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酒狂逍遥生 >> 第三章 海上枭雄(2)

第三章 海上枭雄(2)

时间:2017/11/26 14:42:25  点击:658 次
  肖劲秋对大王颇有好感,想把他拉过来,一则可以对付东海一霸,二则使这位直性汉子不要陷在邪恶的泥坑里。是以他存心显示武功,威慑船上的海盗。

  他一抬脚,三节棍扫了个空,但他闪电般一踏,正好把三节棍的第一节棒头踩住。

  与此同时,手一抬,一把抓住离头上只有五寸的水磨鞭。他这一手拿捏得恰到好处,但局外人看来却十分凶险。那三节棍眼看就扫到他腿上,因此程明还兴奋无比地喊出了声:

  “着!”

  可是,不知怎么弄的,没扫到人家的腿,反被人家,一脚踏住了兵刃。程明心想,好小子,真有你的,老子看你踩踏得住么?他立即用劲一扯,大喝道:“起!”

  可惜,扯不动。他又惊又怒,运起全身功力再猛地一扯,依然是纹丝不动。这情形让他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好。

  一愣之后,突然想起了杨胜,他只要猛攻几招,那小于总得闪避,不是就可以挪开腿了么?

  于是,拿眼去看杨胜。这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杨胜和他一样,水磨鞭被人家扯住,正脸红筋胀地往回夺呢!旋又灵机一动,好机会,看你小于是顾上还是顾下?

  他立即站了个马桩,尽全力一扯,那节棒头像是被一座山压住那样,休想扯动分毫。

  可是人家逍遥生却笑嘻嘻的,全不拿两人当回事,这可是太过丢人的事,要怎么办呢?

  大王似乎也很吃惊,喝道:“算了算了,你二人也别费劲啦,认输吧!”

  肖劲秋听他这么说,便抬开脚放开手。

  大王道:“你胜了我手下的两个大头目,这还不算真有本事!”扭头对右侧的两个大汉道:“两位兄弟,你们上!”

  两个大汉都使刀,冲出来就要动手。

  肖劲秋道:“慢,两位报上姓名。”

  大王道:“对,俺知道你的名,你不知俺们的名,这不公平,让俺告诉你吧。俺乃飞马岛水寨大寨主裴天雷。这两位兄弟,高的是三寨主姜涛、矮的是四寨主许坤,站在俺旁边的是叫周定邦,是二寨主,也是军师。”

  肖劲秋心想,他倒是爽快,便一指那文士:“这位呢?是五寨主六寨主么?”

  “不是,他叫文镇波,是阎王岛温总寨主属下巡海使。”

  肖劲秋心想,他们果然不是一路人,嘴里道:“久仰久仰,请三寨主四寨主动手吧!”

  田小燕道:“大哥,让小妹去打发他们!”

  肖劲秋低声道:“不用,我自有打算,小妹你就等着瞧吧!”

  笑狐轻声道:“他要收服人心,你瞧吧。”

  此时,姜涛、许坤从两边扑上,刀光一闪,直向肖劲秋攻来。只见他身影一晃,从刀光中闪出,两手轻轻一拂,只听“当啷当啷”两声,两把刀掉在舱板上,姜、许两人手中已没了兵刃,不禁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

  肖劲秋道:“承让承让!”

  裴天雷竖起个大姆指道:“好身法好功夫!二位兄弟退下,败在高人手中没什么害臊的,不必放在心上!”语声一顿,扭头对文镇波道:“文老兄,俺属下非这位肖爷之敌,只有请你上场一斗!”

  文镇波无奈,从腰上解下了一条七节鞭,也不说话,“唰”一声拦腰卷去,中途突然一抖手,招式忽变,七节软鞭有如一只判官笔,朝肖劲秋心窝点去。

  这两招变化奇快,身手确是不凡。可是肖劲秋却不为所动,仍呆呆站着,等七节鞭快到胸口时,突然手一抬,以食中二指夹住了鞭头,观战的裴天雷却大喊一声:“好!”顿时引得海盗们连声喝彩。

  文镇波早想好了应敌之策,见状并不慌张,运功朝前一戳再猛地向后一扯,似是要争夺兵刃,较一场内力,但他就在向后一扯时突然放掉了手中的鞭把,身形往前一探,右掌闪电般击出,那肖劲秋躲避不及,吃他一掌结结实实按在胸上,“嘭”地一响。

  在场之人谁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着,眼看肖劲秋躲闪不及挨了实打实。

  文镇波便果然不同凡响,又机智又狠毒。

  “好!”裴天雷不得不佩服,带头喝彩。

  大王说好,喽罗们岂能不响应?一时间,彩声大起,来个满堂彩。

  田小燕惊得“哎呀”一声就要往前冲,被笑狐一把拉住袖子:“慌什么,好戏……”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笑狐言犹未了,只听“哎哟”一声痛呼,文镇波一个身子突然后跃二丈,立住后蹬蹬蹬又退了三四步还是没站稳,跌了个仰面朝天。

  咦,怎么回事?;众人弄不清那“哎哟”的呼痛声该是谁叫出来的。照理是挨打的人叫喊才对,可是打人的人为何又连退几步站不稳摔了跤?而且,看吧,文爷一脸哭相,挣扎着坐了起来,连连喘气……啊呀,不好,他还吐了一口血。

  再看肖劲秋,人家什么事也没有,笑着呢,要是没占便宜,笑得出么?

  海盗们一时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裴天雷也愣住了,好小子,真不赖!

  片刻,他回过神来,朝手下喝道:“还不快把文爷扶起来,你们站着干吗?”旋又对肖劲秋道:“好功夫,来,俺与你较量?”

  肖劲秋道:“不好吧,换个人来。”

  裴天雷奇道:“为什么换人?俺手下都不是你的对手,换了也是输,还是俺来吧!”

  “你要是输了,当着属下的面岂不丢人?”

  “咳,看你说的,胜败乃兵家常事,输就是输了,有什么丢人的?”

  肖劲秋笑道:“那好,动手吧!”

  “别忙,与俺动手你别使奸,拿出硬功夫来胜了俺,俺才服。”

  “行啊,你要比兵刃还是比拳脚?”

  笑狐忙道:“慢来慢来,你要是输了该当如何?总不能不下赌注吧?”

  裴天雷道:“比武就是比武,下什么注?”

  “你输了,放我们走,如何?”

  “好!不过俺要把话说明了才让你们走。”

  “你要说什么?”

  “比完武再说。”

  笑狐心想,你不是要抓我们么,怎么成了比武啦,这家伙真有趣,是个热性汉子,嘴里道:“那好,比吧,可不能反悔!”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俺裴天雷向来说话算话,决不食言!”

  说完,猛力一抖双肩,浑身骨骼毕毕剥剥一阵响,然后深吸口气,大喝一声:“看打!”

  只听“呼”一声,斗大的拳头直砸对方胸膛。

  “好!”众喽罗呐喊助威。

  肖劲秋适才对付那姓文的是以护身罡气反震,存心给他吃点苦头。对裴天雷他则想试试絮棉功,故将胸一挺,接他一拳。可是,那疾若奔雷的斗大拳头忽然一下缩回去了,只见裴天雷惊愕地瞪着眼瞧着他。

  “你为何不打了?”肖劲秋问。

  “你为何不闪不避让俺打?”

  “不妨事,那姓文的我不是也让他打了么?”

  “咳,那不相同。俺实话告诉你,俺练过伏虎功,一拳之力一头水牛也吃不住,就是一块石碑,俺也能击破。所以,俺这拳头可不比那姓文的,俺比人强多了,你受不住俺一拳!”

  肖劲秋暗赞道:“好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不怀机心,不使诈,这样的人在江湖上实在是不多,一定要交这个朋友。不过,伏虎功可是一门厉害的外门功夫,说它是外门功夫并不准确,因为它也仗内功发力,没想到他居然会这种功夫,不得不多加小心。但絮棉功究竟如何不试怎知,就冒一次险吧!”

  当下笑道:“不妨事,你施展你的功夫,我施展我的功夫,各凭真本领决高下,你不必心存顾虑,发招吧!”

  “那好,你小心了,看招!”

  裴天雷左拳一晃,右拳直打肖劲秋面门,肖劲秋头一闪,左掌切其腕脉。裴天雷右拳其实是虚招,左拳乘机一伸,身子一蹲站个马桩,拳击对方小腹。

  肖劲秋暗笑,这家伙粗中有细,一套拳法使得精纯,当即不躲不闪反将腹部迎上,一拳击个正着。

  “好!”喽罗们大喊起来,这一拳非把逍遥生打飞了不可。

  哪知肖劲秋却没有飞摔出去,仍站在原地,脸上笑嘻嘻的,而他们威猛若金刚的大王,却不知怎的趔趔趄趄退了五六步,仰面朝天摔翻在舱板上,“嘭”一声像倒了座石翁仲。

  喽罗们大惊失色,可已经收不住口。

  裴天雷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朝喽罗们大喝:“好!好你娘的!把俺摔死了还好?到那时你们只有喝海风去!”

  喽罗们一个个慌忙把头低下,不敢出声。

  田小燕“噗哧”一声笑出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些粗汉真有趣。

  裴天雷先是愣着瞧她,后来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喽罗们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于是通统放开粗嗓门,呵呵呵,哈哈哈,嘿嘿嘿,全都开怀大笑起来。

  肖劲秋、笑狐也跟着笑起来。

  田小燕笑得花枝乱颤,笑出了眼泪。

  这一来,情势大大缓和,彼此都没有了敌意,那些弓弩手自动收起了家伙。

  裴天雷笑够了,问道:“你腹上是不是缠有什么护腰的,是牛皮还是鲛皮?”

  肖劲秋笑道:“什么也没缠,只有我自己身上的皮,你不信就来摸摸看。”

  裴天雷道:“那你是用护身罡气挡我一拳了?但俺的伏虎拳能击破护身罡气,再说俺的拳头已击到了你的腹上,就像击到了一堆棉絮上一般,所以只怕不是护身罡气。”

  肖劲秋吃了一惊,这粗人见识不少,原想从护身罡气的说法遮掩过去,看来却骗不了他,但絮棉功是武当长老私授的,不能泄露,该怎么说才好呢?

  略一思忖,道:“老兄你说得不错,我练的本门功夫,能将对方击来之力卸去,所以你未能击伤我,我趁你力道消除之际,以护身罡气将你反弹出去,这不过是取巧罢了。”

  裴天雷摇头道:“不对不对,这是真功夫,俺不是你对手,认输!”

  边小龙大为高兴道:“好,大王是铮铮铁骨的好汉子,不过栽在我肖老弟手上不算冤,就连蛇心羽士卜刚、大漠秃鹰申屠雄这样的魔头,在他手上也未讨了好去,更不用说你了。”

  裴天雷道:“你说的不错,俺认栽。不过,俺还要讨教一手!”

  笑狐一愣:“咦,你既认输,就该让我们回船,怎么还要讨教?”

  裴天雷道:“俺是在海上讨生活的,水上功夫有几下子,俺和他比水上功夫。”

  笑狐呆了,没想到这傻汉子还有这一招。

  肖劲秋笑道:“不用比了不用比了,水上功夫我怎及得上你,这样吧,陆地上我赢了你,海上你赢了我,咱们就算平局,谁也不输,谁也不赢,彼此交个朋友如何?”

  裴天雷大喜,道:“好,好,扯平扯平,俺早就想交你这个朋友!”略一顿,转头对着两边的喽罗大喝:“弟兄们,咱们要不要交个朋友?俺裴天雷说要交,哪个兔崽子反对,就滚他娘的蛋!”

  众喽罗也扯开嗓子喊:“交!交!谁不交就滚他娘的蛋!”

  肖劲秋从未见过头儿和喽罗如此亲密的帮派,裴天雷行事奇特,为人豪爽率直,实是可爱,不禁哑然失笑。

  田小燕也觉得这些粗汉既鲁莽又憨直,实是好玩极了,没见过这般议事的。

  裴天雷道:“听见了么?弟兄们都愿交你这个朋友,俺……”

  言未了,文镇波从舱门前走过来,寒着脸道:“裴寨主,你竟把总寨主下令捉拿的要犯当做朋友,这如何向总寨主交代?”

  裴天雷道:“俺交俺的朋友,与温岛主有何相干?有什么交代不交代的?”

  “裴寨主,飞马岛既然已归属温岛主,成为阎王岛总寨下属第五水寨,总寨主的旨令,就该遵从,莫非裴寨主要背叛总寨么?”

  “唔,说得好,还有话么,尽管说出来!”

  “此次文某随飞马岛行船,就为的是抓捕逍遥生、碧蟾宫主,这你裴寨主是领受了旨令的。所有总寨放出的船只,只有飞马岛发现了逍遥生的行踪,这本是大功奇功一件。只要擒下正主儿,你裴寨主何等荣光,既领赏赐又升权位,何苦为了这小子不顾飞马岛弟兄的安危呢?须知裴寨主这一步走错,势必惹来大祸,飞马岛上千条人命只怕难保。温总寨主手下能人既多,实力又强,小小的飞马岛能抵抗得了么?”略一顿,他把目光对向周定邦等人,道:

  “周二寨主,还有你们姜、许两位,当前大势所趋,你们当家的不为飞马岛弟兄的性命担忧,你们几位总不能袖手旁观吧,眼前大功奇功一件,谁建立此功,谁就会受到温总寨主的重用,谁要是一心反叛,只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还带累了飞马岛上弟兄们的眷属。温总寨主行事方法各位是知道的,大军一旦踏上飞马岛,女的掳走充作人妾,男的不分老少,斩尽杀绝。所以,文某人奉劝各位一句,与其岛毁人亡,不如将逍遥生等人拿下……”

  裴天雷突然大吼一声道:“住嘴!俺让你当着弟兄的面说出你肠胃里装的浑话,你说来说去已经说明白了。要么听你们温岛主的,要么岛毁人亡,是不是如此,你说?”

  “不错,正是如此,望裴寨主和各位头领三思,望弟兄们为自己的家小性命想想……”

  “够啦,别再噜嗦了。”略顿,问众喽罗:“弟兄们把文镇波这小子的话都听明白了么?”

  众人高吼:“听明白啦!”

  离大船不远的五凤五龙狗儿等人不见宫主等人回来,只听见海盗船上大声吼叫,也不知什么事,大家放心不下,商议五凤到盗船上接应,于是一个个飞身上来。

  田小燕一见,以手按唇,示意她们噤声。

  五凤见这种场面,十分奇怪,便站定观看。

  肖劲秋突然穿行在被他点了穴的喽罗之中,片刻就替他们解了穴。他们人虽受制,耳不聋,眼不盲,把经过情形看在眼里,穴道一解,便自动退回到两侧。

  此时裴天雷大声道:“好得很!文镇波这小子把纸戳破了,今日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自从俺答应把飞马岛改属阎王岛归顺温武魁这老小子,心中就一直憋着口气。温武魁这半年里派了五次人来送礼说好话,俺本来没有答应的意思。这并非俺裴天雷定要做个龙头老大,只要有人比俺本事大,又能带领弟兄们打倭寇、除海匪,不滥杀无辜渔民,俺就把头把交椅让他!当时有数十股倭寇与俺们飞马岛作对,俺又要对付倭寇又要对付他温武魁,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况俺给温武魁提了几个条件,要他打倭寇、除海匪,不勾结官府,他都一一答应下来,因此俺才答应把飞马岛改为第五水寨。哪知这两个月来,温武魁这老小子巴结狗太监,和倭寇勾勾搭搭、称兄道弟,咱们提的条件他全不放在眼里,俺心中早就有气。似这般下去,飞马岛岂不成了温武魁和倭寇的帮凶走卒,俺裴天雷有何面目见家乡父老?所以今日当着大家的面,俺把话挑明了,自此时此刻起,俺飞马岛仍是飞马岛,去他娘的什么第五水寨;俺眼中没有他这个温总寨主,俺宁肯血战一场丧命,也不愿苟安偷生!不过,俺不强迫大家,愿跟温武魁那小子的,自管跟着这姓文的去,若是大家都要归顺阎王岛,俺就一人离开飞马岛,重新纠结一伙人马,誓与倭寇血战到底。弟兄们如何决定,自己算计算计,俺的话说完啦,你们看着办吧!”

  “咱们誓跟大王,去他娘的阎王岛!”

  “温武魁唬不住咱们,头断只是个碗大的疤!弟兄们,咱们反了他姓温的!”

  “跟阎王岛勾结,面上无光,咱们愿跟裴寨主,要生同生,要死同死!”

  上百个弟兄吼叫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乱成一片,到后来什么也听不清。

  这时裴天雷把手一抬,让大家静声,道:“大家都嚷嚷,什么也听不清。这样吧,愿跟着阎王岛的,到俺右面舱板上来。”

  这话一出口,原先站在他右侧的弟兄,一个个赶忙挤到左边去。

  二寨主周定邦大声道:“弟兄们,咱们大王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咱们弟兄也是铁铮铮的英雄,岂能和温武魁这类强盗劫匪混在一起!咱们跟着大王,要死也死个光明磊落,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咱们要死也死得光明磊落!”喽罗们大声答应,气势宏大感人。

  肖劲秋等人激动不已,深深佩服这伙粗鲁汉子,他们对是非一清二楚,决不含糊。

  又听裴天雷道:“没人愿跟着文镇波去吗?俺再问三声,可不要后悔!”

  有个喽罗嚷道:“大王别问了,飞马岛可没有这样的孬种,贪生怕死去投降!”

  众人纷纷吼叫起来:“对,别问啦……”

  裴天雷道:“好样的!你们都他娘的是好汉,没给俺裴天雷丢脸!”略一顿,瞪着文镇波:“姓文的,你他娘的都听见了,飞马岛自此刻起脱离阎王岛,你若是再敢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俺就把你大卸八块扔下海喂鱼!”

  文镇波面色苍白,心中惶恐不已,他喃喃道:“既然大王如此决定,我姓文的自不便多嘴,只求大王放我回阎王岛复命!”

  裴天雷道:“放心,俺不为难你,你到后舱去呆着,然后送你上岸。”

  文镇波垂头丧气走向后舱,不敢抬头见人,平日巡海使的威风早巳不见。

  等他走后,裴天雷道:“老兄,你都听见了瞧见了,这下可以跟俺放心交朋友了吧?”

  肖劲秋一竖大姆指:“裴兄果是知大义,明是非的好汉,我愿和你交朋友!”

  裴天雷道:“你们还有人在小船上么?请上俺这大船来,大家喝一杯如何?”

  肖劲秋道:“好!大家喝一杯。”当即扭头道:“犬兄,五龙,给了船家船钱打发走了,你们都上大船来,咱们交了好朋友,大家都来叨扰一杯,庆贺知交!”

  他声音不大,只是站在附近的人听得见他的声音,一个个十分奇怪,这是对小船上的人说话么?怎能听得见?哪知不到片刻,“嗖嗖嗖”连跃上六个人来,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肖劲秋对裴天雷把一个个同行之人都引荐了,裴天雷见五凤五龙皆是才貌双全的俊男丽女,心中十分惊异,这样细皮白肉的人,能是武林高手么?有机会倒要见识见识。

  引荐完,大家又见过周定邦等头领,这才由裴天雷打头,进前舱坐定。

  前舱十分宽大,除了两壁挂着些刀剑,并无什么摆设。手下人进来把三张小桌并在一起,不一会就抬上一罐酒,摆上了几大盘鱼肉。

  裴天雷道:“船上没有好菜,请各位将就些儿,能喝酒的大碗喝,不能喝的就吃鱼!”

  笑狐道:“老兄,肖老弟除了武功好,就是会喝酒,不知老兄你酒量如何?”

  周定邦笑道:“不瞒边爷,咱们大王的酒量在弟兄中数第一!”

  笑狐双手一拍,道:“好啊,你们两位就来赌赛一番如何?”

  裴天雷道:“行,用大碗!”

  侍酒的大头目杨胜笑道:“咱们飞马岛弟兄,也最佩服酒量大的好汉,我看两位到舱板上赌赛去吧,好让弟兄们饱饱眼福!”

  裴天雷立马站了起来:“肖老兄,敢么?”

  肖劲秋也一站:“走!谁说不敢?”

  齐隆骂笑狐:“狗嘴里吐不出好话,什么不好赌耍赌酒,喝醉了怎么办?”

  田小燕也埋怨道:“酒醉伤身,你真是的,大哥醉倒岂不误事?”

  笑狐道:“天,我的小宫主,你那肖大哥喝酒比一头牛还厉害,放心,他醉不了!”说着,他抬起腿赶紧溜出舱门。

  田小燕等一干人好奇,也跟着出来。

  舱板上,有人置好了两罐酒,那杨胜大声呼叫,召弟兄们来看赌酒,刹时周围就聚满了人,后头的叫前头坐下,以免遮挡。

  裴天雷道:“咱们用大碗喝,俺一碗,你一碗,谁不行了就认输,好么?”

  肖劲秋笑哈哈道:“好好,就这么喝!”

  杨胜立即倒了酒,把两个大碗斟满。

  裴天雷双手端碗,一仰脖子,咕咕咕跟饮水牛一般,片刻就喝得碗底朝天。

  喽罗们轰雷般喝了一声彩。

  田小燕看得咋舌,担心道:“狐哥,肖大哥受得了么?”

  笑狐道:“受得了,他就爱喝,把酒看得比女人还……”自知失言,赶紧住口。

  田小燕起了疑心:“说呀,比女人怎么了?别吞吞吐吐的!”

  这时,肖劲秋端起了碗,咕嘟咕嘟往嘴里灌,不一会喝完,只见他舐了舐嘴,赞道:

  “好酒好酒,我可是许多天没有这么痛快过了,来,把酒斟上!”

  喽罗们惊奇了,看不出这小白脸还真行!

  田小燕看得目瞪口呆,作不得声。

  笑狐趁机换了话题:“看,他没事吧……”

  田小燕道:“你刚才说什么说了半截?”

  “没说什么呀,快看,喝第二碗……”

  “不行,你赖不掉,你说酒比女人还什么?”

  “忘了,顺口说的,没放在心上。”

  “那不行,你得把话说完,说呀!”

  “记不得啦,叫我说什么啊!”

  “哼!你说肖大哥把酒看得比我还重,我一定要问问肖大哥去!”

  “哎哟小祖宗,这又何必呢?顺口之言,何必当真?看,第三碗开始了……”

  田小燕板起脸不快活,笑狐急了,忙道:“我是说从前你肖大哥把酒看得比女人重,那是在遇到你之前的事。

  那当然啦,肖老弟目高于顶,等闲女子怎会人他眼中?可是遇见了你小宫主又不同了,那自然把你看得比酒重……”

  “你说的是真话?”

  “当然是真话!”

  “那我叫大哥不喝酒,他肯不肯听?”

  “这……”笑狐目瞪口呆,答不出话来了。

  正好这时裴天雷、肖劲秋每人已喝了三碗,喽罗们没一个有此海量,一个个拼命喝彩,引得田小燕把注意力转向了肖劲秋,笑狐这才偷偷喘了口气。

  只听肖劲秋嚷道:“用碗喝太慢,用罐喝吧,这么干更痛快!”

  裴天雷一惊:“用罐?”旋即豪兴大发,大吼道:“好!用罐就用罐,你可真对我的胃口!”略一顿,又道:“俺与你结拜兄弟如何?你嫌不嫌俺这个海盗出身?”

  肖劲秋笑道:“我逍遥生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稀奇古怪的人我都爱结交!”

  裴天雷大喜,道:“指天为誓,众兄弟作证,来,捧着酒,拜完天就喝!”

  两人报了年庚,肖劲秋二十四岁,裴天雷三十四岁,两人面朝大海,齐齐跪了下去。

  裴天雷道:“皇天在上,裴天雷、肖劲秋情投意合,结拜为异姓兄弟,从此有难同担,有福同享!”念毕,叩了三个头。肖劲秋也照办。

  喽罗们为大王结了这么个好兄弟欢呼起来,一时大呼小叫,怪声迭起。

  肖劲秋捧起酒罐,咕咕咕咕,一滴不漏喝了个干净。裴天雷也毫不逊色喝完一罐。

  肖劲秋夸他:“好大哥!”

  他夸赞劲秋:“好兄弟!”

  两人敞怀大笑,声震全船。

  杨胜大叫道:“服了服了,弟兄们,咱们到飞马岛后再欢庆三天,大家忍一忍吧!”

  “好啊!”喽罗们齐声欢呼。

  比完酒,大家重又入舱。

  裴天雷道:“愚兄我不敢再喝,醉了误事,兄弟你呢?”

  肖劲秋道:“没事,我也不喝了,我们要到福宁州,那儿有人在等我们。”

  裴天雷道:“下晚起风,明早就可到福宁州。愚兄替你把人找上船来,和俺到飞马岛去,今后杀倭寇,打海贼,还要靠兄弟你们。”

  肖劲秋道:“我原想到葛洪山天灵教总坛一探,既然大哥这么说,咱们就先到飞马岛。”

  “好!好极啦!不瞒各位说,自从卫海帮迁到闽江后,只剩俺飞马岛与倭寇作对,显得势单力孤,要是大家联起手来……只是,可惜,卫海帮已被温武魁、万昌雷、海龙帮,勾结税监府灭掉了,帮主卫中柱等人下落不明……”

  肖劲秋离开卫海帮后去了贺兰山,因此一直不知道这个消息,听后大吃一惊,忙问详细情形,可裴天雷也说不清。

  笑狐冷笑道:“这又能怪谁?卫中柱信不过咱们,信不过肖老弟,咱们只好走人,这一走,他们自然顶不住了。”

  肖劲秋叹息道:“糟,卫海帮不能灭,若能找到卫帮主,就把龙垭渡口夺回,那离福州很近,容易对付税监府。”

  齐隆道:“若是肖老弟、秀才爷和我们这班人手在,谅他税监府也夺不走龙垭镇!”

  田小燕不知怎么回事,道:“从头说吧,要不我们听不懂。”

  笑狐就把当时情形一五一十说了,直听得众人叹息,都怪卫中柱招子不亮。

  肖劲秋接着把江湖大势说了个详细,最后道:“天灵教旨在一统武林各帮派,其幕后人物可能是税监程瑞彩,也许不止他一个。所以,毁了天灵教,就无疑斩断了税监府的支住。

  此外,温武魁、万昌雷是税监府的第二根支柱,弄不好还有倭寇为他效命,这其中种种情形还不能完全弄清,未来事关重大,若以飞马岛为立足之地,再恢复卫海帮,我们就能召集足够的人手,与天灵教、温武魁、万昌雷、税监府、倭寇一较长短,大家以为如何?”

  笑狐道:“老弟说得是,光凭我们二三十个高手如何能成大事?如今裴兄愿与咱们结盟,那是最好不过。只要有一块立足之地,手下有人派用场,任他天灵教势大,咱们也能对付。

  这世上,你单枪匹马,没有个帮伙什么的,别人也都把你看轻。若以飞马岛为总寨,就可以广招人才,形成一个大帮派,在江湖上说起话来才有人听,你们说是不是?”

  裴天雷大喜:“飞马岛离福州并不算远,有你们这班英雄留在飞马岛,那还会怕人来犯么?俺将寨主之位让与肖兄弟,即日起飞马岛就听兄弟的令谕行事!”

  肖劲秋道:“不可不可,在海上的能耐兄弟可不如大哥,好在大家在一起,群策群力,不分彼此,这寨主仍是大哥当,千万别再提!”

  笑狐道:“此事以后再说,先把老秀才他们找到,再好好商议。”

  谈话中,不知不觉到了下午,晚饭后又继续议今后大计,至晚才归舱安息。

  裴天雷腾出中舱给姑娘们,前舱给肖劲秋等人,他自己和弟兄们睡底舱。

  第二天,船已靠在离福宁州渡口不远的地方停泊,用一只划子,把文镇波送到岸上,让他自行设法回阎王岛。又用三只划子划到渡口停着,以接应老秀才等人。

  笑狐、浑天犬各带二龙到城中去找人,其余在大船等候消息——
 

 
分享到:
四角龙旗图案
白菜赋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朱元璋行猎图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揭秘《金瓶梅》真实作者到底是谁
以貌取人的小兔子1
跑来了一只狐狸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