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花鞭 >> 第四章 糊涂虫

第四章 糊涂虫

时间:2016/11/4 8:30:07  点击:1080 次
  “臭嘎子!”

  一听这声音里的凶恶,臭嘎子心里就开始打起了小鼓。

  “我不姓臭!”臭嘎子没好气地答道,头都没回一下。

  野丫头一催马,和臭嘎子跑了个并排:“你当我姓野呀!”

  臭嘎子浑身不自在,只觉身边的野丫头象个大刺猬似的扎人,他别过脸不看她,口里不耐烦地道:“你找我干什么?你不是让我滚得远远的,越远越好么?你不是不愿再看到我么?”

  “你么,你是个糊涂虫。”野丫头的火气似乎也不小,但是声音很软很软,象拂过眼睛的春风。

  臭嘎子的脸腾地红了,连脖根都红了,无法掩饰,他只好大喊大叫:

  “你跑来干什么?你让我骂自己,我骂了,你让我打自己耳光,我也打了,你还想怎么样?”

  野丫头没有说话,但她的脸也已艳红如霞。她方才想好了许多许多要跟他说的话,可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但她没有低头,也没有转开眼睛,她只是死死盯着他红透了的脸庞,似乎想笑,又似乎想哭。

  臭嘎子吼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野丫头恼羞成怒了,也大叫起来:“你凶霸霸的干什么?大路朝天,你走得,我就走不得?这条路是你开的吗?”

  “那你干吗要和我并排走?干吗还要跟我说话?”

  臭嘎子的确又臭又嘎,野丫头都快气疯了,毫不含糊地顶了回去:“是你要跟人家并排走的!是你要跟人家说话的!”

  臭嘎子两腿一夹马肚子,顿时蹿出好远:“懒得理你!”

  好半天,身后都没人说话。

  可臭嘎子知道,野丫头一直紧紧跟在他后面。

  臭嘎子一回头,大吼道:“你干吗老跟着我?”

  刚吼出口,臭嘎子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野丫头正在无声地抽泣着,泪流满面。

  臭嘎子拉住马缰,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哭什么?”

  野丫头一下哭出了声。

  “要你管,要你管!”野丫头哭着骂着,脸上却红扑扑的。

  臭嘎子现在又恨不得给她一个大嘴巴:“我当然要管!我身边总跟着个哭哭啼啼的野丫头,人家还以为我干什么坏事、欺负你了呢!”

  野丫头一怔,旋又哭骂道:“你就是干坏事了!你就是欺负我了!”

  “我没有!”臭嘎子吼得象打雷:“你再瞎说八道:“我、我……”

  “你怎么没有欺负我?”野丫头哭得更伤心了,“你害死了我爹爹,害得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你还骂我,打我,呜呜呜……”

  一提到马老白,臭嘎子马上就犯蔫乎了。

  “喂,你别哭了好不好?”

  “就哭就哭就哭!呜呜呜……”

  “你就是要哭,声音也要小些才好啊?”

  “你管不着!呜呜……”

  “眼睛哭肿了不好看,噪子哭哑了说话不好听。”

  “凭什么要让你看好看的?呜呜……凭什么要让你听好听的?……”

  臭嘎子颇有感触似地浩叹一声:“唉,老天待我臭嘎子何其不公啊!连走路都不得安生。”

  野丫头哭得越发响亮了:“你就只想你自己安生,呜呜……只想你自己舒服,你就不想想……呜呜呜……”

  臭嘎子只有哀求了:“小姑奶奶,小祖宗,行行好吧!只当是可怜可怜我,别哭了,行不行?”

  “不行!”

  但野丫头还是马上就止住了哭。

  臭嘎子松了口气:“这才乖。”

  野丫头恨恨地瞪着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臭嘎子笑道:“野丫头,我要去办一件大事,很危险,能不能活下来,还得两说着。你跟着我,可不太安全啊。”

  “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谁跟着你了,谁跟着你了?”

  臭嘎子瞪瞪眼,见野丫头又要扁嘴儿,连忙告饶:“好,好好好!算我多嘴,算我放屁,行了吧?”

  “本来就是么。”野丫头撇着嘴儿,伸手拭泪。

  臭嘎子碰到野丫头,就象老虎碰到武松,李逵碰到戴宗,只有认倒霉的份儿。

  对野丫头来说,臭嘎子的头还是难剃得很。但了解臭嘎子的人都知道,他的头已经好剃多了。“喂,臭嘎子,你要去哪儿?”

  野丫头闷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臭嘎子转头瞪瞪她,冷笑道:“凭什么我就得告诉你?”

  “不说拉倒。”野丫头洋洋得意地道:“反正你不论到哪里,我总跟着,寸步不离,看你怎么把我甩开。”

  臭嘎子一本正经地道:“真的?”

  野丫头冷笑:“当然是真的!姑奶奶说话,板上钉钉!”

  臭嘎子一脸的不相信:“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

  “不错!”

  “寸步不离?”

  野丫头脸红了,但还是狠狠点了点头:“寸步不离!”

  “不反悔?”

  野丫头脸更红了。若是臭嘎子睡觉,她是不是也“寸步不离”呢?

  但她还是大声道:“不反悔!”

  臭嘎子还是很怀疑地道:“要是反悔了呢?”

  野丫头终于低下了头,咬着嘴唇,半晌才轻声道:“那……你让我干什么,我都答应你。”

  “说定了?”

  “当然。”

  一座小小的茅厕边,臭嘎子下了马,走到茅厕门口,回头正色道:“你来不来?”

  野丫头憋得满脸通红,尖叫道:“胡说八道!”

  跟臭嘎子这种无赖打赌斗口,几乎没人能占到便宜。因为他脸皮极厚,什么样的怪事他都能一本正经地去干。

  臭嘎子很气愤似地道:“你反悔了?”

  “你、你,你不是人!”野丫头气得一催马,跑了开去。

  臭嘎子笑咪咪地钻进了茅厕。

  这个赌,他是胜定了。

  不一会儿,他又哈哈连天地钻了出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叫了一声“好舒服啊”,跃上马背,向前赶路。

  野丫头勒马在路上等着他,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样子。

  臭嘎子拍马赶过去,很奇怪似地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野丫头脸又红了,气恨恨地道:“我为什么走?我不走!”

  “你不是已经认输了么?”

  野丫头大叫:“认输就认输,我认了!反正我不会一输就跑,我输得起!”

  臭嘎子很认真地道:“刚才咱们说好了,若是你反悔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对不对?”

  “对!”

  臭嘎子叹道:“天道真是报应不爽。上次在树林里是你整治我,这回该我整治你了。”

  野丫头冷笑:“让我干什么,说吧。姑奶奶听着呢!”

  野丫头神情虽很镇定,可臭嘎子知道,那是装出来的,野丫头现在心里一定很紧张,她肯定会认为臭嘎子要提出些什么“见不得人”的条件了。

  臭嘎子悠然道:“好,你听着,现在我要你掉转马头,走得远远的,不许再跟着我。”

  野丫头的脸一下惨白。

  臭嘎子伤她的心了!

  臭嘎子见她半天没说话,急了:“喂,你听见没有?”

  野丫头无奈地应道:“听见了。”

  “听见了你还不赶紧走?”

  野丫头咬着嘴唇不说话,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臭嘎子吼了起来:“你不答应是不是?”

  野丫头红着验儿,嚅嚅道:“嘎子,你能不能……换件别的事儿?”

  应该说,一个少女若肯如此相求,任何一个男人也会同意换件事儿的。

  可偏偏臭嘎子的嘎脾气又犯了。

  “不行!”

  “臭嘎子,你是个混蛋!你是特大号的糊涂虫!”野丫头破口大骂起来。

  臭嘎子笑咪咪地听着,似乎很受用:“特大号的糊涂虫!听听,骂得多解气呀!可惜,你再怎么骂,我也不会改主意的。”

  野丫头伤心地道:“你一点也不懂,一点也不懂人……人家……”

  “对对对,我这人从小就很笨,”臭嘎子笑道:“可惜,笨人都有一个好处,就是脾气倔。”

  野丫头拔转马头,跑了几步,突然又勒马回头。

  臭嘎子正微笑着看着她。

  野丫头低声道:“人家来,本来是想告诉你,我……我……我没有……骂你……”

  她突然狠狠一拍马,狂奔而去,洒下一路哭声。

  臭嘎子苦笑:“她会恨老子的!”

  不过,臭嘎子认为,恨归恨,总比丢了性命好得多。

  他拍拍自己的马,叱道:“他妈的,糊涂虫,快跑!”
 

 
分享到:
吼,形如兔,两耳尖长,仅长尺余。狮畏之,盖吼溺着体即腐。 《偃曝馀谈》有载
小马过河6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乌鸦3
福特的故事1
后羿与嫦娥
迟到的小兔子和乌龟1
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文化的流氓皇帝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