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楚叛儿 >> 第八章 侠踪重现

第八章 侠踪重现

时间:2016/10/13 7:49:03  点击:1441 次
上一篇:第七章 圈套
下一篇:第九章 春残
  孙二娘累极了,这十几年来,她从未像这几天这么疲劳过。

  她忙着调遣人马去芦板寨争夺潘造化和十八护卫等数十具尸体,因为官府也很想利用这些尸体邀功;她忙着准备灵堂棺木等一应事物,忙着抚恤死难兄弟的家属;她忙着暗中调集亲信汇聚总寨,以防内乱——总寨里还有那么几个有权有势的大头目想取代潘造化的地位;她忙着飞檄吕梁十八寨,严令他们冷静克制,沉着应变;她秘密派出了不少心腹去调查真相,去京城绑架仁义镖局的人,追查货主是谁……

  她肯定芦板寨一战是阴谋。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丈夫的武功机智。她知道潘造化绝不可能是在惨烈的搏斗中战死的,潘造化一定死于暗算。

  除了暗算,没有人能杀死潘造化。

  快四更了,孙二娘才疲惫不堪地回到卧房,吩咐侍女们别来打忧她,让护卫们在院外警戒,然后才慢慢掩上门,插好门栓,背靠房门,闭着眼睛歇了好半天,这才长长嘘了口气,慢慢走到床边。

  流苏帐低垂着,金炉上熏着苏合郁金香,房间里烟气氤氲,使人沉沉欲睡。

  孙二娘打了个哈欠,伸手掀帐。

  一只手从帐子里伸出,飞快地戳在她心口上。

  孙二娘吃惊地看着那只手,睡意全消。她想喊叫,又想呕吐,但嗓子似乎被什么堵住了。

  那只手慢慢点了她哑穴,然后牵着她的手,将她拖进了流苏帐里。

  孙二娘被平放在床上仰躺着,她看清了躲在床上的人。

  孙二娘都快气哭了。

  那个制住他的人,竟然是楚叛儿。

  这小子怎么上山来的?这小子怎么混进她卧室来的?这小子究竟要做什么?

  近几天狐歧山上,可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天晓得楚叛儿是怎么溜进来的。

  楚叛儿盘腿坐在她身边,很认真地端详着她,对她愤怒的眼神浑不理会。

  他的神情很严肃,他的声音非常低沉:“看来你并不怎么伤心。”

  孙二娘的确不怎么伤心。她和潘造化早已行同仇人,他们在一起只会互相伤害,互相敌视。

  对于她来说,潘造化早已不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她心目中的丈夫潘造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豪放不羁的大丈夫,可那个潘造化已经死了,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

  楚叛儿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本不该在你房里出现?你在猜想是不是有内奸放我进来的?”

  孙二娘的确是这么想的。

  楚叛儿道:“你错了。我是自己溜进来的。也许你以为这狐歧山上戒备森严,固若金汤,但实际上只要我高兴,就可以来去自如,神不知鬼不觉。”

  孙二娘当然不相信,而实际上楚叛儿的确也是在吹牛骗人。

  要不是有宝香姑娘做内应,他绝对没能耐进来。

  楚叛儿顿了顿,叹道:“我来找你,是想弄清你丈夫被杀的真相。我想你自己一定也很想弄明白。”

  孙二娘的确也很想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潘造化已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毕竟是二十多年的结发夫妻,她必须为他报仇。

  楚叛儿用清晰、低沉、缓慢的声音说道:“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她相信这混账小子的能耐,相信他真的能查明真相。

  楚叛儿解开她哑穴,一字一顿地道:

  “我要你告诉我,十五年前你丈夫潘造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无端地要将吕梁十八寨的指挥权拱手让人,他想让给谁。”

  *********

  又看见那片茂密的、碧云一般在山谷间舒展的柳林了。

  又看见那许多条弯弯曲曲的林中幽径了。

  他们远远停下来,怔怔地眺望着铺满山谷的柳林,看着清亮的泉水从柳林中流出来,流进胡良河,看着那隐约还立着的断断续续的院墙。

  他们回来了!

  他们回到了他们出生、成长、充满快乐也充满青春的甜蜜、烦恼和痛苦的地方,回到了他们的家乡。

  那里,柳林深处,曾经是他们的家。

  他们已经回到家了,却发现自己再也走不动了,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绊住了他们的脚。

  当年,他们走出那片柳林的时候,新鲜得像这三月初的柳叶,清新如这三月初的春风。他们的心活泼泼的,如正在他们头顶啁啾飞翔的乳燕。

  那时候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新奇、刺激的幻想和希望,那时候他们的心灵和肉体都鲜活可爱,不曾受过什么了不起的创伤。那时候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充分地认识并改造他们置身的世界,而无须付出太多的代价。

  那时候他坚信许多真理和格言,坚信忠诚、正义和仁慈的神圣力量。

  现在他们回来了,身心疲惫、伤痕累累。他们已不再年轻,不再那么冲动,不再那么绝对,不再那么轻视生命。

  他们已不再轻信,不再有“崇拜”这种感情。

  如果说,还有什么依然未改的话,那就是爱,就是情,就是对爱情的态度。

  还有他们互相凝视时深情的目光。

  她牵着他的手,轻轻说道:“我饿了。”

  他知道她并不饿,他们刚刚在前面一家小店里吃过午饭。

  她只不过不想这么快就走进那片柳林。她还无法适应这种强烈的刺激,还想远远地呆着,多看看。

  一如你无法很快相信极度幸福的降临。

  于是他微笑,柔声道:“巧得很,我也饿了。”

  这是一片荒凉的废墟。

  残败的门楼、坍塌的墙壁、斑驳的廊柱,点缀着疯长的野草和茂密的柳林。

  野狐在野草间出没,俨然是此间的主人。

  已经是三月初七了。柳叶已绿,野草茂盛,杂花遍地,百鸟齐鸣,但这一切都未能使这片废墟显出一丝活力。

  因为没有人。

  没有人欣赏的画,哪怕再高明再灵妙,也只不过是一张纸上涂着的墨迹。没有人欣赏的风景,哪怕再优雅再瑰丽,也只不过是无意义的一些东西的堆集。

  有人,才有这个世界的灵妙,才有活力。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分开了野草,惊走了野狐——有人来了。

  两个人,走进了这片废墟。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会……”其中一个人在低声叹息。

  这是个女人,年纪虽已不小,但仍然相当漂亮,不仅漂亮,而且成熟,充满了魅力。

  走在她身边的,是个中年男人,看样子是个有钱的士绅,属于被乡民们尊称为“某某员外”或“某某老爷”一类的人。

  他也在叹气:“许多年没人住了。”

  女人道:“也就才十几年嘛,怎么就破败成这样了?”

  男人微笑道:“才十几年?十几年时间,天地都可能翻覆,何况一座庄院?”

  女人环视着残垣断壁,长长吐了口气,喃喃道:“还有谁会记得,这里曾经住过好几代武林大豪呢?还会有谁知道,这里就是昔年名震天下的万柳山庄呢?”

  沉默。

  良久,男人才慢吞吞地道:“你错了。”

  “我错了?”

  “你错了。”

  “哦?”

  “我还知道,你也知道。风淡泊知道,柳影儿知道。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知道。”男人严肃地说:

  “更重要的是——那个人知道。”

  断垣后面忽然站起来一个人,柔声笑:“说对了。”

  *********

  “你说,我们真的不会被人认出来吗?”

  “不会。

  “假如认出来了呢?”

  “认出来了又怎样?”

  他们背靠着一棵老柳树坐着,吃着干粮。他们装扮的就像是一对过够了苦日子的农夫,不得不逃到另一个地方去继续过苦日子。

  独轮车支在那边,右边放着铺盖,左边放着锅碗瓢勺一类的东西。他们就像是一对逃避春荒的夫妻,面黄肌瘦,蓬头垢面,神色茫然,茫然中又透出希望。

  坚韧的希望。

  农妇忧郁地道:“也许……也许我不该……不该强拉着你回来。”

  农夫微笑道:“你别忘了,是我先提议回来的。”

  农妇轻轻道:“可我知道,那是因为你晓得我想回来。”

  农夫道:“我们都想回来。”

  他们又开始慢慢地吃那份不多的干粮,不再说话。

  这里离大路有十几丈远,他们可以看见路上不多的行人,其中有骄傲的骑者,有匆忙的商人,也有像他们这样逃荒的人。

  他们甚至还看见了几个佩刀挂剑的江湖人,一个一个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起路来像螃蟹。

  每当看见这样的江湖人,他们就相视微微一笑。

  *********

  断垣后面居然会藏着人。

  这荒芜了十几年的庄园里,居然还有人在等着他们的来临。

  这个人穿着件破破烂烂的棉袄,腰间扎着根草绳,头发蓬乱肮脏如猪圈里的稻草,脸和手污浊不堪,连那根打狗棍都很不像样了。

  仅看外表,他就像是个不得不经常和野狗争食的流浪汉。

  可他的眼睛,却明亮慑人。

  他慢慢走过来的时候,眼晴就越来越亮,腰也越挺越直。

  他的神态步伐,显示出他一代宗师的身份。

  他朝惊呆的两个人点了点头,笑道:“在下没有白等,两位总算来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又惊又疑地盯着他。

  他对那个女人微一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风夫人柳女侠?”

  女人吃惊地瞟了男人一眼,没有作声。

  他又对男人拱手,神情更谦恭:“这位自然就是名满天下的风淡泊风大侠了?久仰、久仰!”

  男人只默默还了一礼,好像已经默认了。

  他满意地搓搓手,笑嘻嘻地道:“能有幸见到两位,实在是太……太好了。嘻嘻,太好了。”

  这样子就有点不太像宗师了。

  在柳林深处,响起了一声叹息——

  “老英,你怎么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七章 圈套
下一篇:第九章 春残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揭秘雍正皇帝为何喜欢喝人乳
揭秘水浒中蒙汗药究竟是何物制成的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1
白雪公主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1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