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雅典的泰门 >> 第三幕 弗莱米涅斯在室中等候;一仆人上

第三幕 弗莱米涅斯在室中等候;一仆人上

时间:2017/4/29 18:45:36  点击:1406 次
  第一场 雅典。路库勒斯家中一室

  弗莱米涅斯在室中等候;一仆人上。

  仆人 我已经告诉我家大爷说你在这儿;他就来见你了。

  弗莱米涅斯 谢谢你,大哥。

  路库勒斯上。

  仆人 这就是我家大爷。

  路库勒斯 (旁白)泰门大爷的一个仆人!一定是送什么礼物来的。哈哈,一点不错;我昨天晚上梦见银盘和银瓶哩。弗莱米涅斯,好弗莱米涅斯,承蒙你光降,不胜欢迎之至。给我倒些酒来。(仆人下)那位尊贵的、十全十美的、宽宏大量的雅典绅士,你那慷慨的好主人好吗?

  弗莱米涅斯 他身体很好,先生。

  路库勒斯 我很高兴他身体很好。你那外套下面有些什么东西,可爱的弗莱米涅斯?

  弗莱米涅斯 不瞒您说,先生,那不过是一只空匣子;我奉我家大爷之命,特来请您把它填满了;他因为急用,需要五十个泰伦,所以叫我来向您商借,他相信您一定会毫不踌躇地帮助他的。

  路库勒斯 哪,哪,哪哪!“相信我一定会帮助他”,他这样说吗?唉!好大爷,他是一位尊贵的绅士,就是太爱摆阔了。我好多次陪他在一块儿吃中饭,打算劝劝他;晚上再去陪他吃晚饭,也是为着劝他不要太浪费;可是他总不肯听人家的劝,也不因为我一次次地上门而有所觉悟。哪一个人没有几分错处,他的错处就是太老实了;我也这样对他说过,可是没有法子改变他的习性。

  仆人持酒重上。

  仆人 大爷,酒来了。

  路库勒斯 弗莱米涅斯,我一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喝杯酒吧。

  弗莱米涅斯 多承大爷谬奖。

  路库勒斯 我常常注意到你的脾气很和顺勤勉,凭良心说,你是很懂得道理的;你也从来不偷懒,这些都是你的好处。(向仆人)你去吧。(仆人下)过来,好弗莱米涅斯,你家大爷是位慷慨的绅士;可是你是个聪明人,虽然你到这儿来看我,你也一定明白,现在不是可以借钱给别人的时世,尤其单单凭着一点交情,什么保证都没有,那怎么行呀?这儿有三毛钱你拿了去;好孩子,帮帮忙,就说你没有看见我就是了。再会。

  弗莱米涅斯 世事的变迁,人情的变幻,竟会一至于此吗?滚开,该死的下贱的东西,回到那崇拜你的人那儿去吧!(将钱掷去。)

  路库勒斯 嘿!原来你也是个傻子,这才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下。)

  弗莱米涅斯 愿你落在铁锅里和着熔化了的钱活活地熬死,你这恶病一样的朋友!难道友谊是这样轻浮善变,不到两天工夫就换了样子吗?天啊!我的心头充塞着我主人的愤怒。这个奴才的肠胃里还有我家主人赏给他吃的肉,为什么这些肉不跟他的良心一起变坏,化成毒药呢?他的生命一部分是靠着我家主人养活的;但愿他害起病来,临死之前多挨一些痛苦!(下。)

  第二场 同前。广场

  路歇斯及三路人上。

  路歇斯 谁?泰门大爷吗?他是我的很好的朋友,也是一个高贵的绅士。

  路人甲 我们也久闻他的大名,虽然跟他没有交情。可是我可以告诉您一件事情,我听一般人都这样纷纷传说,说现在泰门大爷的光荣时代已经过去,他的家业已经远不如前了。

  路歇斯 嘿,哪有这样的事,你不要听信人家胡说;他是总不会缺钱的。

  路人乙 可是您得相信我,在不久以前,他叫一个仆人到路库勒斯大爷家里去,向他告借多少泰伦,说是有很要紧的用途,可是结果并没有借到。

  路歇斯 怎么!

  路人乙 我说,他没有借到。

  路歇斯 岂有此理!天神在上,我真替他害羞!不肯借钱给这样一位高贵的绅士!那真是太不讲道义了。拿我自己来说,我必须承认曾经从他手里得到过一些小恩小惠,譬如说钱哪,杯盘哪,珠宝哪,这一类零星小物,比起别人到手的东西来可比不上,可是要是他向我开口借钱,我是不会不借给他这几个泰伦的。

  塞维律斯上。

  塞维律斯 瞧,巧得很,那里正是路歇斯大爷;我好容易找到他。(向路歇斯)我的尊贵的大爷!

  路歇斯 塞维律斯!你来得很好。再会;替我问候你的高贵贤德的主人,我的最好的朋友。

  塞维律斯 告诉大爷知道,我家主人叫我来——

  路歇斯 哈!他又叫你送什么东西来了吗?你家大爷待我真好,他老送东西给我;你看我应当怎样感谢他才好呢?他现在又送些什么来啦?

  塞维律斯 他没有送什么来,大爷,只是因为一时需要,想请您借给他几个泰伦。

  路歇斯 我知道他老人家只是跟我开开玩笑;他哪里会缺五十、一百个泰伦用。

  塞维律斯 可是大爷,他现在需要的还不到这个数目。要是他的用途并不正当,我也不会向您这样苦苦求告的。

  路歇斯 你说的是真话吗,塞维律斯?

  塞维律斯 凭着我的灵魂起誓,我说的是真话。

  路歇斯 我真是一头该死的畜生,放着这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表明我自己不是一个翻脸无情的小人,偏偏把手头的钱一起用光了!真不凑巧,前天我买了一件无关重要的东西,今天蒙泰门大爷给我这样一个面子,却不能应命。塞维律斯,天神在上,我真的是无力应命;我是一头畜生;我自己刚才还想叫人来向泰门大爷告借几个钱呢,这三位先生可以替我证明的;可是我觉得不好意思,否则早就向他开口了。请你多多替我向你家大爷致意;我希望他不要见怪于我,因为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再请你替我告诉他,我不能满足这样一位高贵的绅士的要求,真是我生平第一件恨事。好塞维律斯,你愿意做我的好朋友,照我这几句话对他说吗?

  塞维律斯 好的,大爷,我这样对他说就是了。

  路歇斯 我一定不忘记你的好处,塞维律斯。(塞维律斯下)你们果然说得不错,泰门已经失势了,一次被人拒绝,到处都要碰壁的。(下。)

  路人甲 您看见这种情形吗,霍斯提律斯?

  路人乙 嗯,我看得太明白了。

  路人甲 哼,这就是世人的本来面目;每一个谄媚之徒,都是同样的居心。谁能够叫那同器而食的人做他的朋友呢?据我所知道的,泰门曾经像父亲一样照顾这位贵人,用他自己的钱替他还债,维持他的产业;甚至于他的仆人的工钱,也是泰门替他代付的;他每一次喝酒,他的嘴唇上都是啜着泰门的银子;可是唉!瞧这些狗彘不食的人!人家行善事,对乞丐也要布施几个钱,他却好意思这样忘恩负义地一口拒绝。

  路人丙 世道如斯,鬼神有知,亦当痛哭。

  路人甲 拿我自己来说,我虽然从来不曾叨光过泰门的一顿酒食;他也从来不曾施恩于我,可以表明我是他的一个朋友;可是我要说一句,为了他的正直的胸襟、超人的德行和高贵的举止,要是他在窘迫的时候需要我的帮助,我一定愿意变卖我的家产,把一大半送给他,因为我是这样敬爱他的为人。可是在现在的时世,一个人也只好把怜悯之心搁起,因为万事总须熟权利害,不能但问良心。(同下。)

  第三场 同前。辛普洛涅斯家中一室

  辛普洛涅斯及一泰门的仆人上。

  辛普洛涅斯 哼!难道他没有别人,一定要找我吗?他可以向路歇斯或是路库勒斯试试;文提狄斯是他从监狱里赎出身来的,现在也发了财了:这几个人都是靠着他才有今天这份财产。

  仆人 大爷,他们几个人的地方都去过了,一个也不是好东西,谁都不肯借给他。

  辛普洛涅斯 怎么!他们已经拒绝了他吗?文提狄斯和路库勒斯都拒绝了他吗?他现在又来向我告借吗?三个人?哼!这就可以看出他不但不够交情,而且也太缺少知人之明;我必须做他的最后的希望吗?他的朋友已经三次拒绝了他,就像一个病人已经被三个医生认为不治,所以我必须负责把他医好吗?他明明瞧不起我,给我这样重大的侮辱,我在生他的气哩。他应该一开始就向我商量,因为凭良心说,我是第一个受到他的礼物的人;现在他却最后一个才想到我,想叫我在最后帮他的忙吗?不,要是我答应了他,人家都要笑我,那些贵人们都要当我是个傻子了。要是他瞧得起我,第一个就向我借,那么别说这一点数目,就是三倍于此,我也愿意帮助他的。可是现在你回去吧,替我把我的答复跟他们的冷淡的回音一起告诉你家主人;谁轻视了我,休想用我的钱。(下。)

  仆人 很好!你这位大爷也是一个大大的奸徒。魔鬼把人们造得这样奸诈,一定后悔无及;比起人心的险恶来,魔鬼也要望风却步哩。瞧这位贵人唯恐人家看不清楚他的丑恶,拼命呲牙咧嘴给人家看,这就是他的奸诈的友谊!这是我的主人的最后的希望;现在一切都已消失了,只有向神明祈祷。现在他的朋友都已死去;终年开放、来者不拒的大门,也要关起来保护它们的主人了:这是一个浪子的下场;一个人不能看守住他的家产,就只好关起大门躲债。(下。)

  第四场 同前。泰门家中厅堂

  凡罗家两个仆人及路歇斯的仆人同上,与泰特斯、霍坦歇斯及其他泰门债主的仆人相遇。

  凡罗家仆人甲 咱们碰见得很巧;早安,泰特斯,霍坦歇斯。

  泰特斯 早安,凡罗家的大哥。

  霍坦歇斯 路歇斯家的大哥!怎么!你也来了吗?

  路歇斯家仆人 是的,我想我们都是为着同一的目的来的;我为讨钱而来。

  泰特斯 他们和我们都是来讨钱的。

  菲洛特斯上。

  路歇斯家仆人 菲洛特斯也来了!

  菲洛特斯 各位早安。

  路歇斯家仆人 欢迎,好兄弟。你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菲洛特斯 快九点钟啦。

  路歇斯家仆人 这么晚了吗?

  菲洛特斯 还没有看见泰门大爷吗?

  路歇斯家仆人 还没有。

  菲洛特斯 那可怪了;他平常总是七点钟就起来的。

  路歇斯家仆人 嗯,可是他的白昼现在已经比从前短了;你该知道一个浪子所走的路程是跟太阳一般的,可是他并不像太阳一样周而复始。我怕在泰门大爷的钱囊里,已经是岁晚寒深的暮冬时候了,你尽管一直把手伸到底里,恐怕还是一无所得。

  菲洛特斯 我也担着这样的心。

  泰特斯 我可以提醒你一件奇怪的事情。你家大爷现在差你来要钱。

  霍坦歇斯 一点不错,他差我来要钱。

  泰特斯 可是他身上还戴着泰门送给他的珠宝,我就是到这儿来等他把这珠宝的钱还我的。

  霍坦歇斯 我虽然奉命而来,心里可是老大不愿意。

  路歇斯家仆人 你瞧,事情多么奇怪,泰门应该还人家的钱比他实在欠下的债还多;好像你家主人佩戴了他的珍贵的珠宝以后,还应该向他讨还珠宝的价钱一样。

  霍坦歇斯 我真不愿意干这种差使。我知道我家主人挥霍了泰门的财产,现在还要干这样忘恩负义的事,真是窃贼不如了。

  凡罗家仆人甲 是的,我要向他讨还三千克朗;你呢?

  路歇斯家仆人 我的是五千克朗。

  凡罗家仆人甲 还是你比我多;照这数目看起来,你家主人对他的交情比我家主人深得多了,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差别的。

  弗莱米涅斯上。

  泰特斯 他是泰门大爷的一个仆人。

  路歇斯家仆人 弗莱米涅斯!大哥,说句话。请问大爷就要出来了吗?

  弗莱米涅斯 不,他还不想出来呢。

  泰特斯 我们都在等着他;请你去向他通报一声。

  弗莱米涅斯 我不必通报他;他知道你们是经常上门的。(弗莱米涅斯下。)

  弗莱维斯穿外套蒙首上。

  路歇斯家仆人 嘿!那个蒙住了脸的,不是他的管家吗?他躲躲闪闪地去了;叫住他,叫住他。

  泰特斯 你听见吗,总管?

  凡罗家仆人乙 对不起,总管。

  弗莱维斯 你有什么事要问我,朋友?

  泰特斯 我们在这儿等着要拿回几个钱,总管。

  弗莱维斯 哼,当你们那些黑心的主人们吃着我家大爷的肉食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把债票送上来要钱?那个时候他们是不把他的欠款放在心上的,只知道忙着胁肩谄笑,把利息吞下他们贪馋的胃里。你们跟我吵有什么用呢?让我安安静静地过去吧。相信我,我家大爷跟我已经解除了主仆的名分;我没有账可管,他也没有钱可用了。

  路歇斯家仆人 我们可不能拿你这样的话回去交代啊。

  弗莱维斯 我的话倒是老实话,不像你们的主人都是些无耻小人。(下。)

  凡罗家仆人甲 怎么!这位卸了职的老爷子咕噜些什么?

  凡罗家仆人乙 随他咕噜些什么;他是个苦老头儿,理他作甚?连一间可以钻进头去的屋子也没有的人,见了高楼大厦当然会痛骂的。

  塞维律斯上。

  泰特斯 啊!塞维律斯来了;现在我们可以得到一些答复了。

  塞维律斯 各位朋友,要是你们愿意改日再来,我就感谢不尽了;不瞒列位说,我家大爷今天心境很不好;他身子也有点不大舒服,不能起来。

  路歇斯家仆人 有许多人睡在床上不起来,并不是为了害病的缘故。要是他真的有病,我想他更应该早一点把债还清,这才可以撒手归天。

  塞维律斯 天哪!

  泰特斯 我们不能拿这样的话回去交代哩。

  弗莱米涅斯 (在内)塞维律斯,赶快!大爷!大爷!

  泰门暴怒上,弗莱米涅斯随上。

  泰门 什么!我自己的门都不许我通过吗?我从来不曾受别人管过,现在我自己的屋子却变成了拘禁我的敌人、我的监狱吗?我曾经举行过宴会的地方,难道也像所有的人类一样,用一颗铁石的心肠对待我吗?

  路歇斯家仆人 跟他说去,泰特斯。

  泰特斯 大爷,这儿是我的债票。

  路歇斯家仆人 这儿是我的。

  霍坦歇斯 还有我的,大爷。

  凡罗家仆人甲

  凡罗家仆人乙 还有我们的,大爷。

  菲洛特斯 我们的债票都在这儿。

  泰门 用你们的债票把我打倒,把我腰斩了吧。

  路歇斯家仆人 唉!大爷——

  泰门 剖开我的心来。

  泰特斯 我的账上是五十个泰伦。

  泰门 把我的血一滴一滴地数出来。

  路歇斯家仆人 五千个克朗,大爷。

  泰门 还你五千滴血。你要多少?你呢?

  凡罗家仆人甲 大爷——

  凡罗家仆人乙 大爷——

  泰门 扯碎我的四肢,把我的身体拿了去吧;天神的愤怒降在你们身上!(下。)

  霍坦歇斯 我看我们的主人的债是讨不回来的了,因为欠债的是个疯子。(同下。)

  泰门及弗莱维斯重上。

  泰门 他们简直不容我有一点儿喘息的工夫,这些奴才们!什么债主,简直是魔鬼!

  弗莱维斯 我的好大爷——

  泰门 要是果然这样呢?

  弗莱维斯 大爷——

  泰门 我一定这么办。管家!

  弗莱维斯 有,大爷。

  泰门 很好!去,再把我的朋友们一起请来,路歇斯、路库勒斯、辛普洛涅斯,叫他们大家都来;我还要宴请一次这些恶人。

  弗莱维斯 啊,大爷!您这些话只是一时气愤之言;别说请客,现在就是略为备一些酒食的钱也没有了。

  泰门 你别管;去吧。我叫你把他们全都请来;让那些混帐东西再进一次我的门;我的厨子跟我会预备好东西给他们吃的。(同下。)

  第五场 同前。元老院

  众元老列坐议事。

  元老甲 大人,您的意见我很赞同;这是一件重大的过失;他必须判处死刑;姑息的结果只是放纵了罪恶。

  元老乙 一点不错;法律必须给他一些惩罚。

  艾西巴第斯率侍从上。

  艾西巴第斯 愿荣耀、康健和仁慈归于各位元老!

  元老甲 请了,将军。

  艾西巴第斯 我是你们的一个卑微的请愿者。人家说,法律不外人情,只有暴君酷吏才会借着法律的威严肆其荼毒。我的一个朋友因为一时之愤,无意中陷入法网。虽然他现在遭逢不幸,可是他也是很有品行的人,并不是卑怯无耻之流,单这一点也就可以补赎他的过失了;他因为眼看他的名誉受到致命的污辱,所以才挺身而起,光明正大地和他的敌人决斗;就是当他们兵刃相交的时候,他也始终不动声色,就像不过跟人家辩论一场是非一样。

  元老甲 您想把一件恶事说得像一件好事,恐怕难以自圆其说;您的话全然是饰词强辩,有心替杀人犯辩护,把斗殴当作勇敢,可惜这种勇敢却是误用了的。真正勇敢的人,应当能够智慧地忍受最难堪的屈辱,不以身外的荣辱介怀,用息事宁人的态度避免无谓的横祸。要是屈辱可以使我们杀人,那么为了气愤而冒着生命的危险,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艾西巴第斯 大人——

  元老甲 您不能使重大的罪恶化为清白;报复不是勇敢,忍受才是勇敢。

  艾西巴第斯 各位大人,我是一个武人,请你们恕我说句武人的话。为什么愚蠢的人们宁愿在战场上捐躯,不知道忍受各种的威胁呢?为什么他们不高枕而眠,让敌人从容割破他们的咽喉而不加抗拒呢?要是忍受果然是这样勇敢的行为,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去远征国外呢?照这样说来,那么在家内安居的妇人女子才是更勇敢的,驴子也要比狮子英雄得多了;要是忍受是一种智慧,那么铁索鎯铛的囚犯,也比法官更聪明了。啊,各位大人!你们身膺重望,应该仁爱为怀。谁不知道残酷的暴行是罪不容赦的?杀人者处极刑;可是为了自卫而杀人,却是正当的行为。负气使性,虽然为正人君子所不齿,然而人非木石,谁没有一时的气愤呢?你们在判定他的罪名以前,请先斟酌人情,不要矫枉过正才好。

  元老乙 您这些话全是白说。

  艾西巴第斯 白说!他在斯巴达和拜占廷两次战役中所立的功劳,难道不能赎回他的一死吗?

  元老甲 那是怎么一回事?

  艾西巴第斯 我说,各位大人,他曾经立下不少的功劳,在战争中杀死你们的许多敌人。在上次作战的时候,他是多么勇敢,手刃了多少人!

  元老乙 他杀过太多的人;他是个好乱成性的家伙;要是没有人跟他作对,他也要找人家吵闹;因为他有这样的坏脾气,也不知闹过多少回事、引起多少回的纷争了;我们久已风闻他的酗酒寻衅、行为不检的劣迹。

  元老甲 他必须处死。

  艾西巴第斯 残酷的命运!早知如此,他就该死在战场上。各位大人,要是他的功绩才能不能替他自己赎罪,那么我可以拿我自己的微劳一并作为抵押,请你们宽恕了他的死罪;我知道你们这样年高的人都喜欢有一个确实的保证,所以我愿意把我历次的胜利和我的荣誉向你们担保,他一定不会有负你们的矜宥。要是他这次所犯的罪,按照法律必须用生命抵偿,那么让他洒血沙场,英勇而死吧;因为战争是和法律同样无情的。

  元老甲 我们只知道秉公执法,他必须死。不要再絮渎了,免得惹起我们的恼怒。即使他是我们的朋友或是兄弟,杀了人也必须抵命。

  艾西巴第斯 一定要这样办吗?不,一定不能这样办。各位大人,我请求你们,想一想我是什么人。

  元老甲 怎么!

  艾西巴第斯 请你们想一想我是什么人。

  元老丙 什么!

  艾西巴第斯 我想你们一定年老健忘,想不起我了;否则我这样向你们卑辞请求这么一点小小的恩惠,总不致于会被你们拒绝的。我身上的伤痕在为你们而疼痛哩。

  元老甲 你胆敢惹我们生气吗?好,听着,我们没有很多的话说,可是我们的话是言出如山的:我们宣布把你永远放逐。

  艾西巴第斯 把我放逐!把你们自己的糊涂放逐了吧;把你们放债营私、秽迹昭彰的腐化行为放逐了吧!

  元老甲 要是在两天以后,你仍旧逗留在雅典境内,我们就要判处你加倍的重罪。至于你那位朋友,为了让我们耳目中清静一些起见,我们就要把他立刻处决。(众元老同下。)

  艾西巴第斯 愿神明保佑你们长寿,让你们枯瘦得只剩一副骨头,谁也不来瞧你们一眼!真把我气疯了;我替他们打退了敌人,让他们安安稳稳地在一边数他们的钱,用高利放债,我自己却只得到了满身的伤痕:这一切不过换到了今天这样的结果吗?难道这就是那放高利贷的元老院替将士伤口敷上的油膏吗?放逐!那倒不是坏事;我不恨他们把我放逐;我可以借着这个理由,举兵攻击雅典,向他们发泄我的愤怒。我要去鼓动我的愤愤不平的部队;军人们像天神一样,是不能忍受丝毫的侮辱的。(下。)

  第六场 同前。泰门家中的宴会厅

  音乐;室内排列餐桌,众仆立侍;若干贵族、元老及余人等自各门分别上。

  贵族甲 早安,大人。

  贵族乙 早安。我想这位可尊敬的贵人前天不过是把我们试探一番。

  贵族甲 我刚才也这么想着;我希望他并不真正穷到像他故意装给朋友们看的那个样子。

  贵族乙 照他这次重开盛宴的情形看来,他并没有真穷。

  贵族甲 我也这样想。他很诚恳地邀请我,我本来还有许多事情,实在抽不出身,可是因为他的盛情难却,所以不能不拨冗而来。

  贵族乙 我也有许多要事在身,可是他一定不肯放过我。我很抱歉,当他叫人来问我借钱的时候,我刚巧手边没有现款。

  贵族甲 我知道了他这种情形之后,心里也难过得很。

  贵族乙 这儿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他要向您借多少钱?

  贵族甲 一千块。

  贵族乙 一千块!

  贵族甲 您呢?

  贵族丙 他叫人到我那儿去,大人,——他来了。

  泰门及侍从等上。

  泰门 竭诚欢迎,两位老兄;你们都好吗?

  贵族甲 托您的福,大人。

  贵族乙 燕子跟随夏天,也不及我们跟随您这样踊跃。

  泰门 (旁白)你们离开我也比燕子离开冬天还快;人就是这种趋炎避冷的鸟儿。——各位朋友,今天餚馔不周,又累你们久等,实在抱歉万分;要是你们不嫌喇叭的声音刺耳,请先饱听一下音乐,我们就可以入席了。

  贵族甲 前天累尊价空劳往返,希望您不要见怪。

  泰门 啊!老兄,那是小事,请您不必放在心上。

  贵族乙 大人——

  泰门 啊!我的好朋友,什么事?

  贵族乙 大人,我真是说不出的惭愧,前天您叫人来看我的时候,不巧我正是身无分文。

  泰门 老兄不必介意。

  贵族乙 要是您再早两点钟叫人来——

  泰门 请您不要把这种事留在记忆里。(众仆端酒食上)来,把所有的盘子放在一起。

  贵族乙 盘子上全都罩着盖!

  贵族甲 一定是奇珍异味哩。

  贵族丙 那还用说吗,只要是出了钱买得到的东西。

  贵族甲 您好?近来有什么消息?

  贵族丙 艾西巴第斯被放逐了;您听见人家说起没有?

  贵族甲

  贵族乙 艾西巴第斯被放逐了!

  贵族丙 是的,这消息是的确的。

  贵族甲 怎么?怎么?

  贵族乙 请问是为了什么原因?

  泰门 各位好朋友,大家过来吧。

  贵族丙 等会儿我再详细告诉您。看来又是一场盛大的欢宴。

  贵族乙 他还是原来那样子。

  贵族丙 这样子能够维持长久吗?

  贵族乙 也许;可是——那就——

  贵族丙 我明白您的意思。

  泰门 请大家用着和爱人接吻那样热烈的情绪,各人就各人的座位吧;你们的菜餚是完全一律的。不要拘泥礼节,逊让得把肉菜都冷了。请坐,请坐。我们必须先向神明道谢:——神啊,我们感谢你们的施与,赞颂你们的恩惠;可是不要把你们所有的一切完全给人,免得你们神灵也要被人蔑视。借足够的钱给每一个人,不使他再转借给别人;因为如果你们神灵也要向人类告贷,人类是会把神明舍弃的。让人们重视肉食,甚于把肉食赏给他们的人。让每一处有二十个男子的所在,聚集着二十个恶徒;要是有十二个妇人围桌而坐,让她们中间的十二个人保持她们的本色。神啊!那些雅典的元老们,以及黎民众庶,请你们鉴察他们的罪恶,让他们遭受毁灭的命运吧。至于我这些在座的朋友,他们本来对于我漠不相关,所以我不给他们任何的祝福,我所用来款待他们的也只有空虚的无物。揭开来,狗子们,舔你们的盆子吧。(众盘揭开,内满贮温水。)

  一宾客 他这种举动是什么意思?

  另一宾客 我不知道。

  泰门 请你们永远不再见到比这更好的宴会,你们这一群口头的朋友!蒸汽和温水是你们最好的饮食。这是泰门最后一次的宴会了;他因为被你们的谄媚蒙住了心窍,所以要把它洗干净,把你们这些恶臭的奸诈仍旧洒还给你们。(浇水于众客脸上)愿你们老而不死,永远受人憎恶,你们这些微笑的、柔和的、可厌的寄生虫,彬彬有礼的破坏者。驯良的豺狼,温顺的熊,命运的弄人,酒食征逐的朋友,趋炎附势的青蝇,脱帽屈膝的奴才,水汽一样轻浮的么麽小丑!一切人畜的恶症侵蚀你们的全身!什么!你要走了吗?且慢!你还没有把你的教训带去,——还有你,——还有你;等一等,我有钱借给你们哩,我不要向你们借钱呀!(将盘子掷众客身,众下)什么!大家都要走了吗?从此以后,让每一个宴会上把奸人尊为上客吧。屋子,烧起来呀!雅典,陆沉了吧!从此以后,泰门将要痛恨一切的人类了!(下。)

  众贵族、元老等重上。

  贵族甲 哎哟,各位大人!

  贵族乙 您知道泰门发怒的缘故吗?

  贵族丙 嘿!您看见我的帽子吗?

  贵族丁 我的袍子也丢了。

  贵族甲 他已经发了疯啦,完全在逞着他的性子乱闹。前天他给我一颗宝石,现在他又把它从我的帽子上打下来了。你们看见我的宝石吗?

  贵族丙 您看见我的帽子吗?

  贵族乙 在这儿。

  贵族丁 这儿是我的袍子。

  贵族甲 我们还是快走吧。

  贵族乙 泰门已经疯了。

  贵族丙 他把我的骨头都捶痛了呢。

  贵族丁 他高兴就给我们金刚钻,不高兴就用石子扔我们。(同下。)
 

 
分享到:
小乌龟和达找工作的故事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7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4
幼儿园的故事
刘备的老婆孙尚香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2
作中庸 子思笔 中不偏 庸不易38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