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 第三幕 元老,护民官及法警等押马歇斯及昆塔斯绑缚上

第三幕 元老,护民官及法警等押马歇斯及昆塔斯绑缚上

时间:2017/4/24 18:42:23  点击:1345 次
    第一场罗马。街道

    元老,护民官及法警等押马歇斯及昆塔斯绑缚上,向刑场前进;泰特斯前行哀求。

    泰特斯

    听我说,尊严的父老们!尊贵的护民官们,等一等!可怜我这一把年纪吧!当你们高枕安卧的时候,我曾经在危险的沙场上抛掷我的青春;为了我在罗马伟大的战役中所流的血,为了我枕戈待旦的一切霜露的深宵,为了现在你们所看见的、这些填满在我脸上衰老的皱纹里的苦泪,求求你们向我这两个定了罪的儿子大发慈悲吧,他们的灵魂并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堕落。我已经失去了二十二个儿子,我不曾为他们流一点泪,因为他们是死在光荣的、高贵的眠床上。为了这两个、这两个,各位护民官,(投身地上)我在泥土上写下我的深心的苦痛和我的灵魂的悲哀之泪。让我的眼泪浇息了大地的干渴,我的孩子们的亲爱的血液将会使它羞愧而脸红。(元老、护民官等及二囚犯同下)大地啊!从我这两口古罂之中,我要倾泻出比四月的春天更多的雨水灌溉你;在苦旱的夏天,我要继续向你淋洒;在冬天我要用热泪融化冰雪,让永久的春光留驻在你的脸上,只要你拒绝喝下我的亲爱的孩子们的血液。

    路歇斯拔剑上。

    泰特斯

    可尊敬的护民官啊!善良的父老们啊!松了我的孩子们的绑缚,撤销死罪的判决吧!让我这从未流泪的人说,我的眼泪现在变成打动人心的辩士了。

    路歇斯

    父亲啊,您这样哀哭是无济于事的;护民官们听不见您的话,一个人也不在近旁;您在向一块石头诉述您的悲哀。

    泰特斯

    啊!路歇斯,让我为你的兄弟们哀求。尊严的护民官们,我再向你们作一次求告——

    路歇斯

    父亲,没有一个护民官在听您说话哩。

    泰特斯

    嗨,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他们听见,他们也不会注意我的话;即使他们注意我的话,他们也不会怜悯我;可是我必须向他们哀求,虽然我的哀求是毫无结果的。所以我向石块们诉述我的悲哀,它们不能解除我的痛苦,可是比起那些护民官来还是略胜一筹,因为它们不会打断我的话头;当我哭泣的时候,它们谦卑地在我的脚边承受我的眼泪,仿佛在陪着我哭泣一般;要是它们也披上了庄严的法服,罗马没有一个护民官可以比得上它们:石块是像蜡一样柔软的,护民官的心肠却比石块更坚硬;石块是沉默而不会侵害他人的,护民官却会掉弄他们的舌头,把无辜的人们宣判死刑。(起立)可是你为什么把你的剑拔出来拿在手里?

    路歇斯

    我想去把我的两个兄弟劫救出来;那些法官们因为我有这样的企图,已经宣布把我永远放逐了。

    泰特斯

    幸运的人啊!他们在照顾你哩。嘿,愚笨的路歇斯,你没看见罗马只是一大片猛虎出没的荒野吗?猛虎是一定要饱腹的;罗马除了我和我们一家的人以外,再没有别的猎物可以充塞它们的馋吻了。你现在被放逐他乡,远离这些吃人的野兽,该是多大的幸运啊!可是谁跟着我的兄弟玛克斯来啦?

    玛克斯及拉维妮娅上。

    玛克斯

    泰特斯,让你的老眼准备流泪,要不然的话,让你高贵的心准备碎裂吧;我带了毁灭你的暮年的悲哀来了。

    泰特斯

    它会毁灭我吗?那么让我看看。

    玛克斯

    这是你的过去的女儿。

    泰特斯

    嗳哟,玛克斯,她现在还是我的女儿呀。

    路歇斯

    好惨!我可受不了啦。

    泰特斯

    没有勇气的孩子,起来,瞧着她。说,拉维妮娅,哪一只可咒诅的毒手使你在你父亲的眼前变成一个没有手的人?哪一个傻子挑了水倒在海里,或是向火光烛天的特洛亚城中丢进一束柴去?在你没有来以前,我的悲哀已经达到了顶点,现在它像尼罗河一般,泛滥出一切的界限了。给我一柄剑,我要把我的手也砍下来;因为它们曾经为罗马出过死力,结果却是一无所得;在无益的祈求中,我曾经把它们高高举起,可是它们对我一点没有用处;现在我所要叫它们做的唯一的事,是让这一只手把那一只手砍了。拉维妮娅,你没有手也好,因为曾经为国家出力的手,在罗马是不被重视的。

    路歇斯

    说,温柔的妹妹,谁害得你这个样子?

    玛克斯

    啊!那善于用巧妙敏捷的辩才宣达她的思想的可爱的器官,那曾经用柔曼的歌声迷醉世人耳朵的娇鸣的小鸟,已经从那美好的笼子里被抓去了。

    路歇斯

    啊!你替她说,谁干了这样的事?

    玛克斯

    啊!我看见她在林子里仓皇奔走,正像现在这样子,想要把自己躲藏起来,就像一头鹿受到了不治的重伤一样。

    泰特斯

    那是我的爱宠;谁伤害了她,所给我的痛苦甚于杀死我自己。现在我像一个站在一块岩石上的人一样,周围是一片汪洋大海,那海潮愈涨愈高,每一秒钟都会有一阵无情的浪涛把他卷下白茫茫的波心。我的不幸的儿子们已经从这一条路上向死亡走去了;这儿站着我的另一个儿子,一个被放逐的流亡者;这儿站着我的兄弟,为了我的恶运而悲泣;可是那使我的心灵受到最大的打击的,却是亲爱的拉维妮娅,比我的灵魂更亲爱的。我要是看见人家在图画里把你画成这个样子,也会气得发疯;现在我看见你这一副活生生的惨状,我应该怎样才好呢?你没有手可以揩去你的眼泪,也没有舌头可以告诉我谁害了你。你的丈夫,他已经死了,为了他的死,你的兄弟们也被判死罪,这时候也早已没有命了。瞧!玛克斯;啊!路歇斯我儿,瞧着她:当我提起她的兄弟们的时候,新的眼泪又滚下她的颊上,正像甘露滴在一朵被人攀折的憔悴的百合花上一样。

    玛克斯

    也许她流泪是因为他们杀死了她的丈夫;也许因为她知道他们是无罪的。

    泰特斯

    要是他们果然杀死了你的丈夫,那么高兴起来吧,因为法律已经给他们惩罚了。不,不,他们不会干这样卑劣的事;瞧他们的姊姊在流露着多大的伤心。温柔的拉维妮娅,让我吻你的嘴唇,或者指示我怎样可以给你一些安慰。要不要让你的好叔父、你的哥哥路歇斯,还有你、我,大家在一个水池旁边团团坐下,瞧瞧我们映在水中的脸,瞧它们怎样为泪痕所污,正像洪水新退以后,牧场上还残留着许多潮湿的粘土一样?我们要不要向着池水伤心落泪,让那澄澈的流泉失去它的清冽的味道,变成了一泓咸水?或者我们要不要也像你一样砍下我们的手?或是咬下我们的舌头,在无言的沉默中消度我们可憎的残生?我们应该怎样做?让我们这些有舌的人商议出一些更多的苦难来加在我们自己身上,留供后世人们的嗟叹吧。

    路歇斯

    好爸爸,别哭了吧;瞧我那可怜的妹妹又被您惹得呜咽痛哭起来了。

    玛克斯

    宽心点儿,亲爱的侄女。好泰特斯,揩干你的眼睛。

    泰特斯

    啊!玛克斯,玛克斯,弟弟;我知道你的手帕再也收不进我的一滴眼泪,因为你,可怜的人,已经用你自己的眼泪把它浸透了。

    路歇斯

    啊!我的拉维妮娅,让我揩干你的脸吧。

    泰特斯

    瞧,玛克斯,瞧!我懂得她的意思。要是她会讲话,她现在要对她的哥哥这样说:他的手帕已经满-着他的伤心的眼泪,拭不干她颊上的悲哀了。唉!纵然我们彼此相怜,谁都爱莫能助,正像地狱边缘的幽魂盼不到天堂的幸福一样。

    艾伦上。

    艾伦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我奉皇上之命,向你传达他的旨意:要是你爱你那两个儿子,只要让玛克斯、路歇斯,或是你自己,年老的泰特斯,你们任何一人砍下一只手来,送到皇上面前,他就可以赦免你的儿子们的死罪,把他们送还给你。

    泰特斯

    啊,仁慈的皇帝!啊,善良的艾伦!乌鸦也会唱出云雀的歌声,报知日出的喜讯吗?很好,我愿意把我的手献给皇上。好艾伦,你肯帮助我把它砍下来吗?

    路歇斯

    且慢,父亲!您那高贵的手曾经推倒无数的敌人,不能把它砍下,还是让我的手代替了吧。我比您年轻力壮,流一些血还不大要紧,所以应该让我的手去救赎我的兄弟们的生命。

    玛克斯

    你们两人的手谁不曾保卫罗马,高挥着流血的战斧,在敌人的堡垒上写下了毁灭的命运?啊!你们两人的手都曾建立赫赫的功业,我的手却无所事事,让它去赎免我的侄儿们的死罪吧;那么我总算也叫它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了。

    艾伦

    来,来,快些决定把哪一个人的手送去,否则也许赦令未下,他们早已死了。

    玛克斯

    把我的手送去。

    路歇斯

    凭着上天起誓,这不能。

    泰特斯

    你们别闹啦;像这样的枯枝败梗,才是适宜于樵夫的刀斧的,还是把我的手送去吧。

    路歇斯

    好爸爸,要是您承认我是您的儿子,让我把我的兄弟们从死亡之中救赎出来吧。

    玛克斯

    为了我们去世的父母的缘故,让我现在向你表示一个兄弟的友爱。

    泰特斯

    那么由你们两人去决定吧!我就保留下我的手。

    路歇斯

    那么我去找一柄斧头来。

    玛克斯

    可是那斧头是要让我用的。(路歇斯、玛克斯下。)

    泰特斯

    过来,艾伦;我要把他们两人都骗了过去。帮我一下,我就把我的手给你。

    艾伦

    (旁白)要是那也算是欺骗的话,我宁愿一生一世做个老实人,再也不这样欺骗人家;可是我要用另一种手段欺骗你,不上半小时就可以让你见个分晓。(砍下泰特斯手。)

    路歇斯及玛克斯重上。

    泰特斯

    现在你们也不用争执了,应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好。好艾伦,把我的手献给皇上陛下,对他说那是一只曾经替他抵御过一千种危险的手,叫他把它埋了;它应该享受更大的荣宠,这样的要求是不该拒绝的。至于我的儿子们,你说我认为他们是用低微的代价买来的珍宝,可是因为我用自己的血肉换到他们的生命,所以他们的价值仍然是贵重的。

    艾伦

    我去了,安德洛尼克斯;你牺牲了一只手,等着它换来你的两个儿子吧。(旁白)我的意思是说他们的头。啊!我一想到这一场恶计,就觉得浑身通泰。让傻瓜们去行善,让美男子们去向神明献媚吧,艾伦宁愿让他的灵魂黑得像他的脸一样。(下。)

    泰特斯

    啊!我向天举起这一只手,把这衰老的残躯向大地俯伏:要是哪一尊神明怜悯我这不幸的人所挥的眼泪,我要向他祈求!(向拉维妮娅)什么!你也要陪着我下跪吗?很好,亲爱的,因为上天将要垂听我们的祷告,否则我们要用叹息嘘成浓雾,把天空遮得一片昏沉,使太阳失去它的光辉,正像有时浮云把它拥抱起来一样。

    玛克斯

    唉!哥哥,不要疯疯癫癫地讲这些无关实际的话了;真叫人摸不着底。

    泰特斯

    我的悲痛还有什么底可言哪?倒不如让我哀痛到底吧。

    玛克斯

    也该让理智控制你的悲痛才是。

    泰特斯

    要是理智可以向我解释这一切灾祸,我就可以约束我的悲痛。当上天哭泣的时候,地上不是要泛滥着大水吗?当狂风怒号的时候,大海不是要发起疯来,鼓起了它的面颊向天空恫吓吗?你要知道我这样叫闹的理由吗?我就是海;听她的叹息在刮着多大的风;她是哭泣的天空,我就是大地;我这海水不能不被她的叹息所激动,我这大地不能不因为她的不断的流泪而泛滥沉没,因为我的肠胃容纳不下她的辛酸,我必须像一个醉汉似的把它们呕吐出来。所以由着我吧,因为失败的人必须得到许可,让他们用愤怒的言辞发泄他们的怨气。

    一使者持二头一手上。

    使者

    尊贵的安德洛尼克斯,你把一只好端端的手砍下来献给皇上,白白作了一次无益的牺牲。这儿是你那两个好儿子的头颅,这儿是你自己的手,为了讥笑你的缘故,他们叫我把它们送还给你。你的悲哀是他们的玩笑,你的决心被他们所揶揄;我一想到你的种种不幸就觉得伤心,简直比回忆我的父亲的死还要难过。(下。)

    玛克斯

    现在让埃特那火山在西西里冷却,让我的心变成一座永远焚烧的地狱吧!这些灾祸不是人力所能忍受的。陪着哭泣的人流泪,多少会使他感到几分安慰,可是满心的怨苦被人嘲笑,却是双重的死刑。

    路歇斯

    唉!这样的惨状能够使人心魂摧裂,可憎恶的生命却还是守住这皮囊不肯脱离;生活已经失去了意义,却还要在这世上吞吐着这一口气,做一个活受罪的死鬼。(拉维妮娅吻泰特斯。)

    玛克斯

    唉,可怜的人儿!这一个吻正像把一块冰送进饿蛇的嘴里,一点不能安慰他。

    泰特斯

    这可怕的噩梦几时才可以做完呢?

    玛克斯

    现在再用不着自己欺骗自己了。死吧,安德洛尼克斯;你不是在做梦。瞧,你的两个儿子的头,你的握惯刀剑的手,这儿还有你的被人残害了的女儿;你那一个被放逐的儿子,看着这种残酷的情景,已经面无人色了;你的兄弟,我,也像一座石像一般无言而僵冷。啊!现在我再不劝你抑制你的悲哀了。撕下你的银色的头发,用你的牙齿咬着你那残余的一只手吧;让这凄凉的景象闭住了我们生不逢辰的眼睛!现在是掀起风暴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一声不响呢?

    泰特斯

    哈哈哈!

    玛克斯

    你为什么笑?这在现在是不相宜的。

    泰特斯

    嘿,我的泪已经流完了;而且这悲哀是一个敌人,它会窃据我的潮润的眼睛,用滔滔的泪雨蒙蔽我的视觉,使我找不到复仇的路径。因为这两颗头颅似乎在向我说话,恐吓我要是我不让那些害苦我们的人亲身遍历我们现在所受的一切惨痛,我将要永远享不到天堂的幸福。来,让我想一想我应该怎样进行我的工作。你们这些忧郁的人,都来聚集在我的周围,我要对着你们每一个人用我的灵魂宣誓,我将要为你们复仇。我的誓已经发下了。来,兄弟,你拿着一颗头;我用这一只手托住那一颗头。拉维妮娅,你也要帮我们做些事情,把我的手衔在你的嘴里,好孩子。至于你,孩子,赶快离开我的眼前吧;你是一个被放逐的人,你不能停留在这里。到哥特人那里去,调集起一支军队来。要是你爱我,让我们一吻而别,因为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哩。(泰特斯、玛克斯、拉维妮娅同下。)

    路歇斯

    别了,安德洛尼克斯,我的高贵的父亲,罗马最不幸的人!别了,骄傲的罗马!路歇斯舍弃了他的比生命更宝贵的亲人,有一天他将要重新回来。别了,拉维妮娅,我的贤淑的妹妹;啊!但愿你仍旧像从前一样!可是现在路歇斯和拉维妮娅都必须被世人所遗忘,在痛苦的忧愁里度日了。要是路歇斯不死,他一定会为你复仇,叫那骄傲的萨特尼纳斯和他的皇后在罗马城前匍匐乞怜。现在我要到哥特人那里去调集军队,向罗马和萨特尼纳斯报复这天大的冤仇。(下。)

    第二场同前。泰特斯家中一室,桌上餐肴罗列

    泰特斯、玛克斯、拉维妮娅及小路歇斯上。

    泰特斯

    好,好,现在坐下;你们不要吃得太多,只要能够维持我们充分的精力,报复我们的大仇深恨就得啦。玛克斯,放开你那被悲哀纠结着的双手;你的侄女跟我两个人,可怜的东西,都是缺手的人,不能用交叉的手臂表示我们十重的悲伤。我只剩下这一只可怜的右手,在我的胸前逞弄它的威风;当我的心因为载不起如许的苦痛而在我的肉体的囚室里疯狂跳跃的时候,我这手就会把它使劲捶打下去。(向拉维妮娅)你这苦恼的化身,你在用表情向我们说话吗?你的意思是说,当你那可怜的心发狂般跳跃的时候,你不能捶打它叫它静止下来。用叹息刺伤它,孩子,用呻吟杀死它吧;或者你可以用你的牙齿咬起一柄小刀来,对准你的心口划一个洞,让你那可怜的眼睛里流下来的眼泪一起从这洞里滚进去,让这痛哭的愚人在苦涩的泪海里淹死。

    玛克斯

    嗳,哥哥,嗳!不要教她下这样无情的毒手,摧残她娇嫩的生命。

    泰特斯

    怎么!悲哀已经使你变得糊涂起来了吗?嗨,玛克斯,除了我一个人之外,别人是谁也不应该发疯的。她能够下什么毒手去摧残她自己的生命?啊!为什么你一定要提起这个“手”字?你要叫埃涅阿斯把特洛亚焚烧的故事从头讲起吗?啊!不要谈到这个题目,不要讲什么手呀手的,使我们永远记得我们是没有手的人。呸!呸!我在说些什么疯话,好像要是玛克斯不提起“手”字,我们就会忘记我们没有手似的。来,大家吃吧;好女儿,吃了这个。这儿酒也没有。听,玛克斯,她在说些什么话;我能够解释她这残废的身体上所作出的种种表示:她说她的唯一的饮料只是那和着悲哀酿就、淋漓在她颊上的眼泪。无言的诉苦者,我要熟习你的思想,像乞食的隐士娴于祷告一般充分了解你的沉默的动作;无论你吐一声叹息,或是把你的断臂向天高举,或是霎一霎眼,点一点头,屈膝下跪,或者作出任何的符号,我都要竭力探究出它的意义,用耐心的学习寻求一个确当的解释。

    小路歇斯

    好爷爷,不要老是伤心痛哭了;讲一个有趣的故事让我的姑姑快乐快乐吧。

    玛克斯

    唉!这小小的孩子也受到感动,瞧着他爷爷那种伤心的样子而掉下泪来了。

    泰特斯

    不要响,小东西;你是用眼泪塑成的,眼泪会把你的生命很快地融化了。(玛克斯以刀击餐盆)玛克斯,你在用刀子砍什么?

    玛克斯

    一只苍蝇,哥哥;我已经把它打死了。

    泰特斯

    该死的凶手!你刺中我的心了。我的眼睛已经看饱了凶恶的暴行;杀戮无辜的人是不配做泰特斯的兄弟的。出去,我不要跟你在一起。

    玛克斯

    唉!哥哥,我不过打死了一只苍蝇。

    泰特斯

    可是假如那苍蝇也有父亲母亲呢?可怜的善良的苍蝇!它飞到这儿来,用它可爱的嗡嗡的吟诵娱乐我们,你却把它打死了!

    玛克斯

    恕我,哥哥;那是一只黑色的、丑恶的苍蝇,有点像那皇后身边的摩尔人,所以我才打死它。

    泰特斯

    哦,哦,哦!那么请你原谅我,我错怪你了,因为你做的是一件好事。把你的刀给我,我要侮辱侮辱它;用虚伪的想像欺骗我自己,就像它是那摩尔人,存心要来毒死我一样。这一刀是给你自己的,这一刀是给塔摩拉的,啊,好小子!可是难道我们已经变得这样卑怯,用两个人的力量去杀死一只苍蝇,只是因为它的形状像一个黑炭似的摩尔人吗?

    玛克斯

    唉,可怜的人!悲哀已经把他磨折成这个样子,使他把幻影认为真实了。

    泰特斯

    来,把这些东西撤下去。拉维妮娅,跟我到你的闺房里去;我要陪着你读一些古代悲哀的故事。来,孩子,跟我去;你的眼睛是明亮的,当我的目光昏花的时候,你就接着我读下去。(同下。)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