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花鞭 >> 第七章 米粒之珠的光华

第七章 米粒之珠的光华

时间:2016/11/4 8:40:42  点击:1525 次
  除了臭嘎子自己,另外三个人都呆住了。

  乔叔牙最先开口:“米拉之珠,也放光华?”

  臭嘎子大声道:“米粒之珠怎么了?米粒之珠也是珠子,总不是死鱼眼睛。既然是珠子,就要放光!”

  阮郎鼓掌大笑:“妙哉此言!石诚,你应不应战?你要不应战,我笑话你一辈子;你若应战,我就来当裁判。”

  石不语有些为难地笑道:“左少侠,你……”

  臭嘎子吼道:“请不要称我‘少侠’!我不是侠客,根本就不是!”

  石不语苦笑道:“那好吧!……臭嘎子,你先别忙着动手,你要杀我,总得有些什么拿得出手、站得住脚的理由吧?”

  臭嘎子一怔:“没有。”

  “没有?”阮郎奇道:“我还以为石诚这老家伙与你有三代深仇大恨呢!”

  石不语耐心地道:“没有理由,你又为什么非要杀我呢?”

  臭嘎子想了想,道:“我是想碰碰运气,若能杀了你,我岂不是可以大大出名?”

  石不语摇摇头道:“言不由衷!你现在名气之大,只怕连老夫也要退避三舍,海宁打擂之后,谁提起臭嘎子,都双挑大指,赞不绝口。你杀了我,对你大约没什么好处吧?”

  臭嘎子语塞。确实,石不语说的是大实话,臭嘎子发现,石不语这个人还是很诚恳的,他不禁有点喜欢石不语了。

  臭嘎子虽然很讨厌谄媚之人,但对马屁术的鉴别力却似乎不太高。焉知他对石不语产生好感,不是因为石不语夸了他呢?

  不过,只要夸得正确,就不算谄媚——许多人都这么想,臭嘎子也不例外。更何况,石不语夸他时,技法十分巧妙呢?

  阮郎突然沉声道:“小伙子,你走上前几步!”

  “干什么?”臭嘎子面上一百二十一个不高兴,但他还是上了几级台阶,停下来,极其不友好地瞪瞪阮郎,又瞪瞪石不语。

  阮郎眯起了眼睛,面色越来越沉重。石不语盯着臭嘎子,神情也是阴森森的。

  臭嘎子被看得十分恼火,吼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阮郎冷笑道:“老石,是不是?”

  石不语点点头,有点落寞地道:“错不了,一定是她!”

  臭嘎子跳了起来:“什么他不他的!老子是什么人,老子自己清楚,绝不会扮别人。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石不语双眉一轩:“好,臭嘎子,老夫应战!”

  臭嘎子倒怔住了:“你真的肯出手?”

  他绝对杀不了石不语。石不语甚至根本不用自己出手,随便拎个人出来,就能要他的命。

  石不语肯出手,无异于给了他莫大的面子,让他死得不冤枉。

  臭嘎子突然有点感激石不语了。

  乔叔牙拱手道:“师父,弟子愿服其劳。”

  石不语微微摇头,缓缓道:“叔牙,你一向自视过高,打斗之时,难免托大,其实臭嘎子未必便弱于你。”

  阮郎面色一霁,笑道:“老石,先让叔牙出手试试也好。”

  石不语想了想,点点头,转向臭嘎子道:“怎样?”

  臭嘎子一梗脖子:“打就打,谁上我就玩命打谁!”

  乔叔牙又朝臭嘎子拱拱手,沉声道:“阁下,请了!”

  臭嘎子吸吸鼻子,不耐烦地道:“少来这套虚礼!要打就打,老子最烦你这种人!”

  乔叔牙并未动怒,只是冷冷道:“我一定让你三招。”

  臭嘎子不禁心中一凛,因为乔叔牙神闲气定,大有一代宗师的风范。

  宗师就象是山,庄严肃穆,巍然屹立,任何风雨都无法将它吹倒。

  臭嘎子就是最狂的风,最暴烈的雨。

  可山岿然不动。

  石不语和阮郎都笑嘻嘻地坐了下来,阮郎笑道:“老石,这局棋已只剩小官子了,咱们下完如何?”

  石不语道:“也好。最后一子落枰,就是他们决斗的终止之时,行不行?”

  臭嘎子吼道:“行!”

  金花鞭已在手。金花在阳光下灿然生辉。

  乔叔牙不屑似地道:“这就是阁下的成名兵器金花鞭吗?”

  其实他并没有讽剌的意思,可眼下这种气氛里,他无论说什么,臭嘎子也会往坏里想。

  臭嘎子咬咬牙,冷笑道:“你用不用兵器?”

  乔叔牙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好象还用不着吧?”

  臭嘎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身子倏地一低,金花鞭已经蛇一般卷了过去,击向乔叔牙膝盖。

  乔叔牙倏地倒退数步,口里念道:“一招。”

  看来乔叔牙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臭嘎子三招了。

  而臭嘎子还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

  金花鞭在阳光下幻成了一簇族怒放的金色花朵,这簇簇金花就开在观棋亭四周,时而在东,时而在西,时而上到亭顶,时而又隐于松枝柏叶。

  乔叔牙一直在闪避,一直没有出手,臭嘎子的每一鞭都走了空。

  观棋亭内,石不语和阮郎仍在凝神下棋,对发生在周围的搏斗似是不屑一顾。

  乔叔牙蓦地喝道:“七十六招!小心了!”右手突然挥出,抓向金花鞭的鞭梢。

  臭嘎子一声怒吼,便欲收鞭,但乔叔牙右掌运用之巧,已是妙到毫巅。金花鞭绕了一个圆圈,还是被乔叔牙的右手抓住了。

  乔叔牙抓住鞭梢时,阮郎正拈起一枚黑子往枰上放。

  乔叔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头。他满以为金花鞭上已布满臭嘎子的真力,不料想鞭梢软塌塌的,竟似一点真力都没有。

  乔叔牙刚觉不对,便飞快地松手,一个闪身,向后便退。

  三朵细小晶亮的金花从鞭梢上脱落,追向乔叔牙。乔叔牙左手连连探出,三朵金花都已被打落。

  恰在这时,阮郎那枚黑子落枰,脆响了一声,阮郎笑着叱道:“停。”

  臭嘎子握着金花鞭直发怔。他没想到乔叔牙武功竟是如此之高,居然能放心大胆地让自己连攻七十六招,而且还闪过了金花脱落追敌的绝技。

  乔叔牙脸上也有点不自在。若非他见机得快,只怕已被金花击中了。

  一招失手,乔叔牙不能再上场,而且,时间也已到了。

  石不语和阮郎相视一笑,阮郎高声道:“今天这盘棋,是老石赢了,至于这场比武呢,我看就算平局吧!”

  臭嘎子觉得很惭愧,胜的当然应是乔叔牙,但臭嘎子并不想认输,否则马上就会被撵走,无法完成任务了。乔叔牙虽然心里不服,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石不语微笑道:“叔牙,你下去,告诉厨房里,办一桌上好的酒席。”

  当然还会有许多其他的事,但石不语没说,也用不着说,乔叔牙自然明白自己该去干点什么。

  阮郎微笑道:“臭嘎子,请你到亭里来怎么样?”

  臭嘎子只有听天由命了,懒洋洋地将金花鞭缠在腰间,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石不语冷冷道:“臭嘎子,你认不认识一个名叫赵倚楼的人?”

  臭嘎子一怔,眼睛一下瞪圆了:“咦,你怎么会知道?”

  臭嘎子不知道耗子被猫玩弄时是个什么心情,但他想,耗子的感觉一定跟自己此刻的感觉差不多。

  石不语还没回答,阮郎已火爆爆地问道:“那么,你也一定认识一个姓蓝的老妇了?”

  臭嘎子更吃惊了:“你们什么都知道?”

  石不语冷笑道:“是蓝百合吗?”

  臭嘎子只有叹气的份儿了,“不错。”

  阮郎喝道:“是蓝百合派你来杀老石的吗?”

  臭嘎子想了想,摇头道:“不是。”

  “不是?”石不语有点惊讶了:“那么是谁派你来的呢?”

  臭嘎子很不客气地顶了一句:“你不是能掐会算么?算一算吧,费不了什么事。”

  阮郎森然道:“年轻人,别再装模作样了!你若不是蓝百合派来的,怎会中了她蓝家的独门奇药‘轻罗小扇’呢?”

  臭嘎子苦笑道:“看来真的什么都骗不了你们了!不错,我是中了轻罗小扇之毒,但下毒的人,并不是蓝百合。”

  阮郎和石不语对视一眼,齐声问道:“是谁?”

  臭嘎子叹了口气,道:“你们既然知道赵倚楼认识我,想必应该知道赵倚楼一定告诉过我有关任青云和蓝百合的故事,你们怎么就忘了一件十分十分简单但又十分十分自然的事呢?”

  阮郎沉吟道:“你是说……对了,任青云和蓝百合有一个女儿?”

  臭嘎子点点头,灰心丧气地道:“现在你们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该怎么处置我随便好了,老子压根儿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阮郎又笑了:“为什么?”

  臭嘎子忍不住吼了起来:“老子打不过你们!”

  石不语冷冷道:“这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你已中了轻罗小扇的奇毒,一月后若不服解药,便会毒发身亡!”

  臭嘎子一蹦老高:“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阮郎嘻嘻一笑,道:“有一句话,叫做‘恼羞成怒’,你知道是在说谁?”

  臭嘎子简直要气疯了:“阮郎,老子向你挑战!”

  阮郎笑道:“疯狗就喜欢乱咬人。因为你已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只求速死,我猜你一定不会还手,好让我一掌送你去西天见如来,对不对?”

  臭嘎子吼道:“放屁!老子就是死了,也要残了你!”

  阮郎惊喜地大笑起来:“好小子,有骨气!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是珠子,不管米粒大还是拳头大的珠子,总要放光么?这句话非常正确。你要记住,明珠原来不过是一粒砂子,偶尔随波钻进了蚌壳,被蚌肉慢慢磨成了珍珠。你要知道,明珠越磨越大,越磨越亮。”

  臭嘎子不得不承认,阮郎的话很对。

  明珠原来不过是砂子。

  从砂子变成明珠,是砂子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更重要的是,砂子必须进入蚌肉,经过许多年的磨炼,才会变成明珠。

  在还是一粒砂子时,就要找机会钻进蚌里。

  进入蚌壳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