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孽海佛光 >> 第八章 于西阁的烦恼

第八章 于西阁的烦恼

时间:2016/10/13 8:08:22  点击:1536 次
上一篇:第七章 师叔
下一篇:第九章 逼供
  老人说得没错,佟武的确是个直肠子。

  只是老人忘了,这个直肠子已经在朝廷里混了六七年了。

  宦海风波,比之江湖生涯,其凶险的程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但佟武这些年来在宦海中却是如鱼得水。

  这样的成绩,绝非一个“直肠子”所能达到的。

  就算佟武原本是一个直肠子,现在也已变得九曲十八弯了。

  三月三十。仁济药铺。

  刚刚与几名店伙计一起吃完那顿很令他有些难堪的午饭,上官仪就微微吃了一惊。

  他刚放下碗筷,一抬头,看见于西阁急匆匆走进了药铺。

  几名店伙计和小王显然也吃了一惊。

  他们惊讶的程度绝不在上官仪之下。

  因为自仁济药铺开业以来的七年中,这是于西阁第二次在药铺露面。

  他第一次来药铺,还是在七年前铺子开张的第一天。

  自那时到现在,仁济药铺一直是由小王代为打理。

  出什么事了?

  一看面上的表情和惊疑不定的目光,上官仪就知道小王和店伙计们心里都有同样的疑问。

  上官仪并不知道这竟是七年来于西阁破天荒第一遭亲自到药铺来。

  他吃惊是因为于西阁的神情。

  很显然,于西阁正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上官仪还是从他死板着的脸、闪烁不定的目光和急匆匆的步伐看出了他内心的焦急、怒气和震惊。

  出什么事了?

  上官仪心里也这样想着。

  看于西阁的样子,似乎是有大难即将临头了。

  小王忙不迭迎了上去,微哈着腰,脸上挤出一丝小心翼翼的微笑,恭声道:“老爷,有什么事派人吩咐一声不就行了,何必大老远亲自跑来,……”

  于西阁黑着脸瞪了他一眼,顿时将小王后半截话瞪回了喉咙里。

  他脚下不停,也不理会几名店伙计恭恭敬敬的招呼,一直往账房里走,只对小王丢下一句话:“你跟我来!”

  小王心里打了个突,脸一下白了。

  “会不会是老爷发现了我在账面上做的手脚?”小王心里直打小鼓,挪动着两条已不太听使唤的腿,一步步向账房挪去。

  小王实在不能算是个很贪财的人,于西阁虽说为人稍嫌吝啬,但对小王这样的心腹还是比较慷慨的,每月付给他的工钱并不算少。只是小王很爱喝两盅儿,能抽出空来时,也时不时地按捺不住去逛一逛青楼妓馆什么的。所以经常口袋空空,在药铺的账面上做些手脚,捞上十几两银子救救急,也是常有的事。

  走进账房,看着手西阁黑沉沉的脸上一双喷火的阴沉沉的眼睛紧盯着自己,小王几乎已经肯定,是自己做的假账东窗事发了。

  “老爷对我一向是很信任的,怎么突然间想起查药铺的帐了?”

  小王心念急转。

  “会不会是铺子里掌柜的告了我一状?”

  他直觉得两腿发软,两个膝盖骨不住地哆嗦着。

  如果于西阁再晚一刻开口,小王定会跪倒在地,主动招供了。

  但于西阁一开口,小王立即松了一口气。

  “石花村的卜先生这两天来过吗?”

  小王正飞快地举起衣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听这话,虽然松了口气,却又吃了一惊。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奇怪了。

  “没有。”

  “是他没有来,还是你没有见到?”

  这句话就更奇怪了。

  小王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怔怔地看着于西阁,怔怔地道:

  “我每天都盯着上官公子,卜先生要是来找过他,我怎么会不知道。”

  于西阁慢慢点了点头,喃喃道:“奇怪!”

  小王更奇怪。

  他实在想不通于老爷今儿是怎么了。

  于西阁自怀里掏出一封信,丢在桌上,道:“你跑一趟石花村,把这封信交给卜先生。”

  小王道:“是。我这就去。”

  于西阁慢吞吞地道:“见了卜先生,你告诉他,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很急,请他千万不要耽搁了。”

  他看了小王一眼,接着道:“你一定要拿到他的回信才能回来,明白吗?”

  小王道:“明白。”

  嘴里是这样回答,其实小王心里一点也不明白,反而更奇怪了。

  他躬着身子,已快退到门边了,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道:

  “老爷,要是卜先生不在家呢?”

  于西阁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那你就去找!无论如何,天黑前你一定要带着回信回城里来!”

  小王吓了一跳,连声道:“是,是,小的明白了。老爷放心,小的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好。”

  他额头上刚下去的冷汗又爆了出来,两腿又有些发软。

  跟了于西阁十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于西阁用如此严厉的口气对他说话。

  于西阁站起身,走到他身边,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轻轻拍了拍他弓起的后背,抬脚走出账房。

  小王飞快地擦了擦汗,定了定神,紧跟着走出来。

  于西阁走过上官仪身边时,停了下来,目光闪动道:“上官公子,你好长时间没见过卜先生了吧?”

  上官仪心里一动,道:“是。”

  于西阁笑道:“想不想去见见他?”

  上官仪一愣,道:“想当然想,只是没机会呀。”

  如果于西阁的目光能看透地的身体,一定会发现上官仪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了。

  于西阁转眼看了看小王,淡淡道:“正巧小王有事要去石花村一趟,老实说,他一个人去我很有些不放心,想请上官公子也辛苦一趟……”

  上官仪道:“没问题。我去。”

  于西阁微笑道:“有劳。”

  他微一拱手,飞快地转过身,走出店外去了。

  上官仪清楚地看见,他刚一转过身,面上的微笑就消失了,眼中隐隐闪出一丝愤怒而又有些慌乱的阴沉沉的冷光。

  肯定发生了让于西阁十分意外的事,而且这件事一定与卜凡有关。

  上官仪想:“会不会和我也有关系呢?”

  他和小王骑着马,飞驰在通往石花村的路上时,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远远看见石花村外那一片茂密的柿树林时,上官仪一直微皱着的眉头忽然展开了。

  他终于明白了于西阁遇上的是怎样的一个意外。

  他不禁有些好笑,同时,紧张的心情也完全松弛下来。

  他又一次感到自己的确是个很幸运的人。

  昨天下午一直到今天,上官仪一直想找一个能见到卜凡,而又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的理由,但他终于没有找到。

  今天午饭时,他已经决定夜里直接去潭柘寺找阿丑了,却没想到于西阁会突然出现,提出让他陪小王“辛苦”一趟。

  对他来说,这实在是个好得不能再好、太顺理成章、太正常、太不会引起任何怀疑的一个“理由”了。

  石花村。卜宅。

  前院里有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

  小王显然松了一口气,在门外栓好马,整了整衣襟,擦去脸上的汗水,定定神,这才走进半开着的院门。

  前院里,白发苍然的管家人正在扫地。

  扫帚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划出的沙沙声配合着清朗抑扬的读书声,听上去竟似一曲浑然天成的旋律。

  小王站住,道:“先生在家吗?”

  老家人停了下来,看了小王和上官仪一眼,道:“在。先生在书房里,两位请。”

  他并没有替二人引路,也没有去书房通报,又埋头扫起地来。

  看来,扫地对于他来说,已成了一种乐趣,而一边扫地,一边听孩子们读书,对他来说,更是一种享受。

  上官仪不觉有些感慨,微微摇了摇头,踏着青幽幽的青砖地,向书房那边走去。

  卜凡果然在书房里。

  走进书房半开的门,上官仪不禁微微一怔。

  卜凡的书桌上,竟然有一只鸽子。

  屋里有一股淡淡的药香。

  卜凡正用一根又细又薄又软的竹片,自一只瓷盘中挑起糊状的、紫黑色的药膏,很仔细很小心地往鸽子的翅膀根上涂。

  鸽子伏在桌上,一动不动,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咕——咕”的轻叫。

  显然,这只鸽子的翅膀受了伤。

  翅膀受伤的鸽子,当然不可能飞起来。

  一瞬间,上官仪明白了什么。

  他已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脸上却显出了一丝惊讶,讶然道:“卜先生什么时候也养起鸽子来了?”

  卜凡抬头看见上官仪,脸上立刻也显出了一丝惊讶,讶然道:“是上官公子,你怎么来了?”

  上官仪淡淡一笑,却不答话。

  他已看出,卜凡面上的惊讶是做出来的。

  他的表情做得十分真实,但他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他的目光中只有欣喜,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上官仪能看得出,只因为上官仪是一个自幼就在江湖中打滚的老江湖。

  小王就没看出来,虽然他有一双早已习惯于察言观色的、跟班的眼睛。

  他自怀中掏出于西阁的信,双手捧给卜凡,道:“我家老爷让小人送来一封急信,上官公子是陪小人一道来的。”

  卜凡没有接信,道:“是你家老爷让他陪你来的?”

  小王微微一怔,方道:“是。”

  卜凡点点头,这才接过信,随手放在了一边,道:“你们坐,坐,我叫人给你们泡茶。”

  小王哪里还有心思喝茶,急道:“卜先生,我家老爷急等回信,请先生……”

  卜凡道:“哦?这样啊……?”

  他拿起于西阁的信,拆开,匆匆看了一遍,嘴角忽然闪出一丝隐隐的笑意。放下于西阁的信,伸手自书桌上的一匣书中抽出一张纸,叠好,找了个封套封起,递给小王,淡淡道:“这是给你家老爷的回信。既然你家老爷急着让你赶回去,我也就不婉留了。”

  他转向上官仪,微笑道:“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七章 师叔
下一篇:第九章 逼供
傻瓜汉斯1
梦露档案揭秘:整过容,经常裸体出席活动
中国历史上唯一当和尚出身的皇帝 朱元璋
慈禧罕见老照片5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周总理
9.帅气潇洒的,嫌没素质
宫女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画家慈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