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错误的喜剧 >> 第四幕 商人乙、安哲鲁及差役一人上

第四幕 商人乙、安哲鲁及差役一人上

时间:2017/4/5 21:49:24  点击:1239 次
  第一场 广场

  商人乙、安哲鲁及差役一人上。

  商人乙 尊款自从五旬节以后,早已满期,我也不曾怎样向你催讨;本来我现在也不愿意开口,可是因为我就要开船到波斯去,路上需要一些钱用,所以只好请你赶快把钱还我,否则莫怪我无礼,就要请这位官差把你看押起来了。

  安哲鲁 我欠你的这一笔款子,数目刚巧跟安提福勒斯欠我的差不多,他就在我碰见你以前从我这儿拿了一条项链去,今天五点钟他就会把货款付给我。请你跟我一同到他家里去,我就可以清还尊款,还要多多感谢你的帮忙哩。

  小安提福勒斯及小德洛米奥自娼妓家出。

  差役 省得你多跑一趟路,他正好来了。

  小安提福勒斯 我现在要到金匠那里去,你去给我买一根结实的绳鞭子来,我那女人串通了她的一党,把我白天关在门外,我要去治治她们。且慢,金匠就在那边。你快去买了绳鞭子,带回家里给我。

  小德洛米奥 买一条绳鞭子,每年准可以打出一千镑来。(下。)

  小安提福勒斯 你这个人真靠不住,你答应我把项链亲自送来给我,可是我既不见项链,又不见你的人。你大概害怕咱们的交情会给项链锁住,永远拆不开来,所以才避开我的面吗?

  安哲鲁 别说笑话了,这儿是一张发票,上面开列着您那条项链的正确重量,金子的质地,连价格一起标明。我现在欠着这位先生的钱,要是把尊账划过,还剩三块多钱,请您就替我把钱还了他吧,因为他就要开船,等着这笔钱用。

  小安提福勒斯 我身边没有带现钱,而且我在城里还有事情。请你同这位客人到我家里去,把那项链也带去交给内人,叫她把账付清。我要是来得及,也许可以赶上你们。

  安哲鲁 那么您就把项链自己带去给您太太吧。

  小安提福勒斯 不,你送去,我恐怕要回去得迟一点。

  安哲鲁 很好,先生,我就给您带去。那项链在您身边吗?

  小安提福勒斯 我身边是没有;我希望你不曾把它忘记带在身边,否则你要空手而归了。

  安哲鲁 好了好了,请您快把项链给我吧。现在顺风顺水,这位先生正好上船,我已经耽误了他许多时间,可不要误了人家的事。

  小安提福勒斯 嗳哟,你失约不到普本丁酒店里来,却用这种寻开心的话来遮盖自己的不是。我应该怪你不把项链早给我,现在你倒先要向我无理取闹了。

  商人乙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请你快一点吧。

  安哲鲁 你听他又在催我了,那项链呢?

  小安提福勒斯 项链吗?你拿去给我的妻子,她就会把钱给你。

  安哲鲁 好了,好了,你知道我刚才已经把它给了你了。你要是不肯把项链交我带去,就让我带点什么凭据去也好。

  小安提福勒斯 哼!现在你可把玩笑开得太过分了。来,那项链呢?请你给我看看。

  商人乙 你们这样纠缠不清,我可没工夫等下去。先生,你干脆回答我你愿意不愿意替他把钱还我。要是你不答应,我就让这位官差把他看押起来。

  小安提福勒斯 我回答你!怎么要我回答你?

  安哲鲁 你欠我的项链的钱呢?

  小安提福勒斯 我没有拿到项链,怎么会欠你钱?

  安哲鲁 你知道我在半点钟以前把它给了你的。

  小安提福勒斯 你没有给我什么项链,你完全在诬赖我。

  安哲鲁 先生,你不承认你已经把它拿了去,才真对不起人,你知道这是跟我的信用有关的。

  商人乙 好,官差,我告他欠我钱,请你把他看押起来。

  差役 好,我奉着公爵的名义逮捕你,命令你不得反抗。

  安哲鲁 这可把我的脸也丢尽了。你要是不答应把这笔钱拿出来,我就请这位官差把你也看押起来。

  小安提福勒斯 我没有拿过你什么东西,却要我答应付你钱!蠢东西,你有胆量就把我看押起来吧。

  安哲鲁 官差,这是给你的酒钱,请把他抓了。他这样公然给我难堪,就算他是我的兄弟,我也不能放过他。

  差役 先生,我要把你看押起来,你听见他控告了你。

  小安提福勒斯 好,我不反抗,我会叫家里拿钱来取保。可是你这混蛋,你对我开这场玩笑,是要付重大的代价的,那时候恐怕拿出你店里所有的金银来还不够呢。

  安哲鲁 安提福勒斯先生,以弗所是个有法律的城市,它一定会叫你从此没脸见人。

  大德洛米奥上。

  大德洛米奥 大爷,有一艘埃必丹农的船,等船老板上了船,就要开行。我已经把我们的东西搬上去了,油、香膏、酒精,我也都买好了。船已经整帆待发,风势也很顺利,现在他们在等的只有船老板和大爷您。

  小安提福勒斯 怎么,你疯了吗?你这头蠢羊,有什么埃必丹农的船在等着我?

  大德洛米奥 您不是自己叫我去雇船的吗?

  小安提福勒斯 你喝醉了酒,把头都喝昏了吗?我叫你去买一根绳子,我也告诉过你买来作什么用处。

  大德洛米奥 叫我买绳子!哼,我又不要上吊!你明明叫我到港口去雇船的。

  小安提福勒斯 我等会儿再跟你算账,我要叫你以后听话留点儿神。现在快给我到太太那里去,把这钥匙交给她,对她说,在那铺着土耳其花毯的桌子里有一袋钱,叫她把它拿给你。你告诉她我在路上给他们捉去了,这钱是用来取保的。狗才,快去!官差,咱们就到牢里坐一坐吧。(商人乙、安哲鲁、差役、小安提福勒斯同下。)

  大德洛米奥 到太太那里去!那就是我们吃饭的地方,那里还有一个婆娘认我做丈夫;她太胖了,我真吃她不消。硬着头皮去一趟,主人之命不可抗。(下。)

  第二场 小安提福勒斯家中一室

  阿德里安娜及露西安娜上。

  阿德里安娜 露西安娜,他真的这样把你勾引?

  你有没有仔细窥探过他的神情,

  到底是假意求欢,还是真心挑逗?

  他是不是红着脸,说话一本正经?

  你能不能从他无法遮藏的脸上,

  看出他的心在不怀好意地跳荡?

  露西安娜 他先是把你们夫妻的名分否认。

  阿德里安娜 我没有亏待他,他自己夫道未尽。

  露西安娜 他又发誓说他在这里是个外人。

  阿德里安娜 可恼他反脸无情,不顾背誓寒盟!

  露西安娜 于是我劝他回心爱你。

  阿德里安娜 他怎么说?

  露西安娜 他反转来苦苦求我把爱情施与。

  阿德里安娜 究竟他向你说些什么游辞浪语?

  露西安娜  倘使是纯洁的爱,我也许会心动,他说我美貌无双,赞我言辞出众。

  阿德里安娜 你一定很高兴吧?

  露西安娜 请你不要着恼。

  阿德里安娜 我再也按捺不住我心头的怒气,

  管不住我的舌头把他申申痛詈。

  他跛脚疯手,腰驼背曲,又老又瘦,

  五官不正,四肢残缺,满身的丑陋,

  恶毒,凶狠,愚蠢,再加上残酷无情,

  他的心肠比容貌还要丑上十分!

  露西安娜 这样一个男人你何必割舍不下,

  依我说你就干脆让他滚蛋也罢。

  阿德里安娜 啊,可是我心里其实不这样想他,

  只希望别人看他像是牛头马面;

  正像野鸟离窝很远故意叫喳喳,

  我嘴里骂他,心头上却把他思恋。

  大德洛米奥上。

  大德洛米奥 到了,去,桌子!钱袋!好,赶快!

  露西安娜 怎么,你话都说不清楚了吗?

  大德洛米奥 跑得太快了,喘不过气来。

  阿德里安娜 大爷呢,德洛米奥?他人好吗?

  大德洛米奥 不好,他给抓到比地狱还深的监狱里去了。抓他的是一个身穿皮子号衣的魔鬼,一排铁扣子扣起他凶恶的心肠;一个妖魔,一个凶神,冷酷无情,暴跳如雷;一头狼,不,比狼还厉害,身上也是长毛茸茸;惯会拍人的脊背,揪人的肩膀,不管是小路、小溪、小道,他都会吆喝一声,不准你通行;一头跟踪寻迹的猎狗,叫他咬上,就不得逃生;末日审判还没到,他就把可怜虫往地狱里送。

  阿德里安娜 啊,是怎么一回事?

  大德洛米奥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给他们捉去了。

  阿德里安娜 怎么,他给捉去了?谁把他告到官里去的?

  大德洛米奥 我也不知道谁把他告到官里去的;可是把他捉到官里去的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身穿皮子号衣的官差,这点绝对没错。太太,您肯把他桌子里的钱给我,去赎他出来吗?

  阿德里安娜 妹妹,你去拿一拿。(露西安娜下)我倒不懂他怎么会瞒着我欠人家的钱。告诉我,他们把他绑起来了吗?

  大德洛米奥 绑倒没有绑起来,可是我听他们说要把他用链子锁起来呢。您没听见那声音吗?

  阿德里安娜 什么,链子的声音吗?

  大德洛米奥 不,钟的声音。我现在一定要去了;我离开他的时候才两点钟,现在已经敲一点钟了。

  阿德里安娜 钟会倒退转来,我倒没有听见过。

  大德洛米奥 要是钟点碰见了官差,他会吓得倒退转来的。

  阿德里安娜 除非时间也欠人钱!你真是异想天开。

  大德洛来奥 时间本来是个破产户,你找他要什么,他就没有什么。再说,时间也是个小偷。你不是常听见人们说吗:不分白天黑夜,时间总是偷偷地溜过去?既然时间是一个破产户兼小偷,半路上遇见官差,一天才倒退转来一个钟点,那还算多吗?

  露西安娜重上。

  阿德里安娜 德洛米奥,你快把钱拿去,同大爷回家来。妹妹,我们进去吧。我心里疑神疑鬼,这固然给我以慰藉,也使我感到难过。(同下。)

  第三场 广场

  大安提福勒斯上。

  大安提福勒斯 我在路上看见的人,都向我敬礼,好像我是他们的老朋友一般,谁都叫得出我的名字。有的人送钱给我,有的人请我去吃饭,有的人向我道谢,有的人要我买他的东西;刚才还有一个裁缝把我叫进他的店里去,给我看一匹他给我买下的绸缎,并且还给我量尺寸。我看这里的人们都有魔术,他们有意用这种古怪的手段戏弄我。

  大德洛米奥上。

  大德洛米奥 大爷,这是您叫我去拿的钱。怎么,你把那换了一身新装的老亚当给打发走了吗?

  大安提福勒斯 这是哪里来的钱?你说什么亚当?

  大德洛米奥 不是看守乐园的亚当,而是看守监狱的亚当。当年为浪子杀了一头牛,牛皮就让他捡去作号衣了;他像个灾星似的,跟在你身后,口口声声叫你放弃自由。

  大安提福勒斯 我完全听不懂。

  大德洛米奥 听不懂?这不是很清楚吗?清楚得就像大提琴一样;他也就好比大提琴,老装在皮匣子里;我说的,大爷,就是那个家伙——当安分良民累了的时候,他就拍拍他们的肩膀,叫他们不要走动;他可怜肌骨软弱的人,专给他们找挣不破的结实衣服穿;他手持短棒,可是行起凶来,拿长枪的也得让他三分。

  大安提福勒斯 哦,你是说一个衙役呀?

  大德洛米奥 正是,大爷,一个官差;文书契约有什么差错,他就要找你去回话;他仿佛觉得人人都要上床去睡觉了,因为他的口头语是:“好好歇着!”

  大安提福勒斯 我看你的笑话也该歇歇了。今天晚上有没有船只开行?我们就可以动身吗?

  大德洛米奥 咦,大爷,我在一点钟之前就告诉您,今晚有一条船“长征号”准备出发,可是官差却偏要叫您等着坐“班房号”。您叫我去拿这些钱来把您赎出。

  大安提福勒斯 这家伙疯了,我也疯了。我们已经踏进了妖境,求上帝快快保佑我们离开这地方吧!

  妓女上。

  妓女 安提福勒斯大爷,咱们遇得巧极了。您大概已经找到了金匠,这项链就是您答应给我的吗?

  大安提福勒斯 魔鬼,走开!不要引诱我!

  大德洛米奥 大爷,她就是魔鬼的奶奶吗?

  大安提福勒斯 她就是魔鬼。

  大德洛米奥 不,她比魔鬼还要可怕,她是个母夜叉,扮做婊子来迷人。姑娘们往往说:“若不是怎么怎么,愿我变个夜叉,”这也就等于说:“愿我变个婊子。”许多书上都写着夜叉身上会放光,光是从火里来的,火是会烧人的;因此,婊子也是会烧人的。千万要离她远点。

  妓女 你们主仆两人真会开玩笑。大爷,您肯赏光到我家里去吃顿饭吗?

  大德洛米奥 您要去,大爷,可就得吃大杓肉了;我看您快去找一把长柄杓子吧。

  大安提福勒斯 为什么,德洛米奥?

  大德洛米奥 谁都知道和魔鬼一桌吃饭非得使长柄杓子才行。

  大安提福勒斯 走开,妖精!什么吃饭不吃饭!你是个迷人的妖女,你们这儿全都是妖怪,你快给我走开吧!

  妓女 你把吃中饭时候向我要去的戒指还我,或者把你答应给我的链条拿来跟我交换,我就去,不再来打扰你了。

  大德洛米奥 有的魔鬼只向人要一些指甲头发,或者一根草、一滴血、一枚针、一颗胡桃、一粒樱桃核,她却向人要一根金项链,真是一个贪心的魔鬼。大爷,您别给她迷昏了,这项链给她不得,否则她要把它摇响来吓我们的。

  妓女 大爷,请你快把我的戒指还我,或者把你的项链给我。你们贵人是不应该这样欺诈我们的。

  大安提福勒斯 别跟我缠绕不清了,妖精!德洛米奥,咱们快走吧。

  大德洛米奥 姑娘,你看见过孔雀吧?把尾巴一张,说:“站远点!”(大安提福勒斯、大德洛米奥同下。)

  妓女 安提福勒斯一定是真的疯了,否则他决不会这样不顾面子的。他把我一个值四十块钱的戒指拿去,答应我他要去打一根金项链来跟我交换;现在他戒指也不肯还我,项链也不肯给我。我相信他一定是疯了,不但因为他刚才那样对待我,而且今天吃饭的时候,我还听他说过一段疯话,说是他家里关紧大门不放他进去,大概他的老婆知道他时常精神病发作,所以有意把他关在门外。我现在要到他家里去告诉他的老婆,说他发了疯闯进我的屋子里,把我的戒指抢去了。这个办法很不错,四十块钱不能让它冤枉丢掉。(下。)

  第四场 街道

  小安提福勒斯及差役上。

  小安提福勒斯 朋友,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逃走的。他说我欠他多少钱,我就留下多少钱给你再走。我的老婆今天脾气很坏,准不会轻易相信我叫人带去的口信。她听见我竟在以弗所吃官司,一定会觉得是闻所未闻的事。

  小德洛米奥持绳鞭上。

  小安提福勒斯 我的跟班已经来了,我想他一定带着钱来。喂,我叫你干的事怎么样了?

  小德洛米奥 我已经买来了,您瞧,这一定可以叫她们大家知道些厉害。

  小安提福勒斯 可是钱呢?

  小德洛米奥 咦,大爷,钱我早把它拿去买绳鞭子了。

  小安提福勒斯 狗才,你拿五百块钱去买一条绳子吗?

  小德洛米奥 按这个价格,大爷,我就赏给您五百条。

  小安提福勒斯 我叫你到家里去作什么的?

  小德洛米奥 叫我去买绳鞭子呀,我现在买来了。

  小安提福勒斯 好,我就用这绳鞭子来欢迎你。(打小德洛米奥。)

  差役 先生,您息怒吧。

  小德洛米奥 你倒叫他息怒,我才算倒尽了霉!

  差役 好了,你也别多话了。

  小德洛米奥 你叫我别多话,先叫他别打。

  小安提福勒斯 你这糊涂混账没有知觉的蠢才!

  小德洛米奥 大爷,我但愿我没有知觉,那么您打我我也不会痛了。

  小安提福勒斯 你就像一头驴子一样,什么都是糊里糊涂的,只有把你抽一顿鞭子才觉得痛。

  小德洛米奥 不错,我真是一头驴子,您看我的耳朵已经给他扯得这么长了。我从出世以来,直到现在,一直服侍着他;我在他手里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打倒给他不知打过多少次了。我冷了,他把我打到浑身发热;我热了,他把我打到浑身冰冷;我睡着的时候,他会把我打醒;我坐下的时候,他会把我打得站起来;我出去的时候,他会把我打到门外;我回来的时候,他会把我打进门里。他的拳头永远不离我的肩膀,就像叫化婆肩上驮着的小孩子一样;我看他把我的腿打断了以后,我还要负着这一身伤痕沿门乞讨呢。

  小安提福勒斯 好,你去吧,我的妻子打那边来了。

  阿德里安娜、露西安娜、妓女、品契同上。

  小德洛米奥 太太,记住那句成语:“鞭策自己”;或者我也该像鹦鹉学舌似的作一番预言:“当心绳子。”

  小安提福勒斯 你还要多嘴吗?(打小德洛米奥。)

  妓女 你看,你的丈夫不是疯了吗?

  阿德里安娜 他这样野蛮,真的是疯了。品契师傅,你有驱邪逐鬼的本领,请你帮助他恢复本性,你要什么酬报我都可以答应你。

  露西安娜 嗳哟,他的脸色多么狰狞可怕!

  妓女 瞧他给鬼迷得浑身发抖了!

  品契 请你伸过手来,让我摸摸你的脉息。

  小安提福勒斯 我就伸过手来,赏你一记耳光。(打品契。)

  品契 撒旦,我用天上列圣的名义,命令你遵从我神圣的祈祷,快快离开这个人的身体,回到你那黑暗的洞府里!

  小安提福勒斯 胡说,你这愚蠢的术士!我没有发疯。

  阿德里安娜 可怜的人儿,我希望你真的没有发疯!

  小安提福勒斯 你这贱人!这些都是你的相好吗?这个面孔黄黄的家伙,就是他今天在我家里饮酒作乐,把我关在门外,不许我走进自己的家里吗?

  阿德里安娜 丈夫,上帝知道你今天在家里吃饭。倘然你好好地呆在家里不出来,也就不会受到这种诬蔑和公开的难堪了。

  小安提福勒斯 在家里吃饭!狗才,你怎么说?

  小德洛米奥 大爷,老老实实说一句,您并没在家里吃饭。

  小安提福勒斯 我家里的门不是关得紧紧的,不让我进去吗?

  小德洛米奥 是的,您家里的门关得紧紧的,不让您进去。

  小安提福勒斯 她自己不是在里边骂我吗?

  小德洛米奥 不说假话,她自己在里边骂您。

  小安提福勒斯 那厨房里的丫头不是也把我破口辱骂吗?

  小德洛米奥 一点不错,那厨房里的丫头也把您辱骂。

  小安提福勒斯 我不是盛怒而去吗?

  小德洛米奥 正是,我的骨头可以作证,您的盛怒它领教过了。

  阿德里安娜 他说话这样颠倒,你还句句顺着他,这样作对吗?

  品契 应该这样,他现在正在癫痫发作,不要跟他多辩,过会儿他会慢慢地安静下来的。

  小安提福勒斯 你唆使那金匠把我逮捕。

  阿德里安娜 唉!我听见了这消息,就叫德洛米奥拿钱来保你出来。

  小德洛米奥 叫我拿钱来!天地良心,大爷,我可没有拿到一个钱。

  小安提福勒斯 你没去向她要一个钱袋吗?

  阿德里安娜 他到了家里,我就给他。

  露西安娜 我可以证明她把钱袋交给了他。

  小德洛米奥 上帝和绳店里的老板可以为我作证,我只是奉命去买一根绳子。

  品契 太太,他们主仆两人都给鬼附上了,您看他们的脸色多么惨白。他们一定要好好捆起来,放在黑屋子里。

  小安提福勒斯 我问你,你今天为什么把我关在门外?还有你,为什么不肯拿出那一袋钱来?

  阿德里安娜 好丈夫,我没有把你关在门外。

  小德洛米奥 好大爷,我也没有拿到过什么钱;可是咱们的的确确是给她们关在门外的。

  阿德里安娜 欺人的狗才!你说的都是假话。

  小安提福勒斯 欺人的淫妇!你自己才没有半点真心;你串通一帮狐群狗党来摆布我,我这十个指头可要戳进你的眼眶里,把你那双骗人的眼珠子挖出来;你别以为瞧着我这样给人糟蹋羞辱是件有趣的玩意儿。

  阿德里安娜 啊!捆住他,捆住他,别让他走近我的身边!

  品契 多喊几个人来!他身上的鬼强横得很呢。

  露西安娜 嗳哟,可怜的,他脸上多么惨白!

  三四人入场,将小安提福勒斯捆缚。

  小安提福勒斯 啊,你们要谋害我吗?官差,我是你的囚犯,你难道就让他们把我劫走吗?

  差役 列位放了他吧;他是我的囚犯,不能让你们带去。

  品契 把这家伙也捆了,他也是发疯的。(众人将小德洛米奥捆缚。)

  阿德里安娜 你要干么,你这无礼的差人?你愿意看一个不幸的疯人伤害他自己吗?

  差役 他是我的囚犯,我要是放他去了,他欠人家的钱就要由我负责了。

  阿德里安娜 我会替他付清这一笔债的,你把我领去见他的债主,等我问明白以后,我就可以如数还他。好师傅,请你护送他回家去。唉,倒霉的日子!

  小安提福勒斯 唉,倒霉的娼妇!

  小德洛米奥 主人,这样把咱俩人捆在一起,我真是受您的连累了。

  小安提福勒斯 少胡说,混蛋!你要把我气疯吗?

  小德洛米奥 难道您愿意白白地叫人绑上吗?干脆就发疯吧,主人;大呼小叫地喊几声“魔鬼!”

  露西安娜 愿上帝保佑这些可怜的人吧!听他们多么语无伦次!

  阿德里安娜 把他们带走吧。妹妹你跟我来。(品契及助手等推小安提福勒斯、小德洛米奥下)告诉我是谁控告他?

  差役 一个叫安哲鲁的金匠,您认识他吗?

  阿德里安娜 我认识这个人。他欠他多少钱?

  差役 二百块钱。

  阿德里安娜 这笔钱是怎么欠下来的?

  差役 因为您的丈夫拿过他一条项链。

  阿德里安娜 他倒是曾经给我定作过一条项链,可是始终没有拿到。

  妓女 他今天暴跳如雷地到了我家里,把我的戒指也抢去了,我看见那戒指刚才就在他的手指上;后来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是套着一条项链。

  阿德里安娜 也许是的,可是我却没有看见。来,官差,同我到金匠那里去,我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全部真相。

  大安提福勒斯及大德洛米奥拔剑上。

  露西安娜 慈悲的上帝!他们又逃出来啦!

  阿德里安娜 他们还拔着剑。咱们快去多叫些人来把他们重新捆好。

  差役 快逃!他们要把我们杀了。(阿德里安娜、露西安娜及差役下。)

  大安提福勒斯 原来这些妖精是怕剑的。

  大德洛米奥 叫您丈夫的那个女的现在见了您就逃了。

  大安提福勒斯 给我到马人旅店去,把我们的行李拿来,我巴不得早一点平安上船。

  大德洛米奥 老实说,咱们就是再多住一晚,他们也一定不会害我们的。您看他们对我们说话都是那么恭敬,还送钱给我们用。我想他们倒是一个很有礼貌的民族,倘不是那个胖婆娘一定要我做她的丈夫,我倒也愿意永远住在这儿,变一个妖精。

  大安提福勒斯 我今夜可无论怎么也不愿再呆下去了。去,把我们的行李搬上船吧。(同下。)
 

 
分享到:
卖火柴的小女孩
光吃不做的小松鼠1
揭秘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首淫诗
1黑池塘的秘密
 打坐姿势图片2
小红帽7
后羿与嫦娥
头悬梁 锥刺股 彼不教 自勤苦9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