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雷鼓 >> 第十二章 打击

第十二章 打击

时间:2016/11/3 10:43:55  点击:1447 次
  钱麻子睡得很香、很沉,简直像根木头。

  甘二娘蜷伏在他脚边,温柔而深情地看着熟睡的钱麻子,月芽儿般的眼里闪着迷迷蒙蒙的情思。

  屋外虽然很冷,但房里却生了两大盆炽红的炭火,热得让人不想穿任何东西。

  现在他们就什么也没有穿。

  “死麻子,臭麻子……就知道睡觉……,也不理我……”

  甘二娘满足而又愉快地哼着似歌非歌的话语,轻轻地用柔软丰满的小手抚着他的全身。

  她并不想弄醒他。她知道他累了,该好好睡一觉了。

  可她自己却愿意不睡觉,就这么好好看着他,陪着他。

  “或许……或许我还能……给你生个儿子……你喜欢不喜欢?”

  她忍不住用柔唇轻轻爱抚着他,她流云般浓密的乌发垂落下来,像巨大的黑色的瀑布。

  “我的头发还这么黑、这么长、这么密……我的胸脯还这么结实、这么高、这么挺……,我的腿还是那么直……那么有弹性……”

  她呢喃着,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在和酣睡的钱麻子谈心。

  “我的……土地……还那么肥沃,能种上最好的种子,也就能收获最好的果实。好麻子,你喜不喜欢我给你生个儿子……”

  钱麻子突然笑了起来:“喜欢,我当然喜欢。”

  甘二娘嘤咛一声,更深地俯了下去,再也没人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许久、许久,他们才相拥着,真正睡熟了。

  一声大响。

  钱麻子和甘二娘惊醒,飞快地分开、跃起。却见卧室的门已被人踢开,踢开门的人正往地下倒去。

  “花大嫂?”

  钱麻子几乎是吼着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破门的人,竟然是花满园。

  花满园满身血污,已经晕死过去。

  花满园的武功不算太好,但用于对付一般的江湖高手却绰绰有余,谁能把她伤成这样呢?

  钱麻子虽已披上了棉袍,却仍然感到心里发冷,冷得厉害。

  他已隐隐感觉到,那个神秘组织已经开始下手了。

  花满园之所以变成这样子,完全是因为她是钱麻子的朋友,而且正在帮助钱麻子。

  更要命的是,他不知道任顺子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

  他想到这里,实在无法忍耐了,转头对正忙着用水给花满园洗伤口的甘二娘道:“我去找任顺子!”拔脚就往外跑。

  甘二娘一把扯住他:“你难道不认为这件事情很奇怪?你这一去,也许正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钱麻子一下子站住了。

  甘二娘说得不错,若是他走后,敌人马上袭击这里,已受了重伤的花满园必死无疑,甘二娘也难幸免。

  虽然他知道这几天甘二娘已经调集了一些人手,在四下保护酒楼,但若是敌人攻了过来,那些人是没什么大用的。

  “可是……”

  甘二娘冷笑道:“先救醒花满园,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再作处置也不迟。”

  可假如迟了呢?

  钱麻子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甘二娘又冷笑道:“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这时候了,还讲究什么?”

  钱麻子只好凑过去,给甘二娘打下手。

  又是喂药,又是洗身子、敷药、包扎伤口。直到将两床新床单撕成的布条用完,花满园已变成了一个臃肿的白布娃娃,甘二娘才吁了口气,冷冷道:“是炸药伤的。”

  钱麻子不由得想起上次在城郊挨炸的经历。那次他为了掩护楚合欢,浑身被炸得血淋淋的。

  花满园已被炸成这样,挡在她身前的任顺子会怎样呢?

  钱麻子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甘二娘道:“她很快就会醒的,我用内力催一催。”

  花满园果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钱麻子和甘二娘,泪水浸湿了脸上的白布绷带。

  她的第一句话只有五个字,是用嘶哑得简直让人听不清的喉音说出来的,虽只有五个字,却让钱麻子心胆俱裂:

  “任……顺……子……死,……了……”

  钱麻子已说不出话来,甘二娘急问道:“是谁干的?”

  花满园闭上嘴,又昏了过去。

  甘二娘知道,她不肯说,因为她要自己去报仇。

  钱麻子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抱住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任顺子死了?谁干的?”

  李红日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谁能杀得了‘薄情棒’任顾子?”’

  自任顺子海宁打擂以后,“薄情棒”在江湖上已被传说成一种神奇的兵器,谁又能料到任顺子会被人杀死呢?

  楚明黯然:“钱麻子也不知道,只提到了炸药。”

  楚合欢跳了起来:“又是那个混帐组织干的!”

  李红日默然,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半晌才问楚明:”钱麻子有什么打算?”

  “报仇!”楚明叹了口气,“他只说了这两个字,就再也不肯说了。”

  “那么甘二娘呢?”

  楚明一怔,摇头道:“没见到。”

  李红日跳起来冲出门去:“我去看看。”

  楚合欢咬咬牙,也冲了出去。

  楚大老爷的神情却有些发怵。他从毒药的危险中解脱出来之后,一直就有些痴呆的样子,而且境况越来越差了。

  楚明怜悯而又无奈地望着自己的父亲,为自己不能劝他开心一些而痛苦。

  野道人偷偷告诉过他,楚大老爷受毒药控制太久,神智已受到极大的损害,毒虽已解,但楚大老爷还是要渐渐变成一个白痴。

  楚大老爷是个一生都在玩弄阴谋的人,这次他却被别人的阴谋玩弄了。

  他变成白痴,是不是上苍对阴谋家们的惩罚?

  甘二娘的酒楼已空无一人。

  楚合欢急了:“他们会不会也……?”

  “不可能!”李红日断然回答。

  “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李红日冷冷道。“世上有能暗算任顺子和花满园的人,但够资格暗算钱麻子和甘二娘的人实在太少了。”

  楚合欢想起了顾晓天和暗器之王,她不得不承认,李红日的话很有道理。

  “可他们去哪里了呢?”

  李红日沉吟道:“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楚合众惊讶地瞪着李红日,她隐隐觉得李红日的声音里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李红日抬头看看她,忽然笑了:“你当然知道,在敌暗我明的时候,要想打胜仗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也躲起来,躲到敌人不知道的地方。这样双方机会均等,较量才比较公平。”

  楚合欢眨着动人的眼睛向道:“你是说,他们现在躲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了?”

  “是的,只可能如此。”

  “他会躲到哪里去呢?……山里?……庙里?……南疆?……西域?……东海?……”

  楚合欢追问着。楚合欢是个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女孩子。

  李红日连连摇:头,微笑道:“错了,都错了。”

  “他们目前当然只会留在金陵城内。”他缓缓道,“所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就是这个道理。以钱麻子和甘二根的名头和身份,若是远逃他方,不仅无法查明凶手,报仇血恨,反而容易暴露目标。因为认识他们的人很多,倒不如就在附近某个极不起眼的地方隐藏起来,伺机而动,方是上策。金陵人多,市面繁华,要想躲个一年半载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楚合欢听着他侃侃而谈,不由得大为倾倒:“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

  李红日笑笑:“这不过是前辈的经验之谈和稍稍过人的智慧的综合,算不了什么。”

  “可我就不知道嘛!”楚合欢不高兴了。

  李红日的话,岂不是指责她太笨了?

  楚合众觉得好气恼、好委屈、好伤心。

  李红日含笑凝视着她,柔声道:“我喜欢笨一些的女孩子。”

  楚合欢的脸儿慢慢红了,红得好可爱、好可爱。方才的气恼和伤心,早已烟消云散了。只有脸在发烧,心在狂跳。

  李红日伸出双手,楚合欢脚下就站不稳了、慢慢倒了过去,好像两人心中,早已有了那种动人的默契。

  楚合欢感到了李红日怀抱的温暖,也感到了他的手在她后背和臀部轻柔灵巧地移动着。

  但她并没有作太多的反抗和挣扎。她只是微微闭上眼睛,让欢悦幸福的泪花润湿长长的睫毛,幻起七彩的光斑。

  毕竟,李红日是她少女之心早已认可的恋人啊!

  李红日动情地在她耳边喃喃道:

  “欢妹,我必不负你,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疼你,让你远离苦难,远离争斗、阴谋、仇杀和一切丑恶污浊的东西,只让你感受到我对你的真情,我对你的爱意……欢妹,欢妹你听到了吗?……”

  楚合欢的泼辣劲儿早已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她只是呜咽着挤命点头,颤抖着抱紧了他。

  李红日还想再说什么时,旁边却有人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

  “老子只道现今这世上的骗子越来越没本事了,怎么还有许多大姑娘会上当呢?唉——姑娘啊,姑娘!俺为你而大哭!”

  李红日和楚合欢倏地分开,齐齐抬眼望着门口。

  野道人不知何时斜倚在门框边,怪笑着,斜眼瞅着两人。

  楚合欢恼羞成怒,虽然野道人是楚家的大恩人,也顾不得许多了,叱道:“野道人,你来干什么?”

  野道人回瞪她:“来找甘二娘!没想到看到你们两人开着门搂搂抱抱、摸摸索索,啧啧,啧啧啧啧。”

  楚合欢气得脸孔血红发紫:“关你什么事?”

  野道人仰天长叹:“姑娘呃——你上当受骗罗——!”

  李红日冷笑道:“欢妹,不必和他多说。咱们拿下他,问问他钱麻子和甘二娘躲在哪儿!”

  楚合欢早已求之不得,手一伸,就去封野道人衣领。

  野道人怪叫起来:“干什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