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腥风血雨 >> 第六回 黑心妖媚女

第六回 黑心妖媚女

时间:2016/11/10 19:04:40  点击:1475 次
  月过中天,郊野一片沉寂。

  一条人影,投入山神庙后面的树林里。

  这人影,正是从周胖子汤锅店里赶来的向云奇。

  树林里很幽暗。

  向云奇刚一入林,喝问声立即传出:“什么人?”

  原来对方在林中布下了警戒。

  向云奇从容地道:“自己人!”

  因为他早已料定可能有此情况发生,所以他一入林便快速穿过月光照及的地段,投入阴影中。

  对方又发了话:“报号?”

  向云奇把以前从死者身上取下的铜牌亮在手中:“自己瞧!”

  暗桩并未现身,语气很恭敬:“是……武士吗?”显然他无法看清铜牌号数。

  向云奇含混地应了一声。

  他明白对方所称武士,就是黄巾黑衣杀手,地位身份自然比暗桩高得多。

  又响起那暗桩的话声:“武士请!”

  向云奇迅速捷身穿过。

  他本来打算如果对方现身查验,或是盘出破绽,只有行先发制人一途。如今既然能顺利过关,便用不着再惹麻烦。

  穿过树林,山神庙后墙在望。

  只见两名壮汉在墙外巡过,果然戒备森严。

  墙里传出人声,看样子有什么事正在进行。

  向云奇隐骑在树桠权上,背靠树干,目光透过枝隙,庙院里的情况一览无遗。

  庙院里横陈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名黄巾黑衣打扮,另外一具隐约可以看出是个长须中年人,身份不得而知。

  靠角落,是口古井,有人在井边掏挖,把破砖碎石往外送。

  井边四周有六七个人用绳筐接运,砖石已积了好几大堆。

  难道这口古井里藏有宝物?

  向云奇十分纳闷,在周胖子店房里,听妖媚女人说此地发生了重大事故,到底是什么事故?

  这时黑狼宋八走近井边,大声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井边有人应道:“还没有看到什么。”

  黑狼宋八退后站立。

  一条人影从殿后中门出现,快步来到黑狼宋八身边,正是那妖媚女人。

  “怎么样?”

  “还没发现什么。”黑狼宋八道:“那老家伙怎么样了?”

  老家伙,指的当然是好心人。

  “已经安顿好了。”

  “他会尽力吗?”

  “非尽力不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黑狼宋八晃着脑袋。

  “担心什么?”妖媚女人眸光一闪。

  “担心他迟早会被人认出真正身份。”

  向云奇听到这里,越发留意,他倾耳凝神谛听,希望能从对方的谈话中寻出端倪。

  只听妖媚女人道:“那是多虑,即使认出来也于事无损。”

  “……”黑狼宋八的声音低了下:“看事应事,没作准。”说完话,慢步走向两具尸体。

  向云奇很失望,由于距离远,对方声音一低,便无法听清楚。

  黑狼宋八也跟着走近尸体。

  妖媚妇人手指那具长须中年人尸体,望了黑狼宋八一眼道:“认出来了吗?”

  “认出来了,十年前他还没留须,不过就是烧成灰我也能认得出来。”

  “是谁?”

  “黄河三怪之中的老三风流鬼楚林,专爱在女人堆里打滚。”

  “原来他就是花间高手风流鬼楚林,听说三怪都是一样的德性?”

  “对,都有一套应付女人的独到工夫。”

  妖媚女人没再开口。

  黑狼宋八嘀咕道:“奇怪,以四号的身手而言,即使摆不倒对方也不至于被杀……”

  现在宋八和妖媚女人站立的位置已离后墙较近,向云奇已可听清两人所说的每一个字,横尸的黄巾黑衣杀手是四号。

  妖媚女人道:“你不能以十年前的眼光来看对方的身手。”

  黑狼宋八哦了声道:“特使是怎么得消息的?”

  “四号在酒店中听到一个醉鬼在说他看到一项秘密,便留意跟踪追问,醉鬼说出他亲眼看到有人抬木箱到山神庙埋藏,他一方面传消息,一方面赶来此地,想不到……”

  向云奇这才明白对方是找失去的木箱,这就好办了,他已不再是他们追查的对象了。

  黑狼宋八再问:“怎么知道东西是在井里?”

  妖媚女人道:“一口枯井,无端被填塞,痕迹是新的,这不是很明显吗?”

  “不知道井里原来是否有水?”

  “希望是口枯井。”

  妖媚女人想了又道:“现在就该可以看得出来了,如果井底有水,砖石应是湿的。”

  黑狼宋八奔向井边,查看了一下之后,又回到原地来,吐了口气道:“现在挖出砖石全是湿的,看样子是口半枯的井,井底下有水,但不多。”

  妖媚女人一跺脚道:“这就糟了。”

  向云奇在暗中奇怪,他们被劫的木箱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是金银珠宝,应该不怕水才对。

  这时井边传来好几个人的声音:“挖到东西了!”

  “木箱子破了!”

  “特使快来看!”

  “执行者快来看!”

  向云奇也下意识地感到一阵紧张。

  黑狼宋八和妖媚女人匆匆奔向井边。

  只听黑狼宋八站在井边探头下望声音激动地道:“怎么只一只木箱?糟糕,东西全毁了……都浸了水……”

  妖媚女人大声吩咐道:“加紧挖,另三只木箱一定还在里面。”

  井底有人说话,但向云奇听不清楚。

  妖媚女人失声道:“什么?到底了?”

  井底又有声音。“其余的三只呢?”

  “……”

  黑狼宋八高声发令:“你们立刻开始搜查,庙里庙外每个地方都要搜,发现可疑马上报告!”

  井边的一些汉子立即散去。

  不久,井底爬出来两个人,坐在地上直喘。

  “真的到底了?”妖媚女人问。

  “禀特使,是到底了,不信你下去看看!”其中之一回答。

  妖媚女人叱道:“到底就到底,你们凭什么要本特使也下去?”

  “是属下说错了话,求特使别见怪。”

  “再没别的了。”

  “没……别的了。”

  “你们先休息一下,待会也跟着搜查!”

  “是!”

  妖媚女人和黑狼宋八说了一阵之后,又双双回到尸体这边来。

  突听他大叫起来:“不对!”

  妖媚女人靠了过去:“什么不对?”

  “四号是在不敌的情况下,照规矩抹脖子自绝的,这不是很明显吗?”

  “可是风流鬼楚林的喉头也断了……”

  妖媚女人弯下身去,立刻“啊”了声:“我先前疏忽了这一点,风流鬼真的也是断喉而死,这是怎么回事?”

  “四号不可能在杀死对方之后自绝,看!难怪特使疏忽了,依我看,凶手必是第三者。”

  “第三者?”妖媚女人的声音变了。

  “是有第三者,可是……”

  “可是什么?”

  “风流鬼脖子上切口,分明是本谷人的刀法,这假不了的,而四号自绝也是不假,刀还在他手里,这第三者……”

  “难道……”

  妖媚女人说了两个字之后,直起身,似在深深思索,久久无言。

  黑狼宋八也缓缓站起来。

  向云奇在暗中也被这情况弄得满头雾水。

  黑狼宋八转身望着妖媚女人:“特使,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是想说,难道是我们自己人干的?”

  “特使的意思,是我们出了内奸?”

  “我正是这样想。”

  妖媚女人接着又道:“我的判断,是我们有人吃里扒外,和黄河三怪之一的风流鬼楚林勾搭,劫走木箱,分几处窝藏。四号来时,可能发现了什么蹊跷,因而被杀。”

  “谁能轻易杀得了四号?”

  “可能是四号下的手,也可能是内奸为了灭口。”

  “这……我认为不太可能。”

  “你有什么看法?”

  “杀人而用特别的手法,等于自留破绽,再笨的人也不会做这种事。”

  “难说。”妖媚女人扫了尸体一眼:“除非是预谋杀人,否则一般人在临时起意的情况下动手,总是会施展他的看家本领,这样子才有把握不失手。”

  黑狼宋八点点头道:“特使说得很有道理,会是谁呢?”

  “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得暗中调查。”

  “这么说,就不会是那个叫向云奇的小子了?”

  提到自己的名字,向云奇在暗中心头一动,凝神细听下文。

  妖媚女人目光四下一扫道:“也很难说,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那小子仍就脱不掉嫌疑,从现在起,我们要改变行动方式。”

  “是该如此。”

  改变什么方式,妖媚女人没说下去。

  黑狼宋八也没问。

  向云奇颇为泄气。

  好在对方木箱被劫真相,对他来说,并不太重要。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在梅园被毁的事件上。

  这时有两名汉子回到原地,其中之一行礼道:“禀特使,没任何发现。”

  妖媚女人摆了摆手:“把他们全召回来,先收拾现场。”

  两名汉子躬身应了一声,又掉头奔去。

  妖媚女人向黑狼宋八招了招手:“我们走!”

  黑狼宋八笑嘻嘻地问:“到你住的地方还是我住的地方?”

  “你又想……”

  黑狼宋八嗳昧一笑,不知说了些什么。

  妖媚女人一巴掌掴在黑狼宋八的脸上。

  黑狼宋八退后一步,抚了抚被打的面颊,仍然是嘻皮笑脸。

  “好妹子,走吧!”

  “不行,得办事!”

  “反正都是办事,先办那事,再办这事。事情得分缓急,那事是急事,不先办的话,办这事就没精神。”

  “砸了锅你负责?”

  “我的好妹子,别折腾
 

 
分享到: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一、赛金花
奈何桥
2小熊和他的小铲子
没钱你就别花,想花你就去挣1
蝴蝶3
蜗牛的远门便条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