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威尼斯商人 >> 第二幕 鲍西娅家中一室

第二幕 鲍西娅家中一室

时间:2017/3/18 19:36:10  点击:1580 次
    第一场贝尔蒙特。鲍西娅家中一室

    喇叭奏花腔。摩洛哥亲王率侍从;鲍西娅、尼莉莎及婢仆等同上。

    摩洛哥亲王

    不要因为我的肤色而憎厌我;我是骄阳的近邻,我这一身黝黑的制服,便是它的威焰的赐予。给我在终年不见阳光、冰山雪柱的极北找一个最白皙姣好的人来,让我们刺血察验对您的爱情,看看究竟是他的血红还是我的血红。我告诉你,小姐,我这副容貌曾经吓破了勇士的肝胆;凭着我的爱情起誓,我们国土里最有声誉的少女也曾为它害过相思。我不愿变更我的肤色,除非为了取得您的欢心,我的温柔的女王!

    鲍西娅

    讲到选择这一件事,我倒并不单单凭信一双善于挑剔的少女的眼睛;而且我的命运由抽签决定,自己也没有任意取舍的权力;可是我的父亲倘不曾用他的远见把我束缚住了,使我只能委身于按照他所规定的方法赢得我的男子,那么您,声名卓著的王子,您的容貌在我的心目之中,并不比我所已经看到的那些求婚者有什么逊色。

    摩洛哥亲王

    单是您这一番美意,已经使我万分感激了;所以请您带我去瞧瞧那几个匣子,试一试我的命运吧。凭着这一柄曾经手刃波斯王并且使一个三次战败苏里曼苏丹的波斯王子授首的宝剑起誓,我要瞪眼吓退世间最狰狞的猛汉,跟全世界最勇武的壮士比赛胆量,从母熊的胸前夺下哺乳的小熊;当一头饿狮咆哮攫食的时候,我要向它揶揄侮弄,为了要博得你的垂青,小姐。可是唉!即使像赫剌克勒斯那样的盖世英雄,要是跟他的奴仆赌起骰子来,也许他的运气还不如一个下贱之人——而赫剌克勒斯终于在他的奴仆的手里送了命④。我现在听从着盲目的命运的指挥,也许结果终于失望,眼看着一个不如我的人把我的意中人挟走,而自己在悲哀中死去。

    鲍西娅

    您必须信任命运,或者死了心放弃选择的尝试,或者当您开始选择以前,先立下一个誓言,要是选得不对,终身不再向任何女子求婚;所以还是请您考虑考虑吧。

    摩洛哥亲王

    我的主意已决,不必考虑了;来,带我去试我的运气吧。

    鲍西娅

    第一先到教堂里去;吃过了饭,您就可以试试您的命运。

    摩洛哥亲王

    好,成功失败,在此一举!正是不挟美人归,壮士无颜色。(奏喇叭;众下。)

    第二场威尼斯。街道

    朗斯洛特-高波上。

    朗斯洛特

    要是我从我的主人这个犹太人的家里逃走,我的良心是一定要责备我的。可是魔鬼拉着我的臂膀,引诱着我,对我说,“高波,朗斯洛特-高波,好朗斯洛特,拔起你的腿来,开步,走!”我的良心说,“不,留心,老实的朗斯洛特;留心,老实的高波;”或者就是这么说,“老实的朗斯洛特-高波,别逃跑;用你的脚跟把逃跑的念头踢得远远的。”好,那个大胆的魔鬼却劝我卷起铺盖滚蛋;“去呀!”魔鬼说,“去呀!看在老天的面上,鼓起勇气来,跑吧!”好,我的良心挽住我心里的脖子,很聪明地对我说,“朗斯洛特我的老实朋友,你是一个老实人的儿子,”——或者还不如说一个老实妇人的儿子,因为我的父亲的确有点儿不大那个,有点儿很丢脸的坏脾气——好,我的良心说,“朗斯洛特,别动!”魔鬼说,“动!”我的良心说,“别动!”“良心,”我说,“你说得不错;”“魔鬼,”我说,“你说得有理。”要是听良心的话,我就应该留在我的主人那犹太人家里,上帝恕我这样说,他也是一个魔鬼;要是从犹太人的地方逃走,那么我就要听从魔鬼的话,对不住,他本身就是魔鬼。可是我说,那犹太人一定就是魔鬼的化身;凭良心说话,我的良心劝我留在犹太人地方,未免良心太狠。还是魔鬼的话说得像个朋友。我要跑,魔鬼;我的脚跟听从着你的指挥;我一定要逃跑。

    老高波携篮上。

    老高波

    年轻的先生,请问一声,到犹太老爷的家里怎么走?

    朗斯洛特

    (旁白)天啊!这是我的亲生的父亲,他的眼睛因为有八九分盲,所以不认识我。待我戏弄他一下。

    老高波

    年轻的少爷先生,请问一声,到犹太老爷的家里怎么走?

    朗斯洛特

    你在转下一个弯的时候,往右手转过去;临了一次转弯的时候,往左手转过去;再下一次转弯的时候,什么手也不用转,曲曲弯弯地转下去,就转到那犹太人的家里了。

    老高波

    哎哟,这条路可不容易走哩!您知道不知道有一个住在他家里的朗斯洛特,现在还在不在他家里?

    朗斯洛特

    你说的是朗斯洛特少爷吗?(旁白)瞧着我吧,现在我要诱他流起眼泪来了——你说的是朗斯洛特少爷吗?

    老高波

    不是什么少爷,先生,他是一个穷人的儿子;他的父亲,不是我说一句,是个老老实实的穷光蛋,多谢上帝,他还活得好好的。

    朗斯洛特

    好,不要管他的父亲是个什么人,咱们讲的是朗斯洛特少爷。

    老高波

    他是您少爷的朋友,他就叫朗斯洛特。

    朗斯洛特

    对不住,老人家,所以我要问你,你说的是朗斯洛特少爷吗?

    老高波

    是朗斯洛特,少爷。

    朗斯洛特

    所以就是朗斯洛特少爷。老人家,你别提起朗斯洛特少爷啦;因为这位年轻的少爷,根据天命气数鬼神这一类阴阳怪气的说法,是已经去世啦,或者说得明白一点是已经归天啦。

    老高波

    哎哟,天哪!这孩子是我老年的拐杖,我的唯一的靠傍哩。

    朗斯洛特

    (旁白)我难道像一根棒儿,或是一根柱子?一根撑棒,或是一根拐杖?——爸爸,您不认识我吗?

    老高波

    唉,我不认识您,年轻的少爷;可是请您告诉我,我的孩子——上帝安息他的灵魂!——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朗斯洛特

    您不认识我吗,爸爸?

    老高波

    唉,少爷,我是个瞎子;我不认识您。

    朗斯洛特

    哦,真的,您就是眼睛明亮,也许会不认识我,只有聪明的父亲才会知道自己的儿子。好,老人家,让我告诉您关于您儿子的消息吧。请您给我祝福;真理总会显露出来,杀人的凶手总会给人捉住;儿子虽然会暂时躲过去,事实到最后总是瞒不过的。

    老高波

    少爷,请您站起来。我相信您一定不会是朗斯洛特,我的孩子。

    朗斯洛特

    废话少说,请您给我祝福:我是朗斯洛特,从前是您的孩子,现在是您的儿子,将来也还是您的小子。

    老高波

    我不能想像您是我的儿子。

    朗斯洛特

    那我倒不知道应该怎样想法了;可是我的确是在犹太人家里当仆人的朗斯洛特,我也相信您的妻子玛格蕾就是我的母亲。

    老高波

    她的名字果真是玛格蕾。你倘然真的就是朗斯洛特,那么你就是我亲生血肉了。上帝果然灵圣!你长了多长的一把胡子啦!你脸上的毛,比我那拖车子的马儿道平尾巴上的毛还多呐!

    朗斯洛特

    这样看起来,那么道平的尾巴一定是越长越短了;我还清楚记得,上一次我看见它的时候,它尾巴上的毛比我脸上的毛多得多哩。

    老高波

    上帝啊!你真是变了样子啦!你跟主人合得来吗?我给他带了点儿礼物来了。你们现在合得来吗?

    朗斯洛特

    合得来,合得来;可是从我自己这一方面讲,我既然已经决定逃跑,那么非到跑了一程路之后,我是决不会停下来的。我的主人是个十足的犹太人;给他礼物!还是给他一根上吊的绳子吧。我替他做事情,把身体都饿瘦了;您可以用我的肋骨摸出我的每一条手指来。爸爸,您来了我很高兴。把您的礼物送给一位巴萨尼奥大爷吧,他是会赏漂亮的新衣服给用人穿的。我要是不能服侍他,我宁愿跑到地球的尽头去。啊,运气真好!正是他来了。到他跟前去,爸爸。我要是再继续服侍这个犹太人,连我自己都要变做犹太人了。

    巴萨尼奥率里奥那多及其他侍从上。

    巴萨尼奥

    你们就这样做吧,可是要赶快点儿,晚饭顶迟必须在五点钟预备好。这几封信替我分别送出;叫裁缝把制服做起来;回头再请葛莱西安诺立刻到我的寓所里来。(一仆下。)

    朗斯洛特

    上去,爸爸。

    老高波

    上帝保佑大爷!

    巴萨尼奥

    谢谢你,有什么事?

    老高波

    大爷,这一个是我的儿子,一个苦命的孩子——

    朗斯洛特

    不是苦命的孩子,大爷,我是犹太富翁的跟班,不瞒大爷说,我想要——我的父亲可以给我证明——

    老高波

    大爷,正像人家说的,他一心一意地想要侍候——

    朗斯洛特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本来是侍候那个犹太人的,可是我很想要——我的父亲可以给我证明——

    老高波

    不瞒大爷说,他的主人跟他有点儿意见不合——

    朗斯洛特

    干脆一句话,实实在在说,这犹太人欺侮了我,他叫我——我的父亲是个老头子,我希望他可以替我向您证明——

    老高波

    我这儿有一盘烹好的鸽子送给大爷,我要请求大爷一件事——

    朗斯洛特

    废话少说,这请求是关于我的事情,这位老实的老人家可以告诉您;不是我说一句,我这父亲虽然是个老头子,却是个苦人儿。

    巴萨尼奥

    让一个人说话。你们究竟要什么?

    朗斯洛特

    侍候您,大爷。

    老高波

    正是这一件事,大爷。

    巴萨尼奥

    我认识你;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你的主人夏洛克今天曾经向我说起,要把你举荐给我。可是你不去侍候一个有钱的犹太人,反要来做一个穷绅士的跟班,恐怕没有什么好处吧。

    朗斯洛特

    大爷,一句老古话刚好说着我的主人夏洛克跟您:他有的是钱,您有的是上帝的恩惠。

    巴萨尼奥

    你说得很好。老人家,你带着你的儿子,先去向他的旧主人告别,然后再来打听我的住址。(向侍从)给他做一身比别人格外鲜艳一点的制服,不可有误。

    朗斯洛特

    爸爸,进去吧。我不能得到一个好差使吗?我生了嘴不会说话吗?好,(视手掌)在意大利要是有谁生得一手比我还好的掌纹,我一定会交好运的。好,这儿是一条笔直的寿命线;这儿有不多几个老婆;唉!十五个老婆算得什么,十一个寡妇,再加上九个黄花闺女,对于一个男人也不算太多啊。还要三次溺水不死,有一次几几乎在一张天鹅绒的床边送了性命,好险呀好险!好,要是命运之神是个女的,这一回她倒是个很好的娘儿。爸爸,来,我要用一霎眼的功夫向那犹太人告别。(朗斯洛特及老高波下。)

    巴萨尼奥

    好里奥那多,请你记好,这些东西买到以后,把它们安排停当,就赶紧回来,因为我今晚要宴请我的最有名望的相识;快去吧。

    里奥那多

    我一定给您尽力办去。

    葛莱西安诺上。

    葛莱西安诺

    你家主人呢?

    里奥那多

    他就在那边走着,先生。(下。)

    葛莱西安诺

    巴萨尼奥大爷!

    巴萨尼奥

    葛莱西安诺!

    葛莱西安诺

    我要向您提出一个要求。

    巴萨尼奥

    我答应你。

    葛莱西安诺

    您不能拒绝我;我一定要跟您到贝尔蒙特去。

    巴萨尼奥

    啊,那么我只好让你去了。可是听着,葛莱西安诺,你这个人太随便,太不拘礼节,太爱高声说话了;这几点本来对于你是再合适不过的,在我们的眼睛里也不以为嫌,可是在陌生人家里,那就好像有点儿放肆啦。请你千万留心在你的活泼的天性里尽力放进几分冷静去,否则人家见了你这样狂放的行为,也许会对我发生误会,害我不能达到我的希望。

    葛莱西安诺

    巴萨尼奥大爷,听我说。我一定会装出一副安详的态度,说起话来恭而敬之,难得赌一两句咒,口袋里放一本祈祷书,脸孔上堆满了庄严;不但如此,在念食前祈祷的时候,我还要把帽子拉下来遮住我的眼睛,叹一口气,说一句“阿门”;我一定遵守一切礼仪,就像人家有意装得循规蹈矩去讨他老祖母的欢喜一样。要是我不照这样的话做去。您以后不用相信我好了。

    巴萨尼奥

    好,我们倒要瞧瞧你装得像不像。

    葛莱西安诺

    今天晚上可不算;您不能按照我今天晚上的行动来判断我。

    巴萨尼奥

    不,今天晚上就这样做,那未免太杀风景了。我倒要请你今天晚上痛痛快快地欢畅一下,因为我已经跟几个朋友约定,大家都要尽兴狂欢。现在我还有点事情,等会儿见。

    葛莱西安诺

    我也要去找罗兰佐,还有那些人;晚饭的时候我们一定来看您。(各下)

    第三场同前。夏洛克家中一室

    杰西卡及朗斯洛特上。

    杰西卡

    你这样离开我的父亲,使我很不高兴;我们这个家是一座地狱,幸亏有你这淘气的小鬼,多少解除了几分闷气。可是再会吧,朗斯洛特,这一块钱你且拿了去;你在晚饭的时候,可以看见一位叫做罗兰佐的,是你新主人的客人,这封信你替我交给他,留心别让旁人看见。现在你快去吧,我不敢让我的父亲瞧见我跟她谈话。

    朗斯洛特

    再见!眼泪哽住了我的舌头。顶美丽的异教徒,顶温柔的犹太人!要不是有个基督徒来把你拐跑,就算我有眼无珠。再会吧!这些傻气的泪点,快要把我的男子气概都淹没啦。再见!

    杰西卡

    再见,好朗斯洛特。(朗斯洛特下)唉,我真是罪恶深重,竟会羞于做我父亲的孩子!可是虽然我在血统上是他的女儿,在行为上却不是他的女儿。罗兰佐啊!你要是能够守信不渝,我将要结束我内心的冲突,皈依基督教,做你的亲爱的妻子。(下。)

    第四场同前。街道

    葛莱西安诺、罗兰佐、萨拉里诺及萨莱尼奥同上。

    罗兰佐

    不,咱们就在吃晚饭的时候溜了出去,在我的寓所里化装好了,只消一点钟工夫就可以把事情办好回来。

    葛莱西安诺

    咱们还没有好好儿准备呢。

    萨拉里诺

    咱们还没有提到过拿火炬的人。

    萨莱尼奥

    那一定要经过一番训练,否则叫人瞧着笑话;依我看来,还是不用了吧。

    罗兰佐

    现在还不过四点钟;咱们还有两个钟头可以准备起来。

    朗斯洛特持函上。

    罗兰佐

    朗斯洛特朋友,你带什么消息来了?

    朗斯洛特

    请您把这封信拆开来,好像它会告诉您。

    罗兰佐

    我认识这笔迹;这几个字写得真好看;写这封信的那双手,是比这信纸还要洁白的。

    葛莱西安诺

    一定是情书。

    朗斯洛特

    大爷,小的告辞了。

    罗兰佐

    你还要到哪儿去?

    朗斯洛特

    呃,大爷,我要去请我的旧主人犹太人今天晚上陪我的新主人基督徒吃饭。

    罗兰佐

    慢着,这几个钱赏给你;你去回复温柔的杰西卡,我不会误她的约;留心说话的时候别给旁人听见。各位,去吧。(朗斯洛特下)你们愿意去准备今天晚上的假面跳舞会吗?我已经有了一个拿火炬的人了。

    萨拉里诺

    是,我立刻就去准备起来。

    萨莱尼奥

    我也就去。

    罗兰佐

    再过一点钟左右,咱们大家在葛莱西安诺的寓所里相会。

    萨拉里诺

    很好。(萨拉里诺、萨莱尼奥同下。)

    葛莱西安诺

    那封信不是杰西卡写给你的吗?

    罗兰佐

    我必须把一切都告诉你。她已经教我怎样带着她逃出她父亲的家,告诉我她随身带了多少金银珠宝,已经准备好怎样一身小童的服装。要是她的父亲那个犹太人有一天会上天堂,那一定因为上帝看在他善良的女儿面上特别开恩;恶运再也不敢侵犯她,除非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奸诈的犹太人。来,跟我一块儿去;你可以一边走一边读这封信。美丽的杰西卡将要替我拿着火炬。(同下。)

    第五场同前。夏洛克家门前

    夏洛克及朗斯洛特上。

    夏洛克

    好,你就可以知道,你就可以亲眼瞧瞧夏洛克老头子跟巴萨尼奥有什么不同啦——喂,杰西卡!——我家里容得你狼吞虎咽,别人家里是不许你这样放肆的——喂,杰西卡!——我家里还让你睡觉打鼾,把衣服胡乱撕破——喂,杰西卡!

    朗斯洛特

    喂,杰西卡!

    夏洛克

    谁叫你喊的?我没有叫你喊呀。

    朗斯洛特

    您老人家不是常常怪我一定要等人家吩咐了才做事吗?

    杰西卡上。

    杰西卡

    您叫我吗?有什么吩咐?

    夏洛克

    杰西卡,人家请我去吃晚饭;这儿是我的钥匙,你好生收管着。可是我去干吗呢?人家又不是真心邀请我,他们不过拍拍我的马屁而已。可是我因为恨他们,倒要去这一趟,受用受用这个浪子基督徒的酒食。杰西卡,我的孩子,留心照看门户。我实在有点不愿意去;昨天晚上我做梦看见钱袋,恐怕不是个吉兆,叫我心神难安。

    朗斯洛特

    老爷,请您一定去;我家少爷在等着您赏光呢。

    夏洛克

    我也在等着他赏我一记耳光哩。

    朗斯洛特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我并不说您可以看到一场假面跳舞,可是您要是果然看到了,那就怪不得我在上一个黑曜日⑤早上六点钟会流起鼻血来啦,那一年正是在圣灰节星期三第四年的下午。

    夏洛克

    怎么!还有假面跳舞吗?听好,杰西卡,把家里的门锁上了;听见鼓声和弯笛子的怪叫声音,不许爬到窗-子上张望,也不要伸出头去,瞧那些脸上涂得花花绿绿的傻基督徒们打街道上走过。把我这屋子的耳朵都封起来——我说的是那些窗子;别让那些无聊的胡闹的声音钻进我的清静的屋子。凭着雅各的牧羊杖发誓,我今晚真有点不想出去参加什么宴会。可是就去这一次吧。小子,你先回去,说我就来了。

    朗斯洛特

    那么我先去了,老爷。小姐,留心看好窗外;“跑来一个基督徒,不要错过好姻缘。”(下。)

    夏洛克

    嘿,那个夏甲的傻瓜后裔⑥说些什么?

    杰西卡

    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说,“再会,小姐。”

    夏洛克

    这蠢才人倒还好,就是食量太大;做起事来,慢腾腾的像条蜗牛一般;白天睡觉的本领,比野猫还胜过几分;我家里可容不得懒惰的黄蜂,所以才打发他走了,让他去跟着那个靠借债过日子的败家精,正好帮他消费。好,杰西卡,进去吧;也许我一会儿就回来。记住我的话,把门随手关了。“缚得牢,跑不了”,这是一句千古不磨的至理名言。(下。)

    杰西卡

    再会;要是我的命运不跟我作梗,那么我将要失去一个父亲,你也要失去一个女儿了。(下。)

    第六场同前

    葛莱西安诺及萨拉里诺戴假面同上。

    葛莱西安诺

    这儿屋檐下便是罗兰佐叫我们守望的地方。

    萨拉里诺

    他约定的时间快要过去了。

    葛莱西安诺

    他会迟到真是件怪事,因为恋人们总是赶在时钟的前面的。

    萨拉里诺

    啊!维纳斯的鸽子飞去缔结新欢的盟约,比之履行旧日的诺言,总是要快上十倍。

    葛莱西安诺

    那是一定的道理。谁在席终人散以后,他的食欲还像初入座时候那么强烈?哪一匹马在冗长的归途上,会像它起程时那么长驱疾驰?世间的任何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一艘新下水的船只扬帆出港的当儿,多么像一个娇养的少年,给那轻狂的风儿爱抚搂抱!可是等到它回来的时候,船身已遭风日的侵蚀,船帆也变成了百结的破衲,它又多么像一个落魄的浪子,给那轻狂的风儿肆意欺凌!

    萨拉里诺

    罗兰佐来啦;这些话你留着以后再说吧。

    罗兰佐上。

    罗兰佐

    两位好朋友,累你们久等了,对不起得很;实在是因为我有点事情,急切里抽身不出。等你们将来也要偷妻子的时候,我一定也替你你们守这么些时候。过来,这儿就是我的犹太岳父所住的地方。喂!里面有人吗?

    杰西卡男装自上方上。

    杰西卡

    你是哪一个?我虽然认识你的声音,可是为了免得错认人,请你把名字告诉我。

    罗兰佐

    我是罗兰佐,你的爱人。

    杰西卡

    你果然是罗兰佐,也的确是我的爱人;除了你,谁会使我爱得这个样子呢?罗兰佐,除了你之外,谁还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属于你的呢?

    罗兰佐

    上天和你的思想,都可以证明你是属于我的。

    杰西卡

    来,把这匣子接住了,你拿了去会大有好处。幸亏在夜里,你瞧不见我,我改扮成这个怪样子,怪不好意思哩。可是恋爱是盲目的,恋人们瞧不见他们自己所干的傻事;要是他们瞧得见的话,那么丘匹德瞧见我变成了一个男孩子,也会红起脸来哩。

    罗兰佐

    下来吧,你必须替我拿着火炬。

    杰西卡

    怎么!我必须拿着烛火,照亮自己的羞耻吗?像我这样子,已经太轻狂了,应该遮掩遮掩才是,怎么反而要在别人面前露脸?

    罗兰佐

    亲爱的,你穿上这一身漂亮的男孩子衣服,人家不会认出你来的。快来吧,夜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浓了起来,巴萨尼奥在等着我们去赴宴呢。

    杰西卡

    让我把门窗关好,再收拾些银钱带在身边,然后立刻就来。(自上方下。)

    葛莱西安诺

    凭着我的头巾发誓,她真是个基督徒,不是个犹太人。

    罗兰佐

    我从心底里爱着她。要是我有判断的能力,那么她是聪明信;要是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那么她是美貌的;她已经替自己证明她是忠诚的;像她这样又聪明、又美丽、又忠诚,怎么不叫我把她永远放在自己的灵魂里呢?

    杰西卡上。

    罗兰佐

    啊,你来了吗?朋友们,走吧!我们的舞侣们现在一定在那儿等着我们了。(罗兰佐、杰西卡、萨拉里诺同下。)

    安东尼奥上。

    安东尼奥

    那边是谁?

    葛莱西安诺

    安东尼奥先生!

    安东尼奥

    咦,葛莱西安诺!还有那些人呢?现在已经九点钟啦,我们的朋友们大家在那儿等着你们。今天晚上的假面跳舞会取消了;风势已转,巴萨尼奥就要立刻上船。我已经差了二十个人来找你们了。

    葛莱西安诺

    那好极了;我巴不得今天晚上就开船出发。(同下。)

    第七场贝尔蒙特。鲍西娅家中一室

    喇叭奏花腔。鲍西娅及摩洛哥亲王各率侍从上。

    鲍西娅

    去把帐幕揭开,让这位尊责的王子瞧瞧那几个匣子。现在请殿下自己选择吧。

    摩洛哥亲王

    第一只匣子是金的,上面刻着这几个字:“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众人所希求的东西。”第二只匣子是银的,上面刻着这样的约许:“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第三只匣子是用沉重的铅打成的,上面刻着像铅一样冷酷的警告:“谁选择了我,必须准备把他所有的一切作为牺牲。”我怎么可以知道我选得错不错呢?

    鲍西娅

    这三只匣子中间,有一只里面藏着我的小像;您要是选中了那一只,我就是属于您的了。

    摩洛哥亲王

    求神明指示我!让我看;我且先把匣子上面刻着的字句再推敲一遍。这一个铅匣子上面说些什么?“谁选择了我,必须准备把他所有的一切作为牺牲。”必须准备牺牲;为什么?为了铅吗?为了铅而牺牲一切吗?这匣子说的话儿倒有些吓人。人们为了希望得到重大的利益,才会不惜牺牲一切;一颗贵重的心,决不会屈躬俯就鄙贱的外表;我不愿为了铅的缘故而作任何的牺牲。那个色泽皎洁的银匣子上面说些什么?“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且慢,摩洛哥,把你自己的价值作一下公正的估计吧。照你自己判断起来,你应该得到很高的评价,可是也许凭着你这几分长处,还不配娶到这样一位小姐;然而我要是疑心我自己不够资格,那未免太小看自己了。得到我所应得的东西!当然那就是指这位小姐而说的;讲到家世、财产、人品、教养,我在哪一点上配不上她?可是超乎这一切之上,凭着我这一片深情,也就应该配得上她了。那么我不必迟疑,就选了这一个匣子吧。让我再瞧瞧那金匣子上说些什么话:“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众人所希求的东西。”啊,那正是这位小姐了;整个儿的世界都希求着她,他们从地球的四角迢迢而来,顶礼这位尘世的仙真:赫堪尼亚的沙漠和广大的阿拉伯的辽阔的荒野,现在已经成为各国王子们前来瞻仰美貌的鲍西娅的通衢大道;把唾沫吐在天庭面上的傲慢不逊的海洋,也不能阻止外邦的远客,他们越过汹涌的波涛,就像跨过一条小河一样,为了要看一看鲍西娅的绝世姿容。在这三只匣子中间,有一只里面藏着她的天仙似的小像。难道那铅匣子里会藏着她吗?想起这样一个卑劣的思想,就是一种亵渎;就算这是个黑暗的坟,里面放的是她的寿衣,也都嫌罪过。那么她是会藏在那价值只及纯金十分之一的银匣子里面吗?啊,罪恶的思想!这样一颗珍贵的珠宝,决不会装在比金子低贱的匣子里。英国有一种金子铸成的钱币,表面上刻着天使的形象;这儿的天使,拿金子做床,却躲在黑暗里。把钥匙交给我;我已经选定了,但愿我的希望能够实现!

    鲍西娅

    亲王,请您拿着这钥匙;要是这里边有我的小像,我就是您的了。(摩洛哥亲王开金匣。)

    摩洛哥亲王

    哎哟,该死!这是什么?一个死人的骷髅,那空空的眼眶里藏着一张有字的纸卷。让我读一读上面写着什么。

    发闪光的不全是黄金,

    古人的说话没有骗人;

    多少世人出卖了一生,

    不过看到了我的外形,

    蛆虫占据着镀金的坟。

    你要是又大胆又聪明,

    手脚壮健,见识却老成,

    就不会得到这样回音:

    再见,劝你冷却这片心。

    冷却这片心;真的是枉费辛劳!

    永别了,热情!欢迎,凛冽的寒飚!

    再见,鲍西娅;悲伤塞满了心胸,

    莫怪我这败军之将去得匆匆。(率侍从下;喇叭奏花腔。)

    鲍西娅

    他去得倒还知趣。把帐幕拉下。但愿像他一样肤色的人,都像他一样选不中。(同下。)

    第八场威尼斯。街道

    萨拉里诺及萨莱尼奥上。

    萨拉里诺

    啊,朋友,我看见巴萨尼奥开船,葛莱西安诺也跟他回船去;我相信罗兰佐一定不在他们船里。

    萨莱尼奥

    那个恶犹太人大呼小叫地吵到公爵那儿去,公爵已经跟着他去搜巴萨尼奥的船了。

    萨拉里诺

    他去迟了一步,船已经开出。可是有人告诉公爵,说他们曾经看见罗兰佐跟他的多情的杰西卡在一艘平底船里;而且安东尼奥也向公爵证明他们并不在巴萨尼奥的船上。

    萨莱尼奥

    那犹太狗像发疯似的,样子都变了,在街上一路乱叫乱跳乱喊,“我的女儿!啊,我的银钱!啊,我的女儿!跟一个基督徒逃走啦!啊,我的基督徒的银钱!公道啊!法律啊!我的银钱,我的女儿!一袋封好的、两袋封好的银钱,给我的女儿偷去了!还有珠宝!两颗宝石,两颗珍贵的宝石,都给我的女儿偷去了!公道啊!把那女孩子找出来!她身边带着宝石,还有银钱。”

    萨拉里诺

    威尼斯城里所有的小孩子们,都跟在他背后,喊着:他的宝石呀,他的女儿呀,他的银钱呀。

    萨莱尼奥

    安东尼奥应该留心那笔债款不要误了期,否则他要在他身上报复的。

    萨拉里诺

    对了,你想起得不错。昨天我跟一个法国人谈天,他对我说起,在英、法二国之间的狭隘的海面上,有一艘从咱们国里开出去的满载着货物的船只出事了。我一听见这句话,就想起安东尼奥,但愿那艘船不是他的才好。

    萨莱尼奥

    你最好把你听见的消息告诉安东尼奥;可是你要轻描淡写地说,免得害他着急。

    萨拉里诺

    世上没有一个比他更仁厚的君子。我看见巴萨尼奥跟安东尼奥分别,巴萨尼奥对他说他一定尽早回来,他就回答说,“不必,巴萨尼奥,不要为了我的缘故而误了你的正事,你等到一切事情圆满完成以后再回来吧;至于我在那犹太人那里签下的约,你不必放在心上,你只管高高兴兴,一心一意地进行着你的好事,施展你的全副精神,去博得美人的欢心吧。”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已经噙着一包眼泪,他就回转身去,把他的手伸到背后,亲亲热热地握着巴萨尼奥的手;他们就这样分别了。

    萨莱尼奥

    我看他只是为了他的缘故才爱这世界的。咱们现在就去找他,想些开心的事儿替他解解愁闷,你看好不好?

    萨拉里诺

    很好很好。(同下。)

    第九场贝尔蒙特。鲍西娅家中一室

    尼莉莎及一仆人上。

    尼莉莎

    赶快,赶快,扯开那帐幕;阿拉贡亲王已经宣过誓,就要来选匣子啦。

    喇叭奏花腔。阿拉贡亲王及鲍西娅各率侍从上。

    鲍西娅

    瞧,尊贵的王子,那三个匣子就在这儿;您要是选中了有我的小像藏在里头的那一只,我们就可以立刻举行婚礼;可是您要是失败了的话,那么殿下,不必多言,您必须立刻离开这儿。

    阿拉贡亲王

    我已经宣誓遵守三项条件:第一,不得告诉任何人我所选的是哪一只匣子;第二,要是我选错了匣子,终身不得再向任何女子求婚;第三,要是我选不中,必须立刻离开此地。

    鲍西娅

    为了我这微贱的身子来此冒险的人,没有一个不曾立誓遵守这几个条件。

    阿拉贡亲王

    我已经有所准备了。但愿命运满足我的心愿!一只是金的,一只是银的,还有一只是下贱的铅的。“谁选择了我,必须准备把他所有的一切作为牺牲。”你要我为你牺牲,应该再好看一点才是。那个金匣子上面说的什么?哈!让我来看吧:“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众人所希求的东西。”众人所希求的东西!那“众人”也许是指那无知的群众,他们只知道凭着外表取人,信赖着一双愚妄的眼睛,不知道窥察到内心,就像燕子把巢筑在风吹雨淋的屋外的墙壁上,自以为可保万全,不想到灾祸就会接踵而至。我不愿选择众人所希求的东西,因为我不愿随波逐流,与庸俗的群众为伍。那么还是让我瞧瞧你吧,你这白银的宝库;待我再看一遍刻在你上面的字句:“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说得好,一个人要是自己没有几分长处,怎么可以妄图非份?尊荣显贵,原来不是无德之人所可以忝窃的。唉!要是世间的爵禄官职,都能够因功授赏,不藉钻营,那么多少脱帽侍立的人将会高冠盛服,多少发号施令的人将会唯唯听命,多少卑劣鄙贱的渣滓可以从高贵的种子中间筛分出来,多少隐-不彰的贤才异能,可以从世俗的糠-中间剔选出来,大放它们的光泽!闲话少说,还是让我考虑考虑怎样选择吧。“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那么我就要取我份所应得的东西了。把这匣子上的钥匙给我,让我立刻打开藏在这里面的我的命运。(开银匣。)

    鲍西娅

    您在这里面瞧见些什么?怎么呆住了一声也不响?

    阿拉贡亲王

    这是什么?一个眯着眼睛的傻瓜的画像,上面还写着字句!让我读一下看。唉!你跟鲍西娅相去得多么远!你跟我的希望,跟我所应得的东西又相去得多么远!“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难道我只应该得到一副傻瓜的嘴脸吗?那便是我的奖品吗?我不该得到好一点的东西吗?

    鲍西娅

    毁谤和评判,是两件作用不同、性质相反的事。

    阿拉贡亲王

    这儿写着什么?

    这银子在火里烧过七遍;

    那永远不会错误的判断,

    也必须经过七次的试炼。

    有的人终身向幻影追逐,

    只好在幻影里寻求满足。

    我知道世上尽有些呆鸟,

    空有着一个镀银的外表;

    随你娶一个怎样的妻房,

    摆脱不了这傻瓜的皮囊;

    去吧,先生,莫再耽搁时光!

    我要是再留在这儿发呆,

    愈显得是个十足的蠢才;

    顶一颗傻脑袋来此求婚,

    带两个蠢头颅回转家门。

    别了,美人,我愿遵守誓言,

    默忍着心头愤怒的熬煎。(阿拉贝亲王率侍从下。)

    鲍西娅

    正像飞蛾在烛火里伤身,

    这些傻瓜们自恃着聪明,

    免不了被聪明误了前程。

    尼莉莎

    古话说得好,上吊娶媳妇,

    都是一个人注定的天数。

    鲍西娅

    来,尼莉莎,把帐幕拉下了。

    一仆人上。

    仆人

    小姐呢?

    鲍西娅

    在这儿;尊驾有什么见教?

    仆人

    小姐,门口有一个年轻的威尼斯人,说是来通知一声,他的主人就要来啦;他说他的主人叫他先来向小姐致意,除了一大堆恭维的客套以外,还带来了几件很贵重的礼物。小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位体面的爱神的使者;预报繁茂的夏季快要来临的四月的天气,也不及这个为主人先驱的俊仆温雅。

    鲍西娅

    请你别说下去了吧;你把他称赞得这样天花乱坠,我怕你就要说他是你的亲戚了。来,来,尼莉莎,我倒很想瞧瞧这一位爱神差来的体面的使者。

    尼莉莎

    爱神啊,但愿来的是巴萨尼奥!(同下。)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