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蝴蝶戟 >> 第三章 老虎和老鼠

第三章 老虎和老鼠

时间:2016/11/5 9:18:10  点击:1942 次
  等何出从昏迷中醒过来时,无色已蒙蒙亮了。

  何出感到后脑勺痛得厉害,伸手一摸,摸到一个大肿块,痛得直吸气。

  何出再一抬头,吃了一惊,定睛一看,顿时傻眼了。

  一只皮毛斑斓、美丽之极的大老虎正盘踞在他对面约三丈远的一块大石上,颇为好奇地看着何出。

  何出抖抖索索,想爬起来逃跑,可又不敢动弹。据说老虎只吃活食,自己一动,肯定会被老虎当早饭了。

  但老这么仰躺着发抖,身边又呆着一只大老虎,总不是个事。天知道老虎什么时候会对他不再好奇,而是把他当成一只黄麂吃掉呢?

  何出往日常听说深山里有老虎有豹子,还一直不怎么信。今天他是相信了,相信了也就晚了。

  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待见到棺材了,掉泪又有什么用呢?

  何出一泡尿没憋住,湿了短裤一大片。

  奇怪的是那只老虎见他短裤上颜色发生了变化,反而愣住了,一下跳了起来。何出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牙齿咬得咯咯响。

  半晌,没动静,何出睁眼偷偷一看——怪了,老虎走了!

  何出一泡尿吓走了老虎?

  这个世上虽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但还有哪一件比“一泡尿吓走老虎”更古怪呢?

  何出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有那么好。他认定那老虎一定还在附近打转转,强忍着躺了好一会儿,这才偷偷坐起,猫着腰走到那块大石下面,围着大石绕了一圈儿,这才敢肯定老虎是真的走了。

  何出不得不相信,自己的运气确实好得不能再好了。

  他简直忍不住要大笑起来。

  一条不小的小溪,快活地往山下流。时令已是中秋,该是“水落而石出”的时候了。

  何出脱得精光赤条的,泡进了溪水里。水很凉,凉得让何出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洗好的短裤晾在溪边的石头上,像是对何出胆怯的嘲弄。

  何出只好不去看短裤。他并不是对自己的胆怯感到羞愧,他只是不愿去想由之会联想起的一切。自从上次三万两银子的豪赌之后,何出一直心惊肉跳地过日子,昨天晚上,他更是将脑袋绑在裤腰带上了。所以何出不愿去为这些事发烦,他要在这冰冷的水里好好泡一泡,松快松快。

  但刚一闭上眼睛,何出就会看见斑斓美丽的虎皮。他觉得很后悔。他实在是不该去听凌烟阁的箫声,那他就不会到这深山里来,也就不会碰上老虎。

  想到老虎,就听溪边密林深草中噗噗有声,就见草叶间隐隐约约有虎纹闪动,何出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上了。

  莫非那只被吓跑的老虎回过味儿来了?

  一只虎头探出深草,正看见了何出赤条条的身子。

  何出尖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晕过去并不等于死了,晕过去的人总会醒的。所以何出又醒了。

  醒来之后,何出才发现,现在自己安全了,因为他睡在床上,床头一张小桌子,上面还放着一把茶壶、一只茶碗和一盏油灯。

  何出觉得,世上最最可爱的,就是这张床,这张桌子,这把茶壶,这只茶碗和这盏油灯。

  而世上最最幸运的人,当然就是何出自己。

  吱呀一声门响,一个猎人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见何出面上神采洋溢的样子,微笑道:“你醒了?”

  何出一骨碌爬起来,跪在床上磕了个头:“大哥,多谢你救了小的一条狗命!”

  何出觉得身上凉嗖嗖的,没穿衣服,忙又回到被窝里。

  青年猎户微笑道:“兄弟,别谢,应该的。你的衣服,舍妹正在烤着,就快干了。”

  何出面上很快地羞红了:“恩公您高姓大名?小的蒙恩公搭救,才能从虎口下余生,恩公就是小的的再生父母,小的要给恩公立个牌位,日夕为恩公祈福。”

  何出有时候也能正经起来,而且也能文绉绉地讲几句,只可惜这些话经他一讲出来,让人听来总觉不是正味儿。

  青年猎户一本正经地听完,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原来我救的是个读书相公。”

  何出的脸一下子更红了:“不、不是,不是……”

  青年猎户大笑起来,拍拍他肩上道:“谁没个倒霉落难的时候?要是你看见我晕倒在溪水里,旁边还有大老虎要吃我,你救不救我?当然会救的,是不是?这不就结了?”

  何出又是感动又是羞愧,说话也结巴起来:“大哥,我不是……不是这个……”

  青年猎户笑道:“我叫郑楠,楠木的楠。”

  何出忙道:“小……小弟姓何,叫何出,就是出气的出。

  是方家桥人。”

  郑楠笑道:“原来是何老弟!我适才给老弟检查了一下,老弟好像受了不轻的内伤,虽然已好了大半,但在冷水里一激,只怕会落下什么病根。我自己琢磨过一些土方子,老弟若是愿意,不如多住几天,怎么样?”

  何出心里热乎乎的,忙点头道:“那就有劳大哥了!”

  何出觉得,天下还是好人多。

  郑楠世代打猎为生,就住在这深山里,此地已是天目山深处了,离方家桥足有六十里地。

  何出平生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和别人交谈起来,实属不易。郑楠是个很开朗的打猎人,谈锋也很健,两人边说边笑,居然也很投机。

  一个甜甜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哥,你……你……

  你出来……一下。”

  何出马上想起:郑楠有一个妹妹。他觉得有点奇怪,听声音,她像是有点结巴。

  郑楠笑道:“这是舍妹。大约是你的衣裳已经烘干了。”

  郑楠开门出去,很快将何出的衣裳送了进来。

  何出套好衣服,才觉得心里踏实多了。一个人光身子的时候,毕竟心虚。

  何出还发现自己的衣服已洗得干干净净,补得齐齐整整,烘得热乎乎的。看来,郑楠的妹妹心很细,很知道体贴人。

  几乎是突然之间,何出感到了家和亲人的重要性,也感到了自己的孤寂。

  “大哥,吃……吃饭了!”

  又是那个声音在喊,甜甜的,让何出听了心里暖洋洋,鼻子都有点酸酸的了。

  什么时候,何出也会有个家,也会有个女人,用这么动听的声音叫他吃饭呢?

  何出不知道。有时候他甚至悲观地认为,他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安宁温馨的家。

  何出走出房门,心里吃惊得跟看见老虎差不多厉害。

  一个粗壮高大的女孩子正背对着他,往桌上摆碗筷。

  一条黑亮的粗大辫子在她脖颈上盘了一圈,还能拖到她腰间。

  难道这就是郑楠的妹妹?一个如此高大的女孩子也会有那么动听的嗓音?一个如此粗壮的女孩子会那么细心?

  她比郑楠要高出半个头,几乎和何出差不多高。但乍一看起来,她显得比何出还高还壮实。

  郑楠微笑道:“这是舍妹郑薇,蔷薇的薇。小妹,这是何出何大哥。”

  郑薇慌慌张张地差点没碰翻碗碟,转过身,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道:“何……何大哥好!”

  她的下颏都快抵着胸脯了。她的脸红得像绚丽的朝霞,像怒放的红蔷薇,她的两只手绞着衣角,手指似乎很用力,似要把衣角扯碎。

  何出连忙拱手道:“郑姑娘好。郑姑娘和郑兄的救命之恩,小……在下没齿难忘!”

  说到“救命之恩”时,郑薇的睫毛和手都剧烈地颤了一下,头也埋得更低了。

  郑楠笑道:“老弟,你又来了。上桌坐吧,你肯定也饿坏了!”

  何出和郑楠刚坐好,郑薇已经给他们盛好了饭。

  她的确体贴心细,而且还很害羞,这可能和她久处深山,见不到外人有关。何出不由想到了春妮儿,那个体态婀娜、性情泼辣、美丽凶狠的春妮儿。

  郑薇的体格比春妮儿足足要大两号。猎人么,就得有个猎人的样子,像春妮儿那样的女孩子就绝对当不了猎户。

  何出总是忍不住会想到春妮儿,尤其当看见其他女孩子的时候,总会把她们和春妮儿作一个比较。

  他不无害臊地发现,春妮儿已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和春妮儿相比。

  也许他不该将郑薇也和春妮儿比。郑薇是他的恩人之一,他不该对她有任何不恭敬的念头。

  郑薇吃了一小碗米饭,就推碗站了起来。郑楠顿觉惊讶地问道:“小妹,怎么了?只吃这么点儿?”

  何出也认为,她绝对应该每顿饭都吃四大碗才对。

  郑薇面上血红,低着眼睛,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去洗……洗碗!”跳起身就跑,差点把板凳碰倒了。

  郑楠看看何出,有些恍然。

  何出洗净了脸,梳好了头发,的确是个高大而英俊的小伙子,难怪郑薇要不自在了。

  何出被郑楠看得一怔,郑楠已笑了,道:“老弟,我忘了问了,你怎么跑到这老山里边来了?”

  何出马上就愤愤不平地将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郑楠。

  郑楠面上的笑容在渐渐消失。

  何出讲完了,郑楠才沉声道:“老弟,你有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

  何出惊讶地道:“我能有什么宝贝东西?”

  郑楠慢慢地道:“他们找你的目的,一定是想逼你交出什么东西来。”

  何出脸色有点发白了:“他们是干什么的?”

  郑楠苦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听你介绍的情况,他们都是武林高手、江湖豪客。他们插手的事情,一定不会简单呐!”

  何出愤愤地道:“不错。凌烟阁和秦琼打起我来不还价钱,还会点穴。还有,那三个赌钱的什么‘赌神’,三万两银子输了,跟没事儿似的.等嘻嘻地就走了,吓得我楞没敢要!”

  郑楠想了想,叹了口气:“老弟,我估摸着眼下方家桥肯定来了不少人,正等你回去呢。”

  “那怎么办?”

  何出跳了起来,惊慌失措。

  郑楠道:“你要不愿惹麻烦,就在我这里避避风头,上山打打猎。我这里很僻静,很少有人能找到的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