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四十三章 叶非墨睡了整整三天才清醒

第四十三章 叶非墨睡了整整三天才清醒

时间:2016/11/6 9:41:40  点击:11394 次
    叶非墨睡了整整三天才清醒。

    期间发生一件令程安雅在一片愁云惨淡中觉得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叶三少给叶非墨洗澡,孩子们小的时候,叶三少是很少帮他们洗澡的,给叶海蓝洗澡的机会比较多,叶非墨是少之又少,她印象之中不会超过十次,叶非墨5岁以后就自己洗澡了。

    还一次被揍昏迷了,浑身臭味,一回来就揪着他丢浴缸里了。

    总要洗澡了再睡觉。

    叶三少很嫌弃叶非墨,程安雅说,“你是嫉妒儿子身材比你好,情何以堪所以不肯给他洗是吧?”

    说实话,叶三少身材保持得很不错,不过再不错也能和二十几的儿子比,那是比不过的,年纪摆在那里,叶三少冷冷地挑眉,更嫌弃叶非墨了。

    “我会羡慕他这种竹竿?”

    程安雅摇摇头,“你不洗我帮他洗。”

    程安雅就要进浴室帮叶非墨,叶三少果断拉着程安雅丢出去,“我洗,就算是儿子的裸体,你也不能看。”

    “他小时候我摸过无数遍了。”

    叶三少无语。

    最后争执的结果是叶三少去给叶非墨洗澡,以叶三少的描述来说,那就是给猪洗澡,从头到尾把他刷干净,换了好几次水,总算把他洗干净了。

    最后,叶三少淡定地下结论,“身材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好。”

    程安雅,“……”

    自恋……随着年龄只增不减啊。

    程安雅吹干叶非墨的头发啊,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这三天里,该查的事情的确查清楚了,酒店大厅和咖啡厅都有闭路电视,看得特别的清楚,韩碧扶着温暖上来喝咖啡的时候,她好像很不舒服,似醉非醉,喝了一杯咖啡就趴下了。

    然后,没一会儿她又清醒了,去柜台开了一间房间,进去休息,韩碧一直在咖啡厅,等方柳城上来,问了韩碧什么,就去房间,然后没出来过。

    房间里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程安雅打电话给韩碧,冷冷笑道,“韩小姐,好手段啊,做得滴水不漏。”

    “叶夫人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韩碧淡淡地笑道,“那天的事情,我真的一无所知,温暖要干什么,我阻拦不住。”

    程安雅沉声道,“别说得这么好听,我信温暖不会乱来,一盒录像带证明不了什么,如果被我查出来是你干的,韩碧,你会死得很惨的。”

    “叶夫人,为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韩碧厉声问,“七年前,你设计我和别人在一起,让叶非墨捉奸在床,如今温暖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你对她的态度却和我差别这么多,你分明是偏心。”

    “自己斤两自己知道,一个为了名利能把我儿子卖了的女人,我何必对她好脸色,你别拿自己和温暖相提并论,我在心里,她是宝,你是草。”程安雅冷声说,不再听韩碧废话,挂了电话。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这件事情方柳城说韩碧告诉她温暖去开房间休息,让他去找温暖带她回家,他进去后发生的事情似乎有所不同,不知为何,程安雅很相信温暖没做对不起叶非墨的事情。

    如今悲剧都发生了,再去追究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也晚了,就算查不出来,温暖失去的孩子也不会回来,她和叶非墨之间的裂痕也无法修补。

    程安雅去过叶非墨和温暖的公寓,45楼的楼梯中间有一滩血迹,叶三少初步判断温暖是摔下楼梯流产的,至于叶非墨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恐怕要他自己说。

    这三天,温暖的消息仍然满天飞,有好有坏。

    叶家召开记者招待会,叶三少和程安雅都出席,公开温暖的身份,并指出孩子意外流产,和任何人无关,且不希望有任何对叶家媳妇不利的消息出现在主流媒体上。

    这才把温暖的消息压下来。

    程安雅知道温暖出院了,她日日去温家看她,温妈妈无奈地说,“回家和在医院没什么分别,整天都在楼上,也不出来,饭吃得很少,也不说话,我担心这样下去,暖暖会撑不住的。”

    程安雅看向楼上,无奈叹息,温妈妈说,“他们是不是打架了?所以孩子才会……”

    “亲家母,我保证,非墨不会打自己老婆的。”程安雅沉声说道,温妈妈叹息,“我也不是在说非墨,只是温暖这样子憋着也不说,我担心。”

    程安雅沉默不语,是啊,她也担心。

    温暖的脾气,有几点和她年轻的时候很像,如果这一次孩子真的是因为非墨没了,他们两人之间也算走到头了,程安雅冰雪聪明,从叶非墨在医院守这么多天,又没去看温暖她就看出来了,孩子一定是因为非墨没了,但她怎么都不相信非墨会打温暖。

    第三天程安雅来看温暖刚走,杜家兄妹上门看望温暖,这几天有温暖很多朋友来,温家父母都会上楼问一问温暖,杜迪放心不下过来探看,而杜月盈则吵着要过来,杜迪也只要随她意。

    叶非墨醒来,已是第四天。

    程安雅正好上楼看他,见他醒了,拉开窗帘,阳光透了进来,一室明亮。

    叶非墨有些恍惚,转而想起被叶三少揍的事情,慌忙从床上起来,换衣服想去医院,程安雅淡淡说道,“先别忙,温暖已经回家了,等会我会去看她,一起去。”

    叶非墨顿住了,颓然坐回床上,没一会儿,去浴室梳洗,镜子中的自己淤青已腿了些,看得不是很明显,可依然狼狈。

    叶非墨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那天错手把温暖推下楼的那一幕,仿佛有一条冰冷的毒蛇在咬着他的心,痛彻心扉。

    脑海里的那一幕越来越情绪,温暖浑身是血的画面仿佛刻在心头,他颓然大喊一声,一拳砸向镜子。

    *

    今天两更,我要和如沫姑娘happy哟,(*^__^*)嘻嘻……

    469(2139字)

    程安雅听到声音进去的时候,叶非墨的拳头抵在镜面上,镜面四分五裂,他的拳头都是血,整个人弯着腰,颓然又狼狈。

    鲜血顺着镜面蜿蜒而下,程安雅瞳眸一缩,心如刀割。

    每一位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变成这幅模样,都会心疼至极,她转身下楼去拿医药箱,叶三少问,“他自虐了?”

    程安雅白了叶三少一眼,“别的没学到,这点到遗传得好,你就没自虐过?”

    上楼,把医药箱放好,程安雅一句话没说,扶着叶非墨出来,叶三少也上楼来,坐在一旁,蹙眉不语。程安雅仔细地给他消毒,涂了药,用纱布包扎起来,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叶非墨失神地坐着,如木偶一般,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空了,说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程安雅收拾药箱放在一旁。

    “宝贝,乖,没事了,都会过去的。”程安雅微微一笑说道,怜爱地抚摸着叶非墨的短发,叶非墨无动于衷,他知道,过不去了。

    永远也不过去。

    他的生命,似乎停留在这一刻,再也走不出这种痛苦的折磨,他为什么要那么冲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