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花鞭 >> 第一章 毛 病

第一章 毛 病

时间:2016/11/4 8:27:29  点击:1318 次
这是第一篇
  “小子,过来!”

  两个铁塔般的蛮横大汉恶狠狠地叫了起来。

  谁都绕道避开他们走路。这两个看着都叫人害怕,更何况他们腰间都带着腰刀,身上都穿着号衣呢?

  这两个大汉站立的位置,正好是城门口,来往行人极多。显然他们是办“公事”的军官,或是有意找碴儿的公门中人。这样的人不躲,你还躲谁?

  “喂喂喂,叫你呢叫你呢叫你呢!”

  一个小伙子抬起头,指看自己的鼻尖问:“叫我?”

  两个大汉气势汹汹地道:“不叫你叫谁?耳朵聋啦?”

  小伙子的眼睛瞪圆了,声音也很冲:“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两个大汉显然还从未见过敢如此顶撞自己的人,竟一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按理说,小伙子应该乘机赶紧跑的,没想到他反而指着大汉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

  “是不是皮痒痒,欠揍?口安?是不是想让大爷我教训教训你们?”

  两个大汉清醒过来了,恼羞成怒,呼地冲了上去:“好小子,你找死!”

  和这两个大汉相比,小伙子简直就要成小毛虫了。

  有时候力量的对比,是和体格极其相关的,身长个大的人,自然气势上要盛得多。

  众人都知道这小伙子要玩完儿了,但没人上前劝阻。

  没人敢。

  小伙子一声暴叫:“放屁!”

  两个大汉就在他这一声吼中,被他的两个耳光打得飞了出去。他们巨大的身躯重重地摔到地上。他们在挣扎,但爬不起来。

  好重的手!众人发出了惊呼。

  小伙子不依不饶地走到两人身边,右脚踏在了一个大汉的脸颊上,恶声恶气地道:

  “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大汉挣扎着道:“好小子,你敢打……哎哟!”却是小伙子脚板在他面上拧了一下。

  小伙子嘿嘿笑道:“你再敢说一声‘小子’,老子就当你是英雄好汉。”

  “你敢打……打监丞府的人,你……”那大汉虽仍在咬牙切齿,但再也不敢出口伤人了。

  “哟啊,监丞府的人怎么了?老子打不得你呀?”小伙子火了,足尖移开,在大汉腰间踢了一脚,大汉忍不住杀猪般尖叫起来。

  “说,你们刚才叫我干什么?”

  “瞧……瞧你……不顺眼。”那汉子直喘粗气,满面青紫。

  “啊,你们瞧别人不顺眼,就想逞威风啊?”小伙子更火了:“那好,老子偏偏不走了,就在这里慢慢地打你们,看你们那个狗屁监丞老爷来不来救你们!他要敢来,老子再阉他一次!”

  一个老人分开众人走了过来,劝道:“壮士,切切不可。出了人命,那可是死罪!壮士,你还是逃命去吧!”

  小伙子怒道:“老子不怕!”

  老人苦口婆心地道:“只怕会连累这些平头百姓啊!”

  小伙子楞了一下,还是叫道:“你们都走!我是一人做事一人当!”

  老人见劝不了他,也只好摇头叹气地走开了。

  小伙子则干脆在地上坐了下来。两个大汉就在他身边躺着,哼哼唧唧地不敢往起爬。

  但没过一会儿,小伙子就跳了起来。

  大道上出现了一匹快马,马上一个青衣少女,手里提着长剑,直冲过来:

  “嘎小子,我看你往哪儿跑!”

  小伙子活象见了母夜叉似的,大叫一声,扭头冲进了城。

  “臭嘎子,我不怕你跑上天去!”

  少女穷追不舍,一面追,一面骂。

  原来这个脾气不太好的小伙子,就是臭嘎子左右军。至于那个少女么,显然只可能是马老白的私生女儿。

  一个大小伙子被个大姑娘追得满世界乱跑,你说是不是件稀罕事儿?

  跑出了东门,臭嘎子才回头看看,见身后没了那少女的影子,这才放心地放慢了脚步,奔进一片树林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气:“马樱花,你个野丫头!算你狠,算你狠,……哎哟,累死我了……”

  臭嘎子是打不过那名叫“马樱花”的少女,还是因为做过什么亏心事?要不,他怎么会如此卖力地逃命呢?

  臭嘎子骂了一阵“野丫头”马樱花,又开始骂他的两个朋友——陈良和苏三:

  “陈良,你这王八蛋!自已偎红依翠地享福去了,害得老子来顶缸!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苏三,你他娘的也不是个好东西,也不来帮帮我!……”

  因为马樱花原来是找陈良报仇的,现在却在追杀他臭嘎子,你说臭嘎子能不窝火么?

  臭嘎子骂了好一阵子,累了,居然睡着了。

  这片树林不小,他不怕有人会追来,所以睡得很沉很香。

  但沉归沉,香归香,有剑架在脖子上的时候,臭嘎子还是会醒的。

  现在臭嘎子就醒了,因为他脖子上冰凉,很不舒服。他睁开眼,就看见了野丫头马樱花的脸。

  凶霸霸的脸。

  野丫头正半跪在他身边,右手握剑,架在他脖子上。

  野丫头冷笑道:“怎么样?”

  臭嘎子瞪眼,道:“什么怎么样?”

  “服不服?”野丫头道:“你服不服?”

  “不服不服不服!”臭嘎子气疯了,但不敢动弹。

  “你不服也不行!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只要我捉住你,你就得心甘情愿地听我的话,任我摆布。”野丫头手中剑一紧,臭嘎子马上老实多了。

  身子是老实了,嘴上可不肯老实。臭嘎子冷笑道:“这算什么?乘我睡着了,偷偷摸摸下手,一点也不光明正大。”

  臭嘎子知道自己现在绝不能服软认输,要是他受这姑娘的摆布,可就太丢面子了。

  野丫头笑得更冷:“你少耍嘴皮子功夫!我知道我嘴笨,讲不过你。可咱们原先也只说捉住就算完事,可没限制什么条件,对不对?”

  臭嘎子叹了口气,哭丧着脸道:“你杀了我吧!”

  野丫头恶声恶气地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死对你来说,太便宜了!我若要杀你,早就杀了!”

  臭嘎子火气又上来了:“你根本打不过我!”

  野丫头毫不含糊地大声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被我捉住,就得守约,听我吩咐。”

  “好、好好、好!”臭嘎子没咒念了,只得认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野丫头一收剑,臭嘎子跳了起来,伸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野丫头却不闪不避,反面挺胸迎了上来:“你打你打你打!”

  臭嘎子倏地收回手,无奈地道:“懒得打你。”

  野丫头半是得意半是凶狠地笑道:“谅你也不敢。”

  臭嘎子哈地笑出了声,喜得跳了起来:“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过一句话,让我打你耳光。按照约定,你说什么,我都得照办。现在我要打你耳光了,你乖乖地站好,把脸伸过来,不许躲,不许还手。”

  野丫头怔了一下,怒道:“好,你打好了!”

  臭嘎子扬起了手掌,野丫头面无惧色,一动不动。

  臭嘎子慢慢将手掌挥了过去,野丫头还是没有要还手或闪避的意思。

  “不打算了。”臭嘎子有点不忍心了。

  野丫头却火了:“听我的话,打!”

  臭嘎子只好又挥手,轻轻在野丫头脸上拂了下:“算打过了!”

  野丫头吃惊地抬手摸摸被他拂过的地方,猛地一转身,哭了。

  这下该臭嘎子闹不明白了——野丫头是个女疯子,她也会哭么?

  野丫头哭了不一会儿,慢慢收泪转身,见臭嘎子正瞪眼望着自己,不由脸上一红:“看什么看!”

  无论什么话,从野丫头嘴里说出来,总是恶声恶气的。这句话当然也不例外。

  偏偏臭嘎子的脾气也象炮仗,一点就着:“看你怎么了?”

  野丫头大叫起来:“不许看!”

  臭嘎子马上凑上前去,一迭声地道:“就看就看!”

  野丫头又气又羞:“现在你要听我的!我不许你看我!”

  臭嘎子吼了起来:“就不听!”

  野丫头叫得更响:“你发过的誓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

  “那就得听我的!”

  “难道你叫我去吃屎,我也得去吃?”臭嘎子眼中闪出了凶光。

  野丫头怔了一下,又哭了起来,“好呀,我知道你是想打我了!你打呀,打呀!你们害死了我爹,现在又要杀我了。……呜呜,你杀了我算了,你杀了我你就高兴了。呜呜呜……”

  野丫头一提马老白,臭嘎子就蔫了。

  “好了好了,哭什么哭?你别诬陷好人,谁想杀你了?”

  “你就是想!你眼光凶霸霸的,当我是瞎子,看不见么?”

  臭嘎子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还爱哭,真邪门儿。”

  臭嘎子真是嘎极了,这句话说得极是突兀,野丫头一愣神,不哭了,哽咽道:“不哭就不哭。”

  臭嘎子大大松了口气:“我最怕见到女人哭鼻子,只要你不哭,我心里还好过些。”

  野丫头拭去泪珠,恶狠狠地道:“从现在起,我说什么,你得照办!”

  臭嘎子忙道:“只有两件事我不能办。”

  “不行!”

  臭嘎子马上将脑袋往前一伸,叫道:“那你杀死我!”

  野丫头急了:“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杀吧!杀了痛快,我也不用去吃屎了!来来来,杀头,杀头!”臭嘎子一直伸着脖子,也不嫌累得慌。

  野丫头气得直跺脚:“好,我依你两件事!”

  臭嘎子缩回脖子,笑了:“这才像话。第一件事情,你不能要我去找陈良和苏三的麻烦。

  我们三人是好朋友。虽然他们两个混球很不够朋友,但我不能不讲道义。”

  野丫头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我依你。”

  臭嘎子上上下下打量野丫头一番,坏笑道:“第二件事,就是你不能要我……要我娶你当老婆。你是个野丫头、母夜叉,我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