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合掌 >> 第二十一章 双英会

第二十一章 双英会

时间:2016/11/4 19:58:25  点击:1465 次
  扬州南郊,绿扬飘拂,水光涟涟,极是优美动人。

  然而,绿草地上默默相对的几个人,似乎破坏了这里的幽雅。

  柳生傲然挺立着,他的眼光只盯住陈良一人。

  陈良身后,却有四个青年人,二男二女。

  “柳生,希望你败了之后,不要自杀。”陈良缓缓道:“中田君死得不值。”

  “陈良,鹿死谁手,尚且未知,你切勿高兴太早。你能拍住中田君的剑,却未必能拍住我的。”柳生在微笑。

  那是一种冷峭的微笑,使人心里发毛的微笑。

  “我既能拍住中田信的剑,也未必便拍不住你的剑,柳生,只决胜负,不决生死。”

  “难道你胆怯了么。”

  “陈某人从来没有胆怯的时候。”

  “那么生死对于我们来说又有什么要紧的。”

  武士的名声,远比生命重要得多。对于东洋武士来说,这一点就显得尤其突出。

  “你不觉得仇恨太多吗。”陈良对中田信也是这么说的,柳生当然知道了。

  柳生似乎在沉吟了:“好吧,陈良,咱们这一战,只是你我个人之间的较量,不关中日武林。”

  陈良拱拱手:“柳生兄胸襟果然宽大。”

  柳生缓缓道:“我还是希望,无论胜败生死,咱们打完之后,就是朋友。”

  陈良一揖到地:“谨遵台命。”

  他没有料到,柳生的心胸竟是如此开阔。

  两人兀立相向,相距丈余。

  柳生微一颌首,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陈良也点点头,他摆的姿式和对付中田信的一样。

  二人缓缓绕着圈子。

  一个

  两个

  ……

  约摸饶了二十多个圈子,柳生还是没有出手,他没有找到攻击的目标,因为他发现,无论他以什么地方出剑,都会立即被陈良拍住。

  而陈良也惊讶地感到了,自己的每一处都处在柳生剑气的威胁之中,似乎无论怎样出手,都会伤及自己。

  对付中田信时,他就没有这种感觉。

  苏三和臭嘎子的额头也沁出细细的汗珠,翘儿和玉奴则面色惨白惨白。

  他们都是高手,自然知道这长时间的对峙是什么样的结果。

  这两个人中,至少得有一个人倒下。

  最可能倒下的,却是陈良。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剑,没有任何武器。

  明媚的艳阳静静地照在草地上,铺在湖水上,洒在人们的面上、肩上。

  艳阳美丽而且和煦,可爱而且温柔,可翘儿和玉奴总是觉得冷,冷极了。

  柳生虽未出剑,但汹涌的杀机和剑气已充斥于整个天地之间,令他们无处躲藏。

  温暖明亮的阳光,几时才会照进人们的心田呢?

  ……

  一朵杨花飘过。

  又一朵杨花飘过。

  杨花飘过柳生的眼睛,悠悠落向柳生出手中的剑。

  转眼间,那杨花如闪电般飞激起来。

  蓦地,柳生一声大吼。

  两条身影同时向上疾冲,只一眨眼功夫,二人已经冲到了一处。

  苏三闭上了眼睛,他想起了马老白和宇津的一战。

  臭嘎子眼前也是一黑:“陈良完了。”

  翘儿晕倒在玉奴怀里,玉奴却在微笑。

  只有她一个人在笑,十分自然的微笑。

  吼声消失了。

  苏三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两个人都还僵立着,没人倒下。

  陈良含胸低头,双手合什,如僧人正悲悯地向天地神灵祈祷着什么。

  柳生的剑被他的双掌合住了。

  “柳生兄,你胜了。”

  是陈良在说话,语言平和。苏三又是一惊,“陈良怎能认输。”

  臭嘎子更是气昏了头:“陈良,应该是你胜了。”

  柳生缓缓地苦涩地点点头:“陈君,你胜了。”

  两个人打了一架,互相认为自己输了,真是奇哉怪也!陈良缓缓道:“你的剑尖扎入了我的胸口,当然应该是你胜了。”

  柳生摇摇头:“你没有武器,而且你拍住我的剑之后,并没有反击,应该是我输了。”

  陈良道:“我拍住你的剑之后,已根本无力反击,这时候只要你出脚,我必输无疑。”

  柳生苦笑道:“陈君何必这么说来宽慰我呢?你当然也已看出,我一击未中,心神俱废,我怎么还有出脚的想法呢?陈君的胜利是勿庸置疑的,陈君若再谦虚,就太不应该了。”

  苏三吁了口气:“你们两位不用再谦了,若是同意我苏三的话,大家就算平局如何。”

  陈良点点头,柳生也点点头,二人倏地分开。

  陈良抚住胸口,咳了几声,一口鲜血咯了出来,柳生努力稳住身子,但还是晃了几下,面上血红发紫,也是一大口鲜血喷出,面色转又煞白。

  苏三扶住了陈良,臭嘎子却扶住了柳生:“柳生兄,我臭嘎子挺佩服你的。我自认识陈良以来,还没见他今天的惨样儿。”

  柳生眼中闪出了泪光:“左君,承蒙谬奖,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臭嘎子不高兴了:“这你还用说,咱们早就是了。”

  苏三笑了:“你们两位好生调息,呆一会儿咱们四人去喝个痛快。”

  他忽然叹了口气,认认真真地道:“说句老实话,上次陈良和魔教教主打架,也没吐血。柳生兄。你的剑术武功实在不同凡响啊,几时有空,我跟你学学。”

  柳生微笑:“苏君的飞絮神功,神出鬼没,几时也教教我如何。”

  三个都笑,笑容写在他们脸上,眼中,如春日的阳光般可爱。

  翘儿悠悠醒转,奔到陈良身边,嚎啕大哭起来:“该死的,干吗吓人……呜呜……”

  柳生微微一笑:“左兄,苏兄,看来我们三人得先走了。”

  三人会心地相视一笑,缓缓走开。“你干吗……吓翘儿么……呜呜……”翘儿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哦,大哥吓着你了么?我摸摸……”

  陈良摸了摸她心口,果然跳得厉害。

  翘儿翘起小脸:“大哥,以后不再打架了,好不好。”

  陈良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闯江湖的日子已经快要结束了。因为翘儿,因为玉奴。

  有家的人,是走不动江湖的。

  “玉奴,我刚才见你在微笑,我就知道,你武功很高,只怕我也打你不过呢。”

  玉奴怔了一下,方笑道:“放屁。”

  翘儿也笑了:“大哥,以后要打架,找玉奴和翘儿打好不好。”

  陈良又搂过玉奴:“我现在就要打。”

  翘儿和玉奴都是满面通红地跳了起来:“放屁。”

  光天化日之下,陈良竟敢非礼,姑娘们能不生气么?

  陈良嘻皮笑脸:“为什么不能。”

  翘儿狠狠捶了他几下,玉奴却慢慢道:“因为你已经答应了,我们就已经是你的妻子。

  孟子说过,‘爱而不敬犹畜也’,你知道吧。”

  陈良悚然感到绳索越来越紧了,以前他以为绳索是来自翘儿,现在他才发现,玉奴才是主谋!翘儿却不满地白了玉奴一眼:“大哥,你别听玉奴的,你要还想打架,我总跟你在一起。”

  玉奴气恼万分:“好,我们两个合伙欺负我,人家又没说不……不跟你闯江湖了,只是说日后大哥在人前,对我们稍稍收敛一点。”

  陈良连忙劝解,玉奴却哭了起来。

  陈良后悔地发现,一个人最好只有一个老婆。

  你瞧瞧现在吧,翘儿和玉奴就开始互相吃醋了!柳生和苏三,臭嘎子谈了一会儿,陈良才领了两个女孩子过来了。

  翘儿和玉奴又已经是笑嘻嘻地拥在一起了。

  看来陈良挺有办法的。

 

 
分享到: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狐狸表演的魔术1
小米的成功源于80%的运气2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羊3
牡丹花仙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