。”

  玄空大师微微点头,随即和鼇坤一叟同时动身向回赶去。

  楚长风抱看水小华默默的向前走看,面色凝重,心倩万分沉痛。

  寂寥的荒野,飒飒的秋风,草黄叶枯,满目是一片凄凉的景色,更触动了这位傲视江湖怪侠的感偯。

  此时,他抱看水小华软弱的身体,如同抱看他苦恋一生的爱人叶明萱一样,说不出是爱、是恨,只觉一股酸楚之倩涌满心胸,呆滞的双目,竟含看两团晶莹的泪水。

  唉二谁说英雄不流泪,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为叶明萱的恋倩,而疯狂的杀过人,掀起江湖上恐怖的潮浪,以致侠义之士,群起两攻,最后被上上老人以六合掌击落深谷。

  要是能落个粉身碎骨,岂不是一死百了,那有今天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事?楚长风想到这里,眼中的泪水滑落在水小华的长衫上,发出轻微响声。

  有时候他自已也感到怀疑,自已为什么会对叶明萱如此深情呢?为什么对水小华如此疼爱呢,按说他是自已的倩敌之子,自已没有爱他的理由。

  楚长风眼光模糊的注视耆水小华苍白的脸色,自言自语道:“也许他长得太像他母亲了,那挺秀的鼻梁,那高雅无邪的微笑……”

  小疯子紧跟在身后,走了半天,突听楚长风喃喃自语,不由走前去问道:“驼子,你在对谁说话,小子醒过来了吗?”

  楚长风摇摇头道:“没有。”

  眼眶中的泪水也随之酒落。

  小疯子一见,尖声叫道:“怎么,驼子,你哭了?小子只不过一时气血攻心,又死不了,你哭个什么劲?”

  楚长风知道小疯子孩子气,不懂得世事的错综复杂,不知道人类还有比死更难过的事,因此沉默下来,没有再接他的话。

  小疯子又说道:“这小子也真怪,我第一次遇到他,他一心一意的想自杀,这次又跪在地上等死,这小子好像对死特别感兴趣。”

  楚长风茫然道:“师令难遧,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小疯子气道:“那个老小子也实在有点不讲理,怎么光凭别人的一面之词,就狠心把自已徒弟杀死。”

  楚长风道:“江湖上的正派人士,讲的是门规森严,不像我们这些草野之人,随便惯了,何况……”

  他略停了停,又道:“唉!都是我把他害了。”

  小疯子不解地问道:“你?对了,那老小子为什么对你这样痛恨?”

  楚长风道:“因为我杀了他的师父。”

  小疯子啊了一声,道:“这就难怪了,谁要是杀了我小疯子的师父,小疯子也不会饶他的。”

  他大眼眨了眨,又道:“你这个老小子也奇怪,谁的师父不好杀,你怎么单杀他的?再说,人活看不容易,气急了揍他一顿不就成了,为什么非把他杀死不可,”

  楚长风对这一串半疯半傻的问话,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只见他思忖半天,才吃吃地道:“人做恶事有时候是逼不得已的,有时侯是思想走入极端,我是受了这两种情形的促使,才把自已的一生毁灭。”

  小疯子对楚长风的这几句话,无法洞悉真正的涵意,因为他自小受于疯子影响,认为世上的人都各有其生活的道理,除了不共戴天之仇,没有什么值得拚命的事。

  小疯子膘了楚长风一眼,见他满脸凄怆的样子,道:“咱师父常提到你,说你是人间奇才,也许他老人家能替你排解困难。”

  楚长风摇摇头道:“很难,仇恨如同染在白布上的墨渍,要消去太难了,他老人家虽有通天之能,为武林人士敬仰,但这种事瑯非人力所能挽回。”

  小疯子道:“你先不必泄气,咱师父也许另有妙计,反正他不会看你受罪,咱们该先把小子救活了,免得时间久了,小子受不了。”

  楚长风道:“不要紧,我已点了他几处要穴。”

  他虽然如此说,刲突然加紧脚步,向右面的一座高山赶去。

  片刻||二人来到顶上的一处平地。

  楚长风把水小华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解去他被点穴道,右手按住他背心命门穴上,连聚丹田真气,开始替水小华疗伤。

  水小华因见师父突然把自已逐出师门,急痛政心,才一下子昏迷过去。楚长风的买方一流入他的身体,各部位的功能立即开始,人已慢慢醒了过来。

  楚长风以全身买力助他疗伤,没有多久,额角已现汗珠。

  此时||突然一阵悠扬的笛音传了过来,乍听如高山流水,异常悦耳,中人欲醉,继之声音越来越强,尖哨之声迭起,利时如万马奔腾,翻江倒海,震人肺腑。

  楚长风一听不妙,知道强敌趁机以笛音在伤害自已的内腑,以他深厚的功力,此时,如能把施在水小华身上的真方收回,当然不会被敌人所害。

  可是那样一来,伤势没有完全恢复的水小华,一定要受到极严重的内伤。

  在此生死关头,他突然下定舍命成全水小华的决心,他急声道:“小兄弟赶快聚精会神,运功疗伤,别为敌人的笛音所惑。”

  水小华听了笛音正感诧异,听楚长风一喊,忙运起气功心法,再加上楚长风真力之助,登时进入忘我的境界。

  小疯子听了笛音,丝毫没有异样的感觉,只感到声音难听得很,他知道楚长风在帮水小华疗伤,不能去打扰他,只有自言自语地道:“那个小子跑到这里来吹笛子玩。”

  说看,顺声望去。

  声音是来自前面不远的树林中,小疯子走前几步,定神一看,见身体硕大,身穿高袍的四龙帮帮主闭目盘膝坐在地上,正横看铁笛在吹奏。

  锺氏二杰分立在他约两边,神情严肃,提气戒备。

  小疯子对看三人喊道:“喂!你们三个小子在那里搞什么鬼?”

  二人对他的叫喊似乎没有听到。

  小疯子一看人家不理他,不由回头望了楚长风一眼,只见他满头大汗,面色苍白,好像已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

  小疯子见状大惊,心知有异,忙冲过去喊道:“驼子,你怎么啦?”

  他的话声刚落,楚长风放在水小华背上的右手,突然滑落,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人已不支倒地。

  原来余泉波对楚长风已恨之入骨,又自知单打独斗不是他的敌手,乃追随在后面,想找机会下手。

  正好水小华急痛攻心,受了内伤,而楚长风用本身真力替他疗伤,余泉波一见这种大好良机怎肯放过,于是他用出他威震江湖的“神笛梵音”想一毕把二人消灭。

  “神笛梵音”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内功,练到炉火纯青之境,笛音一响,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抵挡。,余泉波费尽一生心血,也只练就七八成,饶是如此,目前江湖之上能聆听他一曲的人已经不多。

  施展此种功夫,不但要本人功力深厚,而且必定要有人护法,才能奏杀伤敌人之效。

  楚长风久走江湖,那有不知笛音厉害的道理,但是为了水小华,他强提真气,一面抵御笛音的侵袭,一面帮助水小华疗伤。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倘的人已力竭,消耗最后一口真气,便突然倒在地上。

  此时笛音突然停止,小疯子也如释重负,心中豁然开朗,他一下子明白过来,驼子是被笛音所害。

  他猛然转过脸去,准备找三人理论,只见余泉波和锺氏二杰已站在身后。

  余泉波首先道:“小弟弟真不愧是于疯子的高足,小小年纪竟有这等深厚的功力,老夫钦佩得很。”

  小疯子把眼一瞪,道:“老小子,你用什么鬼功夫把驼子伤了?你今天要是不把他治好,小疯子我就跟你没完没了。”

  蓦然||水小华猛睁双目,直投在余泉波的身上,余泉波与他两目相接,心里直发毛。

  不寒而栗亡余泉波和铲氏二杰虽是人走江湖的人,竟也被他逼视的倒退两步,谁都不敢出手,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水小华在万分悲痛、内气大伤之际,竟没有被笛音所伤。

  水小华冷哼一声,转头朝楚长风望了一眼,见他伏在地上,面上苍白之色有如死人般,急忙探手一试他的脉搏,已是跳动微弱。

  水小华想到楚长风乃为了救自已,才落到这般地步,不由内心大恸,自言自语道:“你这是何苦,你虽使我保全了性命,可是叫我如何安心呢?”

  水小华说完之后,徐徐站起,又低头对楚长风道:“也罢,我已是师门被逐之人,活看还有何意思?你等看我,待我替你报了仇之后,和你同归于尽。”

  小疯子一听,大叫道:“怎么,小子,你又不想活了?你们两个都死了,我心疯子怎么办?”

  水小华没埋他叫喊,冲苍余泉波道:“想不到成名江湖的四龙帮帮主,竟是这等卑鄙的人!”

  说罢,翻腕抽出背上的青光宝剑。

  余泉波和水小华已经交过手,要不是玄空大师赶到,恐怕早已伤在他的剑下,亲在又见他没有被自已笛音所伤,心中更是人感不安。

  于是他沉声地道:“楚长风毁了我的四龙帮,老夫乃是报仇雪恨,怎说卑鄙?你已是被逐出师门的人,仍不知悔改,认贼做父,实在叫老夫齿冷。”

  水小华想起师父绝情的一幕,就不由一阵心疼,但楚长风对自已的爱护,和以死相救之情,又怎能忍心不问?

  于是他红看脸,道:“这是在下个人的私事,用不看老帮主操心,水小华纵然被江湖人唾弃,今天也要替楚长风报仇。”

  余泉波冷哼一声,道:“想不到你水小华竟是这等不明大义的人,由此看来本帮三堂主和太子定是你下的毒手了,老夫拚上这条老命不要,也要与你较量较量。”

  ,水小华不再申辩,宝剑一沉,就要出手,突听楚长风喝道:“且慢!”

  这时,他已由地上爬起来,摇摇□□的走到前面。

  楚长风虽然被余泉波的笛音所伤,内伤他极重,但他乃功力极为深厚的人,躺了不久,人便已苏醒过来。他怕水小华为了自已,与四龙帮帮主结下深仇,被江湖人所不齿,断送他将来的前途,一股爱念涌向丹田,猛提最后一口气,挺身阻拦。

  楚长风走到当场,用悲愤的目光向余泉波望了一眼,正色道:“小老见造孽太多早就该死了,但在我未死前,还有几句话必须在老帮主面前说明:第一,四龙帮被毁,决不是我楚长风下的毒手,至于我伤了赏帮约二堂主,不管谁是谁非,小老见以命相抵,也算说得过去了。”

  他说到这里,瞥了水小华一眼,又道:“第二,水小侠为人正直、忠厚,决不会无缘无故杀死令郎,希望老帮圭在未查明真象之前,不要再和他为难。希望有一天水小华重返师门,小老见枞死九泉,也要感谢老帮主这份厚谊。”

  说罢,竟然老泪纵横,不胜悲戚。

  在场的人个个沉默不语,似乎都被他这番沉痛之言感动了,楚长风忽然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泪痕,苦笑道:“也许人将死其言也善,小老见一生没有对人说过好言,但小老见决不是怕了谁。”

  说看,突然暴喝一声,右手一挥,一指点在右面一丈开外的一块千斤重的巨石上,只听“蓬”一声,巨石已裂成数块。

  在场的人个个大惊,想不到他在内伤沉重之际,仍有这等功方,余泉波面带惶恐,弄不清他在搞什么鬼。

  楚长风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呼吸急促地道:“小老见若想报仇,就凭最后挣扎的一口气,也不算难事,若帮主如果相信我的话不虚,就该消除心中疑虑,一心一意去寻找真正的仇人,不再固执已见才是。”

  余泉波好像真的被他这份豪气感动了,肃然道:“老夫虽不齿你的为人,但你最后的这份真情,封使人敬佩,看来四龙常被毁之事。也许另有内情,老夫当查个水落石出。”

  说罢,一招锺氏二杰转身急驰而去。

  水小华正待出声喝止,楚长风已颤抖看身体,一榇手道:“算了,让他们去吧!”

  说看,人已蹲坐在地上。

  水小华急忙跑到他身边,蹲下了身去,右掌抵住他的后背,一口真气,缓缓的输入他的体内。

  楚长风的精神登时好了不少,低沉地道:“算了,你不必白费精力了,小老见内伤沉重,刚才又逞强耗去最后一口真气,使伤势恶化,纵然把你累死,也救不了我的。”

  水小华那里肯信,急声道:“不会的,你赶快运气,先使伤势不要恶化,再想其他办法救治。”

  楚长风苍白的脸上绽出一个慈祥的笑容,道:“时间不多,别再做无益的事,我有要紧的话对你说。”

  水小华右手仍放在楚长风的背心上,道:“有话以后慢慢再说,此时你的伤势要紧,赶快运气试试看,我来帮你打通穴道。”

  楚长风戚然道:“没有用了,你有这份好心,小老见纵死九泉,也心满意足了。”

  说看,用颤抖的手,解开前面的衣服,里面露出了一排的扣子,又道:“请你帮忙把这些扣子解开。”

  水小华不知他要做什么,只好把扣子一一解开,发觉他穿的不是一件内衣,而是一件像披肩似的东西。

  水小华把他的扣子解开后,楚长风又叫他由背上把东西拿下来,水小华想不通他背上有什么东西,用手一试,心中方恍然大悟。

  原来楚长风的驼背并不是真的,而是一个包裹放在里面,水小华幦看惊奇的心情,把包裹由后面替他取下来,放在他的前面。

  小疯子一见楚长风不是驼子,好奇叫道:“怪不得师父说你会易容哩,原来是个假驼子。”

  楚长风慢慢的把包裹打开,里面有一只方形的黑色木盒,盒子在阳光照射下,马光油亮,显然是精品。

  楚长风颤抖的双手,捧看木盒,心里似乎异常激动,失神的双目,也泛起亮光,只听他喃喃地道:“明萱,愚兄失足江湖,弄的罪孽满身,无法再保护你的孩子,不过,愚兄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你不会怪我吧?”

  说看,泪水簌簌而下,状极悲戚。

  水小华已听出楚长风的话是指他的母亲叶明萱,虽然他没有见过生母一面,但楚长风已告诉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上一辈的是非,他无法评断,可是,楚长风对母亲的真情,邞使他万分感动。

  此时,楚长风把木盒打开了,水小华见里面盛看一只玉镯,镯子上有些红色的斑点。

  楚长风指羞玉镯道:“这是你母亲临死时送给我的遗物,别小看这只镯子,这是万年古物,功能避火,你带在身边,也许有用到它的时候。”

  水小华含泪道:“既是母亲送你的纪念物,还是你带看吧!”

  楚长风道:“我知道自已活不多久了,人死百了,带进土里,岂不可惜,你带看可以做一双重纪念。”

  说羞,他由玉镯底下,抽出一条白方绸手帕,上面写耆大小不一的黑字迹,他递给水小华道:“这是你母亲的遗言,我本不打算给你看的,现在我已将西归,你能看看也好。”

  水小华双手接了过来,上面写看草草的几行字,但一看就知走出自女人的手笔,而且是用血写的,由于时间太久,已变成黝黑色,上面的字是这样写的:楚长风是仇人,也是恩人,恩仇相抵,见应以父礼待之,以补母心之憾。母叶明萱留水小华看完之后,翻身跪倒在地上,口称:“义父在上,华儿大礼参拜。

  他把头一抬,双目移向远方,茫然地道:“除了你母亲和你外,我一生没有爱过别人,在死前能得到你们的谅解,可见上天待我不薄。”

  楚长风长叹一声,示意叫水小华坐起来,又道:“江湖上讲的是恩怨分明,恩仇一结下,说不定就要祸及数代,因此要恪遵“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格言,不可乱造杀孽。”

  他说到这里,似乎已非常吃力,稍停之后,又声音微弱地道:“我铸下的第一件大错,就是不该杀你师祖,虽然我当时是逼不得已。第二……”

  楚长风说到这里,突觉气血上涌,一张口吐出一口紫色的淤血,苍白的脸上,直冒虚汗。

  水小华和小疯子见状大惊,一齐挨到他的身边,楚长风摆摆手道:“我本来想以馀年助你重建天心派,可是,我发觉自已罪孽太重,不但对你无益,反而有害,因此……,我无能为力了,见到于疯子时,求他替你说情,让你重返师门,我……”他说到这里,似乎已筋疲力竭,口一张,又吐出几口鲜血,嘴里不停的念看:“孩子………”

  以他此时的样子,谁也不相信,他竟是震慑江湖数十年的子午断魂苦楚长风。

  水小华一时情急,反而呆呆的坐在一旁,像傻了一般,不知该如何下手。

  小疯子突然叫喝一声,迅速的点了楚长风身上的几处要穴,把他的身体平放在地上,然后对水小华道:“小子,你看出来了没有,驼子自已不想活了,他是诚心让伤势恶化。”

  水小华不解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疯子道:“这小子功力深厚,受这点内伤决不会要了他的命。”

  他翻了几下白眼,又道:“这老小子一定是因为自已仇人太多,再加你那个老不讲理的师父恨他入骨,怕活看连累你,使你左右为难,才藉耆受伤的引子,顿起死念。”

  说看,一跺小脚,气道:“真倒楣,我小疯子怎么净遇到喜欢死的人,衰透了!”

  水小华一听颇觉有理,不禁暗忖:这孩子看起来疯疯癫癫,有时候心眼比谁都多。

  小疯子见水小华楞在那里,道:“小子,发什么呆,还不快把东西收起来,抱看驼子找地方替他疗伤,还等什么!”

  水小华依言把木盒收起,抱看楚长风徐徐站起,道:“疯弟弟,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小疯子白他一眼,道:“你问我吗?小子!我小疯子怎么知道去什么地方,反正我知道呆在这里不是办法,至少也该找个有人家的地方让他休养休养。”

  水小华被小疯子顶的无话可说,半晌,才道:“对,我们先找一个住宿的地方,把老人家安顿下再说。”

  说罢,首先向前奔去——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