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花鞭 >> 第十八章 温九娘的归宿

第十八章 温九娘的归宿

时间:2016/11/4 15:42:18  点击:1346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乔叔牙渐渐苏醒过来了,虚弱地叫道:“水……水……”

  臭嘎子喜道:“乔叔牙,你总算醒了!我这就给你找水去!”

  乔叔牙断断续续地道:“算了,左……老弟,你……你还是……快走吧!……温九娘……马上会追……追来的!”

  臭嘎子冷笑:“怕什么?她要真敢来,老子一鞭子抽死她!”

  野丫头问道:“乔叔牙,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还不知道观棋山庄里已经发生过的事。

  臭嘎子道:“是不是单雄风明里投靠了石不语,暗里又为温九娘做事?”“不……不错!温九娘……很厉害,我只好从地下……逃……逃走,她也知道机关,一定会……追来的!”

  臭嘎了忙道:“你不用担心,她未必能找到咱们,我看还是先去找个大夫才好。”

  “没有用了,我……已经……没救了……”乔叔牙挣扎着坐了起来,“秘笈……秘笈……就在……”

  臭嘎子怔一怔:“太清秘笈?”

  “不错,就在我……怀里,你……拿去吧!”

  臭嘎子道:“乔叔牙,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要秘笈!”

  乔叔牙固执地道:“不!你应该要,……你也配……得到它!”

  蓦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臭嘎子,你倒跑得很快啊!乔叔牙要给你秘笈,你又何必假惺惺地不要呢?”

  “温九娘!”

  臭嘎子头皮一麻,跳了起来。

  林中很暗,根本就无法看清什么东西。

  一个绰约的身影立在面前。一个连黑暗都无法掩去的身影。

  臭嘎子问:“温九娘?”

  来人笑道:“不是我,还能有谁对你这么好,赶着赶着来追你?”

  乔叔牙喃喃道:“这里好象……很黑……”

  “乔叔牙,对你来说,以后的日子永远只能摸黑过了,因为你就要下地狱去了。”温九娘得意地娇笑起来。臭嘎子心中一动,摸出火折子,迎风一晃,燃着了,在地上拣了几根枯柴点着了,堆在乔叔牙面前。

  乔叔牙喘息道:“现在……亮多了!”

  火光中微笑玉立的,果然是容光焕发的温九娘。

  她身上居然连一点血迹都没有。

  野丫头呆了一下,怒道:“你就是温九娘?”

  温九娘娇声道:“是呀!”

  野丫头啐了一口:“难怪臭嘎子那么……”

  臭嘎子截口大喝:“野丫头,你少说几句好不好?”

  “不好!”野丫头醋气冲天地叫道:“你良心不好,还不让我说?”

  温九娘轻笑道:“马姑娘莫非是说,臭嘎子有意于我么?”

  “放屁!”臭嘎子恼羞成怒:“老子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绝不会有意于你!”

  温九娘微笑道:“那么,是谁在被任莲毒得快死的时候,还出口夸我漂亮?在炸药爆炸之前,又是谁把我抱得紧紧的呢?”

  野丫头骂道:“那是臭嘎子好心可怜你,你别不要脸!”

  关键时刻,野丫头还是懂得以大局为重的。

  温九娘笑得越发甜美迷人了:“马姑娘,如果我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你想男人们会朝谁看呢?”

  当然是朝温九娘看!

  男人很少看不漂亮的女人,但若见了美丽动人的女子,一定看个死,恨不能用眼睛把她生吃下去。

  野丫头虽然不算很漂亮,但也相当不错了,只是和温九娘比起来差远了。

  臭嘎子冷笑道:“温九娘,你知不知道,男人都希望他的妻子只爱他一个人,而绝对不愿意当王八!”

  温九娘笑道:“我是说男女之间,可没说夫妻之间。”

  “你的下场我早就知道了!”臭嘎子冷冷道:“你玩弄男人,男人也会玩弄你,到最后,你会没有人理会的,但我却会永远对野丫头好!”

  野丫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臭嘎子,我……我……”

  臭嘎子一伸手,搂住了野丫头的腰肢,往怀里一带,笑嘻嘻地道:“还不到哭的时候呢!”

  野丫头被他一搂,顿时浑身发软:“我……就想哭,就想……”

  温九娘冷冷道:“马姑娘,我会让你哭的,会记你哭都找不着调门!因为你会看见,臭嘎子死了,而你却生死两难!我会送你去妓院里,让臭嘎子在阴间里也尝尝做王八的滋味。”

  臭嘎子怒吼了一声,将野丫头一推,抽出金花鞭扑了过去:“老子杀了你!”

  温九娘一面闪避,一面格格娇笑道:“有很多人曾经想杀我,结果却是他们先死了,臭嘎子,你也会和他们一样的!”

  臭嘎子的金花鞭在林中使起来很不趁手,但同时温九娘的轻功也施展不开,加上火光闪烁,鞭影奇幻夺目,温九娘一时还真奈何不了臭嘎子。

  野丫头一声厉叫,也加入了战团。

  但这一来,温九娘固然要分心对付她,金花鞭的威力也大减,转眼之间,臭嘎子已呈不支之状。

  火光突地一暗复一盛,温九娘惊叫起来:“乔叔牙,你别烧秘笈!”

  臭嘎子一怔,金花鞭走空,野丫头一下偎近他,两个都回头看着乔叔牙。

  乔叔牙手里拿着一本正在燃烧的书。

  你想想,温九娘能不急么?

  温九娘撇开臭嘎子和野丫头,闪电般向乔叔牙扑了过去:

  “放下秘笈!”

  温九娘的手刚沾上乔叔牙的手腕,乔叔牙手手中的火团却疾飞向她心口。

  无论是怎样出类披萃的高手,在慌乱之中的反应也和常人无异。温九娘猝不及防,尖叫一声,上身后仰,忽觉双腿一紧,身不由已地仰天摔倒。

  乔叔牙抱住了温九娘的双腿,出指如风,沿腿而上,连点了她好几处大穴,哈哈一笑,跳了起来:“温九娘,要说耍心计,你还差了点儿!”

  臭嘎子吃惊不小:乔叔牙说话时中气十足浑不象即将毙命的人。

  野丫头松了口气,两膝一软,倒在了臭嘎子怀里,软软地往下滑,臭嘎子从惊呆之中清醒过来,连忙抱住了她。

  乔叔牙仰天大笑起来,林中回荡着他沉厚有力的笑声。

  他看着温九娘,笑道:“温九娘,你以为我会真的把秘笈烧掉么?哈哈,那不过是一本破《论语》而已!”

  温九娘柔媚地叹了口气,道:“乔叔牙,九娘认输了,还不行么?”

  乔叔牙笑声一顿,冷冰冰地道:“温九娘,收起你那套媚功吧!对乔某人来说,你同一堆白骨没什么两样!”

  温九娘叹道:“九娘知道乔大侠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九娘只求为奴,朝夕伺候乔大侠!”

  乔叔牙怔了怔,哈哈一笑,道:“好!这个主意不错,很有趣,我答应你了“说着怕开了温九娘被封的穴道。

  温九娘慢慢爬了起来,又款款跪了下去:“婢子九娘,拜见主人!”

  乔叔牙笑道:“免礼免礼!我知道你手里有不少暗器,你不妨射我试试看!老子收你为奴,就是想整日和你斗智斗力,看着最后倒底谁先死!”

  温九娘颤声道:“九娘不敢!”

  “你当然敢!”乔叔牙笑道:“但我就是要收你为奴!你想想,敢收一个武功机智都不在自己之下的仇人为奴的人,天下舍我乔叔牙,又有何人?”

  温九娘楚楚可怜地道:“婢子怎敢与主人为敌?”

  乔叔牙转向臭嘎子,微笑道:“左兄,方才欺骗了你们,很对不起!作为对你们援手的感谢,我将温九娘带去南疆,省了她再找你们的麻烦!”

  臭嘎子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乔叔牙又道:“还是那句话,日后你若得便,可以到南疆去玩玩,你到后,我会倒履相迎。”

  臭嘎子还是说不出话来。

  “温九娘,随我走吧?”乔叔牙笑嘻嘻地道,随即朝臭嘎子拱拱手:“二位,告辞了!”

  温九娘和乔叔牙走了,林中静了下来,静得臭嘎子都能听到野丫头的心跳。

  臭嘎子柔声唤道:“野丫头?”

  “哎……好哥哥,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好不好?”野丫头把头埋进臭嘎子肩窝里,轻声轻气地说着话儿。

  “可……可听起来……很有点别扭!我可怎么叫你呢?”臭嘎子为难了,这些亲昵温柔的称呼他简直说不出口。

  “你还是叫我野丫头,我是你的野丫头,……你可不能欺负我!”

  臭嘎子的手本已移到她柔臀上,这时便很听话地移回腰间。他用一种很伤心的语调说道:”好啊,你不让我欺负你,那咱俩不就真成了兄妹了?”

  野丫头狠狠掐了他一把:“我不是不让你……,不是那种‘欺负’,是那种……”

  臭嘎子的手又滑了下去:“哪一种?”

  野丫头气急:“再胡说再胡说!”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坐在了地上,臭嘎子靠着树,野丫头偎着他,偎得紧紧的。

  臭嘎子笑道:“那次在林中,你让我骂自己是糊涂虫的时候,就已经很喜欢我了,是不是?”

  野丫头很乖很乖地应了一声,身子一下更软更沉了。

  臭嘎子又道:“在路上我赶你走,你说了一句话没说完。”

  “人家是想说……想说,人家要……”野丫头声音越来越低,手儿也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臭嘎子追问了一句:“要什么?”

  野丫头不说话,将他的手拉近,放在她胸脯上。

  臭嘎子还在问:“要什么?”

  野丫头仰起脸儿,闭着眼睛,还是什么也没说,但嘴唇已在微微颤动。

  臭嘎子低下头,悄声道:“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是要我亲亲你,对不对?”

  野丫头还没来得及点头,嘴唇已被堵上了。

  她唔了一声,胸脯猛地挺起,两手也一下环住了他的脖颈。

  火光熄灭了。

  树林虽然很密,但皎洁的月光还是从枝叶间泻了进来,落在地上,落在他们的身上,象一朵一朵金色的小花。

  金花在跳动,在闪烁。

  金花似也在喘息。

  在这样一个静寂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1小女巫
2小喜鹊说得对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