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 第六十三章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第六十三章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时间:2016/11/25 2:01:59  点击:1597 次
    451

    叶薇淡淡地哼了一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孟连灵看着还不错,既然是俄国特工出身,有点本事是毋庸置疑的,她不喜欢墨老大,白然很认为她配他可借了。

    墨块看她的表清也料到她在想什么,唇角微弯,“你很讨厌我哥?”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叶薇白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他身上有一种招人限的特质,你天天对着镜子不难受吗?竟然有人和你长得一样。

    “那是我哥哥.”墨块对她的言论感到无奈,“我们长得也不像。

    “除了那双眼睛,哪儿不像了,你要是帝个假瞳,保准谁都分不情你们。”叶薇笑道,其实她说得夸张了,虽然相像,但是不至于谁都分不情他们长相的地步,至少她肯定能认出来。

    墨块倒不做声,牵着她回了别墅,叶薇今晚心清很显然很好,在楼下的时候就好奇地问他 “为什么这里扮受人,洗衣做饭拖地都你白己做?”

    墨块沉吟道:“不是.

    是为了让她习暖他,第一个能护住袖,能依恋他,所仁芍玄里的人全部消失,只给他们一个空间,现在也是如此,他本来打算等叶薇好一点,愿意和他说话了,他就队复原来的模样,现在竟然一点也不想别人来打扰他们的生活,这样的状态他非常的满意。

    事实上,清况和墨块想象的是有点出入的,在他的想象中,原先叶薇那么防备白闭,不愿意说话,好像变了一个人,他以为叶薇即便好了,也会像一个小女孩一样依赖着他,不愿意离开他。可很显然,他的计划有点点的偏差,现在的叶薇出了扮受有过去的记忆,没有那份特意伪装出来的风清万种,也没有那份张狂的霸气,几乎一摸一样,虽然和他的想象不符合,他也有点头疼她这隆子,但出奇的满意现在的状态。

    她本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就说嘛,这么大一地方怎么可能一个人住,这里还这么多房间,原本的人呢?”叶薇一边到厨房倒水喝,一边问。

    墨块懒懒问,“你不喜欢和我一起住?”

    “那倒不是。”叶薇放下水杯,戏谑道,“我只是不想天天吃一样的早餐,午餐和晚餐。

    墨块的脸黑了一半,狠狠地瞪她一眼,拂袖上楼,那脚步重得好似要把楼层都震塌了,叶薇耸耸肩膀,人啊,就是听不得实话。

    她在厨房待了一会儿,眼光忍不住住上飘,他是住书房走,还是忘半卧室走呢?叶薇不太确定,虽然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对他的所作的一切并非那么全然认同,但有一点她能感觉得出来,墨块他应该是有点喜欢她的。

    若不喜欢她,不会那么时时刻刻地盯着她,若不喜欢她,那么冷静的人也不会为她清绪起伏,更不会吃个醋就想大开杀戒。

    这份感觉强烈得不窖她忽视,她其实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过度的紧张,偶尔反常的举动又让她坏疑,也许过去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只是她不记得了。

    也许,她真的该给他们一个机会,也许说不定她最后真的放下所有的疑惑,不坏疑他的喜欢,那么相信他应该是迟早的事,又何必从一开始就抗拒他,白费力气罢了。

    叶薇靠看梳埋台,垂眸沉思着,此时若是有一个她信任的人出点意见就更完美了。叶薇白嘲地笑了笑,她连白己是谁都要靠别人说,更别说有信任的人了。

    可撇,防心很重的叶薇现在除了自己谁构不相信,她拿起胸前的玉佩,这玉好似献了十几年,有她的名字,若不是看出这是真的,也看出玉的年龄和熟悉,也许她连白己是不是真的叫叶薇也不确定。

    胡只刹想了一通,没得出什么结论,叶薇索隆上楼,她的听觉灵敏,没走到主卧室就听到里头有动静了,墨块果然在主卧室。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厮真的不知道拒绝二字到底怎么写的,她费尽心思帝他出去逛了一圈,结果竟然扮受有变化,真是郁闷.

    她眼光飘了飘,二楼的房间其实不算少,但很多房间都是锁着的,她要开也不算难事,她考虑着要小哭闪了,可这是他的地盘,她就算闪了,他还是能轻易地抓她回来,墨块想要做的事清,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叶薇犹豫再三,还是推开门,刚开门就看见很留鼻血的一幕,墨块洗了澡,几缕头发散在额前,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轻许多,头发还在滴水,脸上也水珠,模样很墉懒,那一双素米冷酷的紫眸更是敞湘又迷蒙,帝着几分致命的诱惑。黑色的睡袍包裹着他健美的身体,帝子松垮地系着,露出古铜色的健美胸膛,水珠未干,顺着胸膛一路滑下,那模样,实在是令人口贵鼻下执了里他兰认兀升笔门门兀之汀别奴湘川访湘击愉岔二名书楼附一即

他若无其事地转身,上床,拿起床头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不理会呆若木鸡的叶薇,这一切熟捻得好似他们一直日未就是这样子,什么变化者刚受有。

    叶薇吞了吞口水,这身材实在太二感了,她对美色素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现在竟然花痴地觉得若是抱着墨块美人睡一晚也挺美的。

    她站着许久没动静,墨块眸角掠过她,淡淡道:“你不洗澡睡觉?”

    “哦。”叶薇正才反应过来,章着自己的睡衣飘进俗室,等关上门她才反应过来,她这算什么?发花痴啊,这不是默认了他要在这里过夜的事实吗?

    靠.不帝这样的,脑坏了。叶薇澳脑地捶着自己的小脑袋,无限地后晦中,她严重的坏疑墨块是故意在用美人计的。

    但她也太不争气了

    叶薇限限地咬牙,对着镜子里的白己骂了好几声,真是不知所谓,花痴,女听着俗室里传来水声,墨块唇角勾起,这效果他非常的满意,起码已经堵住叶薇的嘴,她已算默认他留下来了,这是一个好开始。

    美人计.

    屡试不爽,她对美色的欣赏倒是没变,光看刚刚愣愣的啥样子就知道了。

    书,看不太进去,灵敏的听觉只感觉到俗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他也能想象得到,她此刻的模样有多美,粉色的肌肤,完美的身材

    光是幻想着这样的画面就浑身火热,下身肿胀得厉害,亏得他还能面不改色地看书,起码模样装得很成功,没有一点破绽,唯独白己知道,此刻最想做的,竟然是冲进俗室里,狠狠地默负她。

    回想起第一次打得你死我活时被叶薇戏弄的画面,墨块身子更火热了,白己当初真的很白痴,回来问他哥哥,被白家哥哥笑了整整一个礼拜,最后看不过去送三四个女人给他,她们使尽了浑身解数取悦他,可他没感觉,根本就没有对叶薇此般的冲动。

    墨哗还说他冷感,或者不正常,都那样还不行,鉴别于他真的太过白痴,墨哗忍无可忍地给他看了很多书,片子,从头接受教育,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以为白己也真的出了点毛病,后来再见叶薇才知道,这个身体只对她有感觉。若是被她知道的,肯定要被笑死他很想要她,但理智告诉他,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叶薇的隆子太刚烈,逼得太紧,事倍功半,这样半拖半催着让她习暖他,眷恋他才是最重要的。

    这事急不得,他不想因为一时的欲念而毁了好不窖易碑7起来的和谐。现在他们正处于刚开始阶段,不能让她对他太失望。

    不然,他和她的结局,还是如失忆前那般。

    一想到过去的针锋相对,你虚我假,墨块身上的火热漫漫的冷却,沸腾的血滩构噜噜的平复了,身体不再那么丫动。

    他现在就如暴风雨行舟,事事小心。

    叶薇洗好澡,穿好睡衣,她本人喜欢睡,不然就穿着一件简单的睡袍,这一次穿了最保守的睡衣,把白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出来,墨块l苗了她一眼,别过脸去,“你可真有心。

&nb
 

 
分享到:
芭蕉女
查郎与白妹1
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1
海的女儿
小鸭子5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1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70
人遗子 金满赢 我教子 唯一经10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