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都魔影 >> 第四回 美髯书生

第四回 美髯书生

时间:2017/11/8 13:31:21  点击:750 次
  布政使司署仍在九龙池原地,但比起八年前,规模又扩大了不少。花园里增盖了五座楼房,其中三座是小楼。布政使张志忠夫妇住了一幢,儿子和女儿各占有一幢。另有两座较大些的楼则空着,张志忠准备用接待朝中下来的官差,平日由仆役洒扫干净,随时可用。

  张志忠调离云南后赴陕,陕西本是老家。后来听说接任滇省的布政使任职斯未满,就被人刺杀于寓中,之后布政使一职空了两年,由按察使守职兼任。这按察使赵弭由于有沐总兵的保荐,在任十几年,居然未按惯例调离。张志忠还听说,沐朝弼极力运动朝中权势人物,要由赵弭升任布政使一职,但不知何故,朝廷不准奏,所以还在他那按察使职上。

  后来又派了一位布政使至滇,此人装聋作哑,与前两任不同,对沐朝弼的种种劣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也不与沐府有更多的来往,当了几年糊涂官,把政事搅得一蹋糊涂。

  以后,张志忠忽接钦命,又直赴滇任布政使一职。

  张志忠哪里想回云南做这布政使?但是钦命难违,只有硬着头皮赴任。

  临行前,他召集两个子女和管事宗振武在内室商议。

  他道:“为父此次赴滇,凶险无比,身为朝廷命官,对沐总兵的横行无忌不能装聋作哑,对其手下的恶奴也决不姑息!试想,为父此举,沐总兵能容得下么?因此,为父决定,两个孩儿伴你母在陕,为父万一……”

  话未完,夫人就堵了嘴:“老爷此话差矣,老身一生伴随老爷东奔西走,如今也一把年纪了,岂能抛下老爷在家享清福?俗话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涛儿梅儿自可留下,老身……”

  张涛断了母亲的话:“爹、娘,孩儿自小随宗伯习武,后又拜在鲁师傅门下,今技艺已成,正好随父上任,以尽保护之责,若留在家乡闲游,孩儿岂不成了不孝之人?至于梅妹,尚可留在故里……”

  张雅梅大声叫了起来:“爹,孩儿不干!孩儿虽是女儿身,自小随师傅学艺,哥哥能当爹爹护卫,莫非女儿就不能当了吗?哥哥尽了孝道,女儿就该不孝了吗?”

  夫人笑道:“啊哟,瞧瞧,一大箩筐理由,装也装不下了呢!老爷,你看怎么办吧!”

  宗振武在张涛六岁时就替他扎下习武根基,宗振武自已出身少林,一手炮拳威震江湖,人称神炮锤。但他仍觉凭自己一人,还造就不了资质极佳的张涛,又专程请来师兄夫妇。由师兄鲁超调教张涛,由嫂夫人舒五妹教张雅梅。鲁师兄的竹叶手名动江湖,是少林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舒五妹功夫则出自家传,一手玄武雌雄剑,挫败过不少江湖名人。夫妇两人膝下无子,早已归隐,宗振武硬是找到门上,七求八求,才把两位老人家请到了张府,授艺八年,教出了两兄妹。

  所以,他觉得两兄妹都可随父同行,多两个帮手。

  鲁超夫妇年事已高矣,不愿远赴云南,已辞职回到乡下,这样一来,若府中只有他一个好手,实在照顾不过来。

  他把这意思说了,还说要设法延揽高手,到滇护驾。几经商议,最后决定全家赴滇。

  果然,张志忠一到任,在拜谒黔国公沐总兵时,就受到沐总兵的警告。

  沐朝弼道:“张大人此次来滇,有何打算?该不是来与本官作对的吧?”

  张志忠道:“沐大人何出此语?下官奉钦命治滇,上托皇恩,敢不为黎民百姓造福?沐大人位极人臣,隆受皇恩还请大人在治滇方略上多多赐教!”

  沐朝弼一声冷笑:“张大人眼中还有我这个黔国公么?实话告诉你,八年前你向朝廷上的奏书还在我手里捏着呢!真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张大人头上这顶乌纱,当真就戴得这么稳扎么?当心乌纱还在,项上头却没有了,这顶布政使的乌纱还往哪儿搁呢?岂不是只好戴在别人的头上了么?”

  堂堂黔国公,居然说出这等话来。

  张志忠不愠不恼,答道:“下官叨食俸禄,承蒙皇恩,身为地方官,不能不向朝廷如实奏事,不敢隐瞒。至于下官项上人头,要是被人取去,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这话软中带倔,沐朝弼岂能听不出来?

  但这张志忠官儿虽不算大,在朝中颇有名声,几次都搬他不倒,自有几位阁老对他青睐,虽说不必惧他,也一时不能奈何了他,今日不必过份,且看来日他的举措而定方略。

  于是说道:“项上人头只有一颗,留在颈上好得多了,张大人以为如何?”

  “是是,沐大人的话,下官谨记。

  张志忠把话放软,以免激怒沐老儿,回去后我行我素,暗中收集他的罪行,让他以为自己屈于淫威之下,放松对自己的监视,这又何尝不好?

  沐朝弼见他改了口气,虽不全信,但心中怒气平了不少。

  当天,沐朝弼硬留他便宴。

  宴席设在偌大的花园里。

  八年阔别,这花园楼台亭阁、假山池塘、小桥流水,真是应有尽有,其华丽不下于当朝宰相的府第,还只恐有过之而无不及。

  沐朝弼靡奢如此,何来如此多的钱财?这叫张志忠感到纳闷。任其强占民田,搜刮地皮,也不能积下如此多的财富。何况除了他自己的开销,还要往朝中送去大量珠宝金银,以贿赂京官,替他遮掩。

  席间,山珍海味自不必说,就是用碗盏酒杯,也都是纯金银打造。

  三杯过后,出来了一些乐师,在花园中搭的木戏台上,吹乐助兴。之后,又梨园弟子唱了几段南戏。

  张志忠哪有心思看戏,不过敷衍一番。

  散席时,沐朝弼道:“张大人,本官聘有几位武功教习,不妨让他们露一手绝技,以开开眼界。”

  话完,挥手,自有下人前去张罗。

  最先来到台子上的,是一个袒胸露腹的中年和尚。

  这和尚凶眉恶眼,哪像个吃斋念佛的出家人?比衙门里的刽子手还狰狞。

  只见他接过一根铁棍,粗如手臂。他两手毫不费力轻轻一撇,顿时成了个弯棍,又轻轻一撇,铁棍复又变直,就似手中捏的是面做一般,看得张志忠目瞪口呆。

  这还不算,那和尚忽然举掌朝棍头一拍,天,那棍头变平了,像个铲子。只见他双手夹住平扁的棍头,就那么搓几下,棍头又变圆了,不是搓面还是搓什么?

  和尚退下后,上来一个老道。

  几个壮汉把一个磨盘大的石块搬到台上,那道人背着手踱了过去,轻轻在石块上踏了一脚,那石块竟然如豆腐般四分五裂,散成几十块大小不一的碎石了。

  第三位是个老太婆。

  只见她对着那一堆碎石虚拍一掌,只听“呼”一声,那堆石头全变成了粉末。

  沐朝弼扬声道:“多谢三位,有劳了。”

  然后对着张志忠不怀好意地一笑:“张大人,瞧见了吗?布政使府中可有这样的武林高手护驾啊?”

  “卑职手下只有些无用的卫兵,岂能与这三位相比?”

  “是么?嘿嘿,不瞒张大人,沐府中这样的高手还有十好几位呢,他们若是要取大人性命,你说容易不容易?”

  “自然是易如反掌、囊中取物了。”

  “张大人满有眼力,说得一点不错。”

  回到府中,张志忠请来了宗振武,还把涛儿、梅儿一并叫来,把赴宴所见情形说了。

  宗振武是识货的,不免十分惊奇。

  他道:“依大人所描绘的样儿,那和尚可能是称大力罗汉的智刚,而那道人则是铁腿真人玄化,至于那老太婆,很可能就是化骨姥姥徐珍。这三个都是凶名昭著的黑道高手,只要来一个,就够我们对付的!”

  张志忠道:“沐总兵说,像他们那样的高手,还有好几位呢!”

  宗振武道:“这些桀骜不驯的黑道魔头,怎么都投向了总兵府呢?我们不得不多加小心,前任布政使已遭殃,前车之鉴,不可大意。从今日起,也请涛儿多辛苦些,随时注意夜行人的到来。”

  自那以后,严密防备了几个月,哪知从未有夜行人光临过,后来除了巡夜的兵丁,也就放松了些。

  半年来,张志忠处理政事,处处被沐朝弼掣肘,民间士绅有胆大的,又纷纷向布政使司衙门投递状纸,告沐朝弼、赵弭的状。张志忠命手下师爷一桩桩、一件件缮写清楚,准备往朝中阁老送。

  他决心不怕丢官杀头,与沐朝弼干到底。

  所幸都指挥使武镇与他本是旧识,两人先后赴滇,武镇为人正直,对沐总兵也极为厌恶,不受其威胁利用。他二人一文一武携手,让沐朝弼也不能小觑了他们了。

  宗振武除了管理内府,还时时独自外出,打探些民情世故,结交些武林朋友,希求寻找些正道高手,维护布政使的身家性命。

  但高手岂是容易找得到的?除了武艺,还要人品,沐府势力遍及全城,三教九流人物皆有,一不小心找错了人。岂不是引狼入室?

  他万万没想到,今日公子小姐出外游玩,居然带回名震江湖的异人笑无常端木梓和神眼龙骆天杰,以及龙虎镖局的正副镖主雷神鞭董华、三节镗陆永刚。

  两位镖主的情形,宗振武也打听过,只是不好上门,如今自动来了,那是再好不过。

  众人见布政使和蔼可亲,毫无官架,也就去掉了拘谨,随意闲谈。

  张志忠下午还要处理公务,挽留大家留下吃晚饭,便又匆匆而去。

  晚饭后,两位镖主和武氏兄妹告辞,端木老儿和骆天杰留在府中住宿。

  月亮上来时,张志忠、宗振武、张涛、张雅梅、孟霜雁在桂花树下石桌乘凉饮茶。

  宗振武道:“端木前辈何以至滇,能否告知一二?”

  老儿笑嘻嘻道:“我老头子一生游荡,独未到过云贵,所以就游逛来了。此外,老头子也是为一个人来的。”

  “啊?何人有此荣幸,得蒙前辈厚爱?”

  “这人说起来,你老弟想也知道的。”

  “谁?”

  “美髯书生司空冕。”

  “啊哟,是他?!”

  张氏兄妹不知其为何人,齐问:“怎么?此人是谁?”

  端木老儿笑嘻嘻问骆天杰:“小老弟,你知道此人么?”

  骆天杰回答:“略知一二。”

  孟霜雁“呸”了一声道:“这个淫棍江湖上谁人不知?是个货真价实的下贱货!”

  宗振武道:“孟姑娘说得不错,他这人一向残忍,被他奸杀的女子无数,是江湖上人见人恨的万恶之徒。但他武功高强,罕逢敌手,二十年来不少江湖义士欲除此害,不是被他杀了就是被他杀开血路遁走。不过,他后来不敢再张扬,行迹飘忽不定,想不到居然来了云南!”

  端木梓道:“我老儿是在川境内发现他的,结果被他溜了,这小子十分机警,轻功也高,要逮他还真不容易!”

  张涛道:“他莫非就在本城?”

  端木梓道:“不错,要不,我老头子也不会那么快入滇,连峨嵋山都没有去。”

  宗振武道:“糟,想必是投入总兵府去了,本城又添一害!”

  张志忠道:“此贼是北方各省捉拿的要犯,只是衙门捕快奈何不了他,一直未捉拿归案,待下官明日传令府台,让他们缉拿。”

  张涛道:“咦,连爹爹也知道此人。”

  宗振武道:“衙门里的捕快不是对手,此贼既然到了本城,一定又要作案,只有我们亲自动手,才能将他除去。”

  张志忠道:“端木前辈,此事只怕要烦劳你老人家了。”

  端木梓道:“此人不除,又要大造杀孽,骆老弟,就看你的了!”

  骆天杰道:“只要老前辈差遣,天杰愿做马前卒。”

  端木老儿笑道:“假使此贼果然进了总兵府,今夜三更必到!”

  众人一惊,七嘴八舌问他何出此言。

  老儿用手一指张雅梅孟霜雁:“这儿有两朵花呀!”

  孟霜雁脸一红:“又来了,说不上三句正经话……”

  老儿道:“怎么不正经?今日在酒楼上遇到的贡嗄三邪,不正是嫌人家坐在那一桌挡了他们的目光?回去要是和美髯书生一说,那老小子还有不来的么?”

  宗振武道:“对对对,那三邪不是好东西,和司空冕一定臭味相投,他们自恃武功高强,哪里会把布政使司署放在眼里,今夜三更八成会来的!”

  孟霜雁恨得咬牙:“那就让他们来试试看,姑娘的剑不是吃素的?”

  张志忠惊道:“那今夜严加防范,可要命都指挥使司派兵丁来。”

  骆天杰道:“大人,兵丁来反而碍事,有端木老前辈在此,还怕他跑得了么?”

  端木老儿道:“咳,小老弟,切莫看轻了此贼,这老小子溜起来像一阵风,难捉得很呢,今夜就请两位姑娘小心些,防备他们用迷魂药偷袭,宗老弟你护着布政使,由我老儿和骆老弟捉贼,一交手就不留情,看看能不能把这老小子治住。”

  宗振武道:“若他和三邪一起来,人手未免少了,兵丁们又不管用,何不去请龙虎镖局来人相助?”

  孟霜雁道:“宗伯,区区四个小贼也对付不了,还怎么和总兵府里那些妖邪对阵?再说镖局的镖师又有几人能是人家对手?倘若因此丢了性命,只怕不好交代!”

  骆天杰道:“孟姑娘说的是,就不必了吧,端木前辈以为如何?”

  老儿道:“今夜斗他一斗,瞧瞧他们来几人,至于以后,该多招些高手来才是正理。”

  大家又议论了夜里该如何准备的事,便早早散去以作准备。

  孟霜雁和张雅梅回到闺房,哪里安静得下来,仍叽叽喳喳说个不休。

  雅梅道:“表姊,我心里怕得很呢。”

  霜梅道:“怕什么?”

  “我未和人交过手,也不敢杀人。”

  “杀过一次就不怕了。”

  “我能是人家的对手么?”

  “你那玄武雌雄剑在江湖独树一帜,只要大胆些,把本领全使出来,定能叫贼人丧胆!”

  雅梅从墙上摘下雌雄剑,雌剑二尺长,雄剑和一般剑无二,她把剑放在枕边,然后跳上床道:“表姊,练一会儿功吧。”

  两人吹熄了灯,盘脚坐在床上。

  三更一到,霜雁取剑在手,站到窗前,通过窗纸洞隙朝外张望。

  雅梅也提了双剑,坐在床上等着。

  月亮甚明,给花园披了一层银纱,园中景物黑的浓黑,白的朦胧,由于心情紧张,那一团一团的浓荫里,仿佛就藏着恶贼。

  孟霜雁屏息宁神,默察房头上动静,并无什么发现。

  突然,她从地上房影上看见一条人影冒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

  那人影直直立着,忽然一下又不见了。

  她正想到后窗去守着,突听园中有了说了话,是表兄张涛的声音。

  “房上的朋友,真是胆大包天哪!布政使私宅,岂是你任意出入的地方?”

  “哟,看门狗,眼睛还尖呀,大爷就先把你眼珠了挖出来,免得你多管闲事!”房头一人阴森森的嗓音说。

  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司空大哥,这小子是布政使的公子。”

  孟霜雁听出,这是屈忠武的声音。

  那司空冕干笑了一声:“原来是未来的小舅子,今夜大爷与你妹妹成了亲,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么?何必……”

  孟霜雁、张雅梅都忍不住了,两人一前一后从窗子跃下,和张涛站在一起。

  她们刚站起,四条人影已飘到她们跟前,无声无息,把三人吓了一跳。就凭这份轻功,就足以先声夺人。

  除了白天打过交道的屈忠武、欧阳永寿、程天勇外,第四人是个着粉红绸衫的美男子。这家伙蓄着长髯,风度翩翩,颇有一点名儒的风范。只是那一双媚眼,男不男女不女透着邪气。

  张涛道:“你是什么人?满嘴污言秽语,比市井之徒还下贱!”

  粉红绸衫的中年人面带邪笑,两只眼睛只顾瞅着张雅梅、孟霜雁上下打量,并不理会张涛,说道:“咳,两个小妞当真是难见的美女,三位老弟眼力不错,这就把她们带回去吧!”最后一字落音,一挥袍袖,从袖底卷出一股浓香,直扑二女。

  孟、张二女哪里防得到,只觉一股香味冲鼻,随即就眩晕起来,身子一软,就往地上瘫倒。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张涛,自然也不能幸免,紧跟着软瘫在地。

  贡嗄三邪大喜,抢着来捉人。

  忽听身后有人喝道:“大胆!你们这些死囚,今日死期到了!”

  贡嗄三邪一惊,急忙转过身来。

  离他们丈远,站着神眼龙骆天杰。

  哪知与此同时,司空冕并不停步,一手夹一个姑娘,纵身就往墙外掠去。

  他嘴里道:“三位老弟挡人,愚兄先走!”

  骆天杰大急,起脚就追。

  屈忠武一弹身,一掌往骆天杰背上印去。

  欧阳永寿、程天勇也跟着攻上。

  骆天杰哪里还脱得了身?但他知道端木老爷子必然追踪而去,就回转身迎敌。

  贡嗄三邪身手何等了得,骆天杰以一敌三,自然有些吃不消。但他临敌经验较丰,采取游斗周旋,再抽冷子下重手。

  躲在暗处的宗振武在十丈外,不敢离开张大人的小楼,见二女被掠走,骆天杰又被困住,急得他只好离开小楼,去追赶司空冕。

  司空冕满心欢喜,迫不及待想冲出花园,他提起全身功力,尤如一阵清风,飞也似地掠到了墙边,只差三丈便可出外了,正准备一跃而过之际,忽听后边有人大叫:“淫贼你往哪里走!快放下小姐!”

  宗振武也是展尽全身功力,箭一般射来,离司空冕五丈左右。

  司空冕哪把他放在眼内,只要一出园墙,在大街小巷一转,休想再找得到他。

  “呼”一声,他腾身而起,向墙外掠去。

  人还未过那道园墙,陡地墙外跃起一个黑衣蒙面人,不声不响,对着他胸口打出一劈空掌,这一掌无声无息,毫无威势。可司空冕是个识货的角色,这种毫无声势的阴柔掌劲,比那声势吓人的阳刚掌力毫不逊色,有的甚至超过阳刚之力。

  这一掌打得恰到时候。

  他要是凭护身罡气硬冲,这个险就冒得太大。要是不往前冲,就只有使个千斤坠,赶紧落回墙内。除此别无他法。

  这还是他功臻一流加之反应极灵敏,才能做到。换了临敌经验差的,这一掌准得挨上。

  他猛地把气一泄,紧接着往下一压,象块蹋落的长石,流星般往下坠,总算安然把两只脚,踩到了结实的地面上。

  他的心思转得极快,两脚一沾地,立即往侧面腾跃,他这一跃,居然只是动了动,两脚并未离开原地,同时两肩感到有两只手在按着肩井穴。

  这一惊,非同不可。

  以他的功力,竟然未发现后面有人,这对他本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但他被墙外突如其来的攻击分了心神,一心只想着对付墙外的高手哪里还夹得住人,两个姑娘从他臂弯落了下来。

  紧接着脖子上又被点了一下,不会动了。

  有人对着他耳朵说:“解药呢?”

  他赶紧说:“这迷药并不厉害,盏茶功夫自会苏醒。”

  “你不老实,我就戳了你的死穴!”

  一支硬绑绑的指头在他太阳穴上轻轻搔着,吓得他大叫起来:“别,别,我说的实话,包管两位姑娘盏茶时分就醒!”

  就在这时,宗振武已经赶到,连忙把两位小姐扶起,没想到贡嗄三邪也接踵而至,见墙根脚有人拦着,大吼一声就向宗振武和端木老儿发动攻击。

  司空冕大叫:“屈贤弟,快救我!”

  宗振武怕伤害了两位小姐,急忙夹起她们往侧边跃去。

  端木梓见二邪向他扑来,便在黑影中一闪躲过。屈忠武抱起司空冕掠出墙外。

  在三邪后面,骆天杰差了一步才到。因为他把张涛抱到小楼里躺着,这才追过来。

  宗振武道:“可惜,放走了司空冕。”

  端木老儿道:“只要人未损就好,我老头子不能公开露面,要不,老头子一走到外面,人人都知道老头子帮着布政使,还怎么打听消息呢!”

  说着,两位姑娘醒了。见自己躺在墙根脚,不禁“噫”了一声,赶紧翻身坐起。

  端木老儿道:“没事了,走吧!”

  回小楼路上,骆天杰把经过情形讲了。孟霜雁恨得咬牙:“只怪我太大意了,本该知道这类人都善使闷香迷粉的!”

  张雅梅道:“我总算对江湖人的诡诈有一些认识了。”

  张涛正从小楼出来,闻听经过情形后也深悔不已,就这么容易就着了人家的道儿,毕竟是太缺乏历练了。

  当晚哪里有心思睡觉,对端木老儿说的蒙面人又颇费猜疑。

  端木老儿道:“多亏这蒙面人在墙外阻了一阻,要不能这么轻易制住司空冕么?

  “这人又会是谁呢?”孟霜雁问。

  老儿道:“八成是昨天酒楼上那小子。”

  “你老说什么呀?那个忍气吞声没骨气的小子,能有那么大的能耐么?”

  老儿道:“他要是没有几斤几两,怎么不和别的酒客一样溜之大吉?年纪轻轻,颇有心计,老头子捉弄他,他也不恼不愠,你有这份涵养么?”

  孟霜雁承认道:“我可做不到。”

  老儿又道:“以后见了这小子,要把他笼络来才好。”

  张涛道:“前辈,莫不是他自知份量不够,不敢与人争斗,被看成涵养了吧?”

  骆天杰道:“人不可貌相,说不定这位仁兄当真是位高手呢!”

  孟霜雁道:“我不信还会高过了你去!”

  骆天杰见孟霜雁对自己颇为看重,心里十分高兴,但嘴里道:“孟姑娘,须知强中自有强中手,难说得很呢!”

  宗振武道:“今日人家来了四人,武功都非泛泛之辈,我对司署的安危,心悬着呢,望前辈设法多招揽些高手,张大人的安危甚为重要,否则,沐朝弼更是为所欲为,涂炭生灵了,前辈以为然否?”

  端木老儿道:“这倒是真的,布政使署人力是差了些,我老头子既然伸手管了这档子事,就该一管到底。但老头子不能成天老呆在府里不出门……”

  孟霜雁突然接嘴道:“能的,你老人家只要不藏私,包管有事干,闲不着的。”

  老头子一愣:“何谓藏私了?”

  “把你老人家压箱子的货抖擞给我们这些后生晚辈,不就成天有事干了么?”

  老头子笑道:“好你个厉害的美罗刹,要老头子把家底掏出来么?”

  孟霜雁道:“舍不得么?要是失传了岂不可惜?”

  老头子搔搔头,道:“我老头子从未授过徒,况且你们学的武功也不差,只是欠些火候,这样吧,贪多嚼不烂,老头子就在你们原有的功夫上指点指点吧。”

  孟霜雁、张涛、张雅梅大喜,就要向老儿补礼,被老儿止住了。

  宗振武高兴已极,道:“前辈和骆大侠能留在府内,在下就心安了。”

  骆天杰道:“我本是在游山玩水的,这沐总兵如此荼毒良民,岂能袖手旁观?就在府上叨扰一段时间吧。”

  孟霜雁断了他的话:“我可不管,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是你们男子汉常挂在口头的话,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骆天杰笑了:“只要布政使大人不赶在下,在下就住定了吧!”

  宗振武高兴已极:“哎呀,请都请不来,哪里还有外赶之理,孟姑娘,你说对吗?”

  他们这里说得高兴,早把适才的惊险忘个一干二净。

  端木梓又道:“光我们几人不够,还该招揽些高手进府,只可惜路程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这真是叫人头痛的事。也罢,待老儿向镖局的人打听打听,看他们走镖能走到何处,要是刚好到有故友的地方,捎封信就可以了。”

  这个主意自然受到大家赞同。

  快到五更,各自回房歇息。


 

 

 
分享到:
奶牛2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美女西施
石榴赋
后羿老婆与手下通奸生子始末
小白兔种萝卜的故事1
木兰辞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