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花鞭 >> 第三章 轻罗小扇

第三章 轻罗小扇

时间:2016/11/4 8:29:28  点击:1500 次
  臭嘎子的呼噜声停了,他似已感到她哭了。

  但他的话却更不友好了。“谢谢我?谢谢我自投罗网?谢谢我让你又有了一次杀人的机会?”

  任莲软倒,狠命地掐他:“不是!你知道不是,你知道……”

  臭嘎子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哭什么?真是的!你以为我一定会帮你的忙?”

  任莲呜咽道:“你肯定会的,你会的!你知道我的身世,怎么会不肯帮忙?”

  臭嘎子冷笑:“我可不是什么侠骨柔肠的人,你千万别表错了情!”

  任莲狠狠捶了他一下,抬头热切地盯着他,喃喃道:“该死的,你这又臭又嘎的坏小子。”

  臭嘎子推开她,吼道:“你不要这么酸溜溜地跟我说话,我听了难受!”

  任莲又扭了上来:“就要让你难受,就要让你难受……”

  春月的辉光并不清朗,相反却有些温漉漉粘乎乎,朦朦胧胧的。

  湿漉漉的是梨花的清香。粘乎乎的是女人的柔唇。朦朦胧胧的却是一种躁动的情绪和心境。

  野丫头怔怔地躺在床上,看着床前窗外的月光,闻着梨花的清香。

  她的眉头紧紧皱着,她的嘴也噘得老高,象是在跟谁生闷气。

  在这样一个春夜里,女孩儿的心事,还能会是什么呢?

  泪水流出眼睛。泪水泛着春月的辉光。

  她在抽泣,在低声骂着什么人:

  “糊涂虫!你这糊涂虫!……”

  “糊涂虫”是谁?

  春月知道。花香也知道。

  春月的辉光也照着一身轻罗的任莲,照着一脸不耐烦神情的臭嘎子。

  梨花下,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两人相对而坐,手里都拿着酒杯。

  “嘎子?”任莲轻声唤他。

  “干什么?”臭嘎子很不高兴地应了一声。

  “月色是不是很美?梨花是不是很香?”

  “香?香个屁!美?美个球!”臭嘎子气冲冲地道:“我没时间跟你品酒赏月!你最好赶紧解了我体内的毒,让我走!”

  任莲微笑着摇摇头:“你这人真是的,毒解没解你都不知道?”

  臭嘎子一呆,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那我要走了。”

  任莲幽幽叹了口气,喃喃道:“你如果真要走,我也没法拦你,而且,而且……我要你做的事实在也太危险了,简直就是去送死……”

  臭嘎子走了几步,又站住了,回头冷笑道:“我要走了。”

  任莲不再理他,径自起身,扶着花树,给他一个背影。

  臭嘎子又走了几步,又站住,回头大声道:“我真的走了!”

  任莲还是没出声,但肩头已在耸动。

  臭嘎子气得“[FJF”NCD7B[FJJ””了一声,冲过来大声吼道:“哭什么哭?”

  任莲泣道:“你走你的,我哭我的,跟你又有什么相干?”

  臭嘎子怒道:“你一哭,我还走个屁!”

  任莲飞快地转身,飞快地抱住了他的脖颈,笑盈盈地道:“你答应我了?”

  臭嘎子没好气地道:“不答应又能怎么样?你当我不知道你又给我下了毒吗?”

  任莲笑道:“是么?我怎么不知道呀?”

  臭嘎子恶狠狠地道:“你不知道?那这种名叫‘轻罗小扇’的毒是谁的?”

  任莲不笑了,声音也变冷了:“你连‘轻罗小扇’也知道?”

  臭嘎子一把推开她,指着她鼻尖大骂道:“你能下毒,我为什么不能知道?你当老子是二傻子?原先我还以为你挺可怜的,想帮帮你的忙,谁想到你这么不够意思!”

  任莲凄凉地笑了一下,叹道:“你说得对,我是不够意思……”

  她轻声道:“可我为什么这么不够意思?……难道我真那么残忍,那么无情吗?……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吗?……”

  泪珠不断地涌出那双好看的月芽儿,滑过她宁馨的面庞:

  “我到现在一直还活着,东躲西藏地活着,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报仇吗?我从九岁起,就一直想着要报仇,为了能报仇,什么我都愿意干……”

  臭嘎子面上不耐烦的神情渐渐消失了。他听得很认真。

  “……我从西域回到中原后,一直就想去杀了仇人,可仇人的武功太强了,单凭我一个女人,又怎么会成功呢?……我开始找高手帮我,傻呼呼地引诱他们,把自己献给他们,然后哭着求他们帮忙……”

  臭嘎子一下坐回石凳上,开始喝酒。

  “……可他们根本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有的人口头上答应得很好,待玩厌了我,又将我求他们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有的人当场就讽刺我异想天开,一脚踹开我,穿上衣服就走;还有的人甚至想把我制住,当他们的玩物……”

  臭嘎子喝得更急更快,一杯一杯往嘴里倒。

  “……后来,我也伤透心了,只好下毒,谁要是不答应,或是答应了又不去办,我就让他们去死!”

  臭嘎子喝完了酒,直楞楞地瞪着桌面,不说话。

  他无话可说,只是心里堵得慌。

  任莲走到他身后,抱着他,伏在他身上,抽抽噎噎地道:“你别怪我,我是习惯了,呜呜……习惯了人家骗我。我……我给你解毒,你走吧,走吧……”

  臭嘎子冷冷道:“我不要你解毒,我也不走。”

  任莲痛哭失声:“我不要你帮忙了,你滚,滚得远远的!”

  臭嘎子冷笑:“老子平生最不喜欢听话的人。你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任莲拚命摇头:“不、不、不!他们很厉害,你去了也是送死!”

  臭嘎子大声道:“你下套子把我引到这里来,不就是要让我去送死么?”

  任莲嚎啕大哭起来,“我不要你帮忙了,不要你了!”

  臭嘎子道:“你可决定了?要知道,天下像我这么傻的人可没几个,你套上一个算是你的运气。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任莲哭道:“滚,滚开!”

  臭嘎子真的站起来,任莲松开手,退了好几步,靠在花树上,有气无力地道:“你滚。”

  臭嘎子冲过去,一把将她扛在了肩上。

  任莲现在乖得象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娇娇痴痴地不动,任由臭嘎子胡闹。

  臭嘎子气呼呼地道:“怎么了?”

  任莲喃喃道:“你还是……还是别去了,石不语……是个老魔头,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的,我不想让你死,真的不想……”

  臭嘎子是真不高兴了:“你怎么对我一点信心也没有?早知道我不是石不语的对手,你还引诱我干什么?”

  任莲呻吟道:“杀……杀你!”

  臭嘎子一下滚到一边,怒道:“我看你是杀人杀上瘾了!”

  任莲轻声道:“我一直没找到一个肯真心帮我的人,现在找到了你,我实在……实在不忍心……”

  臭嘎子大声道:“是我自己想去送死,你忍心不忍心又有什么关系?”

  任莲凝视着他,似已痴了。

  象臭嘎子这么怪的人,她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

  她饱尝过仇恨、辛酸、羞辱、失望和杀人之后的疯狂,她已麻木。但在臭嘎子面前,她好象找回了已失去的某些珍贵的东西。

  她会让他去送死么?

  石不语是什么人?

  你要拿这个问题问武林中人,十有八九会得到别人的冷眼。并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认为这是傻瓜才会问的问题,他们不屑于问答。

  的确,江湖上虽很少有人谈论石不语,但却没有人不知道他。

  “石不语”并不是真名。他的真名叫“石诚”,听起来就给人一种安全可靠的感觉。

  石诚之所以后来被称为“石不语”,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穴道,点中之后,可使人除不能说话外一切照常。取意“观棋不语真君子”之句,此穴名为“观棋穴”,又称“不语穴”

  或“君子穴”,石诚也就成了石不语。

  有这样成就的人,当然不同凡响。

  如果有人说自己要去杀石不语,所有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个疯子,是在说醉话。

  石不语不仅是个绝顶的武功高手,而且还精通奇门遁甲、医卜星相。更邪乎的是,有人说他能呼风唤雨、剪纸成人、缩地成寸、撒豆成兵,很有点龙虎山张天师的道行。

  想想也是,一个能发现新穴道的人,能不被神化么?

  可任莲的仇人,偏偏就是石不语。

  可臭嘎子偏偏硬着头皮、自告奋勇地要去杀石不语。

  还是野丫头骂得对,臭嘎子不是糊涂虫,谁是?

  任莲动情地道:“嘎子,我要用三天时间,把你造就成一个绝顶高手。你生还的机会就会大得多。我需要你活着回来。”

  臭嘎子目瞪口呆:“三天?绝顶高手?你疯了?发烧了?”

  任莲温柔但又坚定地看着他,认真地道:“我不是在说胡说,我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臭嘎子呆了半晌,突然发狠地吼道:“这么说你还是骗我去为你送死!你要是有办法,为什么不自己用?三天!你要是自己想报仇,三千天时间也过去了,你不是可以把自己培养成一个陆地神仙了么?”

  任莲静静地偎着他,含笑看着他,一声不吭,待到他火发完了,才笑咪咪地道:“我这个办法只适合于男人。”

  臭嘎子瞪瞪她,不吭声了。

  任莲柔声道:“我给你下了‘轻罗小扇’之毒,也是这个目的。这种毒只对男人起作用,它可以激发你体内的潜能,使你的武功超常发挥,但这还不足以使你平安地闯出‘观棋山庄’,所以我……”

  她突然附在他耳边悄悄地道:“我会一种奇异的功夫……”

  半天,悄悄话才说完了,任莲昵声道:“怎么样,我是不是真心待你的?”

  臭嘎子大声道:“我不干!”

  任莲吃了一惊:“不干?你怎么这么傻?”

  臭嘎子道:“傻归傻,不干归不干。有轻罗小扇的帮助就够了,我不要那些人的内力。”

  任莲叹道:“你不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